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9 我们结婚了(5)
    有时候,daan比让人死更可怕。

    那晚,两个人尽情的撕扯,却并未有个daan出来。

    ——

    第二天早上钦慕去衣帽间扯了条丝巾围在了自己颀长的颈上,遮住了被他咬的几处吻痕,确定自己身上没有不妥之处才敢下楼。

    回忆起昨晚那场撕心裂肺的爱,她竟然觉得他那时候是那么的恨她。

    冯芳华有点小感冒,给欢欢梳头的事情就留给她了。

    钦慕坐在沙发里给坐在小板凳上的女儿梳头发,冯芳华就坐在对面看着,一个劲的逗她孙女仰头傻笑,钦慕无奈的由着她们,梳起来漂亮的头发后钦慕满意的说了声:好了!

    “今天我要去参加一个慈善huodong,你叔叔也有别的事情,欢欢就交给你带,有问题吗?”

    “没有,当然没有,您放心去忙您的就好。”

    钦慕立即答应,求之不得。

    “你可不准中午给她吃那种没有营养的东西,否则就直接让她留在家里跟家里用人一起玩好了。”

    “我保证,绝对不让她吃没营养的快餐。”

    钦慕立即举双手保证,冯芳华看她那么认真的样子却是差点笑出来,最后用力绷着脸:那行吧。

    穆熠宸跟穆子豪从书房里出来就看到她们娘三个在一起呢,欢欢自己在玩玩具,她们俩不知道聊什么,听到他们俩出来就没了动静。

    “聊什么呢?一大早就神神秘秘的?”

    穆子豪一边往下走一边问了句。

    “今天我们都忙,我让她帮忙带欢欢,不准她给我孙女吃没营养的快餐。”

    冯芳华稍微侧身看着走过来的丈夫毫不掩饰的重复道。

    “那倒是,小孩子长身体,不能吃那种没营养的东西。”

    穆子豪坐下的时候说道。

    “你们看咱们家少奶奶,从小就吃那些,还不是长的亭亭玉立?”

    穆熠宸没坐下,站在一边双手插兜,狷狂的眼神望着自己的老婆大人‘夸赞’。

    可是这话钦慕听着特别别扭,他有时候故意抬高她其实分明就是挖苦嘛,不过她才不会生气。

    “她亭亭玉立?瘦得皮包骨头就叫亭亭玉立的话。”

    冯芳华不认可。

    “那您可得好好喂喂她,否则人家还以为你这个当婆婆的虐待儿媳妇呢。”

    宸哥又说。

    “嘿!”

    冯芳华依旧端坐着,却是忍不住抬头瞅着她那不争气的傻儿子。

    穆子豪忍不住笑了一声:你小子要在这么欺负我老婆,我可是要揍你了。

    宸哥立即笑笑:没事,我老婆会保护我!

    钦慕……

    为什么她都没说话却还是被他拉到了战营里?

    而且她能保护他?昨晚差点把她掐死的那个禽兽是谁?

    而且最虐她的人,是冯芳华?分明就是他穆熠宸,从头到尾,从内到外。

    她这颗心都被他虐的快要崩塌了。

    吃过早饭钦慕跟欢欢被穆熠宸直接载着到了郊区,一家三口站在那个刚盖好没多久的厂房那里。

    钦慕看着那个不算很大,却足够容纳她想要的工人数量的厂房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穆总真的很会抓人胃口。

    “说谢谢我觉得已经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谢意了!”

    钦慕仰望着他,很认真的说道。

    穆熠宸只是看了她一眼,然后抱起拉着妈妈手的小女孩:走,爸爸带你进去看看。

    “好!”

    欢欢快乐的答应着,被他抱着走在了前面。

    钦慕知道他或许不想听,便也没再多说,就跟着她到了里面。

    “你想要多少台机器?”

    “几十台吧!”

    钦慕已经开始算铺线路要用几天,安装机子,调试,还有招工,一个月,大概很紧吧,不过只要有厂房,剩下的问题再紧吧都能轻易解决。

    钦慕想跟他谈谈厂房价格的问题,但是想了想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生怕他在那么瞅她一眼就走人。

    这周围看着有些凄凉,在旁边还有几家服装厂,看上去像也是新开不久。

    回去的路上穆熠宸问她:打算租还是买下来?

    钦慕意外的朝他看去,还可以租?

    “如果租呢?”

    “如果租的话一年付一次,并且我有随时跟你解约的机会。”

    “呃,那还是买下来吧!可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

    “我们酒店近期正好要拍一个宣传广告,你要是觉得合适就去试试。”

    钦慕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他确定这不是在给她放水?

    心里忍不住偷着乐,那快乐快要摁不住了,她只好转头看向窗外。

    “妈咪你在看什么呀?”

    欢欢坐在后面看着妈咪突然看向外面好奇的问道。

    “嗯?没有啊,看风景!”

    “看风景?欢欢也要看。”

    欢欢也朝着外面看去。

    钦慕……

    穆总一本正经的,把她们俩送到工作室后交代她们中午一定要吃正餐才离开。

    钦慕抱着欢欢往里走:你爸比真的很啰嗦是不是?

    欢欢不说话,只是用力的笑,头上的小辫都甩了起来。

    对此钦慕很无奈,但是也不管,女儿爱爸爸,仿佛是自古流传的,除了她们家。

    其实原本她也很爱钦海明,正如别人说的,正是因为太爱,后来才会那么失望,那么恨。

    中午带着欢欢还有小美他们一起去附近的餐厅吃饭,欢欢对喜欢的食物吃的停不下来,钦慕看着不自觉的皱眉:吃点别的。

    “你就让她尽情吃嘛,看她吃的多香啊。”

    小美忍不住替欢欢说话,看欢欢的小嘴油油的,嫩嫩的,越看越迷人。

    “欢欢,阿姨好像亲亲你的小嘴巴哦。”

    小美说着凑近她,欢欢立即抬起没拿勺子的手捂住自己的嘴,那双眼睛里干净如水,笑起来更是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干净了。

    “呦呵,我当是什么人在这儿吃饭呢,原来是你呀!”

    他们一群人围在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前正吃饭呢,突然一个刺耳的声音从远处传过来,还有高跟鞋的哒哒声。

    大家下意识的抬了眼,因为接触过几次,所以对钦明珠也都认识了,看到是钦明珠后都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的低头吃饭,小美还帮欢欢夹菜:宝贝,我们好好吃饭,长大后才不会张一张像是那个阿姨那么丑陋的嘴脸。

    “喂,死丫头你说谁呢?”

    钦明珠立即就生气了,身子一侧,一挺。

    “我说谁跟你有关系吗?去去去,远点,别打扰别人吃饭好吗?很没礼貌呢。”

    小美冷眼看她。

    “你有礼貌,就你有礼貌行了吧?哼,我们走!”

    钦明珠后面还有几个相同年龄的人,说完就领着人走了。

    看样子像是同学聚会之类的。

    钦慕一直没说话,心里想着能这么过去就尽量这样过去吧,要是吵起来她自己也觉得累。

    可是没想到自己去洗手间的时候被两个青年堵在了里面。

    两个人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大,都人模狗样的穿着笔挺的西装。

    “meinu,听说你是我们明珠同父异母的姐姐?长的比我们明珠还水灵啊。”

    “是啊,给我们哥俩留个微xinhao啊,或者dianhua号码都行,有空咱们一块玩玩啊。”

    两个男人一同走到她身后去,钦慕从镜子里看着两个人差一点点就要碰到自己背后的衣服,都拽拽的双手插兜,歪着头,嗯,就是那种不学无术的浪荡的公子哥模样。

    钦慕觉得以后再也不能把穆熠宸想成这种人了,因为穆熠宸可是她的神,而这俩人,人渣。

    “钦明珠叫你们跟过来的吧?”

    她冷冷的一眼,从镜子里看着那俩男人。

    “怎么是明珠叫我们过来的呢?是我们俩贪图meinu的美色自己要过来的。”

    “贪图美色?你们贪图那位钦xiaojie的美色就好,我这个,不适合你们。”

    “看上去我们年纪也差不多,你怎么这么看不上自己呢?”青年对着镜子里问道。

    “就是,哦,我们知道了,是因为你生过孩子?哎呀,其实这有什么关系?你要还想生,哥们也可以帮你啊。”

    左边那个男的说着就又往前,钦慕突然转身,他吓的上半身往后一躲。

    钦慕冷眼看着他们:你们要帮我生?你们知道楼下那个小女孩是我跟谁的孩子吗?也不打听打听就敢在这里满口胡言,真不想在荣城混了?

    两个青年被她这话给搞的心里一虚,互相对视一眼又朝着她看去:你可别吓唬哥们,哥们可不是被吓大的。

    “是吗?那我要说那个小女孩是a老板穆熠宸穆总的女儿,你们是不是还想跟我生啊?”

    两个男人同时往后退了一步:你开玩笑吧?就你?还跟穆总生孩子?穆总跟钦家的关系可不一般,你别当我们俩是傻子,我们俩虽然刚回国,但是也是这城里掰着手指头能数着的公子哥。

    “那就回去问问你们爹妈,等弄清楚了再问问自己,你们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不是你们可以调戏的。”

    两个青年眉头紧皱,互相对视一眼后不自觉的又往后退了一步,其实他们俩有听说穆总最近认了个女儿,还有个刚来荣城的女人跟他关系很暧昧,还住进过穆家,再看眼前这位,虽然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但是绝对是秀色可餐又带着一股强势不容侵犯的女人,两个人撇了撇嘴:那多有得罪,这就不打扰了。

    幸好这两位还有些分寸,若是碰上那种没轻没重的,钦慕觉得自己可能就又要出丑了。

    钦明珠看到他们俩回包间之后立即问了声:怎样?她有没有被你们吓到?

    “哼,是我们被她吓到好吗?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她跟穆总是那种关系?”

    青年不高兴的问道。

    “她跟穆总?哈,她就是个peishui的,你们当她跟穆总什么关系?像是穆总那样的男人,能看得上她什么?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的一个贱货,不就是会跪舔男人的腿吗?你们还怕她能一直让穆总疼着?穆总早就对她烦了。”

    “是不是你说的这样啊?还是你跟她有过节?我瞧着那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亏你们还是两个大男人,姐妹们,跟我去会会那个狐狸精去。”

    钦明珠把包往肩上一背,对着身边坐着的几个女孩子吆喝了一声,大家都不嫌事大的立即就起身跟着她去闹了。

    钦慕刚从洗手间出来,正要下楼然后被钦明珠跟三个女孩拦住了路,钦明珠双手环胸嘚瑟的站在她面前,挑眉看着她,一副得意忘形的大xiaojie模样:怎么着?威胁我哥们来着?

    “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明珠在城里的威望!”

    “就是,自以为被男人包养,给男人生孩子就了不起啊?”

    “贱人,穆总也就是玩玩你,别那么当真,好好跟姐姐们道个歉,还可以给你一条生路,以后穆总踹了你我们还能赏你口剩饭吃。”

    三个女孩全都穿着名牌连衣裙,从上到下,一身干干净净,也没有什么浓妆艳抹,但是眼界却都挑的比她们本身高。

    “以为自己会设计两件破衣服就了不起了吗?以为让我爸爸愧疚就了不起了吗?我告诉你,早晚撅了你妈妈的坟,你信吗?”

    钦慕低头浅笑了一声,看着那些过于自信的女孩,轻轻上前走了两步,低着的眼帘抬起,把她们挨个扫了一眼,最后定睛望着钦明珠。

    “这是上次打你打的轻了?好了伤疤忘了疼?”

    钦明珠顿时咽了口口水,往后退一步,却依旧仰着脖子:我告诉你钦慕,你别吓唬我,现在可是我人多你人少。

    “是吗?”钦慕挑眉浅笑,却是又上前一步,钦明珠又往后倒一步,却没有踩稳差点摔了。

    “小心!”

    身边的两个女孩立即扶住她,她的脸色却已经变得不好看。

    “你少那副嘴脸威吓我,告诉你,本xiaojie可不是被吓大的。”

    “我就没你那么xingyun了,就是被吓大了!”

    “你——你想怎样?”

    钦慕声音并不高,只是因为眼神太敏锐,才让钦明珠有些发颤。

    “我想怎样?不该说的话就不要乱说,不该做的事情就不要乱做,否则将来是你妈进不了钦家墓地。”

    那声音不轻不重,却字字直击人心。

    钦明珠脸色苍白,张了好几次嘴,然后慌张的看旁边的姐妹。

    “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仗着给穆总生了个孩子就以为全世界都得听你的了是吗?”

    那女孩子上前一步,抬手就要推钦慕,钦慕下意识的往边上一闪,女孩扑了个空差点朝着地上亲过去,之后因为没碰到钦慕而自己又差点摔倒气的立即又转身去想要再扇钦慕。

    “要打架了?”

    钦慕抬起手用力攥着那个女孩的手腕,眼神更是不善起来。

    “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女孩没想到钦慕手劲那么大,一下子慌了神用力的想要甩开却不能。

    “想要跟我打架你们还嫩了点。”

    钦慕往前把女孩推到钦明珠怀里去,充满杀气的眼神望着眼前的女孩:钦明珠,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嘴里传出来对我妈不敬的话,别怪我真的要跟钦海明和好,让你们母女滚出钦家。

    钦慕说完转身就要走,另一个女孩仰着头就往前一伸脚,钦慕一低头就看到那双黑色的xinggan凉鞋,心里一紧,却是慢半拍的把自己的高跟鞋狠狠地踩到了那个女孩的脚背上。

    “啊!”

    女孩漂亮的脚背被高跟鞋的鞋跟踩到,立即就弯了腰:疼疼疼!

    钦慕垂着眼俯视着喊疼的女孩:好狗不挡道,知道吗?

    “知道,知道,快拿开你的脚!”

    钦慕这才抬起脚,刚要往下走,小美跟一个国外的男同士跑了上来:她们欺负你?

    “她们还不够格,我们走!”

    钦慕淡淡的一声,然后先走了一步。

    小美转头冷冷的看着那些女孩的嘴脸,虽然杀伤力不够,但是还是用力的瞪着眼:你们别以为我们国外回来的就好欺负,哼!

    “荣城的女孩简直太可怕了。”

    外国男孩说了一句yingyu,那几个女孩本来就很难看的脸色,更委屈了。

    “明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凶悍?”

    “是啊,她一点也不像个女人。”

    “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走着瞧!”

    钦明珠气的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半天才说出那三个字,眼里却已经攒足了恨意。

    钦慕抱着欢欢,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餐厅,而楼上的人却还在窗口看着,刚刚调戏她未果的其中一个男孩问:钦明珠你到底行不行?怎么感觉这女孩比你聪明多了呢?

    “就是,人家气场在那里摆着呢,你根本不是人家对手。”另一个男孩也说。

    “你看她踩的我的脚?她哪里有点女孩的样子,分明是个母老虎,母夜叉!疼死我了,呜呜!”

    “这种女人,钦明珠,你真觉得她跟穆总好?穆总会喜欢这种类型?”

    “就是,别搞笑了!”

    几个女孩在人走之后都大胆起来,说话也越来越没有把门的,只有钦明珠保持了沉默。

    钦慕跟小美他们回了工作室便去陪欢欢午睡了,穆总发来信息问她们俩去哪儿吃的饭她也如实回答,只是没说遇到钦明珠的事情。

    晚上穆熠宸要去应酬不在,那夫妻俩去参加慈善宴,从中午一直到晚上还在,娘俩回到穆家先吃了晚饭便去洗澡了。

    这次慈善晚宴主要是募捐希望小学,一群城里的富绅名媛外加娱乐圈的帅哥meinu齐聚一堂,

    慈善晚宴设在a酒店的最大的宴客厅,地下铺满了高档的地毯,南边是一块超大的伯母,桌椅全都被绑上绿色的丝带,桌上全是美味佳肴。

    冯芳华在慈善晚宴上却是各种被人议论纷纷,同桌的人凑近她问:穆太,你今天穿的这套旗袍不错啊,听说你儿子谈了个女朋友会设计衣服,是出自她手吗?

    冯芳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旗袍,抬了抬眼皮子:是呢!

    “这丫头挺厉害嘛,赶明个让她也帮我设计一套怎么样?”

    “她也不是什么人都帮忙的,我帮你问问吧。”

    冯芳华本来就不会跟人套近乎,又不喜欢别人跟她套近乎,冷冰冰的一声好像瞧不上人家,立即让人觉得心里不爽。

    背后那桌却在悄悄议论:听说她儿子跟那个女孩没结婚就搞出个孩子来。

    “那不就是私生女吗?”

    “就是啊,我还听说跟她儿子好的那个女孩子就是钦市长家死了的那位留下的遗孤呢,这样人家出来的女孩,冯芳华竟然也敢要。”

    “唉,估计是由不得她,他们家公子的主恐怕他们老两口谁也做不了。”

    “那也不像话啊,两个人没结婚就搞出个孩子来,这女孩肯定不是什么本分的好女孩。”

    “穆总那年轻力壮的。”

    几个女人在交头接耳的,越说越像是那么回事,却忽略了背后坐着的人。

    冯芳华越听越觉得刺耳,竟然说她孙女是私生女,还说她儿媳妇是不本分的女孩子,她抬手挑了挑桌沿,不等穆子豪拉她,她已经转身。

    “喂,我说你们几个本分的老女人能不能说话小声点?我还在这儿呢你们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你们怎么不去抢台上的话筒来上去吆喝去啊。”

    几个女人被她那一吆喝吓的不敢吭声了,大胆的便陪着笑脸:穆太,我们瞎说的,你别当真啊,我们自罚。

    说话的女人立即抬手轻轻地在自己脸侧拍了一下。

    “哼,德行!”

    冯芳华转过头去,却是冷着脸一点也不稀罕那个女人的嘴脸。

    要说能来这次慈善晚宴的也全都非普通人,但是冯芳华就是那样我行我素的样子,这么多年从来不曾改变。

    “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整天冷着一张脸好像我们欠了她一样。”

    有个女人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不想吃就给我滚出去!”

    毕竟这酒店是穆熠宸的,当妈妈的在这里参加晚宴那就更不怕谁了。

    这话一出口立即气的那个女人起了身转头就走。

    在场的不少媒体纷纷都把镜头对准了她们这边。

    等回去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冯芳华走进大厅的时候还在让让:一群什么人?一点素质都没有,就这种人能使真心去捐钱的吗?

    “真不真心的,钱掏出来不就行了吗?你何必动那么大的气?”

    “我最讨厌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何况他们那么说我孙女,还有那个丫头,我能不翻脸吗我?”

    “你是嘴上爽了,可是明天的报纸新闻,你看着吧,肯定又得把你狠狠地写上一笔。”

    穆子豪叹了一声。

    因为穆熠宸也刚回来,钦慕一直在客厅等他,两个人刚聊了几句就听到长辈回来,听着冯芳华的话钦慕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您?”

    钦慕紧张的问。

    “谁欺负我?”冯芳华不敢置信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呢,这世上敢欺负她的人还没出生。

    钦慕……

    “哼,就算有人欺负我怎么了?你敢去替我报仇吗?”

    “我会!”

    钦慕想了想,一双大眼睛里满满的真诚,用力点了下头。

    那像是不经大脑,却又是经过深思的模样叫冯芳华心里一暖,过了好几秒才又说出话来:还是算了吧?免得穆总再说我欺负他老婆。

    钦慕……

    穆熠宸坐在那里没说话,但是今天慈善晚宴上多么热闹他还是听说了一些的。

    “听说您又在那种场合教训别人了?”

    穆熠宸问。

    “怎么着?不服啊?”

    “不是,就是想让您儿媳妇跟着您多学学。”

    冯芳华……

    钦慕低头看他,他以为她好欺负啊?今天钦明珠找茬她可是一点都没被欺负,反而把钦明珠那群人给镇住了呢。

    “哼,我懒的跟你废话,看我孙女去!”

    冯芳华刚坐下又站了起来,却是要上楼之前又看钦慕:今天没带我孙女吃外卖快餐吧?

    “我们中午去餐厅吃的午饭,晚上在家吃的。”

    钦慕立即报告。

    “那还差不多。”

    等冯芳华走后穆子豪忍不住叹了一声:你们这个妈呀!

    “阿姨挺好的!”

    钦慕忍不住说了句实话。

    穆子豪笑了笑,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抬眼看她:你就不想改了口?

    穆熠宸听到这话后转头看钦慕:穆太太,你到底懂不懂事啊?

    钦慕……

    “以后跟熠宸一样叫爸妈,不管在内在外都应该这么叫。”

    穆子豪扬了扬头,对她叮嘱了一声。

    “还不叫一声。”

    穆熠宸迫不及待的听她改口,除了那次给长辈敬茶的时候她再也没叫过。

    钦慕想了想,其实她是怕冯芳华不高兴她这么叫。

    白捡的爸妈谁不愿意要啊?

    “爸!”

    钦慕的声音有些虚弱,叫出这个字来,又紧张又激动。

    她已经很多年不曾好好地叫一个男人爸爸,至于母亲……

    那真的是很遥远了。

    “这就对了!上次给过红包了,这次我就不包了啊,等过节的时候再给你们包。”

    “谢谢,爸!”

    钦慕用力闭着嘴巴,怕自己笑的露出牙齿来显得太得意。

    等穆子豪也走了,穆熠宸那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她,立即把她拽到自己怀里:再叫一声爸爸给我听。

    钦慕……

    这男人是不是有病?

    “你是不是该吃药了?”

    钦慕低声问。

    穆熠宸先是无语,后来却突然贼贼的一笑:好啊,我先吃哪颗?

    ……

    然后将她扛在肩上就往楼上去,穆太太表示抗议,被丢在床上的时候表达意见:下次可不可以不要扛着我?

    “嗯?”

    “你的肩膀硌的我肚子疼。”

    “只是肚子疼?”

    手顺势伸到她上衣里,抚着她的小腹问道。

    “嗯,别,你干嘛?”

    手在里面乱跑,钦慕想要侧过身保护自己已经来不及,被他几下就弄的忍笑不已。

    “以后不准再叫叔叔阿姨。”

    “知道了!我的穆总。”

    钦慕忍不住在他耳边答应了一声。

    “是你的老公大人。”

    “好,我的老公大人。”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一边啃她还一边教育她。

    称呼这种事,今天他要她叫老公大人,昨天要她叫宸哥,那天还要她叫心肝呢。

    嗯,反正穆总开心就好了,不,是老公大人。

    晚上已经有些凉了,可是在他的怀里,她一点都不觉的冷。

    欢爱后钦慕躲在他的怀里取他身上的温度,忍不住嘀咕:我们俩这样是暖和了,欢欢不知道自己睡会不会冷。

    “室内的温度一直在适中,怎么可能冷到她,你当只有你自己心疼女儿?”

    穆熠宸微微低眉,长睫下那双美目认真且有温暖的望着怀里的女人。

    “那当然不是,我们在巴黎的时候秋天也不暖和,可是也不怎么开空调,但是我们一直一起睡啊,除了我出差的时候,那时候小美会替我照顾她,还有简俨。”

    “嗯,所以我女儿才会时不时的要找简俨。”

    穆总总算找到了她闺女会叫简伯伯的原因,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凉。

    “简俨是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没听说过吗?真不懂你为什么那么不待见他,他不会喜欢一个比他小那么多的女孩子的。”

    “嗯,他是不会喜欢你,这么蠢!”

    钦慕……

    怎么说着说着又说她蠢了呢?

    三天不骂她蠢他就难受。

    “我这么蠢你为什么还要我?他们都说我配不上你。”

    也不知道怎么的,说这话的时候她竟然用力的抱他。

    “谁说不是,你这么蠢我还要你,你要知道感恩,好好回报我,知道吗?”

    “感恩?”

    钦慕抬眼看他,笑的满眼的璀璨光芒。

    穆熠宸的心一动,深邃的眸光就那么擒着她的眼,然后低头又去吻她。

    钦慕感觉一口气上不来,心跳好像也停止了。

    他在她的唇瓣上覆盖着好一会儿,才又慢慢的辗转,将他的舌尖轻轻地伸到她的口腔里。

    钦慕觉得她是得感恩,所以,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尽量满足他。

    后来穆熠宸都睡着了她也没办法入睡,想起穆子豪让她叫爸爸,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七八岁就被父母丢弃的女孩,以为再也没人要自己当孩子了,以为再也没有家可以回。

    可是有一天突然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她,当再次有爸妈可以叫,那幸福来的太突然,又让她想要紧紧地抓住。

    世界上最重要的爱,应该就是亲人之爱。

    当有了温暖的家,爱情,好像才可以奢求。

    然而,她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他给的,钦慕稍稍往上一些,与他齐眉,一双如水的眼眸就温柔的望着他睡着时候的样子。

    从八岁那年,他突然的跑到巴黎去。

    她才知道,他到底对自己多重要。

    她的手忍不住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勾勒他唇部的曲线,回忆忽然全都涌上心头。

    夺走她初吻后好几天他才说:以后不准对别的男孩放电知道吗?若不然我就再吻你。

    那时候她是真怕啊,又有些期待。

    但是之后他就很少再说那种话,她也就渐渐地以为他是转移目标了,毕竟男孩子到了那种年纪很容易动情,又很容易移情别恋。

    而她,那时候还太小,又因为有父母亲的事情在前,便只是想要多留他在身边一段时间,没敢再想要更多。

    可是有一天,他竟然就那么邪恶的把她要了。

    可是有一天,他竟然那么粗鲁的把她带到了民政局。

    从钦慕,到穆太太,竟然用了那么短短的时间。

    那感觉让她觉得很不真实,就好像手上的风,还不等去攥住,就已经飞了。

    所以她一直张开着手掌心不敢握住。

    他突然动了动,手却是刚好搂在她腰上。

    钦慕刚想收回手,他却突然吻了她的手指,低声问她:还不睡?

    “睡了!”

    她贴着他的胸膛,就那么静静地听着他的心跳,渐渐地入眠。

    清晨,穆家早早的就已经很热闹,钦慕起的很早,冯芳华正在沙发里喂欢欢喝水,她便下楼去:阿姨早!欢欢早!

    “妈咪早!”

    欢欢喝完一口水抱着水杯问道,倒是冯芳华理都没理她。

    钦慕早就习惯冯芳华的这个表情,所以也没想别的就在她们身边坐下,看冯芳华帮欢欢托着杯子便去帮忙:我来吧。

    “你没事去厨房看看早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冯芳华的手轻轻推开她要帮忙的手,继续自己帮孙女托着杯子,让她去别处。

    这么被嫌弃的钦慕表示心里有点难过,还是乖乖的去了厨房。

    阿姨见到她进去立即跟她问候:少奶奶早!

    “您早!张叔早!”

    厨房里正在认真准备早餐的厨子转头看到她也立即咧着嘴:少奶奶早,早饭还要过会儿,正在烙玉米饼。

    “嗯,真香!”

    钦慕点点头回应着,然后想要出去又怕冯芳华说她出去太早,便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听说您从小在国外长大,哪会做咱们中华美食啊,您只要别吃不惯我们就很开心了。”

    “我觉得你们做的特别好吃。”

    钦慕一看没什么可帮忙的便出了门。

    吃过早饭她开车去工作室载了一个男同士跟小美一起去了服装厂,三个人跟设计师在那里交流了很久,设计师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后又问他们的想法,男同士参与过在巴黎时装厂的规划所以这事基本就是他搞定。

    中午的时候大家一起吃饭,钦慕接到穆熠宸的dianhua。

    “酒店广告的事情怎么打算的?”

    “只要穆总舍得给我,我当然是当仁不让。”

    “下午你去趟酒店,陈导会在那里等你。”

    “好!”

    下午钦慕便没去厂里,把车子留给小美跟同事,叫了出租车直接回城里,a。

    师傅在路上问她:姑娘,你是在a上班吗?

    “不是!”

    钦慕微笑着回答。

    “那是住在这里?哎呀,这里住一晚恐怕很贵吧?”

    “其实普通房间的话也不贵。”

    钦慕下意识的就想替穆熠宸打广告。

    “那也不是我们这种人住得起的,姑娘你什么工作啊?”

    “设计师!”

    “设计师?是房子建筑还是室内设计?”

    “服装设计!”

    两个人聊了一路,到了a之后有工作人员早在门口等着她,出租车一到便立即上前去给她开门。

    “钦xiaojie,陈导已经在里面等您。”

    “嗯!”

    钦慕答应着,还在低头找钱。

    工作人员立即掏出了两张红色的放在出租车里:钦xiaojie请吧。

    钦慕……

    “师傅再见!”

    钦慕抱着包歪着脑袋跟车里的司机师傅再见,师傅冲着她笑着,然后开车离开,她转身进去。

    被不怎么熟悉,又没什么关系的人付车费的感觉……

    钦慕心里怪怪的,到雅间后经理便离去,钦慕不好直接给他,便把钱放在了正好来送咖啡的fuwu生用的托盘里:麻烦帮我把这两百块送给刚刚那位经理。

    “好的!”

    fuwu员用奇怪的眼神看她一眼,把钱装进上衣口袋后去替她开了门。

    门一打开钦慕便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也明白了刚刚fuwu生为什么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她。

    ------题外话------

    猜猜是谁先去见了陈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