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3 给我正经点
    “好!”

    钦慕看景峰答应了之后才下了楼,景峰站在楼道里一会儿才回去,赫连好站在门口看着他回来:你跟慕慕说什么?

    “没说什么,进去吧。”

    赫连好又瞅了他一眼才不甘愿的进去。

    “我这个月打算去医院上班了。”

    “嗯?”

    “结婚的事情延迟吧。”

    “真的因为小晴几句气话就不要我了?”

    “我是要不起!”赫连好倔强的说。

    “你忘了你跟我说的,你可是千挑万选才选的我,这么放弃,你真的会舍得?”

    景峰抓着她的手,替自己说情。

    赫连好抬眼看着他,无奈的叹了一声:我到底上辈子欠了你们家什么?还有你那个奇葩meimei,能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那么变态,人家明明从始至终没爱过她。

    “总有一天她会明白。”

    “是,她或许是总有一天会想明白,只是等她想明白的时候是不是要把我们大家都折磨的快要崩溃?”

    景峰把她拥在怀里安抚着,他但愿没有那天的到来。

    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前因后果他都已经跟景晴说明白,可是景晴已经陷得太深。

    其实后来他在想,景晴对穆熠宸,大概就像是穆熠宸对钦慕,那是一种执念。

    无论有没有旁人的协助,他们都爱着那个人,爱的不能自拔,甚至都会想方设法的得到。

    穆熠宸是xingyun得到了钦慕,若不然,恐怕哪怕再过几十年他也还是会跟钦慕互相折磨下去。

    只是这样一来,就苦了他那可怜的meimei。

    是的,景峰觉得景晴其实挺可怜,爱而不得,他们都是年轻人,谁不懂那种痛苦?

    他们都是执念很深的一群人,都经历过那种得不到,看着喜欢的那个人被追求,亦或者追求别人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他们的心里,哪一个敢说是好受的?

    如果他那次没有求的赫连好的同意,如果赫连好真的答应跟另一个男人交往,他也保不准自己就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钦慕开车在半道上缓缓的停了下来,因为不远处那个大屏幕里正在播放着景晴拍摄的一个箱包广告,钦慕看着屏幕里那个明朗高贵的女孩,如何也跟现实里的景晴联想不起来。

    或者恨,比放过更容易。

    所以才选择了恨上吧。

    只是景晴那么逼赫连好就是景晴的不对了,钦慕也是真真的讨厌上了这个女人。

    车子后来又上了路,开向服装厂的方向。

    机器还没来,但是里面已经开始在各种准备了。

    还是那位男同士在那里监工,见钦慕去便立即走了过去跟她打招呼。

    两个人一起进了里面,钦慕想着这个厂子一旦建成,看谁还能阻止她发展下去。

    却没想到她刚到没多久,就有一群穿着朴素的男人结伴而来,而且手里都拿着干农活的工具。

    钦慕听着声音转头看向门外,因为刚刚开始做准备所以大门口还没装,那些人很轻易的便闯了进来,一个个都是来者不善。

    男同士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钦慕,看到她那么沉稳的站在那里便也壮着胆子站在她身边,而里面正在忙碌的人听到声音也都放下了手头的活,透过窗子从里面往外看。

    ——

    穆熠宸赶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从里面出来,只是手臂擦伤。

    旁边的工作人员脸上倒是伤了好几处,看到他来交代了几句当时的情况便离开。

    钦慕看着穆熠宸那担忧的模样不自觉的动了动唇角笑了声:我没事,当时在工作的人帮我抵挡了那些人。

    “到底怎么回事?”

    他低头扶住她,看着她被包扎的地方担心的问。

    “不知道是谁说我们工厂是来做化学产品的,附近的居民便去闹。”

    当时还好那些工作人员都跑出来挡在了她前面,那些人才没能伤了她,钦慕想想都觉得可怕,也感觉到合作伙伴的重要性。

    “我们先回去,这件事我来查。”

    “嗯,不过你要跟医院打个招呼,今天跟我过来的几个人的医药费都要我们出,要住院的也全都安排在尚好的病房,住院费全都算我们的。”

    “嗯!”

    穆熠宸答应着,一边搂着她往外走一边拿出手机打dianhua,然后又把秦逸跟小美找来作为代表处理一些事情。

    等他们回去,冯芳华看到钦慕那狼狈的样子就忍不住皱了眉:除了手臂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受伤?怎么搞成这样?

    “我先带她去换件衣服,之后再说。”

    客厅里几个人都站了过来,冯芳华看着她的样子连忙点了点头:好!待会儿别让她下来了,我上去。

    “您别担心,我只是皮外伤。”

    钦慕临走前微笑着安慰她,看她这么担心自己,有些不适应,但是更多的是感动。

    她心里知道冯芳华绝对不是那种坐视不理的人,但是当冯芳华真的关心她,她心里暖暖的,那种多年不曾被触及的内心的某一块,因着冯芳华的一句话而滚烫起来。

    “快去休息吧。”

    冯芳华低声说了句,第一次没损她。

    穆熠宸拥着她上了楼,回到房间后他就把她抱了起来,直接抱到床上去了。

    “把衣服都脱下来,我要检查。”

    钦慕本来有点虚弱无力,被他那一声检查说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要怎么检查?”

    “给我正经点!”

    穆总竟然那么严肃认真的说给我正经点,穆太太表示压力很大。

    所以她不说话,只是他骨感的手指关节碰到她滚烫的肌肤,钦慕还是下意识的动了下,抬眼看着他那副严肃的样子。

    “你还会帮我查那件事吗?”

    “你说呢?”

    穆熠宸的眼神很是幽暗,也格外的叫钦慕放心。

    钦慕下意识的抬起头,在他低头帮她tuoyi服的时候在他脸上,让他措不及防的一下亲吻。

    “穆熠宸,你真帅呆了!”

    穆熠宸……

    面对这种措不及防的表白,穆总只会觉得穆太太是心虚。

    后来换了宽松的睡裙,只是她骨感的膝盖上通红一片,穆总低头看着那里,眉头紧拧。

    “我一直没发现,原来膝盖也受伤了。”

    那会儿,满脑子都在想是谁造的谣。

    “两个小时,我让你知道结果。”

    她装作没什么感觉得,他却是立即转身出门。

    钦慕抬眼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一颗心却不自觉的紧了紧。

    他说两个小时能知道结果她信,忍不住叹了声躺在了床上。

    穆熠宸心疼她的这份心,叫她觉得心里沉甸甸的。

    她也要好好地疼他,即便不能爱,至少疼应该是互相的。

    只是她才躺在那里没等遐想几分钟冯芳华就进来了。

    “睡着了?”

    钦慕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妈!没!

    “你看你,就不能别那么动静。”

    冯芳华被她那紧张的样子给气的不行。

    “我以后注意,您来坐!”

    冯芳华坐在她旁边的床沿,阿姨把水果放在床头柜那里就退到冯芳华身后站着:少奶奶您好些了吧?

    “本来也都是皮外伤,幸好当时有一些工作人员在铺线路,看到一群大老粗欺负一个女人便去帮忙了。”

    她想着有位快五十岁的老大哥被一位居民拍的头上血流不止,忍不住一阵难受。

    人家凭什么替她挨那一下,所以她一定要找出到处散播谣言的那个人,一定要给自己,更是给那些为她拼命地人一个公道。

    “也是xingyun了,只是人家既然帮了你,你可不能忘了这些人。”

    冯芳华点点头琢磨着说道。

    “嗯!”

    钦慕乖顺的答应着。

    “有些人啊,别看工作很不起眼,可是心却很正,就如有些人看上去很高大威武,但是内地里就是些小人。”

    冯芳华说着说着还有点气呼呼的,钦慕看着不自觉的笑了声:妈,您想到谁了?

    “哼,以前的事。”冯芳华也不想多提过去的事情。

    倒是旁边站着的阿姨:太太可是想起当年生了倾心xiaojie的事情?

    “倾心?倾心怎么了?”钦慕好奇的问了声,眼巴巴的看着这两个人都有些古怪。

    “那时欢欢爷爷还在有关部门挂着个职,所以就不让生二胎,可是他们不小心有了倾心xiaojie,然后就被上头好一番刁难呢。”

    听阿姨这么说,钦慕才恍然大悟,然后看着冯芳华又冷了脸:那何止是好一番刁难,差点把我抓进去。

    钦慕……

    “不过如果不是那件事,后来欢欢爷爷也不会彻底的扔了那个所谓的铁饭碗。”阿姨继续说。

    “其实本来他就不稀罕那个职位,是你们爷爷非要让你爸爸去任职,那时候药厂已经开起来了,虽然规模还不大,但是也是有声有色,这也更给了那些人想要折磨我们的借口。”

    不过穆子豪也不是吃素的,当年计生办闹的那一场,她刚被带走就又被接了回来,并且那几个想要欺负她的人没过几个小时就被穆子豪用手腕给先治了。

    “不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只是你啊,以后还是得小心点。”

    虽然这次受伤不是很重,但是等到重的时候在提防就晚了。

    “嗯!”

    钦慕答应着,心里却忍不住怀疑,厂子还没开起来,又在那么偏僻的开发区,按理说应该没什么人知道,她又没跟别人说过,怎么会突然就有人造谣了呢?

    冯芳华觉得她就是个小可怜,但是又不好说出来,坐了会儿知道情况便下楼去了,钦慕一个人抱着水果盘在床上吃水果,果盘放在膝盖上的时候疼了一下,她便立即挪开了,但是立即就手机响起来。

    “慕慕你没事吧?”

    “没事,你怎么知道了?”

    “汗,上新闻了,这次还不是娱乐新闻,咱们市的新闻。”

    钦慕……

    “你没事就好,刚刚景峰给穆熠宸打了dianhua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听你自己说我就安心了,那我不打扰你,有需要你主动联系我,挂了!”

    赫连好说完就挂了dianhua,钦慕无奈的看着手机笑了笑。

    “穆熠宸已经找秦逸在查那件事,警方也在。”

    赫连好放下手机句去找景峰,景峰便跟她说道。

    “那就好,一定要把那个散播谣言的人给抓住,坚决不能放任这种人,简直太可恨了。”

    景峰没回应,只是想了想又说了句:我先出去一趟。

    “哦!”

    赫连好答应着,但是看着他离开心也跟着他走了老远,总忍不住想他突然要去哪儿?

    等她想到一个人,立即就悄悄地也跟着他出了门。

    两个人的车子前后也没差多少,赫连好看着他的车子进了景家才没再跟,却情不自禁的想,他这个时间干嘛突然回景家。

    突然就想起景晴来,然后整个人都怔住。

    钦慕正在跟小美通dianhua听医院那边的情况,赫连好的dianhua又过来,她便跟小美说:那先这样,等有情况再给我打dianhua。

    挂了小美的,接起赫连好的,听筒里就传出赫连好担忧的声音:慕慕,我怀疑事情跟景家有关,我说不准是不是景晴。

    “为什么?”

    “因为景峰突然回到景家来了。”

    赫连好说完之后就挂了dianhua,看了眼周围没什么人发现自己,便立即调头走人。

    钦慕也放下了手机,却是没了别的心思,这件事要是跟景晴有关,那么她也绝不能就这么放了景晴。

    而景晴在家正陪老爷子下棋呢,安静的环境里突然出现的脚步声显得有些急促。

    景晴还在小声的跟老爷子说着话,哄着老爷子开心,完全没在意是景峰回来,直到景峰进去后直接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抓了起来。

    “小峰你干什么?”

    棋盘被毁,老爷子抬起头看着抓着景晴往楼上走的孙子喊了声。

    复古的欧式客厅里此时显得一场沉静,景峰低头看了老爷子一眼却是什么都没有回答。

    直接抓着景晴往那边上楼的方向走去,老爷子从沙发里慢慢站了起来,历经沧桑的眼眸微眯着看着他们兄妹俩的背影。

    到了房间里景峰直接将景晴往里一推,景晴摔倒在自己干净的白色床褥上,下意识的立即转头去看景峰。

    “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

    景峰盯着床上的女人烦躁的立即问道。

    “什么事啊?我正在跟爷爷下棋呢你抽什么风?”

    景晴慢慢的离开了床上,站起来轻轻地扫了扫自己有点皱了的裙子不高兴的望着景峰反问。

    “那些去钦慕服装厂捣乱的人是不是你找的?”

    景峰的声音比刚刚更高了几分,脸色也更为严峻。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景晴,我劝你一句,如果是你找人做的,你自己,现在,立刻,给穆熠宸打dianhua道歉,不,打给钦慕。”

    景峰气的双手掐腰,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样子,跟她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说道。

    “给那丫头道歉?景峰,是你疯了还是我耳朵出了毛病?”

    “还记得上次穆熠宸为她拆了你的新房子的事情吗?”

    景峰笑了声,他知道他说再多也没用了,自己这个meimei就这么执拗。

    景晴听完他的话的确心里狠狠的颤了一下,可是怕,还是被自己从小到大强烈的自尊心,大xiaojie的优越感给很快的压了下去。

    “你要是聪明就该知道怎么做,否则出现不堪设想的后果不要来找你哥。”

    景峰眼瞅着景晴不打算配合她,冷冷的丢下一句后转身就走。

    景晴却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然后整个人往后一靠,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

    穆熠宸的手段她知道,可是他就一定能查到她头上?

    再说,就算是查到她头上又能如何?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