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 门当户对
    打车到了他的办公楼下面,她抬头看着最高处,往里冲!

    若不是赫连好提醒她差点都给忘了,昨晚他跟钦海明联起手来唱了一出好戏啊。

    “穆总开会去了还没回来!”秘书看着她那严肃的小模样被吓了一跳。

    钦慕点点头,垂着眸正在一本正经的思考着什么,看着他秘书被吓着的情形深觉自己太冲动,微微一笑:那我先回去了!

    秘书……

    “钦慕!”

    没有穆熠宸在,秦逸跟江之远也不再玩笑叫她小慕妹妹,江之远却是走上前就搂住她肩膀:你来找熠宸?

    “是啊!”

    钦慕百分百微笑着回应,被外人搂着肩膀的感觉让她觉得不舒服。

    “走走走,我们一起里面等他,不大会儿他就回来了。”

    这俩人进出总裁办公室秘书也不敢拦,何况他们还带着总裁夫人,秘书立即去泡了茶。

    钦慕却是刚坐下就盯着,秦逸跟江之远看她的眼神都夹杂着暧昧,还有……

    钦慕突然想到警惕两个字,他们俩对她好像是存了什么防备的心思。

    下意识的又送给他们一个微笑,低声问:两位为何这么盯着一个女孩子?莫不是对我有意思?

    江之远……

    秦逸……

    “这话要是让穆熠宸听到他非踹死我们不可,千万别再乱说。”

    这俩人怕穆熠宸,——就好办了!

    钦慕笑笑:那你们干嘛一直瞪着我,这好像不太礼貌吧?

    两人均是皱了皱眉,这女孩子太直接了真的让男人很没好感。

    不过钦慕才不会在乎他们有没有好感,除了穆熠宸,她还没对什么男人小心翼翼过。

    “真不知道熠宸喜欢你什么?”

    秦逸笑了声,说完摇了摇头。

    想到名门闺秀景晴,再看看她,的确有点没法比较。

    毕竟那是名媛影后,而她算个什么呢?

    秦逸那瞧不上的样子却叫钦慕很习惯,从小就很多人瞧不上她,刚到国外的时候学校里的白人小孩看她的眼神就好像她是动物园里的猴子,可是后来她还不是脱颖而出?

    钦慕觉得只要内心够强大,任何人任何眼神都不能打击她的自尊心。

    “穆熠宸喜欢我是独一无二的钦慕啊。”

    钦慕笑回。

    江之远听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倒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女孩子,爽朗,个性,又不拘谨。

    秘书进来送茶,钦慕客套的说:谢谢!

    “夫人客气了!”

    夫人……

    钦慕两眼放光,努力笑着对她,真是不知道秘书小姐这声夫人的底气怎么会这么足。

    “他们还没结婚呢,你这马屁拍的也太快了,万一错了呢?”

    “你管我?”

    秘书小姐最讨厌的就是秦逸,说完就跟钦慕点点头离开了。

    “唉,熠宸这个秘书也很个性。”

    “你追来试试。”秦逸低声说。

    个性这个词,有时候真的是褒义。

    “我追她做什么?现在我爸妈逼着我找个门当户对的结婚,我追她不是害她吗?”

    钦慕听到门当户对四个字内心像是不经意的被什么扎了一下,之后却只是靠在沙发里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头。

    “话说小慕妹妹,你怎么不跟熠宸结婚呢?他可是从小就非你不娶。”

    江之远抬了抬下巴,意有所指的问钦慕。

    敏锐的杏眸抬起,望着那头,突然一笑:是吗?

    江之远……

    “你会不知道?还是故意折腾他?”

    秦逸怀疑。

    “你们没听说过那句话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钦慕笑笑,从容应对。

    站在门外的男人却不自觉的浅勾起唇角,得不到的才是最好?

    修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下,垂下的眼帘里再也没人看清他的心思。

    转瞬,门被从外面推开,对面的两个男人抬头就看到他进来。

    钦慕也好奇的转了头,看到他的时候只是一秒钟的怔愣,然后没事人一样站起来:你回来了!

    “嗯!怎么突然来找我,下次记得打电话免得扑个空。”他柔声说着,轻轻地搂着她在沙发里坐下。

    “好!”

    钦慕坐在他身边端起咖啡:我没喝过的!

    秦逸……

    江之远……

    这女人若不是因为刚刚的话心虚……

    他们也好奇穆总到底听到了没有。

    “你喝过的我会不喝?”

    穆熠宸接过的时候顺便低问了一声。

    钦慕被他那暧昧的眼神看的心里一阵火辣辣的,没办法,只得起身:那什么,你们先聊着,我先走了。

    江之远跟秦逸好奇的抬头看她,她不是来找穆熠宸有事?

    “哦,我们的事情晚上再说好了。”

    钦慕看大家疑惑的眼神说道,然后就走。

    穆熠宸还没反应过了来,一只手搭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想了想却只是无奈的一笑。

    办公室里只剩下三个男人,秦逸跟江之远默契的向他投去质疑的目光。

    “这女人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嗯!”

    穆熠宸抿了口咖啡,很是淡定。

    “嗯?她故意吊你胃口你就一点也不生气?”江之远好奇的问。

    “我生气什么?”

    穆熠宸好奇的反问。

    “是啊,你生气什么?小时候为她出国,长大后为她奋斗,你活生生的就是为她而活的男人,你怎么会生气?”

    秦逸失笑,显然是被这个事实给打败了,更不明白景晴到底还有什么可执着,明明什么都知道。

    穆熠宸端着咖啡杯靠进沙发里,看着对面两个男人都不怎么开心的看着他,像是对他很失望也挑了挑眉:钦慕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差,否则我不会喜欢。

    “情人眼里出西施,我们还有什么好说?反正在别人眼里她再不济,到你这儿她也是个香饽饽。”

    江之远耸肩,表示他已经无药可救。

    “既然你们这样说我也无需多解释。”

    他轻轻地抚摸着咖啡的杯沿,像是在抚摸她柔软的唇瓣。

    她突然来找他,又突然离开,为何?

    晚上他被拖出去喝酒回去就已经九点多,欢欢已经睡下。

    他本要回房间了,但是转念看向欢欢的房间,然后又走了过去。

    轻轻地推开那扇门看着里面粉色的小床上躺着的小女孩,然后又轻轻地把门关上,回主卧。

    等到了门口一抬眼,就看到贴着门口站着,一双通透明亮的杏眸望着他的女人。

    “怎么了?”

    穆熠宸被看的有点发虚,下意识的弯着嘴角问。

    “到底怎么了?”

    钦慕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盯的他头皮发麻。

    “你现在还清醒吗?”

    钦慕闻着他嘴里的酒味问了声。

    “只是几杯酒,灌不醉我!”

    “那好,我问你,钦海明的寿宴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钦慕环着肩膀慵懒的靠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却认真无疑。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他还是欠欠的笑着,一点点的逼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