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 欢欢说:被爸爸发现了!(2)
    “是穆总的意思,还望钦xiaojie别让我为难。”

    赵淮正经的有点差强人意。

    赵淮好像不怎么换西装,总是那两个颜色,还有他的笑容,也总是那么欠欠的,有点欠扁。

    钦慕看着他几秒,百分百诚恳的对他微笑着,双手放在背后:好!

    不管穆熠宸是从哪儿得知她们今天回来的事情,她都不敢兴趣!但是她本也想跟他谈谈。

    “请吧,我帮你们拿行李!”

    赵淮上前一步,接过她们俩的行李一起往外走。

    “情况有点不对啊,如果穆总提前知道你要回来,为什么不亲自来接你?我怎么觉得有点阴森森的?”

    小美跟钦慕并肩走在一起,悄悄的凑近她耳边问道。

    “免费的车不做白不做,先让他帮忙把行李送回公寓去。”

    钦慕也跟她说悄悄话。

    小美立即用力点头,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啊。

    只是,当到了她们公寓停下,赵淮下车帮忙拿了行李,却只拿了小美的行李。

    小美看着赵淮,用力的眨眨眼,寻求原因。

    “有空一起吃饭。”赵淮拍拍她的肩膀,暧昧的一眼后转身上车。

    小美拿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不由自主的看着那辆车子走远。

    心里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钦慕大概是回不来了。

    “你总不是要带我去他办公室吧?”

    钦慕看完手机邮件抬起头看到路的方向问。

    “是,穆总在那里等你!”

    赵淮从镜子里看着她回应道。

    钦慕点点头,一泓清泉般的杏眸望着那熟悉的地方,突然想起小美在他走的时候说的话。

    小美说他从奥地利离开的时候是黑着脸,他既然生气为什么不踹了她?不是应该她滚的越远越好吗?

    赵淮从后视镜里看着钦慕望着外面闷闷地表情不自觉的说了句:这世上应该没有比穆总更爱你的男人了。

    钦慕下意识的转眼去看他,虽然只看到一个后脑勺。

    “难道我就那么不值得别的男人爱?”

    钦慕轻笑一声,眉目轻巧,不配合的问他。

    “那当然不是。”

    到了城内路段拥挤的她有点头疼,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突然觉得被圈着的地方暖暖的。

    要是摘下来,会不会不适应?

    只是当她到了他办公室,他却不在。

    mishu迎着她说:药厂有事穆总过去一趟,留下话让夫人先回穆家去休息等他。

    “谢谢你!”

    ——

    还是赵淮载着她,钦慕情不自禁的问:你说他最爱我,为什么今天折腾这么久他却一个dianhua都没有给我呢?

    赵淮

    “你当然不知道daan!连我也不确定。”

    钦慕说完又看向外面,他就是故意想要折腾她吧?

    到了穆家也没别人在家,管家告诉她穆子豪跟冯芳华带着欢欢出去游玩了,帮她把行李搬上楼。

    她打过招呼就找了睡衣去洗澡,当初带着孩子就走了,却没胆量来拿行李。

    想想,倒是方便了现在。

    只是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这张床不算太熟悉,但是躺在上面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兴奋。

    想他!

    脑袋里挤得满满的,都是这个男人。

    洗过澡躺在床上的女人努力的喘息着,睁着一双璀璨的眼眸静静地望着屋顶,表面平静。

    晚上她下楼,冯芳华跟穆子豪已经回来,正带着欢欢坐在沙发里喝甜汤呢。

    欢欢坐在她喜欢的粉色小板凳上,看到钦慕下来立即惊喜万分,放下碗就朝着她跑过去:妈咪!

    “宝贝!”

    钦慕立即把她抱住,忍不住捧着她的脸蛋亲了又亲。

    欢欢很是欢喜:妈咪你终于回来啦,欢欢,好想你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欢欢的表达能力悄悄地变的强了些。

    钦慕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领着她给长辈们去问候。

    “叔叔阿姨,这阵子欢欢让你们受累了。”

    “坐吧!”

    冯芳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有些不高兴。

    钦慕走过去坐下,阿姨立即帮她盛了一碗汤出来,她谢过后却端在手里没敢第一时间喝,直到长辈们先开始。

    “听说去奥地利出差了?”穆子豪问道。

    “是!”钦慕回答着。

    “就算你再拼,拼几辈子才能比那些人强?”冯芳华瞅着她叨叨着。

    “是!”

    钦慕答应着,听了冯芳华的话她竟然一点都没生气,反而很平静。

    冯芳华虽然说话不好听,但是她最起码没有害她的心,只这一点钦慕也是庆幸的。

    冯芳华看到她眼内的神情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看着欢欢把汤喝到下巴上赶紧拿纸给她擦。

    钦慕觉得这方面她还真没有冯芳华细心。

    “那总不能就没有追求了吧?你不是一向最讨厌那些没追求傍大款的女孩吗?”

    穆子豪跟冯芳华低声说道。

    “你到底是哪边的?。”

    “你啊,就是半点都不饶人。”

    穆子豪对冯芳华也是毫无办法。

    哪怕可以解释自己非要亲自去的原因,但是她也不愿意多说一个字。

    “那你,是还打算继续带欢欢在公寓住?”

    钦慕听完不自觉的抬眼看冯芳华,冯芳华也是欲言又止。

    “嗯!”

    她答应着,然后低了头轻轻地搅拌着碗里的甜汤。

    “那件事,无论如何还是不要对熠宸说,他要是再去找你”

    冯芳华是给她打预防针。

    “我今天晚上就是想等他回来跟他说清楚的。”

    钦慕很洒脱。

    客厅里一下子安静起来,最后大家竟然都选择沉默着把汤喝完。

    只是穆熠宸十点多还没回,钦慕看欢欢已经昏昏欲睡便不再耽搁,决定改天再单独找他。

    小美跟伙伴正在追一部苦情的家庭伦理剧,正被虐的死去活来的时候看到钦慕从楼上慢悠悠的下来,然后下意识的就招呼她:快来看,年度婆媳撕逼大剧正式拉开帷幕了。

    不自觉的笑了声,没想到大家年纪轻轻的竟然喜欢看这种没营养的剧情。

    走过去在她们俩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坐下,拿起旁边不知道是谁的一包薯片撕开吃起来,然后下意识的向着电视机看去。

    “你得好好学习,说不定不久的将来你就用得上了。”小美挑挑眉好心的提醒她。

    “中国的婆媳关系真的太可怕。”旁边的法国女孩用法语跟她们俩交流。

    “也不全是这样!”

    钦慕笑着回复,怕她因为这电视剧吓的不敢在国内找婆家。

    “什么不全是,差不多全都是这样,闹的不可开交,还有的打的头破血流,上法院打官司的都有。”

    小美听钦慕回应的那么假就不服,立即跟伙伴说起中国上下五千年那些悲惨的婆媳关系。

    后来门铃响起来,三个人被突然多出来的声音吓的打了个寒颤,互相对视:这个时间会有什么人来?

    “会不会坏人?电视里那种,强壮的男人专门挑选单身女人的公寓,假装快递员shangmen送货,然后趁着女人不备直接先奸后杀!”

    小美说着说着还动手朝着自己的脖子抹了一下。

    吓的伙伴的脸色都发白,缩着脖子,用力抿着嘴。

    整个客厅里都显得有些诡异,三个女人各怀心思,然后还是钦慕胆大的去了门口。

    已经快十一点了。

    小美跟伙伴悄悄地跟在她身后,一人抱着一桶薯条准备当wuqi呢。

    钦慕从猫眼里看了一眼,然后下意识的立即转了身,一双手轻轻地压着自己的胸口,眼神有些恍惚。

    小美看着她的小脸都变了色好奇的问。

    “怎么了?”

    “真的是坏人?”

    钦慕没说话,她们俩轻轻地走到门口看向猫眼里,然后也跟她相同的动作。

    “找你的!”

    “回房!”

    两个女人一人一句,然后都正经八百的朝着自己的门口走去。

    钦慕还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要不要去给他开门。

    “我知道你在后面,开门!”

    修长的手臂搭在头顶的门板,他垂着眸靠近着门板跟里面说着。

    钦慕慢慢回头看,可是却不愿意开门。

    “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她转了身,一双手抓着门把手低声问他。

    本来是想在穆家跟他把话都说清楚了,把戒指还给他,可是他一直没回去,她今晚的勇气也都用完了。

    “你现在变得越来越没出息了!”

    他低沉的一声嘲笑。

    “怎么说?”

    她的额头抵在冷硬的门板,声音沉闷压抑。

    觉得自己的额头烫的厉害,只得用那门板上的冷漠在抵住那股子热劲。

    “以前你最起码还敢跟我睡,现在见都不敢见。”

    的确是——,证据确凿!

    此时,她不敢开门,不敢让他进来,不敢跟他靠近。

    喘息变的有些困难,胸口稍微起伏。

    她咬着唇瓣内的一点点肉,然后又昂首,内心一阵煎熬后却只能对他说: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谈。

    “你确定不给我开门?”

    “穆熠宸,不是我不给,而是里面住了很多女生,不合适。”

    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借口简直不要太好,只是门外的人却嘴角浅勾着,分明平静的要死,那长长地睫毛却仿佛在说:这借口实在是很烂。

    许久门外都没有声音,钦慕一直那个姿势站在那里,然后一点点的,眼睫动了动。

    仿佛他已经走了

    走了?

    钦慕下意识的轻轻打开门,真的感觉不到他存在。

    只是当她打开门站过去,在门口一转头就看到他贴着墙根站着呢。

    他今天没穿外套,白色的衬衫袖子挽起来一点,露出来的手臂线条特别美,结实,双手随意的插在西裤口袋里,后背抵着墙壁,腿往外稍微交叠,那姿势分明很慵懒,但是他做出了却显得别有一番感觉。

    他仿佛她门边一道最美的风景,自带强大气场,高贵优雅。

    “不是不开门吗?”

    他慵懒的声音响起,让这个冷漠的走廊像好像照进一束光。

    开都开了,钦慕无奈的轻叹: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他没说话,只是那么别扭的姿势睨着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钦慕抬眼就看到他那漆黑的眼神,顿时觉得自己好像要被他的眼神吸进去,立即就转头要走。

    只是才前脚进门,想关门,后面男人却抵住了门板。

    “做唉!”

    钦慕听到耳朵嗡嗡作响,还来不及拒绝,他已经进去,门被用力关上的同时他早已经抱住她,根本不管客厅里有没有别人,直接缠着狂吻。

    那个不知道什么情况下来倒水的女孩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手上的水杯掉在地上。

    两个人这才清醒,穆熠宸的动作一滞,下一刻突然将她狂抱起:哪个房间?

    那低哑的嗓音叫人眩晕,她低着头不敢动,甚至来不及因为外人在而羞愧。

    “第——二个,楼上!”

    她的声音很奇怪很奇怪,但是他还是抱着她迈开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同事就那么傻眼的看着钦慕挂在穆熠宸的身上去了二楼,甚至好几秒都忘了呼吸。

    钦慕甚至没有搞懂怎么就这么让他上了楼,更不懂,为什么那会儿还在床上睡着的女儿已经不在。

    床上只有他们俩,他把她扔上去,然后自己压在她身上。

    没有任何言语的沟通,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亲吻像是突如其来的雨势,猛烈又疯狂。

    那酥酥麻麻的感觉很快袭遍全身,最后的一丝理智也被对方轻易地夺走。

    只是在后来,亲吻变的缓慢而又温柔,她却被吻的昏了头,感受着他吻到颈部,情不自禁的伸长,昂着头努力的喘息。

    “要不要我停下?”

    他突然抬起眼,望着她难以隐忍的模样问道。

    “你混蛋!”

    钦慕被气坏,转而就推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倒,然后主动骑在他腰上。

    穆熠宸不由的笑了一声,看着她眼里那灼灼的光立即坐了起来,紧紧地抱着她。

    亲吻更为热烈了,在他的舌尖到她唇间的时候,钦慕突然张嘴咬住他。

    当残存的理智被摧毁,她早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只知道,绝不能让他这么走掉。

    然后捧着他的脸,与他纠缠,一时情迷意乱。

    身体里,渴求着。

    这一刻,醉生梦死,又何妨?

    她感觉自己浑身一颤,终于埋头在他的肩膀里细碎的低喃。

    后来两个人相对的眼神里,是想要相濡以沫的决心,只是

    后来她想要悄悄离开,在以为他睡着之后。

    没有把握,就保持距离!

    穆熠宸却是立即上前,从她背后紧紧搂着她,气的低头咬她。

    房间里此时已经很安静,她疼的低喃声因此更清晰。

    “又想逃?”

    他不止一次问她这话,曾经她还能跟他耍耍嘴皮子,可是现在

    只要一想到景家老爷子对冯芳华跟穆子豪说的那些话就亚历山大,她知道穆家现在在城里的地位有多高,但是她同样知道景家在政界也是不容小视,她没办法自私的为了自己让这家人为难,尤其是后来冯芳华对她说了那句话,她真的没办法。

    如果只是一个人,就可以无所畏惧!

    如果只是一个人!

    她没办法再像是以前那么无情,可是又比从前更加无情。

    “我们公布婚事,嗯?”

    “我想把戒指还给你!”

    她任由他抱着,听着他那一声温柔的请求后,终于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

    第二天早上他没走,不过由于早饭只做了一家三口的,所以女孩们伤心的出去吃了。

    所以,还是他们一家三口在。

    欢欢开心的吃着爸爸煮的早饭,穆熠宸端着最后一个盘子从厨房出来,轻轻地放下盘子对着女儿笑。

    优雅!

    钦慕竟然觉得这个男人优雅,他可不是优雅的类型,他比较偏向于大魔头那种角色,腹黑,桀骜,蛮横。

    可是现在,他给她们母女准备好早餐,并且fuwu那么周到。

    早饭后他带着欢欢回穆家,她去上班,然后收到一封邮件。

    到了办公室后她才打开手机认真看,坐下的时候就看到是穆熠宸发给她。

    上面几段话,精彩简洁,充分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戒指本来是不退不换,如要退也可以。”

    “女儿归我,从此后你不准再见她,哪怕一面!”

    “如果能办到,上午来我办公室跟我签协议,提醒一定带好戒指。”

    “如果做不到请立即搬回穆家,你男人不习惯一直住在外面。”

    钦慕看完后不自觉的眉头紧皱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哦,他的意思已经够明显了!

    可是

    突然被气笑了,他这哪儿是同意她还戒指,他分明是逼她回穆家。

    可是穆家不要她。

    于是她打开电脑登陆邮箱给他回信。

    “穆总,第一,欢欢是我的女儿,不是你的!第二,本人不接受任何要挟。”

    点击发送,然后开始工作!

    穆熠宸正要去开会,听到手机响了一声,低头打开邮件就看到是她发来,看完那寥寥的几个字不怎么过瘾,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

    天空是蔚蓝的,这个城市的一切都那么美妙而生动。

    “要挟正式开始!”

    钦慕是怕他要挟的,毕竟他的要挟跟别人不一样。

    简俨终于从京城回来,晓有幸致的听小美唠叨在奥地利的事情。

    “那几个人都特别的拽,不过后来,嘿嘿!”

    “后来怎么?”

    简俨好奇的问,不由自主的看向钦慕。

    “师父你怎么问钦钦不问我?”小美受伤。

    “一直是你在说。”简俨无奈的回应。

    “这事最好也由她说,不过,小美你怎么回事?这种事你确定要跟师父说?”

    “呃!”

    小美才想起来,好像真的不太方便说。

    但是最后还是跟简俨说了这事,只是简俨听了有点不太开心:下次这种事不找你们俩女孩子去了。

    “其实也没什么,他们只是性开放而已,整体很友好,不是强迫。”

    简俨还是有些担心,然后下意识的看钦慕: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钦慕正坐在沙发里看着邮件犯傻呢,听到简俨叫她还以为听错了,下意识的看向小美,小声问:师父说什么?

    “让你跟他去办公室。”

    小美闷闷不乐的说完然后委屈巴巴的坐在沙发里。

    钦慕关上办公室的门看到简俨站在窗口点了根烟,心里立即觉得不好。

    他抽烟的时候一般是很困惑的时候。

    “怎么了?师父!”

    “你跟穆熠宸怎么回事?”

    钦慕听完立即低了头,不知道如何作答。

    “是因为景家给你施压?”

    见她不回答,简俨头疼的又抽了口烟,抬手,大拇指用力的顶了顶眉心。

    “我最近一直在后悔,是不是我不该叫你回国?”

    他低了头,闷闷地说道。

    杏眸里总算不再是平静无波,好像被扔了一块石子荡起一阵涟漪,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

    “师父,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的问题。”

    “可是如果不是我鼓励你回国,鼓励你跟他在一起,——钦慕,如果实在在这边不开心,我们就回巴黎去吧。”

    回巴黎去?

    她不自觉的扪心自问,她还想回巴黎吗?

    “我很快会回去,你自己想清楚,至于这边的工作室,我可以派别人过来接收,或者直接关掉。”

    他说话总像是早就想好,不紧不慢,有条有理,她习惯性的遵循他的旨意,可是这一次,她的内心竟然有些叛逆的,不想顺着。

    之后简俨去了最近大家帮他弄出来的办公室,钦慕站在玻幕前遥望着窗外远处的山水。

    晚上钦慕跟小美他们在餐厅吃饭,去洗手间的时候遇上景晴,景晴看到她也是一愣,随后笑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

    “听说你最近在给我们公司的一个艺人设计礼服?”

    景晴的眸子里泛着光,直勾勾的盯着钦慕。

    “有什么问题吗?”

    钦慕突然想起雇主让她务必保密,但是景晴竟然知道了。

    可是曾经答应人家要保密,便也不多说无用的话,避重就轻。

    “也没什么问题,就是觉得她好像不适合你设计的礼服。”

    景晴低了头,浅笑着跟她说起来。

    “可是我已经完成了。”

    钦慕不知道她的意思,也不想知道,只是想尽快结束这场谈话。

    “钦慕,我们怎么也算是在一起生活过几年,难道你真的半点情分都不跟我讲?我们真的要撕破脸吗?”

    景晴突然有些烦躁的抬眼望着她问,像是耐心要被耗尽了,她自认为放下大xiaojie架子来这么跟她交谈已经够给面子了,也想钦慕识相一点。

    “情分?如果有情分,你会让你爷爷一而再的找我麻烦?如果有情分你会暗地里调查我?跟踪我?迫害我?”

    钦慕不由的冷笑了一声,看着景晴的眼神也锐利了不少,她可不觉的自己身份卑微到不能跟大xiaojie平起平坐,在她看来景晴还真没什么比她厉害的,尽管景晴是影后,是大xiaojie。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我爷爷做的一切我都是后来才知道,还有就是,你抢了我的未婚夫,难道我还不能跟踪你了?”

    景晴也笑,她更不理解钦慕怎么会这么理直气壮。

    “未婚夫?穆熠宸承认过吗?还是你们早就订婚?如果没有,你这话算不算是侮辱?”

    侮辱?

    景晴眼睛瞪大,发懵的望着钦慕。

    钦慕说她侮辱穆熠宸?景晴立即上前一步:你再说一遍试试!

    上午穆总才说要要挟她,晚上就又有人真的要挟她,钦慕忍不住想,自己可真够火的,好像还有很多人排着队想要胁迫她做一些事情。

    “景晴,别再做有失你身份的事情,就算没有我,穆熠宸也不可能是你的。”

    “什么?”

    “何况有我在!”

    钦慕懒得跟她废话,说完就从洗手间出来。

    只是一转身就看到有他在。

    他笑的极为好看,像是吃到猎物心满意足。

    “我是你什么人?”

    钦慕

    她前脚才刚跟景晴说完话,景晴现在还在里面,她要是这时候跟他反驳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于是堆起一脸笑:你怎么在这儿?

    上前去搂住他的手臂歪着头看着他,一脸真诚。

    “我是你什么人?”

    他又问了一遍,这回是真的有的是耐心。

    “男人啊!”

    钦慕生气,气的瞪他,然后让他得逞的,昂着下巴跟他说。

    “哦?我是你男人啊?”

    “神经病!”

    已经达到极限,装不下去,看他故意整她,钦慕索性放开他往前走去。

    穆熠宸也不恼,只是走之前朝着洗手间那边看了一眼,然后才起身追上去。

    景晴从里面走出来,就那么远远地看着他跑开。

    他竟然会用跑的,只是去追一个女人。

    有时候越是伤心了,好像越是会愤怒。

    他竟然厚着脸皮跟她们坐在一张桌子那里,并且大家吃完饭离开,他强硬的搂着她的肩膀跟她一起目送别人离开,然后笑笑回头看她:我们也该回家了!

    钦慕用力挣开他,双手抱着臂弯处死死地盯着他:穆熠宸你无耻!

    “我承认!”

    穆总不生气,反而笑着回应她。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下一刻立即上前将她扛在了肩上,车子过来直接打开副驾驶将她扔进去。

    钦慕下意识的反抗要下车,他就堵着门口,一只手指着侧过身要逃的女人:要是再敢乱动一下,我就在这里吻死你。

    钦慕下意识的往后一躲,穆熠宸得逞的笑了笑,出来后给她甩上车门,然后绕过去上车。

    一路上都鸦雀无声,半句话也没有谁搭腔。

    回到家直接被拖进去,欢欢已经睡下,只剩下老两口在沙发里作伴看新闻,然后就听到一阵不怎么稳妥的脚步声,下意识的朝着后面看去。

    穆熠宸托着钦慕,招呼也不打直接往楼上拽。

    钦慕尴尬的要死,好不容易对他们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的手。

    客厅里也陷入了尴尬。

    冯芳华忍不住问:这是怎么回事啊?

    “看不出来?你儿子绑架人家姑娘。”

    冯芳华半张着嘴不敢置信的模样,她的宝贝儿子这出息的哦。

    “也就是这孩子跟她爸爸感情不好,若是好了,这老子还不得找过来跟你儿子算账?”

    穆子豪忍着笑跟冯芳华说。

    “你这叫说的什么话?”冯芳华一听就恼了,可是转念又叹气:“你说这小子也是,外面那么多女人想跟他,他怎么就偏偏抓着那个丫头不放呢?”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吧。”穆子豪自嘲的笑了声,想到自己还不是被眼前的人吃的死死地?

    至于原因,还不就是欠。

    “什么一物降一物?我看他就是身边好女人太多了把他惯的,等过几年他自己就玩”

    “哎,这话不能乱说!”

    穆子豪立即打断了冯芳华,生怕她再说出不好的话来。

    冯芳华便立即闭了嘴,想着钦慕从小失去母亲,家庭破裂被送走,就也只得忍下一时嘴上的痛快。

    但是那丫头答应他们不管他们儿子怎么着她都不会再理的,可是现在

    而楼上那间卧室里,钦慕被穆熠宸拽着手腕狠狠地推到了床上。

    甚至都没有挣扎的力气,手腕太疼,她虚弱的抓着自己的手轻抚着,狠狠地瞪着站在前面tuoyi服的男人:你给我滚开!

    上半身没有力气了,脚却刚好踹到他大腿。

    穆熠宸没来得及躲,被踹后弯着身捂着自己的腿:你是不是疯了?

    “我看是你疯了还差不多。”

    两个人言语上互相咬着,穆熠宸咬着牙解开皮带:好啊,我就疯给你看。

    “喂,你别,穆熠宸”

    钦慕吓的爬不起来,只得往后退,但是退到床头就再也动不了。

    对方只是稍稍用力,抓着她美妙的脚踝处轻轻一扯,她就立即又掉下去。

    涨红着脸动不了,他顺势压了上来,邪魅狷狂的眼神俯视着她:你再给我动一下试试?

    “我动了怎么了?”

    却只是脖子往上动了动。

    “今晚玩点刺激的!”

    他说着把抽出来的皮带举在她的眼前,另一只手将她的两根手腕捏着。

    钦慕顿时就怂了。

    “你真疯了!你这样我会受伤的!”

    眼神开始有些涣散,身子也开始僵硬。

    “怕什么?受伤了我再给你治!”

    他笑,已经拿着腰带往她手腕上套。

    “不要,穆熠宸不要!”

    她快哭了,吓的赶紧装着可怜巴巴的跟他求饶。

    “不要?那说点好听的,做点让我开心的事,我考虑试试!”

    “我爱你!穆熠宸!”

    她抽泣着,感受着手腕上那僵硬的捆绑,可怜巴巴的说出那句话,情不自禁的,下意识的。

    而她身上的男人瞬间就不再动了,那么石化在她身上,幽暗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身下的女人。

    “再说一遍!”

    声音又低又沉,眼神又深又暗。

    钦慕下意识的抬了抬眼又认真看他一眼,竟然忘记自己刚刚说过什么。

    “说你爱我!”

    他低声命令,一只手捏着皮带扣用力一扯。

    “我爱你!”

    只觉得手腕上一紧,她吓的闭着眼大叫了一声。

    然后天昏地暗,衣服被凶猛的扯下,被无法想象的强势的占有。

    真的,又或者假的!

    其实都没有那么重要。

    就在那一刻,穆熠宸唯一的念头就是将她占为己有。

    哪怕是他们早就做过几百次几千次,但是他还是只想着将她占有,将她填的满满的,再也没办法逃离。

    她被吻得透不过气,肌肤也被捏的酸痛不已,可是她反抗不了,他像是被什么附了身,力气又大又狠。

    这晚,她最怕的就是自己活不过明天。

    然而要过一次后他却只是抱着她不再乱来。

    钦慕简直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她?

    还是因为昨晚纵欲过度?

    但是后来她才知道,他只是想用那一点点的隐忍,换来更多。

    “不准吃药!这一次你若是再偷偷吃药,我就把你关在家里直到你怀上孩子。”

    后来她竟然还睡得着,并且还睡的那么死。

    还以为被他恐吓后会无法入睡。

    并且一夜无梦!

    清晨,雨滴断断续续的敲打着窗户。

    醒来的时候一转头,窗口因为窗帘的关系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她听的很清晰。

    再转头,她看不到他的脸,却听到他均匀的呼吸,以及

    他的温度。

    他近在咫尺,所以他身上的温度好像透过床单也传到她的身边。

    跟他挨着的那边,久久的那么温暖。

    她没再动,就那么静静地回他那头,即使看不见。

    静静地听着雨声,听着自己的心跳声。

    想到他咬着她的颈上说要将她吞了的话,想到他说要跟她生个孩子。

    他突然动了动,结实的手臂搭在了她身上,将她搂进了怀里。

    那温度更暖了,在这个夏天里

    或许是因为下雨,所以她才没觉得太热?反而觉得温度很有安全感。

    只是他的心跳那么有力,惊的她一时失神。

    早上雨停了,房子周围都那么清新干净,给人很安逸的感觉。

    欢欢早早的起了床,然后缠着在爷爷奶奶床上跟他们玩耍,冯芳华轻轻扯了扯高质量的睡衣然后看向旁边的男人,不由的心里也暖暖的。

    这个小女孩的到来,让他们这个冷漠了很多年的家又重拾温暖。

    想想上次家里这么热闹的时候还是那兄妹俩小的时候。

    冯芳华记得穆熠宸七岁之后就有些惜字如金了,而且特别爱较真,还看不上她,穆倾心倒是好一些,缠着她到了十多岁,后来也还是离她而去。

    现在,是欢欢在陪着她,她只希望欢欢能多陪她一些年,也让这个家多一些温暖。

    “你说他们俩要是真的结了婚,再给咱们生一个孙子,是不是也不错?”

    穆子豪看着欢欢在中间站着表演节目,看着冯芳华有些失神的时候凑过去提议。

    冯芳华下意识的看向穆子豪,虽然没说话,但是眼神却有些惊喜的样子。

    “怎么可能?”

    冯芳华摇头。

    “你说是生意重要,还是儿子的幸福重要?”穆子豪把问题推给冯芳华。

    冯芳华没再说话,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我后来一直在想,那天我们是不是不该对那丫头说那么重的话,她对我们却是一点脾气也没有。”穆子豪搂着她一起看跳舞的宝贝孙女。

    “可是她的到来的确让我们穆家陷入麻烦!”冯芳华立即说道,一想起有些事变的跟之前不一样她就烦躁。

    穆子豪也没再说话,只是眸子里平静得多。

    “爷爷奶奶,一起跳。”

    欢欢穿着粉色的小裙子一边拍手一边转圈,突然累的趴在了他们面前,举着两只手继续摇摆着。

    “我们啊,可是跳不动了!”冯芳华宠溺的眼神看着欢欢笑着说。

    早上穆熠宸先去上班,钦慕随后便要离开,冯芳华突然叫住她:钦慕,你过来下,我有事跟你说。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