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4 你必须做出决定
    jingcha已经介入,她就不怕。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还是有些没了力气。

    那双有些模糊的眼里,在不久后又重新燃起希望,景晴立即跑下楼去:爷爷!

    老爷子刚刚想留住景峰问问发生什么事没留住,听到孙女从楼上急匆匆的跑下来立即转了身,两手拄着拐杖戳着地上,看着孙女哭的梨花带雨心里狠狠一揪。

    十几分钟后老爷子便拨了有关部门领导的dianhua,景晴端坐在一旁紧张的大气不敢喘一口。

    那时候秦逸刚好在跟穆熠宸打dianhua,就看到旁边本来在帮他整治那个闹事带头人的警务人员也去接dianhua了,看那表情秦逸立即皱起眉对dianhua里的人说了句:可能有人插手了。

    “让他们的人滚。”

    “嗯!”

    秦逸心里其实觉得穆熠宸有些狠,毕竟景晴也算是自己人,可是作为属下不反抗领导却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秦逸挂掉dianhua后往那位警务人员那里走了两步:怎么着?

    “我们带回去审问吧,刚刚我们头来dianhua了,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也不能屈打成招。”

    “那你跟我们穆总通个dianhua?”

    秦逸抬了抬眼,声音并不大,但是意思却是很明白。

    警务人员立即看了他一眼,严肃的脸上突然动了动,干巴巴的笑了笑:那穆总的意思是?

    “我们自己解决!”

    自然穆总那句霸气的让他们滚,秦逸是不会说出口的,但是意思跟眼神都很到位。

    那位警官下意识的也抬起眼看着秦逸,眼神更是尖锐,但是秦逸轻轻一笑,抬手拍了拍那位警官的肩膀。

    “到时候上头有什么问题你全都推到穆总身上便是。”

    警官没再说话,无可奈何的嘲笑了一声,点点头便对着旁边的下属招了招手先后离去。

    而那位蹲在地上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带头闹事人在此时抬眼看向背对着自己的秦逸,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想要趁着他不注意离开,却是刚拔腿就跑被眼疾手快的秦逸及时发现,直接一脚踹在跑出两步远的这人腰上,这人立即就扑向满是灰尘的地面。

    “啊!”

    这人下巴跟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疼的立即就大叫了一声。

    “小子,在我眼前想跑,做梦呢?”

    秦逸一只脚踩在他的背上正中间,冷笑着提醒了一声,然后抬眼看向自己的属下:把他给我绑好,把我们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来,要是他不说出实情,就把你们准备好的脏东西给他灌进肠子里。

    秦逸说到后面已经不似是刚刚那副吊儿郎当,而听着的人也瞬间慌了起来,还什么都没看到,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从外面传过来。

    紧接着,东西刚抬到他面前,就又有几个他的同伙被相继抓来。

    一个人难对付,一群人明显就好对付了许多,众人看着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刚刚还你奈我何的样子瞬间消失。

    穆熠宸给的两个小时,秦逸留下兄弟在里面对付,自己在外面抽烟,看时间差不多便朝着里面看去,紧接着就听到车间门响,他兄弟从里面出来。

    “逸哥,差不多了!”

    “哼!”

    秦逸冷哼了一声,然后又走进去。

    本来也只是一群爱闹事的居民,不足为患,所以过了这么久才查出事情来叫秦逸很没用成就感,走进去就拿犀利的眼神看着这些人:哥们说说吧,到底是什么人在你们周围散播谣言,还是你们收了什么人的钱?

    秦逸一边问一边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二十多分钟后秦逸把一段shipin发给穆熠宸手机上。

    穆熠宸已经回到卧室正坐在钦慕身边帮她拿水果吃,听到手机响了一声便拿手机看了眼。

    接着就转身坐到钦慕身边去,搂着她的肩膀半躺在床头打开了手机shipin。

    钦慕看着看着就在他怀里坐不住了,离开他的胸膛挺直着后背看着那个画面里,她还记得当时那个男人拿着一个下地的工具砸向她脑袋的画面,只是他们的工作人员救了她。

    只是他们没有从这些人口中听到景晴两个字,甚至连个女人都没有听到,钦慕听完后才又慢慢的靠到他怀里,低声问:这个人口中的蒋大安你认识吗?

    “马上就认识了!”

    他说。

    这晚钦慕搂着欢欢在自己的床上,哄着欢欢睡了以后自己失眠到十二点多。

    穆熠宸一直没有回来。

    过了一两点房间的门才又被轻轻地推开。

    第二天早上钦慕睁开眼就在穆熠宸的怀里,感受着他身上熟悉的温度跟味道,她的长睫轻轻地动了动,然后伸出手去搂住他结实的腰上。

    穆熠宸还在睡,感受着被抱住便也下意识的把怀里的女人抱的紧了一些。

    这个叫蒋大安的昨天一出事就出了城,穆熠宸派人沿着好几条线路去追他,追了大半个晚上才好不容易在临城的一家普通酒店里将他抓到。

    当那个男人提到景家的时候穆熠宸已经知道,昨天秦逸说的那句话里的人是谁。

    早饭的时候,穆熠宸在饭桌上将事情说出来给全家人听,穆子豪跟冯芳华都不太相信的:景家老爷子为什么要牵扯其中?

    “为了自己的孙女。”

    穆熠宸看了眼问问题的自己的老妈。

    “唉,老爷子这一世英名,就毁在此处了。”

    穆子豪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

    冯芳华好奇的又问了一句。

    “我打算吃下这个亏。”

    穆熠宸跟钦慕互相对视了一眼,钦慕很认真的给出daan。

    “什么?”

    冯芳华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及时的报复得不到我最想要的结果,如果景晴一直在暗处,那我始终都会吃亏。”

    冯芳华听不懂,皱着眉盯着她。

    “她肯定已经知道我们都知道了这件事的来由,肯定会以为我会立即报复,毕竟上次熠宸掀翻了他们的新房,所以今天即便我们让jingcha去抓她到警局去问话,景家肯定也已经想好了对策,我们根本不能奈她何,所以,这一次我吃下这个亏。”

    “那以后她不是更欺负到你头上了。”

    “我有你们,我的头哪里是她想欺负就欺负的,她如何折腾的我,今后我会加倍的让她受回去。”

    冯芳华跟穆子豪又互相对视,对这个儿媳的话一点也不明白。

    倒是穆熠宸,一句话也不问,很相信她的样子安稳的吃自己的早饭。

    上午九点前她到了工作室,然后敲了敲小美的办公桌。

    正埋头在整理资料的小美抬眼看到她。

    “上周京尚影视的女艺人dianhua有没有留?”

    “有!”

    小美想了想,慢半拍的回答。

    “打dianhua通知她,我帮她设计礼服!”

    “可是你不是说不接京尚影视的单子吗?”

    “现在接了!”

    钦慕皎洁的一笑,然后转身上楼。

    小美好奇的眼睛一直盯着钦慕走上楼去,然后下意识的看向旁边的同事:她怎么了?

    同事耸肩,小美眨了眨眼寻思了一会儿没想出头绪便又开始找名片,只是抽屉里的名片太多,多的让她一顿好找。

    中午,那位女艺人来到她们工作室,在钦慕的办公室入座。

    小美送上咖啡之后就坐在钦慕身边,钦慕知道她是好奇心作祟便也不轰她,只是跟对面端坐着还算是淡雅的女艺人说:这次我们的合作,保密。

    “这也正是我的意思,听说你上次帮我们公司另一个女艺人设计礼服也是保密来着,你跟景晴是死对头?”

    这个女人显然太聪明,钦慕却也不掩饰:没错。

    女艺人端起咖啡,笑了声后抿了口咖啡。

    “你们工作室的咖啡还不错。”

    “听说温xiaojie在京尚是景晴的最大竞争对手,不知道这话当不当真?”

    小美最近在追这位女艺人的一个古装剧,所以对她的事情很是好奇。

    “我是有心与她竞争,但是以我的能力……”

    这位温xiaojie聪明的一点也不糊涂,说着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摇了摇头:我们俩的身份背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她有景家,你不是有张总吗?”

    小美立即又心直口快的说了声,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看她,发现这丫头知道的比她还多。

    “嘿嘿,我是温xiaojie的温度计。”

    小美看钦慕的眼神立即笑着回了声。

    温度计?

    钦慕心里觉得好玩,面上却是闲看庭外云卷云舒的样子。

    “没错,我有张总,钦xiaojie有穆总,我们两个合力,想要让影后下台,应该也用不了几年?”

    钦慕面上浅笑,心里却明白这个女人的野心的确很大。

    “我只负责帮温xiaojie设计礼服而已。”

    钦慕浅笑着回应,更明白的是,既然不能甘于平凡,那么野心就必备。

    人生路上那么多坎坷,若是没有一颗庞大的心,如何战胜重重困难迎着光明?

    每一次光明之前,都有黑暗!

    “明白!”

    温xiaojie看出钦慕的心思,便也不再多说,端着咖啡小口小口的抿着。

    刘敬元跟他未婚妻订婚宴用的服装设计的完钦慕便立即着手这位温xiaojie的礼服。

    原本这位温xiaojie也是张总介绍给她,只是她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她才明白,原来,该来的迟早会来,躲不如迎。

    既然已经锁定目标,当然就是要执行下去。

    那两天晚上她回到家也是抱着电脑在查资料,她浏览了这些年来那些走红毯的所有大明星穿的礼服,然后又找出那位温xiaojie的采访来看。

    还记得前阵子也是他们公司的女艺人找她做礼服,当时那个也是他们公司比较有潜力的女明星,但是辗转才没多久,竟然就被这位姓温的女孩压了下去,钦慕发现采访里的温xiaojie每次都低着头浅笑着,给粉丝一种很低调的感觉,可是聪明的主持人应该不会看不出她从容不迫的背后隐藏着野心,因为她那长睫下的黑眸里,分明写着一切尽在掌握。

    钦慕了解了她的身世,知道她的痛苦经历,也知道她这两年被张总暗地里包养着,看到后面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

    穆熠宸回来后就看到她在卧室的沙发里抱着笔记本,走过去后发现她在看采访,坐在她身边好奇的问了一声:怎么看这种东西。

    “我准备帮她设计一套礼服。”

    “女艺人?”

    穆熠宸这才又看了一眼,然而只是一眼他就觉得这女人城府太深,不喜欢。

    便抬眼看穆太太,还是他老婆比较可爱。

    “嗯!她跟景晴同一家公司,而且是张总的qingren。”

    穆熠宸听到qingren两个字才又看向钦慕:“你打算扶植她?”

    “我哪有那个本事?不过穆总放弃景xiaojie跟张总合作的话,不是轻而易举把她托到天上去?”

    钦慕突然对他笑起来。

    “这就是你说暂时放过景晴的原因?”

    他不自觉的多问了一声。

    “你不觉的我跟这个温xiaojie有着惊人的相似吗?父亲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母亲却都早死,后来都被抛弃在外,然后都被……我比她xingyun。”

    说到后面她突然觉得自己今天想的不全对。

    虽然开始自己把自己当成穆总的床上伴侣的,但是现在自己毕竟住在穆家,毕竟叫穆家的长辈一声爸妈,也就是说……

    穆总给她的是一个家。

    而张总却仅仅只是包养了那位温xiaojie,钦慕突然觉得自己简直幸福的让自己都吃惊。

    穆熠宸知道她想什么,不自觉的挑了挑眉。

    “所以你打算包装她的外形,让我跟张总合作抬高她的身价,以此来压下景晴在京尚的地位。”

    “是!”

    钦慕点点头,放下笔记本站了起来,转头对着沙发里的男人:既然她已经出手那么久了,我在跟她图一时之快的战争根本毫无意义。

    “我以前只以为穆太太会在穆总身上这么心狠手辣。”

    他突然抬了抬眉眼,两只手随意的搭在后面的沙发扶手。

    “我才没有对你心狠手辣好吗?我现在可是名正言顺的穆太太。”

    钦慕不自觉的反驳,她现在满心里都是对他好,哪里舍得对他心狠手辣?

    “哦?”

    “哦什么哦?你看不出来啊!”

    她抬腿想要踢他却被他抓住了腿,然后一只脚蹦跶着到他跟前,骑在他膝盖上坐下。

    穆熠宸还直直的望着她那璀璨的眸子。

    “我跟景晴,或许只能拼个你死我活,所以你必须做出决定。”

    “我的决定是你!”

    他的声音很平常,钦慕却很动容,两个人就那么在沙发里互相对视着,很长一段时间只是眼神交流。

    钦慕知道他的选择是她,所以才会这么跟他坦白着。

    “穆熠宸,这样精于算计的我,还是你以前喜欢的那个女孩吗?”

    她情不自禁的想要问他,最后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只能用眼神去搜寻自己想要的daan。

    当她觉得他不会叫她失望,情不自禁的捧着他的脸在他唇上印上重重的一个吻。

    “穆熠宸,等忙完这一段,我们再生个孩子吧!”

    她依旧捧着他的脸,望着他的眸子情不自禁的说出这句话。

    没有声音的回答,只是他把她紧紧地抱着,压着她的后脑勺到自己的唇边,反复的轻吻着她的唇瓣,尝着她舌尖的甘甜。

    钦慕觉得,或许他们该再生个孩子,谁说就是为他一个人生的呢?是为了他们。

    很快穆熠宸就把她压在沙发里:不准你因为愧疚,嗯?

    钦慕的心像是被滚开的水浇在上面,望着他那带着些愤怒的眼神只是轻轻地去抚摸他的脸。

    “钦慕,我要你因为爱我给我生孩子。”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一声,然后情不自禁的仰头去主动亲他。

    穆熠宸被她亲的心烦意乱,直接将她的裤子扒了,然后把她死死地摁在沙发里抱着她的腿狂吻。

    钦慕知道回来后自己会改变,但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但是她必须要在荣城生存,没有人可以在她不是情愿的时候赶她走。

    后来穆熠宸搂着她睡着了她才又悄悄地下了床回到沙发里,继续抱起笔记本看完那段采访。

    那位温xiaojie其实是个很精致的人,因为从小的生存环境,让此时的她看上去很低调,又随时会露出锋芒。

    钦慕觉得这个女人心里蕴藏着无限大的力量。

    赫连好跟景峰的婚礼真的延期了,不过好像不是因为钦慕,而是这两家在谈婚礼细节的时候没有谈妥。

    钦慕还是帮她把婚纱收了起来,总有一天会穿上的,而且肯定还是跟景峰。

    只是转眼看着坐在自己床上哭成个泪人的女人,钦慕不自觉的心疼的走过去把她轻轻抱住:景峰爱你,还不够么?

    “慕慕,你可能永远都不会明白,婚姻,不是两个人,而真的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钦慕真的不明白,跟穆熠宸这段婚姻,一路走来竟然有些稀里糊涂。

    她越想,脑子里越是混乱,后来很多事情已经不再去想,只凭着当时的感觉做出任何想要做的决定。

    但是婚姻,到底是两个人的事情还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或者,也是因人而异!

    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成双成对的私奔?

    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分离跟死别。

    “景家太强权,我父母也受不了景家那样的压迫,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就算我同意,我父母也不同意我去景家受那份罪。”

    “景晴又去找你闹了?”

    “她只是在商议婚礼细节的时候说不会祝福我们。”

    赫连好想起昨晚两家的饭局就觉得心灰意冷,她都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按时结婚了,但是昨晚景晴丢下一句话就突然离席,而景家长辈又说结婚前两年必须在景家老宅里住着,婚事就那么吹了。

    还是离不开景晴的捣乱。

    钦慕心里恨的发痒,但是又不好多说大话,只是轻轻地抚着赫连好的后背:为了那些人让自己这么痛苦不值得,别哭了!

    温凉的手轻轻地擦去赫连好眼眶下面的泪水,然后捧住赫连好的脸:小好,我们一起努力,活的比任何人都精彩,好吗?

    赫连好抬眼看着她那认真的样子然后无奈的笑了一声:我只是觉得自己好悲哀,开始是我不同意结婚,后来却是他们家这么多问题。

    “不着急,反正我们还年轻!”

    “嗯!”

    景晴点了点头,过了会儿舒缓了情绪才跟钦慕说:我这两天要去医院上班了。

    “不玩了?”

    “回来后就收心了,本来想先跟景峰的事情定下来,但是既然定不下来,那我就只得先去上班了。”

    “好!那以后我是不是得叫赫连医生了?”

    “要叫meinu医生,还有,要看妇产科的话,记得找我就对了。”

    赫连好说着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对她暧昧的眨眨眼。

    “去你的!”

    钦慕转身坐到旁边的沙发里。

    “你们俩就没想再生一个?我听说穆家好像很希望你再生一个呢。”

    “哼,现在不是我不生,而是穆总不让我生了。”

    钦慕想起那晚穆熠宸的话就觉得好笑,人生总是被这样开着玩笑。

    “穆总也是个奇怪的人啊,若是我,在你答应生的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生了再说。”

    钦慕觉得赫连xiaojie简直坏透了,比他们家穆总还坏。

    ——

    中午穆熠宸跟景峰还有秦逸他们一起吃午饭,车子刚停好出来就看到后面停下的那辆红色的车子。

    是景晴的车。

    穆熠宸淡淡的一眼,随后就双手插兜走在了前面。

    “熠宸!”

    景晴追上去,大步走在他身边。

    穆熠宸没说话,虽然不高兴见到她,但是见到了就见到了。

    “熠宸!”

    她快追不上他的时候又叫了他一声,也有点小跑的样子了。

    电梯开了,穆熠宸进去之后转头对着要进去的女人只说了一声:你乘下一趟。

    景晴抬着眼看着他在里面那冷漠的脸,看着电梯渐渐地将他们两个隔绝开,终于再也做不出开心的表情。

    伤心,悄悄在心里蔓延。

    秦逸跟江之远晚两步到,看到她站在那里失魂落魄的样子:怎么了?

    “熠宸最近工作忙吗?”

    景晴有些疲倦的样子,问了一声后看向秦逸。

    “还好,有什么事?”

    “如果最近他有出差的安排,告诉我。”

    景晴又说了一声。

    秦逸下意识的看向隔着景晴的男人,江之远挑了挑眉,景晴这话,他们俩都懂。

    景峰先到的,坐在自己的位置。

    穆熠宸进去后也是照着自己以往的位置坐:你跟景晴说的今天中午一起吃饭?

    “没有啊!”

    别人的话或许不可信,但是景峰的话是可信的,穆熠宸不自觉的多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门口。

    秦逸跟江之远还有赵淮在景晴身后一起进来。

    “你们俩到的这么早?”

    不可思议,两位大少爷竟然这么准时。

    景峰看到景晴后下意识的多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穆熠宸,穆熠宸仿若没有看到景晴那样低头给自己倒了杯茶。

    景晴想要坐在他身边,他抬眼看了看正要坐对面的秦逸:秦特助你坐过来,我有工作上的事情跟你交流。

    秦逸刚要坐下,听到这一声抬眼看了看穆熠宸,然后走过去。

    而要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却只是失望的看着他,然后拉开椅子硬是坐了进去。

    秦逸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一边是老板,一边是女人。

    这世上,他最怕的两个人在为难他。

    “大家都是自己人,随便坐吧!”

    江之远一看情况很尴尬便装作无所谓的说了一声,然后拉开一把椅子就坐下。

    赵淮是小弟,坐在最下手的位子,准备吃饱了听个八卦就继续回去当自己的司机。

    “工作的事情吃完饭我们再说吧。”

    秦逸尴尬的一声,坐在了景晴身边闲着的位子。

    之后却总是后悔自己坐错了地方,后来,他真的不愿意跟景晴坐的太近,因为人家不喜欢他,并且很反感他,而他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

    这世上总有些人很是随性的生活,既然不属于自己,那么何必强求?

    有些人或许能强求到,但是有些人,即使几生几世也未必是你求得到的,那么,何必要让自己那么辛苦呢?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几个吃饭都不叫我了,难不成是几个男孩子终于长大了,知道避开女孩子谈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景晴端着跟她手一样漂亮的碗,喝汤之前却是看向周围的几个男人。

    这几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全都带着提防,小心翼翼的,曾经,他们可不是这样的关系。

    “男人嘛,总是不喜欢带着女人出来玩,其实你也可以经常跟你的女朋友们一起吃饭聚餐啊,像是小好啊,明珠啊,还有那个谁,小慕meimei,现在她也回来了,咱们院里的那几个几乎也算是齐全了。”

    “哼,小慕meimei?你拿人家当meimei,人家拿你当兄长了吗?”

    景晴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望着说话的江之远问了一声。

    江之远看着她那不屑地眼神,瞬间觉得这话没法继续下去,便看向景峰跟穆熠宸,谁知道穆熠宸也不理,景峰也当做没听到。

    “说句不该说的,其实我觉得钦慕是个蕴藏着无限力量的女孩子,不要轻看她。”

    赵淮想到自己几次跟钦慕见面,不自觉的就说了那一句。

    “这里也轮的上你说话了?”

    景晴转头对着他提出质疑,虽然声音不高,但是明显的嫌弃跟贬低。

    赵淮抬了抬眼看她,然后点点头:是啊,我吃完就走。

    穆熠宸这才抬了抬眼,看着赵淮又看向景晴:论家世背景在这桌吃饭的话,我的位置恐怕也没安排对,景峰,我们换换位子。

    景晴立即转头看向身边坐着的男人,然后气急的解释:我不是嫌弃他身世不好,我只是生气你们这么护着她,我这么说总成了吧?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站了起来:以后咱们少聚会吧!

    说完就准备离开。

    “吃完饭再说。”

    景峰抬手摁住他的肩膀没叫他离开,然后看向自己小妹:小晴你心情不好就少说两句,多吃点菜。

    景晴这次没反驳,生怕他跑了是真。

    只是秦逸去了趟洗手间后回来就换了景峰那边去坐,不再与景晴同坐。

    等吃完饭后景峰拉着穆熠宸去了洗手间,两个男人一边上厕所一边聊天。

    “我跟小好的婚期还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看来真有可能一起办了。”

    “办不起!穆家跟景家早晚得完。”

    穆熠宸说完这话后一边提裤子一边转头看了眼也在看自己的男人。

    他们俩从小玩到大,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这么说,兄弟也不要了?”

    景峰问他。

    “兄弟自然是要的,如果你站在道德跟法律这边。”

    景峰没再说话,穆熠宸先转头走了。

    后来景峰自己在洗手间里抽烟,他能说什么?

    因为他的亲meimei搅局,他的婚礼都不能如期举行,每次跟小好亲近,小好竟然还说会看到他meimei的影子,用那种烂借口阻止他再进一步。

    接下来,大家相继迎来了这个秋天的第一场感冒,穆总一到工作室推开门就闻到感冒药的味道,不自觉的以为自己进错了门。

    小美端着一杯感冒药上前:穆总。

    钦慕在跟刘敬元还有他未婚妻见面,会客区。

    穆熠宸走过去后双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在钦慕身边入座。

    “刘总这是来给我女人送钱的?”

    “算是!”

    刘敬元无奈的笑了笑,真看不出来钦慕是个喜欢被死缠烂打的人。

    刘敬元的未婚妻看到穆熠宸后礼貌的点了点头并未有口头上的招呼,穆熠宸自然也不在意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只是低着眼眸看自己的女人:给你多少钱?

    “去,正经点。”

    钦慕不自觉的想轰他走人,又怕让他没面子,只好半软半硬的跟他提了一句。

    穆熠宸宠溺的笑,将她霸道的搂在怀里又抬眼看着刘敬元:听说刘总马上就要订婚,到时候我跟我老婆一定去讨杯喜酒喝。

    “当然,喜帖会立马送到穆总办公室。”

    刘敬元努力笑着回应。

    等刘敬元跟未婚妻带着礼服离开以后,钦慕跟穆熠宸站在门口看着,穆熠宸再想抬手搂她的时候,钦慕抬起手肘往后狠狠的一捅:醋坛!

    转身就往里走。

    醋坛?

    他就是醋坛,那些对他女人有想法的男人,他都讨厌。

    并且穆总认为自己现在已经很客气了,如果不是刘敬元要订婚,他现在杀了刘敬元的心都有,想起刘敬元跟钦慕传出的feiwen,想起刘敬元在景晴的生日宴上捏着钦慕的手,他恨不得把那双手给剁吧剁吧喂狗。

    明明不希望她被任何男人碰一下……

    穆总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地发挥。

    等穆熠宸跟她上了楼,才看到她楼上摆着一个模特,模特身上穿着黑的发亮的布料。

    “又在亲自做工?”

    “给温xiaojie做礼服,听说下个月的红毯秀她跟景晴都要去,我作为她的设计师有责任负责她的外形超过景晴。”

    钦慕说着已经走到模特那里去,抬手轻轻地摸着上面的布料,然后转头看穆熠宸:你觉得呢?

    “上次给赫连好准备的礼服用不到了,有没有考虑过自己用?”

    穆熠宸没回答反而问了她另一个问题。

    钦慕眼眸动了动,垂下去,似笑非笑的耸肩:老实说,我觉得过不了多久他们俩的婚礼会重新举行。

    “所以,那婚纱还给她留着?”

    “是的!”

    穆熠宸永远忘不掉她穿着婚纱拍香水广告的时候,他多想让她再次穿上婚纱,这次不是为了广告,不是为了打动任何人,只是为了成为他的新娘。

    只是她好像半点那种想法也没有。

    也罢,现在是多事之秋,就先让她打赢景晴。

    “其实我一直以为你回来后的第一个仇人会是钦家那母女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是景晴。”

    “我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钦慕在他身边坐下后听了他的话不自觉的苦笑。

    是啊,她也以为是钦家,但是钦家反而没怎么她,倒是景晴,一而再的接近她,然后开始找她的麻烦。

    原来,想要得到一个人会让女人变的那么疯狂,原本温柔端庄的景晴,竟然为了一个男人终于变的不像是自己。

    “你选择利用温如暖来打败景晴,有几成把握?”

    “九成!”

    穆熠宸不自觉的又认真看着她,钦慕也抬眼看他,然后理智可观的跟他分析:你没发现张总其实也在悄悄地编织一张网,以前景晴有你所以他并不敢把温如暖推出来,现在景晴失去了你,温如暖立即被他推了出来,也就是说京尚的下一个女皇会是温如暖。——我跟你,或者都是起到辅助的作用,又是互惠互利吧。

    穆熠宸才发现,这个小女孩的脑子一旦运作起来,竟然这么可怕。

    她似乎看透了那一切。

    “分析的还不错,所以我现在是要帮你包装温如暖?”

    “也可以说是帮张总啊,这样一来你就可以不用跟景晴传feiwen,……”

    “承认你在吃醋吧,穆太太!”

    “承认就承认,我就是吃醋怎么了?一边跑去巴黎找我睡,又一边在国内跟景晴逢场作戏忙的不亦悦乎,你当我是什么?”

    钦慕说着,拿手指用力的戳他的胸膛。

    却没戳两下就被他紧紧地握住了手在他的胸膛伸平。

    “你摸摸这里就知道,这里只有你!”

    又来了又来了!

    穆总又开始用他那深情的眼神看着她,钦慕感觉着自己的心脏又开始砰砰砰的乱跳了。

    “是吗?”

    钦慕说着把手拿开,转而就从他的腰上把他的衬衣拽出来,从里面伸进去,然后摸着他滚烫的胸膛。

    那温度,叫她不自觉的耳根泛红,整个人也变的有些暧昧。

    “真暖和!”

    只是正经不过几秒,她立即笑着跟他开玩笑。

    “手这么凉,改天去看看中医,好好调理一下。”

    他任由她的手放在上面,慢条斯理的跟她提了一句。

    “好啊!”

    什么都好,只要他是她的,让她吃苦的要死的药都没问题。

    她最近太听话,听话到穆熠宸觉得不真实。

    晚上两个人一起去参加夫妻派对,钦慕本来是反对的,但是穆总说了,他们俩参加派对不需要真的结婚也可以,只要他想。

    所以她就跟他去了,然后就玩到十一点多才从里面跑出来。

    却是直接被逮到了楼上。

    钦慕躺在那张床上动也不动,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屋顶,太熟悉了。

    “还记得你刚回来的时候住哪里?”

    他洗完澡出来,穿着睡袍躺在她身边,一只手轻轻地搂着她盈盈可握的腰上,望着她白净的脸问道。

    “嗯!”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