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5 欢欢说:被爸爸发现了!(1)
    前几天之所以那么忙是因为今天要出差,钦慕在工作室又熬了个通宵之后才回了公寓去收拾行李。

    正收拾到一半的时候听到门铃响,当她疑惑是谁去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他抱着哭的眼睛通红的欢欢站在门口。

    “还给你,带着她给我滚!”

    钦慕还没回过神,欢欢已经被塞到她怀里。

    穆熠宸立即走了,钦慕抱着孩子走出门口站在那里看着他决绝离去的样子心里不自觉的烦闷,眼神里是难以理解。

    他突然这是抽什么风?

    欢欢在她怀里难受的一个劲哭鼻子,还喊着:呜呜,爸爸不要我了,妈咪

    “乖,他不是不要你,过几天他就会来找你赔礼道歉的,我们给爸比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好不好?”

    钦慕一边给女儿擦眼泪一边安抚着。

    若不是刘敬元曾经替她挨了景家老爷子一拐杖她根本不会吃刘敬元送的餐,何况她当时若是不吃点东西恐怕得胃疼的住院。

    如果不是因为刘敬元,是因为她没主动叫他去休息吗?那晚。

    钦慕内心里说不上怎么的一种感觉,今天还要飞去奥地利。

    “呜呜,妈咪,爸比好凶,呜呜!”

    欢欢哭的一抽一抽的,揉着泪汪汪的大眼睛继续跟她诉苦。

    “回头妈咪一定让爸比跟你道歉,不过在此之前,现在你跟妈咪一起去出差好不好?”

    钦慕回过神,赶紧的哄着女儿关shangmen回了屋子。

    还叫她带着欢欢滚,钦慕想若是冯芳华知道这事估计得跟穆熠宸大干一场。

    欢欢很好哄,本来想离开前给他说一声,但是dianhua打过去怎么都没人接她也只得算完。

    看了眼坐在沙发里舔着棒棒糖看冰雪奇缘的女儿她忍不住笑了一声,一根棒棒糖就搞定了。

    “我们走吧!”

    欢欢幸福的舔着酸酸甜甜的棒棒糖,看着她妈妈那双温柔的大眼睛然后点了点头:“ok!”

    “欢欢真乖,么!”

    钦慕开心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拖着行李牵着女儿出了门。

    小美在楼下等她,因为加了欢欢所以钦慕临时给小美打dianhua让小美跟去帮忙。

    到机场的时候小美跟钦慕说:师父还在京城游故宫,让我们一定搞定那个乐队。

    “他倒是会躲清闲。”

    “听说那是出了名难搞的团队,不仅是领唱,各个都是奇葩,怎么办?我没有信心。”

    “我们一定会拿下这个订单。”

    据他们的经纪人说这几个人虽然难搞,但是搞定了就可以是长久的合作伙伴呢,何况他们现在也没有选择别的工作室。

    钦慕抱着欢欢大步走在前面,小美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两个人抱着孩子就这么上了去奥地利的飞机。

    钦慕刚走景晴的父母就到了穆家,说要商量景晴跟穆熠宸的婚事。

    景家这两位长辈也都是人上人,从穿着到气场跟穆家这两位不分上下,景晴的母亲性子更为沉静一些。

    四个人坐在沙发里聊了一会儿别的缓解气氛,只是最后还是得聊起正事。

    穆子豪那时候看了眼冯芳华,然后低着头笑了声若有所思。

    “贤宗啊,这件事,我们做长辈的还是由着孩子们自己做决定吧。”

    穆子豪负责的说起来。

    “他们自己做决定?以熠宸的性子你觉得他会乖乖结婚?还是老哥你真的不想跟我做亲家了?”

    景贤宗笑谈,觉得穆子豪有点敷衍他了。

    “我怎么可能不想跟你做亲家,若不然让倾心跟景峰?”

    穆子豪摇了摇头又只得提议。

    “这是为何?”

    景贤宗不解的疑问,毕竟儿子跟赫连家的丫头也是一直纠缠不清,他又知道儿子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屈服他,所以在景晴喜欢穆熠宸的前提下,他们俩最合适。

    “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那个小女孩就是钦家那个孩子跟我们家熠宸的孩子。”

    穆子豪再三思量,还是将实话告知景贤宗,倒是了解景贤宗算是比较理智又比较嘴严的人。

    “什么?”

    景贤宗夫妇以为自己听错,不敢置信。

    “贤宗,弟妹,的确不是我们不想,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把小晴当自己家孩子带,不就是想她长大后给我做儿媳妇嘛,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真的是没脸再跟小晴开这个口啊。”

    冯芳华也只好放低身段跟他们平心静气的解释。

    “你们已经确定那小女孩是你们家的孩子?”

    “我们前阵子去医院做了dna鉴定,千真万确。”

    景贤宗夫妇互相对视,手里的茶杯轻轻一合上,像是心里一根弦被人硬生生的掐断了,这次来穆家提亲,他们以为是**不离十的,可是现在这形势,他们不得不重新做定论。

    “贤宗啊,老哥哥在这里先给你陪个不是,咱们两家这些年一直当亲家在走,可是那混小子我也是实在拿他没办法了,那丫头八岁出国,前脚刚走他后头就跟我请示,用学习逼我送他去陪,后来他好不容易回来了,没想到也没跟那丫头断干净,还唉,我实在是愧对你啊。”

    到了这时候,穆子豪也只好认命。

    但是景贤宗夫妇却也渐渐听明白了,穆家是打算认下了钦慕那个儿媳妇。

    想到钦海明在生日宴上介绍钦慕,还有穆熠宸放出话要跟钦慕结婚,再到那天穆熠宸把景家的新房子给铲平了替钦慕出头,他们俩不甘心,今天却也只得到此为止。

    “那天本想去给老爷子赔礼道歉,但是老爷子身体不适也没见上,今天可好些了?”

    穆子豪知道这事情已经说明白,也不好再继续多说下去,就换了话题。

    “已经好多了,老爷子也是一直把熠宸当自己家孩子才会那么跟他生气,其实跟你们没关系,你们就别挂心了。”

    “不挂心怎么行?我们家老爷子在乡下修身养性,我们一直也把你们家老爷子当自己长辈敬重,实在是不敢让老爷子一直生气,回头我再好好说说熠宸,一定让他去给老爷子赔礼道歉去。”

    穆子豪跟景贤宗说了很多,中间两个女人都默默地陪着没怎么言语,景贤宗听完点点头,然后看了眼自己夫人:那我们也回去吧,待会儿还有点别的事。

    “嗯!”景夫人点点头,然后回头跟穆家夫妇道别。

    出了门景夫人才说:穆熠宸这小子,轴起来恐怕八头牛也拉不回。

    “是啊,回去再说吧!”

    景贤宗叹了一声,跟夫人一起上了车离开。

    穆子豪看着他们离开回头看冯芳华: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也是咱们儿子有愧人家在先,再说有你在,这种事哪里轮的上我插言?”

    穆子豪不自觉的笑了声,转头跟她回了屋。

    虽然今天这场提亲的事情是这样的结果,但是景家跟穆家却都明白,他们的关系再难如从前了。

    景家这次来提亲其实穆家真的是没有半点喜,他们俩倒是想答应,可是一想到他们儿子的脾气他们谁都不敢应着,但是又必须要有个不答应的理由,这才不得不把孙女给招了出来。

    却也没想到景家因此就以为他们要认了钦慕当儿媳妇。

    景贤宗回去便把事情跟老爷子说了,老爷子也是惊了:他们亲口跟你承认的?

    “是,而且他们还说这事穆熠宸还不知道。”

    “这是什么道理?”

    老爷子紧拧眉头问道。

    “这件事容我慢慢跟你解释,只是小晴跟穆熠宸的婚事是不可能了。”

    老爷子气的用拐杖用力戳地。

    “我怎么能就这么让那野丫头把我孙女的乘龙快婿抢了去?”

    “那现在我们还能怎么办?”景贤宗面对父亲的执着也很苦恼。

    “是啊,爸爸,我们还能怎么办?穆家那孩子我们再了解不过,一向都轴得很,他认定了的事我们怎么也不可能让他扭曲的。”

    “哼,他们不是还没结婚嘛,我们走着瞧。”

    景家老爷子却怎么也不信,钦慕有资格嫁给穆熠宸?

    哪怕钦慕有个市长父亲,可是现在她父亲早就另外有家庭,她也不会被那个家庭承认,所以他认为那不足为患。

    夜里穆熠宸又回到公寓。

    一个人在里面无所事事的呆着,去厨房拿了瓶酒跟杯子,然后上楼。

    才不到十点他就准备睡觉,酒大概喝的不够,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辗转反侧。

    钦慕不是脑袋被门挤了就是进水了,反正她就是个蠢货,才会放着他这么优秀的男人不要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从来都是他主动往她身上蹭,她施舍一般的让他留下来,想一想自己这些年到底在做些什么?是傻了吗?为一个根本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失去自我。

    隔日上午。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爬起来就闻到满屋子酒味,脚一落地就踩到一个酒瓶子,紧拧着眉头垂下眼看了下然后踢开,才想起昨晚实在想的头疼又喝了几瓶酒的事情。

    他都借酒消愁了,她在哪里?

    叹息声在屋子里悄悄响起,孤独又冷清。

    突然的讨厌她,讨厌到愤恨。

    甚至刷牙的时候看到她的牙膏牙刷还在他的跟前放着,当初搬去穆家的时候竟然没有搬这个,让他心里又一阵添堵,一边刷牙一边将她的拿起来连杯子一起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俗话说,眼不见为静!

    钦慕最会做这事,现在他效仿!

    早饭都没吃,喝了杯水直接去公司开会。

    阳光很足,他坐在会议室的最前面都感觉有些刺眼,难受的一直皱着眉没松开。

    本想开完会找秦逸跟江之远去喝两杯,却等他开完会到办公室就看到冯芳华站在里面,顿时转头看了眼他mishu,mishu表示失职,低头不敢说话。

    “您怎么来了?”

    他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烦闷的不想多做表情。

    “钦慕还有没有别的号码?”

    冯芳华直奔主题,带有焦虑。

    “您找她干什么?”

    穆熠宸下意识的抬眼看她,一向冯芳华最讨厌钦慕,不是应该眼不见最好?

    “我找她干什么?我找我孙女!”

    穆熠宸看着那个愤怒保镖的母亲,还以为自己认错人。

    “你赶紧给她打dianhua,我打她的号码打不通。”冯芳华看他那眼神无奈的别开脸,烦躁的吩咐。

    “妈,那天我有给您看欢欢的领养资料吧。”

    穆熠宸低笑了着,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xinggan的嘴巴。

    他也快被冯女士给逼疯了,从来没觉得他母亲这么有爱心过,竟然对一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孩那么着急。

    “我让你打dianhua你就打。”

    冯芳华又吩咐,废话一句不说。

    穆熠宸看她是铁了心也没别的办法,而且意识里其实是想给她打dianhua。

    只得拿起手机,摁免提放在一旁。

    只是当他想心里骄傲的不想直接跟她对话,本以为直接冷冷的甩给她一声我妈找你就交给冯芳华的时候,那边却只传来机械的女声。

    她关机了?

    穆熠宸下意识的皱起眉,冯芳华也是一怔,然后又看向他桌上:怎么回事?你打怎么也关机,她是不是还有别的号码你再打一个。

    她哪有别的号码?

    穆熠宸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想起那天他把欢欢扔给她的时候说的那句让她滚的话。

    她该不会

    “您去过她工作室了?”

    下意识的认真起来!

    “我给她工作室打了dianhua,工作室说她去出差我这不是才来找你,出差也不该关机啊,你——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冯芳华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鄙视她儿子的同时,想念孙女想念的发狂。

    穆熠宸迅速从椅子里站起来:我出去一趟!

    他记得他有提醒过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离开荣城,她要是敢逃走,他势必将她抓回来,然后蹂躏到她寸步难行。

    可是心里越发狠的想着,也越发的紧张。

    他已经等了那么多年,等的心都要死了。

    如果可以,他一分钟都不想等下去。

    或者他直接对外宣布他们结婚的事情,才不管她想怎样,她到时候就算想逃,外面也都知道她是他的人。

    可是

    他这辈子最优柔寡断的时候,都在她身上。

    穆熠宸开车到工作室很快又出来,直接打dianhua到奥地利她们所在的酒店。

    钦慕正窝在沙发里看着外面的美景放空,其实是头疼那支乐队的事情,还没签约。

    座机dianhua在沙发旁边的案子上响起来,一双弯弯的长睫动了下,还以为出现幻觉,直到转眼看向那个座机,才倾斜身子挪过去接了dianhua。

    “你好!”

    以为是酒店的fuwu人员。

    “小偷抓到了吗?”

    是他的声音!

    就像是在梦里一样。

    钦慕听着自己的心好像跳漏了半拍。

    “还没——,你怎么知道的?”

    接下去连说话都有些不自在。

    穆熠宸站在烈日下,突然觉得头疼,他到底为什么要跟她赌气,明明知道她就是那样的性子。

    “钦慕,饶了我吧!”

    他突然无力地笑了一声,心想大概是自己昨晚真喝多了。

    钦慕只觉得不真实,他让她带孩子滚的情景还清晰的在目,可是他刚刚那一声,好像是很无奈,很痛心的投降。

    “我去找你!”

    钦慕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挂了手机,然后上车离开。

    打dianhua订了最快的航班,直接去了机场。

    在vip室等待的时候穆熠宸还没想明白,她突然要跟他分开,然后他竟然就那么让她得逞了。

    那么多年,无论她怎么损他他都一直死皮赖脸的赖着她,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暴躁?

    为什么就不能迁就她?不是早就认了命了吗?

    连她从福利院领养的小孩他都能接受,他到底为什么还不能接受她耍个小性子?

    他情不自禁的检讨,到点后踏上去奥地利的飞机。

    但是钦慕真的没想到他真的去了,她去跟那个乐队沟通完回到酒店就看到他在大厅里坐着。

    他的衣裳还是很笔挺,但是他脸上的倦容却是清晰易见。

    一开始她并不敢认,他是说要来,但是这么远。

    但是他真的坐在那里。

    穆熠宸只觉得有道灼热的视线在看着自己,下意识的抬眼去看她。

    两个人就那么定睛看着彼此,仿佛时空旋转。

    “你怎么真来了?”

    钦慕上前去,不理周围人的目光站在他面前。

    她的眼神情不自禁的在他脸上,有些执迷,有些倔强,还有些难以言说的激动。

    穆熠宸微微一笑,见到她总算是安下心来。

    他慢慢的站起来,就那么遥远的凝望着她。

    “我刚不在你身边你就出事,我不来行吗?”

    钦慕的心里被烫了一下子,转而垂下眸不再看他:那你订房间了吗?看你这样子应该先去洗个澡休息下。

    她说完就转身往里走,穆熠宸拿着外套慢慢的跟在她身后。

    仿佛找到她,一切他都不用再着急。

    甚至爱她!

    电梯里钦慕低着头,也不知道他订的房间在哪里,也或者

    “我跟欢欢还有小美住一间的!”

    她只得给他提示!

    他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在想事情。

    钦慕转眼看他,他才抬了抬眼,只是对她微笑罢了。

    钦慕被他那样子搞的有点发慌,他大老远跑来竟然这么安静?

    他的眼窝有些深,像是昨晚没睡好,她想了想没敢再乱说。

    出了电梯后钦慕回头看他跟出来,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没开房间?

    “我刚到这里就听说你出去了,一直在楼下等你。”

    眼神里却在说:你在我单独开什么房间?

    钦慕又看了他一眼,别开脸的时候忍不住嗓子难受的动了动,后来才又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嘀的一声,门打开,然后她站在门口请他进去才进去。

    不然怎么办呢?

    他这么远跑来,她总不能矫情的连让他洗个澡休息下都不能吧?

    “左边那间是我的房间,里面有单独的浴室,你”

    他什么话都没有,只是那么静静地看着她,看的她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

    她被看的有些发虚,直到他突然上前走了两步,然后轻轻地将她抱住,慢慢的抱紧。

    钦慕没动,两只手自然下垂着,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跟疲倦的力道,也感受着他埋首在她温柔的颈上静静地呼吸。

    心尖轻轻一颤,却也只是微微张了张嘴,竟然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的突然出现,这个房间竟然不在显得那么空荡荡跟冰冷。

    她下意识的就软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也任由自己靠着。

    他突然低头,推着她往后倒退了一步,正好贴在生硬的门后,两只手执起她的,紧紧扣着。

    戒指因为他的纠缠而有些深刻到她的肌肤,钦慕才突然又想起来,他们早就结婚。

    原来就算自己不承认,也已经是已婚妇女了。

    怪不得自己跟从前不太一样。

    变的这么容易累。

    xinggan的双手缠着她的抵在门板上,薄唇寻着她温软的唇瓣封住,有些偏执的亲吻。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回避,也不回应,只是感受着,感受着他发狂的吻她的唇,发狂的想要做,他占了她的唇舌,又去亲吻她的下巴,她的颈上,亲的她的呼吸开始不由自主的乱了。

    在他双手去解她衣裳的时候,钦慕内心下意识的抗拒,一双手在他滚烫的胸膛却是没有半点力气推他,认命的贴着墙根,手指抓住他的衬衣布料仰着头感受他的热情。

    “宝贝!”

    他一边含着她的耳沿一边低喃,一双手轻易地在她如雪的肌肤撩火。

    “现在叫宝贝了?不让我滚了?”

    钦慕嘲笑了一声,因着刚刚的意乱情迷,仰首看他的眼神有些涣散。

    “要我怎么道歉都可以。”

    他轻吻着她的肌肤,声音有些沙哑。

    “我不要你的道歉!”

    钦慕望着他那双漆黑的星眸,渐渐清晰,坦然的望着。

    房间里渐渐地温度升上去,穆熠宸突然凶狠的吻她,似是因为她那声不要他的道歉。

    “那你要什么?嗯?”

    他下手越来越重,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属于他的指印。

    钦慕疼的开始想要挣扎,可是他立即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在她那温热的腰上霸道的捏着,她疼的眼泪都要掉出来,可是她需要他道歉吗?

    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只不过是说了句让她滚,又没有伤及发肤。

    “钦慕,说你需要我!”

    他捧着她的脸,执拗的要她给一个满意的daan。

    她感受到他强烈的需求却只是在他的额头抵着她的时候,闭上了眼帘,没有半点**。

    “说你需要我!”

    他几乎咬牙切齿,却又不舍的伤她毫分。

    “我们不是结束了吗?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他苦笑了一声,她明知道原因却还问这种没营养的问题,他突然狠狠地将她抵在门上,一只手捂住她的眼睛,低头去强行的啃咬她的两片唇瓣。

    既然这样,他还不如自己爽了算了。

    然后直接扛着她去她说的那个卧室,扔她在床上,狠狠地满足自己。

    这之间钦慕差点被他拆断了骨头,整个人毫无反驳之力,想要配合他甚至都被他拒绝。

    等小美带欢欢从外面游玩回来,就看到客厅里坐着洗完澡后头发还湿着的男人,并且他的衬衣扣子都没有扣好。

    钦慕打dianhua让酒店给他准备了适合的西装,只是他并不太喜欢的样子,也不理她,洗完澡就一直在客厅抽烟。

    小美吓的整个人站在门口不敢往里走,欢欢却因为看到爸比来而高兴的立即挣脱开小美的手:爸比!

    钦慕洗完澡从里面擦着头发出来,看着小美傻乎乎的站在门口不动:穆总不认识了?

    “啊?不,不是!”小美情不自禁的结巴。

    这俩人这模样,显然是刚刚啪完呀!

    小美忍不住眨了眨眼。

    穆熠宸也不搭理她,欢欢早就跑到他跟前:爸比,爸比,欢欢好想你。

    穆熠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突然觉得好委屈,突然觉得这个小女孩都比那女人有良心,将欢欢提起来放在膝盖上:连你都想我,你妈为什么不想?

    “妈咪,也,想你!妈咪!”欢欢抱着穆熠宸的脖子转头叫钦慕。

    钦慕不理他们父女,哪有人刚刚在床上吃饱,下了床就抱怨的。

    “我才没空想他!”

    心想你这丫头是不是傻?人家那天才叫你滚,你今天就又搂着人家叫爸比,还说想他。

    想他干啥?

    想他再让你滚?

    小美尴尬的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一个人瞎逛了,看着人家一家三口她真的觉得单身狗很可怜。

    晚上穆熠宸留下来吃饭,欢欢激动用勺子盛盘子里的菜给他,虽然动作笨拙却是很执着。

    穆熠宸顿时羞愧。

    钦慕抬眼瞅他一眼,穆熠宸也看了她一眼,不过立即又看着欢欢了:谢谢!

    “爸比你吃!”

    欢欢仰着头,讨好的眼神看着他。

    才不到三岁,竟然已经这么会讨好大人,钦慕觉得这孩子跟自己一点也不像,自己这么有气节的人。

    倒是想起小时候穆总总是哄她的不少画面。

    后来钦慕去给欢欢准备洗澡水,听到外面父女俩在交谈。

    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卧室,那画面美的不太真实。

    欢欢坐在床沿,穆熠宸蹲在她面前。

    “爸爸为上次的事情跟你道歉,无论如何不该对你发火。”

    穆熠宸特别郑重其事,特别认真的道歉。

    钦慕在浴室门口探出头看着欢欢在穆熠宸额头上亲了一下,心里一阵温暖。

    “爸比,iloveyou!”

    欢欢羞答答的,用软软的声音表达自己的爱意。

    穆熠宸仰着头看着床上坐着的小女孩,她那纯净的眼睛里透着的满满的真心,他下意识温柔的笑开,看她的眼神更加慈爱。

    自己怎么会对一个小孩子说那么狠的话?

    以后再发飙,就只对钦慕一个人。

    这么可爱的女孩,任谁也不应该舍得对她大吼一声。

    他抬手轻轻地捧着欢欢的脸,稍微上前也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爸爸也爱你!

    “爸爸!”

    欢欢突然学着他说的字弱弱的叫了一声,这俩字有点陌生,但是她却听到就很喜欢。

    仿佛这才是她该对他的称呼。

    “乖!”

    爷俩交流完了下意识的朝着浴室那边看去,那个女人还抻着脖子在看他们呢,并且还眼泪汪汪的。

    钦慕意识到他们俩在看她尴尬的立即咳嗽了两声:咳咳,那个,可以洗澡了!

    “爸爸抱你去洗澡?”

    “嗯!”

    穆熠宸抱着欢欢快快乐乐的去洗澡,钦慕站在旁边一会儿,穆熠宸突然站了起来:你来吧。

    钦慕下意识的看他,只听他干巴巴的说:“男女有别!”

    钦慕

    欢欢看他们俩站在一起就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穆熠宸竟然耳根一热,然后转身加装从容的出去了。

    钦慕觉得自己肯定是出现幻觉了,穆总怎么会害羞呢?或者是羞愧!

    毕竟那天他都把欢欢吓哭了!

    还好欢欢现在过后就忘,再大一些他要是敢那么吼

    穆太太认为问题很严重,可能会造成无知少女离家出走之类的场面。

    床上突然成了三个人,分开一段时间后又在一起,而且他还这么远找来在一起,钦慕心里的确怪怪的。

    欢欢穿着白色的棉质睡裙在他们俩之间转来转去,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兴奋的好像难以入睡。

    穆熠宸无奈的抬了抬眼皮,其实他希望欢欢快点睡着,因为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欢欢妈妈做,但是刚刚才跟欢欢承认错误的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催促。

    钦慕抬眼就看到他憋屈的模样,内心却有点小兴奋。

    也该让他吃吃苦头,搞不好就对她动粗,还让她滚。

    直到快十一点欢欢才睡着,钦慕就悄悄地下了床,穆熠宸抬头看着她:去哪儿?

    “画图,你陪她睡吧。”

    穆熠宸

    小美在客厅里追剧,看到她从里面出来涨的小脸通红。

    “完事了?”

    “什么完事了?”

    钦慕走过去坐下在她旁边,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口,然后就让小美给她拿旁边的画板。

    小美一边给她拿画板一边嘿嘿傻笑着低声问:还能什么,当然是那事啊,你们那么久没在一起,穆总能这么快完事啊?

    钦慕

    这丫头貌似话题越来越黄了啊。

    “我要画图,你是考虑跟我作伴,还是回房间?”

    “呃,那我还是回房间吧!”

    小美想了想,然后就拿**关了电视,离场。

    却是在她走后钦慕突然觉得客厅太大,太安静,开始落寞。

    明明他就在里面,可是她的内心里却好像空荡荡的。

    然后脱了鞋子盘腿在沙发里抱着画板认真画图。

    不久卧室的门就响了,钦慕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去,他穿着睡衣从里面出来。

    “你怎么还不睡?”

    看他大爷似地在她身边坐下,钦慕情不自禁的问了句。

    穆熠宸抬手看似随意,又是故意的搭在她背后,然后懒懒的看了她一眼:你都没睡我着什么急?

    “可是我最近睡眠还不错,你看上去就有点”

    “什么?”

    他斜着身子问她,脸上写着你敢乱说试试。

    “没事,那你自便。”

    钦慕把眼神从他脸上移开,画图。

    穆熠宸听着她手里握着的铅笔在纸上发出的声音却越来越烦闷,她能很快的投入工作,可是她好像不能很快的投入他。

    欢欢睡在他们俩中间,穆熠宸隔着欢欢用那种温柔的sharen目光盯着她,盯的她索性转个身只让他看后背。

    穆熠宸移开目光看着欢欢,看着她的眉宇之间突然想起自己meimei小的时候。

    欢欢怎么会跟穆倾心那么相似?

    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对欢欢那不可理喻的疼爱,想起穆子豪说欢欢就是咱们穆家的子嗣,然后下意识的挪了挪上半身。

    “你喜欢她叫你爹地还是爸爸?”

    那是钦慕第一次将这个小女孩带到他面前的情景,那强壮的心脏突然不规律的跳起来。

    又想起秦逸跟江之远的那些话,欢欢真的不是你的女儿?

    欢欢真的不是他的女儿?

    那年在巴黎的事情突然袭击了他的大脑,然后他颓废的爬了起来,手抵在膝盖上坐在她们母女旁边,眼神里布满质疑后的震惊。

    ——

    穆熠宸带着欢欢上了回国内的飞机,小美跟钦慕去工作室跟乐队沟通礼服的问题,休息的时候小美问她:你怎么让穆总抱着欢欢走了?

    “欢欢在你也不好配合我工作。”

    钦慕正在想别的事情,听到小美的问题下意识的抬眼看她,然后做出从容回应。

    小美点点头,然后忍了两秒又开口:我觉得穆总走的时候脸是黑的,好像很生气

    “有吗?”

    钦慕一滞,下意识的去回忆他走的时候,早晨她醒来他就起了,说冯芳华想欢欢,让他带回去。

    她了解冯芳华是真的疼欢欢就下意识的答应了,然后吃完早饭他就抱着孩子走了。

    可谓是来去匆匆,但是说道他黑脸这事钦慕觉得

    他这次来的匆忙,从见到她的时候就一直黑着不是吗?

    除了昨晚在床上的时候,不,他在床上也没笑啊,差点把她的骨头捏碎了不说,还一直让她叫老公。

    切!

    她死咬着嘴唇,直到被他撩的疯掉,然后撒娇叫老公。

    她没心思再想穆熠宸,因为跟乐队已经商议了好几天但是依然没有结果,怪不得简俨不来,实在是太难搞。

    透过玻璃看着调音室里还算熟悉的乐器,脑袋里有根弦突然一跳。

    等乐队喝完东西回来看到她们俩还站在那里,领头的上前去打招呼,突然请她们到调音室里感受一下。

    诺丁山里的一首插曲,领唱用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娓娓道来,钦慕下意识的看着他那专注的眼神,情不自禁的陷入那首歌里,更情不自禁的去悄悄探入领唱的内心。

    当一个人很专注的投入一件事,是另一个人最容易进入他心灵的时候。

    几个年纪相当的青年,各自张扬的个性后面藏着的深厚情感,又极富感染力,辨识度的音色,以及,他们的梦想,也就是在那时候她突然有了灵感。

    沟通成功,顺利签约。

    那天警署的人去酒店找到她们,并且把她们被偷的物品归还。

    除了一些xianjin,别的都还在,包括手机。

    小美还就此感慨如果是在国内,东西丢了根本不用指望找回。

    完工已经是三天后,她们俩也得收拾行李回城了。

    当晚乐队请她们俩去当地比较有名的夜店去喝酒狂欢,还献上火爆的音乐。

    钦慕也忍不住跟着热闹起来,等玩得差不多已经是十二点多,竟然有人向她们求欢,钦慕跟小美吓的借着去洗手间悄悄开溜。

    两个人这一趟还算是顺利,除了一到这里就遭遇小偷的窘况之外。

    上了飞机后小美才说:来呆了十多天你都没有好好欣赏下这边的风景,真的跟国内不一样。

    “哼哼!可是你好像都玩遍了!”

    钦慕雪亮的眼睛看旁边的小美。

    “嘿嘿,我也是托了咱们家小公主的福嘛!”

    小美前几天主要就是陪着小公主在各个景点游玩,的确是把奥地利一些不错的风景都看了个遍。

    钦慕觉得也有些可惜,但是她想将来她还会再来这个美丽的地方的,说不定是听那一支乐队的音乐会呢?

    等她交图的时候,竟然已经被他们当成不错的伙伴,这感觉让她觉得挺棒的。

    下意识的想起他们问的那句话:是婚戒吗?

    是婚戒!

    可是当时她却下意识的回应:戴着玩的!

    那么虚伪!那么虚荣!那么矫情!

    回城后还是还给他吧,她想单线发展,或许两个人保持足够的距离,对大家都好。

    城内。

    穆总的办公桌上放着几张被洗出来的zhaopian,都不算太清晰,但是却都很传神。

    所以当她们一下飞机的时候,赵淮已经在等她们,准确的说是等钦慕。

    “钦xiaojie,穆总让我来接您回去!”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偷生一个萌宝宝当他如被激怒的猎豹,赤红的眼看到她小腹上那条疤:“这是什么?”

    她感受着他一触即发的愤怒那痛,却并不足够!

    五年后再遇,当他未婚妻挥手跟她打招呼说:我是傅忻寒的未婚妻!的那一刻,她的心已死。

    傅忻寒,这只尔虞我诈里滚打出来的腹黑狼,再见她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只字不提。

    何醉,曾经的千金xiaojie,如今的平凡打工女,五年后再见她还能让他宠爱她如昨?

    那天她领着四岁多的儿子去逛街,小家伙突然拉住她的手对前面喊:“妈咪,是爸比,爸比啊”

    她以为只要她不承认就不会有问题,她一向从容淡定的却也终于像只被激怒的母豹子。

    命运,那么的捉弄人,总是开着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