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 为你准备
    “她就算再累……”

    冯芳华突然说不出话来,只是憋着一口气看着她儿子,然后又尴尬的别开眼。

    “您来做什么?”穆熠宸看着她问,这才七点。

    “我当然是来看……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冯芳华突然卡了一下,心想这傻小子还不知道那是他亲生女儿,她也不能说。

    这天早上的早饭气氛实在是……

    钦慕知道自己肯定要消化不良了。

    冯芳华吃饭是特别的正规正距的,好像受过特殊训练,搞的她都不敢大口喝粥。

    倒是小欢欢,吃东西斯文的叫冯芳华偶尔露出慈爱的笑容,那样子仿佛在说,真不愧是我冯芳华的孙女,吃东西都这么好看。

    穆熠宸像个没事人一样自顾的吃自己碗里的,偶尔抬眼看看冯芳华跟欢欢,他发现冯芳华真的不是一般的喜欢欢欢,而且好像欢欢还挺喜欢冯芳华。

    “我今天带欢欢出去玩玩!”

    “好!”

    钦慕下意识的犯乖。

    穆熠宸看了钦慕一眼,钦慕怕冯芳华?

    “您带着她出去就不怕别人问?”

    “我怕什么?你们不是都对外说这是我亲孙女吗?”

    穆熠宸……

    冯芳华瞅了她儿子一眼,然后又转头去轻轻地摸了摸欢欢柔软的头发。

    钦慕想,儿子跟孙女的差别可真大。

    心里竟然有点小幸福,哪怕是自己不被爱,可是看到女儿的爷爷奶奶这么疼爱女儿,她快要感动哭了。

    穆熠宸看着冯芳华抱着欢欢走后垂眸认真思考着什么回了屋,钦慕背着包出来:我们也走吧!

    “我妈经常找欢欢?”穆熠宸疑惑的问了句。

    “啊,是啊!”

    钦慕眨眨眼,没觉得哪儿需要保密。

    “你就一点也不担心?”

    “我担心什么?”

    穆熠宸……

    “哎呀,不过就是你爸妈年纪大了喜欢小孩子嘛,欢欢又叫你爸比,他们就稀罕稀罕,不要想那么多了,快走吧!”

    钦慕推着他往外走,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而且她那轻易地解释竟然说得通,穆熠宸没再多想,只当他们老两口是想孙子想的脑袋抽了。

    而且他内心里也盼着长辈能带欢欢像是对亲孙女那般,所以就放宽了心带钦慕去上班了。

    钦慕却在他走后独占在工作室门口长长地沉吟了一声,感觉像是打了一场毫无准备的仗,虽然赢了,但是身体疲累。

    小美在一楼等着她:欢欢呢?

    “又被穆太太给带走了!”

    “呃!穆太太倒是真喜欢咱们小公主!”

    “那是,那可是她亲孙女。”

    钦慕不自觉的竟然有点小飘飘然。

    “师父让你给他回电话。”

    “好!”

    钦慕回到办公室放下包就给简俨又打电话,简俨竟然还没睡。

    “师父,您不会是一直在等我电话吧?”

    “是啊,你以为我像是你一样没心没肺的?自己说完事就撂了电话。”

    钦慕对昨晚的事情很抱歉,更是淘气的吐了吐舌头,只是他看不见。

    “慕慕,你还打算以后回巴黎吗?”

    简俨突然闷闷地问她,那声音有些浑厚,也把她的心狠狠地敲了一下。

    回巴黎?

    “师父,怎么了?”

    她发现,她竟然没有再回巴黎的念头。

    “没有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是不是决定在荣市生活下去。”

    “师父,我不知道!”

    她转身,靠着桌旁低了头。

    她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她现在只是想让这里的人记起她,她只是想在荣城活出点名堂来也算是给她母亲一个交代。

    关于遥远的未来,她没想。

    “如果不打算回来,就告诉他吧!”

    “师父!”

    “他会给你一个你想要的未来!”

    钦慕说不出话,只是听着简俨在那头说。

    “慕慕,你还会爱上别人吗?除了穆熠宸以外?”

    他们以前也曾谈过这种事,毕竟她到了这个年纪,他又是她师父,可是从来没有一次是这样的,带着点伤感的。

    从前简俨总是笑着跟她说:你再不收敛收敛就没男人敢要你了,除非你不说话。

    她说话有时候特别毒。

    爱上别人?

    穆熠宸以外?

    当然不会!

    是的,她已经无能否认,她只是不说出来让他知道而已。

    他是一颗树,而她再怎么努力拼搏,也是树旁边的一棵小草而已。

    简俨挂电话前说他会搞定领养的相关材料,让她不必担心。

    可是钦慕却坐了一整个上午都没能有什么动作。

    下午她把给刘敬元设计的西装给小美:你拿到工厂去让他们帮忙加工,要用最好的材料。

    “好!”

    小美下午出了门,钦慕给赫连好发了信息:有空一起喝个茶?

    赫连好如约而至,在茶餐厅里坐下后钦慕把单子给她:想吃点啥很忙自己点。

    “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喜欢的甜品吗?”赫连好接过单子却没急着分开,而是问了钦慕一声。

    “沙琪玛?”算不算?

    那时候刚刚流行沙琪玛,赫连好的妈妈出差从别的城市带回来,赫连好抱着俩跑去找她,说那是她吃过最好吃的点心。

    “难为你还记得!不过我十几岁以后就再也不吃了,牙疼。”

    赫连好很高兴她的回答,然后翻开单子点东西。

    钦慕也笑了笑,心想,赫连好的初心还是那么好,只是胃口也是变了。

    人的胃口这一辈子大概要变很多次。

    “你是说,你师父提议让你跟穆熠宸讲明欢欢是他的孩子?”

    “嗯!”

    “那你自己呢?你自己怎么想?”

    “我?都可以吧!”

    钦慕抬了抬眼,很随性的回复。

    “都可以是什么鬼?”

    “我不是说过一开始也没想瞒他吗?他总有一天要知道欢欢是他的亲生女儿,所以顺其自然最好。”

    “所以呢?”

    赫连好不懂。

    “所以,就顺其自然吧!”

    钦慕笑了笑,本来想不通的事情,这样跟闺蜜一说,好像突然捋顺了,想通了!

    甚至都不需要闺蜜给你找出答案,你自己就能找出来。

    两个人喝完茶吃完甜品又一起去购物,赫连好说:我没想到钦叔叔的寿宴是为你准备。

    钦慕才一下子想起寿宴的事,一怒之下把手里的东西都交给赫连好:我去找穆熠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