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 香水有毒
    “钦慕告诉你了?”

    景晴脸立即变的不自然,询问声音却依旧缓和。

    “你怕我知道?”

    敏锐的鹰眸掀起,直射向她的眼底。

    景晴的脸刷的就暗淡了,仿佛他那一眼就直接把她那点小心思给全部看穿。

    “什么香水?”有人好奇的问。

    穆熠宸看了景晴一眼却只是笑笑没再稀罕说话。

    “哦,就是从国外定制的一个牌子,只是没想到会采用了野玫瑰作为主料。”

    她轻声解释着,嘴角的笑意却已经有些扭曲。

    “野玫瑰啊!我们慕慕是的确是人野,心野,路子宽野,景小姐真是费心了。”

    赫连好一听到野玫瑰那三个字就知道景晴有意用这三个字羞辱钦慕,立即就恶狠狠地懟了回去。

    景峰坐在那里看着她,她更是恶狠狠地回敬了景峰一眼。

    以景晴的身份地位根本不需要去讨好钦慕,景峰转眼看了自己妹妹一眼,无奈的皱起眉:我去趟洗手间。

    “我也去!”

    赫连好立即站了起来,跟着他一同出去。

    众人看着他们俩出去之后又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不对,所以就立即转移了话题:什么时候小好倒追景峰了?

    “我哥才不会跟她交往。”

    景晴立即补了一句。

    众人……

    穆熠宸回家的时候欢欢已经回了,正在他们主卧的大床上睡的香呢,钦慕一手捧着书,一手轻轻地拍着她。

    好安逸的情景。

    钦慕听到声音抬了抬眼:这么早就回?

    “我可不是那种习惯夜不归宿的男人。”

    “哼哼!”

    穆熠宸说完后钦慕瞅着书上的字眼却是哼笑了两声。

    穆熠宸立即想起他才刚刚夜不归宿过两天,立即没了脾气,走上前去坐下,倾身看了看那小女孩:你怎么把她抱到主卧来了?

    “我以为你今晚会睡外面呢!”钦慕明亮的杏眸看向他,似笑。

    “我要是不回来你还不又得打翻了醋坛子?”

    穆熠宸说了一声然后起身去洗澡,钦慕不服气的嘴巴动了动却没再说话。

    低头看着女儿睡的那么香,她放下书本轻轻地搂着,越看越是觉得暖心。

    明明父女俩这么相似,他怎么就傻乎乎的认不出呢?

    难道他就那么认定她不会生孩子?

    他以为她对婚姻失去了信心,所以就会扼杀小生命吗?

    等他洗完澡出来,只几分钟的功夫,钦慕已经也睡着了。

    无奈轻叹了一声,然后上了床去,又忍不住多看了欢欢一眼。

    也不知道怎么,每次看着欢欢他的心就软趴趴的,好像完全被她那稚嫩的小模样给融化了。

    似乎已经二十多年不曾看见这么纯净的小东西,她跟钦慕还真是……

    暗光里,他的黑眸从女儿脸上移到旁边女人的脸上,母女俩如出一辙。

    他轻轻地躺在旁边,虽然没有能去搂着钦慕,但是这晚他竟然睡的还不错。

    这晚钦慕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小时候钦海明过生日,那时候钦海明还不是什么市长,整天忙的不见人影,但是家人生日的时候他都会在,当然他生日的时候他也无论多忙都赶回家,妈妈会亲自做个蛋糕,炒几样拿手的小菜,然后她跟妈妈一起给他唱生日歌。

    那时候钦慕心里无比的崇敬自己的爸爸,觉得那是天底下最帅最有担当的男人。

    但是没过两年,他就出轨,她那贤惠善良的母亲也就死了。

    她突然梦到那场车祸,梦到她母亲躺在血泊里的场景,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

    那时,清晨四点半。

    黑暗里,她水灵的大眼毫无精神,却瞪的很大,满头的冷汗。

    她就那么呆呆的坐在床上,直到意识到那是个梦,一点点的放松后她低头慢慢的看向自己的女儿,还有他。

    眼泪就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不争气的落了下来,珍珠那么大一颗颗的。

    穆熠宸……

    她的心里,忍不住呼唤他。

    然后又慢慢的躺下,甚至不敢再回他那头。

    周围静的她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心跳的,她觉得自己的胸口肌肤好像要裂口,那样硬生生的疼。

    自从她母亲离世,这个噩梦,一直伴随着她。

    可是这次,格外的疼。

    她转头望着窗口的方向。

    她怕!

    她怕的要死!

    清晨两个人在一起刷牙,穆熠宸望着镜子里眼眶发红的女人:昨晚没睡好?

    “有点着凉!”

    钦慕躲闪着他的眼神哑着嗓子说。

    穆熠宸没有多问,只是心情因为她的眼眶而有些沉重。

    他去准备早饭,钦慕就趴在门口悄悄地观察。

    仿佛,这种生活不会太久。

    仿佛,她即将失去他!

    钦慕忍不住就那么一直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看进自己的身体里。

    “妈咪!”

    直到女儿的出现,轻轻地扯着她的衣角叫她。

    钦慕低眸,就看到女儿仰着头对着她笑,像是有事所求。

    吃完饭穆熠宸送她去上班,到了工作室门口她笑着对他说:晚上别来接我了,我带欢欢跟小美一起去吃个饭,然后打车回去就好。

    “嗯!”

    他没多说,答应了一个字就走人。

    钦慕抱着欢欢目送他,欢欢习惯性的挥着小手道别。

    小美从工作室里跑出来:你快进去看看吧,来了位老人家!

    钦慕抬眼看着小美,听小美低声说:特别严肃!

    杏眸闪过敏锐的光,钦慕透过不远处的玻幕往里看。

    老人家?特别严肃?

    难道是景家的老爷子?

    可是他来找她做什么?

    果然好大的气场,老太爷独坐在沙发里,双手搭在他订制的拐杖上,眯着一双老花眼却是给人一强大的压力。

    “您好!”钦慕低声问了句,并未入座。

    旁人都不敢靠近,钦慕站在一旁任由他注视着却是没有半点惧怕。

    “告诉我!你为什么又回来?”

    老爷子不理她的问候,看她的眼神,嘲讽,藐视,口气更是质问下人那般。

    钦慕想,她今天用尊重长辈的心态来接待他,如果他不给面呢?

    ------题外话------

    穆总:我要是不回来你还不又得打翻了醋坛子?

    作者:哎呀,怎么感觉你们有点老夫老妻了呢?

    穆总:本来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