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 发现避孕
    她打车去的穆家,刚到门口就接到穆熠宸电话问她在哪里。

    “我去谈个合同,回去在跟你说!”

    钦慕挂了电话进了宅子,管家在门口等着她:钦小姐好久不见!

    上次她来的确没见这位老管家,一别经年,再见面老管家头发花白了,但是依旧慈祥。

    夜里很清爽,或许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时候。

    周围都安静下来,像是长辈跟晚辈在互相问候。

    钦慕点点头:您还好吗?

    “是的,请进吧,老爷太太都在等你。”

    钦慕不失礼貌的点过头才进去,发现客厅里夫妻俩一高一低分别而坐,没有欢欢的影子。

    “你来了!坐吧!”

    冯芳华抬了抬眼,下巴微扬起来意指对面的沙发。

    钦慕低着头走过去,端坐在二老对面。

    那是一场漫长的交谈,漫长的她觉得空气在被抽离,偌大的客厅里,那么高的屋顶,稀薄的氧气叫人快要不能喘息。

    中间穆熠宸给家里去了电话,冯芳华几句话就糊弄过去,很晚才放钦慕跟欢欢离开。

    可是钦慕一出门就看到穆熠宸的车在边上。

    心尖狠狠地一颤,敏锐的杏眸里一闪即过的慌张后抱着欢欢上前,他下车去给她们开车门,也不过是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并未说其他。

    可是他只是定睛望着她一个眼神,就叫她好像被人刺了一刀,还是狠狠的一刀。

    送她出来的管家却是心有余悸,很少有人过家门而不入,他们少爷就是一个。

    钦慕抱着欢欢放在后面的安全座椅然后才坐到前面,路上穆熠宸什么都没问,钦慕垂着眸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也迟迟的没开口。

    她在想该如何跟他解释,也在想,到底有没有必要解释。

    回去后他去抱着欢欢进了楼里,钦慕跟在后面走了一段,在他们父女进了电梯后她突然停住了脚步。

    欢欢趴在他可靠的肩头像是要睡着,他轻轻地抱着她,漆黑的鹰眸下意识的看向电梯外。

    电梯门缓缓的合,里面的男人抱着孩子的一只手臂立即伸出及时的阻止,犀利的目光直射外面木呐的站在远处的女人。

    钦慕回过神,提着一颗心立即朝着电梯走去。

    之后一直到十二楼的小小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悄悄地,仿佛低到了尘埃里。

    电梯开的时候‘叮’的一声,钦慕下意识的抬眼,空洞又悲伤。

    穆熠宸却是头也不回的抱着孩子往外走。

    钦慕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甚至都没叫她开门,自己开了门推开进去,把她扔在外面。

    钦慕愣了两秒,脚上仿佛拴着千斤重,下一刻立即跟了进去。

    “你去烧水,我去放她。”

    “好!”

    钦慕没敢说别的,只是感觉很不好。

    明明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好像比让他知道了还可怕。

    她去烧水,水壶里都满了她还在走神。

    任由水龙头开着,水不停的往满载的水壶里灌入。

    等她回过神才发现里面已经满了水,立即关掉,擦拭,然后才把水壶放在炉灶上。

    然后一扭头就看到了他,他双手插兜,倾斜着靠在门口。

    那幽暗的眼睛,威慑力极强的冲她射来。

    钦慕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紧张的动了动嘴巴。

    穆熠宸转身,背靠着门框从口袋里拿了盒烟打开,拿出一根找着打火机点燃,靠在那里抽了一口仰着头倾吐白雾。

    他不急着她解释,她却心慌不已。

    “阿姨找我去接欢欢!”

    “还有呢?”

    他垂了垂眸,抽了口烟后,转眼,狡黠的眼神再次看向她。

    “阿姨说她很喜欢欢欢,但是让我好自为之,不要拿欢欢来要挟你跟我在一起。”

    穆熠宸低下眼帘浅笑了一声,然后抽着烟不说话。

    他抽烟的时候有股邪性,钦慕站在炉灶旁不敢靠近他:你怎么知道我去了你家?

    没有等到答案,他转头慢悠悠的朝着外面走去。

    他低着头,肩膀有些弓着。

    像是在沉思着什么事,什么天大的事!

    钦慕慢慢走到厨房门口,就那么无能为力的看着那个走去沙发里坐下的男人,那根烟已经抽了一大半。

    他靠在沙发里,像是有些疲倦的,抽烟的手去捏着眉心。

    那薄薄的烟雾围绕在他左右。

    不久后他的手机响起,他接起后就起身往楼上走:你稍等。

    钦慕的眼始终停留在他身上,却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穆熠宸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又合上,然后又打开……

    里面没有找到文件,却找到了两盒他没见过的药盒,盒子上的字,引起他注意。

    他拿着文件后钦慕回房,看到床头柜上躺着的两个药盒瞬间一颗心提起来。

    他已经开车离去。

    那一整晚上他都没有回来,第二天的娱乐新闻写他陪景晴去外地参加应酬。

    她在办公室里看着新闻突然想起那晚上两个人的谈话,她问他会不会做让她吃醋的事情,他说……

    会!

    他果然会!

    并且这么快就做了!

    她吃醋了,醋坛子都打翻了。

    可是她却异常的平静,心高气傲的不愿意为了几张照片,几百个字的报道就发脾气。

    她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看着景晴挽着他的手臂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高层在握手。

    他表现的很绅士。

    那棱角分明,精雕细琢的轮廓,没有丝毫的温度,却那沉稳内敛的气势,叫人觉得他并无半点不尊重。

    钦慕手里的笔不小心掉了,眼眉微垂,很快却又恢复如常。

    她望着照片里他的眼,即便看不见正面,她也知道他当时的样子。

    甚至她认为自己知道他当时的心情,他必定是不爽的。

    可是他已经站在那里,所以便演下去。

    谁说只有演员才会演戏,人人都有演戏的天赋,人人都在演戏。

    后来她慢慢的靠在椅子里,浅慢的呼吸着。

    又想起那日他说要个孩子的事情,当时她答应他也只是敷衍他,所以一直在偷偷地吃避孕药……

    她的手要去握住椅子扶手,却几次都没能伸开。

    如果她告诉他他们已经有了欢欢,那他还会想再跟她要小孩吗?

    ------题外话------

    今天周一了,大家工作日也愉快哦!

    求收藏,求包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