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7 我们结婚了(3)
    那天一早就有几位贵妇人在钦慕的工作室门口排队等着拿货,同事从里面开了门把她们迎了进去。

    “今天所有人的衣服,只要不合适,我们马上现场给大家修改,更衣室在那边,有人愿意跟我去试穿吗?”

    小美招呼着大家,一听可以立即整改,几个贵妇人立即就跟着小美上了试衣间。

    不管是设计师还是助理,除了小美的针线活有点差,其余人都不在话下。

    一个上午的忙碌,等那些贵妇人离开后钦慕把别再衬衣上的针线取下来放在旁边,其余几个也累的半死不活,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里。

    钦慕站在玻幕前看着外面,过了会儿后转身对着她的伙伴说:服装厂搞定之前我们暂时只接受高端制定,另外放假两天!

    欢呼声很快就消失,大家都匆匆收拾东西回公寓去休息,她接到穆总的dianhua。

    “还在加班?”

    “放假两天,穆总,该不会你在我们工作室安插了眼线吧?”

    钦慕笑了笑问他。

    “你才知道?等我去接你,这两天你不能睡在工作室。”

    钦慕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抬眼看向这下空荡荡的房子里,突然有些失落。

    上楼睡觉的美好愿望就这么被打消了,收拾了东西背着包从里面出来,不久他的车子就开了过来。

    “我真好命是不是?”

    在他车前搂着他的腰对他放电。

    穆熠宸看着她那暧昧的眼神没回应,只是帮她打开了车门。

    钦慕就那么上了他的车,去公寓的路上她靠在一旁睡着了,穆熠宸看了眼后抬手将她抵着玻璃的脑袋轻轻地压向自己的肩膀,又认真开车。

    钦慕感觉到他的肩膀,便轻轻地蹭了蹭,然后继续睡。

    或者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叫她这么安心。

    但是他们到底能有几年好的光景?

    到了公寓的停车场她便醒过来,然后抬眼看着他在看自己,下意识的对他笑了笑:怎么了?

    看他眼里幽暗,钦慕一下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穆熠宸轻轻一笑:下车吧!

    钦慕没反应过来,但是已经下意识的去开车门。

    电梯里两个人并肩站着,但是那感觉很微妙。

    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情不自禁的一直看着他。

    后来她洗过澡就要上床,他站在门口叫她:先去吃饭。

    钦慕下意识的回头看他,然后跟他下楼去吃饭,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却让心里暖暖的。

    她的表情有点得了便宜还卖乖:面也煮的这么漂亮,是不是我钦慕的男人呀?

    “你应该感激老天赐给你一个这么完美的我,毕竟你这么差。”

    钦慕……

    “快吃吧,待会儿烂了不好吃了。”

    她自然是要吃的,被数落的心里的落差,要在胃里找回来。

    吃完饭她撒娇不准他去洗碗,硬坐在他腿上要他抱她上楼。

    穆熠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顺着她,但是一抱她才发现她这几天又轻了几斤。

    不自觉的眉眼一动,虽然没说话,但是放下她在床上的时候那一眼,的确是责备跟深究。

    “干嘛这么看我?”

    吓的她情不自禁的往后缩了缩。

    “这两天把丢的肉给我补回来!”

    “呃,你说我又瘦了?那是好事啊。”

    “好什么事?你的人是我的,你身上的每一块肉也都是我的,凡是我的东西,你就不能给我丢。”

    钦慕闭了嘴不敢再跟他辩解,发现自己怎么都说不过他。

    那一觉她睡的很好,穆熠宸一直在她身边半躺着,却是一直在工作。

    穆子豪打dianhua叫他们回去吃饭,跟穆熠宸通完dianhua后告诉冯芳华,冯芳华立即说:总叫她来家里真的合适?景家跟这个丫头之间,你确定要放弃景家。

    “如果因为她就让我失去景家这个朋友,那么的确像是儿子说的那样,景家是不值得交的。”

    “可是我们都这把年纪了。”

    “只是吃顿饭能怎么样?景家都知道欢欢是我们的孙女了,难道还要让景晴给熠宸当老婆?不说景贤宗不能同意,景家老爷子那一关也过不去。”

    穆子豪跟冯芳华分析起来。

    “我看他们未必不肯让景晴给欢欢当后妈,倒是我不敢让景晴给欢欢当后妈,一想起来她之前对付那丫头的方法我就害怕,她那么讨厌孩子妈,能对孩子好吗?”

    “所以,左右衡量,还是孩子妈最合适吧?”

    “还真不是我看不上她,要不是他们俩偷偷领了证,这婚事我是真的不同意,那丫头在我们面前看着听懂规矩的,在我们儿子面前还不一定什么样子呢,你看那小子整天被她折磨的失魂落魄的就知道了。”

    “我当年还不是被你折磨的够呛,可是别的女人,我半眼都不看。”

    穆子豪回忆起年轻时候来也是很无奈,直到现在,她已经有了白头发他还是觉得她最好。

    “哼,你爸妈也嫌弃我呢,说我性子呛。”

    说起当年的事情,冯芳华可是记得清楚着呢。

    “是啊,这丫头我看跟你有些缘分,如果不是她妈那件事她大概也不会是现在这性子,她骨子里是渴望家庭跟温暖的,她只是不敢要而已。”

    “你是说,如果当年她妈妈没死,她就敢要了?”

    “那她有什么不敢要?你忘了小时候在你腿上吃棒棒糖了?”

    一说起钦慕小时候在她腿上吃棒棒糖的事情,冯芳华立即想起自己的孙女来。

    虽然欢欢跟穆熠宸很像,但是不得不承认,欢欢跟钦慕是神似的,尤其是那漂亮的额头。

    “不就是一顿饭嘛,吃!”

    冯芳华说不过他,只得认命。

    两个人在回去的路上又拐了个弯回了趟工作室,穆熠宸在外面等她。

    里面的灯亮了,他坐在车子里从那扇大玻幕里看着她的身影往里走,然后在一个桌子下面拿出一个大盒子。

    后来一楼又暗了,她从里面出来,上车。

    穆熠宸不自觉的看了眼她抱着放后面的盒子:什么?

    “给欢欢奶奶的礼物。”

    穆熠宸不自觉的多看了她一眼,下意识的笑了一下。

    “我可不是为了你,只是她帮我带欢欢我很感谢。”

    穆熠宸并不多说什么,她的心他能不明白?

    车子再次上路,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

    管家依旧站在门口迎着他们,看着钦慕从副驾驶下来的时候管家下意识的扬了扬脖子。

    “少爷,少奶奶!”

    却只是平常那般有礼的打招呼。

    钦慕客套的跟他点了点头,被穆熠宸牵住手一起往里走。

    “我们回来了!”

    穆熠宸看到沙发那边老两口都在便说了一声。

    “叔叔阿姨好!”

    钦慕被穆熠宸牵到他们面前就立即挣脱了穆熠宸的手,双手拿着包包带子问候。

    冯芳华抬眼看她一眼,看到她的脸上都没什么肉了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只听说她最近很忙,没想到竟然把自己忙成这样。

    “怎么瘦了这么多?”穆子豪更是直接脱口而出。

    “最近工作室有点忙,大家都瘦了一圈。”

    钦慕轻声说着,然后一只脚往前:空闲的时候自己设计了一条旗袍,希望阿姨别嫌弃。

    把盒子轻轻地放在茶几上,她又退回去。

    冯芳华眼角余光又看了她一下,然后看了眼那个质感还不错的盒子,挑了挑眼:我可不是什么旗袍都穿。

    “布料还凑合,上面的装饰都是我亲自绣上去的,别人的手艺我也信不过。”

    她知道冯芳华肯定挑剔,而且送给自己女儿奶奶的,当然什么也得是最好的。

    “孩子的一片心意,你还挑剔?”

    穆子豪在边上轻声提醒。

    “行了行了,东西我收下了,快去洗洗吃饭吧。”

    冯芳华不想给她面子,便冷着脸淡淡的说了声。

    “爸比妈咪!”

    欢欢跟阿姨从洗手间洗完手出来,看到钦慕跟穆熠宸就立即跑上前去。

    娘俩好几天没见,一见面格外亲热,两个人抱着谁也不舍的放下谁。

    欢欢还朝着穆熠宸招了招小手,穆熠宸倾斜着身子靠近她,她立即凑上自己的小嘴给穆熠宸一个大大的吻。

    那甜腻的劲,看的冯芳华心里也一阵暖。

    吃饭的时候欢欢也坐在钦慕跟穆熠宸中间,一边自己喝汤,一边看着他们俩傻笑。

    冯芳华在前面看着,竟然一下子有些犯罪感。

    想起自己对钦慕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她又抬眼看向钦慕,钦慕脸上没有半点埋怨,她更是挣扎起来。

    “以后你们俩经常回来才是,这样吃饭才感觉像是吃饭,不然我们三个人在家,像是充饥。”

    穆子豪说。

    钦慕听到充饥二字不自觉的笑了一声,虽然不敢当面答应,但是如果他们叫她,她肯定再忙也得来。

    “熠宸你也是,怎么把自己媳妇照顾成这样了?不是说还会亲自下厨吗?”

    “叔叔,这不怨他,是我一忙起来就吃不下饭才这样,我们工作室全体放假两天,我一定补回来。”

    钦慕说着就赶紧喝了口汤。

    穆熠宸倾斜在她耳边低声:看我爸那么关心你就知道认你当儿媳妇呢!

    钦慕转头看了他一眼,长辈面前不跟他闹,只是笑了笑然后低头吃饭。

    吃完饭欢欢就赖在钦慕怀里不离开,困的实在睁不开眼了也不敢松开她,小声嘟囔:妈咪,欢欢好困哦!

    “奶奶抱你去睡觉好不好?”

    冯芳华立即挺了挺身子柔声问她。

    “嗯,欢欢今晚想跟妈咪还有爸比睡。”

    欢欢弱弱的看着自己的妈咪,手抓着钦慕的袖子不敢松开。

    钦慕眼眶刹那就湿润了,却只是微微笑着:不如……

    “那你抱她上楼去睡吧!”

    本来钦慕是想说抱她回公寓住两天,却没想到话还没说出来冯芳华就叫她抱欢欢上楼去睡。

    钦慕点点头只得抱着她上楼。

    以前在巴黎,无论再累再晚她也会回家陪欢欢睡,可是后来回来,自从冯芳华知道欢欢是她孙女……

    其实钦慕又想给欢欢舒适的生活,却又不想跟欢欢离开。

    但是长辈为大,小辈跟长辈相处自然也是要尽量顺着长辈,何况长辈又没亏待她女儿,也没拦着不让她见。

    只是,她有时候也在想,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头?

    现在自己住在工作室里是很心安了,但是却一点都不温暖。

    就像是穆子豪说的,吃饭只为充饥的感觉。

    可是或许这就是命!

    既然是命,她就接受!

    好在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是一个人,她很知足。

    等欢欢睡了以后她站在楼梯上,想要下去的,但是楼下沙发里竟然空无一人了。

    钦慕心里一动,下意识的朝着他们卧室看去,穆熠宸已经洗完澡,穿着睡衣擦着头发从里面出来:还愣着干嘛?

    钦慕……

    “我们不回公寓了?”

    “太晚了!”

    钦慕进去卧室以后还提心吊胆的:我们今晚就住这里了?

    “你又不是没住过?怎么一副偷偷进来的模样?”

    穆熠宸问她。

    钦慕不敢乱说,只是动了动嘴角,然后就去洗澡了。

    他早就帮她把浴缸里放满了,钦慕转头往外看了一眼,他双手环胸倚着门框从外面看着她,眼如桃花。

    “谢啦!”

    “客气!”

    穆总靠在门口淡淡的回了一声,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穆太太只好转身回去,伸手抵着他的胸膛往外一推,关门。

    已经好几天没有泡过澡了,浑身的疲乏都在进入浴缸躺下的时候开始消散。

    整个人也像是突然的失去了力气,就那么傻傻的待在里面,眼里渐渐地变的空洞。

    一切已经都由不得她做出决定。

    只有人以为,她在决定着跟穆熠宸的一切。

    这晚,趴在他身上,钦慕情不自禁的就那么沦陷下去,温柔的吻他,抚着他。

    “穆熠宸!”

    “你是我见过最迷人的男人!”

    她轻轻地吻他的唇瓣,一双如水的眸子就那么温柔的望着他,声音更是又轻又柔,让听了的人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她轻轻地移动,轻吻着他的胸膛,一双手更像是点了火一样在他身上撩着。

    夜色静谧,他们的恩爱才刚开始。

    而另一个卧室里,冯芳华在穆子豪的要求之下换下了钦慕给她设计的旗袍。

    冯芳华的身材本来就一直保持的不错,又是那种典型的东方美人,配上紫色的旗袍更是把那副好身板展示的淋漓尽致。

    自己转了两圈,自己低着头看着自己腰上腿上,手轻轻地在胸口的布料摸了摸,有手艺的人做出来的旗袍,质感是非常纯正的,冯芳华穿过那么多昂贵的旗袍自然知道。

    “这丫头倒是有些本事。”

    “何止啊,连颜色跟绣上去的这些精致的纹路用的线,我看不输咱们国内的大牌。”

    “有那么好?”

    冯芳华转头看他,质疑。

    “哼,不信过两天的慈善晚宴你穿这件旗袍去试试,听听那些刁钻的贵太太们会怎么说。”

    “到时候要是出了丑,你可别怪我跟那丫头翻脸无情。”

    冯芳华说。

    穆子豪坐在床边的椅子里很有把握的一笑:到时候你找我。

    “哼,你当我不敢找你啊?”

    冯芳华眼眉一挑,很多年里,两个人都是这种模式相处,在她不知不觉中,穆子豪早就习惯她的说话方式。

    后来冯芳华换下睡衣,还是把旗袍整整齐齐的叠起来,手情不自禁的去摸上面的针线。

    钦慕说是她亲手制作的。

    穆子豪看着冯芳华的表情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想起当初他跟冯芳华突然叫钦慕离开,那时候实在是有欠妥当。

    而她二话不说就走,一声质疑跟责备也没有,更是叫他深深的愧疚。

    后来景贤宗还是砍了他儿子的生意,并且现在景家跟他们家,虽然还有往来,但是感情也早就不如从前。

    甚至外面的人因为知道穆熠宸跟钦慕的事情料定景家跟穆家会翻脸,所以一直在谣传他们两家要散伙,他们两家在这种情况下,关系更是一天不如一天。

    他们心里也不是感觉不到,跟景家的关系,正在一步步的走向深渊。

    或许他们迟早要跟景家撕破脸,穆子豪只希望他跟景贤宗还有老爷子的关系散了,儿子还可以跟景峰的关系如从前,他们毕竟从小一起长大,也一直互相帮衬,以景峰的性情,穆子豪觉得还是可靠的。

    冯芳华不知道穆子豪在想什么,只是走过去对他说:你儿子问都不问我就住下了。

    “哼,还不是你默许的?早早的就说犯困要回房。”

    冯芳华……

    她不过是想要试一下旗袍。

    ——

    隔日。

    钦慕昨晚从穆熠宸身上下来已经十二点了,开始是她不想下,后来是想下下不去,后来好不容易忍着满足了他,可是……

    纵,欲的下场就是第二天更虚弱。

    穆太太第二天早上就爬不起来,虽然还是下意识的起床。

    穆熠宸发现被子里吹进凉风立即将她又压倒躺下:再陪我睡会儿。

    “这回真的不行!”

    “反抗无效!”他哑哑的声音里,却是执着的厉害。

    钦慕无奈,躺在他身边看着他已经闭着眼不自觉的就那么等待着。

    其实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如果若干年后他还能一直这么赖着她,让她陪着他睡到日晒三竿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是,他们会有那么一天吗?

    直到他又睡着,她才悄悄地起床。

    这里还有她的衣服,轻轻打开橱子从里面拿出一套裙子来,悄悄地去了洗手间。

    梳洗好后换了衣服便去欢欢的房间,本来想叫欢欢起床帮她梳头,但是自己过去轻轻推开门,里面欢欢早就穿好衣服坐在床沿,冯芳华正站在边上给她梳头发呢。

    就像是……

    钦慕轻手轻脚走过去:阿姨,我来吧!

    “不用!”

    冯芳华看也不看她继续给孙女编头发。

    钦慕就那么一直站在边上看着,后来的后来,她的视线渐渐地无法聚焦,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

    她小时候很懒散,她妈妈便一只腿跪在床边,很别扭的姿势给她梳头发。

    那时候她突然爱美的留起长发,她妈妈的手艺还不是很好,常常给她编完头发累的手都僵了。

    一眨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钦慕下意识的看向冯芳华,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长辈,不自觉的慢慢勾起了唇角。

    冯芳华抬眼扫了她一眼:那么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妈。

    虽然语气很不好听,但是钦慕还是忍不住笑了下:您怎么知道我在想她?

    “哼,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只不过不爱戳穿你,而且我自己有一双儿女要管,也没心思理你。”

    钦慕又不得已沉默了,因为真的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冯芳华也不说话,因为她说的都是真的,虽然难听,但是她的性子就是这样,再难听的话,是心里话就憋不住。

    后来冯芳华先出来,她在后面抱着欢欢,忍不住在欢欢脸上亲了下,开心的跟着冯芳华出去。

    早饭的时候穆熠宸都没起来,他们四个吃的。

    “今天有什么打算?是继续在家休息,还是出门?”

    穆子豪一边吃刚做出来的油饼一边问,另一只手里还拿着喝粥的勺子。

    “我想带欢欢出去玩玩。”

    钦慕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下意识的看向冯芳华,小心翼翼,祈求。

    “晚上给我送过来!”

    冯芳华只一句话。

    “好!”

    钦慕哪敢让欢欢跟自己睡,立即答应着。

    后来冯芳华跟穆子豪去参加一个朋友的二婚典礼,钦慕跟穆熠宸带着欢欢去了她母亲的墓地。

    欢欢手里抓着一把小白花,轻轻地放在了她外婆的墓碑前,然后就又退回到爸爸妈妈身边,跟他们拉着手。

    “妈,我来看你了!”

    她轻轻地说,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我们现在都过的很好,您呢?”

    她的声音很轻,很静,穆熠宸跟欢欢站在边上都不说话,这时候他们只是陪着他们最重要的人。

    后来三个人一起去了恐龙园,欢欢喊的嗓子都哑了却也不舍的离开,还一个劲的拉着穆熠宸往前走。

    钦慕跟在后面静静地跟着。

    “爸比,快看,它喷火了!”

    假的,也可以喷火。

    欢欢的眼瞪的特别大,又特别的黑亮,真的可爱极了。

    穆熠宸将她抱了起来让她更清楚的看到它们身上。

    这天恐龙园的人还不少,后来有人认出钦慕是拍广告的女孩,在她背后指指点点的,后来还有人直接上前去:请问你是二台那个香水广告的代言人吗?叫钦慕是吗?

    钦慕……

    她当时为了给自己以后开工作室打基础所以都没有取个笔名,现在被陌生人这么一叫她竟然觉得有点别扭。

    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走到她面前,还有人举着手机不知道是在录shipin还是拍照。

    “我们特别喜欢你拍的广告,后来还在网上搜过你。”

    “是,百度说你在国外接过很多大广告,全是一些普通人买不起的奢侈品。”

    “你真好看,你本人比电视上还好看。”

    “对啊,皮肤好像能掐出水来一样,真想摸一摸。”

    有个孩子妈妈笑着说道,眼睛里更是真的想要去摸。

    钦慕下意识的笑出来:那您摸一下吧!

    “真的?”

    孩子妈妈不信,但是已经上前。

    “真的是假的!”

    穆总突然倒了回来,一只手还抱着欢欢,另一只手牵了她的手,护着她就往外走。

    钦慕其实也只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声,心里想着人家应该不会真的摸她。

    “唉,你是谁啊?”

    “对啊,你是谁啊?”

    “我是她男人!”

    众人……

    等他们走远那些人还在议论:那个女孩子有老公了?

    “是男朋友吧?”

    “可是他们手上都带着戒指呢你们没看到?”

    “对啊,而且那个男人还抱着个孩子,看上去也跟他们俩蛮像的。”

    “她看上去很年轻啊,竟然结婚了!”

    “而且老公还那么帅!”

    “咦,你们有没有发现她老公很像是我们市里的一个大人物?”

    有个妈妈看着手机里自己拍的shipin跟旁边的人们说道。

    然后一群人就围着那位妈妈,孩子们早就在一边等的不耐烦,自己跑去看景去了。

    “穆熠宸?那个开着超大药品集团,还又做酒店跟房地产的年轻富豪?”

    “天啊,真的是他,快看,一模一样!”

    信息时代到底有多厉害?

    让人分分钟了解一个名人的所有。

    等她们在追出去的时候他们的车早就离开了,穆熠宸的脸色不太好,钦慕下意识的看他:“你不高兴?”

    “如果我们不隐婚,今天我就会让那些人知道,我是你男人。”

    有什么区别?

    他说是她男人,怀里还抱着个孩子。

    钦慕看向别处,心想那些人肯定都猜出来了。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别人认出她是一个广告模特,却没认出她是跟别人传feiwen的女孩,更没认出她是钦市长的女儿。

    不过多次跟钦市长在人多的时候碰面好像都没什么媒体,想来也是了,钦市长的宴会怎么可能请媒体。

    只是突然想起那位杨夫人,后来听以为去拿礼服的贵妇人说起过肩杨夫人跟钦夫人一起在咖啡厅喝咖啡,并且钦夫人好像是推了张卡在杨夫renmian前。

    因为到了中午,三个人索性去了酒店,在这里跟在家里差不多,但是欢欢却因为稀罕来的少的地方玩的很开心。

    至于他们俩,钦慕看穆总心情便开玩笑:你说以后我出门要不要也带个口罩什么的,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免得在被人认出。

    “有必要!”

    钦慕其实只是想逗他笑,但是见他回答的那么一本正经顿时没了力气。

    “我看我有必要把你关在家里。”

    钦慕……

    搂着她站在窗口:一起从这里跳下去敢不敢?

    他说完转头看她。

    “不敢!”

    钦慕心一紧,下意识的犯怂。

    穆熠宸看着她那要笑出来的模样却是不为所动,看她看的那么认真。

    “我还没活够!”

    钦慕只好解释。

    他无奈的叹了一声:我也是!

    ……

    钦慕感觉周遭的空气都冻住了,被这白痴的对答。

    午饭的时候经理亲自给他们上菜,笑呵呵的问了声:今天穆总跟少奶奶去恐龙园了?

    两个人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又看欢欢,钦慕更是对女儿说:我们欢欢已经会传话了吗?

    “不是小xiaojie说的,是在微博上看到的,有人把你们一起逛恐龙园的shipin发到了微博上,现在已经在热搜前三名呢。”

    经理上完菜也说完话,然后点点头离开。

    钦慕却立即打开桌上的手机,打开微博找到热搜板块,然后……

    真的是他们俩还有欢欢,甚至还录上了穆总说是她男人这事。

    钦慕听到他的声音出现在shipin里惊的捂住了嘴巴。

    倒是穆总,还是安稳的坐在那里,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怎么办?”

    “这不是很好吗?”

    “很好?”

    穆总笑了一声,然后端着酒杯独饮。

    钦慕……

    到底哪里好?

    欢欢听到爸爸的声音也忍不住探过头去看,看到shipin里还有自己忍不住惊喜的叫了一声,还以为自己上了电视呢。

    就这样让全市的人民都知道他们俩是夫妻,他倒是省事了。

    穆熠宸这么想着,胃口都好了!

    钦慕却有些忐忑,这个热搜榜也太容易上了吧?

    吃过午饭两个人带着孩子在楼上午睡,后来钦慕接到简俨的dianhua边悄悄地出了房间,在他办公室的沙发里坐下跟简俨通dianhua。

    “这件事发生的突然,照你这么说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故意整你。”

    “无非就是那几个人,您放心吧,这事总会解决的。”

    钦慕想得出,谁有那么大的能耐整她?

    一个跟穆总关系特殊的女人可不是谁都敢得罪的,用排除法轻易就找得到daan。

    穆熠宸躺在床上却是没有睡着,听着她出门,听着她跟简俨通dianhua,有时候真希望她不把他当穆熠宸,而是随便什么能谈心,说真心话的男人。

    比如,他就很羡慕简俨。

    后来他的手机也响起来,下意识的看了身边女儿一眼,一只手轻轻地压着她的肩膀,一只手去拿起手机迅速接通。

    钦慕听到里面有动静才又进去,他已经醒过来。

    穆熠宸从床上轻轻起来,钦慕又坐过去挨着女儿,他看她一眼后便出去接dianhua,钦慕就又躺下,看着欢欢睡的那么香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景家老爷子的dianhua,说待会儿要过来。”

    穆熠宸打完dianhua又进去跟钦慕交代了一声。

    “要不要我带欢欢回避。”

    “不用,你们就在这里。”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望着她,没有半点要避讳她的意思。

    钦慕便没再说什么,没过多久就听到外面办公室的门开了,经理亲自迎着老爷子上来,奉了茶后便离开。

    办公室里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坐在沙发里,桌上的茶并没人动。

    老爷子手里还握着拐杖:“你小子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以前不是跟小晴好好地吗?怎么那丫头一回来就变性了呢?”

    “我什么时候跟景晴好过?从头到尾不过就是帮忙,不是您说她在娱乐圈不好混要我帮她镇场吗?”

    穆熠宸抬了抬眼,不自觉的浅笑了一声跟他掰扯起来。

    “就没有一点真情?小晴对你可是一片深情。”

    老爷子看着他那顽劣的模样忍不住替自己的孙女说好话,今天他跟钦慕的shipin被传到网上被景晴看到后景晴就委屈的给他打dianhua哭了,疼的他只得立即来找穆熠宸。

    “我对她,若说有情,那是兄妹之情。”

    穆熠宸唇角浅浅一勾,话也只能说到此。

    其实他跟景峰景晴包括江之远他们都是一样的年纪,几个人一个院里长大的,自然是感情要特别些,但是并不是感情特别些就可以成为他的软肋。

    “你小子给我个准话,你是要我们家小晴还是要那个女人?”老爷子显然是有点没耐心了,什么兄妹之情,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穆熠宸抬眼看着老爷子,眼神里的冷漠跟坚定说明一切。

    而钦慕躺在里面的床上,搂着女儿,隔着一扇门就那么静静地听着。

    “这话就算您再问一万遍都不会有改变,我对景晴没有您想要的那种感情。”

    穆熠宸痛快的回复,又给足了老爷子面子。

    “小晴到底哪儿不如那个丫头?我们两家又是这好几十年的关系,小晴从小就钟情你,甚至我可以跟你撂句话在这里,就算小晴知道那丫头给你生了个女儿也会对那个女孩视如己出,并且,小晴一嫁进穆家就可以给你生儿子。”

    “生儿子生女儿这事还是自己说了算的?”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一声,对老爷子前面的话充耳不闻。

    “无论如何,小晴都可以给你生,这不就得了吗?小晴对你没有二心,哪怕是身在娱乐圈那个大染缸,你可曾见过她跟什么人传过feiwen?相反,你看那丫头刚回来才几天?就跟刘敬元传那么难看的feiwen。”

    “关于钦慕为什么会跟刘敬元传出那样的feiwen,其实这事您还该回去问问您孙女。”

    穆熠宸的声音很静,又很凉。

    钦慕在里面听着,不自觉的失了神。

    他什么都知道,他也相信她,这真的就够了。

    可是他越是这么为她着想,她的心里就越是难受。

    “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爷子眉头一皱,拐杖一抬又往地上一戳,脸色更是寒了下去。

    “爷爷,您一直是我最敬重的老爷子,但是一码归一码,有些事情您应该比我清楚。”

    穆熠宸说着从沙发里站了起来,压抑着心内的烦闷走到了窗口去看着外面,远处是喧嚣的大半个城市,底下是渺茫的道路。

    原来景家跟穆家的关系也不过如此,不联姻,那就结束。

    这感情脆弱的,好像比他跟钦慕的感情还要不堪。

    他突然找回了一点尊严,心里也不再那么憋闷。

    “您疼您自己的孙女,您为她恐吓钦慕,那些事过去的就过去了,但是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否则您就不配再让晚辈尊重。”

    他的话重了些,虽然还是云淡风轻的说出来,但是那些个字全都很深重。

    老爷子哼笑了一声,也站了起来,稍稍侧身望着他的背影:小子,你这是在恐吓我?你还嫩了点!

    “那我们就走着瞧!”

    穆熠宸也转了头,从容中自带无情!

    “走着瞧?那我们就走着瞧,如果你不能娶小晴,我们两家的关系也到此为止,我这个当爷爷的自然也要替孙女讨个公道。”

    老爷子好话说尽,狠话也撂下,便走人。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

    ——

    “等等!”

    老爷子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即转了头,眼神狠厉。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偷生一个萌宝宝》当他如被激怒的猎豹,赤红的眼看到她小腹上那条疤:“这是什么?”

    她感受着他一触即发的愤怒那痛,却并不足够!

    五年后再遇,当他未婚妻挥手跟她打招呼说:我是傅忻寒的未婚妻!的那一刻,她的心已死。

    傅忻寒,这只尔虞我诈里滚打出来的腹黑狼,再见她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只字不提。

    何醉,曾经的千金xiaojie,如今的平凡打工女,五年后再见她还能让他宠爱她如昨?

    那天她领着四岁多的儿子去逛街,小家伙突然拉住她的手对前面喊:“妈咪,是爸比,爸比啊……”

    她以为只要她不承认就不会有问题,她一向从容淡定的却也终于像只被激怒的母豹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