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 回国
    “我说你跟你妈妈都不要脸!啊!”

    “啪!”

    整个大厅,肃静,响亮!

    钦慕用力推开搂着自己的男人,上前凶猛的,一耳光。

    钦明珠瞬间眼花缭乱,半边脸火辣辣的疼,偌大空间里再也听不到别人的声音。

    “做贼的喊捉贼?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钦慕上前逼近,细长的手指,一下下,戳着她心脏的地方。

    钦明珠退,她攻!

    “这种话再让我听到一次,就不是一巴掌了听清楚了吗?”

    “你……你……”

    钦明珠捂着自己的半边脸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从小到大只有她欺负别人,从没人干动她一根汗毛。

    “我问你听到没有?”

    那一刻钦慕是真的怒意腾盛到脑门,嗓门都比平时,高了好几分贝。

    “听,听到了!”

    钦明珠吓破了胆,战战兢兢的回复。

    那个看上去被孤立的可怜虫,竟然可以这么邪恶。

    原本肃严的酒店大厅里此时有些低低的议论声,虽然都是外语,但是却逃不过钦慕跟穆熠宸的耳朵。

    穆熠宸全然不顾别人的眼光,上前轻轻地将她又搂到怀里:手打疼了没?给我看看。

    钦明珠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看着她的姐夫对那个想要抢她地位的可怜虫那么疼宠,她下意识的捂着脸看向景晴。

    景晴的脸色此时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是挨着人多才压着火。

    “我们先上楼。”

    穆熠宸低声说了句,走前却是冷鸷的目光射向刚刚污蔑他女人的女孩一眼。

    “姐,她是不是有病啊?你就这么任由她把姐夫抢走了?”

    钦明珠转身望着景晴不解的问。

    “那我该如何?”

    “抢啊,她怎么抢过去的你怎么抢回来,你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身份?爸妈都说你很聪明,为什么你会做这么蠢的蠢事?”

    钦明珠不了解的望着她,然后失望的先往外走去。

    景晴沉默,离开前无奈的一笑。

    蠢?

    “如果我像你一样才是真的蠢。”

    景晴跟上去钦明珠,在街上又搂着她的肩膀低声哄着: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怎么样?吃完之后我们去奢饰品店再逛逛,总不能白来一趟你说呢?

    “我可逛不起。”

    “姐姐逛得起啊。”

    巴黎的夜晚不是很冷,很寂静。

    回到房间后钦慕出奇的安静,坐在客厅里低着头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

    穆熠宸脱了外套走过去弯腰将她从里面抱了起来,钦慕抬眼:穆熠宸。

    “带你去洗澡。”

    钦慕没说话,只是看着他执着。

    穆熠宸没再看她,直到在浴室里帮她脱完了衣服才又抬眼。

    “钦明珠那些话放在心上了?”他低声问她。

    钦慕还没等组织起语言来他的薄唇已经覆盖住她温热的唇瓣上,一下下,轻的让她心痒。

    逼不得已只得昂首,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的同时,也看到他垂着眸要吻她的样子,手轻轻地遮住他的唇上:“我不该放在心上?”

    “听说你跟了简俨好三个月才被他收为徒弟,为什么那么坚持?”

    “因为他是国内外屈指可数的大设计师。”

    “如果你只是想安稳的生活,那你有必要非拜他为师?”

    钦慕不说话,他的手抬起来抚摸着他吻过的她的唇角:等下再好好想想。

    直到被抵在冷硬的门板上,钦慕听到自己的心狂跳了一声,稍微抬眼,他再次靠近,她的唇瓣被堵住的同时,大脑也失去思考的能力。

    从浴室出来后她坐在玻幕前的地毯上擦头发,他去接了个电话然后拿着吹风机坐到她身后去。

    窗外是璀璨星空,窗内是旖旎软香。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国?”

    她稍微昂首,他低着眼专注的在她的头发上。

    “想要赶我走了?”

    “问问而已。”

    他擦头发的动作稍微一滞,眼也抬了抬,只是转瞬又不当回事的继续干活。

    “随时!”

    “到时候我送你!”

    头发擦的差不多,他把她的肩膀摁着放到,她躺在他怀里仰着头看着他:怎么了?

    “你认真?”他低声问。

    那漆黑的眸子里,光芒,叫人心疼。

    “嗯!”

    他们眼神对视,一个坚韧隐忍,一个静默如水。

    他突然笑了声,却没有多说半个字,只是捧着她的脸又去吻她。

    那个姿势有点累,又很特别。

    穆熠宸在巴黎呆了三天,最终没有把她带回荣城。

    她独自站在空荡荡的客房里,阳光射进来,她仰首从指缝里看着那些光芒,然后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

    心,募然一动。

    那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眼内的光带着惊讶,跟得知真相后的惆怅。

    ——

    钦慕继续在巴黎过着她认为自由快乐的生活,直到三天后她接到钦市长的电话。

    “你阿姨的身体最近出了很大的毛病,小慕,其实人死了埋在哪里又有什么重要?”

    那个小时候还抱着她宠溺过她的男人,这时这样说。

    眼前还能浮现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那时候他还爱着她的妈妈。

    那时候她经常在家里的每个角落看到他抱着她的母亲说爱她。

    可是转眼,就有别的女人找上门。

    她还记得那天她放学回到家,一向恩爱的两个人大吵一架,然后男的夺门而去。

    她还记得她母亲撕心裂肺的模样。

    更无法忘记,她母亲死在血泊里的模样。

    “那么,那个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你又何必在乎她将要被埋在哪里?”

    “小慕,希望你理解爸爸。”

    “我真希望我‘爸爸’——也已经死了!”

    理解?

    当年她母亲死后不久那个女人入住他们家,睡她母亲的床,然后他送她出国的时候也说请你理解爸爸。

    电话还没挂断,她却听不清那边的人在说什么了。

    她以前不理解,她后来理解了。

    男人不就是下半身思考的比上半身思考的多吗?

    他不就是为了一己私欲吗?

    那些因为一时冲动所犯下的错,全都不值得被理解。

    她挂断了钦海明的电话订了最快回国的机票,临走前对小美说:我会尽快把欢欢接过去,这几天先辛苦你帮我带她。

    “嗯,欢欢你尽管放心啦,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看她眼圈泛红的小美低声叮嘱。

    ------题外话------

    本来打算晚上更新的,没想到早上灵感这么好,哈哈。

    现在九十八个收藏,过一百二十个今天就更新第二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