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 混蛋
    “穆熠宸你个混蛋,你就会欺负我!”

    钦慕一边打他一边哭喊着。

    ——

    洗手间的门被再次关上,落锁。

    她突然哭的泣不成声,穆熠宸抵着她在墙跟,心疼的快要死掉。

    “现在知道我敢不敢了?”

    “你混蛋,混蛋!”

    从小到大,只有他把她起伏的这么惨。

    他抓住她不断捶打他胸膛的軟拳,生怕她把自己的手打疼了,低头去寻着她的唇瓣用力的亲她。

    “乖乖的,嗯?”

    她才不乖,又是咬他,又是啃他。

    专门在他露着的地方留下痕迹。

    穆熠宸无奈,闹不过她,再次把她抱起来让她的腿攀住他腰上,霸道的舌尖缠住她的,吻遍她颈上寸寸如玉肌肤。

    “钦钦,你在里面吗?钦钦?”

    两个在洗手间的人顿时抱在一起,钦慕紧紧地搂住他,夹着他朝着一侧看去。

    穆熠宸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抬眼责备的眼神看她。

    钦慕……

    有人不敢说话,有人悄悄地继续。

    后来钦慕先出去,穆熠宸重新把皮带扣好才往外走。

    小美跟一个女同事在外面憋了很久,他出来的时候她们都死死地低着头不敢动,他走后又都悄悄地转眼看他的背影。

    刚刚两个人在里面做啥,不用解释她们也知道了。

    刚刚声音很小,但是……

    更加无法描述,暧昧到极限。

    等他们在入座,眼尖的立即发现他们的眼神不对,身体不对,情况不对,各种不对。

    嗯,总之就是他们绝对去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哪怕钦慕装作什么都没做过,只是给自己倒了杯水喝。

    倒是穆总,像是有意要表现点什么,故意衬衫扣子留了两颗没有扣,钦慕一抬眼就看到他脖子下面被她咬的牙印,顿时整个人都不好看了。

    “咳咳!”

    被水呛到,钦慕咳嗽完抬眼狠狠地瞪他。

    “怎么了?”

    穆总无辜的抬眼看着她询问。

    众人……

    钦慕觉得她人生中丢脸的事情可能还会越来越多,更丢脸的事情却莫过于此了吧?

    她默默地把大家的脸都扫了一遍,然后很不心甘情愿的相信了自己的所想,的确大家都知道他们俩去干啥了。

    可是她本来明明是去洗手的,为什么先是碰上景晴,又被他拦截在洗手间。

    景晴应该只是恰好遇到才跟着她,但是对面那个男人绝对是居心叵测,早就别有用心。

    简俨看钦慕的魂早就被穆熠宸勾走,不自觉的嘴角动了动。

    其实这么多年,她的魂不是一直都被穆总勾着走吗?简俨只好死心。

    “菜都凉了,要不要叫他们帮你加热一下?”

    钦慕听到师父关心立即抬眼看他:不用的。

    “那多少吃点吧。”简俨帮她夹还热的菜。

    钦慕低了低头算是谢过,然后默默地拿筷子吃菜,任由那么多火辣辣的目光在盯着她。

    简俨在酒店住,穆熠宸安排酒店的车把大家送回去,江之远跟秦逸等人各自开车回去,他跟钦慕站在边上,漆黑的鹰眸扫了她一眼:还不上车?

    “我可以选择不回去吗?”

    “你说什么?你屁股痒了?”

    钦慕顿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他,留意到周围都是人赶紧的自己打开车门上了车。

    穆熠宸这才绕过去上了驾驶座,然后开车离开。

    钦慕在车上越想越后悔,她可以跑啊,她就不信他堂堂一个大老板好意思当着那么多职工的面前撒腿跑去追她。

    她怎么就被他一句话吓破胆上了车呢?

    贼船,绝对是贼船。

    她要赶紧想办法逃窜,快晚饭的时候欢欢被冯芳华接走了,钦慕灵机一动:去接欢欢。

    穆熠宸一个字也不回应她,车子却是开向穆家。

    不过这晚他们去了之后就没有再离开。

    穆熠宸直接把她压在他的房间里:不是你主动要来?

    “我是要来接欢欢!”

    “欢欢已经睡了,你想出去打扰长辈?”

    钦慕……

    她才不想出去闹出动静来打扰他那个妈。

    可是,也不能,就这么在他们家睡了吧?

    这可是真正的穆家老宅,不是穆熠宸的私人公寓,外宅。

    钦慕吓的一愣一愣的,连同穆熠宸在她身上十分钟也吊不起她的兴趣来。

    好像只要她一投入,他母亲就会敲门。

    钦慕陷入那个死穴里死死地拔不出来。

    “你能不能投入一点?尊重我一点?”

    “万一你妈过来怎么办?”

    钦慕说完看着他脖子上的咬痕,不自觉的一阵心虚,刚刚他妈没看到吧?

    “她有病啊?大半夜过来找你。”

    穆熠宸质疑。

    “可是……在酒店的时候你……现在……”

    “在酒店的时候被你同事打扰没有尽兴。”

    替她宽衣,因为在酒店的时候他真的没尽兴,怕动静大了她害羞。

    钦慕觉得这时候,穆熠宸充分的展示了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这个事,丝毫不管时间,地点,想要就要。

    不过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还是别了,我们又没带措施过来。

    “在酒店我用措施了吗?”

    钦慕……

    “我若是想要让你生孩子,你以为你躲得过?”

    他质疑,以为她是怕给他生孩子。

    钦慕心想,当年你只是无心插柳就柳成荫了,谁知道呢?

    万一不小心几只小蝌蚪爬了进去,那她……

    她是生还是不生?杀害小蝌蚪她的内心会愧疚不安的。

    但是,穆总完全是忍不了的状态,她低声在他耳边:你轻点!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气的低头去咬她的香肩。

    “穆太太,你总有一天得求着我让我跟你生小孩!”

    “我不信!”

    “不信?”

    “不信!啊,疼,疼,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