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 一男一女龌龊事
    穆熠宸突然低头,一只手抵着她肩膀旁边的墙壁,一只手勾住她的下巴。

    钦慕脑海里瞬间就出现她的初吻的时候。

    那年他也是逼着她在墙边,然后二话不说就吻了她。

    只是那年那个地方没有路灯,而这里刚好有一盏路灯,虽然被树枝挡住了光,但是还是有一些光芒透过树叶散落进来,正好照在她紧张的脸蛋上。

    穆熠宸又吻了她,这一次不似是那次的生硬,他早已经熟悉了怎么吻她才好,但是依旧是那种清清凉凉的感觉,依旧是让她心跳加速的感觉。

    她想了想距离初吻已经快十年了,可是那种感觉竟然还依稀存在,真是不易。

    “还记得吗?”

    不知道被他吻了多久,然后听着他在耳边低低的喃呐了这一声。

    “嗯!”

    她低哑的声音,快要说不出来。

    “那时候我就想吃你了。”

    他在她耳边小声说。

    钦慕禁不住想要抬眼,但是还没抬起来他就已经又把她的视线遮住,再次吻着她,抵在墙上的手也放下,在她腰上用力的捏了两把之后,把手伸进她的卫衣里,钦慕只觉得那凉意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抖,好像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哪怕这条路上平时没什么人走动,但是她还是紧张的快要不能呼吸。

    “穆熠宸!”

    “嗯?”

    “回家再来!”

    她嘘声问他,是真的害怕了。

    “嗯!”

    他答应着,却还是把她的身子翻转,钦慕下意识的一双手抵着墙上,那石头真的真的很凉,但是她来不及管那么多,因为前面是凉的,后面却是滚烫的。

    他的动作又熟悉又技巧,让她很快就无法控制。

    想要说的话全都因为他的动作被堵住,她只有被吃的份。

    后来一辆车从山上经过,灯光照着她的眼睛,穆熠宸立即把她压在自己的怀里,护着她的脸不让灯光照到。

    那辆车走到他们这处的时候还开了窗子,里面的男人朝着他们吹口哨来着。

    穆熠宸等车走了之后才转头看向那辆车的车牌号,竟然是江之远那小子的车,这么晚上山来不知道做什么鬼事,穆熠宸没有想太久,因为他怀里的软香很快提醒他正在做的事。

    虽然是草草了事,但是不得不承认,比在家的时候又刺激太多。

    两个人一边打一边回家,钦慕后来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大的力气,一路上不停的踢他,然后穆熠宸就往前跑两步躲开,然后再等她,一追一跑,两个人就那么打闹着回了家。

    第二天穆熠宸刚去上班就有人去敲门,江之远跟赵淮一起进了他的办公室:中午一块搓一顿。

    “现在才九点,你们俩就在准备吃午饭了?”

    “是啊,我本来是在睡觉,但是被江少给折腾了起来,这人竟然说他昨晚受刺激了,所以就非要折磨我。”

    “说起来我就来气,昨晚跟几个朋友上山去吃野味,回去路上就看到一男一女在路边做那龌龊的事,特么的老子都好几个月没开荤了,气的一晚上没睡着。”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一双漆黑的眸子冷冷的瞅着他,江之远本来还没当回事,再一仔细看他的表情,忍不住好奇的问:“怎么了?”

    “没事!中午吃什么?”

    “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哥们得多喝几杯。”

    江之远说。

    赵淮无奈的叹了一声:小心酒后乱性。

    “现在哥们就是盼着酒后乱性呢。”

    江之远瞅着赵淮说了句,暧昧的眨了眨眼。

    “酒后乱性不可怕,乱错了性就是你的不对了!”

    江之远……

    “你是江家独子,你总得为江家留个后代!”

    “我靠,穆熠宸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吧?”

    江之远立即从椅子里弹了起来,顿时炸毛的两只手用力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赵淮怕被殃及立即往旁边侧了侧身,穆熠宸很快垂下眸,修长的睫毛遮住他那双幽暗的眸子。

    谁让昨晚有人打扰他好事,就算是亲兄弟,他也不得不出了这口恶气。

    想起昨晚,穆总不自觉的眼神又温柔下来,昨晚本来就是想跟她重温旧梦,把当年想做的事情在那里跟她做完。

    看来以后他得把那座山买下来,把那条山给封了,以后就他跟他老婆玩。

    当然,他老婆同不同意他还考虑不到。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那条路跟你们家挨得很近,你认不认识那小子?”

    “怎么?”

    “我这一身的不爽都是他勾起来的。”

    “阿远,你不该是想把他给上了吧?你不该是真的爱好改了吧?”

    江之远……

    赵淮担忧的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打趣着。

    “行了,我这会儿还有正事要忙,你们俩去am等我吧。”

    “那我得先去睡上一觉,说不定走错客房再遇到个什么美女,也好让你们这群思想变态的家伙知道我的性取向完全没有问题。”

    江之远歪着身子,一只手压在桌上很认真的说完,然后转身就走。

    “他抽了!”

    赵淮跟穆熠宸说,然后也起身走了出去:“哥们,你拿着我车钥匙呢。”

    穆熠宸在他们俩走后跟钦慕发了一条微信:知道昨晚撞见我们的人是谁?

    钦慕正在裁剪布料,拿起手机看到穆总给她发的这一条还有点懵,昨天谁撞她了?转念一想才想起昨晚他们俩在山上被一辆车撞见。

    “谁?”

    “江之远!”

    钦慕……

    刚要给他回信息,但是一只手捏着大剪刀,另一只手就没捏住手机,手机就那么可怜巴巴的掉到了地上,她也吓了一跳。

    后来给他回信息:他没发现是我们吧?

    “嗯!”

    钦慕看到那条信息就放松了许多,心想他们俩在山上那样被朋友撞见,真的这一辈子都别想洗白了。

    “你在干么?”

    “给你看看!”

    钦慕说着立即给他发了一张图,穆总点开看完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怪不得最近手没有之前那么嫩了,摸剪刀摸的。

    “真的?”

    “嗯,以后多摸摸你老公就好了!”

    “切!”

    钦慕被他的说法搞的哭笑不得,不过最后还是笑了,因为能这么跟她开玩笑的人本来也不多。

    “刚刚新手机被你吓的掉在地上,差点又摔碎了。”

    “老公再给你买新的。”

    嗯,有个有钱的老公就是好,钦慕不自觉的骄傲,想着这礼服得赶紧给人家做完才没再跟他瞎聊。

    中午她跟小美去吃饭,在am遇上景晴跟几个导演还有演员也一起去吃饭,景晴看到她后便走过去打招呼:这么巧?

    “看来是!”

    钦慕淡笑了一声,一看过来的还有陈导便笑着打了个招呼:陈导,这么巧啊。

    “我大老远看到就像是你,怎么着?要不要跟我们凑一桌?”

    “不了,我们也是跟客户一起,有空我们单独聚。”

    “也好,那有空电话联系。”陈导很是低调的点点头回。

    “既然钦小姐不屑跟我们一起吃饭,那我们走吧!”

    景晴看导演那么把钦慕当回事就不高兴,立即扭头走。

    钦慕看着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才突然发现她身后的那位未免太安静。

    其实小美在她身后一直抱着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后来钦慕才知道,原来是查那几个演员的档案资料,吃饭的时候兴奋的都没办法好好吃饭,一个劲的跟她说那个男演员是谁谁谁,演过什么大剧,钦慕不自觉的想,这追星可真可怕,等欢欢长大了可千万不能追星,不然追的忘了她老妈怎么办?

    景晴他们雅间的一个男演员从里面走了出来,低头看到楼下正在吃饭的两个女人垂了垂眸,然后朝着楼梯口走去。

    “钦小姐!”

    “赫伦!”

    在钦慕刚要抬头的时候听到小美先叫了一声,顿时好奇的看向小美。

    “嘘!”赫仑抬了抬手,当然有耍帅的成分,把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边对小美做了那个噤声的手势。

    小美还了自己配合的缩着脖子把手圈成一个ok的样子。

    钦慕……

    “我可以坐这儿吗?”

    赫仑问了一声,钦慕跟小美正要回话他已经拉开椅子坐下,然后转头看着钦慕:我看过你拍的广告,觉得非常好。

    钦慕下意识的也多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谢谢!

    相比钦慕的被动从容,赫仑显得更有城府一些,望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我想邀请你参演我新戏的女主角,我亲自导演的一部经典言情小说,今天没料到能遇上,否则就带剧本给你了。

    小美在旁边屏着呼吸不敢多说话,但是内心却是激动无比。

    “抱歉,我恐怕没有那么好运。”

    钦慕委婉的回应。

    “拒绝的这么干脆?价格什么的我们都好商议,我主要是看中你的样子,跟女主角的样子很合适。”

    “抱歉,我还是不能答应,如果赫先生没有合适的女主角,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

    钦慕怎么可能答应?

    穆熠宸最讨厌她拍戏啊。

    为了他她也不会答应……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再有导演之类的找上她,她最先想到的就是穆熠宸,想到他不喜欢她便不去做了,然后才想到自己的工作。

    “哦?哪一位?”

    “温如暖!”

    赫仑看着她的眼神突然一滞,随即又浅浅一笑,搁在餐桌上的手指互相捏着,突然轻轻地敲了下桌面。

    “钦小姐跟温如暖很熟?”

    “倒也不是很熟,只是见过一两面,感觉是个不错的演员。”

    “这倒是,只是她现在跟京尚的老总关系特殊,而我又不是京尚的人,所以——,你懂的。”

    钦慕不懂,他们圈子里那么多的道道她都不懂,只是真想要用一个人,应该总能想到办法合作吧。

    “没想到钦小姐这么轻易地就把我推给了别人。”赫仑笑的有点牵强的样子,话倒是也不重。

    “我的专业是服装设计,什么时候赫先生如果需要我帮忙设计礼服,我倒是很乐意效劳。”

    “哦?那现在就可以啊。”

    赫仑倒是没想到有意外收获,而钦慕也不矫情,立即点头答应,本来还在生气钦慕没答应赫仑拍戏的小妹也立即又心花怒放起来。

    第二天早上温如暖起床后就在试衣间给钦慕打了电话:你让赫仑找我拍戏?

    “是提了一下,他真找你了?”

    “嗯!剧本我看过了,加上赫仑在圈子里的信誉,我倒是很想合作的。”

    “那不是美事一桩?”

    “就是怕张总不乐意。”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原来也是为了男人。

    “话说回来,你跟赫仑以前就认识?”

    温如暖好奇的问了句,眼睛看向房间里正在换衣服的男人。

    “不是,只是听说过而已,昨天吃饭的时候刚巧遇上了。”

    “原来这样,我不跟你说了,他起了,我去陪他吃饭。”

    温如暖很快挂了电话,钦慕却突然明白温如暖口中的他是谁,不自觉的笑了声,然后看向自己身边还躺着的男人。

    “温如暖?”

    “嗯!”

    穆熠宸是一点也不希望她跟娱乐圈那个大染缸里的人走得太近,但是想到她的工作他也无奈,只是心里不自觉的多了一份忧虑。

    “听餐厅的经理说昨天你吃饭的时候赫仑去找你了,你就不想跟我解释一下?”

    “赫仑啊!哈哈,不告诉你!”

    钦慕坏坏的笑着,说完就想跑,穆熠宸立即把她捞住,紧紧地压在身子底下:再给我说一遍?

    “刚刚温如暖打电话就是为赫仑的事情,你先放开我,我慢慢跟你解释。”

    穆熠宸听了这话才稍微放开她一点,但是还是忍不住搂着她。

    这天早上两个人在被窝里待到阿姨来叫他们吃饭,后来穆熠宸说:以后赫仑再找你,别忘了跟我说。

    “那要是别人呢?”

    “你自己看着办!”

    自己看着办?

    钦慕心想,我真自己看着办了你又要生气。

    吃完饭两个人刚出门景晴就来串门,阿姨从外面走到客厅:太太,景小姐来了!还有钦小姐。

    阿姨说这话的时候很轻,却是给冯芳华使了个眼色,冯芳华无奈的叹了一声:来就来吧!

    反正也不能往外轰出去,那就演戏呗。

    “阿姨!”

    “阿姨!”

    那两个如姐妹一样挽着手走进来,冯芳华端坐在沙发里不失优雅的抬了抬手招呼她们坐下。

    “今个你们俩怎么有空一起过来?”

    “我最近身体不太好,爷爷让我在家休息,没事就习惯整天跟这丫头在一起。”景晴笑着说道。

    “我就喜欢跟晴姐姐在一起玩。”

    钦明珠更是笑的欢快,说起话来还眉飞色舞的。

    “嗯,你从小就爱粘着你晴姐姐也是真的。”

    冯芳华别的不敢说,但是她是真的亲眼看着她们长大的,知道她们的很多事。

    “阿姨,我也喜欢粘着您,就是怕您烦我。”

    钦明珠又说道。

    “怎么会?你比倾心小不了多少,小时候又一个学校,我怎么会烦你?”

    冯芳华客套着。

    “阿姨,如果这样那以后我可要多来串门了。”

    钦明珠继续说道,在长辈们面前总是那副天真的模样。

    “好呀!”

    冯芳华满口答应。

    “阿姨现在要照顾欢欢,哪有空再哄你,你可不准来给阿姨添乱啊。”

    景晴却是如一个大姐姐那样提醒钦明珠。

    “欢欢?对了阿姨,我一直想问您,您真的确定那个小丫头是您的亲孙女吗?您可别忘了,钦慕那丫头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听说她的生活很不检点。”

    钦明珠在旁边说着,景晴坐在她旁边静静地听着,尽管听说冯芳华已经去医院做过亲自鉴定,但是听着钦明珠这些话她还是忍不住抬了抬下巴。

    “哦?”

    冯芳华抬了抬眼皮。

    “那几年她每回打电话给我爸爸都是问我爸爸要钱,您想啊,一个小女孩在外面能为什么事情一直问自己没多少工资的爸爸要钱的?除了是贪玩还能什么?听说他们大学里很多男孩子都跟她不清不楚的,熠宸哥那时候已经回国肯定是被蒙骗了。”

    ------题外话------

    宸哥:小江你再把刚刚的话给我说一遍?

    小江:呵呵,宸哥我错了,我真错了!你们不是龌龊的人,呵呵呵,我真错了……别别别,别动手啊,哥,我真错了,哥,别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