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 天上掉馅饼
    “呀,这不是我们小慕meimei吗?怎么?陈导约的人原来就是我meimei?”

    景晴看到她进来后便立即双手交握,脸上写满了她们是姐妹,是亲人。

    “是啊,这是穆总的意思。”

    陈导想了想回了声,一个大男人,平时在剧组吆五喝六,但是也有为难的时候,比如此时。

    一个是穆总心尖宠,一个是景家掌上明珠,他是哪一位也得罪不起。

    “景xiaojie真会开玩笑,我哪有那么好的福气做景xiaojie的meimei啊,我连钦家那丫头都不认的。”

    钦慕淡淡的一声,跟导演去打招呼:陈导,久仰大名,这次麻烦了!

    “钦xiaojie不必客气,穆总早有交代,请坐。”

    钦慕点点头坐在陈导旁边,景晴低着眸听着两个人打招呼的样子不自觉的咬了咬自己的唇瓣,然后又扬起笑容。

    “景xiaojie不是在外地拍戏吗?”钦慕转眼望着她,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以前酒店的广告都是我来代言的。”

    “哦?穆总竟然没有跟我提起此事,还说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全荣城都知道,am的所有广告都是我的,你会不知道?”

    “我还真是不清楚,毕竟我刚回国也不过才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因为各种人的‘心意’,我还没空去打开电视看个广告什么的。”

    钦慕说这话的时候自然也看着景晴了,景晴也看着她,两个人的眼神杀气都很重,尤其是景晴,岂能咽的下这口气。

    听陈导身边人说这次的广告要用钦慕她便立即赶了回来,没想到还是没能阻止。

    穆熠宸是打算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送给这个女人吗?

    景晴不服,也不信!

    “听说钦xiaojie是个很有名的设计师,在巴黎的时候还给很多大牌代言过广告,真是让人敬佩啊。”

    现在陈导要用钦慕,而且穆熠宸又是他的金主,他自然知道该向着谁说话,却也因此叫景晴更难看。

    “陈导,以前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以前不是说我才是这荣城最矜贵的女人吗?还说am的代言除了我全荣城就没人配得上。”

    景晴立即转头看着陈导对峙,钦慕她是不打算立即撕破脸,但是这位陈导她倒是没有什么顾虑。

    “看来陈导的眼光的确很不错,不过那时候不是没有我吗?”

    钦慕透亮的眼眸望着对面的女人,景晴一看她就觉得刺眼,脸上的笑意一丁点也没再有,只冷冷的说了一声:这件事陈导要是不能给我个说法我便亲自去找穆总,只是陈导,以后有戏可别再找我,至于这位钦xiaojie她可不会拍你的影视剧或者dianying。

    “这是什么原因?”

    陈导其实刚看到钦慕就觉得一部戏很合适她,听景晴这么说之后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做人宠物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你问钦xiaojie好了,我先走一步。”

    景晴冷哼了一声,说完便拿着包起身。

    “有些人连做人宠物的价值都没有,才是真可悲。”

    钦慕听到宠物那俩字脸就冷了下来,在景晴走到门口前堵了一句。

    “我要做就做正室,宠物这种东西只有你这种下贱的女人才会做。”

    景晴立即转头怼她。

    “那景xiaojie恐怕要等些年了,等我退位让贤。”

    “什么?”

    “景xiaojie恐怕是一回来就到了酒店吧,不妨先回家去问问你爷爷再考虑有没有资格跟我说刚才的话。”

    自始至终钦慕都没看她一眼,只是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另一只手上的戒圈。

    景晴脸色立即苍白,却是在几秒之后立即打开门离开。

    她当然要回家去跟她爷爷求证,如果她爷爷知道穆熠宸跟钦慕结婚怎么可能不告诉她?

    不,一定是钦慕为了拿到广告故意编造的,景晴一边想着,走的更快了。

    钦慕在她走后很久才稍微回过神来,看着正在盯着自己手上戒指看的陈导下意识的对他笑了笑:陈导别介意,我跟景xiaojie的相处模式一向如此。

    “当然不会,景xiaojie的性子多厉害我们剧组的人是都见识过的,倒是钦xiaojie刚刚的话,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真假假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达到了我想要的结果,陈导能对今天在这个雅间里说的话保密吗?”

    钦慕不自觉的多看了他一眼,当然不希望他出了这个门再跟别人多说什么。

    “我懂!那我们来谈谈广告的事情吧,周日上午我们会在这里拍摄那条广告。”

    “好!”

    能只谈广告当然最好了,她一定会认真拍好这条广告,也不枉穆总给她那么大一个服装厂却分文未收。

    景晴要是知道穆熠宸让她钦慕来拍广告只是为了省下代言费,不知道会作何感想,是不是还会像是刚刚那么生气。

    景晴回到家便直接去了书房,老爷子正在练书法,看到孙女回来也是一惊,立即放下了笔。

    “小晴怎么回来了?这是怎么了?”

    “爷爷,我只问您,穆熠宸跟钦慕是不是结婚了?”

    景晴走上前去跟老爷子隔着一张桌子站着,眼神如针。

    “这事啊,这小子没福气,爷爷再帮你找个好的。”

    老爷子低了低头,又拿起旁边放下的毛笔来继续写,景晴却是因着他这话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了一步,那双犀利的眼里也装满了泪水。

    “我非穆熠宸不嫁,爷爷,您怎么能这样?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跟我说一声,您知道刚刚我在钦慕面前多么丢人吗?”

    景晴哭起来,眼泪打湿了脸上的同时,下巴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老爷子抬眼看着自己孙女哭成个泪人心疼的立即放下了笔:你这傻孩子,到爷爷身边来。

    “爷爷,您到底还管不管了,就让别人这么骑到您孙女的头上来。”

    景晴立即委屈的跑过去在他怀里哭起来。

    “这么说,你不管他们俩结婚,还有个孩子,依旧还看得上那小子?”

    “是!”

    “他要是离婚再娶,可是二婚啊。”

    “我不管!”

    “哪怕给他们俩那孽种当后妈?”

    “是!”

    “我的傻孙女,你怎么这么傻呢?”

    老爷子拍着孙女的肩膀,疼的叹息起来。

    景晴一听更委屈的哭的厉害了,却是转瞬又从景家开车去了穆家。

    至于拍戏的事情,哪有现在她要做的事情重要。

    “阿姨您身上这件旗袍可真好看。”

    景晴拎了礼物去了穆家,跟冯芳华一见面就不忘称赞。

    “汗,那丫头设计的衣服能好看的到哪里去,快进来坐。”

    冯芳华客套着,等跟她坐下后就对旁边在玩玩具的小孙女说:欢欢,叫阿姨。

    “阿姨!”欢欢抬了抬眼,兴致乏乏。

    “乖!欢欢真可爱呢!阿姨,您有没有觉得欢欢长的跟熠宸很像,仔细看还跟倾心也有些相似呢。”

    “哼,一家人嘛!我听说你最近在外地拍戏,怎么有空回来?”

    “哦,这不是am要拍广告嘛,我当然要先放下手里的工作来做这件。”

    景晴说着羞答答的低了眸子,冯芳华抬眼看着她那副样子有些话想说又怕不合适,便微微一笑:你啊!

    “阿姨,熠宸……真的跟钦慕结婚了吗?”

    冯芳华一怔,但是转瞬却是点了点头。

    “熠宸那小子没福气,小晴啊,阿姨拿你当自己家孩子,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别再他这颗老树上吊死,比他好的男人多的是,嗯?”

    “我等他,无论一年两年,又或者十年二十年,我会一直等。”

    景晴柔弱的目光,满满的真诚跟苦情剧女主角的委屈模样。

    仿佛明知道就算等一辈子也等不到还是那么死心塌地的要等下去。

    客厅里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了沉默,冯芳华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只是低眸就看到自己的孙女在看着景晴,不自觉的抬手叫她:欢欢,到奶奶身边来。

    欢欢抱着玩具到冯芳华怀里靠着,眼睛却还是忍不住看着欢欢。

    景晴仿佛也觉得情绪差不多了,然后抬眼看着欢欢:欢欢,阿姨可以抱抱你吗?阿姨给你买了玩具哦。

    景晴说着从她的大包包里掏出一个漂亮的芭比来,温柔的望着她。

    欢欢却紧紧地抱着自己的玩具,然后用力摇头。

    仿佛对面前的阿姨,视如毒蝎。

    景晴的心里一阵被刺,却又笑着:阿姨不是坏人哦,阿姨是你爸爸的朋友。

    欢欢一听那话,把手里的玩具网她那边用力一扔,景晴一怔,玩具没扔到她那里去,却扔到用人给她倒的茶水里,溅出来在她的裙子上一些。

    因为茶水很烫,她立即站了起来,疼的用手去拍自己的裙子。

    “没事吧?”

    冯芳华用力抱住欢欢,然后紧张的问她。

    景晴的脸色有那么二十多秒根本就是不耐烦跟带着烦恨的,可是当冯芳华问她的时候她却又立即用力的笑了笑:没事,我去个洗手间。

    冯芳华点点头,看她走远才又低头看欢欢:你这小丫头。

    欢欢做了个鬼脸,然后就抛开了。

    “跟着小xiaojie,别让她摔到。”

    冯芳华立即吩咐旁边的阿姨。

    用人点点头赶紧的去跟着欢欢出去了。

    景晴在洗手间里用力的擦了擦粘在她裙子上的茶渍,无意间抬眼就看到台子上多出来的毛巾,心里又是一疼,握着纸巾的手用力起来,眼中更是含着恨。

    等她再出去的时候却又是一脸的端庄温婉。

    “听说钦慕跟钦明珠前几天在餐厅差点打起来您知道吗?”

    “是吗?”

    冯芳华半个字也不知道,好奇的问了一声。

    “我也是刚刚才听说,那天明珠跟同学在那家餐厅聚餐正好遇上她,姐妹俩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就吵了起来,明珠那野蛮的性子都半点便宜也没占到呢。”

    “是这样啊。”

    冯芳华没多说,在景晴面前也不多做什么表情,既然景晴总是对她笑,她便像个长辈那样接着。

    只是心里却忍不住想,那丫头在家从不提起自己在工作室或者在外面的任何事,到底是心里没把他们当自己人。

    “虽然说明珠性子有些嚣张,目中无人,不过她们到底是同父异母的姐俩,应该是差不多的的。”

    “钦慕这丫头没明珠那么有福气,她最大的福气啊,是穆熠宸那小子疼她,这一疼就是二十三年。”

    冯芳华大概知道景晴这话的目的,便也像个通情达理的长辈那样说起话来,还很感慨万分的样子。

    直到冯芳华说了那话,景晴才觉得自己心里难受的,快要死掉。

    是啊,自打钦慕出生,穆熠宸便一直看着她。

    那时候他还年少不懂事,为什么就那么看得上那个刚出世的小娃娃?

    而她那时候已经出落的水灵灵的,又很懂事,周围的男孩子都围着她转,而他……

    景晴也低了头,有一段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过后她离开,冯芳华还叹了一声:人啊,有时候真不能太执着。

    “太太,您对景xiaojie啊,跟对咱们家少奶奶不一样。”

    阿姨过来送水果跟她说。

    冯芳华抬了抬眼:“哦?连你也觉得我对景晴比对那丫头好?”

    “不,您对少奶奶是刀子嘴豆腐心,是把少奶奶当自己家人才会说话不留情面,您对景xiaojie,看似宠爱,实际上是没拿她当自己人。”

    “哼,还算你那几年书没白读。”

    冯芳华没想到家里的用人把她看的那么透。

    她的确是没把景晴当自己人了,才会说话做事都不再那么极致。

    而对钦慕,这个儿媳妇不管想不想认,家门都进了,她知道该怎么应对。

    晚上钦慕回到家就感觉家里气氛不对,那老俩看着她欲言又止的,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了,平时冯芳华要是两分钟不损她一句就难受,这会儿却半个字没有。

    钦慕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男人,穆熠宸吃饭的时候也不怎么爱说话,感觉她看自己就问了一声:怎么了?

    “没事!”

    “没事?听说你跟你那个同父异母的meimei在餐厅里大打出手,这也叫没事?”

    钦慕……

    冯芳华放下筷子,眼睛铮亮的望着她:你到底是没把我们当自家人吧?

    “您怎么这么说?”

    钦慕一直都没敢叫她妈,但是钦慕心里,她可是比亲妈还要亲。

    “要是拿我们当自己家人,会进门这么久一直叫叔叔阿姨?会在外面跟人家吵架了回来也不说一声?”

    钦慕……

    “你知道什么是一家人吗?一家人就是不管什么事情都要一同分享,不管是委屈,还是成果,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

    冯芳华一字一句,都直戳着她的心。

    她不知道这事是怎么传进冯芳华的耳朵里,但是现在也知道,原来并不是隐藏情绪就是对别人好。

    她从来没想过让谁分担她的事情,她不是故意去隐瞒,只是习惯了一个人。

    穆熠宸跟她在一起那么多年,因为怕他烦了离开她,所以她从来都不敢在他面前唠叨,更何况是别人。

    穆熠宸也放下了筷子:到底怎么回事?

    钦慕又看他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笑笑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那天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遇上了,我去洗手间的时候被她两个男同学堵在里面了,不过那两个男孩子被我吓走了,她大概不服气,就又带着几个女孩去找我麻烦,但是最后还是我赢了,我是没把这件事当回事才没跟大家说,不是不把大家当自己人。

    钦慕说道后面的时候很认真的看着冯芳华,生怕冯芳华看不懂她的眼神。

    “我八岁就离开了家,所以后来才习惯了不把心事跟别人分享,如果你们不嫌弃我烦,那以后再有这种事我就说给你们听,但是前提是,你们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事情把我赶出去。”

    她端着碗,拿着筷子,不知道是要放下,还是要举高,有点无所适从的。

    她看着自己手里捧着的碗,那么温暖,她不想因为自己不会说话而失去手心里这支温暖的碗。

    穆子豪叹了一声:吃饭吧!

    冯芳华也没再多说,这时候他们夫妻心里都有些失落。

    本来以为钦慕是不把他们当家人,可是后来听了钦慕的话他们才知道错怪了这个女孩,一下子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起来。

    “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妈妈了,也没有爸爸,如果你们不嫌弃,我是很愿意称呼你们爸爸妈妈的。”

    钦慕有些缺乏自信的咬住自己的下唇,等待着那老两口发话。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不管在家还是在外,都要这么称呼。”

    “爸,妈!以后我有做的不好的,你们一定要多多批评。”

    钦慕突然站了起来,特别严肃。

    冯芳华仰起头看着她那傻乎乎的样子不自觉的叹息。

    “你就是不这么说,你妈也不会对你客气。”

    穆子豪说。

    “妈教训的都对!——感觉好像天上掉下个大馅饼来,正好砸中我的脑袋了!”

    钦慕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旁边的男人忍不住摇了摇头:这女人这么傻,你们确定要认她?

    “那就不认了!”

    冯芳华立即说。

    “别!”

    夫妻俩慌张的异口同声!穆总更是恨自己嘴贱。

    “哈哈哈哈哈……爸比妈咪……哈哈哈……”

    欢欢突然捂着自己的小嘴哈哈大笑起来,旁边本来还忍着的冯芳华也没忍住笑了出来,这顿饭也突然变的不一样了。

    后来钦慕去带欢欢洗澡,穆熠宸本也想跟着去,却被冯芳华留住。

    看着自己老妈那严肃的表情他下意识的认真了几分:什么事?

    “景晴今天过来说了一大堆,有句话我觉得我有必要转达给你。”

    爷俩都好奇的看着家里的女主人。

    “她说她会等你,不管是几年还是几十年。”

    穆子豪忍不住皱起眉:这女孩这么痴情?

    “那是她的事,不必跟我说。”

    “你就不能认真点?她说了这话就一定不会看着你跟你老婆这么下去,你不懂?”

    冯芳华被她儿子那不把人家当回事的态度气的够呛。

    “那又如何?”

    穆熠宸好奇的问了声。

    “如何?我怎么知道她要如何?还有就是你把她代言的广告给了你老婆,你这不是诚心让她恨你老婆吗?”

    冯芳华想起来就上火。

    “是啊,一个广告而已,你何必不留给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跟景家撕破脸。”

    穆子豪说他。

    “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再说你们看景家还有跟我们穆家做朋友的想法?你们上一辈的友情我不管,我们这一代你们就别操心了。”

    “我们不操心?这世上只有小辈不操心长辈,你见过哪个当长辈的不关心自己孩子的?”

    穆熠宸不想在这事上跟自己的父母多做讨论便没再多说,倒是他们一直在说。

    钦慕本来要回房间找手机,从女儿房间出来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他们的谈话,站了会儿后便回房拿了手机又去陪女儿。

    穆熠宸把广告给了她,景晴的确会更恨她,可是那与她又有何干?

    ------题外话------

    今天书评十条以上更新第二章!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xinggan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