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3 祸福旦夕 (求首订!求月票!)
    那几个人都戴着头套,个个魁梧。

    穆熠宸开车回去的时候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直到快到工作室的时候一眨眼看到对面就要擦肩而过的几辆机车。

    还未停稳车子已经发现一楼的大玻璃破了,漆黑的鹰眸瞬间眯成一条线。

    脑海中瞬间出现无数个幻觉,心里却只有一个念想。

    那就是她还活着。

    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还有一口气。

    只要她别抛弃他。

    “钦慕!”

    车门都来不及关的男人跑到门口便大喊,脸色阴霾之极。

    他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哪怕她被别的男孩子表白。

    仿佛就要失去她,他惶恐的望着里面。

    全都碎了!

    那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地面,此刻乱七八糟,而且全是玻璃碎片。

    那些个她最喜欢的透明的玻璃全都碎了。

    那都是特殊材料的玻璃,他可以想象那些人是用了多大的力。

    而他的女人现在还在?

    “我没事!”

    那一声,像是明明很脆弱却佯装着坚强。

    她举了举手,一楼台阶上的沙发外露出。

    虽然她的声音有气无力,但是穆熠宸却刚刚挂在悬崖上的心放了下来,立即跑了过去蹲在她面前。

    看着她苍白的没什么血色的脸蛋情不自禁的紧握住她的手。

    “有没有哪里受伤?”

    哪怕看到她的衣裳还是那么干净,但是他情不自禁的就在她身上一顿检查。

    “没有,他们不伤人,只砸东西!”

    钦慕望着穆熠宸紧张的模样抬手轻抚着他的脸提起。

    她的声音很柔,很温,这个担心她担心的可能心都要跳出来的男人,她只能沉下心来。

    那是他们的原话,当她急急忙忙的跑出来发现一楼被五个穿着青色t恤还带着头套的男人拿着木棍把一楼砸的稀碎的时候,那些人警告她不要下楼,他们只是负责砸东西。

    钦慕后来坐在台阶上一直静静地听着他们砸东西。

    听着他们把一楼砸完了,然后有个男人说了声走,他们就全都走了。

    那时才她抱着自己的膝盖像个受惊了的小女孩害怕起来。

    后来她从台阶上下来,想收拾一下又发现无从下手,就瘫在了沙发里想这一场的由来。

    灯光照的地上的玻璃都耀眼,沙发前面的玻璃茶几也碎了,但是穆熠宸半跪在那里望着沙发里沉静的女人。

    他知道她被吓到了,尽管她表现的还算从容。

    钦慕只是还记得那个声音,特别的清晰。

    以前只在电视剧里看过那种被砸碎玻璃的场面,今天她亲自见了,并且那声音不绝于耳。

    她有些狼狈,笑起来也没什么力气:你说这次会是谁?

    “我会查清楚,不要怕,我会在!”

    此时他有多么憎恨,刚刚若不是秦逸突然给他打dianhua说江之远跟人打架出事,这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至少他在,她就不会一个renmian对。

    可是刚刚他竟然不在,让她自己目睹着那一切。

    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只是想给她多一些的安全感。

    “嗯!有你在,我不怕!”

    她搂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肩上,刚刚她真的是怕死了,每碎一块玻璃就好像她的心中了一枪。

    所以,一楼被砸完的时候她的心也跟着稀巴烂了。

    本来整个一楼都是玻璃的,透明的,她想那些人肯定砸的特别过瘾。

    可是她不只是怕,她还在想,她到底触怒了什么人?

    景晴?

    钦明珠?

    回城后她并没有跟什么人结怨,除了这两位。

    可是她们都是女孩子,真的这么卑鄙残酷?

    她不敢想,她们都有好看的容貌,耀眼的家世,怎么会有这么歹毒?

    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同行业竞争者?

    是路人经过拍了shipin发到了网上,这件事在大家都意外的情况下被曝光。

    甚至晚上他们俩去穆家接欢欢,被无情拒绝。

    “欢欢要是跟你回去了,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负的了责吗?”

    已经夜里十点多,冯女士却特别的精神,端坐在沙发里一字一句都是为了她的宝贝孙女,而她身旁的穆子豪也在低着头不知道深思着什么重大决定。

    钦慕垂着眸,她知道她没办法保护女儿,若是真有人想要伤害她们那无论她怎么抵抗挣扎,她们母女真的只有丧命的份。

    她像个犯了错的小女孩,却特别倔强。

    “可是我是她母亲!”

    “母亲?母亲的责任跟义务是让孩子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你能吗?你看看网上的shipin,当时若是欢欢在场,我真是想都不敢往下想。”

    比起钦慕愧疚的轻声反抗,冯芳华显然更有底气,更高亢。

    “妈!”穆熠宸低声叫了一声。

    “这件事你怎么替她求情都没有用,若不然你们俩搬到家里来住,那你们在家愿意怎么跟我孙女我都不管,如果你们还要住在公寓,那抱歉,我不能把我孙女给你们。”

    冯芳华很坚决,很霸道,但是话说的很随性,仿佛因为占着理字所以只给他们摆道理而已。

    “妈,欢欢只是钦慕从福利院领养的小孩,并不是我们俩生下的。”

    冯芳华不敢置信的眼神望着她儿子,肩膀稍稍往后。

    钦慕下意识的抬了抬眼,不过还未看清楚他的脸就看向了对面的冯芳华,冯芳华怒视了她一眼,她蔫蔫的又低了头,半个字不多说。

    “这件事我赞同你妈的说法,既然你一直对外面说你要跟‘她’结婚,那索性就搬回来住吧。”

    穆子豪看了儿子一眼又瞥了她一眼,也是不怎么满意的样子,可是却那么说。

    钦慕这次是真的吓傻了眼,明明他们都那么嫌弃她,但是现在竟然是要

    同意他们俩在一起?

    呵呵,钦慕觉得自己的心胸有点太窄小,现在完全接受不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蒙圈了。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下一刻身子慢慢往后靠进沙发后背,xinggan的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转眼去看钦慕。

    那眼神,那姿态,仿佛终于肉吃到嘴了!

    钦慕低着眉眼谁也不看,来穆家住的话,她岂不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

    只盼望着穆总快点拒绝,毕竟他一直一个人住应该习惯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他一直不说话?

    钦慕着急的抬眼去看他,只见他暧昧不明的眼神望着她,似是在等她的好戏。

    “怎么着?你们俩都不愿意?”

    穆子豪皱着眉,很是不高兴对面那两只小的这么不尊重他的决定。

    钦慕吓的立即转眼去看穆子豪,嘴唇干的她有点上火了。

    “我们再商量商量!”

    穆总很是深明大义的‘终于’开了口。

    “哈,你们俩还端起架子来了。”

    冯芳华气的鼻孔都要冒烟。

    “还商量什么?这丫头初到荣城就惹了恩怨,以后还有好日子过?”

    穆子豪作为男长辈也发挥了自己的权利,话一说出口,意思也暗示的明明白白。

    穆熠宸是内心很激动的,但是一想到钦慕,他又不能私自做决定,于是转头去询问她的意见。

    钦慕完全被二老给吓蒙了,冯芳华突然起身:我都不嫌弃你这个dama烦,你还端起架子来了,你跟我过来!

    “妈!”

    穆熠宸立即皱起眉叫了一声,钦慕今天晚上刚刚受过惊吓,他不想她再受什么刺激。

    “知道了,我不会吃了她!”

    冯芳华瞪了儿子一眼,耐心说完让钦慕跟着她去了房间。

    她们俩一走穆子豪就说:既然你都对外说了你们要结婚的事,索性就挑个日子去把证领了吧!

    ——

    冯芳华说她矫情,她承认!

    在跟穆熠宸的感情上,她一直都很矫情。

    可是她不敢,先不管会不会有人祝福,光是岁月这把杀猪刀就把她吓的缩着脖子不敢探出头。

    她不是缩头乌龟,她只是不愿失去。

    可是他们还是住在了穆家,曾经穆熠宸最讨厌跟长辈一起住,尤其是冯芳华太爱对他唠叨。

    现在他却特别有归属感。

    他洗完澡出来钦慕还坐在床沿低着头不知道寻思什么,他却觉得,她终于是他的了。

    他走到她跟前去,双手把她胸前的长发都给她移到背后去,然后骑在她膝盖上,暧昧的眼神望着她:妈跟你说什么了?

    钦慕听到这个才回过神来,神秘兮兮的笑着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女人之间的话题男人不适合知道。

    穆总对此表示非常不理解,但是看着她自己添的很软香的嘴唇忍不住捧着她的脸去替她舔。

    钦慕突然被亲,下意识的躲避,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接着后脑勺却被摁住,然后柔软的大床上两个人叠着在上面,那个亲吻渐渐地越来越情缠意乱,越来越霸道专横。

    “快说到底在想什么?”

    后来他一只手探到她身子底下暧昧的威胁。

    “在想那五个人啊,看上去都很强壮,胳膊上全是肌肉。”

    钦慕只好说出来,低着头看着他的手臂,下意识的去捏他的。

    “你老公不强壮?”他垂着眸看了一眼立即捧起她的脸逼她抬起头。

    “下次你们比一比好了,我有预感,他们还会再出现。”

    钦慕笑说,但是皮笑肉不笑的状态。

    “看来我们得先来放松一下,然后再来想今晚上发生的事情。”

    “嗯?”

    他把自己的睡衣带子松开。

    钦慕被吓呆了,刺激的傻笑了一声:这就是你说的放松?

    “嗯!”

    穆熠宸并不废话,答应了一声就去大口吻她,似乎要用尽力气直到她不再紧张。

    火在她身上越烧越旺,终于忍不了的想要冲锋陷阵,却是被穆熠宸死死地压在身下翻不了身。

    “熠宸!”

    甚至声音都被压扁了,又细又弱。

    “嗯?”

    他突然离开她颀长的美颈,抬眼含情脉脉的望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

    “熠宸!”

    她快要被他作死了,弱弱的又叫了他一声。

    从小到大,她不是叫他穆熠宸就是欠欠的调侃他宸哥,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叫过他一声熠宸。

    “再叫一遍,乖,再叫一遍给我听。”

    “你怎么了?”

    他温柔的亲吻着她的额头,她的眼睫,亲吻着她的脸颊,像是在亲吻易碎的挚爱。

    “乖,再叫我一声。”

    “熠宸?”

    她想,或者他想要听这俩字,于是又乖乖的叫了一声。

    却惹的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发烫,发疼,然后要的她一阵更比一阵发狠。

    床头柜上是他年少时的zhaopian,周围的暗色壁纸低调又不失魅力,不远处沙发边上一盏昏黄的落地灯,在这张他们都不怎么熟悉的床上,可是这场爱却做得尤为珍贵。

    只是后来虽然身体得到了释放,却依旧睡不着。

    她总是不自觉的想起今天工作室被砸的事情,不过穆熠宸以为她睡了,便捡起地上的睡衣穿上,拿着旁边的手机悄悄出了门。

    钦慕只以为他是起床去喝水什么的也没多想。

    穆子豪正好出来抽烟,看到他在一楼打dianhua便叫他一起抽了根。

    爷俩好些年没有这么晚单独在一起过,还是抽烟这么特别的事情。

    灯也没开,但是外面的月亮照的宽敞的客厅里有些光。

    “这件事你觉得会是谁做的?”

    “她在荣城认识的人不多,应该不难查到。”

    穆子豪抽了口烟点点头:虽然我跟你妈都不赞成你跟她好,但是这女孩子从小也的确受了不少罪,你既然喜欢护着她,便一直好好护着,她母亲不在了,你别再让她失望。

    “我知道!”

    穆熠宸怎么会想到,有一天,他的父亲会对他说这样的话,让他去保护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还是钦慕。

    钦慕啊,那个最让他父母讨厌的女孩。

    “难道是景家?可是景家那么大的一个家族,怎么会容不下一个小女孩?如果景家跟穆家的婚事成不了,难道我们两家的关系就真的结束了?”

    穆子豪实际上是不愿意相信的,虽然景家很霸道,但是应该也不至于跟一个小女孩为难才是。

    “可能还会大动干戈!”

    穆熠宸提醒穆子豪,穆子豪不由的苦笑了一声。

    “唉,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看来还是没准的事。”

    “还有穆倾心呢,您若是不甘心就把她嫁过去,以景峰的性子不至于那么抗拒老爷子的圣旨。”

    “你还想让我祸害你meimei?谁不知道景家那小子喜欢的是赫连家的小好?”穆子豪幽怨的瞅了他儿子一眼。

    穆熠宸突然坏笑了一声。

    穆子豪自然不舍的俩孩子得不到真爱,可是跟景家的关系他又想尽量别撕破脸,所以一时犯了难。

    “是不是景家做的也不一定,您先别想那么多了。”

    小两口回来的第一晚,父子俩的深夜谈话,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叫穆子豪心里很满。

    做父亲的年纪大了就喜欢跟儿子能常常聊聊天,深夜里没人打扰的时候那是再好不过。

    后来他回到房间钦慕其实还没睡,感受着他上了床后就来抱了自己,她有些窝心的转了身把脸埋在他怀里,装睡。

    实际上到了凌晨三四点才昏昏沉沉的睡了会儿,早上六点她就起床,悄悄地在洗手间里给小美打dianhua,不想吵醒他。

    “你先把这件事告诉大家,尽量别说的太严重,然后联系一下城里比较有名的装修公司。”

    钦慕靠在洗手台那儿低着头跟小美讲。

    小美问她现在在哪儿,她想了想,低着头忍不住苦笑着回了一声:穆家!

    她住进穆家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荣城,甚至更远的地方。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她已经被穆家认可,哪怕大家都不知道他们领证的事情,但是大家也会认定,她就是穆家的准媳妇,他的准太太。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在穆家过夜!

    穆熠宸唯一带过回家的女孩子应该是景晴,但是景家跟穆家的关系,即便他不带,很多时候景晴也会自己来串门。

    ——

    “我的天!”

    吃过早饭到了工作室的小美虽然已经接过钦慕的dianhua,但是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相继赶到的同事也都很惊讶,昨晚玩到太晚所以她们也没看手机,今早听小美说了这个消息他们还在网上搜了下shipin,虽然看着惨不忍睹,但是当到了事发现场才真的知道什么叫惨不忍睹。

    “我得再给钦钦打个dianhua。”小美说着去包里找手机。

    “不用打了!”有同事提醒,眼神看向前面。

    钦慕从她们不熟悉的车里下来,一个穿黑色zhifu的男子给她开的车门。

    小美跟同事站在门口看着她眨了眨眼,半天没反应过来,因为后面的车子里出来四个男子分别站在钦慕身后,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

    那样子,像是大姐大上街带了保镖,还不是普通保镖。

    “穆熠宸已经找他mishu帮我们联系了荣城还不错的装修公司,所以你不用再找了,工作室重新装修好之前我们先不接受新的订单了,把之前的几个订单先完成。”

    钦慕边说着边心想他们怎么会给她漏了二楼没砸呢?

    正好当时搬进来的时候一楼没装修,索性就来个大整改。

    上午小美跟同事一边收拾掉在地上的资料一边往外面瞅着那四个高大的保镖哥哥,本来的紧张气氛因为这四个不言语的男人而变的好起来。

    嗯,小美的口水都要流出来。

    景晴跟钦明珠开车去看现场,钦明珠好奇的问: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哈哈哈,不过真的好过瘾。

    “你还是别高兴的太早,这点小手段未必能吓的住她。”

    景晴想起几次跟钦慕都没有讨到好处,也知道钦慕肯定不是个会因为一点小挫折就认输的女人。

    “可是你不觉的很过瘾吗?她一直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终于有人出来收拾她了,你看昨天晚上的shipin没有,那几个魁梧的男人把她里面砸的稀碎稀碎的。”

    钦明珠激动的就快要拍手叫好了,想起来挨了钦慕几个巴掌然后再看现在钦慕的处境,顿时就觉得那砸她东西的人是来替她报仇的,心里特别美。

    自从钦慕回城后,一笔笔的景晴都记着呢,广告,工作室,穆熠宸,景晴望着里面,虽然看不清,担心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我妈说她这是太高调了,一回来就霸占了咱们荣城最矜贵的男人,出尽风头,还想落的好?”

    听钦明珠这么说景晴眼眸微动,微微一笑:有道理。

    保镖看到她的车子便朝她走去,景晴立即发动车子离开。

    “姐,那几个男人不会真的是姐夫派来保护她们的保镖吧?”

    “很有可能!”

    准确的说就是穆熠宸派来保护钦慕的保镖,并且查明真相前他们会一直在。

    ——

    穆熠宸开完会赶就往她工作室赶过去,然后看到那一幕。

    “幸好你没事!以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不准对我隐瞒。”

    简俨担心的将钦慕抱住,抱的很紧!

    “当时太晚了我怕打扰你休息,而且穆熠宸在。”

    钦慕轻拍着她师父的肩膀,看她师父那么担心她有些过意不去。

    “穆熠宸在帮你调查了?”

    简俨听到穆熠宸的名字才悄然的松开她,眼神里一闪即过的失落,因为他好像连关心帮忙的机会都没了。

    “嗯!警方也介入了,应该很快会有消息。”

    那几辆机车都没有挂牌,并且又从始至终都是遮着脸,他们故意避开有jiankong的地方,所以警局也很难查到。

    “我来的不是时候?”

    他突然往里走去,那些忙碌的人都朝着门口看去。

    简俨悄悄松开握着钦慕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裤子口袋里,自若的跟他说:穆总出场还需要分时候吗?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走到台阶上低着头看了眼钦慕的手,然后与她十指相扣。

    “干嘛?”钦慕嘴角忍不住浅勾了一下,极度克制笑。

    在师父一个孤家寡renmian前秀恩爱太不厚道了!

    “就是想牵着你,免得被别人拐跑了。”

    钦慕

    简俨笑了声:你口中的别人不会是指我吧?

    “任何男人都是我的潜在情敌!”他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藐视的眼神望着前面的男人宣布。

    “我也算?”简俨哼笑着问。

    那眼神仿佛是在笑穆熠宸太多疑,仿佛是在用自己的年纪澄清。

    穆熠宸也笑,有些话不适合当着钦慕说,他只是想来看看他老婆精神好不好而已。

    钦慕也觉得他太夸张了,但是内心里竟然忍不住喜悦,就那么迷恋的望着他。

    两个人的行李都被搬到穆家去,冯芳华看着钦慕的行李箱很是不爽,却还是说:都送到少爷房间去吧。

    “是!”

    看着下人往上拿行李冯芳华忍不住跟身边的管家唠叨:你说我欠了她什么?本来想找个识大体的大家闺秀做儿媳妇,我也就省心了,可是那小子偏偏就喜欢她。

    “太太,钦xiaojie也是大家闺秀,而且未必不识大体。”

    管家在旁边弯着腰低眉顺目的跟她讲。

    “哼,你看她那样子,整天低着个头好像地上有钱一样,哪里有个大家闺秀的模样?识大体?任性到那种地步还谈什么识大体?”

    “钦xiaojie可能是怕惹您生气才一直在您面前低着头,她跟小时候看上去差不多,不是个专会欺负自己人的孩子。”

    “那任性呢?你倒是也给我解释解释。”

    冯芳华抬了抬手指着一块空地要他解释,她还就不信那丫头就没有缺点了。

    “钦xiaojie还小,比起钦家那位xiaojie,真的算是懂事了。”

    “哼,我算是看出来了,家里就我一个不待见她是吧?我得赶紧让倾心回来,否则我还不得被你们排挤死。”

    冯芳华越想越窝囊,只得求助自己的小女儿。

    管家在一旁低笑了一下,他认为他们太太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行李都让人搬上去了,可见她心里早就接受了钦慕这个儿媳妇。

    钦慕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会这么容易被穆家接受,跟穆熠宸回去后看着他们卧室添置的新橱柜忍不住一阵小激动。

    穆熠宸靠在旁边看着她那不知如何是好的小模样忍不住笑了声,钦慕抬了抬眼,觉得此时穆总的德行有点像个不像样的二世祖。

    好吧,他其实很像样,就是爱在她面前摆造型,装酷。

    钦慕还不太习惯在他们家的餐厅吃饭,太大,太严肃。

    相比之下欢欢就自在的多,比在自己家吃的还香。

    不说那些家具都昂贵的让她坐立不安,那气氛就足以让她消化不良。

    她从来不妄想什么,她不敢妄想穆熠宸一辈子属于她,她自然也不敢妄想穆家的长辈带她如自己人。

    她不是不想有家人,可是,真的可以吗?

    冯芳华看着她夹着碗里的米饭吃,看了几眼后终于是忍不住:菜不和胃口?

    钦慕吓的立即抬眼望去:没有,很好!

    “那你怎么不吃?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冯芳华委屈你呢。”

    “我吃,我吃!”

    钦慕吓的胳膊都有点发抖,冯芳华更是气急,听说她面对坏人都可以临危不乱,在秀场上更是可以独当一面,但是怎么到了她面前就成这幅小模样了?

    “妈,您小声点说话不好?”穆熠宸忍不住替老婆打抱不平。

    “阿姨的声音一点也不大!”钦慕怕闹出矛盾赶紧阻止穆熠宸。

    谁知她一句话叫冯芳华张着嘴半天没再说出话来,冯芳华嗓门大不大冯芳华自己清楚着呢。

    穆子豪本来打算不做表情吃完这顿饭,听到这儿也忍不住低笑起来,冯芳华顿时红了脸嗔怒:老穆!

    “我知道,我知道!”

    穆子豪连忙点头,装正经。

    冯芳华都没说什么事,他就立即知道知道的。

    钦慕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冯芳华叫穆子豪老穆啊,那穆熠宸叫啥?小穆?那不是跟她小名重了?哈哈!

    欢欢在旁边看着忍不住也笑起来,这么大一家人吃饭,第一次,特别新奇。

    “老穆!”欢欢跟奶奶学。

    “欢欢,不准没大没小!”钦慕立即小声教育。

    “别那种口气跟我孙女说话,她还小,要慢慢教。”冯芳华立即替欢欢说话。

    钦慕顿时觉得自己在这家里的地位真是岌岌可危,连个小幼崽都不如,呜呜。

    吃完饭穆子豪跟冯芳华在客厅的沙发里看新闻,他们作为小辈自然要陪一会儿,钦慕觉得戴上镶着金边老花镜的冯芳华显得特别有范,不自觉的有点仰慕。

    其实作为穆家主母,冯芳华是成功的,她虽然有些凶悍,但是她毕竟有那样的资格。

    钦慕想,自己或许永远没有冯芳华这样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但是自己也要努力活的精彩点。

    “对了,那群人查出来什么门路了吗?他们就什么都没拿?只是去把里面砸了一顿?”

    穆子豪又忍不住关心起这事来。

    “他们当时说只是砸东西,并不是抢劫。”

    钦慕想起当时。

    “你在荣城得罪了什么人?你自己想想。”

    冯芳华提醒她。

    “您算吗?”

    钦慕说完立即咬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再言。

    冯芳华

    “她回来后就在为工作室的事情忙前忙后哪有空去得罪别人,倒是很多人在她一回来就看她不顺眼。”

    穆熠宸看了眼他傻乎乎的老婆忍不住抚摸着她的头发说起来。

    “唉!你说你得多能惹事?”冯芳华指责她。

    “怎么不说是那些人太小气?”

    他老婆这么小小的一个人,那些人都容不下。

    “景家要是真做这么龌龊的事情我也接受不了,这也太下作了。”

    后来说道关键处,冯芳华嘟囔起来。

    钦慕听着,心里顿时一阵暖烘烘的,眼眶也有些模糊。

    冯芳华还以为自己又吓着她,正不知该骂她还是骂她的时候她突然就起身往楼上跑了。

    “哎,这丫头是不是傻啊?穆熠宸我可跟你说清楚,你要是弄个傻子给我当儿媳妇,我坚决不要。”

    冯芳华快被她气死!

    “傻子,也是我媳妇!”穆熠宸说完就起身追上去。

    穆子豪无奈的摇头叹息,冯芳华抬手指着他坐过的地方:你看看你的好儿子,从来都不会叫我放心。

    “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习惯?”

    穆子豪又叹了一声,这小子从小到大就围着一个女孩子转,倒是够专情,可是这女孩子小时候亲眼看着她父母的感情破裂,亲眼看着她母亲死去,根本不敢谈情说爱,他这儿子也是命苦啊。

    “我怎么习惯?但凡他们兄妹俩有一个叫我省心的,可是你看看现在,一个有家不回,一个回了家却带回那么个麻烦。”

    冯芳华越想越糟心,眼泪都快急出来。

    她是真的烦钦慕,可是也是真的无可奈何。

    后来穆熠宸上了床跟她睡觉,她可怜巴巴的一边抹眼泪一边吸鼻涕,不连贯的声音问他:阿姨是不是担心我了?

    “傻瓜,你是她儿媳妇,她不担心你担心谁?就为这事难过?”

    穆熠宸轻声回应,眼神里快要笑出来。

    “你不准笑!你明知道自从我妈妈死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不准笑,你个坏蛋!”

    看穆熠宸快忍不住笑她立即拍打着他要挟,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来。

    “好了好了,我不笑,我保证!”

    他抓住她的一双细腕,认真回复,然后继续笑。

    钦慕泪汪汪的瞪着他,实在没办法了低头就去咬他胸膛的小点。

    “穆太太,你要谋杀亲夫啊!”

    他贴着她的耳沿暧昧的提醒。

    钦慕耳根子一热,立即想要离开,却被他紧紧地抱住:你跑不了了,这辈子你都跑不了了。

    钦慕挣扎了两下便踏实的在他怀里,她才不想跑。

    她也紧紧地抱着他,像是要将他藏在自己的身体里,这样这辈子他就无法离开她了。

    “还有一件事!”他突然又提醒她。

    “嗯?”

    “以后不准跟简俨搂搂抱抱!”

    穆熠宸很认真。

    “简俨?他是我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啊。”

    钦慕快笑出来了,她宸哥这醋吃的也太不合理了吧?

    很快各大媒体就开始报道钦慕搬到穆家去住的事,刚进剧组的女人听了以后简直不敢相信,直到自己看到助理收集的好几份报纸才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

    “凭什么?”

    还算宽敞的休息室里,她把报纸统统都扔掉,不甘心的大吼。

    助理在一旁站着也不敢说话,整个公司的人都以为她绝对就是穆家的少奶奶了,可是现在,真正的穆家少奶奶已经搬进穆家,而她还只是个演员。

    “我要打个dianhua,你出去!”

    景晴浑身都在颤抖,狠狠地瞪着助理,仿佛助理就是钦慕。

    助理跑掉后她就急匆匆的去找手机给冯芳华打dianhua:阿姨,你真的让钦慕搬到家里去住了吗?

    “小晴啊,这件事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不过我的确是让她搬过来了。”

    “为什么?阿姨,您不是说只有我才配做您的儿媳妇吗?”

    “可是我能怎么办?他们俩孩子都有了,难道我还要硬拆散?小晴,你也别再执着了,好吗?”

    “不,阿姨,您不能这么对我,您明明知道我从小就爱慕熠宸,您明明知道我非他不嫁。”

    “可是他不爱你啊!”

    “我爱他,我愿意为了他死。”

    冯芳华挂掉dianhua后还心有余悸,景晴的话有些偏激。

    正好钦慕从楼上下来要去上班,她抬眼看着:等等。

    “阿姨,我要去上班了!”

    “你那儿不是在装修吗?”冯芳华问了一声,然后指着对面的位子让她坐下。

    钦慕因为昨晚的事情更加乖巧了,只是还是低着头。

    “你给我把头抬起来,我是母老虎啊?”

    “不是,您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

    钦慕立即发挥自己拍马屁的本事,太久没拍已经不太熟练。

    冯芳华却因为被说可爱而笑了一声。

    “你啊,不会说话!”

    “您说的对!”

    “唉,我就是想告诉你,刚刚景晴给我打dianhua了,问你跟熠宸的事儿,我已经跟她说了让她放弃,你呢?”

    “啊?”

    冯芳华看她傻瞪着一双大眼表示很不满意。

    “你就不能给我表个态?整天睡都睡在一起了,你还矫情个什么劲?”

    “阿姨,我怕,我怕我没能力征服穆熠宸!”

    或者是因为冯芳华在跟她交心,虽然口气还是不那么友善,但她知道冯芳华已经把她当半个自家人了,所以她才肯试着跟冯芳华也交代自己的心思。

    “你征服他做什么?感情的事情喜欢就好了啊。”

    “我喜欢他!”

    她立即回答,说完怕冯芳华不相信,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还犹豫什么?”

    “可是喜欢不代表就能拥有,就算我现在拥有着,不久的将来”

    钦慕不继续说下去,可是冯芳华已经被气的头晕了。

    “你不要把所有的男人都想成你父亲,我冯芳华的孩子也绝不是那滥情的主。”

    “当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我父亲,可是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出轨。”

    在被她气死之前冯芳华把她赶走去了,钦慕除了穆家的大门就开车去了工作室,一楼在装修,二楼她的办公室没动。

    改了一上午图,赫连好中午找她去逛街。

    “听说钦叔叔也在查这件事,慕慕,你会不会感觉钦叔叔想弥补你?”

    两个人在商场逛了一整层楼什么都没买,直到到了二楼服装部才有了目标,赫连好说起出门前听到父亲跟母亲聊的事。

    “弥补?”

    钦慕不自觉的前笑了一下,眼神里满满的排斥。

    “钦叔叔心里大概一直对阿姨很愧疚吧?虽然他现在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

    “愧疚?愧疚能让我妈妈死而复生吗?”

    赫连好

    “愧疚什么意义都没有!”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看到一个品牌的时候拉着赫连好进去:这家品牌的设计师我认识。

    “是不是真的啊?”

    这可是国际大牌。

    “当然是,我认识的设计师数都数不过来。”

    赫连好惊喜:那你让这家设计师给我设计一套礼服吧?

    “为什么不找我?”

    “可是我喜欢这家店的衣服好多年了,我很崇拜这位设计师。”

    钦慕觉得自己的心被伤了,这丫头到底会不会说话啊?

    之后在餐厅里吃饭,赫连好看了钦慕好几次,最终还是忍不住提出这个敏感话题。

    “我帮你试探了景峰,应该不是景家做的,会不会是钦明珠呢?那个丫头行事莽撞,本来就在城里横着走的主,你在你父亲寿宴上抢了她的风头让她不高兴,所以她就找人来伤你,你觉得呢?”

    赫连好其实私心里不愿意是景家做的,毕竟景峰是景家人,而钦慕是她从小最愿意走近的姐妹,她希望这两个人也能好好地。

    “事情查清楚之前谁也说不准,只是你又去折磨景峰?”

    钦慕一边吃着蓝莓山药一边问道。

    “我还不是为你啊!”

    赫连好听钦慕的意思心里有些忐忑,但是她是真的担心钦慕。

    “他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人,又做着那样一份工作,这些事就算是景家做的,景家也不会让他知道。”

    “这么说你是怀疑景家?”

    “是一种直觉,之前景家老爷子来找过我,要挟我说如果我不离开就”

    钦慕说着说着突然沉默,才真的记起那天景家老爷子对她说的话,然后整个人都为之一颤。

    总不是真的景家老爷子做的吧?

    只是砸东西,并不伤人!

    这下命令的人应该很有分寸,甚至早有预谋。

    而那天来砸东西的五个男人全都肌肉发达并不像是一般的道上的混混,难道是

    ——

    景晴换了鲜艳的衣服从剧组赶回家在老爷子膝边哭的眼睛都肿了,她绝想不到给钦慕的那一击会推动钦慕跟穆家的关系。

    古色的客厅里,阿姨在旁边接完dianhua转头对着那边沙发里的人急切的交代:首长,新房子那边来dianhua,说是房子正在被拆。

    ------题外话------

    今天这章字多点,求首订,求月票,求加群!372074154敲门砖钦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