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6 我们结婚了(2)
    景峰护着赫连好跟钦慕在后,却是忧心自己的meimei。

    “先去保护你meimei!”赫连好怕景晴真出事便对他说

    景峰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对她点点头立即朝着景晴跑过去。

    也是在他一松手之后突然几个男人被挤了出来,钦慕跟赫连好被迫分开。

    景峰还是晚了一步,挤进去的时候就看到正好赶来的穆熠宸救了景晴,心里这才松了口气。

    穆熠宸两只手从她身后握着她的肩膀不让别人靠近,却听到那些醉生梦死的声音。

    “景晴,真的是景晴,我的女神,我爱你,昨天因为你我刚刚跟我相识十年的妻子离婚,以后我只有你!”

    里面的工作人员听说发生了冲突立即赶到阻止了那些疯狂的粉丝,但是那些被拦住的人还是很激动。

    景晴吓的立即抱住穆熠宸:熠宸,快带我离开这里!

    穆熠宸一看那情形立即蹙起眉,景峰上前来:我们先到楼上去吧!

    “钦慕呢?”

    穆熠宸没有心思管景晴,见景峰来立即将腰上那双手用力拿开。

    整个大厅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

    景晴虽然不是常常来这里,但是这地方本就是富二代们集合之地,平时大家都斯斯文文的,怎么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刚刚还跟小好在一起!”

    景峰也忧心,因为突然之间他也看不见赫连好了。

    两个女人被刚刚一拥而上的一群人撞到了,最后见人太多遍一直坐在地上看着前面的热闹,顺便捂着自己疼的厉害的手肘。

    光本来就很柔很暧昧,暗的根本无法看清下面。

    钦慕却是听到景晴叫穆熠宸,下意识的就抬头看着那些高高的人头叫了一声:穆熠宸,我在这里。

    穆熠宸听到她的声音立即把她推给景峰就朝着人群外挤出去。

    钦慕看到他来便忍着痛爬了起来:穆熠宸!

    她跑过去跳到他身上紧紧地抱住他。

    “你吓死我了!”

    他也紧紧地搂着她,刚刚他差点以为她又被什么人给绑架之类的。

    “我没事!”

    她离开他一些,一双乌黑的眼睛望着他,甜蜜的笑出来,还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身上不下来。

    “以后不准再来这里。”

    “这是意外!”

    钦慕说着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

    说实在她突然这么献殷勤的确是有目的。

    景晴被景峰拥着走出来就看到那一幕,虽然只是站在边上看着,但是心里却恨足了钦慕。

    赫连好看到景晴跟景峰也都回来就爬了起来,走到他们跟前:景晴没事吧。

    “膝盖受了点伤,我们先去楼上再说!”

    景峰跟她交换了眼神确定她没事便搂着景晴先往前走。

    从这一次开始赫连好都在家里跟钦慕玩,再也不跟她在外面浪了。

    至于景晴,后来大家都到了楼上的包间,景晴的膝盖磕破了,景峰蹲在一旁小心给她消毒伤口,其余人就坐在一边看着。

    包间里开了最大的灯,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想要看的那个人的样子。

    后来赫连好实在是看不下去:我来吧!

    景峰转眼看她,赫连好也没理,只是重新换了一根棉棒又重新取了一根,然后帮景晴消毒。

    景晴看了她一眼,但是因为膝盖破了很疼也没空跟她矫情。

    钦慕跟穆熠宸坐在旁边,穆熠宸还在为了钦慕的手肘紫了而揪心。

    后来赫连好一起来,景晴顺着她往前看去,就看到穆熠宸正握着钦慕的手肘轻轻地给她吹着,心里一阵刺痛。

    “熠宸,刚刚谢谢你救了我。”

    景晴柔声说道。

    “不必!”

    他当时也是条件反射的去救她,有这么多年的情谊在里面。

    “对了,还要谢谢你推荐我去演那只微dianying的女主,角色我看过了,的确很不错。”

    景晴知道他本来也不是个爱客套的人,却是看了眼钦慕后又继续跟他说着。

    “什么微dianying?”

    钦慕本来在看自己的伤,听她那一句道谢后不自觉的眼神一滞,随即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问。

    景晴本来只是想要表露穆熠宸对她的照顾好让钦慕嫉妒,却没想到会有另外的收获。

    “熠宸没跟你提?你也别生气,毕竟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就想刚刚在楼下那样,他看到我有需要就会条件反射的去帮我,我不要,他觉得合适的也会给我,现在你们才是一对,你应该不用吃这个醋吧?”

    景晴看穆熠宸不解释便替他解释。

    钦慕却并不理她,只是看着穆熠宸:我不听她说,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暗中搞鬼?

    “这事我们回家再说行吗?”

    他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此时已经知道已经没办法压住她的性子,只得做出不是什么大事的姿态。

    “回谁家?”

    钦慕蹭的从他身边站了起来,生气的瞪着他一会儿扭头就往外走。

    “慕慕!”

    赫连好连忙叫她,又转头看穆熠宸: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

    江之远本来知道是粉丝太激动冲撞了明星的勾当便没当回事的在旁边搂着个meinu正调戏呢,听到那一声后也吓的松开了怀里的女孩,俩大眼珠子瞪着穆熠宸,也不开口问一声到底怎么回事,只等着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的男人主动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

    “熠宸,这倒底怎么回事?”

    景晴柔声问他,好像那瘦的只剩下骨头上的膝盖上的伤是假的,满眼都是寂寥的他。

    “是啊,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慕慕说的那个?”

    赫连好真着急了,想起钦慕对她说的话,然后再想刚刚景晴说的那个,她就怕是一回事。

    “她怎么说?”

    穆熠宸听到赫连好提起才又开口。

    “她说你不同意她去拍戏,但是她执意要去。”

    赫连好低声说,心里有点紧张了,怕自己说错。

    穆熠宸低了眸子嘲笑了一声,她是打算自己偷偷去?

    “她还说她看过剧本了,其实没有几场亲热戏,而且她打算到时候利用你来打压导演,吻戏就借位一下算了,难道景晴说的微dianying就是慕慕要去拍的那个?”

    穆熠宸眼里的邪魅嘲讽一下子收起,转瞬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拿着自己的外套朝着外面走去。

    那一刻他特别的高大,有的人仰着脖子看着他离去仰的都快要断掉。

    整个屋子里都进入了绝对安静的状态。

    就连一根棉棒掉在地上都会有声音,只是因为她说会借位拍他就去追她了。

    景晴觉得自己心上已经狰狞一片,鲜血淋漓。

    只是没过五分钟景晴就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不理膝盖上的疼痛,冷着脸朝着外面走去。

    “你替我送她一下。”

    景峰看景晴那架势已经猜到了一二,立即抬眼看着江之远吩咐了一声。

    自己兄弟当然不用客气,江之远立即就站了起来追出去,江之远身边的女孩一看那情形便也立即起身告辞。

    “你可以去照顾你meimei的,我又没事!”

    房间里只剩下景峰跟赫连好,赫连好知道他是怕她心里不舒服,但是这时候她还是分得清轻重的。

    “我去了也没用,这时候她大概会直接回家,只是顾虑她膝盖上有伤才让之远送送她。”

    景峰交代了一声,专注的望着她:你呢?她们俩都有受伤,你有没有?

    “胳膊肘碰了一下子,不过没有慕慕那么严重。”

    谁知道她以为的只是轻轻碰了一下,在景峰再次检查的时候却不敢动了,俩人半夜去医院一检查,得了,骨折!

    景峰在想要跟她发生关系之后接二连三的出事,景峰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赫连好从医院里出来就吊着手臂了,看他那样子知道他心里有不满:很快就好了!

    景峰抬眼看了看她也没说别的,抚着她往前走。

    “其实这样也耽误不了你要做的事。”

    上他的越野车之前赫连好小声跟他说。

    “你当我是什么人?这么多年我都等了,还差这几天?”

    赫连好听了忍不住红着脸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被他搀上车。

    其实她腿脚没毛病,但是景峰下意识的那么去照顾她。

    钦慕从里面出来便立即去取了自己的车子,一路狂飚。

    她还当他会像是以前那样容着她,谁知道他竟然把角色给了景晴。

    就因为不想她跟别的男人有亲密的举动?

    心里一阵阵的难受,又有些痒的她恨不得抓破皮。

    回去工作室后还气的要死,眼眶略微有些发肿,那有棱角的脸上更是写满了固执。

    谁知道她前脚刚到他后脚就把车子停在了她工作室门口,并且上前来。

    钦慕立即又跑回去把门从里面锁死,穆熠宸一只手压在门上:你给我把门打开!

    “既然那么放不下她还来找我做什么,就不开!”

    钦慕说完就转身。

    “不开是吧?好!”

    他说着就拿出手机来,她刚走没两步就停下,因为他打dianhua叫了人要他们来拆门,完全就是在恐吓嘛!

    钦慕被吓的一阵发憷,一想到她这门的价格没办法她只得放他进,谁让她把东西看的比自己重呢。

    只是才刚给他开门,他冲进去就弯腰抱住她的腿将她扛到了肩膀上。

    黑暗的环境里,两个人一路走好一路闹。

    原本安静的空间里因为两个人的突然出现而显得有了丝丝凉爽。

    钦慕被倒空着脑袋一阵难受,手吊在他腰上,往下一捞用力拍了下他西装裤下的屁股。

    “穆熠宸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她在他的肩膀上大吼,开始一边用力的踢蹬着拍打着。

    谁知道他并不理,只是抱住了她直奔房间。

    他把她放到床上,看她眼泪汪汪的坐在那儿擦眼泪便蹲在她面前:你若真想去,那就去。

    “我还去什么啊,你都给她了!”

    穆太太继续吼,擦眼泪的手用力去推他的肩膀一下。

    在被推到之前穆总先抱住了穆太太,仰着头在她胸口的位置,一双如墨的眸子深情款款的望着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拒绝跟别人拍吻戏的事情?

    “我这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就那样了,我还敢跟别的男人拍吻戏?你当我傻啊?”

    她要气死了。

    “那么在乎我?”

    “鬼才在乎你,我是担心你以后不管我了,我还怎么混啊?”

    穆熠宸被她逗的笑起来。

    她还哭,哀怨的望着他,想抬脚踢他,脚却早就被他抱住了。

    “你承认在乎我,哄着我,我会更护着你帮着你的!”

    “滚开,我自己照样活的好好地。”

    穆太太这会儿被宠的,真恃宠而骄了!嘟囔着死活不嘴软。

    穆总没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床上解决。

    “除了拍戏,我们什么都可以做,好吗?”

    脱光衣服,毯子盖在两个人身上,直到把穆太太伺候的舒服了穆熠宸才又柔声安抚。

    “那以后不准这样了。”

    她是真的生气,甚至记他的仇,可是她不能因为这事跟他翻脸。

    那执拗的一声,配上她此时冷眼朦胧简直是娇滴滴的叫人忍不住吞口水。

    穆熠宸看她终于肯松口,轻轻地吻她额头:这戏是你让给她的,单凭这一点她就已经在你之下。

    钦慕沾着泪滴的眼睫一动,随即双手紧紧地勾住他的腰上。

    是,估计景晴知道这部微dianying一开始找的女演员是她,也得气死。

    钦慕想,只这一次,他们就这样算了,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再跟他好好算账。

    “穆熠宸,以前我以为欢欢是我的底线,现在才知道,原来你才是!”

    她嘟囔着,抱着他的力道更是用力了几分。

    穆熠宸垂着眸,手轻轻地在她头发上抚着,深邃的眼内仿佛在说,你的心里不可能没有我。

    “或许不知不觉中你已经爱上我!”

    不知不觉中爱上……

    杏眸里满满的都是他的模样,有些话她说不出来,只得别开脸看向别处,佯装淡定自若的笑了笑:今晚罚你不准再乱来,全都听我的。钦慕立即爬到他身上去,压着他的胸膛低头就在他的肩膀用力的咬了一口。

    穆熠宸,每次你都在我身上留下痕迹,这次换我。

    她的内心想着会不会心里一点点的有了他的地位,是因为他在她身上留下了太多痕迹?

    越是想到可能那样,就去亲吻他的胸膛,不,是啃咬。

    从他的肩膀一点点的,咬到他的胸膛。

    她要多给他留点牙印。

    而知道真相后的景晴真的是生气的要发疯,只是今天下午她已经签了约,现在想后悔就要付违约金。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吞进肚子里的钱是绝对吐不出来的。

    尤其是在她送给老爷子的房子被铲平之后,她其实现在有点缺钱。

    再一想起之前的一桩桩事情,她更是愤怒的直接把自己所在的餐厅里的桌子上的花瓶给推到了地上。

    那是老爷子比较喜欢的一个古董花瓶,跟地面接触的时候发出来稀碎的声音非常‘动听’。

    她记起来找钦慕设计的礼服,是,她是大放异彩,但是她是为了那个去找钦慕?

    本想让钦慕的手艺遭到质疑好为难钦慕。

    还有上次她爷爷替她抱不平找人去钦慕工作室闹的那一场,穆熠宸竟然找人去把她几千万的房子给夷为平地。

    还有一次钦慕抢了她唾手可得的广告,还有之前她给刘敬元的酒里下毒本想让刘敬元克制不住对钦慕的感情在公众场合做出见不得人的事情来,没想到刘敬元竟然克制住了,虽然第二天媒体还是写的绘声绘色,但是隔天钦慕就又利用穆熠宸扳回去那一局。

    老爷子听到餐厅的动静就赶紧的走了过去,然后一抬眼就看到地上他心爱的花瓶,还有他在不停流泪却没有哭一声的孙女。

    景晴的手指甲用力的掐进自己的掌心里,有口气咽不下便用力的伸长了脖子,然后咬着半片嘴唇,那眼神里是痛下决心的寒冷。

    老爷子就站在她身后那么静静地看着,花瓶碎了是小,只是那丫头一回来就抢了他孙女的男人,他孙女是该动气,是该用点手段了,看到景晴那样子他心里很满意,便又悄悄地转身离开。

    管家跟着老爷子身后往外走,到了客厅老爷子才吩咐一声:谁也别去打扰她,让她自己好好想想。

    “是!”

    这一夜景晴都坐在餐厅的椅子里,后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其实她没想,钦慕回来的目的很简单,根本就没想跟她有什么纠缠。

    至于穆熠宸,他从小就跟着钦慕,她景晴不过是自作多情,自以为自己该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妻子。

    只可惜,穆熠宸并不那么认为,并且他早就迫不及待跟钦慕领证。

    而第二天早上,又是一个好天。

    太阳升起的地方,火红的好像是被渲染的油画。

    海边的风悄悄亲吻着浪花,浪花不缓不慢的击打着沙滩。

    在这个热的让人快要喘不动气的夏天,也只有海边才叫人舒服点。

    钦慕跟穆熠宸半夜到了海边,想要一起看日出,两个人一起在车子里搂着睡了一觉。

    后来风浪把他们吹醒,海的那边太阳正在悄悄升起。

    钦慕还趴在他胸膛,他一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另一只手轻轻地搂着她,一双黑眸就那么平静的看着对面的太阳升起。

    钦慕也安静的趴在他身上,一只耳朵倾听着他的心跳,另一只耳朵却在感受着风的洗礼。

    漂亮的睫毛轻轻地呼扇着,望着那片不一样的天空。

    “原来荣城早上的太阳是这个样子。”

    她独自等太阳升起,在巴黎的时候,经常!

    但是来荣城后,好像没有了。

    两个人身上打着一条薄毯,就那么沉静的望着对面,像是在被洗礼着灵魂。

    之后钦慕收到赫连好的微信,骨折的手臂。

    钦慕立即对他说:我们在外面吃饭吧,吃完饭我得去看小好。

    “怎么了?”

    “她昨晚骨折了!”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开车载着她去吃饭,即便在外面吃,自然也是要让人开小灶的。

    后来穆熠宸把她送到景峰的公寓楼下:八楼,用我送你上去吗?

    “不用,你开车慢点,今天晚上我们带欢欢吗?”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对她笑了笑,她明白后便跟他挥手往楼里跑去。

    穆熠宸转动方向盘,倒车。

    景峰正好要出门,看到钦慕来就交代她:别让她乱动。

    “好!”

    钦慕答应着,景峰穿着黑色的整齐的西装出门。

    赫连好还穿着睡衣,在沙发里趟着挺尸。

    钦慕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被撩了!”

    被撩的要死又吃不到,太特么难受。

    对此钦慕不发表意见,因为只撩不吃那种感受她有过不少次,那就是耍liumang啊,可折磨人了。

    不过昨晚,是她撩,穆总吃不到。

    不过他竟然还是陪她去看日出,钦慕放下包包坐在她身边,赫连好睡眼蓬松的抬眼看她才发现她的眼眶有点深陷:你怎么了?昨晚也没睡好?

    “也不是没睡好,我们昨晚后来去海边了,今早你发信息的时候我们正在海边看日出。”

    “要不要这么浪漫啊?还一起看日出!”

    赫连好表示羡慕妒忌。

    “你要是去,景峰肯定也得陪你。”

    没什么好怀疑的,钦慕想。

    就像是她刚进门景峰就交代她要照顾赫连好,景峰对赫连好的感情应该是很深很深。

    他们俩,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二十多年,从未分开过。

    两个人的婚期已经定下来,钦慕设计的婚纱跟新郎服也已经做的差不多,后面还有些小细节,钦慕这两天要亲自拿针线了。

    “唉!”

    景晴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你怎么骨折了?还痛不痛?”

    “我真没感觉,当时就感觉震了一下子,但是就像是平时摔伤那种疼痛,谁知道后来你们一走景峰一抬我的胳膊……去医院一拍片,竟然骨折了。”

    赫连好苦恼的摇头。

    钦慕却忍不住笑了一声,因为她虽然在摇头,但是眼里却没有半点难受,还好像挺懒散的。

    这种懒散,若不是因为有个强有力的支撑,是不可能有的潇洒。

    “你呢?要不要也去拍个片?万一也骨折了怎么办?”

    钦慕穿着昨天的连衣裙,抬了抬手臂,那里还是一大块青青紫紫的,但是她觉得应该没事。

    “我就算了,对了,景峰让我别忘了提醒你,千万别在家乱动,你这里。”

    钦慕意指她的手臂。

    “我知道,他从昨晚开始都说了n遍了,晚上睡觉都搂着我,压着我这只胳膊怕我乱动。”

    赫连好说完后发现自己的话说的有点多,然后立即就闭了嘴,一副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样子。

    “我跟穆熠宸孩子都生了,还会笑你跟景峰睡一张床上?两个人互相喜欢做什么都不过分。”

    “你终于承认你跟穆熠宸是互相喜欢啦?”

    赫连好突然话题一转。

    钦慕……

    穆熠宸没急着离开,在楼下跟景峰抽了根烟,景峰跟他说起家里的事情:小晴昨晚在家摔了我爷爷最喜欢的一个古董花瓶。

    “她那性子摔个花瓶算什么!”

    穆熠宸抽了口烟,他从来也没觉得景晴是个好惹的女人,尽管她从来在他跟前都对他服服帖帖,但是他想,摔碎花瓶或许只是她性子爆发的开始。

    “所以你是因为早看透了我meimei性子不好,才会去找钦慕?”

    “那当然不是,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挑选的余地。”

    他看着钦慕从开裆裤到花裙子,从假小子短头发到长发飘飘的小公主,那时候他就很确定这女孩,就该是他的。

    她五岁之前都是短头发,背着个青色的小书包站在他们小区的法国梧桐下,那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那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要被她吃了,那一次她闯进他心里闯的很强硬。

    七岁的时候她长发已经过肩,舔着他给她买的棉花糖傻傻的只以为他单纯的对她好,对他笑弯了眼睛,那次倒是很温柔。

    穆熠宸抽完了两根烟才又转头看景峰:赫连好没事吧?

    “昨晚忙到你们都走了才发现自己手肘疼的动不了!”

    赫连好是个很细心的人,但是竟然也会有那么不灵敏的时候。

    “走吧,待会儿还要开会!”

    穆熠宸听完后就扔了手头的烟蒂,转身打开车门上车。

    景峰在他后面,两人前后离开小区。

    等钦慕从他们那里出来已经上午十点,回去后洗个澡换身衣服准备吃午饭。

    “钦钦,服装厂送赫连xiaojie的婚纱过来了。”

    谁知道正打算去吹头发呢小美就来敲门,钦慕下意识的就又把头发挽起来,答应了一声好,利落的出门。

    等下楼后就看到服装厂的车间主任坐在她们会客区喝茶。

    “钦xiaojie!”

    简单的黑裤白衬衫,看到她清凉干净的走过去,已到中年的男人放下茶杯站了起来打招呼。

    “赵主任,好久不见,坐啊!”

    钦慕走到沙发里,两个人对面坐着,她看到这位赵主任欲言又止有些尴尬的模样,下意识的多看了他一眼。

    以往来送衣服也不是车间主任亲自。

    “赵经理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是这样,我们服装厂最近要重新换新机器,所以暂时可能不能跟钦xiaojie这边合作了。”

    坐在沙发里的钦慕,还有旁边站着的小美都是怔了怔。

    “换机器?”

    小美问了一声。

    “是的,我们厂有些年没有换过机器了,你也知道有些机器是有年限的。”

    “可是这些机器要换的话,不是也是分批的吗?应该不会耽误工作才是。”

    “我们老板这次想要一次性全都换掉。”

    “这样啊,那就换吧,这也是为了以后做出更好的服装。”

    “其实……,我们以后恐怕也不能再跟钦xiaojie合作了。”

    钦慕这才不得不正视了他这个问题,等他走以后钦慕站在门口不自觉的皱起眉。

    赵主任给的理由是她们要做的服装太少,又太高要求,他们现在有另外的客户需要他们大批量的做,所以他们放弃了她。

    “他怎么可以这样?我们上个月的订单他们都没有做完呢,一直拖拖拉拉就算了,竟然还敢跟我们解约。”

    钦慕依旧没说话,只是转身回了里面。

    这个赵主任竟然还把违约金跟合同带来,那么这事就没有那么简单。

    钦慕本来是想着过几年他们再开自己的服装厂,暂时就先跟别的服装厂合作,但是今天是这家服装厂跟他们掰了,就算他们再找下家……

    她回到办公室后致电巴黎那边,简俨听了她的想法后点了点头,却又提议:你就不想用自己的名字?

    她并不介意一直用简俨的名字,因为她今天的成就离不开简俨的教导跟支持

    “我给你提个建议!将来开了服装厂,就用a这俩字,等你开了时装店,自然也是可以用这个名字。”

    “a?”

    “是的。”

    “可是为什么要改成a?”

    “你只知道这是穆熠宸的酒店,你却不知道这家酒店名字的来由。”

    “来由?”

    “爱慕!他在对全世界向你表白!”

    有足足三十秒,钦慕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只是感受着自己的心,像是被夹娃娃机给夹住了。

    她只觉得那两个字母还算好看,但是她真的没想到原来那两个字母是那层意思。

    “你虽然是荣城人,但是却是初到荣城,既然跟他有那层关系,利用他的名号打天下应该是最容易的。”

    放下手机后钦慕坐在沙发里许久都在想她的未来,但是她并不想用那两个字母。

    穆熠宸晚上来接她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工作室的人都在,并且都在工作。

    他才突然发现,他们的办公桌竟然都是缝纫机。

    无论男女,只要是这里面的成员全都在认真的做工。

    桌上的碎布料,专业的剪刀工具,一眼望去杂乱中又带着专业。

    钦慕在楼上专心制作赫连好的婚纱,那件白色的婚纱被套在模特身上,她手里拿着针线在缝制一层层白沙上面的珍珠。

    “怎么了?”

    穆熠宸站在旁边看着她做针线活担心的问了一声,却不上前去打扰。

    “服装厂说要换新机器,不跟我们合作了。”

    钦慕低声说着,此时所有的脾气早就化作了动力,眼睛专注的望着手上的活。

    穆熠宸看她歪着身子,不知道她累不累,他看着都觉得累了。

    所以没打扰她工作,只是拿着手机出去。

    钦慕转头看了眼,只看到他朝着卧室的方向,也就没在管他,专心的继续给赫连好做婚纱。

    其实这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事,再急的单子他们也做过,只是觉得奇怪而已,因为这次的突如其来有些蹊跷。

    穆熠宸打完dianhua后在卧室里站了会儿,然后又打dianhua给酒店:准备十五个人的晚餐送到太太的工作室。

    小美正在记录每个人要吃的晚餐,工作室门口突然停了一辆黑色的商务车。

    接着几个酒店fuwu生打扮的人便从上面下来,带头的是酒店餐厅部的经理,小美抱着本子朝着门口走去:您怎么来了?

    “穆总打dianhua叫餐厅给你们准备的晚饭。”

    小美……

    一水的小帅哥排着队端着食盒进入他们工作室,小美猜测这些男孩都不超过三十岁,而且每个都在一米八以上,身材体态更是好的像是模特。

    顿时工作室里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各种不适合的姿势在他们身上,但是每个的眼睛都很专注的盯着来人。

    “小美姑娘,你看看我们放到哪儿?”

    “哦,这边,会客区!”

    小美回过神,立即领着过去。

    钦慕在工作,穆熠宸便坐在沙发里看手机邮件等她,不久小美就拎着一个食盒上来敲门。

    门本来就是开着,所以小美站在那里敲了两下见有人看她就嘿嘿笑着道:感谢穆总请我们吃晚餐,餐厅的经理已经把饭送过来,两位在楼上吃,还是跟我们一起。

    钦慕抬了抬眼看着门口,小美拎着食盒在冲她眨眼睛。

    吃人嘴短这事……

    多了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两个人没下楼跟他们一起吃,钦慕去洗手回来,穆熠宸已经把饭菜都拿出来摆好在桌上,并且给她盛了米饭。

    “我刚刚打dianhua问过了,他们服装厂并没有换新机器。”

    钦慕刚刚喝了一碗汤,听到这话立即抬眼看他,有点吃不下去别的。

    “他们服装厂负责人跟你说的?”

    她放下碗轻声问。

    “是!”

    穆熠宸望着她疑惑的眼神,下意识的就想去替她做一些事情。

    “那——他们就是不想跟我合作了呗?”

    钦慕突然笑了一声,不想合作就不想合作,找那么多烂借口做什么?

    钦慕想起上午他们管事的在一楼跟她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瞬间就不高兴了。

    “我要自己开服装厂。”

    钦慕突然说道,说完就立即端起了米饭。

    吃饱了才有力气。

    “这主意倒是不错!”

    穆熠宸说道。

    “我要在荣城开自己的第一家服装厂,接下来我会开第二家第三家。”

    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因为无端被人踹。

    “嗯,接下来再开自己的品牌店,过个几年,穆太太说不定就是钦老板了,不过我要吃饭应该不需要排队?”

    干嘛突然给她戴高帽?

    做这些要投入多少本钱?

    还有,投入本钱的同时,选址更困难。

    服装厂只要在郊区有够宽敞的地方就可以,她突然抬眼看他:你不是在搞房地产吗?有没有开发厂房。

    “有!不过你得huilu我!”

    “你跟人家推了我的微dianying损失我多少钱知道吗?还敢叫我huilu你!”

    钦慕放下碗筷摇摇头叹了一声,明白过来自己有所求穆总就会帮之后不忘提醒他一句那件重要的事情,然后去开工。

    后来她半跪在地上缝一颗颗尚好的珍珠,一缝起来就是大半个晚上,他就坐在沙发里看邮件,邮件看完了就在沙发里躺下。

    后来看她的针线穿过来穿过去的久了,竟然不自觉的睡着了。

    钦慕去找了个毯子给他盖上,看着他睡着的模样忍不住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有些事情真没办法说。

    他现在陪着她熬夜,她不是感激,就是纯粹的开心。

    隔天景晴离开荣城,因为拍戏跟拍微dianying的地方在隔壁,所以她倒是两不耽误,只是这次这部微dianying她却是拍的窝囊。

    她的助理打完dianhua立即去跟在喝着咖啡面无表情看配角演对手戏的她报备:晴姐,听说昨天他们工作室一晚没关灯,这到了月底他们要是耽误了之前前阵子签的单子,到时候大家一起去问她要货,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哼!那就看她造化了!”

    景晴喝了口咖啡,哼笑了一声,眼眸深算。

    之前她悄悄找人去钦慕工作室下单,虽然钱都付了,并且也没中间去找她麻烦,但是她都是直接把设计稿给服装厂,让服装厂帮忙加工的,服装厂一开始就没给她干,到了月底又去找她解约。

    景晴想着自己总算要扳回一局,不自觉的眯着眼又笑了一声。

    ------题外话------

    推荐清风恋飘雪完结《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婆家千阻万挠,为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不了就以牙还牙。

    每晚床上的默契配合,一切都在掌控。

    ——

    然,某天会议室里夫妻俩突然谈不拢大打出手,最终分道扬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