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 宸哥又来了(2)
    钦慕下意识的跟着他的手看过去,然后立即就翻了脸,连开玩笑跟挖苦都懒得再搞。

    “你拿回去,我不要。”

    “等离婚的那天你再还给我不迟。”

    “你口口声声说离婚,却不准我再见欢欢!”

    她气的合上书丢到一边,坐起来怒怼他。

    她是真的被气坏了,忍不住对他吼。

    “如果我不这么说,你不是马上就要跟我去民政局?”

    他苦笑了一声,侧着身子看着她被气的发白的脸色。

    “我……,你……简直不可理喻。”

    气的大脑充血,然后转身躺在里面。

    还算宽敞的房间里,此时却叫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他悠哉的躺在她背后,两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双腿叠着搭在床边,一双幽暗的眸子望着屋顶简洁的灯具。

    “你怎么会跟钦明珠一起吃饭?”

    他突然想起中午的事情来问她。

    钦慕眼眸微动,才知道他当时看到她了,只是没打招呼而已。

    她还以为他没看见呢,哼。

    只是想到他当时跟景晴在一起,她就不想再跟他废话,所以闷不吭声。

    穆熠宸听不到动静就转了身,一只手弯曲着垫在脑袋下面,一只手去搂她。

    “别碰我!”

    她孩子气的推他的手,又往里挪了挪。

    “我问你话呢!”

    所以他不碰她,只是在她背后问她。

    “我的事情你别管,你的事情我也不管,从此之后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她拒绝回答他的问题,嘴巴狠毒的跟他划清界限。

    “吃醋了?”

    他稍微抬起上半身,去拉过她压着,漆黑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她那倔强的傻模样。

    “哈,你当我是情窦初开的小孩子?整天除了吃醋没别的事情干了?”

    钦慕别开脸不看他,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可是怎么都推不开他,气的两只手在他胸膛拼命地拍打。

    累的脸都红了也不愿意放弃,好像非要他喊句疼。

    手却被他突然的握住:别打了,打疼了我比你还心疼。

    “你少来!你……你走!”

    她还是想推他,有些话都到了嘴边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不要他,便立即又将他推远。

    “慕慕,我走不了了!”

    他情根深种的模样,漆黑的鹰眸望着她越发的深陷,情不自禁的去吻她滚烫的有些干燥的唇瓣。

    有些话,好像说过好多遍,但是一遍更比一遍叫听了的人心疼。

    他亲她,那么温柔的亲她,像是想要安抚她的委屈跟不安。

    钦慕下意识的抬手去捂住他的嘴:大白天的,你别乱来!

    “那晚上?你要是不愿意回家我就来这里跟你睡。”

    “你,你就不能自己睡。”

    不是问句,而是烦躁的提醒。

    她双手搂着自己的臂膀,生气的对身后的男人提醒。

    “太冷!”

    “这是夏天!”

    钦慕吃惊,他竟然说冷。

    他没说话,只是拿开她的手,然后继续去吻她,很快就把钦慕吻的头晕目眩的。

    一双手还不老实。

    “钦钦,有客人过来说是要见你本人。”

    小美抱着一个小本本站在门外有点小激动的敲门提醒。

    钦慕一下子蛮力把穆熠宸推开了,抬手摸着自己的头发就往外走。

    到了门口还不忘整理下自己的衣服。

    穆熠宸憋着火躺在了一边,看着她那一本正经走出去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声。

    钦慕出门就看到有个穿着很讲究的中年女人站在那里,不过派头有点高。

    “就是那位太太,说要找你指定一套老公穿的礼服。”

    “看过我最近的安排吗?”钦慕低声问了下小美。

    “倒是还有那么两天,给她作图,两天够了吧?”小美不太喜欢那位贵妇,哪怕她从头到脚都是名牌。

    两个人站在暗处,所以那位贵妇看不到她们,也听不到她们小声说话,钦慕想了想,有钱不赚那是傻子,所以就迎了上去。

    “您好!”

    那位贵妇听到声音便回了头,然后淡笑了一声:你就是钦慕?

    “是的!听说您点名要我亲自帮您设计礼服?”

    钦慕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她不是很喜欢自己,有些事情不明白也无所谓,她坐下在那位贵妇对面,然后下意识的就打量了贵妇的气质。

    嗯,中年妇女的冷漠在她身上体现的倒算是淋漓尽致。

    “听说连景家那位二xiaojie都找你设计礼服,我先生过几天要过生日,你帮我设计一套晚礼服吧,颜色不要太花哨,但是要鲜艳,不要太长,不利索,但是也不要太短太轻浮,款式嘛我就说不出来了,那是你们做设计师的事情。”

    钦慕垂了眸,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心里也是忍不住猜测这女人找她做礼服的缘由。

    看那样子是瞧不上她,难道真的是明星效益?

    “您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我全都可以做到,但是——,小美,你先跟这位太太谈谈价格吧。”

    钦慕百分百诚恳的微笑着跟她说道,却又在最后话冷了下来。

    小美立即上前:好的!

    “那你们先谈。”钦慕微笑着看了那位贵妇一眼,然后转身就走,顺便给小美一个眼神。

    小美立即领会,钦慕对付一些脾气不太好的客户也是有规矩的,小美抱着价格表走过去坐下:您先看看这个,我们的每位设计师都在后面表明了价格,其实也不一定是钦xiaojie的,其他设计师也都给很多国外的名人设计过礼服。

    贵妇一看价格表立即就懵了:她怎么这么贵?

    “这还叫贵?这是我们给普通客户订的价格,上次影后来找我们钦xiaojie设计衣服,是这十倍的价格,她们俩还算得上是姐妹呢。”

    贵妇顿时张着嘴下巴要脱臼的样子。

    之后贵妇打着dianhua往外走,像是在找什么人麻烦,钦慕跟小美站在窗口看着,看那贵妇上车后钦慕才说:下次她若是再来,先让她签合同付钱再找我。

    “啊?”

    钦慕眼里挂着些质疑,她甚至不看好这个女人。

    即便这位贵妇给了她出的价码,她也不认为这是桩好单子,甚至她更怀疑这个人的来意。

    何必执意她?

    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钦慕转头往外走,小美还站在窗口望了眼那辆昂贵的进口车,不自觉的动了动嘟了嘟嘴,她也觉得有点奇怪。

    这位贵妇这么看不上她们家竟然还来,哼!

    钦慕本来想回房间,但是抬眼看着那扇门突然想起穆总还在,立即就转身去了办公室。

    到了时间大家都打招呼下班了,连小美也走了,钦慕靠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隔壁那扇门,然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他是睡了?

    还是走了?

    不知道为何,心内竟然紧张起来。

    上前,抬手敲门。

    “穆熠宸,我要锁门了!”

    她都没自己推门进去,只是低着头抱着自己的手对着门里提醒了一声。

    一想到那个房间里还有他后来放下的戒指,她根本不想进去了。

    里面没动静,钦慕抬了抬眼,修长的睫毛微动,然后才轻轻推开门,他靠在床头半躺着,好像……

    睡着了!

    钦慕悄悄地走近,低头看着他那绝美的俊颜,即便他用手臂遮住了眼部以上。

    可是她还是觉得他好看极了!

    钦慕下意识的蹲在他跟前,就那么继续望着他,若是就这样天长地久该多好啊?

    可是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天长地久,能陪你到最后的人只有你自己。

    这话,冷漠,却又真实。

    因为她突然想起冯芳华对她说的那句话。

    “我觉得之前的决定可能还是太草率了,我们穆家或许担不起你。”

    “你先搬出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好吗?”

    她不怪长辈做出这样的决定,必定如果有的选她也不会选她这样的女孩而放弃安定的生活。

    要做出一些决定,都需要莫大的勇气。

    而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已经喜欢安稳。

    只是她跟他呢?

    穆熠宸,你可知道当你每次把我带去你家我的心情吗?

    穆熠宸,其实你真的很好,很好!

    她就那么忘情的望着他,情不自禁的抬起手去握住他垂在床边的手,他的手很温又很xinggan,她把自己的手轻轻地放在他掌心里,垂眸就看到他手上的戒指。

    竟然还一直戴着。

    手指轻轻地在他的戒圈流连了一会儿,只是想要离开的时候手却抽不出来,她下意识的抬眼,就看到他还是那个姿势躺在那里,只是唇瓣轻启。

    “撩完了就走?”

    钦慕心想,谁撩你了?

    只是却又没的话说,慢慢的站起来,任由他握着她的手:那穆总想怎样啊?

    “躺下,趴在我身上。”

    钦慕没照办,只是忍不住笑了一声,有种像是大人笑孩子天真的那种感觉。

    “怎么?为难你了?”

    他慢慢拿开手,那双漆黑的鹰眸立即将她的眼给捕捉,她刚刚的神情也一下子不存在,只是唇瓣微微往上:嗯,是有点!

    “有点?”穆总沉声质疑。

    “大夏天趴在你那么温暖的胸膛做什么?冬天我再用也不迟。”

    她笑着从容对答。

    穆熠宸发现她简直坏的令人发指。

    一出了这扇门就不再进来,这大家都下班走了,她要锁门才记得叫他一声。

    刚刚的确是睡了一觉,并且还睡的挺舒服的。

    知道她在,他好过了很少,但是这种总也抓不住她的感觉叫他很是惆怅。

    “可以不犟嘴?只是陪我躺会儿不行?”

    他低沉的嗓音问她,眼里也都是对她的忍耐跟宠溺。

    “不行,我现在饿了!”

    她说完就直接将他的手甩开,然后往外走。

    “你是不是打算点外卖?”

    穆总爬了起来,双手撑着床沿无奈的低着头问了一声。

    钦慕已经到了门口,扶着门板回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不是说了有我在你就不需要再吃那些垃圾食品?”

    “外卖怎么能算是垃圾食品?再说,就连父母都不可能照顾孩子的一日三餐,你又如何顾我那么周全?”

    问完后给他一个目的达成的眼神,然后转身走。

    穆熠宸只好跟了出去,在楼梯上劫住她,一只手反抓住她的手臂:你要是再这么固执,那我真得那根绳子把你拴起来绑走了。

    “……”

    钦慕吃惊的望着他,他说的不轻不重的,可是却让她觉得他真可能会那么做。

    “跟我回家,然后随你吃什么我都做给你吃。”

    钦慕抬眼看着他:让你妈把欢欢给我送过来可以吗?我以后每天都陪你吃一顿饭。

    穆熠宸这才又认真看她,发现她满眼的算计之后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你回家不是就能看到她?并且你还可以搂着她睡觉。”

    他提醒她,看她那一副不打算再进他们家门的样子就生气。

    “怎么可能?哪天晚上你不把我摁在床上?”

    穆熠宸竟然忍不住笑了一声,然后跟她站到同一个台阶上,在她的脚两边放下自己的脚,紧搂着她:所以,你现在愿不愿意跟我回家,让我再把你摁在床上?

    他那么顽固的,叫她心跳加速。

    “不愿意!”

    他根本不知道,他父母已经不是前阵子想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长辈们在观望,看她能不能跟景家抗衡,才会决定要不要她做穆家的儿媳妇。

    “为什么不愿意?我可以让你去哄女儿睡觉。”

    “我本来就该跟女儿一起睡,为什么还要你让?”

    “你怎么这么爱犟嘴?”

    穆熠宸下意识的垂眸看她的唇瓣,那么漂亮的两片唇瓣,他那么喜欢的唇瓣,怎么会总这么跟他犟嘴?

    “我本来就这样啊,你会不了解?”

    “越了解越是想揍你!”

    他的唇渐渐地贴在她的唇瓣,轻轻地一下,然后又一下。

    “哦,宝贝,我现在就想先惩治惩治你这张小嘴了。”

    他说着突然将她的屁股提了起来,然后抱着就往楼上走。

    “你信不信我现在轻轻一推你就掉下去。”

    “嗯,我会拉着你一起。”

    所以她没推,任由他抱着上楼。

    反正现在吃饭还有点早,做一做也好。

    大床上两个人纠缠着,啃着彼此的唇瓣,相互解开彼此身上的niukou。

    好像是打一场,谁也不愿意顺从谁,从床头斗到床尾,又从左边斗到右边。

    整个工作室里只剩下这一间房间里的两个人,钦慕在此被他摁在床上的时候已经虚弱无力任人宰割,头发都掉在床下,就那么费力的喘息着看着身上吃自己的男人。

    “穆熠宸,你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欺负你?我这是爱你!”

    他挑眉,顽固的笑着看她一眼,然后又去咬她的嘴唇。

    钦慕抬手抵着他的肩膀,却很快就被他吻的乱了思绪,渐渐地放开手去搂住了他,然后抬头在他的颈上轻轻地咬住。

    “小妖精,你想干嘛?”

    他立即躲开,下意识的质疑她。

    “给你留下点痕迹让你有个念想。”

    “我需要念想?我想上你的时候自然会让你在我身下。”

    “穆总那么确定?”

    钦慕火辣的眼睛盯着他,完全不信他的话的样子。

    “要试试?”

    “那还是不要试了,你别整天来,不然我的腰受不了,我还得画图呢。”

    “趴着照样可以画图,要不要我教教你。”

    “liumang!”

    随时都有坏点子的男人。

    他笑着,在她刚给他脖子上留了牙印的时候,也在她的颈上留下一排牙印,并且是最容易发现的时候。

    钦慕觉得完蛋了,这大夏天的,眼尖的同事们肯定会发现的。

    “疼!”

    她低低的叫唤了一声,温柔了些许,求饶了些。

    “疼吗?那换你来咬我。”

    咬就咬,钦慕立即搂着他的脖子堵住他的嘴,也借此机会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再也看不见他那双要吃了她的眼睛。

    等到两个人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外面已经天黑了:不跟我回穆家?

    “你什么时候把欢欢给我带回来。”

    “你根本没空照顾她。”

    钦慕看着他像是要定了欢欢不自觉的叹了一声,脸上的笑意也有些牵强。

    “可是她在这里很开心,白天有很多叔叔阿姨陪她,晚上还可以跟我一起睡,她很喜欢跟我一起睡。”

    “喜欢跟你一起睡的人何止她,你为什么不考虑考虑你眼前的?”

    “那怎么一样?我是她母亲。”

    “你还是我老婆呢,想尽义务也要分清楚远近。”

    钦慕……

    她怎么想都觉得他的想法有问题,欢欢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而他呢?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可是穆总却并不那么想。

    两个人从工作室出来就看到外面停了辆有些熟悉的车,车里的人是刘敬元。

    穆熠宸手里还抓着钦慕,看到刘敬元的车后下意识的回头腻了钦慕一眼,钦慕心里一紧,感觉这是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又没让人在这里等他。

    刘敬元看到他们出来也没躲避,从车里出来去打招呼。

    “穆总,好久不见。”

    “怎么会好久不见呢?前阵子不是还为了东边那块地——,对了,还没来得及恭喜刘总拿下那块地。”

    “还要多谢穆总承让。”

    钦慕的心狠狠地一颤,他果然失去了那个单子?

    穆熠宸冷笑了一声:承让不敢说,但是那块地我的确不怎么稀罕。

    “可能穆总不稀罕,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块宝。”

    刘敬元说这话的时候朝着钦慕点了点头打招呼,钦慕却吓的只是勉强扯了扯嘴角对他笑了笑。

    为什么她觉得这位刘总是来毁她的呢?

    “那就祝刘总好运,我们走了!”

    穆熠宸甚至都不问刘敬元为什么站在这里,只是不怎么爱搭理他,说完就拉着钦慕走了。

    钦慕木呐的任由他牵着上了车,刘敬元转头朝着穆熠宸的限量款跑车看去,等车子走远他的眼神也跟着飘远。

    很多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

    而路上钦慕坐在他一侧一言不发,眼眸里的神情被长睫给遮挡的密密麻麻。

    之后走了很长一段路她才开口:景贤宗还是把那块地给了别人?

    “嗯!”

    他淡淡的一声,像是在考虑别的,并没有想她在想什么。

    直到回了公寓后他一抬眼看到她正满目创伤的盯着他。

    “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去给景家道歉?既然你有求于他们。”

    “我为什么要道歉?我什么时候有求于他们了?”

    面对她的质问,穆熠宸更是疑惑。

    偌大的客厅里两个人就那么僵持着,眉头越皱越紧。

    明明已经开了灯,并且灯光那么亮,可是钦慕觉得自己实现有点看不清他。

    “你说的是那块地被刘敬元竞标走了的事情?那块地我本来就没打算要,景家自以为我很稀罕而已,给了刘敬元我不过是少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真的?”

    钦慕还是不敢置信。

    “我是生意人,在利益面前我不会手软,若是那块地那胏hunmeng揖换崛茫凹乙裁荒阆氲哪敲从斜臼拢茏瓒衔业纳狻!?br />

    “可是……”

    “是不是爸妈又对你说什么了?”

    他突然上前,抬手抚着她一根手臂问道。

    钦慕下意识的避开他的眼神:没有!只是我自己想的。

    “景家老爷子早就退休很多年,即便他在上面还有很多关系,但是我商人,他们找不到我的麻烦,再说景贤宗,他虽然在重要部门担任重要角色,但是以我穆家今时今日为这个城市创下的财力物力,他也不敢动我半分。”

    他的眸子里那么的淡定不迫,钦慕看着看着觉得他们距离越来越远了。

    “何况他就算想要徇私,上面必然也会找他,所以你大可以把你丈夫当成在这荣城独霸的王者,不必再担心他会因为你受到伤害。”

    说道这时候,他的手抬起来,xinggan的手指关节处轻轻的抚她的脸颊。

    “嗯,看来我是多虑了!”

    她笑!

    他也笑,眼里又渐渐地放着光。

    钦慕连连后退,抬手指着他:你可是刚刚在工作室吃完,不准这么快就又想要。

    “我去准备晚饭。”

    他笑着对她说,深深地看她那狡黠的样子一眼后转身去厨房。

    钦慕抬眼看着他消失在厨房门口的身影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

    然后转头走到沙发那里轻轻地坐下。

    好久都没来这里,也好久都没看他煮饭了,她看向厨房那边却是没再想要过去观赏,而是静静地坐在沙发里,像个规矩的客人那般拿着旁边一本上个月的杂志看着。

    她想,他大概也已经时长不回来。

    他现在好像大都住在穆家,听说他经常会陪着欢欢入睡。

    他煮了汤,等汤好的时候他坐在单个的沙发里处理邮件,她女王一样躺在那张长沙发里,用手支撑着脑袋若有所思的望着他。

    再次被他的盛世美颜给折服。

    还有就是男人静下心来工作的时候真特么太美腻了,她都恨不得扑上去了。

    只是她还记得要矜持,毕竟两个人现在这样最好也别太需求了,要的太多容易出事。

    感情上出事。

    钦慕发现自己心里有一团火,而且是一团烈火。

    可是她一直在压制着那一团烈火,只是每回这么看着他的时候,那团火就跃跃欲试想要跳出她的心口。

    吃饭的时候她也客客气气的,穆熠宸不自觉的抬眼看着她,一直看了好几秒才皱着眉一边分碗筷一边说话:你打算一直跟我这样?

    “嗯?”

    “睡也睡了,女儿也生了,然后跟我这么客客气气起来?”

    一双杏眸就那么迷茫的望着他半天,之后浅浅一笑:我这虽然是想着跟你划分界限,但是我心里清楚,我们分不清楚的,我要是遇上事还得找你帮忙。

    “既然知道,那这是干嘛?”

    他低眼看她,两只手轻轻地搭在桌上,等待主人先开动的样子。

    钦慕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自己,然后立即拿起玩快来。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在我面前你大可不必这样规规矩矩的,因为我知道真实的你是什么样子,并且无论你怎么对我客气,我都不会对你客气。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诚恳,也很严谨,而且脸上没什么表情。

    钦慕觉得有点像是大人训话小朋友。

    “唉,你看咱俩现在有没有点那种感觉?”

    钦慕突然凑近他,还有点小激动小神秘的。

    “什么感觉?”

    他转眼看她问。

    “人肉!”

    穆熠宸睨着她没说话,只是那么无可奈何的睨着她。

    “吃饭吧!”

    之后很是不给面子的丢下一句就没再理她。

    钦慕不满的唇角动了动,之后也就开始吃饭了,好久没吃穆总煮的饭,其实她甚是怀念呢。

    而且吃进去第一口她就想哭了,不过她忍住了,并且笑了。

    用笑来把哭给遮住,她觉得自己演技还不错。

    “你叫家里人把欢欢带来好不好?今晚我留下陪你!”

    “你留下陪我还要叫女儿?”

    吃完饭他在厨房收拾碗筷,她突然上前去搂着他请求,两只手刚搂住他的腰就听他无情的反问,顿时没了心情,松开他低着头调转方向往外走。

    “已经给家里打dianhua。”

    钦慕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这一句后立即又三两步跑回去,跳到他身上。

    “穆熠宸,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么么!”

    一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紧紧地搂着,两条腿更是紧紧地攀着他腿上,这突然的动作让正在细腕的男人也没稳住晃了晃,好在她还算身轻如燕,他立即就稳住,把最后一个碗洗完。

    “去洗澡!”

    就着她刚刚挂在他身上的姿势,他抱着她出去,然后吩咐了一声:去洗澡。

    “是,遵命!”

    她从他身上跳下来,衬衣不小心从腰里掉了出来,然后不顾形象的转身就往楼上跑。

    穆熠宸无奈的叹了一声,抬手抓了抓自己的眉心。

    这女人,真特么的要折磨死他。

    她刚洗完澡就听到楼下有动静,穆熠宸刚好将欢欢接上来,她立即跑了出来,站在楼上看到欢欢立即就大喊了一声:宝贝!

    爷俩同时抬头看去,仿佛那是叫他们俩。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发干,穿着以前留下的睡衣往楼下跑来。

    “你就不能稳重点?”

    穆熠宸清醒过来自然知道那不是叫她,只是看着她穿的那么清凉忍不住喉咙一紧,装作严肃的提醒她一句。

    “我哪儿不稳重了?”

    钦慕好奇的问,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一眼,然后不等他回应就抬手将欢欢从他怀里抢过来。

    “妈咪,妈咪好香。”

    “哼!”

    欢欢闻着钦慕身上的沐浴露味嘟囔了一声,穆熠宸站在边上哼了一下,然后风嗖嗖的眼神朝着钦慕看去。

    她当然香,要不然他怎么会喜欢这么多年?

    钦慕又看他,看他像是不服气女儿说的,便抱着女儿用手肘轻轻地推了推他,小声问:你哼什么?

    “家里说欢欢还没洗澡,你去陪她洗吧。”

    穆熠宸不愿意回答她,说完就捧着欢欢的脸亲了一下,柔声说:爸爸去书房处理几份邮件,跟妈妈去洗澡,嗯?

    “嗯!”

    欢欢答应着,然后抱着妈妈的脖子一起看着爸爸上了楼。

    “切!”

    钦慕知道他故意冷落她,也不生气,高高兴兴的抱着女儿去洗澡。

    谁知道她刚把头发扎起来蹲在浴缸边上,欢欢握着水里的小黄鸭用力一捏,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脖子上:草莓。

    “草莓?哪儿?”

    钦慕想,这好像还不是吃草莓的最佳时节,难道小公主想吃草莓了。

    “妈咪的脖子上!”

    欢欢仰着头,亮晶晶的眼睛望着她脖子上,然后还抬着沾满泡沫的手指轻轻地戳了戳自己的脖子跟她提醒。

    钦慕下意识的立即捂住自己的脖子,尬笑了一声:那不是草莓,那是你爸爸的牙印。

    很是小声的凑近女儿对女儿说,欢欢吃惊的看她,还故意做出很夸张的表情。

    “你要告诉你爸爸以后不准欺负妈妈了,知道吗?”

    欢欢不说话,只是用力的点头。

    因为钦慕的声音很小,她下意识的就很把这件事当回事,以为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呢。

    钦慕一看自己说教成功然后立即帮女儿洗澡,老实说给欢欢洗澡这事她也好几天没做了。

    穆家倒是没有很霸道的一直藏着欢欢不让她见,只是不让欢欢跟她一起住了,从这一点上钦慕觉得穆家其实是在给她省力气呢,所以这也是她一直没有强行去跟穆家争夺欢欢的原因。

    二老虽然对她有诸多顾虑,但是这个亲孙女人家是认下的,并且对亲孙女是真的很好。

    穆熠宸阅完邮件回房间就看到钦慕跟欢欢在床上东倒西歪着玩呢,欢欢去早教班玩了几天,见到妈妈就情不自禁的把在那里学到的本事展示给妈妈看,欢欢就侧躺在一旁给她最大的地方让她尽情发挥。

    看到穆熠宸来,欢欢立即就蹲到妈妈身边去,然后笑盈盈的看着他,还有点害羞的小模样。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笑了声,走过去坐在旁边,看着女儿那羞答答的模样忍不住问:怎么了?跟爸爸还害羞起来了?

    “爸爸不要欺负妈妈!”

    欢欢想起钦慕交代的问题,蹲在床上好不容易组织好语言,说着这话的时候还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看穆熠宸好像没看懂又爬到妈妈脸前去,粉粉嫩嫩的小手指指着妈咪的脖子上。

    头发被女儿一指就躲开了,那几个红红紫紫的牙印却尤为清晰。

    钦慕也情不自禁的脸发烫起来,穆熠宸深邃的目光朝着她看过去,她尴尬的别开脸轻咳了一声。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该叫女儿办这件事,为嘛感觉女儿说了之后他更要在她身上留几个了呢?

    “不要给妈咪,咬草莓。”

    欢欢话还说不好,所以等她说清楚的时候钦慕已经自己脑补了n多画面,羞愧的趴在床上把脸埋在双手里,颈上却泛红起来。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那种充满耐性的眼神看着她。

    后来欢欢在他们俩中间睡着了他还在瞪她,钦慕受不了了,装睡也难受,索性睁开眼嗔怒的望着他:你看什么看?都看了一晚上了。

    她的脸很烫,爆红。

    “你这么傻!”

    钦慕……

    “你才傻!”

    “是啊,不然怎么会还没跟你把欢欢的账算一算?”

    钦慕……

    可是上次两个人吵架的时候狠话都说过了,他那不算是跟她算账?

    “你想怎么算账?你以为我很容易啊?”

    钦慕轻声反驳,想起自己怀欢欢的时候。

    不过她并不打算大肆的描绘曾经的生活,毕竟过去就过去了。

    而且每个人心里都有些不愿意去触碰的‘小事情’,活在当下的同时他们必须知道自己不能缅怀过去,因为还没那个时间。

    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他们必须分秒必争的活着。

    钦慕便是这样,过去的苦难对她来说既深刻又渺小。

    “那你说说你的不容易我听。”

    他的声音也压的很低,手还轻轻地拍着女儿。

    “我不说,没什么好说的,困了。”

    她转了身,甚至没有勇气再去看她。

    穆熠宸后来悄悄地把女儿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再上了床以后轻轻地贴近她,胸膛温暖着她的背。

    弯弯的睫毛悄悄地动了动,她没睡,感觉着他的靠近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转身去搂住他。

    就在刚刚,他悄悄抱着女儿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想起那些不好的过往,然后整个人都变的有些弱小。

    可是残存的理智又告诉她,她已经不能那么随心所欲了,于是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这晚,很宁静。

    第二天早上穆总亲自下厨准备了早餐,吃过饭后送她们母女去了工作室。

    钦慕下车后他手撑在方向盘上对她叮嘱:若是不愿意她回穆家,她奶奶来接她的时候就拒绝,她要是想强行带走就给我打dianhua。

    “嗯!路上小心。”

    他突然又松了口,不再为难她,不再叫她别见女儿。

    他又把欢欢还给了她。

    钦慕下意识的低头去看欢欢,小美在窗口看到她就激动的踮着脚冲她用力挥手,所以她从钦慕身上下来拔腿就往里面跑了。

    无奈轻笑了一声,她背着包跟在女儿后面。

    上午十点那位贵妇又来到他们工作室,并且还说同意钦慕的要求。

    只是眼神却一直瞅着跟小美同坐的小女孩,女孩手里抱着一个胖娃娃,却在仰着头看着她,像是她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个小女孩是……”

    “哦,这是我们家小公主。”

    小美立即转身搂住欢欢,也不说多。

    贵妇却皱起眉,因为听说钦慕跟穆总有个女儿。

    “那现在可以让你们的钦xiaojie下来跟我谈了吗?”

    小美抬了抬眼看她,不失礼貌的笑着对她继续说:如果您都同意我们的要求,那么现在需要签一份合同,然后付钱,我们就会帮您把礼服设计好,并且有高效的服装厂会帮您把礼服做好,您先生生日前您来取,或者我们去送都k。

    “什么?还要先付钱?”

    “是的!如果您没什么异议,先看一下我们的合同吧。”

    贵妇虽然认命却还皱着眉,拿起小美寄过来的合同看了几行,当看到金额的时候立即抬眼:为什么价格跟上次讲的不一样?

    “因为最近我们钦xiaojie的身价比那时候又高了许多,再过一阵子,恐怕又得翻倍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贵妇把合同往旁边一放,不高兴的问道。

    “您现在用的是我们主设计师,如果您用的是我们师父简设计师,那么您花的价格是这个的五倍不止。”

    简俨的价格虽然一直没对外公布,但是有些身家的人猜也猜得出来肯定高的离谱。

    钦慕回来开这个设计师是打着简俨的名字,而且她又是简俨唯一的徒弟。

    贵妇想了想,然后拿着手机起身:我得先去打个dianhua。

    “您请便。”

    贵妇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小美抱着欢欢到腿上,一起望着在打dianhua的女人,不由的想,这个女人现在到底在给谁打dianhua?

    之后签了约,付了钱,但是贵妇依旧没有见到钦慕。

    钦慕一看钱到账便开始筹划着给她设计礼服,并且是很认真的。

    至于别的,她只有步步小心。

    因为她也不知道哪天突然来个人找她设计衣服,然后再坑她一把。

    毕竟现在她敌人的来头太大。

    小美去给她送咖啡的时候说:我刚刚在网上查了下她的底细,她娘家是城里正正经经的书香世家,她现在是城西杨家的主母,听说她丈夫在外面早就有人了,但是因为她生了两个儿子所以跟她一直维持着夫妻关系。

    “网上连这些都有?”

    钦慕一惊,立即想到自己,不会现在也在百度上能搜索到了吧?

    “是啊,我顺手查了下自己的名字,当时心里觉得还好上面没有我。”

    钦慕下意识的想查自己的,一双大眼睛里全是想法。

    “不过有你的,你自己查查看看吧,我先出去了。”

    小美说完就快快乐乐的离开了,钦慕看她走远后才收回视线,默默地放下手里的笔去打开了电脑,电脑上是她正在添色的一张设计图,她关掉后打开钦慕。

    她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在百度上,并且那么详细。

    除了在巴黎时候的生活细节跟钦市长的女儿这件事之外,她的身高,她的体重,她的学识,她师从何门,她的来历,她苍白的感情史,穆总成了最大的看点。

    还有欢欢,上面说疑似亲生女,不确定。

    并且他们的zhaopian全都有。

    她轻轻地往后靠进椅子里,看着百度条栏里的内容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的响起来。

    最下面还有一条写着她是目前唯一住进穆家的女孩子,很有可能竞争过景晴成为穆家真正的少奶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