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 暖手(2)
    “你说呢?”

    这三个字,看似简单,但是每次都杀伤力十足。

    钦慕抬眼看他那漆黑的眸子,下一刻就坐好,给自己绑好安全带。

    两个人很快出发去了一家私人医院,停车场里穆熠宸抓着钦慕的手:先别下车。

    “嗯?”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动手扯自己的腰带。

    钦慕……

    “还敢那种表情?刚刚谁把我衬衣扯出来的?”

    钦慕……

    吓死她,她以为他有什么奇怪的癖好,打算跟她在医院的停车场那什么呢。

    尤其是看到他的手碰到皮带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想到那方面去。

    下车后两个人一同往里走,一进去那大厅里,就冷的钦慕觉得阴森森的,虽说这是市里最好的一家私人医院。

    “这里的老中医很有名气。”

    “我突然想起来小好就是个医生,要不我们去找她?”

    “再废话回去就不让你上床信不信?”

    古有恶女不让男人上炕事,如今有男人不让女人上的事情。

    钦慕不说话了,因为晚上搂着他睡她会比较踏实,那温暖的体温,在秋天以后尤为的让人留恋。

    等两个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穆熠宸手里拎了足足好几斤重的中药,中医还说她生孩子的时候着了凉,身体很虚,所以又给多开了好几包,钦慕只是看着那药单子,虽然说看不懂,但是眉头也皱了起来。

    穆总更是二话不说,一直细细的听着,听大夫问她一些事,听大夫给她开药,出门后穆熠宸说:本来想晚点生第二个孩子,但是现在看来,不能等了。

    钦慕抬眼看怪物一样看他。

    “身体要紧!”

    谬论!

    大夫竟然说她身上的气血虚之类的要再生个孩子好好调理一下就能全好,然后穆总这个一向只信仰自己的大老板竟然信了。

    “上次我跟你说要孩子你自己说不要的。”

    “嗯,现在我又要了!”

    “你这叫出尔反尔。”

    穆熠宸突然停下步子看着她,车前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视着,各自执拗。

    后来钦慕一想,按照大夫说的,她光是吃药也要吃两三个月,等要孩子的时候怎么也得小半年以后了,所以就没再跟他争执,突然又讨好的对他笑起来。

    下午她依旧在办公室里埋头苦干,穆熠宸去了药厂。

    尽管他自己是做西药的,但是他还是不建议钦慕吃西药。

    但是这两年药厂的生意还是越做越广,很轻易的就做到了国外去。

    将近两个小时,他都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这边的mishu是位五十多岁的男子,也可以说是长辈,以前穆子豪的mishu,穆子豪退下去之后他还继续留任这一职务,穆熠宸工作的时候他习惯性的站在一旁等待吩咐。

    这边的办公室也跟城里的办公室大不相同,这边从装潢到桌椅,都比较复古,颜色老旧,但是质量都没的说,几十年的东西照样如新的一样,却把坐在里面穿着西装西裤的男人显得有些更气场逼人。

    晚上钦慕回到家就被逼着喝中药,她一边喝冯芳华一边说:你这病早该治了,不过现在治也不晚,你们都年轻。

    钦慕用力的喝着苦的要死的药,听着冯芳华那话不自觉的思考慢了半拍,抬眼傻了吧唧的看着冯芳华。

    “我说你们要二胎的事情。”

    “咳咳!”

    冯芳华也不藏着掖着,倒是叫正在端着碗喝药的女人,一口没喝好差点呛死自己。

    “我这跟你说的是正事,你害怕什么啊?女人都是要生孩子的,你看我生完熠宸没几年还不就是又生了倾心。”

    钦慕点点头,不敢说别的,又乖乖的继续喝药。

    “大概从小在国外吃不好的缘故,后来生了孩子没有好好坐月子吧也?”

    “其实我的工作很轻松。”

    “轻松?你看你的头发那么薄,像是轻松的样子?”

    钦慕觉得自己说不过冯女士,所以选择闭嘴,倒是冯女士不厌其烦的:以后你在家里,每天晚上我都给你熬汤喝,保证你用不了几个月,头发又厚厚的,亮亮的。

    “什么汤那么好?”

    钦慕好奇的问道,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那么纯纯的傻傻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

    钦慕……

    钦慕觉得冯女士越来越可爱了,情不自禁的想去亲她一下,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喝苦药,怕熏着她,就决定过阵子再亲。

    冯芳华看她那么乖乖的喝中药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女儿来:倾心那丫头一让她喝中药她就闹的厉害,唉,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给我个准信,偶尔跟我shipin一下还嫌弃我唠叨。

    说着说着她就低了头,声音也不如刚刚那么洪亮了。

    钦慕悄悄地观察着她的样子,自然也不敢乱说话,但是心里却明白,冯芳华是真的想女儿了,而女儿呢?

    她只希望将来欢欢不要一走就不给她消息,让她也像是冯芳华这样牵挂着,看的她心里忍不住疼痛起来。

    “妈,我一定会很听话的。”

    所以,她想了想,最后憋出那么一句。

    “你?你还真当你是听话的主?不过你也不用那么听话。”

    冯芳华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但是面上乏乏的表情里带着欣慰。

    “我会努力不让您操心的。”

    “哼,这恐怕比让穆倾心回来还有难度。”

    冯芳华这次更是哼笑了一声。

    钦慕一小碗中药终于见了底,在跟冯芳华聊天的时候,不知不觉的,或许是忘记自己喝的是中药吧,低头就看到碗见了底,正要开心呢,旁边站着的阿姨就来了句:少奶奶,把碗给我,我再去给您盛一碗来。

    再去盛一碗来?

    钦慕吓的瞪大着眼睛抬了头,阿姨笑着说:您要是觉得苦,我给您加点蜂蜜进去。

    “多加点!”

    钦慕笑着说,声音还有点发抖。

    “好!”阿姨端着碗走了,钦慕还尝着自己嘴角的苦味。

    冯芳华看钦慕在家里很懂事的样子也很欣慰,其实她一直以为钦慕一定会很难管束,但是这阵子相处下来发现钦慕处处都以她跟穆子豪说的为准,并且事事都考虑他们的感受,从来不声张,也不再闹脾气,不自觉的心里也踏实下来。

    这个女孩吃过那么多苦,又这么聪明,说不定会是个好儿媳。

    至少比那些太聪明太有主张的女孩子要好的多,像是景晴,后来她越想越觉得,景晴要是嫁过来对他们家不一定是好事,一是穆熠宸不喜欢她,二是因为不喜欢他们俩后面肯定会婚姻不好,说不定还会撕破脸,以景晴的大xiaojie性子,又那么多心眼,她想想还真是挺后怕的,幸好当初景晴跟穆熠宸没结果。

    “你最近在帮哪个明星设计礼服吗?”

    “温如暖!”

    “你是打算以后都帮明星设计衣服?”

    “那当然不是,理想很丰满,但是现实很丰满,所以我必须先让工作室的名声打出去,给明星设计衣服就是打牌子最简单有效的方法。”

    “比如呢?”

    “比如我一回来景晴就找我设计去走红毯的礼服,然后她在红毯上惊艳了,我就赚了。”

    “当时她说出你的名字的时候估计心里也是不情愿的。”

    冯芳华想起来那段采访,忍不住说道。

    “嗯!”

    钦慕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心想,人生在世,总要做几件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才算圆满,哪怕是千金大xiaojie也不能随心所欲。

    钦慕又喝了一碗,因为喝这碗的时候娘俩的话题也差不多结束了,所以即便是加了蜂蜜也是格外苦。

    冯芳华笑着说:今天下午景晴又找人送了一筐新鲜的橘子来,刚从山上摘下来的蜜桔,你喝完给你吃几个。

    “我可以一口气吃好几斤。”

    钦慕一听那话立即两眼放亮,又因为娘俩已经聊的畅所欲言,她也就很孩子气的说了这一句。

    “吃那么多橘子容易上火。”

    “嘿嘿,还好。”

    她完全没有那种上火的感觉,只是想要吃的过瘾一点。

    穆熠宸回来便闻到一股子中药味,进去就看到那娘俩在沙发里聊天,并且钦慕刚刚好喝完第二碗苦药。

    “阿姨,明天咱们能不能喝一碗?”

    钦慕寄碗的时候笑眯眯的对阿姨问。

    “咱们家这碗太小了。”

    “明天给少奶奶喝一碗,换大碗。”

    穆总走过去的时候说。

    钦慕跟冯芳华朝着他看去,他在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坐下,皇上驾到的架势坐着,目视着他的女人。

    “好吧,看在你这么辛苦帮我找中医的份上,也看在妈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钦慕笑着嘟囔,但是看着他的眼神分明那么嗔怒。

    穆熠宸笑了声:什么时候还要妈给我面子了?你们俩不是一直不对付吗?

    “那是你说的,我们可没说。”

    冯芳华端起茶来喝之前笑着跟她儿子否认。

    穆熠宸看了冯芳华一眼又看向钦慕,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周围没有穆子豪跟欢欢的身影好奇的问了句:我爸跟欢欢呢?

    “你爸爸出去跟他朋友打球,听说俩老东西都带了孙子,他便也把欢欢带了去了。”

    原来是去比孙子去了,穆熠宸挑了挑眉没再多说话。

    “今晚就咱们三个一起吃饭,你们俩不会嫌弃我是电灯泡吧?”

    “会!”

    “不会!”

    夫妻俩同时开口,只是穆总说会,穆太太却不那么认为。

    “亏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扒扯大。”

    冯芳华气的瞅着她儿子抱怨。

    穆熠宸……

    钦慕……

    幸好药喝完了,否则她怕她把喝到嘴里的药给喷出来。

    吃过晚饭两个人一起出去跑步,结果刚跑了没多久钦慕就有点岔气,眼看着就要追不上他,穆熠宸一转身,倒着跑,她才追上去。

    “咱们休息会吧?”

    “这就是你说的在巴黎的时候经常运动?”

    看她一只手捂着腰上,不自觉的问了一声。

    “可是来荣城都半年多了,这段时间我哪有心思去运动?”

    钦慕想起自己这段时间跑步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

    “以后每天晚上都出来跑一圈。”

    真是后悔死跟他去看中医,中医还说她缺乏运动,所以穆总吃完饭就拉着她出来跑步,什么行头都给她备好了,可是她的身体却还没准备好。

    之后两个人步行上了山,穆熠宸突然抓住她的手臂,然后抱着她往前走,钦慕被推着往后倒退,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起来,本来就有点冷,这会儿被他忽而的动作又吓着了,紧张的问他:你干嘛呢?后面没路了。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几步后她就紧贴着那硌人的墙壁上,又冷又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