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 送去戒指
    她才不是逃兵。

    接下来的一个月她将忙着给一位巴黎的著名音乐家设计演出穿的礼服。

    那天简俨正在跟她讨论关于几件礼服的细节问题,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的交流。

    “丫头,我是你穆阿姨,后天你妈的忌日你可订好机票了?告诉阿姨时间,阿姨亲自去接你。”

    “谢谢阿姨还惦记着,但是最近手头上有些忙,回不去了。”

    她微笑着应答,挂了电话后才发现简俨一直在注视着她。

    “是荣城来的电话?”

    “嗯!”

    “荣城还有带你不错的长辈?”

    钦慕抬了抬眼看她师父,然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是穆熠宸的母亲。

    “她打电话给你?你突然回来是因为她?”

    简俨的脸色有些不好,不高兴有长辈出面来伤害他徒弟。

    “我回来是因为我不想生活在那个让我只剩下痛苦回忆的城市。”

    如果她想留下,穆熠宸的母亲怎么说都是无法将她驱逐的,是她自己的选择。

    “那么欢欢呢?你打算让欢欢一辈子不跟她父亲相认?”

    钦慕只是凝视着他。

    “事到如今你总不是还想否认这个孩子跟穆熠宸无关吧?”

    的确没什么好否认,她低头认真注视着自己画的礼服,对于一些小细节上的问题叫她头疼。

    简俨无奈轻叹,很多事情他知道他不能管得太宽,最多只能是推波助澜的作用,可是看她这孤独的性子是在叫他犯愁。

    国内。

    景晴正跟穆熠宸的母亲在咖啡馆里,听穆熠宸的母亲说钦慕不会回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接着柔声道:其实我觉得慕慕不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可能是太年轻了。

    “你啊,别总那么善良的想别人,她回来肯定是有目的的,现在虽然是被我说走了,但是难保将来不会再回来,我劝你啊还是早点把熠宸拿下。”

    “拿下?”

    “生米煮成熟饭,你要是怀上个一男半女,还怕他跑了不成?”穆熠宸的母亲认真教导。

    “阿姨,这……不合适吧。”

    “别告诉阿姨你不想啊,阿姨可不信。”

    穆熠宸的母亲说着快要绷不住笑出来,景晴害羞的低了头不说话。

    “我等下去找熠宸谈谈,马上二十八了,你们俩也该定下来。”

    “谢谢阿姨!”景晴唯有柔声道谢。

    穆熠宸的母亲到儿子的办公室后因儿子不在就问了他秘书一些问题。

    穆熠宸开完会回,看到母亲坐在沙发里喝茶他只清薄的一声:您怎么过来了?

    “我还不能过来看看我儿子了?”

    穆熠宸没话好说,那当然是她当母亲的权利,于是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里拿了份文件随意的翻开。

    他母亲望着他无奈的轻叹:你啊,整天就知道工作,马上二十八了,自己的事情还不打算考虑考虑?

    “您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穆熠宸的眸子一暗。

    “景晴等你这么多年你也该给人家一个结果了,何况我们两家是世交,这偌大的荣城我看也只有景晴能配得上你,你说呢?”

    穆家主母端正的坐在沙发里,说完后端着茶浅尝。

    “两家的关系我不否认,但是要因此绑架我的婚姻——,那我只能让您失望了。”

    他眼神却一直盯着桌上的文件,声音不轻不重却又寡淡无奇。

    “你给妈妈一个理由?你到底觉得景晴哪儿配不上你?”穆熠宸的母亲头疼的问。

    “感情没有配不配,您儿子不爱她!”

    “那你爱谁?钦家那个丫头吗?若是她跟你钦伯伯好好地那也罢了,但是你看看现在,钦家是那母女俩在做主,哪里还有那丫头的一丁点地位?”

    “她不需要在钦家有地位!”

    “那我们穆家图她什么?”

    “当年您跟我爸结婚,我爸图您什么?”

    “我们两家是门当户对。”

    “那么我爸当年并不爱您?您敢发誓?”

    “当然不是,我们是两情相悦才结的婚。”

    穆熠宸的母亲说完这句话后突然说不出别的来,而穆熠宸也不再望着她,而是又低头认真的看文件。

    “总之你跟钦慕是不可能的。”

    “我希望您没有对钦慕说过有**份的话!”

    穆熠宸突然又抬了眼,却是又冷又准的投向自己的母亲。

    他母亲明显一颤,脸色都变白了。

    “您一直都是我最敬重的母亲,希望将来也是!”那是他跟他母亲在办公室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他喜欢的女孩,当然要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包括他的父母。

    有人费尽力气想要得到他,有人却对他避之不及。

    听说她现在忙着给一个歌星设计演出服,他想不出她没心没肺的样子,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肝痒得厉害,忍不住抬手去用力的按压着那个地方。

    晚上他在会所喝完酒回到家已经快十点,在床上靠了会儿情不自禁的侧身去拉开旁边床头柜的抽屉。

    骨感细长的手指在抽屉里捏着结婚证静止不动,因为看到里面还有三个没用的套套。

    “该死的女人!”他用力的捏着结婚证又靠在床头,然后费力的喘息。

    她买了一盒套套回来,结果才用了俩她就走了。

    ——

    那天钦慕收到一个来自国内的包裹,是一枚戒指。

    “忙完这个月赶紧回来!”卡片上的赠言只有这一句。

    ------题外话------

    今天满二十条书评再更一章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