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 就是赖上你(1)
    穆熠宸突然笑着问了一声,咬着牙跟看向别处。

    只是眼里的杀气却有些重。

    “你可以不承认,但是她的确没有你爱她那么爱你,并且她的确是想摆脱你。”

    或许是工作使然,让景峰坦率到说出来的每个字都直击人的内心深处!

    穆熠宸倾身去把酒瓶轻轻地放在桌上,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转头看着坐在距离他最近的男人。

    景峰仰着头毫不惧怕,并且十分坦然的看着他。

    转瞬结实的一拳头挥了过去,在景检察官的侧脸。

    景峰立即就朝着沙发一旁歪过去。

    “她为什么要摆脱我?还不是拜你们景家所赐?”

    声音并不高,只是气结成於。

    穆熠宸心里憋了不知道多久的怨气,终于在这一晚全都发泄了出来。

    “你说拜景家所赐?你为什么不想想是不是因为你自己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还是她从小就变态的心理才会一再的想要抛弃你?”

    景峰用力的摸了把自己疼痛的牙龈处,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了。

    原本最为冷静的两个人突然打起来,其余人赶紧拉架。

    只是等他们在平静下来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

    外面占了不少工作人员,但是没人敢进去阻止,听着里面没了动静才都悄悄地退下。

    “咱们都是自家兄弟,这样吵不是让外人看了笑话?”赵淮看他们俩平静了些才说道。

    “谁敢笑?”

    穆熠宸跟景峰异口同声,又互相仇视对方。

    众人……

    “完了,这天没办法聊下去了!还是喝酒吧!”

    秦逸说着自顾的拿起就来,别人也跟着他拿了酒。

    之后几个男人都喝的烂醉如泥,只是穆总吵着要去之前钦慕住的那间。

    后来钦慕虽然没再住这里,但是那个客房却没有再让别人去住过。

    只是到了第二天早上,穆熠宸一醒来,然后看着床上东倒西歪的两个男人……

    江之远在家习惯裸睡,所以昨天喝多之后以为在自己家就直接脱光了,那边景峰也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内裤。

    穆熠宸从床上爬起来不慎叠在地上,蒙圈的看着床上的两个男人,然后又看周围,立即爬起来跑了出去。

    客厅沙发里还躺着秦逸跟赵淮,虽然这俩人也是衣衫不整,但是好歹还是穿着的。

    他低头看了下自己,视线有些模糊所以用力眨了眨眼,昨晚的一切渐渐地在脑海浮现。

    这天早上他很快就回了穆家,倒是赵淮跟景峰后来滚在一起,以为对方是女人呢,摸着对方的肌肤硬邦邦的,睁开眼之后立即大叫起来。

    尤其是江之远,跟诈尸了一样。

    “穆熠宸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跟景峰过不去为什么要害我?”

    上午穆熠宸接到江之远的dianhua控诉,听着里面带着哭腔的吼声不得已将dianhua拿远。

    钦慕还没有回国,在巴黎拍的广告就已经先投放在了国内市场,那晚穆家一家人在客厅的沙发里看新闻,结果新闻一播完就看到了钦慕拍的包包广告,欢欢激动地从奶奶怀里挣脱开:是妈咪,是妈咪!

    穆熠宸正牙龈发疼,听到女儿的声音抬眼望电视屏幕一看,她背着包拽拽的往前走着的那个镜头,叫他立即疼的皱了眉。

    冯芳华跟穆子豪也是很诧异,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他们儿媳妇,冯芳华忍不住好奇的问单个沙发里坐着的自己的傻儿子:欢欢妈这是打算在影视界发展?

    “不知道!”

    很是敷衍的一声,起身就往楼上走去。

    冯芳华不得不朝着自己老公看去,但是却得不到想要的daan,穆子豪只是招招手把孙女招呼道身边去:我们跟姑姑聊shipin好不好?

    “好!”

    钦慕正在收拾东西,马上要回国,接到他的dianhua就把手头的东西都放下。

    此时她又是寂寞又是无奈,或者太想听听他的声音,坐在床边安静的接他的dianhua。

    “在干什么?”

    “奇怪,今天竟然不是问我哪天回去。”

    “爱回不回!”

    钦慕听着他的声音有些哑哑的,还特别爱答不理的。

    “你还好吧?感冒了?”

    下意识的认为他肯定是发烧烧糊涂了,才会气呼呼的跟她通dianhua。

    “感冒?只是为你跟景峰打了一架。”

    钦慕心尖一颤,却下意识的回避了这个话题。

    “你在做什么?现在那边是下午几点?跟简俨在一起?”

    “问题这么多?我在……收拾家里呢。”

    她看了看床上,随意的撒着慌。

    “穆太太,你家在荣城不在巴黎。”

    “你打dianhua来到底干嘛?没事我挂了啊。”

    钦慕受不了他朝着她吆五喝六的。

    “再跟我说说话,随便说什么都行。”

    他烦躁之余还留出了一点理智来安抚她。

    “你不会是真的生病了吧?吃药了吗?你要是难受就去喝点水。”

    她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听上去蛮严重的。

    而此时穆总正躺在床上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握着……

    “你总算想起来关心我的死活!嗯!”

    钦慕突然听到听筒里传出来的那有些熟悉的声音,转念一回忆,然后整个人都蹭的从床上站了起来。

    “穆熠宸你在干么?”

    “挂了!”

    穆熠宸完事后一边抬眼去找纸巾一边把手机扔在一旁,哪儿还管她是不是生气羞愧什么的。

    钦慕却是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刚刚不是生病,而是……

    他怎么可以这样,一边dianhua里挖苦她讽刺她,还一边干那事。

    钦慕突然想起昨晚自己那什么来,顿时整张脸都通红通红的。

    简俨没有跟她返回荣城,她独自踏上了回荣城的飞机。

    下午三点二十她穿着一身暗色的休闲服,散着一头长发站在了机场外,然后傻眼的看着刘敬元站在那里等她。

    “我刚好经过,听你同事说要来机场接机,我看她挺忙就自告奋勇了,没有不开心吧?”

    刘敬元一边开车一边跟副驾驶的女人说。

    准确的说她的确不怎么开心,但是人家毕竟是一番好意,所以还是笑了笑:怎么会?

    甚至都不想七问八问,如果以前她还可以跟自己说刘敬元不是对自己有别的想法,那么现在她再也不能昧着良心了。

    一个老总专门开车来接机,还是一个女人,那显然他对那个女人就是别有用心。

    “我那天看了你最近代言的广告。”

    “是吗?感觉怎么样?”

    “非常不错!”

    他回答,跟她想的一模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不喜欢跟他坐在一辆车子里,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

    哪怕他谈吐很不错,人也很亲和。

    但是她好像更喜欢穆熠宸那样,可以随时损她一顿,生气的时候很坏,开心的时候又很温柔……

    哈,她在想他!

    莫名其妙的就想了。

    意识到自己想到不该想的,她下意识的撇开脸看向窗外。

    谁知道两个人刚刚到了工作室就看到小美站在外面,她正想找小美算账,刚下车就看到小美的手往停车场那边指。

    下意识的跟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去,那个男人的蓝色跑车停在那里,他斜眼看了她一眼,然后倒车。

    刘敬元下车后便帮她拿行李,然后看到她的眼神盯着别处便跟着看过去,正好穆熠宸的车子从他们面前经过。

    是风一样的经过。

    穆熠宸的脸色很坏,眼神更是冷的要sharen。

    他下意识的又朝着钦慕看去,发现她已经回过神,并且自己拉过行李箱,笑着跟他打招呼:今天很感谢刘总送我回来,下次让穆总请客好好感谢刘总。

    “再见!”

    他自始至终都保持着那么温柔的微笑,听她说完后只是对她很真诚的说了声再见就离开。

    小美立即从台阶上跑下来:我那会儿都要发车了,可是碰巧他来,然后就主动要求去接你。

    “所以穆熠宸过来你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已经来不及了!”

    小美委屈巴巴的,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外。

    “算了,别放在心上!”

    钦慕想了想,穆熠宸本来就误会她想跟刘敬元勾搭,再让他多误会一次也无所谓。

    “嗯!”小美连忙点头,帮她搬行李。

    大家都在认真工作,钦慕却站在一楼中间忍不住对大家傻笑起来:所以你们不会再怪我偷吃你们的零食吧?

    大家也都忍不住笑起来:钦钦你下次再给我们点东西吃的时候一定要挣得我们的意见,口味还是很重要的。

    如今她们的倒是长进不少,钦慕听了点点头:好!那我先上楼洗个澡换身衣服,晚点大家再见。

    只是上了楼回到卧室才发现,他的确来过。

    手里攥着他落下的西装外套,想起上次小美发微信跟她说穆总在她房间里呆了很久,不自觉的就一直望着手里的衣服。

    想着刚刚在外面他看她那即将杀戮的眼神,不自觉的唇瓣动了动。

    最后将他的外套放在旁边的橱子里挂好,然后找出一条宽松的裙子放在床上,去浴室。

    晚上一群人在吃饭,钦慕靠在椅子里看着她们聊的那么开心忍不住问:咱们下次能不能换个别的地方?

    “这里是全荣城最豪华的地方。”

    小美她们立即抗议。

    全荣城最豪华的地方正在被她们日日踏入。

    钦慕无奈的要紧,怕在这里碰上他,或者他的朋友。

    而且她们竟然不选包间,餐厅经理早就认识小美,还客套的问她要不要包间,小美十分豪气的挥挥手,好像富二代下乡:不要不要,我们就在外面,外面敞亮,还舒服。

    经理点头哈腰的,任由她摆布。

    “吆喝,这不是我们小慕meimei吗?我们小慕meimei什么时候回来的?”

    江之远突然窜了出来,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特别风流公子哥的模样。

    “江少爷!”钦慕下意识的往旁边歪了歪,但是依旧没能躲开他的手。

    “几位meinu都在呢?给我加双筷子可好?”

    江之远突然来了性子,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

    本来就已经七个人,加了他倒是也不显得拥挤。

    fuwu生很快添了碗筷过来,江之远端着酒看着几位meinu然后又看向钦慕,发现钦慕很悠闲的忍不住笑了声:话说你跟宸哥真的分了?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看他,因为两个人坐的最近所以她稍微挪了挪椅子,然后笑着对他说:是啊。

    其实她蒙了一下,什么叫真分了?

    “分的好,没了他,荣市还有好些男人等着你呢,前面的草儿都为你开啊。”

    ……

    大家都不太了解他的意思,除了钦慕跟小美,钦慕笑不出来,以前就听穆熠宸说过江少爷的水平不太好,今天算是见识了。

    小美更是嘴角抽搐了一下:江少爷,您这水平快比我们同事还烂了。

    江之远转头看她一眼,笑着问:是吗?

    几句外语打趣,逗的几个外国女孩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倒是旁边几个男孩子显得有些尴尬,钦慕下意识的抿了抿唇,这会儿真希望赶紧来个人把他拉走。

    “小慕meimei,你说像是宸哥这样变态的男人,你要是不回来,他会不会就真的娶了景家二xiaojie呢?”

    钦慕尴尬的笑了笑,端起旁边自己的酒杯抿了口红酒。

    “这你就问错人了。”

    听到那一声熟悉的声音,大家条件反射的都转头朝着后面看去,钦慕一抬眼就看到他,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踢了踢他旁边的椅子腿:自己去搬把椅子来。

    江之远一见他就不高兴的开始使性子:我不!这是我的位子,你来晚了自己找地方坐。

    江少爷一想到那天早上醒来的情形就恨不得把这男人暴揍一顿,可是又打不过,所以只得在他女人身上找点毛病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跟过来,生气的抱着椅子后背不愿意起开。

    几个女孩看着江少爷撒娇都表示很新奇,眼神都发亮了。

    “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裸着跟景峰睡了一晚?”

    穆熠宸都懒得跟他费神,只是他这话一出来,这一桌的人就……

    小美吓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钦慕下意识的就又往后移了移。

    “我靠!穆熠宸,我希望你们一辈子都好不了!”

    江之远一看大家的表情立即就站了起来,一拍桌子撂了狠话就走。

    穆熠宸拉开椅子自己坐下,转眼看着旁边还被江少爷的事情震惊着的女人的脸。

    钦慕立即就回过神来,无害的看了他一眼后坐正了身子,不去看他。

    穆熠宸也不说话,fuwu生很快上前fuwu:穆总,要给您换餐具吗?

    几个女孩都悄悄地互相对视,然后都看穆总。

    “不用了!”

    他说了一声,然后拿起旁边她的酒杯来:我先敬各位一杯,这桌我请了。

    不管是meinu还是帅哥都站了起来,除了钦慕。

    她就坐在那里从容的看着他装豪。

    随便一张嘴就要请客,怪不得小美在他走后立即又点了一大份小龙虾,还有一千块一条的鱼。

    她是一口都吃不进去,光是看着小美吃她就饱了。

    也不知道那丫头在想什么,吃起来就没个控制,好像是吃了这顿没下顿。

    “钦钦你也吃啊,这么大的小龙虾平时我们都吃不到唉,师父都不给我们点这么大的。”

    “你是想说师父抠门?”

    钦慕下意识的反应,问。

    小美嘴里含着小龙虾,听到这一句就去看她,然后眨了眨眼:不是!

    一边摇头说不是,还是着急的先吃小龙虾了,解释都懒得了。

    吃完饭钦慕便开车朝着穆家的方向去了,虽然给长辈买了礼物,但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但是怎么办呢?

    她得去接女儿啊!

    欢欢肯定想她想坏了,一想到欢欢,车速都下意识的快了一些。

    穆子豪跟冯芳华正带着孙女在院子里乘凉,冯芳华跟欢欢在粉色的秋千上轻轻地荡着,穆子豪坐在旁边的桌子前看着她们。

    钦慕把车子停在边上,然后拿着礼物下车。

    欢欢看到是钦慕立即就拉着奶奶从秋千上下来:妈咪,妈咪,妈咪……

    一路跑着飞奔向她的妈妈。

    冯芳华站在边上看着:这丫头无论什么时候都忘不了那女人啊。

    “倾心倒是不把我们放心上,你不是被她气的要死?”

    冯芳华瞪了穆子豪一眼,看着钦慕拉着欢欢上前便端坐在了穆子豪旁边的椅子里,高眼看着钦慕走过来。

    “叔叔阿姨!”

    “回来了!”

    穆子豪笑着打招呼。

    “嗯!哦,这是我从巴黎给叔叔阿姨带回来的礼物。”

    是法国最有名的香水,男女情侣款。

    穆子豪一看就很喜欢:我可是有几年没用过香水了。

    “那您就再用用试试,如果喜欢我再托人多给您带几瓶回来。”

    钦慕立即说。

    冯芳华心里自然也是喜欢的,尤其是看到是男女同款的时候,她最喜欢跟穆子豪用同款的东西,甚至牙刷他们都要用一个牌子,但是面上却并不表现出喜欢。

    “去呆了这么久,总不是没给自己的女儿买礼物吧?”

    冯芳华开口便是冷冷的一声质问。

    “当然买了,欢欢的礼物在我那里,阿姨,我今晚想接欢欢回去跟我睡。”

    钦慕顿了顿,但是还是说出自己来此的目的。

    冯芳华立即更不高兴的看着她:那怎么行?

    “阿姨,请您原谅,但是女儿是要跟妈妈在一起的。”

    “那你问欢欢好了。”

    冯芳华早有准备,知道钦慕固执,索性就交给欢欢做决定。

    “欢欢,你要不要跟妈妈一起睡?”

    钦慕低头看着女儿,然后蹲在她身边拉着她的小手轻声问。

    “欢欢要,要跟妈妈还有爸爸,还有爷爷奶奶一起睡。”

    欢欢回答的特别认真,只是听了的人却都不乐意了,只有穆子豪笑着说:这么多人可挤不下一张床,欢欢是想要跟爸爸妈妈一起睡是吗?

    欢欢一双纯净的大眼睛看向爷爷,然后激动的用力点头。

    钦慕……

    夜色挺美的,但是人们却总因为这事那事纠结。

    冯芳华也没料到这小宝贝竟然不按套路出牌,她教的明明是要跟奶奶一起睡,这小宝贝竟然要跟所有人一起睡。

    不过就在她们正为难,钦慕固执的打算直接抱走的时候穆熠宸的车回来了。

    “妈咪,是爸比回来了呢!”

    欢欢看着穆熠宸的车跟钦慕说了声,钦慕当然知道是他的车,所以才更犯了难,直接弯下身将欢欢抱了起来。

    “叔叔阿姨,我先走了!”

    钦慕打过招呼便抱着欢欢要走。

    “妈咪,爸爸说很喜欢欢欢。”

    欢欢搂着妈咪的脖子嫩声嫩气的跟钦慕说穆熠宸跟她说的话。

    钦慕再想走,就看到他的车子直接停在了她的面前。

    穆熠宸从车子里下来,看她的眼神超级嫌弃。

    “要么你留下来陪欢欢,要么你签协议独自离开这里,一道选择题而已,这么久你还没选好?”

    他无情的又重新说了一遍他的要求,钦慕生气的望着他,忍不住反问他:一道选择题而已,要么离开欢欢,要么离婚,你选啊?

    穆熠宸突然笑了一声,双手叉腰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底,光线太暗,他都看不清地上有什么,然后又抬眼看着她,直接上前去硬是将欢欢从她怀里抱过。

    “去找奶奶!”

    在欢欢脸上亲了一下后轻声对欢欢说。

    欢欢脚一着地就跑去找冯芳华了,钦慕傻眼的看着,这小丫头就这么抛弃了她?

    正当她快要委屈哭了的时候穆熠宸却将她扛了起来。

    “喂,穆熠宸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冯芳华跟穆子豪拉着欢欢的手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的宝贝儿子拍着那个女人的屁股,扛着往里走。

    还一边走一边威胁:再敢乱踢一下,我打你屁股了。

    钦慕羞愧的满脸涨红,门口管家站着,见他们俩走来就低了头,但是她还是羞愧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卧室的门被狠劲的甩上,接着她就被丢在了床上,顿时腰都要断了。

    她一只手撑着床上,一只手扶着腰稍稍坐起:穆熠宸你要干什么?

    “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你,仅此一件!”

    钦慕……

    她根本反抗不了他,硬是被他压在床上给做的没了脾气。

    “怎么不扭捏了?不是要跟我分道扬镳吗?”

    他咬着她温软的两片唇瓣直到她难受的快要哭出来才松开,逼问她。

    钦慕也生气啊,每回都是这样,她在这儿死命抵抗,身子却又跟着他走了。

    只得闭上眼回避他的眼神,让他尽情的得意好了,还故意吊着她不让她痛快。

    如果不是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早就撒腿跑了好吗?

    可恶他现在还得意上了。

    这晚后来她没跑,只是去了女儿房间。

    而他自己躺在床上竟然也睡的舒服,感觉好像几辈子没有独自占着一张大床,软软的,让人一躺下就想睡。

    清晨醒来的时候外面在下雨,钦慕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碧草青青又回去躺在女儿身边。

    欢欢一睁开眼就看到她,开心的压在她胸口,一只小手抓着她,一只小手去摸她的有棱角的脸:妈咪早安。

    “宝贝早安。”

    钦慕被摸的有点尴尬,但是还是忍着去亲了女儿的额头。

    穆总一到房间就看到女儿压在老婆身上,那感觉……

    就是吃醋也吃不得,只得将女儿拎起来抱在自己身上,然后随意在床沿一坐。

    钦慕却因着他的动作,怕他伤着自己就下意识的往里一躲,正好他躺在刚刚她躺的地方。

    钦慕……

    穆总那一气呵成,帅气的……

    欢欢咯咯的笑着:爸比好坏!

    “不是说好了以后都叫爸爸吗?”

    “爸爸,爸爸,哈哈,爸比!”

    穆熠宸……

    欢欢转换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叫了,然后冲着他傻笑着,又去看她亲爱的妈咪:妈妈!

    这一声倒是叫的很清楚。

    其实叫什么并不重要,不过钦慕算是看出来了,穆总自从知道欢欢是他的亲女儿后就对欢欢的感情变了。

    以前是认命的对欢欢好,现在是真正的感情散发。

    钦慕想,不知道他有没有偷偷后悔以前对欢欢不够好。

    穆熠宸感觉着她的视线在自己的脸上,受不了就立即转头去看她。

    钦慕立即翻个身,壁墙思过。

    穆熠宸唇角浅勾:爸爸给你找衣服穿好不好?

    “好!”

    把欢欢放在床上,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然后去找衣服,钦慕下意识的又回头,发现他做这些事竟然做的还不错。

    很快就给欢欢换了衣服。

    不过他梳头发明显不行,阿姨要帮忙给欢欢梳头发也被穆熠宸打发走,钦慕站在椅子边上给里面坐着的小女孩梳小辫。

    最近她闲着的时候在网上又学了个新的编头发样子,正好实验。

    穆熠宸靠在橱子边上,修长的身材引人垂涎。

    欢欢手里拿着个小镜子,看着妈妈编的头发开心的一直照着臭美。

    “喜不喜欢?”

    钦慕编完后问她。

    “很喜欢,谢谢妈咪!”

    欢欢一只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头发,回头跟妈咪说道。

    大功告成,女儿也很满意,她骄傲的回头看穆熠宸,穆熠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不多会儿欢欢就被冯芳菲抱走,他拉着她的手回了卧室。

    “你要干嘛?我得走了!”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她拉到柜子前,然后打开上面的一个抽屉取出里面的戒指。

    钦慕下意识的立即抽回手:你要干嘛?

    “戴回去!”

    “我不!”

    钦慕立即倒退了好几步,两只手插到裤子口袋里谨防着他。

    “别再让我说第三遍,戴回去,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机会。”

    “我不要你的机会,再见!”

    钦慕说完转身就往外大步走来。

    穆熠宸回头看着还开着的抽屉里,这女人完全不受威胁。

    他明明那么认真,可是她竟然这么轻巧的就回避了。

    她到底清楚不清楚,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一下楼就看到自己母亲在盯着自己,穆熠宸低头笑了声:妈,您什么时候成了看热闹的人。

    “你爸说你们俩吵着吵着就能再给我吵出个孙子来,我这不是在等着没事干嘛,就看看热闹好了。”

    穆熠宸端详着自己的母亲,从来都是穿的端庄大方,但是性子还真是叫他觉得有点……

    像钦慕?

    他被自己这一发现吓了一跳。

    他今天穿了件白色的衬衣,手里拎着西装外套搭在肩上勾着出了门。

    站在门外抬头就情不自禁的眯起眼,不知道她现在到哪儿了,只是摊开的手掌里,戒指被阳光照的有些刺眼。

    钦慕到了工作室就有影视公司的人来找她,小美在她耳边悄悄说:等了你很长一会儿了,好像是找你拍戏的。

    钦慕下意识的挑了挑眉,走向会客厅。

    那里一名金牌经纪人已经坐在那里等她,并且自己喝了会儿茶了。

    “钦xiaojie!”

    “你好!”

    钦慕上前去那个金牌经纪人便站了起来跟她客套的握手。

    两个人的手轻轻一握,随后坐在彼此对面。

    钦慕看着这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男人,因为是他一手捧红了景晴,所以她倒是对他有些耳闻。

    “我也不绕弯子了,我今天来呢是因为之前看了钦xiaojie拍的几只广告,我觉得钦xiaojie是可塑之才,我想做你的经纪人,我可以给你找最好的剧本来演,保证你不出两年红遍全球。”

    “可是我的志向不在那里。”

    “你拍戏之余还是可以设计你的服装的嘛,这样一来也是对自己的一个很好的宣传。”

    “这可能会耽误我的灵感。”

    “你怕什么?等赚了钱灵感自然就来了,你常年设计给明星穿的礼服,可是你赚到的钱才多少?当然了,跟普通的白领相比那你自然是人上人,但是你要是跟演员相比那可就是九牛一毛了。”

    “其实我们这一行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怜,而且不管钱多少,我都喜欢这份工作。”

    这个男人没想到他掰得这么清楚钦慕还不开窍不自觉的皱起眉:那钦xiaojie是决定一辈子都在这一行里?

    “是的,不瞒你说,我之前之所以去拍广告也是为了支持这份事业。”

    “我真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女孩,你这么漂亮,拍出来的广告又这么吃香,你为什么不包装自己当明星?听说你跟穆总关系不错,穆总也一向喜欢光鲜亮丽的女孩子。”

    “可是我只想做我自己。”

    她说完后端起茶来轻抿,虽然面上还笑着,心里却忍不住想,穆熠宸那男人到底以前喜欢了多少光鲜亮丽的女孩子?

    这边经纪人没有把钦慕谈下来,但是他去找钦慕的事情却传到了景晴的耳朵里,景晴听助理说完就bagong了。

    中午钦慕被钦明珠叫到吃饭,说要跟她谈谈。

    钦慕知道若是不答应以后还得被她烦就去了,却是没想到刚坐下没一会儿就看到景晴挽着穆熠宸的手臂走了上来。

    景晴特意打扮过,还穿了男人一低头就能看到她酥胸的大领连衣裙,长发全都别到耳后,露着那张保养的非常棒的脸蛋。

    明明只是走在普通的台阶上,却应让影后走出了在红毯上的气势。

    钦明珠坐在钦慕对面看着钦慕看到那两个人时候的表情不自觉的偷笑了一下,然后又扯着嗓子端起果汁来喝。

    “喂,钦慕!”

    钦慕回过神来,却是并不急着回头看她,而是慢慢的转了眼去,眼神正好射进钦明珠的眼里。

    “我说你瞪我干嘛?虽然我爸想让我跟你heping相处,我告诉你,我可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钦明珠瞅着她那冷飕飕的跟刀子似地眼神就有点害怕,说话也缺了一两分底气。

    “找我来就是说这些?”

    钦慕淡淡的问了一声,对她的话一点也不敢兴趣。

    “熠宸,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呢!”

    穆熠宸穿着黑色的西装,正式的很,话也不说,只是跟景晴一起往楼上走,钦慕下意识的眼神跟了过去。

    他到了楼上拐弯的时候便往下看了一眼,钦慕就又悄悄地把视线移开了。

    钦明珠偷偷观察着钦慕的表情,然后又说道:听晴姐姐说是景爷爷找熠宸哥吃饭,好像要谈什么重要的事情。

    钦慕这才抬眼又看她,然后轻轻地端起面前的酒杯。

    钦明珠以为自己什么马脚都没露,但是钦慕怎么会不知道她那点小心思。

    “听说熠宸哥把你甩了?喂,是不是很不是滋味啊?”

    钦明珠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跟你有关系吗?”

    钦慕不轻不重的反问了一声,敏锐的眸光又朝着她射过去。

    “自然是没关系的,不过我就喜欢看你过的不好。”

    钦明珠说着还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这一点上我们俩倒是有点相似,我也是就喜欢你过的不好呢。”

    钦慕也笑了一下,只是比她笑的更深刻。

    “你……”

    “怎么着?钦xiaojie是想要跟我吵架,还是想跟我练练?”

    “你……”

    “要论动嘴皮子你道行还太浅,要论力气你也没我大,嗯?”

    钦慕说着挑了挑眉,看了看钦明珠的侧脸。

    钦明珠下意识的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半边脸,立即想起钦慕那时候甩她巴掌的情景,脸上突然就火辣辣的疼起来,好像又感受了一遍。

    “你也知道你爸爸现在想要弥补我,要是还想在钦家好好呆着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否则我就在钦海明那里参你一本,到时候你还能不能留在钦家,又或者像是我当年那样被赶到国外去一呆就是几十年……,啧啧啧,你可真可怜。”

    钦慕说着站了起来,歪着肩膀靠近她,那戏弄的样子却是做得恰到好处。

    说完话便拿起包走了,至于饭,她没什么胃口。

    不过她生气的不是钦明珠,而是那个男人,昨晚在她身上吃饱了,今天就跟别的女人拉拉扯扯,什么重要的事情?

    景家老爷子最大的事情就是将孙女嫁给穆熠宸。

    钦慕开始有点上火,却想要开车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胎漏气了。

    工作人员很抱歉的一直跟她道歉,她也没说别的,等他们换好轮胎便开着车子离开。

    钦慕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很衰,衰的自己都快要晕过去了。

    只是她没想到他跟景家老爷子喝完酒就去了她工作室,她正躺在那里翻着书生闷气呢,他轻轻推开门进去,把门关好后又慢悠悠的走到床沿坐下。

    钦慕眼珠子瞪的老大,盯着他看着他厚脸皮的坐在她床沿:穆总,你来错地方了吧?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他回头看她一眼,然后从西装里口袋中掏出那枚早上她没接的戒指轻轻地放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