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 互相取暖
    “姑娘,回来定居还是暂住啊?”

    ——

    荣城的风还是很凉,司机帮她放下行李离开,她站在边上看着那个豪华的小区。

    没想到,还是又来了。

    她没办法回答载她过来的那位司机师傅的话,她到目前为止都是被动的。

    她没摁门铃,开门后听到低沉的声音消失在客厅里。

    他正站在沙发旁端着一杯酒跟人通电话,听到门响后下意识的转眼。

    灯被她打开,她拖着行李箱进来关好门,然后完美的站在门板后面。

    “我回来处理一些事情。”

    她努力的微笑,只是没有得到他的任何回应。

    “我想,你应该不会让我住在别处,所以……”

    “不用说了!”

    她抬着眼望着他,这一刻她甚至不确定他是要留她下来还是要赶她离开。

    毕竟在巴黎他走的那天,她甚至都没有起床。

    她感觉自己有点像个游荡者,或者是个孤魂野鬼?

    尤其是在看着他那漆黑的眼神,却看不懂他在想什么的时候。

    那一晚他抱着她做了又做直到天快亮,上午他还在睡她却已经起床,换了一身素色的衣裳出门。

    赫连好早就在外面等着她,等她上车后带她离开。

    “我也是无意间听到我爸妈在聊,这么说你父亲是真的预备把你妈从钦家墓地挪走?”

    “我不会让他得逞。”

    “真是人不可貌相,从前还真没看出来钦伯伯他那么狠心。”

    钦慕不说话,到了钦家的墓地。

    她想过她母亲离开钦家墓地,但是绝不是以这些人想要的方式。

    她母亲的墓碑前并没有她想象中的荒草萋萋,反而是很干净。

    赫连好在下面等她,她独自在上面站着。

    看着墓碑上那张跟自己差不多的脸,突然想起来,她离开的时候也不过三十出头。

    那场车祸,该死的人没死,她却自己丧了命。

    钦慕有时候觉得真的很不值得,那么好的年华,再去做什么不行?为什么非要鱼死网破?

    或许,那是因为当时那个女人爱的太深,才会恨之切。

    真傻!

    还是低落的低了头,但愿自己不会走她的老路。

    她学会了忘记,忘记父母曾经恩爱的时光。

    她学会了记住,记住父亲在她母亲死后让那个女人住进家里,记住他要把她母亲从钦家的墓地挪走。

    从此钦慕跟钦明海势不两立。

    回城的途中赫连好问她:你回来定居吧,既然他们都不喜欢你在这里,你偏偏要在这里比他们都活的好怎么样?

    “听上去挺不错的。”

    钦慕笑了声,转头看着赫连好,赫连好对她的好,有点像是双生女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好到血液里,好到她不敢相信。

    以前跟穆熠宸见面,总是被提道她,当时钦慕心里对荣城的人有抵触所以一直不允许穆熠宸告诉任何人,这次回来……

    其实挺好的。

    钦慕看着赫连好突然觉得自己还挺幸福的。

    中午钦慕请客在穆熠宸的酒店跟赫连好吃饭,赫连好坐下的时候叹息:在这儿吃饭还用你请?谁敢收你的钱?

    钦慕抿嘴笑不说话,赫连好低头的时候又看到她手上的素戒:你知不知道戒指戴在那根手指上的寓意是什么?

    钦慕好奇的望着她,然后又垂眸看自己手指上的戒指。

    “已婚!”

    赫连好紧紧说了两个字,钦慕无奈的微微一笑:我戴着玩的。

    说的轻松随意,赫连好当然也信了。

    谁会想到这么年轻的女孩已经结婚了,而且她这些年一直在国外接受西方教育,应该不是很喜欢早结婚才是。

    “不过你这个戒指是不是穆熠宸送给你的?”

    钦慕……

    “前天晚上我在这里见过他,他手上也戴着一枚跟你这个差不多的,当时距离远我没看清楚,但是感觉应该是差不多的。”

    钦慕……

    赫连好的观察力本来就很敏锐,吓的钦慕都不敢乱做表情。

    “老实说你们偷偷交往多久了?”

    “啊?”

    “我今早可是在他的公寓接的你。”赫连好提醒她别撒谎。

    “算交往吗?”

    钦慕不知道他们现在这种关系该怎么描述,她自然不能告诉赫连好他们已经领证结婚,但是她心里没把这件事当个事,倒是想到两个人从第一次发生关系到现在,是交往呢,还只是互相身体需要呢?

    “你说呢?不是交往你们睡在一起算什么?你在包养他?还是他在包养你?”

    “那自然是他包我。”

    赫连好不说话,只是敏锐的眼神望着她。

    钦慕尴尬的笑笑:随便说说嘛。

    “我可警告你,景晴盯着他盯的紧着呢,你要是不好好珍惜被抢走了也是你自己的问题。”

    “是是是!”

    钦慕连连点头答应,不想让赫连好为了这事操心是真。

    “景家有意跟穆家结亲,穆倾心在非洲不回来,自然婚事就落在穆熠宸跟景晴身上,景晴对他又是真爱,所以你想想吧,除非穆熠宸意志坚定,否则被景晴拿下是迟早的事情。”

    钦慕下意识的又点了点头,气的赫连好皱着眉:你到底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啊。”

    “那你这是什么态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所以并不想跟我真心交流?”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当然相信你,我只是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赫连好……

    “我跟你……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你才不是太监,你是爱妃。”

    赫连好……

    钦慕突然坏坏的笑开,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逗人了。

    当她主动握住赫连好的手,赫连好才稍微冷静了些,却依旧那么生气的瞪着她。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婚姻这种事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你不爱穆熠宸?”

    怦!

    像是有什么从桌面高高的摔在了地上,那声巨响震的她心里发疼。

    爱?

    钦慕不敢说爱,虽然他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我们顶多就是互相取暖而已。”

    “你——”

    赫连好本来还想教育她,但是想到她父母的问题却立即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有些人,一旦见证过一些阴暗的事情,对于类似的事情恐怕会一生都有阴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