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 穆熠宸,我们隐婚吧
    互相取暖?仅仅只是?

    “钦小姐吃的开心就好,刚刚我们穆总离开前已经交代过,以后您来这儿消费全都挂在他的账上。”

    后来餐厅主管告诉她,当时穆熠宸就在她不远处的角落那桌。

    ——

    晚上钦慕在厨房门口啃着苹果看穆熠宸在里面煮饭,突然有种做梦的感觉。

    “你怎么会对煮饭感兴趣?”

    她出于好奇的问了句。

    “那你对煮饭有兴趣?”

    他一边洗菜一边问了句,都没回头看她。

    “没有!”

    钦慕立即回答,然后看自己拿着苹果的手,心想我这手可是拿笔拿剪刀的手啊。

    “今天我跟小好一起吃饭你也在?”

    “嗯!”

    钦慕乌黑的眼珠望着他目不转睛,却是屏住呼吸不再问一句。

    穆熠宸洗完菜将水控干,点火准备炒菜,然后转头看了她一眼:去外面等着吧。

    “没事,我在这里陪你。”

    她笑着说,还自觉会做人。

    “我不习惯。”

    钦慕很快就去了沙发里,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剧,但是后来苹果有点啃不动了,因为男女主角正在吻的火热,男主还把舌头伸到女主嘴里,让她立即想到穆熠宸吻她的时候。

    穆熠宸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她脸通红,耳根后面也粉粉的。

    “嗯……,吃饭了吗?”

    “还有个汤没好,你刚刚在看什么?”

    她坐在沙发里仰着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机里,一本正经。

    穆熠宸站在她身后,双手压在沙发沿上,倾着身靠近她,看她越发害羞的模样。

    “就是一个男的跟一个女的在亲嘴啊。”钦慕佯装潇洒的说了句,然后仰头,抬眼去看他。

    那双幽暗的眸子里,像是充了电一样让她无法自拔。

    客厅里安静的好像连电视机里的声音都没了,两个人就那么一直对视着。

    她本来以为他不在乎她说过些什么,直到吃完饭上了床,他一侧压着她,手捏着娇软的肌肤邪笑着望着她。

    “怎么那么看我?”她红着脸尴尬的问。

    “没什么,我就是在想什么样的姿势互相取暖比较合适。”

    他笑的越来越虔诚,钦慕却觉得他笑的太邪恶,怪瘆得慌。

    “那个……”

    “不要说话!”

    钦慕……

    他低头去吻她,骨感修长的手指慢慢地将她睡衣的带子给解开,边吻她边把手伸向了她的睡衣。

    好像,越来越喜欢他吻她的姿势,以及各种方式。

    情不自禁的抬手去勾着他的脖子,去抱着他,去轻抚着他那性感结实的后背。

    他的后背如一座山,那么伟岸。

    在她懂事以后,这个男人是唯一跟她亲近,并且发生过关系的男人,听人说如果人一生只有一个伴侣会很可惜,可是她才二十三岁,竟然情愿只此一位。

    当这个夜晚越来越寂静,原本冰冷的床上也悄悄地生了温。

    隔天一早就有人去他的公寓敲门,穆熠宸开门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母亲下意识的看了眼楼上。

    “您怎么来了?”

    “我当然是来看看我这个傻儿子一个人过得好不好。”

    钦慕刚想下楼,听到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刚出卧室的小身板又一溜烟躲进了房间里,一颗心砰砰砰的乱跳着。

    “我也不是第一天一个人过了。”

    穆熠宸说着去厨房帮自己倒了杯水,脸色有些冷漠。

    “你最近有没有请人来打扫啊,家里怎么这么脏?”

    他母亲说着就开始帮他规整沙发里的抱枕,然后一阶阶往上看去:你的房间里肯定也脏死了吧?男孩子本来就不知道讲卫生,我去帮你收拾一下。

    在楼上的女人顿时脊背拔凉,然客厅里却始终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

    “早就说让你搬回家去住,在家你只管吃饱了就什么都不用管,非要一个人住,这房子里冷清清的多不好?”

    穆熠宸的母亲不是个糊涂人,当迟迟的听不到儿子说话,她怎么会感觉不到儿子最讨厌别人乱在他的地方走动,而且她还是带着某种目的。

    于是走到台阶上的人又退了回来:罢了,你要藏人我也不管了,但是你跟景晴的婚事我们两家也在商议了,这件事上你必须得顾全大局。

    沙发里,穆熠宸双手捧着杯子,手肘搭在膝盖上,棱角分明的轮廓有些冷硬。

    在他母亲走后钦慕才轻轻地下楼,他依然维持着那个姿势坐着,连表情都没有变。

    “刚刚是阿姨来过吗?”她轻声问。

    “我也想问问你,打算藏到什么时候?”

    他突然抬眼朝着她看去,那一眼又冷又狠。

    “藏?我哪里藏了?”

    “那我马上公布我们结婚的事情。”

    “不要!”

    她立即阻拦,坐在他身边,两只手用力的捏着他的手臂。

    “给我个理由?”他望着她,眉宇间尽是忍耐。

    “理由?理由……”

    她低了头,放开他的手后慢慢的起了身。

    为什么什么事情都需要一个理由?

    她最烦这个,但是如今却不能不面对。

    他看样子是不喜欢景晴,不然也不至于跟她去领证。

    他会不会是为了逃避跟景晴结婚才故意拉着她去领证?

    钦慕的心里有些无法安稳,望着窗外的阴云密布她突然想到她父亲电话里说的话,突然想到欢欢,然后转头看着已经站起来,正在注视着她等她答案的男人。

    突然记起小时候在巴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天她在他怀里哇哇的哭起来,她以为她被丢弃了,她以为再也没人管她,她以为此后的很多年里她必须孤独的那个陌生的孤独成长。

    当时她怕的要死,直到他告诉她他要在那边念书,此后很多年。

    他给她擦着眼泪,一遍遍温柔的哄着她,叫她小傻瓜,叫她不要怕,他会永远保护她。

    他们之间明明差了五岁,应该没有共同语言,应该有很大的代沟,他又是那么矜贵,可是那些年如果没有他,或许她根本撑不到现在。

    命里好像注定要纠缠在一起,曾经是,以后也是。

    她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他,静静地回忆着他们的过往,突然的想通。

    “穆熠宸,我们隐婚吧!”

    ------题外话------

    嗯,昨天是情人节忘记了,给大家补上一句情人节快乐!(爱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