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4 替老婆报仇
    “什么人这么大胆?备车!”

    老爷子从沙发里缓缓站了起来,威严,不容侵犯的模样。

    景晴也站了起来,擦干眼角的泪上前去扶住老爷子,两个人一起乘车离开家。

    景家刚在城南建的别墅,等老爷子跟景晴赶到的时候,房子都被拆的差不多了。

    穿着一身白色唐装的老爷子刚下车根本来不及站稳,看到那边的被拆的乌烟瘴气腿根一软差点就倒了,脸色更是瞬间煞白。

    景晴立即上前扶住他,担心的叫了一声:爷爷你小心!

    而不远处的暗色跑车里,穆熠宸正坐在里面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一幕。

    再严密的计划,还是有破绽。

    秦逸坐在后面,看着外面那个穿着高跟鞋扶着老头的女人有些烦闷:非要做的这么绝?

    “如果你没打那个dianhua,也不至于此!”

    穆熠宸赏脸提了一声,看着那边的眼神却是没有半分温度。

    秦逸立即明白穆熠宸是猜到了,那晚是景晴叫他打的那个dianhua,顿时也尴尬起来。

    “可是你这也太大动干戈了,这栋房子景家最起码投入了两千万,而钦慕那工作室最多也就几百万,而且人家只是砸了她的几块玻璃。”

    “可是他让我老婆受惊了!”

    穆熠宸冷笑了一声,斜眼看着外面。

    秦逸

    “老婆?”

    “有什么不对?”

    有什么不对?秦逸想说那真的是你老婆吗?你们领证了?

    可是转念一想,穆总说是就是啦!

    看到房子被夷为废墟穆熠宸开车离开,景晴听到动静后转头看去,一缕风挂乱了她的头发,也让她的心受到强烈的袭击。

    是穆熠宸的车,穆熠宸开到她那里的时候还故意降下了车窗。

    他都没转眼看她一眼,就那么冷若冰山的开车离开他们这里。

    老爷子慢慢转过头去,随即也是皱着眉:那不是穆熠宸那小王八蛋?

    “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

    景晴有气无力的连连否认,眼里早就什么都看不清,甚至脑子里也有些空白。

    “我看就是他。”

    景家老爷子握着拐杖用力的往地下戳。

    天空中又成淡淡的雾霾,阴沉,污浊。

    都已经是装修的房子,却说没就没了。

    这房子她到底费了多少精神,是老爷子生日的时候她送的礼物,可是现在

    她怎么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实?

    穆熠宸竟然对景家这么不近人情,竟然这么不顾及他们多年的感情,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肯定是钦慕在挑唆他,肯定是钦慕让他这么做的,否则,以他们两家这么多年的交情他也不会做这种事,他虽然在生意场上出了名的狠,但是跟她从来没有过,他甚至迁就她陪她做了那么多事情,可是现在

    她的指甲狠狠地掐住掌心里,掌心里都要掐出血来。

    而工作室里还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在看到网络实时报道的时候也吓一跳。

    这的确太不可思议,有哪个人活腻了敢动景家的东西,还是那么大一栋房子,听说那栋房子影后投了将近三千万。

    “怎么会这样?有谁敢跟景家过不去?”

    赫连好下意识的说出这句话,脑子里完全没转过弯来。

    钦慕不敢回答,因为她只想到穆熠宸。

    “莫非是穆熠宸查到事情的确跟景家有关?”

    赫连好的脸色有点发白,她担心的是景峰跟穆熠宸的关系。

    正在两个人胡乱猜测的时候钦慕的手机响了,是穆熠宸。

    钦慕紧张的接起dianhua,赫连好抬眼看着她也屏住呼吸。

    “喂?”

    “看到新闻了?”

    “嗯!”钦慕低头答应了一声,她果然猜对了。

    “感觉如何?我说过要替你讨回公道。”

    手机那头的人显然说的很轻松。

    “会不会做的太过分了?”钦慕低声问。

    这时候她真的顾不得个人痛快,有点担心他跟景家正面冲突会吃亏。

    “谁也不能动你毫分!”

    钦慕接完dianhua后紧张的看着赫连好,赫连好没问她,因为她刚刚都听到了。

    穆熠宸到底有多宠钦慕,赫连好心里明白。

    “好在事情真相大白,至于穆熠宸跟景家的关系,我们俩女人也无法左右,就看着吧。”

    赫连好接受现实,无奈耸肩。

    “嗯!”

    钦慕答应着,虽然她绝不会看着穆熠宸陷入困境而什么都不做。

    当然,她更明白其实一直都是穆熠宸在保护她。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她向来是个走一步看一步的人,可是这次,她突然忧心起来。

    看着外面的保镖在巡视的时候她心里才稍微放松,以他今时今日的权势,也不是谁都能动的了他的,她说服了自己不再那么紧张,望着外面突然笑了一声:小好,你说他会永远对我这么好吗?

    “永远?我不知道会不会永远,我知道的是他在你出国后就立即banli了出国手续,执着的跟你去了巴黎,一呆就是十多年,之后他虽然回了国,可是从没有放下过你。”

    钦慕抬眼看赫连好,内心因着那些话,那些回忆,悄悄地发烫。

    快下班的时候刘敬元来到她们工作室,不理正在重新装修的杂乱,穿着她帮他设计的那套西装到她面前,手里还拿了一大束玫瑰。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他献上花的时候柔声问她。

    钦慕有点尴尬的接过:谢谢!

    “你喜欢就好,今天不能再拒绝跟我共进晚餐了吧?”

    小美从旁边走出来替钦慕把花拿走,还悄悄地跟钦慕暧昧的挤眼,钦慕心下有了想法,垂着眸叹了一声:你看我这里这样子

    “我正是想陪你出去坐坐给你压压惊。”

    “抱歉刘总,今天恐怕还是不行!”

    “哦?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刘敬元很尊重她,连带看她的眼神都很深切。

    “你问!”

    “你是真的打算做穆家的儿媳妇?”

    钦慕抬眼看他,虽然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但是她想她有必要回答。

    “我目前的确跟穆总在一起!”

    即便只是这样全世界都知道的daan,但是刘敬元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那我们改日再约!”刘敬元笑笑离去。

    小美从办公室里出来,在钦慕身边跟她一起看着下楼的男人:这位刘总对你真的很动心啊。

    “但愿不是!”

    钦慕转身往里走,她可不觉的有男人对她动心是什么好事。

    看到被小美插进花瓶里的花无奈的沉吟了一声:这花别放在我办公室。

    “为什么?”

    小美觉得花是无罪的,而且这花儿这么新鲜。

    “穆熠宸看到会不高兴。”

    她甚至都没有请刘敬元进办公室坐坐,足以表明她内心是多么清楚。

    而穆熠宸在她说完这话就已经到了她办公室,看着小美抱着花瓶往外走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刘敬元送的?

    小美站在他面前傻了,然后木呐的转头寻求钦慕的说法。

    钦慕刚坐下,听到他来立即又站了起来迎上去:你先去忙你的吧。

    跟小美说着话的时候她已经上前拉住他的手,小美点点头赶紧撤退。

    穆熠宸垂着眸看着钦慕,眼睛迷的有点冷漠:他经常来找你?

    “没想到被你撞到。”

    钦慕忍笑对他说,然后拉着他到沙发里坐下。

    穆熠宸不高兴的看着她:这么能给我招蜂引蝶,是想气死我吗?

    “我哪有?我这么乖!”

    钦慕直接坐在他膝盖上,双手圈着他脖子表示忠心。

    “你乖?你从小到大就没乖过,就会跟我耍心眼。”

    穆熠宸埋怨。

    因为他今天刚帮她出气,所以钦慕并不想跟他争执,只想开开心心的,看到他那气呼呼的样子还有点心疼他,只是刚要哄他又被小美叫住。

    “钦钦,你请的律师过来了!”

    小美站在门口提醒。

    “好,我马上就来!”

    “你请律师做什么?”

    “你先在这里随便看看等我,回头我跟你细说!”

    在他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然后起身去招呼律师。

    她走的太快以至于他心里像是吹了一阵热风。

    还没抱热乎!

    一个人无聊的坐了会儿便坐到她办公桌后面去了,本想感受下她在画图时候的样子,但是一拉开抽屉却发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等钦慕再回来的时候他正在她办公桌那儿站着,手里拿着一份来自巴黎的文件。

    钦慕腿没什么力气的上前,胸口被心脏调戏,砰砰砰的巨响不停。

    “你还真让人寄过来了?”

    他看完后笑了声,并没当回事的抬眼看着她问道。

    钦慕慢慢往里走,心里七上八下的,一方面不知道他是什么看法,一方面又担心谎言越撒越大。

    “本想前几天给你,但是后来发生一些事就给忘记了!”

    她还是走过去,紧张的,有些发虚。

    “倒是不用给我看,给冯女士看看就好了。”

    穆熠宸把文件放在一旁,想到冯女士一直把欢欢当亲孙女那么疼他就受不了,他总想‘戳穿事实’却不得法,而这是最好的证据。

    钦慕尴尬的笑了笑,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对他撒谎,很难。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她宁愿不提半个字,也不愿意撒谎。

    她宁愿过的再清醒一些,也不愿意人生偏离自己设计的轨道。

    可是,穆熠宸是她生命里的一个例外。

    跟他在一起,好像很多事都变的让她无法无情。

    晚上穆熠宸公司突然来了客户只得离开,钦慕自己开车回去。

    还没到门口就看到旁边停着一辆老式的车子,再看车外站着的正在打dianhua的人,瞬间觉得不太好。

    她不是很想这时候进去,可是如果景家老爷子冲着她来的,若是她不进去,那岂不是为难了穆家两位长辈?

    车子慢慢到了门口,左右横梁还是把方向盘往后一打还是把车子开了进去。

    等她停好车进去客厅,就看到景家老爷子冷着一张脸坐在里面。

    冯芳华看到她一个人回来顿时心里一颤:怎么你一个人回来?熠宸呢?

    “他有应酬!”钦慕小声回答,知道冯芳华是担心她所以迈着轻缓的步子到她旁边站着。

    景家老爷子听到她的声音便抬起头看她,那双早就饱经沧桑的脸着实严肃。

    “你去给熠宸打个dianhua让他早点回来,就说景家爷爷来了。”

    冯芳华抬眼看着她低声提醒。

    “是!”

    “不必要!”

    冯芳华跟钦慕使眼色,钦慕正想去照办。

    老爷子抬眼看着站在旁边的钦慕不高兴的眯起眼,那眼缝好像刀刃那样犀利:你竟然有脸住到穆家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是打算住在这儿不走了?

    老爷子的声调总体偏高,虽然早就退休却依旧带着官腔。

    “有可能!”

    钦慕看了老爷子一眼,对冯芳华的小心翼翼不见,她从容不迫,不卑不亢。

    “有可能?是什么意思?”

    “绝对不能让仇者快!”

    钦慕据实以告,景家老爷子却被这一句给气的差点七窍生烟。

    “所以你住到穆家是为了打击报复?”

    老爷子恶狠狠地看她,仿佛她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东西。

    “——,这恐怕与您无关!”

    钦慕像个小学生一样下意识的背着手,但是固执的后背挺直,不知道给老爷子面子。

    冯芳华跟穆子豪在旁边坐着都不敢随便插言,但是听着钦慕跟老爷子的交流却心生佩服,这老爷子活到这把年纪大概还没有遇上敢这么忤逆他的人。

    “与我无关?穆熠宸是我早就定下的孙女婿,你说跟我有关还是无关?”

    老爷子斜眼看别处,烦躁的快要不可抑制。

    “可惜我一来他就把景家抛弃了。”钦慕声音不高,甚至可以说是足够低,但是那倔强的口气说出来却是气的景家老爷子肺都要炸了。

    “你再敢给我说一遍!”

    老爷子举起拐杖对着她。

    钦慕却纹丝未动,就那么垂着眸不卑不亢的与他对视。

    突然想到那天他去工作室找她,若不是刘敬元赶到她现在恐怕还在医院里躺着吧?

    冯芳华倒是吓了一跳,赶紧的站了起来,张了张嘴忍下震惊开口:老爷子您消消气,她年纪小不懂事。

    钦慕适时闭嘴。

    “她年纪小?她年纪小就可以抢别的女孩子的未婚夫?她年纪小就可以不尊重长者?”

    “慕慕,给爷爷道个歉。”穆子豪想息事宁人,像是命令自己女儿一样低低的说了一声。

    “叔叔,我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要道歉。”

    钦慕知道穆子豪是好意,但是她真的做不到。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您不是早就教训过我了吗?”

    老爷子气的喘气都有点粗,却依旧言辞凌厉,带着胁迫。

    只是遇上吃软不吃硬的人,钦慕就是你越是威胁她她越是反抗到底的那种人。

    “哼,简直无法无天,我丑话说在前头,若是那小子真的娶了这个女人做儿媳妇,以后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景家老爷子撂下狠话便走人,穆家客厅里也在一段时间内陷入了沉静。

    冯芳华跟穆子豪的表情都很难看,钦慕看着他们那样子愧疚的低了头。

    穆熠宸回家已经十点,一进客厅就感觉气氛不对。

    穆子豪抬了抬眼见他回来就指了指沙发里:你先过来坐下。

    “怎么了?”

    这几天正因为钦慕搬过来住而有点得意忘形的时候,突然被父亲这么正式的叫的他突然觉得情况真的不太对。

    眼睛下意识的看向楼上。

    “钦慕搬出去了!”

    穆子豪看着他看楼上便提了一声。

    “什么?”

    “熠宸,你明天带着礼品去给老爷子道个歉,拆人房子这种事你的确做得不对。”

    穆子豪左右权衡后吩咐,还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问你,钦慕呢?”

    穆熠宸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那种息事宁人的事情他做不来,现在他只想知道他女人去哪儿了。

    “之前让她搬到家里来住是我们太草率,你们毕竟没有结婚,而且现在的形势也对你也不乐观,所以她先搬出去最合适不过!”

    “你们就这样问也不问我一句就把她赶出去了?”

    穆熠宸嘲笑了一声,问完就站了起来要走。

    “穆熠宸!”

    穆子豪郑重其事的叫住他。

    “景老爷子做那事的确不对,可是你去拆了他的新房子就对了?你只想着钦慕不能受委屈,你们年纪轻轻的受点委屈能掉块肉还是怎么着?但是以景家今时今日的地位,你觉得他们还能让市民看他们家的热闹?你今天打了他的脸,明天他想摆你一道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你现在好几个项目都要经过景贤宗的手,你这时候实在是不应该这么冲动。”

    “所以我就要让我的女人忍气吞声?”

    “钦慕不是不懂道理的女孩子。”

    “所以我更要对她好。”

    穆熠宸终究没再留在家里,而是转头离去。

    ——

    钦慕搬到小美她们的公寓去住了,穆熠宸没去找她,也没有去景家道歉。

    那天早上大家在吃饭,小美忍不住担心的问她:穆总不会是不要你了吧?

    钦慕抬起那双敏锐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她也不说话,吓的小美缩了缩脖子,但是依旧瞪着大眼等她回话。

    坐在餐桌前的同事也都奇怪的盯着她,欢欢更是担忧的看着她。

    “不要就不要!”

    她倔强的嘟囔了一声,放下碗筷就抱着欢欢起身离开。

    同事们都不理解,她其实很害怕!

    可是

    如果只是欠了他,欠多少她都可以昧着良心,可是欠别人她该怎么还?

    一连几天晚上她都睡不好,赫连好给她发微信说想从景峰那里探探口风都没成功,也不知道景贤宗到底有没有让穆熠宸拿到项目。

    几天后钦慕带欢欢去上班,远远地就看着他在工作室门口斜靠着抽烟,那邪气冲天的样倒是好久没见。

    “爸比!”欢欢刚下车就急不可耐的迈着小细腿往他跟前跑,嘴里欢快的喊着他。

    穆熠宸掐了烟弯身去抱她:想我了?

    “嗯!特别想!”欢欢连连点头,嘟着小嘴去亲他的脸颊。

    穆熠宸甜甜的一笑,继而眼神就看向漫不经心走到自己跟前的女人。

    “穆总怎么有空到这儿来了?”

    她淡淡的一句话,看他一眼后就别开脸看不远处的风景。

    “来请穆太太回家。”

    他无可奈何,犀利的鹰眸里多少有些不甘。

    “穆太太”

    她仔细咀嚼着那几个字,然后绕开他往里面走去。

    一楼经过一阵子的装修已经差不多完工,中间高出来放沙发会客的地方已经铲平了,水池也已经被填起来,整个一楼都是平的,铺了暗色的高质地板,买了大量的绿植跟摆件,会客区挪到窗口去,办公区在里面,显得更整齐宽敞了一些。

    还有工人在修边边角角,她走到沙发那里扔下包坐下,双手抱着臂弯处看着外面的青山绿水:我不想再住你们家了。

    “原因!”

    欢欢被同事带去玩,他跟过去与她对面坐着,声音也有些冷淡了。

    “我不想做穆太太!”

    “不想做穆太太的原因呢?”

    他冷笑了一声,对她这样的回答自然是不想理会。

    “我不喜欢你!”

    “是怕我护不了你?钦慕,你想太多了!”

    他显然很自信,眼神里都是那种傲娇的公子哥神态。

    钦慕以为我不喜欢你这五个字足以让他愤怒的离开,却没想到他跟她说这些有的没的。

    幽暗的眼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对面的女人,看着她的脸色欠佳却不置一词。

    “穆熠宸,我们到此为止吧!”

    “如果没有说服我的理由,那这话我只当你是耍性子了。”

    “反正迟早要分开!”

    钦慕被逼的气呼呼,只好站起来对他摊牌。

    “迟早要分开?你一直在想着跟我分开是不是?”

    穆熠宸皱起眉头,脸上虚情假意的笑都收了起来。

    “是!难道你以为自己会守着我一辈子?别自欺欺人了好吗?”

    钦慕忍不住笑了声,很是烦躁的提醒他。

    “我知道你一直不把我当成一生伴侣,但是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表情,我守了你这么多年,‘白守了是吗?’”

    最后几个字,他痛定思痛,咬牙切齿。

    钦慕更是被他那几个字给堵的肠胃里一阵绞痛。

    “钦慕,我是不是太放任你,让你忘了我还是个有尊严的男人?”

    他突然也从沙发里弹了起来,暴怒之下倾身,骨感漂亮的手指狠狠地戳她的心窝子。

    “你那么有尊严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明知道我从来不相信感情会长久,你明知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你一辈子,你那么有尊严,走啊!”

    一字一句,都是从嗓子眼里被逼出来,又狠又清晰。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她甚至还高了腔。

    穆熠宸走了,只是走之前一脚狠狠地踹在茶几上。

    桌腿受袭跟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钦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铁青,眼神涣散,只剩下喘息的力气。

    而外面那辆高级跑车更是死命的冲了出去。

    一切都想梦一样。

    之后整个一楼安静的连同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地听到。

    其余人不敢靠近,只有小美唯唯诺诺的走到她旁边:钦钦

    钦慕没说话,只是慢慢的坐在了沙发里。

    这时候,她已经没了力气,没了倔强,没了固执,没了怨气,只剩下悔恨!

    “其实穆总他”

    小美没说完,因为她看到钦慕眼里盛满了泪水,即便她固执的不愿意让眼泪掉下来。

    其实钦慕根本没想到这么快,有阵子她甚至以为他们可以好很长一段时间,她甚至就想这么安安稳稳的跟他过下去,直到他腻了的那一天。

    可是他还没等腻,事情却一出接一出。

    她何必霸占着他,让他跟她一起那么累?

    从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罢了!

    就那么平静下来,日子。

    直到那一天。

    有个明星把自己包裹的像个粽子到她工作室,钦慕被从楼上叫下来她才把遮着脸的丝巾给拿开。

    “听说上次景晴的礼服是你设计的?”

    钦慕望着她,等她继续说下去。

    “你帮我也设计一套,我下个月要去参加ms的时装秀,她出什么价格我也给你什么价格,但是样子一定要比她当时那套还出彩。”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表情却很到位。

    钦慕眼波微动了下:好!

    明星一听她这么痛快的答应立即笑了:痛快,我就喜欢跟你这种人打交道,要是这次设计的好,以后我用的礼服都找你。

    “你别看我现在不如她,将来总有一天我会把她踢下台,取代她。”

    似是怕被人发现,她交代钦慕替她保密后就又遮的严严实实的走了。

    已经六月!

    “这好像是跟景晴同一家公司的一个演员,叫什么红?”小美在旁边嘀咕。

    钦慕才不管她叫什么红,只是这次事情让她彻底明白,她不能坐以待毙。

    晚上当她全身心的投入在设计里的时候接到一个dianhua。

    “自己回去,别让我担心。”

    钦慕下意识的眼睫动了动,却是半个字没说,那头也很快没了动静。

    dianhua里传来的嘟嘟声叫人心慌意乱,所以她很快挂了dianhua。

    后又继续画图,她喜欢铅笔在画纸上发出的声音,那叫她觉得安稳。

    至于他的圣旨,她决定不遵从。

    只是不知道她那天那么羞辱了他,今天他是怎么又提起勇气来让她去找他的。

    她想,那或许并不容易。

    现在跟小美她们几个住在一起挺欢乐的。

    六月底天气渐渐炎热,工作室里的中央空调也运作了起来。

    那天豪门贵太冯芳华跨进她们工作室。

    她很喜欢里面的装修,并不张扬却又给人很气派的感觉。

    小美给她倒了茶:钦钦正在跟客户通dianhua,马上就下来。

    冯芳华并不急着喝茶,只是捉摸着怎么让钦慕痛快答应把孙女让她带走。

    “奶奶!”

    听到有个小奶娃叫自己,一回头激动的眼泪差点掉出来,她的乖孙女正迈着小细腿朝着她一步步的跑来,而且模样好像还很想她。

    “哎呦,奶奶的小宝贝哦,你可想死奶奶了!”

    冯芳华赶紧的抱住到她身边的小女孩,宠溺的亲了又亲。

    钦慕下来就看到那一幕,不自觉的笑起来。

    “阿姨,好久不见!”

    钦慕下楼后看到那一幕客套的过去打招呼。

    “嗯!我来看欢欢,顺便跟你谈点事!”冯芳华习惯性的不拿好眼神看她,只是又无法克制的坐在那里安稳的抱着自己的孙女亲。

    只是之后差点打起来。

    钦慕听说冯芳华要把欢欢带到穆家去养自然不同意。

    “你整天工作也没办法好好照顾她,我把她带到穆家又不是不让你见了,你干嘛这么固执?”冯芳华不高兴的问她。

    “我不是固执,而是我不能让她离开我!而且这几年她一直跟着我这么过来,她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您要是担心她会过得不好就是多虑了。”

    “你,不行,这是我孙女,我不知道便罢了,我既然知道有这么个人在,我就不能再让她这么委屈的活着。”

    “您看她的样子像是觉得自己委屈吗?”

    钦慕说着也看了自己女儿一眼,那小丫头幸福的小模样怎么看也看不出委屈来。

    后来冯芳华还是把欢欢抱走了,说带她去玩玩就送回来。

    其实钦慕觉得女儿很xingyun,爷爷奶奶都这么疼爱她,而且她也不想限制多两个人爱自己的女儿。

    心里是期望女儿能多一些人爱的,哪怕她或者永远不能真正的让那些人把自己当做自己人。

    ——

    穆家。

    晚上穆熠宸回去就看到欢欢在客厅里跑,整个人为之一振。

    “少爷回来了!”管家去打招呼。

    “嗯!”

    他答应着,自若的往里走。

    “爸比!”

    穆熠宸下意识的笑了笑,弯身将她抱起:什么时候回来的?

    “还能什么时候,今天中午刚被我接回来。”

    冯芳华从里面出来跟儿子说道。

    穆熠宸却下意识的看她,那眼神叫冯芳华又心疼又生气。

    “她妈妈可是没有来的。”

    冯芳华好心的提醒自己的儿子,然后走上前去把欢欢从他怀里接过来:跟奶奶去洗手,要吃饭了!

    欢欢只得从爸爸的怀抱里离开跟着奶奶去洗手。

    穆熠宸却下意识的朝着窗外看了一眼,她倒是心真大。

    吃晚饭的时候穆熠宸看冯芳华对欢欢照顾的无微不至有点头大:我有没有跟您说过这不是您亲孙女?

    冯芳华瞪了他一眼:你管她是不是?我说她是就好了啊。

    穆熠宸

    “这小丫头,一看就是咱们穆家的子嗣。”

    穆子豪宠溺的看着孙女,那眼神都跟口气都很自豪。

    穆熠宸放下筷子靠在椅背疑惑起来:你们那么讨厌钦慕,为什么这么喜欢欢欢?你们不信她是钦慕从福利院捡来的?

    冯芳华跟穆子豪互相对视一眼,冯芳华给欢欢盛汤后才又看着自己的儿子: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孙女是从福利院捡来的?

    “要证据是吗?等着!”

    穆熠宸说完起身就往外走,冯芳华跟穆子豪还有欢欢都不解的看着他急忙离去的背影。

    “他抽什么风?”冯芳华问。

    钦慕还在办公室里画图,正望着外面出神。

    她知道冯芳华今晚是不打算把欢欢送回来给她了,或许她明天得亲自去要才行,说不定还会吵起来。

    视线缓缓的收起,宠辱不惊的杏眸又看向手头的画纸上。

    不多久听到一楼有人摁门铃她才终于从椅子里站起来,下楼,然后就看到他站在门口外,中央。

    一阵子不见,他如那天从这里离开的时候那么冷漠,像是有什么急事找她。

    她慢慢走近,两个人隔着一张门,她问:什么事?

    就连那轻轻地声音,好像在整个一楼回荡着。

    两个人眼里都有些闷,又有些无情。

    “开门!”

    钦慕只是望着他,固执的不愿意听他命令。

    “我让你开门!”

    其实两个人的声音都不真切,可是却都知道对方说了什么,甚至轻易地看到彼此脸上的不满跟愤怒。

    “我不!”

    她固执的拒绝!

    “钦慕,我最后在跟你说一遍,开门!”

    钦慕最讨厌别人威胁她,立即站到一边去看他还能做什么。

    “把门给我拆下来!”

    穆熠宸站到旁边,双手叉腰转头看着另一边吩咐了一声。

    谁知道那门口给她站岗的几个保镖一起走上前来,真开始给她拆门。

    外面的夜空那么美,可是这一个小小的地方却不尽人意。

    “穆熠宸你快叫他们停手,——穆熠宸!”

    她气的大吼。

    然后慌慌张张的上前去开了门。

    简直是疯了这男人,竟然真要给她拆门,她才安装好没几天,而且价格‘很贵’。

    所有人立即退下,穆熠宸只是狠狠地睨了她一眼,半个字没跟她废话就往上走。

    “不准再动我的门!”

    钦慕诧异的看着他的背影又不敢忘回头对那些人命令了一声,赶紧追上去。

    他在她办公室的抽屉里找到那份文件,打开确定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后帮她把抽屉关上,就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

    钦慕挡在门口,凶巴巴的望着他。

    “让开!”他冷声命令。

    “凭什么你让我让开我就让开?这是我的地方。”

    钦慕口齿伶俐的跟他吵,低眼看着他手上的东西就要去夺,穆熠宸反应极快的抬高手臂。

    “你拿这个做什么?”

    她那双大眼,有的时候真的能吃人。

    “我凭什么告诉你?我们不是早就断了吗?”他冷眼看她,话更是说的无情,然后一只手把她往旁边轻轻一推,让她没办法再挡着路,绝情的往外走。

    钦慕的高跟鞋一歪,失去重心往旁边倒去。

    “啊!”

    穆熠宸突然倒了回去,却只在门口皱着眉看着她倒在地上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脚踝。

    “你滚!”钦慕摸起掉了的高跟鞋就朝他扔过去。

    穆熠宸下意识的一躲,手却条件反射的去抓她的鞋子,鞋子抓住了,他得意的朝她挥了挥:“那我滚了!”

    弯下身子贴着地面把鞋子给她抛回去,走人。

    当时钦慕只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但是最后却只能脱掉另一只,拎着高跟鞋费力的爬起来。

    痛的她额头都冒汗了,不过最后还是顺利的到了窗口,鞋子整齐的放在一旁,一只手轻轻地抓着玻璃上往楼下看。

    他的车子还停在那里,几个保镖也还在,但是不见他的踪影。

    心内一时各种情绪泛滥成灾,连微弱的呼吸好像连带着筋骨扯的有些疼痛。

    “穆熠宸!”她咬牙切齿的叫着他的名字,手狠狠地拍了一下玻璃。

    身后突然有微弱的笑声,然后就听到欢快的口哨声响起,钦慕激动的转身,涨红着脸看着空荡荡的门口。

    穆熠宸把关于欢欢是领养的材料送回家,只是无疾而终。

    ——

    好几天钦慕都忘不了他那晚离开前站在车旁背对着她挥手再见的情景。

    还有那欢快的口哨声,他好像很开心?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钦慕的脚伤没好,胃还被他气的难受了好几天。

    工作室聚餐钦慕也没去,只给了卡。

    小美想着在穆熠宸的酒店可以打折便立即召集人一起赶往am,她去找经理打折的时候经理笑笑说:没问题,不过钦xiaojie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呢?

    “她脚受伤了,又胃疼!谢谢你啊,那我们先过去了。”

    “好!”

    小美着急的跟同事坐到约好的位置开始点餐,经理在远处站了会儿,交代了几句后就拿着手机走远了。

    正在不远处跟客户吃饭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淡定自若的继续跟客户聊了几句,不久离开。

    欢欢在穆家被照顾的很好,钦慕便自己随意打发凄凉的晚餐,外卖了一杯米糊!

    整日在工作室加班加点的她已经是同事眼中的工作狂,而她却乐在其中。

    因为说真的,除了画图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只是当她以为是自己的米糊到了,去开门的时候却看到刘敬元拎着食盒站在门外。

    无论如何也没好意思把人家拒之门外,请到了一楼的会客区。

    最后送来的外卖被放在一旁,她喝着他送来的鱼汤,吃着酒店高级厨师准备的美味。

    一楼的灯全开着,两个人对立坐在窗口吃着东西,刘敬元看她吃的那么香忍不住开心的笑了声:为什么不跟她们去吃饭?你想一个人做完所有的事情?

    “这大概是遗传了我师父,他就这样。”钦慕轻笑着回应,继续埋头吃。

    “简俨的确是个奇才,不过你还在这方面还是别学他,听说你最近胃不好,要自己注意身体。”

    钦慕这才抬眼看着他,才想到这顿莫名其妙的晚餐。

    “对了,我还没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加班?还有胃疼的事。”

    “我刚好在am跟客户吃饭,遇到你们工作室的meinu们。”

    原来是这样,钦慕尴尬的笑着点点头:一定是小美,就她话最多。

    “先吃饭吧,别凉了。”

    穆熠宸的车子开到工作室旁边就看到停车场停着的除了她的车子外的车,一辆暗色的宾利,透过车窗朝着落地窗那块看去,就看到一对男女坐在那里吃饭呢,并且有说有笑。

    他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亏他还担心她不能自理,原来过的这么开心。

    这就是她要跟他分开的原因?可是她瞎吗?刘敬元不过是个房地产老板,而他可是取之不尽的金山。

    穆熠宸感觉着自己的呼吸都开始用力,视线却无法移开。

    “在门口的保镖已经撤了吗?”刘敬元问了句,然后朝着外面看去。

    “嗯!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这两天他们就离开了。”

    刘敬元点点头,然后终于看到在对面听着的那辆车子,下意识的笑了一声。

    “怎么了?”

    钦慕好奇的看他,顺着他的视线转眼朝窗外看去,

    穆熠宸!

    他怎么来了?

    “你们——在吵架?”

    刘敬元根本不在意穆熠宸在不在,尔雅的望着钦慕问道。

    吵架?

    不,他们不是简单的吵架而已。

    钦慕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枯燥的笑了笑,却只是低头喝汤并没有回应。

    刘敬元又注视到她手上的戒指,不自觉的摇头:穆熠宸到底是走了什么好运,让你这么放不下。

    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是穆熠宸走了好运。

    “其实是我走了好运遇上他,若不是他我或许很多年前就死掉了。”

    人活着总需要有个力量支撑,如果当年不是他及时的出现在巴黎,她恐怕早就不知道是死是活,又或者是堕落无边。

    他是她人生路上的阳光!

    刘敬元看着钦慕笑着的时候眼里的悲伤不自觉的看直了眼:是吗?

    “说来话长!”

    钦慕摇摇头拒绝再说下去。

    吃完饭她把盒子都收到一旁,过了会儿刘敬元离开,她站在门口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看着对面那辆车。

    他既不离开也不走近,有意思。

    吃过饭她没了心思画图,就在二楼办公室里喝刚刚没动的米糊,顺便观望楼下那辆车。

    最近他很喜欢开跑车啊!

    她端着米糊喝了一口,突然胃里抽搐了一下,疼的她皱了皱眉。

    今晚还是满凉爽的,尤其是过了十点以后。

    她竟然

    不敢去开门。

    好像工作室就是一个笼子,是她的保护伞,她不敢迈出去,因为她不知道她迈出去之后会发生什么。

    又或者是

    她不怕他要吃了她,她只怕他那些孰轻孰重的话。

    他们已经没办法好好说话,听说最近他身边一直有女人,还是他公司里的下属。

    她转过身去轻轻地靠在窗户旁边,也没了喝米糊的心思。

    后来米糊被无情的扔进垃圾桶,她随意的躺在沙发里,闭目养神。

    如果他不走,那她就睡在这里。

    反正现在是夏天,不冷。

    后来工作室的灯光都灭了,穆熠宸的车子却还停在那里。

    一直到天亮,两个人就那么隔着一道墙睡了一晚上,一个在沙发,一个在车里。

    后来穆熠宸开车回了穆家,冯芳华正在陪欢欢看故事书,看到他憔悴的一张脸冯芳华立即问道:怎么这么憔悴?

    “爸比!”

    欢欢爬起来就去找他,穆熠宸看也不看她一眼就朝着楼上走去。

    欢欢失落的跟着爸爸的背影,然后继续喊:爸比,爸比

    “别再叫我爸比,我不是你爸比!”

    穆熠宸在台阶上突然停了步子转头指着欢欢喊道,生气的像个没长大的大男孩。

    “呜呜”

    欢欢立即委屈的抬起手捂着自己的眼睛哭起来,冯芳华放下书上前蹲在孙女面前搂着对着楼上的男人大喊:穆熠宸你疯了是不是?你给我滚出去!

    穆熠宸没滚出去,反而突然下了楼直接将欢欢从冯芳华怀里抢走然后大步抱着往外走。

    ------题外话------

    这一章字数比昨天更多,继续求月票,求包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