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 我们结婚了(4)
    “我们结婚了!在年前!”

    穆太太从里面走出来,对老爷子认真说。

    老爷子半晌都没说出话来,只是眉头越皱越紧。

    过不久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一阵心疼。

    ——

    后来老爷子被安然无恙的送出酒店,上了自己家的车子离开,他们俩站在办公室里互相对视着,穆熠宸看她的眼神,是难以理解。

    “至少我们可以告诉他,如果他再对你我做过分的事情,我们也可以有个正当的理由反抗,是吗?”

    钦慕被他那眼神吓的有点心慌,下意识的解释。

    他却突然笑了一声:过来!

    钦慕往前一步,脚尖已经抵着他的,穆熠宸并没说话,只是那么静静地凝望着她。

    有人被看的心里发慌,望着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不自觉的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却是转眼就被捧住了一张脸。

    他突然吻上来,又温柔情缠。

    钦慕感受着他的亲吻,感觉着自己慢了半拍的心跳。

    其实完全是一场意外。

    因为老爷子的咄咄逼人,因为他的全力挺他。

    作为一个女人,她觉得自己不是完全没有良知。

    如果他们结婚的事情可以让景家不再那么穷追不舍,不再让他那么难做。

    或者景晴知道他们结婚的事情会更恨她,但是景家应该就放下景晴跟穆熠宸的事情了,这也算是她为他做的一点事情。

    如果景家以后与穆家为难,那么先不说将来两家闹成怎样,至少外界舆论都会站在穆家这边,毕竟是景家因为求婚不成而做的那些。

    若是不幸他们俩的事情就这么公布天下,那也便这样吧。

    他们反正确确实实的有过一段婚姻。

    若是没有,那她更是轻松。

    可是他的亲吻,像是一场爱,那么漫长又……

    她不愿意承认!

    很多时候她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感受到的。

    眼睛里有些发烫,她的双手轻轻地从他的腰上放下,却还不等放到自己腿边就被他猛然抱紧。

    钦慕下意识的又去抱着他,下一刻只感觉他的牙齿咬住了她的唇瓣。

    那像是一场博弈,关于放弃或者继续。

    他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无忌惮的游着,钦慕觉得肌肤被他捏的阵阵发疼。

    只是闷哼了几声便努力忍着。

    欢欢还在睡觉,而他抱着她一边亲一边往沙发那里去。

    钦慕双手扶着沙发后背,被他突然的袭击而难忍屈辱。

    “穆熠宸!”

    “想吵醒女儿?”

    他只问了一声,然后就不再管她的感受。

    他像是在打一场仗,却只是一个人的战争。

    后来他在沙发里坐着,裤子腰带都没扣好,松松垮垮的,脸上带着些许倦意。

    钦慕则是回到了房间里,欢欢已经醒来,她躺在那里陪着欢欢,欢欢转个身,也看着她,娘俩突然就傻笑开。

    “你醒了?”

    “妈咪,爸比呢?”

    “他啊,在外面处理公务呢!”

    钦慕想了想,刚刚要不是欢欢突然醒了叫她,估计他得折腾好一会儿。

    突然又忍不住笑,那性子又好得到哪儿去?

    说来也奇怪,两个人有时候好像能感应到彼此的心事。

    那会儿,他应该也是感觉到她打算放弃才会突然那样刁难她。

    晚上两个人带孩子回到穆家,穆子豪跟冯芳华已经回来,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甜点跟切好的水果,两个人刚吃了一点就看到孙女回来,立即放下手里的水果签:我们小宝贝回来了。

    冯芳华搂着跑到她怀里撒娇的宝贝孙女说道。

    “奶奶,欢欢好想你啊。”

    欢欢甜甜的说着。

    “那有没有想爷爷啊。”

    穆子豪也凑过去柔声问。

    “欢欢也很想念爷爷。”

    欢欢说着又扑到穆子豪怀里去,逗的二老都开心的不得了。

    穆熠宸跟钦慕坐在旁边的沙发里,看着他们祖孙三个那么合得来穆熠宸松了口气,不过表情依然因为今天下午在办公室钦慕的举动而有些冷冰冰的。

    “今天景家老爷子去酒店找我了。”

    穆熠宸还是把事情说出来。

    二老抬眼看着他,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已经告诉他我们俩领证的事情。”

    穆熠宸继续说道。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那他怎么说?

    “他被气的不轻,只说走着瞧。”

    冯芳华跟穆子豪听儿子那么说以后互相对视了一眼,好久都没办法平复心情。

    “这老爷子一直把你当他的孙女婿,不管是在内还是在外,现在知道你跟钦慕丫头结婚,估计打击不小。”

    穆子豪思量着说道。

    “是!当时气的心口绞痛,不过还撑得住,好好地出了酒店的门。”

    其实如果在酒店老爷子就倒了,穆熠宸真的不好跟景峰交代。

    不过好在老爷子身体还算硬朗,脾气也够撑得住,竟然忍下了。

    “唉,那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冯芳华又问道,看钦慕的眼神也有些烦闷。

    钦慕不敢多说,倒是穆熠宸转眼看着她,眼神冷冷的:看她!

    听到那一声的人都去看穆熠宸,钦慕自然也去看他。

    他把问题丢给她了?

    “往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只是既然景家已经知道你们结婚的事情,你们就都搬回来住吧。”

    钦慕吃惊的抬眼看着对面的一对夫妻。

    冯芳华也看穆子豪:就这么让她再搬进来?

    “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而且……当初是我们考虑不当,让你搬出去是我跟你阿姨,不,你婆婆考虑欠佳。”

    “你们让她搬出去的?”

    穆熠宸立即皱了眉。

    “是我们让她搬出去又怎样?即便到了现在我也不愿意她搬回来,因为她跟景家这么多年的关系说断就断了,值得吗?”

    冯芳华看儿子皱起眉立即就反驳道。

    穆熠宸不自觉的冷笑了一声:冯女士,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还是您说了算?

    “你们爱谁说了算谁说了算,欢欢,走,跟奶奶去厨房。”

    冯芳华听儿子那口气就气大了,立即起身拉着自己的孙女去了厨房。

    穆熠宸转而就又怒怼自己的女人:你呢?就不打算跟我说句什么?

    “穆熠宸!”

    钦慕还能说什么?在他的家里,当着他的家人,她只想提醒他别这么大脾气。

    “我说过,不要再为了任何人任何事离开我,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他说完起身便上了楼。

    她只是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有那么一刻肚子里灌进了一阵凉风。

    可是她能说什么?

    告诉他,他的父母亲怕跟景家撕破脸所以叫她走了来缓和两家的关系?

    还是告诉他,他的父母并不看好他们俩,希望他们离婚?

    穆子豪无奈的叹了一声:这小子经常这么对你发脾气吧?

    钦慕不知道怎么回,不自觉的笑了声。

    “这小子对你好,所以才会对你这么发脾气,你知道吧?”

    穆子豪又跟她说道。

    钦慕点点头:知道!

    从来都知道,他的所有脾气,都是她气的。

    “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你却一声也不跟他吭出乎我跟你婆婆的意料,慕慕啊,或许这是我们的缘分,你就住下来吧。”

    钦慕没敢说话,只是下意识的垂了眸盯着自己的戒指。

    “你婆婆那个人你还不了解吗?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昨天你送她的旗袍晚上回屋就穿上了,睡觉都不舍的收起来。”

    这倒是真的让钦慕意外。

    “她喜欢,以后我会常常给她做。”

    不自觉的开心的应承。

    “嗯!所以你就安心的住下,不要一个人住在工作室了,冷冷清清的。”

    穆子豪说。

    “妈妈!”

    他们俩刚聊了几句冯芳华就领着欢欢回来,欢欢嘴里不知道含着一口什么,一边吃着一边叫她。

    钦慕看着扑到自己怀里的女儿不自觉的多看了她一眼:以后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跑知道吗?

    “嗯!”

    欢欢用力点头,满脸的幸福。

    “这是嫌弃我没教好欢欢?”

    冯芳华走过去坐下的时候问了一声。

    钦慕……

    “我已经跟慕慕说好,从此之后就住在这里了,以后咱们一家人再也不能离心离德,齐心协力把咱们家的日子过好。”

    穆子豪这话是对冯芳华说,也是对钦慕说。

    “只是到时候麻烦来了,我看你还能不能像是现在这样轻松。”

    冯芳华没有赶她,只是撂下这话的时候看了钦慕一眼。

    晚一点的时候没人敢去叫穆熠宸吃饭,因为用人也听到刚刚他发火,钦慕本想叫欢欢去,谁知道冯芳华说:你要去就你自己去,别拐着我孙女当借口。

    所以她只好自己上了楼,她本下意识的去敲门,抬手才想起这是他卧室,想到他现在可能在床上躺着生闷气她自己轻轻地扭动门把手。

    门没锁,她一下就打开了,然后慢慢探进头去看着里面。

    果不其然,他躺在床上看书呢,看到她进来只冷冷的一眼就又把眼神放在书上。

    钦慕关好门走上前去,看他冷着脸便说:要不然我先让你爽了,我们再一起下去吃饭?

    穆熠宸还是不理。

    “反正我也不在乎你妈再对我误会多一些,至于耽误吃饭的时间她怪我,我也低着头认着,绝不怨你!”

    “我愿意管你?”

    书被他甩在旁边,冷冷的一声之后立即就拉住她的手把她扯到床上。

    她感觉自己的腰被床撞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就被他压趴了。

    等两个人下去后已经快半个小时之后,只是冯芳华在喂孙女吃饭根本没心情理他们,倒是穆子豪低声道了句:赶紧坐下吃饭吧。

    钦慕身体有点虚弱,但是还是乖乖地坐在穆熠宸身边。

    宸哥虽然脸还是冷冰冰的,但是明显已经吃过人间jipin的满足架势。

    冯芳华就见不到她儿子那样子,看欢欢吃的差不多就问了声:怎么着?我们家大少爷这是打算用这种姿态来讨伐自己的老妈?

    “不敢!”

    穆熠宸抬了抬眼,声音乏味又固执。

    “哼!有你不敢的事?结婚这么大的事都可以偷偷地自己去办了。”

    冯芳华继续问,至于眼皮子低下那些美味,她今晚是一点也没兴趣吃。

    “那怎么着?我们俩现在去离个婚让您也痛快痛快?”

    冯芳华……

    穆子豪……

    钦慕也忍不住转头去看他,穆熠宸更是立即转眼看她,发现她眼里不确定的神情立即跟她说:你趁早死了那个心,你这辈子都离不了婚了!

    钦慕……

    “这饭没法吃了!”

    冯芳华最受不了儿子在她面前对钦慕好,立即放下了筷子。

    “奶奶!”

    就在大家都担心的想词关心她的时候,欢欢先拿着勺子盛了一勺子菜,站起来去喂到她嘴边。

    冯芳华一颗铁石心肠顿时就软了。

    “你们俩唯一干的一件好事就是给我生了这么个小宝贝。”

    冯芳华把欢欢抱到腿上,整个人都柔软了。

    钦慕心里忍不住想:还好还好,还好还有件让您满意的事情。

    “以后他们俩还会再干一件两件这样好的事呢,别生气了。”

    穆子豪亲自帮她盛汤,那话,直击冯芳华的心。

    钦慕在边上听的心肝胆颤,但是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我来吧!

    穆子豪一看儿媳妇要表示立即就把机会让了过去。

    这顿饭后来很安静的吃完,但是大家都吃的很好。

    饭后一家人在一起看八卦新闻,穆子豪看到有个女明星跟男明星传feiwen便说了句:现在这娱乐圈可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你知道的不少吗?怎么?以前的娱乐圈你很了解?”

    穆子豪被冯芳华一句话给噎住,吃了一口闷气。

    他们儿子不厚道的笑了一声,终于,家里一晚上的凝重因此而得到缓解。

    “妈,您当初跟咱们家少奶奶说了什么让她那么轻易地就走了?而且半个字都没跟您儿子透露。”

    “我跟她说不想让她把咱们家给拖累了,我说想让你们离婚,怎么着?你想把你妈怎么了?”

    穆熠宸靠在沙发里的后背微微挺了挺,脸上的笑意稍微收了收却没再说话,只是那一双幽暗的眸子朝着身边的女人看过去。

    这回娘俩就这么坦诚的聊起这事,没有吵架,像是闲话家常,虽然气氛还是冷了那么一两分钟。

    之后穆熠宸又把钦慕的手放在了膝盖上,钦慕下意识的看向他,他的眼看着电视并没有看她。

    但是钦慕总觉得他心里是心疼她了。

    便也由着他牵着手没有挣开。

    冯芳华也眼不见为净,很快就去搂着欢欢睡觉了。

    再晚一些,只剩下他们俩在沙发里,阿姨热了两杯牛奶端上来:少爷少奶奶还有其他吩咐吗?

    “没了,您早点休息吧。”

    穆熠宸眼睛看着电视,低声吩咐了一声。

    “那少爷少奶奶晚安。”

    阿姨打过招呼退下,客厅里只剩下电视机里传出来的声音,钦慕一直坐在他身边,却始终没有打扰他看新闻。

    “老天还是公平的。”

    穆熠宸突然说了一声,眼眸如星。

    钦慕转头去看他,听他又说:你对我不好,自然有人替我让你也过不好。

    钦慕……

    “睡觉!”

    他拿起**关了电视,然后起身,低着眼看着坐在沙发里的她。

    “还有什么问题?”

    他问。

    在这片寂静的空间里,他的声音,又冷漠又高傲。

    “没有!”

    钦慕起身,无心的走在了他前面。

    其实前半夜钦慕并没有睡好,但是等到他睡着了之后才起床悄悄地溜了出去,溜到了女儿房间。

    现在终于又可以搂着女儿睡觉了,她心里窃喜,看着女儿一会儿就不自觉的睡着了。

    仿佛她又成了有家的孩子。

    睡梦中都情不自禁的勾起唇角。

    所以,早上找不到女人的宸哥非常暴躁。

    等摸不到她后有些不安的睁开眼,她那边已经空了,不过她的手机还在床头柜上,所以……

    他几乎立即就猜到她去找欢欢了,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去的,但是她的位置是冰冷的,也就是说,她走很久了。

    这女人,一被允许回来就开始不老实呆在他身边。

    后来穆太太被他扯了回去,被威胁。

    “要不要我找根皮带把你的手绑起来,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牵着你睡。”

    对此穆太太真的不敢发表言论,只好献媚的笑。

    “去床上躺好,让为夫爽了,就考虑让你快活。”

    穆太太……

    唉,一大早就要被折磨的人,其实是快乐的,但是又有点焦虑。

    因为早饭是八点,现在已经七点多,她又怕宸哥会拖延时间,又不敢明着催促他快点。

    “再给冯女士一个惊喜,她就再也没空骂你了。”

    他在她的耳边咬着喃呐。

    “嗯?”

    “给她生个孙子。”

    穆太太表示生孩子这事是件值得深思熟虑的事情。

    “过阵子再说?”

    但是干到这时候,实在不易仔细掰扯这事,所以她提议。

    穆总也没说别的,只好戴上抽屉里的最后一个套。

    不过他突然摸到套套包装上的手感有点扎手,那感觉像是……

    他没有细看,怕她起疑就立即把包装拆开用了。

    有人做了亏心事后就总是心虚,不过宸哥就……

    也不能免俗。

    竟然一整天都感觉自己的心跳特别快,开会的时候也会想,吃饭的时候也会想。

    总怕她发现什么不对劲。

    秦逸还有他mishu跟他一起吃午饭,看他状态不对便不自觉的问了他一声:昨晚又过度了?

    穆熠宸听到声音抬眼看他却是没明白过来,后来秦逸一眨眼他才说了声:你当我是你那么容易过度?

    总裁mishu,溪mishu坐在他们俩中间倍感压力,头也不敢怎么抬。

    “溪mishu,你男友会不会过度?”

    “你说前男友?我忘了!”

    溪mishu想不清楚曾经的事情了,只勉强还记得那个男人的眼睛。

    秦逸没想到是这种回答,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把焦点转移到她身上去:说实在你在公司好几年也没见你跟什么男人在一起,你是不是对男人没感觉啊?

    “这好像跟秦特珠无关吧?”

    溪mishu声音虽然还压着,但是明显是不高兴被男人这么问了。

    穆熠宸看秦逸那贱贱的样子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吃自己的饭,给自己女人发信息。

    秦逸在溪mishu那里受了冷落便在穆总那里补:我听说昨天景家老爷子去你们酒店了,而且是去找你。

    “是!”

    穆熠宸一边跟穆太太发信息一边回答他,这事倒是不觉的不能讲。

    溪mishu也忍不住竖起耳朵,一边吃饭一边听八卦。

    “可是昨天不是你跟小慕meimei都在吗?听说老爷子是被扶出来的,是被你气的还是被小慕meimei气的?”

    “我们俩!”

    穆熠宸说着又跟穆太太发了条信息:秦逸很烦。

    穆太太回:那是你兄弟。

    “那也烦!”穆熠宸回过去。

    秦逸还完全不知道人家小两口在交流什么,只是因为知道他在跟穆太太发信息就一直问他。

    “你们俩?小慕meimei敢跟景家老爷子顶嘴?”

    “她为什么不敢?”

    穆熠宸总算抬起眼来,那眼神太犀利。

    秦逸一下子也说不出话来,溪mishu更是紧张的立即低了头,似乎是怕被他们发现她在偷听。

    “她肯定不敢,她也就是敢跟你横吧?”

    “其实你不觉的自己的观点很好笑?她父亲是谁?她男人又是谁?她为什么不敢跟别人争论?”

    秦逸……

    秦逸突然发现,小慕meimei也没那么惨,其实她父亲是个大官,而且她这次回来她父亲一直想要弥补她,再就是穆熠宸这小子的确给她撑着腰呢。

    “那么,我以后还是继续叫她少奶奶吗?”

    “这个月开始给你加工资。”

    溪mishu听到老板大人那么肯定钦慕,便大着胆子问了一声,却没想到好运来的太突然。

    竟然被加工资了。

    “谢谢老板,我以后一定好好工作,并且,对少奶奶也fuwu周到。”

    “嗯,吃饭吧!”

    穆熠宸突然多看了他这个mishu一眼,感觉他这个mishu挑选的不错。

    秦逸憋屈的问了声:您什么时候也给我涨涨工资,这都好几年没涨了。

    “是吗?回去让人查一下这几年秦特珠的工资情况。”

    穆总很给面的立即给溪mishu交代了一声。

    “好!”

    “哎哎哎,那算了,算了啊,不用查!不用涨了!”

    秦逸要被宸哥给气的吃不下饭了,好在之前多吃了几口。

    “景晴还在外面拍戏,你把那个微dianying也让给她拍,其实就是希望她多在外面待一阵子吧?”

    后来三个人一起回公司,上车前秦逸对着要坐进后面的男人问了一声。

    “这话我可没说过。”

    穆总上车。

    但是秦逸就是那种感觉,穆熠宸故意叫景晴拍戏不回来,穆熠宸是不愿意景晴回来打扰他的生活,又或者说是怕景晴伤害钦慕。

    可是始终,他又能为景晴做什么呢?

    景晴根本排斥他,甚至有次喝醉酒还说讨厌他。

    或者无论从哪一方面他也不适合追景晴,他放弃了,坐进去驾驶座看到旁边正在拿着手机算账的女人不自觉的笑了声:算工资呢?

    溪mishu对他笑了笑却立即又盯着手机上的计算器。

    他们每次加工资都有个挡,她再算这次加工资之后可以置办的东西。

    赫连好去工作室找钦慕,听说她又被容许在穆家住了真替她开心,却开玩笑,装着一本正经的说:他们让回就回啊?他们把你当什么了,我们就不回。

    钦慕忍不住笑,心想人家都让回了,她还矫情什么啊?

    还是从此之后专心的去做她的事业吧。

    一边做穆太太,一边做事业,她想一定会顺利很多。

    “不开玩笑了,你跟穆熠宸这样挺好的,跟你说件大事,景家老爷子病了。”

    钦慕……

    “听说他昨天去找穆熠宸了,然后昨晚就病了,不过景峰说就是小头疼,可能是吹着风了吧。”

    钦慕……

    谢天谢地,只是小头疼。

    要是真被她那一句话气出个好歹来,景家的人不撕了她也得要她半条命。

    想起景家老爷子昨天在酒店捂着胸口那要晕过去的样子,她当时真的大半颗心都提着,生怕老爷子真的就在那儿倒下了。

    “如果我告诉你,昨天我告诉老爷子说我跟穆熠宸结婚了,你……会不会怪我?”

    当钦慕试探着说出来这话,赫连好惊呆的眨了眨眼:啥?

    “昨天他跟穆熠宸撂了狠话,反正就是情况很不好。”

    “所以你就跟他说了你们结婚的事情?”

    “嗯!”

    “怪不得,这就容易解释老爷子头疼病的来由了,大夏天被风吹的头疼实在是个不靠谱的理由。”

    钦慕……

    “可是我为什么怪你?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老爷子知道你们俩已经是夫妻,应该就不会再逼着他孙女跟穆熠宸在一起了,你们也可以松口气。”

    赫连好觉得他们早就该说出来了,这样景家还能死皮赖脸的赖着穆熠宸?还能好意思再为难钦慕?

    “既然这样,这事应该也没办法瞒着景峰了吧?”

    “景峰知不知道的这事,你们看着办吧。”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没跟景峰提她跟穆熠宸结婚的事情,按理说老爷子第一个提的人就该是景峰,景峰跟穆熠宸的关系是真的不一般,但是景峰竟然还什么都不知道。

    正如有些人,她也弄不明白。

    “我跟景峰也马上要结婚了,若不然我们四个一起吃顿饭怎么样?不叫别人,就我们四个。”

    赫连好觉得有些话他们四个该坦诚的聊一聊。

    “那我问一下穆熠宸?”

    “嗯,我也给景峰打个dianhua。”

    两个女人一商议,然后各自去给自己的男人打dianhua。

    结果晚上两对就凑在了一起,这次没有在餐厅,而是在雅间里。

    气氛,实在是诡异。

    赫连好吓的轻轻朝着前面的女人靠了靠:喂,你有没有觉得有点huoyao味?

    钦慕已经后悔一起吃饭了!

    很明显知道实情的景少爷很恼火。

    “谁来点菜?”

    赫连好小声问了句。

    两个男人互相瞪着都没人说话,赫连好立即又说了一句:那我们俩点了?要不要给你们俩来点白的?

    景峰转眼看她:你想干嘛?

    “喝多了好干一架啊。”

    赫连好说完就吓的看了景峰一眼。

    “我们俩要干架不需要喝酒!”

    景峰回答。

    “我是想给你们助兴。”

    赫连好说完立即咬住自己的嘴巴。

    景峰无奈,平时挺聪明的女孩,也会有脑子进水的时候,他原谅了她。

    “你们俩点菜吧!”

    穆熠宸看了眼两个女人说了一声,然后她们俩就真的开始点菜了。

    丝毫不用顾虑男人喜欢吃什么,点自己爱吃的。

    钦慕后来还是点了个汤,怕某人光喝酒伤胃。

    “这么说现在知道你们俩结婚的仅限于这几个人?我跟小好,穆家长辈,还有老爷子,最多再加我父母吧!”

    景峰想,老爷子应该这两天在他父母出差回来后就会立即告诉他们穆熠宸跟钦慕结婚的事情。

    “为什么没有景晴?”赫连好好奇的问他。

    “我爷爷大概会怕她伤心过度,所以在她从外地拍戏回来之前都会保密。”

    然而景晴这次出去拍戏,三个月内别想回来,所以暂时景晴肯定不会知道。

    “其他兄弟呢?暂时还要保密?”

    景峰问了一声,看向穆熠宸,又看钦慕。

    因为景峰总觉得这事是钦慕说了算。

    “顺其自然吧。”

    却是穆熠宸说了一声。

    钦慕也觉得顺其自然最好,所以就没再插话。

    只是本以为这顿饭吃的极为凶险,却是一如平常。

    两个男人除了开始的时候不太对付,后来一直安安稳稳的,赫连好忍不住凑到钦慕耳边:他们俩不太对劲啊。

    “他们俩才是真的一对?”

    赫连好吓的捂着嘴瞪大着眼珠子望着说出此话的女人,钦慕只对她挑了挑眼眉就帮她夹菜不再说话。

    后来赫连好的眼就一直停留在他们俩身上,好像他们俩的每个举动都在证明着他们俩不单纯。

    “那么你们短期内是不准备举行婚礼了?”

    景峰问。

    “还缺一位花童。”

    穆总看了穆太太一眼回复。

    “花童?”

    景峰跟赫连好同时发出质疑的声音。

    “是,花童!”

    穆熠宸看他们俩那般配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一下,钦慕无奈的双手捂着脸,她该拿穆先生怎么办呢?

    “其实想要花童还不好说,估计穆倾心这几年在外小的比欢欢还大了,我现在总算明白你以前跟我说的一起结婚,怪不得当时答应的那么痛快。”

    景峰说起这事来还是有点心里不得劲,当初他是以为穆熠宸说的结婚是跟景晴,还当穆熠宸跟钦慕只是玩玩,景晴才是他考虑的终生伴侣,谁知道……

    吃完饭景峰跟赫连好先走,景峰下意识的去搂着赫连好,赫连好还歪着脑袋继续端详他,端详到景峰浑身发麻。

    酒店门口,钦慕仰视着旁边的男人:你meimei难道也未婚生子?

    “也只有你信。”

    穆熠宸看自己女人那八卦劲上来,搂着她上了他们的车。

    钦慕路上笑着问:是不是吃醋了?哪个男人那么不好命抢走了穆倾心?

    “那小子最好是别来荣城,否则我打断他的狗腿。”

    穆总大方豪言,钦慕忍不住搂着他一条胳膊笑的花枝招展。

    想想自己要是也有个哥哥该有多帅啊。

    或许欢欢不能有个哥哥,但是有个弟弟或者meimei……

    不不不,她怎么能有这种愚蠢的想法呢?

    坚决不能想这种事。

    钦慕下意识的用额头抵着他的肩膀,一个劲的提醒自己别乱想。

    穆熠宸因着她的动作不得不低了头:“想什么了?”

    “没有,想服装厂如果现在开始做,多久才能正式开工。”

    “一个月!”

    “这么快?”

    穆熠宸笑了笑没再回答她,或许是因为时间晚了,所以车子很顺畅的回到穆家。

    回去后穆太太就跑到女儿房间去了,看到女儿已经熟低头在女儿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坐在床边便不想走。

    穆总在旁边站着:穆太太,你该回自己房间了。

    “我待会儿回行吗?一天到晚在上班,回来又这么晚,都没有空好好陪她。”

    穆太太很诚心的提出请求。

    “是吗?昨天你没陪她?还是前天没有?”

    对于穆总这种较真的行为,穆太太表示很无奈,最后灰溜溜的被穆总提溜回主卧。

    冯芳华跟穆子豪还在看电视,看着楼上俩人回了房间不自觉的叹气:你儿子啊,真是着了魔了。

    “男人专情一点总是好的。”

    “哼!”

    冯芳华心想,我从小养他长大,也没见他对我有多少感情。

    “这也是他的福分,有人可以爱,总比寻觅大半生才找到个伴凑合的好吧?”

    “你尽说这些没用的话,你就不会替我想想?他倒是有人可以爱了,我这个当妈妈的心里多不是滋味啊。”

    “我只知道那些老公不爱的女人才把心思寄托在儿女身上,我这么爱你,你就不能多看看我?”

    穆子豪表示心塞。

    冯芳华……

    回到房间后穆熠宸就开始扒衣服,明明没喝多少酒却好像喝高了一样:今晚你非得让我尽兴不可。

    “你讲点良心好不好?哪一次没让你尽兴?就差把我骨头拆了给你玩了。”

    “骨头本来也就是我的。”

    他说,随便撤掉自己的领带,解开两粒扣子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抱住亲着,上下其手。

    “我们生儿子吧?”

    他在墙根要了她一会儿后,在快到达制高点的时候突然停下,抵着她的后脑勺低喃。

    钦慕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双手无力地抓着墙上,只是努力的喘息着。

    “等儿子长大了给我们当做花童,到那时候,我保证能让你心甘情愿跟我步入教堂。”

    那么神圣的地方。

    正如他对穆太太的爱情。

    钦慕没回答,只是突然用力抵着墙根站稳,转身就又搂住他。

    如果说答应他太难,那么至少爱他,是容易的。

    床上,她压着他胸膛上,一遍遍的亲吻着他,像是要将自己所有凌乱的情绪都通过这种方式表达给他,又情不自禁的细细吻他的唇瓣,他的唇瓣,也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穆熠宸双手轻轻地握着她腰上,看着她并不忍耐,而是发泄,不到几秒就又大力的把她摁在身下。

    钦慕累的气喘吁吁,看着他霸道的到眼前,一下就咬住她的颈上,疼的她惨叫了一声,接着就感觉有双手悄悄勾住了自己,那么温凉,又那么生硬。

    “就那么怕?对自己那么没信心?”

    那声音邪恶又疯狂。

    同时xinggan的手掐住她颀长的美颈,逼迫她只得昂着头望着他,那么霸道,蛮横的,仿佛俯视天下的暴君,那么生生的要将她置于死地的边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