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 宸哥又来了!(5)
    “您要是信!”

    钦慕还在专注的帮冯芳华anmo腰一侧,她知道那里扭着的时候多疼。

    在她的潜意识里,冯芳华虽然霸道,甚至有些自私,但是绝不是不明事理。

    否则她后来也不可能不再要景晴那个儿媳妇。

    “你倒是会给我丢烂摊子了,还我要是信,哎呀……”

    听着钦慕执拗的低声回答,她下意识的就生气了,然后一扭头,牵动了腰上的筋又疼起来。

    钦慕也吓了一跳,顿时一双大眼睛瞪着她。

    不过冯芳华很快就又趴好,然后生气的叹了声:你要是跟他没暧昧关系就别跟他走的那么近,一个女人家要学会洁身自好的本事。

    “我知道了!”

    受气小媳妇的姿态被钦慕展示的淋漓尽致。

    “你知道你还让人拍到这些东西,景晴的生日派对能没有媒体吗?她为什么从来没有负面新闻?还不就是跟各大媒体的关系吗?虽然她手段不磊落,但是有时候你还是该向她学学。”

    “是!”

    钦慕心里忍不住叹息,您都疼成这样了还有心思给我上课,但是嘴上一个也不敢多说。

    “太太,您看少奶奶对您多好,要是能住在家里就更好了。”

    阿姨端了茶水出来,看到钦慕半跪在那里给她捏腰忍不住唠叨了一句。

    家里的用人都希望家里添个新人来,不然整天都是面对着几十年在面对的脸,真是没有新鲜感。

    而且钦慕还是设计师,偶尔稍微帮她们搭配下衣服,也让她们觉得自己美了。

    “汤怎么样了?”

    冯芳华没回答,只是抬着头半天问出这一句。

    “我去看看。”

    阿姨知道她不爱听便立即专偷走了。

    钦慕忍不住笑了一声,觉得这些上了年纪的人真好玩。

    “你是不是也想搬回来?”

    “没有!”

    钦慕下意识的回答,她问的太突然,所以钦慕也没想合不合适,只是按照她的意愿说了。

    “你是说你不想搬到这里来住?你还嫌弃上我们家了?”

    冯芳华又扭头看她,只可惜腰疼不敢扭的太大,所以看不清楚。

    “当然不是!”

    天大的冤枉。

    穆熠宸回来就听说冯芳华腰扭了,刚回房间去让大夫检查,等他到了父母的房间门口,就看到钦慕拉着欢欢的小手站在冯芳华的床边,大夫在另一边。

    今天还是请了位女大夫来,不过这不是重点,他眼神再次移到自己的妻子跟女儿身上。

    重点是,冯芳华以前生病都是他跟穆子豪陪着,再就是用人。

    可是现在,他们家多了两个亲人,那种感觉,美好的叫他不想停止。

    “冯女士怎么样了?”

    他背着手缓缓走进去,好奇的问了一声。

    “没什么大碍,就是扭了一下,而且这位xiaojie早做了措施,休息一晚就好。”

    大夫帮忙检查完,把袖子从手臂上放下来,很和善的解释了一声。

    “您辛苦了!”

    因为是位中年医生,所以穆熠宸也格外客气。

    管家送大夫走后冯芳华才又坐起来,然后突然发现她的床前竟然这么多人,眼眶里闪烁过些许早已经陌生的神情。

    “还能起床去吃饭吗?”

    “应该没问题。”

    冯芳华说着那话,从钦慕那边下床,钦慕立即上前去抚着她小心翼翼的站起来。

    “现在已经好多了,走吧!”

    今晚穆子豪不在家吃饭,他们却也慢慢的一桌人的感觉,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冯芳华抬眼看着他们都在,眼皮低了低。

    用人开始上菜,钦慕平时不会做这些事,可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也懂的站起来帮忙摆摆盘子什么的。

    “你就坐下吧,又不是会下厨的贤妻良母,再说我看着你站起来就觉得眼晃。”

    冯芳华依旧是那样的刀子嘴。

    钦慕放下手里的盘子赶紧坐下。

    欢欢捧着自己的小碗吃着米饭,觉得自己的老妈有些可怜,然后又用祈求的眼神看自己的奶奶,希望自己奶奶对妈咪好一些。

    冯芳华没看到欢欢的眼神,心里有些烦乱。

    穆熠宸也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给他媳妇夹菜。

    “奶奶!”

    欢欢看爸爸给妈妈夹菜,盛了一勺米饭,踩着凳子上的那根撑起来,倾身送到冯芳华眼前给她吃。

    冯芳华扭头看着孙女的小动作,忍不住感动的热泪盈眶。

    “还是我们小欢欢最疼奶奶啦。”

    穆熠宸看着自己女儿那么会讨好冯女士心里也开始,很得意的看钦慕,钦慕也很开心。

    “我们小宝贝自从回来之后又长高了好多呀,看来长大后肯定不会比你妈妈矮。”

    虽然钦慕已经够高了,但是穆熠宸又那么高,所以他们俩的女儿,可想而知不会太矮,至少不会比钦慕矮。

    “昨天我们俩出去玩,还有人说女孩子要是长太高不好找婆家,我看你们一个个的不是都找的挺好?”

    冯芳华说着这话的时候看向钦慕。

    钦慕……

    这是夸她会找男人呢?

    “身高怎么能决定一个人嫁的好不好?再说了,我还怕她嫁不出不成?”

    穆熠宸心想,嫁不出去才好。

    他可以养着他女儿一辈子。

    “哼!那倒是,只是你总不能拦着不让她嫁人吧?”

    穆熠宸不说话,他只怕他到时候拦不住。

    “你有空啊,给你meimei打个dianhua,她都两个新年没回来过了。”

    冯芳华突然想起自己的小女儿来,顿时心里有些不好受。

    说起穆倾心,钦慕的印象很模糊很模糊,不过钦慕一想到穆倾心回来也有点害怕,那丫头大概因为她哥哥一直在巴黎陪着别的女人不开心,估计见到这个女人不会给这个女人好脸色看。

    “嗯!”

    那丫头的确有点欠揍了,竟然这么久不回来。

    听说她在南城跟一个富二代走的很近,恐怕是因为感情。

    穆熠宸其实一直在找人定期给他穆倾心的消息,只是这段时间那个丫头好像躲起来了。

    当无意间看向钦慕,发现她正低头认真吃着碗里的食物的时候,安慰的笑了一下。

    穆倾心虽然不在,但是穆太太在嘛。

    他这段时间最大的收获,便是她了!

    还有那边那个在替他们讨好奶奶的小丫头。

    “今晚她爷爷不在家,你就留在这里过夜吧。”

    冯芳华吃完饭轻轻放下碗,对钦慕吩咐了一声。

    “啊?”

    钦慕震惊。

    “怎么着?让你照顾照顾我,不乐意?”

    钦慕……

    “她乐不乐意我不知道,我是不乐意的。”

    冯芳华……

    欢欢笑,跑到奶奶跟前去抱着奶奶,表达自己愿意跟奶奶一起睡。

    晚上钦慕跟穆熠宸哄欢欢睡了之后就回了房间,但是刚洗完澡上了床不到一个小时,穆熠宸刚要睡着她就爬了起来。

    “干嘛去?”

    “我去看看阿姨!”

    她低声说。

    “不要去!”

    他不舍的,好不容易搂着一起睡个觉。

    “那怎么行?她腰上还没好,行动不方便。”

    “她会给你打dianhua的。”

    “已经发过信息了!”

    钦慕说话声音很小,穆熠宸无奈的笑了声只得放开她:早点回来。

    “知道了!”

    因为知道今晚可能要照顾婆婆所以她特意穿了件保守的睡衣,去到他们房间轻轻敲开门,冯芳华正好从床上爬起来:后面有点疼,你扶我去个洗手间。

    “好!”

    因为是夜晚,太安静,所以她说话做事都很轻。

    等后来婆媳俩躺在床上,冯芳华本想装冷酷不理她,但是或许这几年女儿不在家所以让她寂寞了,看着钦慕就忍不住想要多跟她说几句。

    何况现在两个人又躺在一张床上。

    其实钦慕有点不习惯睡在别人的床上,但是也不敢做出不好的动作来,生怕在惹怒了冯芳华。

    “你躺着的那边平时都是我躺,不用不自在。”

    冯芳华却像是感知到她的内心提醒她一声。

    钦慕下意识的嗯了一声,却是不敢说别的。

    “你今年二十三了吧?跟倾心一样大。”

    “嗯!”

    “她可是从小就不喜欢你,你当了她嫂子,等她回来恐怕有的你受。”

    “嗯!”

    “你除了嗯就不会说别的?”

    “会!”

    冯芳华……

    “你对熠宸,是什么感情?”

    冯芳华突然问起来。

    “是爱情,还是感激之情?或者是习惯?还是因为他喜欢你,所以你就赖着他当大树?”

    钦慕……

    “做选择也不会?”

    冯芳华转头看她,真有点恼了,感觉怎么敲打都敲打不出句话来,着实让人上火。

    “大树?”

    她便试探着说了声,因为从小他就是她的大树。

    “那你是对他没感情了?只是想要利用他当靠山才跟他在一起。”

    冯芳华像个判官一样,声音虽然没有判官那么义正言辞,但是的确就是那个给她下定论的样子。

    钦慕心里像是被划了长长地一道,只是想要反驳的时候却又觉得那么苍白。

    “可怜那个傻小子把你当个宝贝似的疼着,明知道你不爱他还不舍的放手。”

    冯芳华回另一头,惆怅的说起来。

    说的钦慕心里有些不好受,房间里太安静,安静到她听到冯芳华的叹息声。

    “其实,不只是利用。”

    她躺在冯芳华一遍,说完那话情不自禁的抓紧了自己的手。

    “有感情?”

    冯芳华转头看她,不敢置信的。

    房间里没有关窗帘,但是光很暗,冯芳华却感觉自己看清了此时懦弱的女孩。

    钦慕却因为光很暗才敢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她早就发现自己对他动了情,只不过一直昧着良心过着而已。

    那个声音明明那么小,这个卧室也足够大,可是冯芳华听的很清楚,她说的那句话,尽管没有提到感情。

    可是不是利用,不是有感情又是什么?

    钦慕没再回答她,因为有些话,一旦说出来,就怕自己不能再欺骗自己,就怕自己有一天承受不起自己曾经说出来的话。

    “如果有感情,那你就凡事多为他想想。”

    冯芳华说完就艰难的转了身,钦慕稍稍侧脸朝着她的背影看去。

    凡事多为他想想?

    钦慕后来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入睡了,她要怎么才能多为他想想?

    第二天早上穆熠宸起床后就立即去找她,钦慕盯着一双熊猫眼迷迷糊糊的抬眼看着他:早!

    “没睡好?”

    “可能!”

    钦慕还有些迷糊,穆熠宸看着她憔悴的模样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烦乱,然后抬手就将她扛在了肩上,直接扛回他们的房间。

    “你要干嘛?”

    “补眠!”

    “可是……”

    “她老公等下就回了!”

    钦慕……

    那好吧,那就补眠。

    她明明没有洁癖的,可是现在却浑身不舒服,穆熠宸也在把她扔到床上之前先给她扒了睡衣:要不要冲个澡?

    钦慕昏昏沉沉的点头,他又把她扛到浴室去,冲完澡之后光溜溜的把她扔在床上,然后转身去把门反锁,躺倒她身边去搂着她。

    两个人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很快就又入眠。

    仿佛,昨晚的短暂分开只是一场梦,现在才是他们夜晚的开始。

    穆熠宸现在都后悔昨晚让她来家里接欢欢,其实就算是家里的女用人也可以很好的照顾冯芳华,不知道冯芳华为什么非要她照顾。

    本来他觉得穆太太作为儿媳妇去照顾也就照顾了,但是早上一看到她他就后悔死了。

    干嘛让她去陪了一夜,本来冯芳华就对她不满。

    穆子豪回来后听说老婆大人扭了腰便立即回了房,冯芳华已经好了,起床看到他后忍不住问:怎么回来这么早?

    “儿子打dianhua说你腰扭了,现在好了?”

    “嗯,昨晚就好了!”

    冯芳华说这话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有所暗示的样子。

    穆子豪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你为难他媳妇,他就为难你老公。

    “那我不管。”

    冯芳华嘀咕了一声,然后想起昨晚跟钦慕说的话,也无奈的叹了一声。

    “难道我对她真的过分了?”

    “咱俩的床,你让人家睡了也不问我高不高兴?对我也很过分。”

    冯芳华……

    穆子豪坐在旁边瞅着她,一副要让她给个交代的神情。

    中午钦慕才回工作室,但是一回去之后就发现有人在闹事。

    “你怎么来了?”

    小美在人群里看到她便立即挤了出去,然后将她拉到外面:你快走。

    “怎么了?”

    “那位杨夫人说自从穿了你设计的衣服就一直生病,来找你麻烦呢。”

    什么叫多事之秋?

    刚刚有人说她脚踩两只船,现在又有人说她设计的衣服有让人生病的能力。

    钦慕觉得这超能力可厉害了!

    只是没想到这位杨太太会再来找茬,并且还是以这种借口。

    “喂,就是她,想要跑呢,快拦住她。”

    钦慕本也没想好,只是正想去解决问题的时候被人家当成了要逃跑的人,一回头就看到几个中年贵妇跟着那位杨夫人跑了过来拦她。

    钦慕便站到了门外,寻思着在外面打比较宽敞。

    而工作室里瞬间平静下来,他们的同事也都跟了出来,自然不能让人这么容易欺负了自己人。

    钦慕站在最前面,同事都在她身侧站着,要是有人冲上来动手她们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杨夫人带来的人一副吃人的架势,或许正因为是中年妇女,所以看起来个个都人五人六,又都很彪悍。

    所以说有些女人会失去原本爱她的丈夫是没有原因吗?

    想起赫连好说杨夫人的老公早就在外面金屋藏娇,钦慕竟然觉得这位杨太太一点也不可怜。

    “这不是杨太太吗?怎么着?礼服不合适?”

    钦慕双手抱着自己的手臂稍微上前了一些,微笑着问了声。

    “你必须给我退钱,并且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医疗费,否则我就告你去。”

    杨夫人却不似是她那么客气,而是指着她的鼻子就要挟要告她。

    “想必杨太太早就把诊断书拿来了?”

    钦慕低垂着眉眼想了一会儿后又问道。

    “当然!给你,今天你要是不把钱全都补偿给我,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

    钦慕看着杨太太从兜里掏医院开的病例诊断证明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软软的唇瓣。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这些女人以为送出去的钱还能再这么轻易地要回?

    “那我可以打个dianhua吗?”

    钦慕眼睛一闪,孙子一样的又问人家。

    “打dianhua?不能打dianhua,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打dianhua找谁,你想都别想,现在,立刻,给钱,不然我们姐几个可不是吃素的。”

    “对,我们可不是吃素的。”

    “别以为我们好欺负。”

    “快还钱,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钦慕看着她们那要撸袖子跟她干起来的架势忍不住点点头:“嗯,看出来了!”

    钦慕转头看了小美一眼,小美吓的一双手臂有点颤抖,钦慕无奈叹了一声,然后从容的笑着说:那就报警吧。

    “什么?”

    钦慕听着杨夫人问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她:报警啊,你不是要告我吗?

    杨夫人……

    “还是让我来替你打那个dianhua?”

    钦慕抬了抬眼眉。

    “什么?你简直是个疯子,你知道jingcha来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肯定是没事,只是你就没有那么xingyun了。”

    钦慕垂着眸,自始至终都没怎么看杨夫人,长睫遮住了她眼里全部的敏锐,却又因为临危不乱,给人一种很强势的感觉。

    其实她只是很低调的站在那里。

    “是吗?那就找jingcha好了,我倒是要看看jingcha是帮你还是帮我?”

    “那自然是帮你了,不过事情闹大了,恐怕会闹到你丈夫耳边去,听说你们的婚姻早就是名存实亡,如果他知道你为了跟我作对不惜把jingcha招来,不知道你这么愚蠢的女人他还会不会再留着名分给你?”

    钦慕说完后抬眼对她笑,笑的那么诚恳。

    “你少吓唬我。”

    杨夫人看了下跟她一起来的这些姐妹,发现大家现在都皱着眉头。

    她以为对付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根本不用费脑子,随便找了个借口就信心十足的来找钦慕了,却没想到这个小女孩竟然面对她们这些见过大世面的女人还临危不乱,甚至还很游刃有余的样子。

    杨夫人想起某人说过的话,这个女孩没有看上去那么单纯,此时竟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今天就算了,但是改天我还会来的,自从我穿上你设计的礼服就浑身不舒服,我要告诉全荣城的人,你这家工作室有妖气。”

    “让我们工作室成名的机会并不多,那就麻烦杨夫人了。”

    杨夫人一听她这话更是气的要吐血:姐妹们我们走!

    终究是不敢把事情闹大了,钦慕虽然只是赌了一把,却是赌赢了,她的确不敢让她丈夫知道她今天的行为,前阵子一直在被她丈夫提醒不要惹穆熠宸的女人,所以她是等她丈夫去出差才出来闹事。

    只是没想到自己太轻敌了。

    等那几个女人走后钦慕才松了一口气,又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下次她们再来闹事,你们就看住他们,然后一个人悄悄去报警。

    “报警?可是她家那么富裕,报警有用吗?”

    “我们有穆总,你怕什么?要怕的人是她。”

    钦慕看了小美一眼,小美刚刚大概是被一群中年妇女吓破胆了,但是此时听明白了钦慕的话还是用力的点点头。

    小美后来跟同事说:我只在电视剧里见过这种女人撕逼的桥段,没想到现实中发生是这样的。

    杨夫人转眼就把钦明珠的母亲约了出来,咖啡厅里两个中年贵妇在僻静的地方坐着。

    “这个小贱人根本就不受威胁。”

    杨夫人气的咬牙切齿,一只手拍在桌子上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我早就跟你说过她不好对付,你怎么去找的她?”

    张汝佳今天穿着淡蓝的旗袍,一头长发都被盘了起来,坐在那里的姿态也是高高在上。

    “我带着几个麻友去她工作室闹事,说穿上她设计的衣服后身体不好要她赔钱,没想到她竟然让我报警,让jingcha来协助这件事,我看她不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竟然有那么大的胆子。”

    杨夫人说着又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深感自己这些年的饭都白吃了。

    “她就是这样,总是一副自己很有理的样子,还不就是仗着现在穆熠宸管她?总有一天穆熠宸会抛弃她,到那时候我会让她哭着来求我饶过她。”

    其实最恨钦慕的人是张汝佳,那种家都要因为那个女孩被毁的危机感叫她恨钦慕恨的想要将钦慕给碎尸万段。

    但是又因为钦市长的种种庇护让她不得不忍让,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没想到连杨夫人这样彪悍的女人也没能镇住钦慕,这叫她更是心烦意乱。

    “是啊,还不就是仗着穆总,前几天我老公在家,总是压着我不让我出门,你这么一说,我也琢磨着,肯定是穆熠宸跟我老公通过气了,这小贱人实在是一肚子坏水,又会勾搭男人。”

    “哼,会勾搭有什么用?男人还不都是喜新厌旧的东西?你看着吧,不出多久穆熠宸就会抛弃她的,荣城那么多的名门闺秀等着他挑,他这是挑花了眼了才选了这么一个货玩玩,我就不信他真的动感情。”

    “动感情也没用,男人的感情,都是靠着下半身,下半身不稀罕你了,那就支配不了上半身了。”

    “你怎么一副深有体会的样子?”

    张汝佳望着她愁眉苦脸的模样忍笑问起来。

    “汗,我们家那点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还问我?”

    杨夫人也看她,两个人眼神下相交,像是都很了解彼此。

    “不过这穆熠宸也真是奇怪,放着我干女儿那么好的女孩子不要,竟然跟那么一个死了妈又爹不要的女孩在一起,他到底图什么啊?真是为了下半身痛快,景晴不知道比她好多少倍呢。”

    “这话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可得跟我保密啊。”

    张汝佳立即压低了说话声音。

    杨夫人洗耳恭听的模样。

    “那景家大xiaojie,虽说是高人一等,但是她混的那个圈子啊,估摸着她想要洁身自好也难。”

    杨夫人顿时吃惊的望着她,张汝佳不再说话,用眼神让她自己消化。

    中午钦慕跟小美还有几个同事去西餐厅吃饭,却是要去洗手间的时候遇到刘敬元,钦慕下意识的想起那晚,然后立即垂眼装作没看见绕开。

    刘敬元发现她有意避开便在她进了洗手间后悄悄跟进去。

    钦慕洗手的时候抬眼看到镜子里自己身后的男人,他手上捏着烟,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钦慕更是立即低了头把手洗完。

    “钦xiaojie,那晚的事情我想我有必要跟你很诚恳地道个歉,其实本来想早点去找你但是之后我有事情出城,今天中午刚刚回来……”

    他抬了眼看着她,有些话欲言又止,眼里满满的都是难以言说的痛苦。

    “刘总不必多说。”

    钦慕洗完手轻轻地把手擦干净,头也没抬。

    如果那晚是他在给她的酒里下了药,那么她更是跟他从此不再往来,如果是吧别人故意陷害他们,那么她从此以后也不会再跟他来往,因为他的表白,她在也没办法佯装普通关系跟他交流。

    “不,我必须要说,否则我们之间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误会,——你喝过我给你的酒后来身体有没有不适?”

    刘敬元很坚决的问她。

    钦慕下意识的从镜子里看他,眉宇间也有些疑惑。

    他的意思是他也被下药了?

    他这样问,会不会他也是无辜的?

    那么那晚到底是谁在他们俩的酒里下了药,那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

    不!

    甚至,目的她立即就知道。

    钦慕突然想起来那晚的隔日早上各大媒体发出来的娱乐新闻里关于他们那晚的八卦新闻。

    “那晚我……我后来试着去查,但是一无所获。”

    他苦恼的说,没看到钦慕眼里的挣扎跟痛恨。

    “不过我听说穆总也在酒店查过那件事,不知道你可有什么收获?”

    “没有!”

    她下意识的回答,但是心情却有些疲累。

    她猜测着,可是越是猜测就越是激愤。

    应该是景晴。

    这个女人真的越来越龌龊了。

    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她竟然也使得出来。

    钦慕越想越气,然后转身去面对他。

    “我很抱歉那件事或许是我连累了你,但是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了!”

    钦慕眼睛直视着他,非常冷漠。

    刘敬元吃惊的望着她绝情的模样,顿时夹着烟的手抖了抖,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她点点头就离去,他却迟迟的反应不过来。

    她好像心情很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晚的事情穆熠宸为难她,刘敬元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然后才缓缓地走到洗手台前,手放在水龙头下的时候,感应到,温水立即冲到他的手上。

    钦慕回到餐桌坐下,脸色还很差。

    小美抬眼看着她:怎么了?

    “没事!小美,如果有人一而再的找你的麻烦,在你身上使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以牙还牙了?怎么了?”

    “是啊,我也不该在一直这么被动下去。”

    钦慕说完后拿着包先起身走人,小美愣愣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看着桌上还没怎么动的饭菜,心想,她们不是来吃饭的吗?

    菜都还没动。

    晚上穆熠宸照旧去找她,钦慕有些累的靠着他的肩膀:今晚我想在这里睡。

    “好,那我陪你,那我们出去吃饭?”

    他低声问。

    “不想动,你陪我吃外卖好吗?”

    “好吧!只此一次。”

    钦慕没说话,只是抬头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下。

    两个人在一楼的会客区吃饭,虽然是外卖,其实菜色还不错。

    吃完饭桌子也没收钦慕就从他对面起身,绕到他那边去跪在他膝盖两边的沙发上。

    穆熠宸下意识的往后靠去,她的一双手抵着他的肩膀:穆熠宸,今晚要我吗?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望着她,怎么可能只是今晚要,他哪天晚上都离不开她。

    可是她这么主动却叫他有点受宠若惊,不自觉的眯起了凤眸:怎么突然这么主动?

    “我也不是第一次主动。”

    妩媚的眼神望着他,娇嗔的一声后直接捧住他的脸,骑在他膝盖上去吻他的唇瓣。

    他的唇瓣有些薄薄的,但是他对她的感情还不算是很凉薄。

    钦慕倒是觉得自己挺xingyun的,都说薄唇的男人感情冷淡,但是穆熠宸穆总裁的感情却很厚重。

    直到有个闪光灯从玻璃外被感知到,穆熠宸才察觉到她今晚主动的原因。

    他猜测着,不自觉的笑了一声,下一刻立即将她压倒在沙发里,一只手伸进她舒适的衬衫里,一只手勾着她的下巴霸道的吻着她,咬着她。

    钦慕疼的仰起头,他的亲吻从她的唇瓣蔓延到她的美颈,然后一点点的啃咬舔抵着。

    一双柔若无骨的长臂缓缓的勾住他的脖子,亲吻在被他变的更加暧昧火辣之后,她身上的火也在蹭蹭的往上涨。

    她本来只是想做做样子,可是他却突然要解开她裤子的niukou,钦慕顿时害怕的抓住他在她小腹的手:别!

    “嗯?”

    他一边继续吻她,手在那里得不到便转移了阵地到她腰后面在入手。

    钦慕被他摸的翘起屁股,然后紧张的看向窗外。

    之间那个狗仔还在不停的乱拍,奶奶的,钦慕一下子动了气。

    “我们去楼上。”

    却只能耐着性子提醒他。

    “就在这里做,我喜欢!”

    “可是……”

    “嗯?”

    他的声音有些哑了,钦慕知道他是真的动情了,可是在这里,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

    “我们去楼上,我腰有点不舒服,去床上好不好?”

    她捧住他的脸,一双眼睛温柔的与他对视着,让他看到她的恳求。

    “好吧,如果腰不好,等下你趴着,我后面来。”

    “随你喜欢。”

    她在他唇上用力啄了一下,心里松了一口气。

    穆熠宸立即抱起她,将她细长的腿放在他的腰上,然后托着她往那边走去。

    钦慕看到他们俩都上台阶了那个狗仔还在找位置,不自觉的气的恨不得去夺了他的相机扔掉。

    说好的随便拍两张就行,主要是文字表达。

    可是这家伙竟然敢不听指挥,以后再也不用。

    钦慕心里豪气的想着,她得找个靠谱的狗仔,将来说不定会长久的合作。

    谁知道穆总发现她不用心,回到房间就把她甩在了床上:什么阴谋?

    “嗯?阴谋?哪有阴谋?”

    钦慕被他的话吓的心肝胆颤了一下,然后立即勾着他的脖子一边亲他一边说:你刚刚不是挺急的嘛,怎么突然不着急了呢?

    穆熠宸将她摁在身子底下,一只手将她衬衣里的内衣扣子给轻松捏开,一只手将她的裤子niukou给解开,一边豪战一边问她:到底什么阴谋?

    “哪有阴谋?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跟我玩角色扮演的游戏?”

    钦慕眼珠子一亮突然问道。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一声,然后张开嘴就咬她的下巴。

    “啊,疼!”

    钦慕被咬的皱了眉,抵着他的肩膀却不敢乱动。

    “如果不乖乖的交代,我可真的要跟你玩角色扮演了?嗯?我的小女奴!”

    女奴?

    他总不会是想要玩那么变态的游戏吧?

    钦慕又是一个哆嗦,只觉得自己要被掏空。

    他想玩的游戏她知道,以前兴起也陪他玩过,可是现在她真的不想玩。

    这两天他要的很厉害,她有点给不起了其实。

    钦慕心想,平时他们俩都一起吃饭,吃的都差不多,但是他的力气怎么会那么大?而且他好像取之不尽,为什么她被他做几次就要塌了呢?

    觉得她的骨头快要沦为一堆废柴了。

    “楼下那个狗仔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他捏着她的跨问她,疼的钦慕立即就想抬腿乱抖,但是又被他压的死死地根本动不了。

    “嗯?不打算说?”

    “明天你就知道了。”

    “你要知道,这荣城还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算计我穆熠宸,你是头一个。”

    “真的?那我岂不是很给你长脸?”

    钦慕搂着他的脖子问道,一双杏眸里闪闪发亮,璀璨的好像钻石。

    穆熠宸抵着她的额头低低的笑了:你确定不是在打我脸?

    “绝对不是!”

    “哼!”

    穆总是一点也不信,但是她既然不说,那他便也不再多问。

    无非就是那点事,她也捅不破天。

    要是捅破天他就给她补上。

    钦慕却因为他终于放过她不再追问而立即勾着他赶紧让他得逞,就怕堵不住他的嘴。

    第二天清晨五点半,他们俩还在睡觉,手机就开始响起来,并且是两个人的手机都响了起来,一个接一个的,不停的打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