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 我们结婚了(1)
    穆太太刚要动就被穆总给搂住:去哪儿?

    清晨没睡醒时候那沙哑的声音,叫穆太太情不自禁的把声音放柔:手机响了,你的也再响。

    其实他迷迷糊糊的听到了,只是不想理。

    最讨厌有人一大早打扰他跟她睡觉。

    被窝里因为两个人稍微的几个动作而有些变凉,他转身去把两个人的手机都拿到床上,给她一个,坐起来眯着眼看清手机上他的上面的通信人。

    “穆总,您上微博热搜了!——不过这次是跟钦xiaojie!”

    穆总mishu很低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

    “钦钦,你跟穆总昨晚在工作室做什么了?你们俩上热搜了,而且在第一名。”

    相比之下小美的声音就有些惊天动地。

    穆熠宸听完之后没说话,挂掉手机后揉了揉太阳穴,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钦慕尴尬的舔了舔自己有点发干的唇瓣,转头看他有些犯愁的样子。

    两个人本来都困的要死,必定昨晚那么卖力的付出。

    可是现在却都清醒了,穆熠宸转头看她,突然就笑了一下,抬手将她的脑袋搂到怀里。

    “这就是你说的秘密?”

    他算是彻底的精神了,昨晚的种种都在脑海中突然闪现,她怎么都不肯告诉他那个狗仔是怎么回事,但是今天早上……

    全荣城都知道!

    钦慕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他胸膛笑的一抽一抽的。

    “既然她景晴早已经跟我开战,那我一再的躲在你身后不去应战,岂不是愧对你整天一口一个穆太太的叫?”

    钦慕抬手勾着他的肩膀把他扑倒床上躺着,双手摁着他,骑着他结实的腰上坏坏的解释。

    穆熠宸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臂,一只手轻轻地勾着她腰上,眼神又暧昧又执着:所以,你还是为我?

    “当然!你开不开心?”

    她突然趴下在他胸膛,调戏着问。

    “嗯!穆太太终于开窍了!”

    “起床吧,晚点大家该来上班了!我让小美帮我们带小笼包跟粥怎样?再配腌黄瓜?”

    “你都骑上来了还想就这样起床?”

    “可是昨晚……”

    “现在是对我昨晚配合你的奖赏,穆太太。”

    他突然堵住她的嘴,霸道的吻了会儿才好心的提醒她。

    钦慕才知道,原来昨晚他早就猜到了,所以才会在一楼就那么卖力的跟她……

    便宜了那个小兔崽子,钦慕越想越气,后来俩人在会客区一边吃饭一边看手机,钦慕把手机防盗他眼前:你看,那小子拍的。

    “嗯!像素不错!”

    “我让他拍的清楚点的,嘿嘿!”

    穆总吃着没营养的小笼包,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家里养了个这么有性子的媳妇,他能怎么办?

    唯有听之任之。

    “就是便宜那小子看了那么久的霍春功,你也是,既然已经猜到为什么还那么用力?”

    “演戏当然要演全套,你一个拍过那么多广告的人还用我提醒你?”

    “拍广告跟拍戏可不同!”

    钦慕看过剧本,光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情节就让她头疼,还有那些个长的要命的台词,虽然圈子里有些人说有些演员因为用配音所以根本就不记台词,但是她还是不行,她总觉得演员拍戏你不说台词就不行,再说,你乱说一气叫你身边敬业的演员们怎么办?太尴尬,所以她决定,老老实实地做她的设计师,拍广告赚的钱都是给欢欢的,后来有次投资了这家工作室。

    “是吗?那当穆熠宸的qingren跟太太,可有什么不同?”

    他突然直勾勾的盯着她问了声,声音很浅。

    “那当然也不同了,太太是要一起生活的,qingren只是一起睡觉……”

    钦慕一说完就觉得不妙,他好像不喜欢听这句,所以立即住了嘴,一双黑溜溜的眸子温软的望着他。

    渐渐地眸子里升起的温度是因为尴尬,因为怕他生气想要讨好。

    “那个,我的意思是……”

    “你就吃准了我不能拿你怎样!”

    他突然打断了钦慕。

    钦慕没办法,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趴在他身上低了头。

    “你就那么想对我负责啊?”她嘟囔了一声。

    “算了,既然你不需要,我便及时行乐好了。”

    他突然轻轻地一声,抬手将挡住她脸的长发给缓缓的勾到了耳后去。

    上午他走之前小美他们就来上班了,并且目送他开车离开后还在她耳边问:“你们俩整天在工作室里那啥,怎么单单昨晚被狗仔拍了呢?”

    “所以我是早有预谋!”

    钦慕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从会客区离开,上楼去自己的办公室。

    “她刚刚说的话你们听懂了吗?”

    钦慕当时的声音并不大,但是也很稳妥,吓的小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好奇的问周边的人。

    只是大家都忙着工作,最多对她摇摇头。

    小美把这理解为国外的人听不懂中国话。

    穆熠宸刚去到办公大楼就看到景晴的车子停在那里,她戴着墨镜,穿着红色的外套站在车旁挎着包等着他。

    像是已经等了很久。

    景晴听到声音便往他那边看去,只是墨镜下她的眼神别人看不到。

    穆熠宸从车里下来,转眼看她一眼:怎么了?不用拍戏?

    “你喜欢看我拍的戏吗?”

    她依旧靠在车子旁,执着的望着他问。

    穆熠宸看着她,虽然隔着墨镜,但是他好像能看到她眼里刺目的神情:抱歉,我不是很喜欢看剧。

    景晴终于站起来,摘下墨镜后是一双哭肿的眼睛,就那么带着恨意痴痴地仰视着他。

    “请我上去坐坐好吗?”

    穆熠宸没说话,因为后面秦逸也来上班了。

    穆熠宸走在前面,秦逸跟她走在后面,三个人先后进了电梯,没人说话,各怀心思。

    秦逸下意识的看了眼对面站着的穆熠宸一眼,当穆熠宸也淡淡的看他一眼后秦逸有些烦躁,但是却一直跟着到了顶楼。

    景晴没说什么,仿佛习惯了秦逸在场。

    踩着高跟鞋先进了他的办公室。

    秦逸说三杯咖啡,mishu去倒咖啡,然后他跟着进去后关好门。

    景晴大步走到沙发前将包包往里面一扔,然后绕过去那张沙发坐下。

    秦逸便拉了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

    穆熠宸站到窗口去从口袋里抽出烟来点了一支,转头问沙发里的女人:什么事?

    “我们都好久没有说说话了,你有了钦慕meimei,就不打算在跟我们这些老朋友保持关系了?”

    景晴也不转头看他,稍微侧脸,声音有些冰冷跟妒忌。

    轻易抬眼看着她那酸溜溜的模样不自觉的张了张嘴,却是有不知道自己不该多说,便闭嘴不谈。

    “朋友还是朋友,景晴,好好去拍戏不好吗?”

    穆熠宸抽了口烟后衡量着说。

    “当然好啊,可是如果拍戏能让我爱的人回心转意。”

    意思就是,你既然不能回心转意,那么我只好暂时放下拍戏的事情。

    “你随意!”

    穆熠宸无奈。

    “今天各大娱乐版头条都被你跟钦慕meimei占了,是你找的狗仔还是钦慕meimei?”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他,然后勉强对他笑了一下。

    穆熠宸没看她,却也低头笑了声。

    是因为想起穆太太那小心思来,还有扑在他怀里撒娇发坏的时候,一想到她那娇俏又坏的小模样他就情不自禁的心里一阵发软。

    “是我!”

    他总算又对她说了句话,也看了她一眼。

    “是你?为什么?”

    “还不是你生日那晚,我穆熠宸的女人被说成脚踩两只船,我怎么能不扳回来一局?难道我穆熠宸是个连女人都没本事留住的男人?”

    穆熠宸轻佻的解释,并且问她。

    景晴竟然一时找不出话来对他回应。

    所以今天的娱乐版头条标题是穆总与钦xiaojie和好,留宿钦xiaojie工作室,共赴**。

    “你也是,你们俩好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还非要弄的全荣城都知道?”

    “男人的面子是大事!”

    穆总认真的对提问的秦特助解答。

    秦逸心想,你在那女人身上什么时候要面子过。

    “我交男朋友了,是我这部戏的男主角,他爱慕我很久了,前几天剧组一起吃饭又对我表白,我答应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口气始终吞不下。

    穆熠宸毫无反应,倒是秦逸朝着她看过去:你不是不谈娱乐圈吗?

    “那怎么办?穆总又看不上我,难道我要一直热脸贴着冷屁股?那个人至少对我是真心。”

    景晴说完就站了起来,固执的再也不多说一个字,立即走。

    mishu刚好来送咖啡,正要倒手开门,景晴从里面打开,骄傲的往外走,mishu……

    三杯咖啡……

    “所以你现在满意了?”

    “有什么不好?既然你迟迟不出手。”

    “可是她明明不爱那个男人。”

    秦逸气的站了起来,声音也有些大。

    “如果爱就能得到,我这些年还会过成这副模样?”

    穆熠宸突然也吼了一声。

    “那是你,并不是全世界的人都要跟你一样。”

    秦逸气的用力拍了下椅子,然后转身就走。

    mishu又开始看自己手里托着的三杯咖啡,现在办公室里只有穆总一人了。

    “把会议提前。”

    穆熠宸也没要她的咖啡,只是交代了她一声就走到办公椅后面去坐下开始找要开会的文件。

    “是!那咖啡……”

    “你喝!”

    mishu要哭,她自己喝这么多咖啡真的合适吗?

    秦逸迅速去追上到了楼下的景晴,伸手去拉住她的手臂,大厅里景晴转头看着他:还有什么话好说?

    “不要因为妒忌和得不到就做出让自己以后会后悔的事情来,算我求你。”

    秦逸十分诚恳,甚至有些卑微。

    “秦逸,你管太多了!”

    景晴抬手推开他的手,看他的眼神不带有任何感情。

    甚至,好像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都不在了。

    秦逸还大喘着气,看着她那么坚决的往前走不知道该如何拦她,转念立即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拨给景峰。

    这一上午,穆熠宸都在会议室里度过。

    冯芳华抱着欢欢到了工作室,把欢欢放在外面跟小美玩,然后就独自去了钦慕办公室。

    钦慕规规矩矩的给她奉了茶之后才坐下。

    “今天的新闻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芳华直接问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钦慕料到她是为此来,也想好了应对的策略,却是并不急着解答。

    “您的腰好了吗?”

    “好了,回答我问你的问题。”

    冯芳华不高兴她不回答问题,于是又逼着钦慕直面这个提问。

    “这是我跟景晴之间的问题,本来并不想打扰您跟叔叔。”

    “你跟景晴的问题?”

    “嗯!”

    钦慕对冯芳华并没有什么好隐瞒,在明白冯芳华是跟儿子站一队后。

    “如果我告诉您那天晚上景家兄妹生日宴,独独我跟刘总的酒里被下了药,您会怎么想?”

    “什么?”

    “如果您是我,您会忍气吞声,还是以牙还牙?”

    冯芳华没想到钦慕突然抛出问题给她,但是如果是她,那定然是不会让伤害自己的人过的逍遥。

    “等等,你的意思是,那晚给你下药的人是景晴?”

    “就算不是她本人亲自去下药,这件事也与她脱不了关系。”

    钦慕端起桌上的茶,依旧从容。

    “这孩子怎么会……所以今天这一出是熠宸在帮你出气。”

    “准确的说是我利用了他!”

    利用他来报复了景晴。

    钦慕也有些愧疚,说完后低了头不再看冯芳华。

    “你倒是很会利用他,那小子也是傻,让你当枪使——他知道你利用他?”

    “嗯!”

    “还真是傻!”

    冯芳华越想越生气,她那宝贝儿子在家都不吃委屈,可是却被一个比他小了五岁多的小丫头牵着鼻子走。

    “景家老爷子要是知道你这么跟他的宝贝孙女对着干,还不得整死你,有时候你该忍忍就忍忍。”

    “这种事,怎么忍?”

    即便不能跟长辈大声顶撞,但是钦慕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抬起那双明清的眸子望着她,好声好气的问了句。

    “那你就这么跟她对着干下去?这样下去,迟早穆家还是要跟景家画上楚河汉界,我当初叫你离开穆家的目的你忘了?”

    忘?

    她从来没有一刻忘!

    她可以为了不给穆家惹事儿离开穆家。

    所以她已经离开穆家。

    可是别人还是那么踩着高跟欺负她,她还能怎么办?

    一退再退只是让敌人以为穆家怕,她也怕,所以更加张狂。

    钦慕怕的是,今天她忍了景晴找人给她下药,明天景晴就会找人来要了她的命,那时候她再后悔当初太老实,可就真晚了。

    “可是我已经离开了穆家,阿姨,我唯一能让的,只有此。”

    钦慕想了想,心一横抬眼很是认真负责的对她说。

    “那如果我让你跟熠宸脱离关系呢?”

    “怎么脱离?从此不相往来?您想像是上次那样让人看着我上飞机吗?”

    冯芳华没再跟她争执,只道了句:那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钦慕想起来送她,可是她走的太急。

    她对不起穆家吗?

    突然袭上心口一阵负罪感,但是那负罪感很快就过去了。

    穆家不想得罪景家,不是因为怕,就是觉得为她跟景家翻脸不值当。

    钦慕也明白,的确是不值得。

    可是她既然已经回来,她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能尽量满足穆家,却不能为了穆家而一再的被景晴欺负。

    当隔天景晴的经纪人再次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答应了他拍一支微dianying。

    小美不了解的到她办公室问她:虽然下个月不是很忙,但是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

    “这毕竟是很可观的一笔收入,拍下来一套小平房的房子就到手了。”

    “房子?还是小平房,你会需要吗?”

    “说不准啊!”

    钦慕轻笑了一声,然后低头去画图。

    说不准有一天她就会带着欢欢住到那栋小房子里去。

    至少他让她滚的时候,她不用再去打扰朋友。

    其实伤到她的不是穆熠宸,而是另一个男人。

    晚上穆熠宸抱着欢欢去工作室找她,她跟穆熠宸说:我下个月要去趟江南。

    “去江南?做什么?”

    “拍一个微dianying,如果顺利一周就回来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帮他端了水。

    穆熠宸坐在沙发里接过去水杯,却是没有说话。

    钦慕抬眼就看到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在望着她,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怎么?怕我跟别人跑了?

    “又缺钱了?”

    他只问了这一声。

    “没有啊!就是以备不时之需嘛,正好有这个机会。”

    说着便坐到他身边去,把欢欢从他身边抱起来在自己的腿上。

    “妈咪,我也要跟你去!”

    欢欢的小手摸着钦慕垂在胸口滑滑的头发说道。

    “你也要跟妈咪去啊,妈咪倒是愿意,就是不知道你奶奶那里同不同意啦。”

    钦慕抱着她轻轻地揉了下她的头发,眼里无尽的宠溺。

    “不准去!”

    他倾身去放下了水杯,三个字的命令。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去看他:为什么?

    脸上的笑意隐去了一些,疑惑的问他。

    “我虽然对演员这个职业没有歧视,但是我不准你去跟别的男人拍那种感情戏。”

    钦慕听完后才垂了眼睫,然后又低眉顺目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不搭话。

    他是怕她跟别的男人暧昧?

    其实就是会吃醋!

    “可是这个人已经找过我好几次,而且今天我都答应了他,如果我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违约金我来付!”

    他根本眉头都不动一下,不管多少钱他都拿得出。

    钦慕对他的不为所动有些失落,又无奈。

    “我这一辈子,不想紧紧只是做你的女人。”

    “你有主业,至于副业,你做别的我不管,但是演员不行。”

    他很坦诚,又很无情。

    他并不用争吵的方式,却像是另一种冷暴力。

    看着钦慕的眼里也不像是之前那么深情款款。

    “可是之前我做广告模特你不是也没管?”

    “模特跟演员一样吗?”

    “你就是那么自私,口口声声说拿我没办法,又这个也不让我做那个也不让我做。”

    钦慕把欢欢放下,气的对他吼。

    “穆太太,容我提醒你,这两天都是你在做。”

    钦慕……

    欢欢睁着一双与世无争的眼睛看着爸爸妈妈在吵架,而且吵的她有点小感动。

    看着爸爸妈妈朝着朝着又不说话,看着爸爸看妈妈那宠溺的眼神,还有妈妈那缴械投降的样子,欢欢终于渐渐地抬起自己的小手来把自己的脸蛋遮住了大半。

    已经忍不住笑的嘴巴裂开了。

    穆熠宸垂眸看坐在旁边忍着笑出声的女儿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似笑非笑:你又笑什么?看你妈妈那么不讲理很可爱是吧?

    钦慕……

    欢欢还很配合的用力点头,钦慕忍不住哈了一声:你们父女就一个鼻孔里出气吧,既然这样干脆你们都回穆家去,让我自己在这里过。

    说完就当甩手掌柜,转身朝着上楼的方向走去。

    “你妈妈最近脾气真大。”

    穆总无可奈何的对女儿说。

    “哈哈,爸爸快去哄妈咪!”

    “我们一起去!”

    穆熠宸说着放下交叠的双腿抱起欢欢便去追她,明明上一刻还那么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

    “妈咪,快开门呀!”

    穆熠宸负责敲门,怀里的小女儿负责喊。

    “妈咪,开开门呀,欢欢在外面呢!”

    钦慕站在门里听着门外的声音忍不住心头一软。

    “还有你的宝贝老公!”

    刚刚消下去的火因为那一声立即就又燃了起来。

    宝贝老公?

    这话肯定是穆总叫她的吧?

    这父女俩现如今倒是穿一条裤子了,钦慕气的走到床前去坐下,然后抬眼看着门口。

    “妈咪,欢欢好想睡觉呀,妈咪,给欢欢开门呀。”

    穆熠宸一边教着女儿说话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女儿快要哭了的时候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

    欢欢看着那把钥匙立即眼睛发亮:钥匙!

    “嘘!”

    穆总轻轻地把钥匙放入锁孔里。

    钦慕隐约听到钥匙两个字,当她想起什么起身的时候,还不等走到门口,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

    “你,果然又偷了我的钥匙!”

    “我这才是以备不时之需!”

    穆总实在是个很讲道理的人,讲道理到让她想要踹他。

    晚上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欢欢睡着后被放到最里面去,穆总在最外面一点点的往里挤。

    钦慕被他蹭的难受,胳膊肘用力捅了一下后面,穆总吃痛没找到着力点一下子掉到了床下。

    钦慕真的听到啪的一声。

    她这屋可没有地毯,他那么长,摔在地下想要没有声音都难。

    不过她的心也紧了一下,虽然后来很不厚道的低笑出来。

    “你也给我下来。”

    “啊!”

    钦慕的身子一下子悬空,吓的就要掉出来,结果嘴巴立即被他的大手给捂住。

    “嘘,别吵醒女儿。”

    “你干嘛?”

    钦慕气的捶了他一下。

    “干好事!”

    她上半身压在他身上,听他说那话的同时看到他眼里灼灼的火焰。

    分明房间里的灯光那么暗,但是他的眼,却照的她的心里亮亮的。

    “那你先答应我拍dianying的事情。”

    “这件事不行,你要是缺钱,不想从我这儿拿,我给你联络关系,你继续拍广告,嗯?”

    “只此一次!”

    当钦慕发现没办法跟他说通,立即就改变了策略。

    一根手指头伸出来,倒是够长,够纤细。

    “去你办公室说!”

    钦慕收回手指头,皱着眉头看着他。

    去她办公室里还用说?

    她现在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程度。

    “你就会骗我!”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在她颈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跪在地板上将她抱起来。

    两个人悄悄地出了门,穆熠宸抱着她在她耳边小声提醒:关门,别待会儿让女儿听到少儿不宜的声音。

    “哼!”

    钦慕不服的在他胸口咬了一下,然后伸手去把门关上。

    办公室的软皮沙发里,穆总终于得以施展。

    其实钦慕勉强在里面躺下,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

    后来她再想求他答应去江南拍dianying的事情根本就没能力开口了,他不是堵着她的嘴,就是把她累的昏睡过去了。

    第二天酒店来给他们送早饭,吃过饭穆家的管家来接了孩子走,穆熠宸走之前跟她说“今晚去公寓还是在这里?”

    “你在公寓,我在这里!”

    说完就傲娇的转身回工作室。

    穆熠宸邪魅的眼神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却忍不住得意。

    昨晚她后来也没能再跟他提关于去拍戏的事情,今早要照顾欢欢起床她就把这事放下了,他给景晴的经纪人打dianhua。

    “你要是手头剧本太多不如都给景家那位大xiaojie,毕竟她才是专业的。”

    “可是她拍了这么多年戏,早就不是从前单纯的样子,有些戏她没法演了。”

    “所以你就找穆太太?穆太太是好,但是她是我一个人的宝,你要是还想在这一行里干下去就另择他人吧。”

    穆熠宸说完就挂了dianhua,车子迅速去往药厂的方向。

    而经纪人更是呆了,接完dianhua后迟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刚刚穆总在dianhua里叫那个女孩什么?

    穆太太?

    还说穆太太是他一个人的宝?

    他觉得自己快要灵魂出窍了,穆总刚刚那话会不会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其实他是出现了幻觉?

    如果穆总结婚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媒体报道?

    现在交往中的男女都喜欢老公老婆的叫着对方,会不会穆总也不能免俗?肯定是,肯定是!

    正当他搞不明白的时候一个不留神就看到景晴带着她的小助理朝着这边走来,立即站了起来,脑袋也清楚了一些。

    “正找您呢,有空吗?”

    对这位大xiaojie,经纪人再怎么厉害也还是捧着呢。

    “好啊!”

    景晴看他一眼先走进了休息室。

    “你去拍吧,这只微dianying要是拍好了肯定能给你涨不少新粉丝。”

    “我不去,我最讨厌拍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肯定吃力不讨好。”

    “你看你,总是看不上一些剧本,我能把不好的剧本给你?你是咱们公司的顶梁柱子,给你的肯定都是最好的。”

    “是吗?”景晴听了这话舒坦了一些,一边喝着助理给刚买来的芝麻糊一边不轻不淡的问了声。

    “肯定啊!”

    “那我考虑考虑吧!”景晴继续修她的指甲。

    “嘿!对了,上次拍那支香水广告的女孩叫什么来着?”

    景晴修指甲的动作立即停下。

    “穆总悄悄跟我说了,这个角色就你合适,不让我去找那个女孩。”

    经纪人一看她脸色变了,又立即到她耳边嘀咕。

    景晴受宠若惊,难以置信的看经纪人。

    经纪人给她一个深信不疑的眼神。

    “他真这么跟你说?”

    景晴还是不敢相信。

    “是啊,穆总还说,这个角色非你莫属,如果你都不能演,那全国上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好,我去!”

    景晴一听这话,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心里想着上次两个人在他办公室的见面,会不会是因为她说交了男朋友所以他着急了?

    “那咱这事可就定下来了?你可不能半道上给我扔下不管,我立即去办。”

    经纪人赶紧跟她敲定,就怕她再突然反悔,后来她成名后突然反悔的事情太多了。

    这也是后来他为什么想另外发展新人的原因。

    如果她不是身份特殊那他管她约束她也都还好说,关键是她身份太特殊,他又不敢硬管,如果再管不成,他真的不拉钦慕下水也得再去找别的人了。

    其实今天天气实在是太好,好的抬头就能看到朗朗晴空,那些白云,一朵朵的,好像棉花糖那么美妙。

    又多了几分美轮美奂的感觉。

    穆熠宸的车子停在药厂大楼下面的停车场,刚下车就有人跑出来迎着他:您来了!

    “嗯!”

    随后工作人员跟着他一起往里走,明明都是些些正当年的男子,可是却唯独他那么挺拔优秀。

    外面的杨树叶被风吹着,树叶互相敲打的沙沙声很是悦耳。

    一整天他都待在药厂没出去,大会小会开了七八个小时。

    晚上钦慕被赫连好叫去喝酒,不过身后还跟着个小尾巴。

    景大检察官。

    钦慕一下车看到景峰跟她在一起忍不住笑了声问:你找我来当电灯泡?

    “是鉴于上次的事情做的措施,景少是跆拳道黑带,我们俩就可以放开了玩了。”

    赫连好说着搂住钦慕的肩膀把她往里带,景峰无奈的跟着两个女孩后面进去。

    “景少爷!”

    “嗯!”

    他自己坐在她们后面的桌子,她们俩坐在前面的吧台边,叫了两杯酒之后就畅所欲言。

    “你要去拍微dianying?真的假的?”

    “真的啊!”

    还不知道内情的穆太太傻傻的回答。

    赫连好也信以为真,又疑惑的眨了眨眼:穆熠宸会让你去拍戏?

    “他……是不让,不过我不能因为他不让就拒绝这么好的机会。”

    “可是他把你抓回来怎么办?他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坡头露面,还去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

    “其实也没有什么过分的戏,有两场接吻戏,我可以利用穆总要挟导演借位。”

    钦慕端着酒,酒杯到了唇边又拿开,很负责任的跟赫连好解释。

    “呃!”

    赫连好表示佩服的五体投地,没想到这丫头这么会利用穆总。

    钦慕认为自己想的很周到,她去拍戏已经是让他不开心,她不可能跟别的男人拍吻戏。

    “那你告诉穆熠宸没有?”

    “我现在跟他说什么他都不信,索性到时候让他自己看了之后,也就还我清白了!”

    这个,她的确想的简单了。

    赫连好点点头,觉得她说的也有意思,两个人很快喝完一杯,又叫调酒师帮忙调制了两杯特别的。

    景峰自己端着酒瓶,偶尔看到她们俩碰杯就也举了举酒瓶,感觉自己有点像个傻子。

    江之远来泡妞,看到他独自坐在那里就立即好奇的跑了过去,爪子拍在景峰的左肩:嗨!兄弟跟你们家小好吵架了?

    赫连好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便转头朝着背后看去,江之远也看到她,瞬间尴尬的嘴巴抽了抽。

    “怎么个情况?”

    江之远坐在他身边好奇的问道。

    “还能怎么个情况,雇我当保镖呢!”

    景峰瞅着赫连好的背影嘟囔道。

    “呵,她可真敢用,不知道景少爷很贵的吗?”

    听到很贵那俩字景峰又看了他一眼,很是尿性的一声:她会知道的。

    她会知道他到底有多贵。

    看着赫连好一个劲的跟钦慕喝酒,他心里在催促:再多喝点,再多喝点。

    “那宸哥怎么没来?一般小慕meimei在的话他都得在场啊。”

    “你现在就可以给他打dianhua,让他来看住自己的女人。”

    景晴心里烦,赫连好还让他给钦慕当保镖,他讨厌钦慕那丫头讨厌的要死。

    “得嘞,我先发个tupian给他,不信他不主动回我。”

    江之远掏出手机对着她们俩的背影拍了一张发到穆熠宸的微信。

    还在加班的男人收到微信后本来看到是江之远不打算理,但是手欠的打开看了一眼,然后立即又很认真的看了一眼。

    虽然只是背影,但是那是他女人错不了。

    江之远跟景峰一直盯着手机,不到三十秒手机就响起来,江之远指着手机屏幕对景峰说:我说的没错吧?

    景峰也没什么好意外的,穆熠宸紧张钦慕这事又不是什么秘密。

    “哥们正在绯月给你媳妇当保镖呢,快过来啊,这里可什么人都有,哥们等下还要去泡妞。”

    夜色正往深里走,穆熠宸挂断江之远的手机就立即拨给钦慕,钦慕的手机在包里,里面太吵根本听不见。

    穆熠宸只好提前收工,然后下楼开车去找她。

    而江之远已经走到她们跟前站着,手里把玩着手机,侧着身子看着她们俩:两位meinu赏脸喝个酒啊!

    “江少爷,您跟我们后面那位喝去。”

    赫连好一本正经的提醒他,她们正料到女人的私密话题,他一来她们就聊不下去了。

    “别介啊,让我也听听两位meimei聊的什么。”

    “景少,有人调戏你女人你管不管?”

    赫连好直接转头对景峰吆喝了一声。

    景峰一听你女人三个字就立即端着酒杯上前:管!

    景少爷这一个管字可了不得,吓的江之远眼睛都直了,赶紧告别:我去那边看看,我的妞在等我呢。

    景峰笑了声,也看着她们俩:你们打算喝到几点?

    “怎么着?你有别的事?”

    赫连好认真问他。

    “那倒不是,只是这里太乱,你们俩要是想继续喝,不如我们到楼上去,我跟熠宸在这边有专属包间。”

    ……

    少爷们的生活啊。

    ——

    “哥!”

    他们已经起身拿好东西准备要上楼,只是还没等走就听到景晴在远处叫景峰。

    景峰他们寻着声音看过去,还未等看清楚景晴的脸,景晴突然被人从杯后扑倒,距离不到五米的地方立即被围成一团。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