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9 欢欢说:被爸爸发现了!(5)
    “我承认是你说的这样,——我的人生规划里从来都没有你!”

    她仰首,仿佛仅剩的一点骄傲在维持着现在的模样。

    “钦慕你这个混蛋!”

    他骂她的时候她的心尖滚烫,仿佛被一壶滚开的水浇在了心脏正中间的位置,唇瓣更干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她是我的女儿,还要搞什么福利院领养的戏码?你何必多此一举?”

    这件事的原因要是告诉他,其实钦慕怕他会把她碎尸万段。

    现在他就恨不得掐死她了大概,要是她再说后面的,他恐怕会直接将她从前面那扇玻幕扔下去。

    钦慕猜测自己从这里摔下去,必定会成为肉泥,想起那血肉模糊的画面她就恶心。

    她慢慢的看着他,看着他隐忍着暴怒的样子,然后从容不迫的提醒他:我没打算瞒你,只是你竟然不敢相信欢欢是你的女儿。

    “所以你就瞒着我?你为何不直接说这是我的女儿,从此以后你也好多了一个要挟我的筹码。”

    “我不想拿女儿做筹码,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希望永远都对她真诚。”

    “那我呢,用完了就扔掉?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就提着包滚蛋,是吗?”

    “其实在我以为,你就算现在喜欢我的身体,也撑不过三年。”

    一个男人长期跟一个女人上,床,势必会厌烦。

    三年,其中应该有两年半都是因为以前的感情才维持着了。

    她忘了是哪部dianying里看到的这段话,但是这段话让她记忆深刻。

    穆熠宸不自觉的苦笑了一声,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真的是一点幻想都不愿意留给她。

    “你签字吧,签完字你愿意往哪儿滚,跟哪个男人滚,都行。”

    他甚至不想再大声说话,说完后转身背对着她。

    这段关系,就这么结束吧!

    对这样一个完全排斥感情的女人,他真的不抱幻想了。

    他本以为他怎么也在她的计划之内占着一点位置,她甚至都没幻想过跟他白头偕老。

    他竟然还在策划,傻傻的她最后肯定会按照他的规划活在他的羽翼下。

    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疲倦。

    一直一个人努力,竟然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钦慕张了张嘴,几次想再跟他说句话,但是最后却只是僵硬的咽了口唾沫。

    可是就这样签字,把女儿拱手送给他

    他明知道女儿是她最重要的人,他明知道女儿是她唯一的支撑。

    但是她竟然忍不住笑了一声,滚烫的眼眶有些泛红,她又转头看着他:我们商量商量好吗?

    “商量?关于女儿我绝不会退让。”

    他也笑了一声,也不转头看她一眼,那声音很轻,却又威慑力十足。

    “除了欢欢,真的,除了欢欢你想要什么都行。”

    “我留不住你——,还不能留住自己的女儿吗?”

    两个人的声音都越来越低,又都带着各自的倔强。

    “我就在荣城,不会离开,为什么我们不能共同爱她呢?”

    “你白痴吗?两个不相爱的人,怎么共同去爱另一个?”

    钦慕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他那执拗的样子不知道该如何再继续跟他谈论下去,难道他们只能对薄公堂?

    不,他们不该那样!

    她可以跟任何人往死里打,可是他们俩,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到那种地步?

    “我不能签这份协议,工作室还有事我先走了。”

    “钦慕!”

    她背着包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叫住她。

    钦慕下意识的停住脚步,然而,他却没有回头,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底:你一天不签字,你就一天还是我的人,是我的人,就得尽义务!

    “如果你指的是床上的事情,我可以。”

    她走了,mishu跟秦逸在边上看着她红着眼眶出来都吓了一跳,看着她低头离开的背影两个人互相对视,然后又一起看向办公室那扇门。

    开着门,好像有龙卷风从里面透出来,mishu吓的不敢动,秦逸却悄声往前走。

    “穆总,你没事吧?”

    秦逸敲了敲门说道。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笑了声。

    他能有什么事?

    她本来就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体还他的帮助之情。

    还真是各取所需!

    桌上的协议被一阵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的风慢慢吹到地下。

    办公室里突然冷的像是冬天。

    钦慕离开他那里以后就又回了工作室,因为赫连好跟景峰正在那里等她。

    两个人在会客区已经坐了会儿,简俨陪着他们俩聊着,看她来之后就起了身:那你们聊,我先上楼去查个邮件。

    只是当他转身走的时候看到低着头回来的钦慕眼眶红的厉害,内心不由的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钦慕坐下的时候却是笑着:你们俩几点过来的?

    她把包放在一旁,笑着接待她最真诚的朋友。

    赫连好没听说她去哪里,但是看着她眼圈发红忍不住一阵揪心:刚到一会儿,你没事吧?

    “没事啊,你们把想法告诉我,我回头着手帮你们设计。”

    本来姐俩约好了谈婚纱礼服的事情,但是现在看着她的样子,赫连好有些于心不忍。

    景峰坐在旁边一直没说话,看到她的眼眶有点肿便想到了穆熠宸,听说他们隔几天就会吵一架,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仇纠缠了这么多年还不放过彼此。

    “要是今天心情不好就改天。”

    “没有,我心情很好!外面刚刚刮了一阵风吹着眼睛了。”

    钦慕回应着,倾身去拿了个茶杯帮自己倒了杯水。

    刚刚跟穆熠宸,真是口干舌燥。

    “听说昨天晚上穆家跟钦市长在酒店一起吃饭。”

    景峰突然提了一句。

    钦慕喝茶的动作一滞,随即却只是微微一笑:哦?是吗?

    赫连好也吃惊的看着景峰,完全不知情。

    景峰便没再多说,会客厅一时陷入死寂。

    “那不然,我们还是来说说婚纱吧,我想要纱很长很大的那种,要优雅又要仙气,还要很大气,反正就是一定要美轮美奂的。”

    赫连好想了想,然后聪明的转移了话题,一说起婚纱来,她向往的双手合十在胸前,眼睛望着屋顶,满眼都是自己幻想出来的那美妙的画面。

    景峰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钦慕看着景峰看赫连好时候宠溺的眼神,突然就想起那个男人。

    人生若是没有失意

    可是,最后谁又能留得住谁?

    这晚大家都下班后她跟欢欢还有简俨在工作室吃外卖,简俨看着欢欢大口大口的吃米饭忍不住笑了声:欢欢食欲倒是不错。

    钦慕转头看坐在身边的女孩,不由的也笑起来,仿佛只要欢欢胃口好,她的胃口都跟着好了许多。

    “跟穆熠宸又吵架?”

    “我们经常吵架是不是?”

    钦慕下意识的问了句,笑意有些发涩。

    “嗯!不过他一般很快就会来找你。”简俨说着这话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往窗外看了眼。

    今晚有点不符合平时,所以可以断定这次他们吵的很严重。

    再看她手上,那枚刺眼的戒指已经没了,隐隐约约有戒圈在那里,简俨又抬眼看她:“其实你也可以打个dianhua给他。”

    “不用,我们哪天回巴黎?”

    钦慕用力吃完一口饭后转移了话题。

    “下周,你跟穆熠宸提过没有?”

    若是钦慕就这么走了,对她跟穆熠宸的感情,无疑是雪上加霜。

    “为什么要跟他提?”

    钦慕抬了抬眼,那么倔强**。

    简俨没再说话。

    吃完饭欢欢躺在沙发里拍着自己的小肚肚突然有点想爸爸跟爷爷奶奶,钦慕送走简俨锁了门回来就看到她那可爱的啥模样。

    “宝贝,上楼了!”

    “ok!”

    钦慕牵着她的手往楼上走,欢欢拉着妈妈的手。

    “妈咪,爸爸呢?”

    “欢欢想爸爸了吗?”

    “嗯,还有爷爷奶奶,欢欢也想他们。”

    两个人站在台阶上,钦慕垂着眸看着仰着头跟她说话的小女孩,她是那么的真诚,那么的天真无邪。

    她还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她的爸爸妈妈其实

    她突然有些后悔,或许一开始就不该带欢欢回来。

    她弯腰把欢欢抱起来继续往上楼,心里开始祈祷,祈祷欢欢不要看到父母恩断义绝的样子,祈祷欢欢有个快乐的童年。

    而就在她们母女都上楼以后有辆红色的车子却停在她们工作室门口。

    景晴望着二楼上亮着灯的房间想起dianhua里那个人提起的,钦慕今早带着行李跟女儿搬到这里。

    只是当亲眼看着钦慕从里面锁了门,她才相信这个事实。

    要走的时候收到钦明珠发来的求救微信,景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后把手机重新扔回副驾驶,开车走人。

    而钦明珠却瑟瑟发抖在沙发里坐着,哭的眼睛都肿了。

    “所以是你找人去qiangjian自己的亲姐姐?”

    钦海明回到家就听到她们母女的交谈,然后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不敢置信的问她。

    “她才不是我的亲姐姐,她是那个贱人生的孩子。”

    “啪!”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钦海明几乎颤抖着,感觉着自己的手麻嗖嗖的,也感觉着自己在哆嗦。

    “你打她做什么?你要是生气打我好了?自从那个丫头回来之后你就处处偏袒着她,难道还要我们母女也跟你一样对她吗?你不但不管我们母女,还来责备我们,你——,你没看到那丫头是怎么对我们的吗?”

    “所以你的女儿找人去做那种龌龊的事情就是对的了?就算不把慕慕当她亲姐姐,可是同为我钦海明的女儿还非得打的全世界都知道我钦海明的家庭不幸?”

    钦海明看着护在小女儿身上的女人问道,他现在才发现他到底想的有多么天真。

    想要维持表面的heping到底有多难。

    他只是想要弥补钦慕一些,可是他发现,原来这母女俩根本不同意。

    后来张汝佳才明白过来,却又咽不下那口气,睡觉的时候跟钦海明说:海明,对不起。

    “小佳,哪怕你不喜欢钦慕,但是她从小被赶出去,我已经够对不起她,你就算是为了我对她也要适可而止。”

    “是,我一向不是都老老实实地没去招惹她吗?明珠还小,突然冒出个女孩子来跟她争夺父爱她受不了也可以理解不是吗?你就原谅她这一次,以后我也会好好地监督她,好吗?”

    钦海明转头看着给自己换睡衣的女人,然后点点头:辛苦你了!

    张汝佳笑了笑:你领我这份情就好。

    但是这夜,又有几个人真的睡的着?

    当冯芳华说什么也要要回自己的孙女之后,穆熠宸整夜的失眠,钦慕也是过了凌晨才睡着。

    这个夏天太闷热,从晚上到清晨,一直都是闷热的。

    所以,早上便下了那场大雨,

    连外卖也没办法,娘俩在一楼找大家带来的糕点,还有牛奶,然后蹲在木板上喝着牛奶吃着糕点,就这样用完她们的早饭。

    看欢欢吃的那么开心钦慕都觉得对不起她,大家都被她放了假,娘俩打算看书看动画度过这一天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门口。

    有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走到车后排去把里面的人迎了出来。

    娘俩站在玻幕前看着,其实当那个人走出来钦慕不看脸就猜到了是冯芳华。

    从脚到裙摆,无一不彰显着她的大家风范。

    冯芳华这个人,跟她的名字一样。

    “奶奶!”

    欢欢看到奶奶来立即就跑上前去,冯芳华走进去立即牵着她的手:奶奶的乖孙女,可把奶奶想坏了。

    现在只是一天不见,冯芳华心里就少了点什么的感觉。

    钦慕请她坐到里面去,然后看到茶几上放着的几个甜品袋子立即去收拾。

    “你就给我孙女吃这个?”

    冯芳华看到后立即不高兴的质问。

    “啊!那个突然下雨,所以今早外卖不来送餐,我们就将就一下。”

    “你们以前怎样我不管,也没法管,但是以后,你再给我孙女吃这些没有营养的垃圾食品,你就别再带她。”

    冯芳华立即言辞警告。

    钦慕知道她是心疼孙女所以也不多说,即便心里有别的想法。

    “你要跟熠宸怎么样我管不着,你要搬出来——,也可以说其实我挺盼着你们离婚的,但是至于我孙女,你别想就这么带走让我见不到。”

    “那您就带回家吧!”

    钦慕低声说。

    冯芳华屁股还没做热,数落她数落的有点口干,听着她那一句后更是不敢置信的难受起来,皱着眉看着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周一要跟我师父去巴黎,所以欢欢最近跟着您应该比跟着我好很多。”

    冯芳华

    钦慕依旧站在她旁边,看着冯芳华看她那嫌弃的眼神,却也只得低着头陪着。

    “你要回巴黎做什么?”

    “那边有个huodong,还有个dianying的服装设计邀请了我师父,我去给他当帮手。”

    冯芳华了解了真想后气也已经消了大半:那,你跟熠宸,到底是分是离?

    “只要别让我见不到女儿。”

    冯芳华觉得这女孩尿性真大。

    钦慕后来站在门口看着冯芳华抱着欢欢上了车之后心里也松了口气,手不自觉的去摸以前戴戒指的地方,然后心里一荡。

    戒指早已经没了。

    那晚穆熠宸被叫回去吃晚饭,一进客厅就看着欢欢朝他跑来:爸爸,爸爸!

    他下意识的弯身抱起她,然后一边往里走一边问:你去找钦慕了?

    “我找她干嘛?我只是找我孙女。”

    穆熠宸没再跟她说话,只是抱着欢欢坐在旁边,看着欢欢那傻乎乎的样子禁不住有些头疼,一下子就想起那女人对他说的那些绝情的话。

    冯芳华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着自己的孙女,有些话要说出来,却又咽了回去。

    他们俩的事情,冯芳华是真的懒得多管了。

    吃完饭穆熠宸哄着欢欢睡着后便拿着外套下了楼,冯芳华跟穆子豪正在说他,看他下楼就止了声音。

    “我出去趟!”

    他淡淡的一声,抓着外套往外走。

    冯芳华反应过来后转头看着他的背影:你要去哪儿啊?

    “还能去哪儿,他们俩这还真是一对活冤家。”

    穆子豪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丫头不靠谱,景晴那孩子最近我也觉得有些问题,咱们周边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你可发现还有好些的?”

    冯芳华仔细想了想,她儿子恐怕是那方面需求太强,还不如给他找个女人交往,说不定睡过别的就不再只想着前面的了。

    “你想干嘛?他们的事情我们不是说好了不多管了吗?”

    “可是你看他,前脚刚说完狠话,不到几分钟又跑去找,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他现在有家有室,你还着什么急?索性就由着他折腾去。”

    “可是”

    “指不定哪天就给你再抱个孙子来呢?”

    穆子豪意有所指,冯芳华看着他眼睛,转而立即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涨红了脸。

    穆子豪突然笑起来:你还记得二十多年前咱们有倾心的时候?

    “你还好意思提?”

    冯芳华嘟囔了一声,对钦慕的事情她依旧耿耿于怀,但是有些事情她真的因为摸不透而不知道如何继续进行。

    曾经的曾经,那些年轻时候,执拗的时候。

    外面的雨还淅沥沥的下着,钦慕一个人在附近的小吃店里吃了碗混沌,然后顶着一把蓝色的伞往回走着。

    风有点大,雨伞随时要刮走的样子,她紧紧地抱着那把伞,完全看不见前方的路。

    更来不及注意后面是不是有辆车子跟着自己。

    眼看就要到工作室的时候路过一个小水坑,她很不幸的就踩了进去。

    顾得了脚上就顾不了手上的伞,所以伞被风很快吹走了,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然后又穿好歪掉的鞋子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到了工作室门口立即输入密码,然后就听到后面有辆车停下,准确的说她是听到了开门声。

    他跟了她一路,看着她狼狈的样子也只觉得她活该,但是他还是跟了过来。

    只是

    “熠宸!”

    就在她回头看到他西装笔挺的站出来的时候,他后面一个温柔的女声也叫住了他。

    钦慕下意识的朝着那个声音看去,还没来得及想清楚他怎么会突然在她身后。

    “熠宸,我的车子在附近坏了,你载我回去吧。”

    景晴穿着高跟鞋跟礼服,跑上前去自若的搂住他的臂弯,温柔的声音如水。

    钦慕下意识的又转了头,推开门进去。

    穆熠宸站在那里看着她绝情后转头看向身边的女人:你在这附近做什么?

    “跟几个朋友喝了个小酒,那边有个不错的小酒馆,本来打算来找钦慕送我回去呢,你在我就不用麻烦她了。”

    钦慕在楼上看着他们俩离开,然后无奈的耸肩傻笑。

    钦慕啊钦慕,是你不要他,那么从今往后他在跟景晴无论如何你都不要生气,你没资格。

    她只得这么提醒自己,然后回房间,躺在床上抱着书本转移思绪。

    这雨,很有下头,一直到了十点多还在滴答。

    她后来把同事的零食都找出来吃了,找到哪儿吃到哪儿,所以后来一楼有些零碎的垃圾。

    不过她都不在意,因为看书也没看多大一会儿就看不进去,吃吃喝喝,想个坏孩子那样把大家的东西都偷偷地吃光了她就舒坦了。

    后来穆熠宸也没再去找她,真的找景峰出来喝了酒,然后回来公寓。

    周一钦慕跟简俨上了去巴黎的飞机,当然临走前她又网购了很多零食送到工作室去补偿大家。

    简俨笑着看她:就这样把孩子留在这边?

    “嗯,孩子跟着她爷爷奶奶比跟着我开心多了,我发现让他们相认后对我竟然还有这个好处。”

    “什么好处?”

    钦慕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着,闭目养神的时候回答:终于不用再担心欢欢跟着小美吃不好了。

    简俨也不由自主的笑了声,小美的确不太会带孩子。

    “想想这两年小美真是为我操了不少心,对欢欢更是不用说。”

    “她也是拿工资的,当然得做点事。”

    钦慕突然转头看着身边坐着的男人:师父,你就没发现小美不太一样吗?

    “不太一样?”

    “是啊,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喜欢她?”

    钦慕说完不忘对他眨眨眼提醒,不过简俨好像没看懂的样子问空姐要了份报纸看。

    钦慕

    这天晚上穆熠宸吃过晚饭又想出门,结果冯芳华终于叫住他:你是还不是又要去找钦慕?

    穆熠宸转头:您想说什么?

    “她现在应该已经到巴黎了!”

    冯芳华本不想说的,但是不忍心他再浪费油钱。

    穆熠宸转了身,只是下意识的冷漠的眼神看着他母亲。

    “您早就知道她要去巴黎是不是?”

    “是,我去找她,她把欢欢给我,说欢欢跟着我她比较放心。”

    “那就让她这辈子都别再来见她女儿。”

    穆熠宸狠狠地把手里的外套丢在地上,然后转身上楼。

    冯芳华

    这脾气发的,真是不是场合。

    “你冲我发什么脾气?跟人跑的又不是我。”

    冯芳华怎么会不知道她儿子生气什么,却是跟他吼完又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

    二十八的人了,竟然还那么孩子气。

    为个女人整天搞的那么惨。

    穆子豪从外面回来得知儿子生闷气后本想上去劝劝,但后来还是选择自己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这晚他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仿佛回到了那几年。

    让她一个人在国外,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不知道她身边都是些什么男人,他焦虑到无法睡眠。

    可是她呢?

    总是那么没心没肺的,仿佛只要自己跟女儿好,就一切都好。

    从来都不知道把他往心上放一放。

    钦慕刚到巴黎就被以前找她拍广告的人请了去,请她再去拍广告,她聊完后回到简俨那里把事情跟简俨说了说,简俨说:你接吧。

    “接?”

    “嗯!这次你自己设计广告要穿的礼服,并且做上我们工作室的标志。”

    钦慕吃惊的看着简俨,过后明白过来后立即就跟那边确定了。

    “这支广告如果在国内投放,那么对你来说无疑是不错的宣传,所以你必须要用心,让人看出你的别出心裁。”

    简俨端着茶杯坐在沙发里思考着说着。

    “只是投放在国内,肯定又要惹是生非了。”

    “你怕?”

    “现在欢欢有穆家护着,我一个人倒是没什么好怕的了。”

    钦慕耸肩,实话实说。

    “那就放手干吧,以后国内无论开多少家工作室,都交给你。”

    简俨笑了笑,对他的徒弟很有信心。

    钦慕点点头,想到以后国内会发展很多他们的工作室,想到或许国内很多人都会穿上他们设计的衣服,不自觉的兴奋起来。

    “我想,以后我们不止要做高端,并且也要让普通人穿上我们做的服装,想起来都觉得好有成就感。”

    钦慕从沙发里弹起来,背着手往窗口走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简俨就那么坐着那里,静静地看着她在畅想自己的未来时候的样子,像是七八点钟的太阳,清清凉凉的照进他的心里。

    或许当初会收她就是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无限大的梦想,她真的让几乎枯竭的他又有了新的灵感。

    她才二十三岁,这么好的年纪。

    他想,她该有一份很好的感情,有个很疼她的男人,这样她的青春,才算完美。

    他想,他不能否认,不能否认穆熠宸很爱她,很疼她。

    他渐渐地垂了眸不再看她,像是那将近四十年的jiqing全部因为某种因素而慢慢的被他压制下去。

    钦慕还在看着窗台的小花儿畅想着他们美好的未来,关于穆熠宸她有太多的不确定,但是关于自己的事业,跟女儿,她都有很美好的憧憬。

    两个人一有时间就凑在一起设计图纸,那天白天她去摄影棚里拍广告。

    等她换了自己简单又很具风格的衣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竟然有记者在等她,还问她会不会给服装代言。

    她说会,为他们自己的品牌做代言。

    那天她接到国内的dianhua。

    “什么时候回来?”

    “再过几天!”

    他每隔几天就会给她打dianhua,但每次都是问这一句,然后就挂掉了。

    她有些无力回应他,好在dianhua的时间很短,而她还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夜晚到来,穆熠宸陪着欢欢在自己的大床上玩耍,突然想起那时候他竟然那么嫌弃这个小家伙。

    现在不自觉的嘲笑自己,又庆幸,幸好她还不懂事,过去的都不记得了。

    靠在床头,把欢欢抱到自己的腿上坐着,他情不自禁的问:你知道你妈妈现在在做什么吗?

    “妈咪?画画。”

    欢欢下意识的回了一声,在她的小脑袋瓜里,妈妈每天都在忙着画画,所以她也很喜欢拿着笔乱画。

    “画画?那个蠢女人那么蠢,怎么画出别人喜欢的东西来,你说是不是?”

    他嘲弄她,奚落她,甚至恨不得现在她就坐在床边听着他这些话。

    然而回应他的却只有宝贝女儿,欢欢趴在他身上,一双小手抱住他,笑着问:妈咪呢?要妈咪抱抱。

    抱抱?

    “她早就跟人私奔了,才不会想要抱你!”

    她连我都不要,这么好的我。

    宸哥生无可恋的眼神里开始空荡荡的,欢欢摸了把自己的脸,看着爸爸那样子觉得很头疼。

    好像在问,到底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

    以前总想跟她一起在床上滚来滚去,现在却只能抱着女儿。

    后来女儿睡着了他才突然发现,一切都这么美好。

    她竟然偷偷给他生了个女儿,他生气她的隐瞒,可是他却又情不自禁的兴奋。

    哪怕她说是为了自己,可是他看着欢欢,心头一股暖流还是悄悄地涌过。

    从此后他也不是没有牵挂的人了,这个小家伙

    情不自禁的轻轻地摸着她的小脑袋,然后傻笑起来。

    至于跟钦慕以后的发展,他想或许将来他们还会往死里折磨,可是他一定不会因为疲倦就放过他。

    周一下午穆总开车去了工作室,在小美跟同事惊讶的目光中上了楼,并且进入钦慕睡过的那个房间。

    “赶快给钦钦打dianhua。”

    小美眼珠子一转,随即立即扭头去找手机。

    仿佛穆总来工作室比她们接了几个单子还要激动。

    只是钦慕当时没带手机在工作,小美转而又立即给她微信留言。

    快下班的时候刘敬元开车到了她们工作室,背后的手里还捏着一直浅颜色的玩具小熊。

    他一身浅色的西装站在进门不远的地方,就那么平静又晓有雅兴的打量着里面正在忙碌着的人们。

    小美跟同事交代好事情刚一抬头就看到他站在远处,心下猜想着他来的原因,迎上前去:刘总,好久不见!

    “嗯!钦xiaojie在吗?”

    他尔雅的微笑着问小美。

    “钦钦去巴黎出差,要过阵子才回来,您有什么事情或者我可以代为转达?”

    “那算了!”

    他笑笑回答,然后转身要走又回过头,在小美还没回过神的时候低头看着手里的小熊:这个本来是要送给钦xiaojie的,麻烦帮忙转交吧。

    “好!”

    小美傻傻的答应着,在他走后情不自禁的看着那只小熊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男人竟然送这么可爱的小东西,他确定是送给钦钦?为什么她觉得送给欢欢更合适呢?

    再抬眼的时候他已经出去上了车准备离开,小美觉得这男人有点来去如风的意思。

    只是当她拿着小熊转头的时候就看到穆熠宸站在楼上,顿时滞住。

    “穆,穆总!”

    “刚刚是刘敬元?”

    他慢悠悠的往下走,闲淡的问了一声。

    “是的!”

    穆熠宸穿着暗色的衬衣走下楼来,看到小美手里不知道该往何处放的小熊却是皱了眉:你知道这东西该往哪儿处置?

    “呃!知道,知道!我马上去丢掉。”

    小美觉得丢掉真的很可惜,这只小熊真的很可爱。

    但是穆总那脸色,她还真不敢对他的意思有异议。

    小美去门口把小熊扔进去他才又转身上了楼,然后继续躺在她床上闭目养神。

    每次打dianhua问她什么时候回来都是那句话,过几天就回。

    就这样一直过了好几个几天,他真想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什么叫几天,超过十天就是十几天,超过二十天就是二十几天。

    而几天,只是十天以内!

    他数不清楚自己是第多少次等她回来,这次他不会再去找她。

    晚上景峰秦逸找他喝酒,他便直接从工作室去了酒店。

    跟酒店的总经理一起在顶楼吃了个饭,到了快九点才下去,景峰跟秦逸还有江之远赵淮已经都在那里等他。

    进去就听到穿着随便的江少爷说:现在我们大家都还是单身汉,可是再过不久,景检察官就要结婚了,以后咱们兄弟可能就会少个喝酒的。

    “就算我不结婚,也不可能时常陪你喝酒。”

    景峰端着酒杯,喝之前对他说道。

    江之远一副很受伤的表情用力抚着自己的胸口:哥,咱能不这么直白么?

    “你怎么才来?”秦逸抬眼看到穆熠宸打招呼。

    江之远跟景峰也回头看去,然后下意识的抬了抬手:哥,检察官欺负人你管不管?

    “欺负你我不管!”

    “靠,那欺负谁你管?”

    江之远被这俩男人伤的要吐血。

    “那还用说,自然是咱们小慕meimei了!”秦逸低声说着,给江之远使眼色。

    江之远一副了然的样子,然后嘿嘿笑着说:那我不敢跟小慕meimei挣。

    “不过咱小慕meimei好像有阵子没出现了,听说她从穆家搬出来是不是真的?”

    江之远终于找到机会求证。

    然,穆熠宸才刚坐下不久就听到这话,不爽的瞪了江之远一眼,然后端起旁边没被碰过的酒直接端起来喝了一口。

    “她去巴黎出差了!”

    然后双手手肘搁置在膝盖上,握着酒瓶淡淡的一声。

    仿佛他们还是原来在一起的时候,他只是跟朋友说她最近的行踪。

    然而大家却都用那种不忍心伤害他的眼神看着他。

    穆熠宸穿着白天那件深色的衬衫,慢慢的靠在沙发里,握着酒瓶轻轻地晃了晃。

    仿佛是任人宰割的羔羊,随意别人用什么眼神,什么心情去看待他。

    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怜。

    索性就让他们尽情的打量。

    “那天我跟小好去她工作室见过她,你们在闹矛盾吧?”

    景峰猜测着问了句。

    穆熠宸看了他一眼,浅浅一笑:是啊!我们不是经常闹矛盾吗?

    “她手上的戒指没了!”

    景峰直接戳破他虚伪的回答。

    瞬间周遭都安静了,几个男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穆熠宸脸上的表情,他果然在听到那一句后脸色变差,好像是一池春水突然被冻成冰。

    “不管你承不承认,你们分手了!”

    景峰继续戳他心脏最深处。

    江之远跟赵淮还有秦逸都不敢说话了,想要阻止景峰又想看好戏,但是不阻止又总觉得马上战争就要爆发了。

    “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