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 论护老婆哪家强
    她在意的是景家对穆家,她也希望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年轻人自己解决,长辈们之间……

    可是一想起景家那位老爷子,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

    后来还是欢欢,让她不再那么烦恼。

    孩子的世界,那么纯净。

    后来她回到房间看到穆熠宸在床边躺着,便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这支广告我不会让的啊。

    穆熠宸抬了抬眼,不自觉的笑了一声,xinggan的手抬起来在她背后的长发轻轻捏住一缕把玩着。

    “欠我那么多钱,你想放我也不许。”

    钦慕却因为他这话而更伤心。

    这些年,他对她好,好到她更加小心翼翼。

    她转头看他,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温柔如初。

    “唉!”

    无奈轻叹,在他胸膛趴下。

    “穆熠宸,你千万别有后悔的一天,就这么一直对我好下去。”

    她轻轻地说着,用只有自己才听到的声音。

    穆熠宸稍微抬头,想要看到她的脸,她却下一刻就把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

    钦慕觉得自己简直坏透了,明明给他的那么少那么少,可是想要那么多那么多。

    想着想着,竟然忍不住笑的快要颤抖,在他的怀里。

    穆熠宸无奈的轻笑了一声,手还温柔的在她的头发轻抚着。

    仿佛,无论如何,只要她在身边,就这么一心跟着他,至于她贪图的是什么,真的没那么重要。

    但是钦慕没想到,那天她去拍广告的时候,竟然在客房门口看到了景晴,景晴拿着个杯子在旁边的沙发里坐着。

    一身黑色的紧身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纯正的斩男色口红涂在嘴上,长发被紧紧地盘在脑后,仿佛一个来看节目的女王。

    陈导坐在她旁边喝着她带来的咖啡,看到钦慕来便立即扬了扬头跟她打招呼:钦xiaojie,要不要先喝杯东西?

    钦慕浅浅一笑,走过去坐下在陈导跟景晴旁边,看着还有杯咖啡边拿了起来:这杯是我的?

    “是!景xiaojie来探班请我们大家喝的。”

    陈导依旧穿着那身有些旧了的衣服,笑着对她说道。

    “那我不客气啦!”

    钦慕举了举杯子,心想,探班?

    恐怕探班是假,看热闹是真吧?

    不过既然作为一个广告明星,她要是怕被看那就没资格在这里混了。

    “我跟陈导是多年的关系了,所以他在这里拍广告我是一定要来看看的。”景晴笑着对钦慕说道。

    “是,那你们先聊着,我去换衣服!”

    钦慕今天穿着天蓝色的窄腰连衣裙,起身后完美的身材也被显示的淋漓尽致,一头长发遮住本就不大的脸蛋,端着咖啡朝着里面走去。

    “钦xiaojie这边!”

    化妆师在睡房那边等着她,看她走近立即打招呼。

    钦慕笑了笑,进屋后把咖啡送给化妆师:我没动过。

    “谢谢钦xiaojie!”

    化妆师谢过,然后迎着她坐进那边的椅子里。

    “您是现在换睡衣,还是等会儿?”

    “化完妆吧!”

    钦慕说着已经坐在那里,看着镜子里那个肌肤嫩的能掐出水来的脸蛋不自觉的挑了挑眉,虽说景晴的皮肤很好,但是她始终胜在年轻景晴几岁,脸上那满满的胶原蛋白却是景晴没有了的。

    下意识的又想,自己以后可不能瞧不起别人,不然一定也会被别人说老东西的。

    “钦xiaojie平时出门也不怎么化妆吗?”

    “怎么会?眉毛嘴巴都是要画的。”

    钦慕笑着道。

    “这可不叫化妆,不过这样看上去更天然。”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看她,化妆师已经打开了自己的化妆盒,里面各种化妆品满满当当,她下意识的就皱了皱眉,这些看上去是给很多人用过了。

    “那就少铺点粉,这样更自然一些。”

    “嗯,您就放心吧,保证让您看上去像是刚洗过澡出来。”

    那么厉害?

    钦慕还是第一次拍这种广告,先是看着镜子里化妆师专业的给自己化妆扑粉,又看着化妆师在自己的头发上喷了些液体,两只手在她头发上看似随意,实则还是得弄造型的抓了几下。

    只是她没想到,妆还没定好穆总就驾到。

    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站在门口看着她被摆弄,钦慕下意识的转了转眼,开始还以为是幻觉,再去看一眼后确定是他。

    “你怎么来了?”

    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声,在化妆师让她闭上眼睛要打眼影的时候她才被迫不再看他。

    穆熠宸走上前,站在化妆镜旁边低眸看着化妆师用的化妆盒,然后立即皱起了眉头。

    “停下!”

    他不轻不重的一声,却停在别人的耳朵里是命令。

    化妆师下意识的看他一眼,然后继续:这位先生,等下就要开拍了。

    “我让你停下!”

    他又说了一声,这次更为冷漠了一下。

    化妆师看着他眼里冷鸷的光芒下意识的停下,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钦慕眼睛有点不得劲,闭着一只眼睁开一只,看上去有些俏皮劲,看着他阴霾的表情很快就知道他因为什么,淡淡的说了声:算了吧,已经化的差不多了。

    “你一向不是什么都要求要做到极致?怎么突然忍了?还是在我最爱的肌肤。”

    他眼瞅着她那不当回事的样子低沉的嗓音质问道。

    钦慕不得已笑了一声:难道要让化妆师xiaojie重新为我去换一个工具箱来?

    “还不快去?”

    化妆师……

    穆熠宸冷眼看着她命令了一声,化妆师还在蒙圈,陈导跟景晴走过来,景晴看着那个化妆箱里:我们在外面拍戏难免会很多人用一种,别看现在看上去有些脏了,实际上都是大牌,只是被用开了而已。

    “别人用什么我不管,但是她不行,去换成最好的,否则今天停拍。”

    那霸气的,钦慕心里忍不住给穆总竖大拇指。

    当然,表面上还是要装着淡定。

    其实她内心兴奋地快要跳起舞来。

    景晴看穆熠宸那较真的样子也一下子说不出别的话来,曾经他可不曾管过她用什么样的化妆品,还是她自己发现不好后找人换的。

    “你这未免太强人所难,这次不如就将就一下,下次大不了让钦慕自己带化妆品来好了。”

    景晴又说道。

    穆熠宸转头皱着眉看了她一眼却是没跟她说话,只对钦慕说:去把脸上的妆卸掉,跟我走。

    “素颜拍怎么样?”

    钦慕看穆熠宸坚持,自己现在也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想了想便提出这个建议。

    陈导……

    化妆师也怔住了。

    “既然拍的是刚洗完澡的画面,不如我就去洗个澡,用最本真的样子来拍,如果不上镜,在做后期处理,怎么样?”

    钦慕看了看穆熠宸又看向陈导。

    “可是从来没人真的素颜拍过广告。”

    “就用素颜!”

    化妆师刚说了一句就被穆熠宸的话给堵了回去。

    陈导看着钦慕的脸,想了想后也点点头:好,就用素颜试试。

    景晴愣在当场,化妆师却是点点头:那我帮钦xiaojie卸妆。

    之后钦慕真的去浴室跑了个澡,穿着白色的浴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脸蛋早就被里面温热的水蒸气熏的红红的,好像扑了一层桃花粉。

    颈上的肌肤也美的让人窒息。

    穆熠宸还站在那里,钦慕下意识的看他,走到他跟前去问他意见:感觉怎么样?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漆黑的眸子望着她的水眸几秒,然后抬手捧着她的脸就给她一个长长的吻。

    在场的人……

    卧房里沉默了一段时间,等穆熠宸放开她,双眼还直直的盯着她,对她说:现在更完美了。

    钦慕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滚烫滚烫的,想必真的如他说的那般。

    而在门口站着的景晴却是下意识的别开了眼,那地方太刺目。

    各机器跟工作人员都已经到位,钦慕也上了床,散着半干的头发躺在大床中间,身上被被子盖住,只露出一双粉嫩漂亮的脚丫。

    镜头下,她嫩嫩的脚趾头灵活的动着……

    穆熠宸跟陈导站在机器前,看着机器里她的脚趾头不自觉的移开眼神直接朝着床上看去。

    之后她利落的掀开白色的被子,伸着懒腰侧了身。

    有摄影师到床前去,顺着她的脚趾头一直往上拍。

    穆熠宸的眸子下意识的就眯了起来,陈导觉得穆熠宸距离他远了,抬眼便看到穆熠宸冷着脸瞅着床上。

    这会儿钦慕已经坐了起来,扫开挡住自己美颈的长发,然后说着台词下床。

    周围都是安静的,她走到窗口前光着脚丫踩着地板上转了个圈,然后快乐的走到窗口,把窗帘用力的全部推开。

    景晴一直站在边上看着,看着钦慕像是电视里说的那样,肌肤嫩如水,仿佛婴儿的肌肤那么嫩,看着睡衣也包裹不住她柔软的身材,看着她光着的脚丫如刚刚泡过牛奶浴,再看穆熠宸那一眼万年的眼神,她转身离开。

    中午穆总请客,钦慕干脆穿着睡衣在卧房里跟他吃饭,里面还有很多机器,其余工作人员都在外面。

    两个人在茶几前吃着午饭,钦慕问他:你今天要一直在这里?

    “嗯,下午正好在这边开个会。”

    他加了一个青豆放到嘴里,低沉的声音跟她说了声。

    “哦!”

    钦慕又多看他一眼,总觉得他是为她,可是又怕是自作多情就没再问他什么。

    倒是他,吃着饭呢突然停下,就那么责备的眼神盯着她:以后不喜欢就不要勉强,那样的化妆品能用在你的脸上?

    “我一看到也不愿意啊,可是我又不是什么名人,让人家给我换的话岂不是显得我耍大牌?”

    “在给人平易近人的感觉,还有自己爽的感觉中选择,你选择前者?”

    “不是啊!”

    “那不就是了!”

    钦慕……

    不过这事要是传不出去还好,要是传出去,以后肯定不会再有人犯这种错误了。

    不过最聪明的做法就是,以后自己带着化妆盒。

    钦慕看着穆总身上穿的笔挺的西装,不自觉的着迷,不过想想这还是早上她给他找的衣服,顿时又是自豪感倍升。

    “穆总,有没有人跟你说今天你简直帅呆了?”

    她突然挑了挑眉眼,暧昧的望着他问他。

    穆熠宸……

    “真的没有吗?”她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注重表面?”

    穆总很鄙视老婆大人这肤浅的行为。

    “哼哼,你别以为那么多人只在乎内在,绝大多数女人都是更肤浅的注重男人的外表的。”

    “哦?那我的外表在穆太太眼里还算及格?”

    “如果满分是一万分,穆太太给你一亿分!”

    穆太太开心的时候真是很大方呢,穆总觉得,没再多说,继续陪她吃饭。

    下午又继续拍摄,拍完后钦慕换了自己的衣服出来去看了看shipin里的自己,然后就赶紧回工作室了。

    在会客区见了早就约好的客户,谈完事情送人家离开后小美才问她:咱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你这支广告?

    “听说是为了十一huodong做的宣传广告,应该在十一之前会播的吧。”

    钦慕想了想回了一声,然后又看向小美:今天好像很高兴。

    小美抱着文件看着她:今天简老板打dianhua给我了。

    “哦?”

    “知道你在拍广告,所以问我服装厂的情况。”

    只是当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小美又有点伤心绝望。

    “不要紧,以后你还有的是机会。”

    钦慕拍拍她的肩膀:别失望,前路太长,未来是你自己的。

    “嗯!”

    未来是自己的,只有自己努力,才有可能得到。

    不努力……

    就一点得到的可能也没有,不过到现在她还没敢跟简俨告白,小美越想越是有些沮丧。

    下班后大家都离开,她画了会儿图才准备走,却是关灯前留意到窗外停着的车子。

    司机张叔先走了出来给她父亲开了车门,那男人穿着一身暗色的西装站了出来。

    钦慕感受着自己的心被用力的拍了一下,却只是木呐的站在开关处,关了灯。

    她从工作室里出来,在钦海明走进去之前。

    父女俩隔着一段距离站着,钦慕看着他的眼神更为无望一些。

    “xiaojie!”

    张叔打了个招呼,钦慕朝着他也点了点头,之后张叔又回到车里,钦海明就跟她一起站着那里。

    初秋的晚上,已经有些凉了。

    风吹在脸上,不知道是因为上午的化妆品还是因为天气,已经有些发痒,但是她却倔强如初。

    “我们父女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我没空!”

    她淡淡的一声,便要去开自己的小车。

    “慕慕,——听说你又住进了穆家,穆家人靠不靠得住尚不能下定论,你就真的不想听听你最亲的长辈的想法?”

    钦海明叫住她,几番挣扎还是把心里话说给她听。

    都说领导爱多疑,钦慕现在才知道,这话一点也不假。

    “不必了,穆家对我怎样我心里清楚,倒是您……”

    她转头,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下意识的把他想成自己印象中的样子:“倒是您,我不敢妄下定论。”

    “慕慕,爸爸再无情,也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女儿。”

    “您指的是钦家宅子里那位钦明珠钦xiaojie吗?明珠这个名字是想表达她是您跟钦太太的掌上明珠的意思吗?”

    钦慕轻笑了一声问道。

    “慕慕,明珠是我的女儿,你也是!”

    “那为什么当初被送走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钦海明有那么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而钦慕就那么定定的望着他。

    其实黑暗里,爷俩谁也看不清谁,但是又好像看的分外清楚。

    “以前是爸爸错,爸爸已经知道错了。”

    “可是前几天您的宝贝明珠才在我的面前口出狂言一定要撅了我妈妈的坟地,您让我怎么相信您说的话?”

    钦慕想,自己真的已经坏的无药可救,但是又不愿意让仇者快。

    那话说出来后,她并没有什么愧疚感,甚至觉得痛快。

    “你这话当真?那丫头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有没有说过您自己回头问她,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钦慕又看他一眼,然后转身朝着车子那边走去。

    “慕慕,爸爸已经改变主意,爸爸可以跟你保证,你妈永远都是爸爸的第一任夫人,她永远都是钦家的人,没人能动她的墓地。”

    钦慕开车门之前听到的那一句保证,她就那么用力的握着车把手,有那么一段时间,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更别提别的。

    她甚至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甚至,眼睛都疼的厉害了。

    只是最后她却什么也没再跟他说,打开车门上车,在他的目视中先一步离开了工作室。

    他真的想清楚了?

    还是一时头脑发热?

    还是因为穆家?

    总之无论是哪一种,却也不是还对她母亲有感情那一种。

    路上钦慕突然想,会不会是自己要求太多了,两个人已经分开十多年,怎么可能还有旧情?

    她看不透男人,越来越看不透。

    这一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下的雨,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听到外面雨滴滴答答的敲打着窗户的声音。

    那好像是一种召唤。

    她搭了一条披肩走到玻幕前站着,轻轻地靠在玻璃上,望着雨把玻幕打的凌乱不堪,望着外面的树木被风吹的摇曳。

    院子里的灯都模糊了,像是霓虹,又像是临别前。

    穆熠宸想要抱她的时候找不到她才转头看向窗口那个有些暗光的地方,后来就赤着脚走到她身后去抱着她。

    “在想什么?”

    “还记得我当初决心回来的原因吗?”

    她柔声问。

    房间里有了些温度,因着两个人的靠近,因着两个人的感情。

    “嗯!”

    他怎么能忘记,她父亲打dianhua要把她母亲的墓从钦家墓地移走,她一气之下决定回来扎根。

    “他今天晚上跟我说我妈妈永远都是他的第一任夫人,他说我妈妈永远都不会被移走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有些失落。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将她抱紧,手轻轻地压着她的头在自己肩头。

    “熠宸,我不能信任他是不是?是他逼死了我母亲,是他害我们少小离家,是他害我们得不到爱情。”

    她悲伤地,眼泪慢慢的从眼眶掉了出来。

    他又将她抱紧了几分,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我们可不可以放下他,只过我们的日子。

    “好!”

    这时,她已眼眶通红。

    下意识的答应着,然后转身投入他温暖的胸膛,一双手紧紧地抱住他身后。

    夜色静谧。

    尽管大雨已至。

    可是两个人就那么紧紧地抱着,仿佛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打扰他们。

    就连同她的声音,都变的那么微弱,那么温柔如水,又那么滚烫炙热。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生日的时候他送她一本书,书里面夹了一片枫叶,那橙红的颜色抢夺了书里所有字眼的光芒。

    他设计了一对素戒,上面刻着他们俩的名字首字母。

    他在设计图上画了她的素描,眼波栩栩如生。

    他在集团的年会上搂着她对众人说:我媳妇终于回来了,这一等就是三年多。

    傅缓觉得……

    自己有点看不清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