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 不敢取笑穆太太
    “她要是喜欢简俨,还会在荣城?”

    穆熠宸兴致不高的说了一声,棱角分明的轮廓也格外的冷漠。

    “你看你还不高兴上了?我还不是替你担心吗?你追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追到手了她的心又不在你这儿,——你还不能让我怀疑了?”

    “您可以怀疑她不爱您儿子,但是您真不能屈辱她,这话您在我这儿说说就罢,在她面前最好半个字也别提,不管是现在,或者将来。”

    穆熠宸说完后站了起来,上楼去女儿的房间。

    冯芳华还在客厅里坐着,温暖的灯光打在她的头顶上,照应出美丽的光晕来,只是她的心情不美丽,明明一片好心。

    在他进了欢欢房间以后冯芳华独自在沙发里端着茶喝着,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心想,除非是说钦慕的好,否则他就没个开心的时候。

    穆熠宸轻轻地关上门,看着女儿正在抱着那个小猪佩奇睡觉不自觉的多看了一眼,想要给她拿开吧,却刚一动就立即被她抱紧。

    茂密的睫毛下面一双漆黑的眸子静静地观察着床上小女儿的水溶,情不自禁的唇角微动。

    悄悄地蹲在床前就那么情不自禁的端详着正睡的香的小欢欢,心里像是放上了一些棉花糖,软软的,甜甜的,特别的安逸。

    连平日里冷漠的眼神也变的温柔起来,她不爱他吗?却给他这么好的礼物。

    想着跟欢欢初见的时候,欢欢那双纯纯的大眼睛望着他,还叫他爸比

    那些个美丽的过往,虽然当时有欠缺,但是现在看来却那么的美好。

    或许是因为此时跟女儿在一起,后来他坐在床下的地毯上,手轻轻地抚着女儿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都好像没成熟的男孩子。

    钦慕回来的时候冯芳华跟穆子豪已经睡了,她直接上楼后就看到自己房间没人,正准备去女儿房间,一转头就看到他从女儿房间出来。

    “你一直在陪欢欢?”

    “嗯!”

    他低低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便搂着她想要往卧室走。

    “我也去看看她。”

    钦慕说着就要去找女儿,细腰却被紧紧的搂住,两个人面对着,钦慕被他拦着腰只能往后退:喂,穆熠宸你太专横了吧?

    自己看完女儿就不让她看了,这事他代替不了啊。

    “你先好好看看我,再去看女儿也不迟。”

    房门一关上,他就抵着她在墙根上耍赖,呼吸轻轻地在她细致的肌肤上轻轻地萦绕着,鼻尖就要碰到她的肌肤。

    钦慕被撩的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他的一双手在腰上揉捏着,不自觉的浅笑一声:人家刚回来,最起码先洗个澡?

    “一起洗!”

    钦慕

    下一刻人就被他给竖着抱了起来,钦慕习惯的两只手紧紧地缠着他脖子上,自然腿也只得攀着他结实的没有一点赘肉的腰上。

    那吻,错不提防的来袭。

    没办法,他几个小动作就能勾起她的情绪。

    有人说两个人爱不爱看床上就知道了,她不知道他们这算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反正这事他们俩一向配合的很好,不管是温柔的做还是粗鲁的。

    后来在浴缸里她都动不了了,只得靠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的胸膛起起伏伏后仰头看着他,细长的手臂举起来勾住他的脖子,一双水眸望着他:现在我没力气去看欢欢怎么办?

    “等下换完衣服我去抱到我们床上让你看。”

    “嗯!”

    他的手在水里,轻轻地抚着她,在她颈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两个人的肌肤不太一样,虽然穆总的肌肤也很白,但是更为结实,坚硬一些,而穆太太的肌肤,像是婴儿般的光滑细腻,柔软又香气怡人。

    穆熠宸每回摸着她美好的身材都不想听下,那手感简直好的叫他想要长在她身上。

    后来两个人都换了睡衣,穆熠宸去欢欢的房间把她从床上抱起来,欢欢怀里还抱着那只小猪佩奇,被放在他们大床中间。

    穆熠宸在旁边给她盖好被子,漆黑的鹰眸看了眼对面的女人,下一刻就绕了过去。

    钦慕也不生气,只是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往里挪了挪。

    当她的手轻轻地抚着欢欢,自己也已经被人从身后抱紧。

    “听说上午景晴跟钦明珠来家里了?”

    他低声问道,安静的空间里。

    “嗯!”

    她没多说一个字,只是觉得此时很安静,很温暖,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再也没有比这个更美的事情。

    “她们都是无关紧要的人,无论说什么都不要动气,气坏了你自己不值当,我也会心疼,嗯?”

    他在她耳边轻轻地安慰,说完不忘去吻她的后颈上,耳根上。

    “我知道,她们俩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要是跟她们生气,我也生不过来,我把力气留下来对付她们了。”

    说完后她情不自禁的笑了一声,穆熠宸看她不当回事便也就放了心。

    “怎么办?我又想了。”

    他突然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颈上,侧脸贴着她的侧脸,那声音用充满磁性已经无法表达,简直蛊惑人心。

    钦慕条件反射的一缩身子,却是正好落入他超大的怀抱里。

    “别闹,欢欢在呢!”

    “沙发?地下?还是客房?”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抚着她,又不忘询问她的意见。

    钦慕只觉得浑身软成一滩水了要,完全没有抵抗力。

    可是他们刚刚才做过,她实在是没力气。

    “咱们明天早上好不好?”

    尽管他的声音魅惑人心,尽管她喜欢的要死,但是没有节制的生活节奏向来不是她提倡的,何况现在天气冷了,晚上进了被窝根本不想再出去。

    “好,那现在开始,你不准动了。”

    他在她耳边低喃,然后便自己动了动。

    之后穆太太真的不能动了,因为他的手在她胯部压着,她完全不能自己。

    夜色越来越深,后来她也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只是第二天醒来才记起来,昨晚隐约感觉他出去一下,然后带了套才又进去。

    那应该不是幻觉?

    钦慕下意识的想,然后就睁开了眼。

    看他们爷俩还在睡,她便悄悄地起了床去了洗手间确认自己身体里是否无恙。

    最后发现干干净净才放松了许多,然后便去洗漱。

    等她再出去的时候女儿已经被抱走了,而穆总还躺在床上,并且光着肩膀,那感觉

    嗯,他现在应该什么都没穿。

    钦慕虽然还穿着睡衣,但是已经梳洗完了,一边抓着自己的长发一边走上前:今天上午我得去厂里一趟,所以

    “所以我们快点把昨晚没做完的事情做完。”

    钦慕

    昨晚的事情没做完吗?

    她明明记得听到他压抑的声音了,分明是那种时候才会有的动静。

    所以钦慕去厂里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却是刚要进车间的时候一转头看到厂门口停下一辆熟悉的车子。

    司机打开后后车座的车门,她看着里面坐着西装革履的男人不自觉的眉目动了动,之后却是很从容的走了出去。

    有些人,既然无法回避,那就面对。

    她坐进车里后司机把门关上,之后两个人在那还算宽敞的空间里,却是快要喘不过气来,尤其是钦慕。

    她不擅长于跟这个父亲坐在一起,太不擅长。

    钦海明低声说:早上过来视察,没想到会遇到你。

    钦慕没说话,只是转头看着外面,她难道就想的到?

    她又不是市长的粉丝。

    “前几天听说穆熠宸带你去看中医了,身体很差?”

    他抬眼看着她,她很瘦,比刚回国的时候还要瘦一些。

    “也没那么差,只是有些寒气而已。”

    她能怎么说?说自己从小被扔在外面,阿姨没有那么尽心的照料让她营养不良过?还是告诉他那些年她过的生不如死?

    最后能说出口的,不过就是寥寥几个字。

    “都是我不好,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也不能这么说,您有两个女儿呢,对一个尽过也算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给我机会让我补偿你。”

    “这个服装厂是穆熠宸给我的,我希望你能对他另眼相待。”

    钦慕总算转头去看他,很明确的说明自己的需求。

    钦海明点点头,沉吟一声后说:我会,前阵子听说他跟景家闹的不愉快,还因此失去了一个单子我就想插手的,但是后来你们俩的关系以后我会多注意这些事。

    “先谢谢了,那没别的事情我下车了。”

    她不再看他,抬手抓着门把手把车门推开。

    “慕慕,有空跟爸爸一起吃个饭。”

    钦慕还不等迈出褪去,听到这话后眼神一动,随即却什么都没说,从容的下了车,对司机点点头后便又走进厂里。

    钦海明在车门关上后还一直望着她的背影,她倔强的就像是她母亲当年跟他分别前。

    他曾悔恨,也曾是吃睡不好,可是日子还是要照常过下去,他选择了继续努力的生活下去,他放下了那一切,他以为他往后的人生里,抹去对这母女俩的所有记忆,所有人都会忘记她们,直到钦慕的再次出现。

    后来穆熠宸去找他,他才知道,有些事并不是你想要忘记就能忘记。

    他又拾起了那些过去的事情,也又拾起了这个女儿。

    “走吧!”

    后来司机上了车,他有些疲倦的吩咐了一声。

    服装厂已经弄的差不多,半个月后开业都问题。

    钦慕下午回城直接去了医院,小好已经穿着干净的白大褂,两个人在走廊里碰头,钦慕看到赫连好洒脱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声:衣服真好看。

    “借你穿穿?我这上面可是已经沾过血了,你还敢穿吗?”

    赫连好挑挑眉,拥着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你怎么会学这个专业?”

    “唉,现在才想起来问我为什么学这个专业,可见你对我到底多关心。”

    那些年错失彼此的日子里

    赫连好很多年里都很孤独,她不太喜欢跟别人交朋友,除了小时候就很好的。

    后来钦慕把她的婚纱跟景峰的礼服都放进了她的车子后备箱,赫连好关上后备箱之前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或许永远用不到了。

    钦慕下意识的看她:干嘛突然这么悲观?

    “就是一种感觉,或许很多年后我会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一个看上去还可以的男人,但是没有那么有感觉,只是为了组成一个家。”

    赫连好低声说着,然后把后备箱重重的合上。

    钦慕站在旁边看着,礼服在后备箱里放了好几天了,她本想早几天就给赫连好,没想到拖到今天,但是看赫连好的样子她又不自觉的心疼。

    “我认为景峰一定不会让你嫁给别人。”

    所以走前她只得打起精神来跟赫连好说了这一句。

    赫连好听后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有些时候,有些人,在放弃的同时,其实是希望有人把自己拉一把的。

    因为放弃自己所不爱的是解脱,放弃自己爱的是遗憾。

    人生谁也不愿意留有遗憾,尤其是在很重要的事情上。

    赫连好希望景峰能拦住她,能让她没有嫁给别人的机会。

    看钦慕的车子走远她又折回去乘坐电梯返回八楼。

    等她回到工作室的时候,看到刘敬元的车子停在他们附近,她便把车子慢下来,期间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应该停下打个招呼,可是车子却就那么慢慢的从他那里经过了。

    始终没有办法停下来,当知道他的心思后,不管他以后是否结婚有家室,她觉得自己都该跟他划清界限。

    刘敬元没发现她看到了他的车子,只是看着她的小车从眼前远离的时候眼神渐渐地变幻莫测。

    钦慕在停车场停下车子后就头也不抬的背着包进了工作室,并未在往后看一眼,刘敬元却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进去。

    有那么几分钟其实他是想要下车去追她的,可是转念一想,她如今是穆熠宸的女人,她宠辱不惊的,不卑不亢的爱着穆熠宸,他如何走近她?

    尤其是后来她发现他的心思后,根本就是会刻意的回避了。

    或许就只能这样了吧,刘敬元想着便开车离开。

    钦慕站在楼上看着他的车子离开后不自觉的想起他的订婚典礼上,那天她跟穆熠宸一同去的,那是一场不算很盛大,但是绝对称得上不错的订婚典礼,很低调,也很传统,那天的他俨然一个正在工作的人,每一道程序都做的完美无缺,她想,可以这样克己的男人一定是狠绝的,虽然他并不曾那么对自己。

    她突然就想起景晴生日那晚她跟刘敬元被下药的事情,若不是那晚他被下药,那么懂得克制的他怎么会对她说那么不得体的话?

    后来也就不会有那些不好的传闻。

    她跟景晴这笔账

    景晴这次去国外走红毯没再找她做设计师,当然,她有不找的理由。

    温如暖却穿着她设计的礼服,得体的跟景晴一左一右挽着京尚老总的手臂一起走向媒体。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

    温如暖把小女人的妩媚跟清纯都展示的淋漓尽致,而景晴的大气跟得体也在这场里全部展现给媒体。

    钦慕想,这一场若是温如暖胜出,那么温如暖是胜在出其不意吧?

    景晴若是赢了是赢在强大的气场,可是要是输,就是输在她一成不变的风格。

    晚上突然又下起了雨,一场秋雨一场寒,钦慕看着工作室外面的雨幕轻轻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臂,一双透彻的眼眸里透彻从容。

    她赌温如暖赢,因为温如暖年轻,因为温如暖新,因为温如暖特点度。

    她也希望温如暖赢,景晴出彩的时候太多了,大概根本不知道失败的滋味,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人碾压,这对景晴来说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

    往后景晴最恨的两个女人,可能就是她跟温如暖。

    后来黑色的轿车停在她的工作室楼下,她站在窗口看着他撑着那把用了很久的黑色的大伞从里面出来。

    雨有些溅到了他的西装裤腿,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稳重。

    她立即去开了门,他放下伞的时候抬起漆黑的眸子望着她:走吧!

    “嗯!”

    她看他的眼神,欲言又止。

    今天上午她收到了来自巴黎的包裹,她本想给他看,可是转念一想又忍住了。

    回去的路上雨势大了起来,穆熠宸耐着性子看了眼外面,然后说了句:去公寓。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看他一眼,然后被他载着去了附近的公寓。

    好久不曾过来,感觉都被废弃了。

    灯打开,她慢慢的走进去,想起她在这里的点点滴滴,然后转头看到脱了西装外套走过来的男人,不自觉的笑开。

    “笑什么?”

    他低声问道,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用力的深情的亲了一下。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今晚穆太太很危险啊!”

    穆熠宸故意眯着眼跟她说。

    “今晚穆总也很危险呐!”

    穆太太那双璀璨的杏眸望着穆总也学着他的口气说了一声。

    不久后他便把她给横抱了起来:穆总很喜欢危险的女人。

    所以才会着了你的道,深深地被你吸引,套牢。

    外面的雨势小了一会儿,却是电闪雷鸣。

    两个人在饭厅里坐着吃面,虽然很简单,但是那感觉却很温馨。

    钦慕眼眶被面的热气熏的湿湿的,无意间抬了抬眼就撞进了他投过来的眼神里。

    “干嘛看我?”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这么老套的台词,两个人说完却情不自禁的笑起来。

    只是这顿饭她始终无法吃的安心,因为雷电声太可怕了。

    后来竟然还停了电,穆熠宸立即打电话给老宅确定那边没有停电,然后两个人才安心的窝在客厅的沙发里,互相抱着。

    “什么时候就不会再打雷了?春天还是夏天?”

    “都有。”

    他淡淡的一声,摸着她温热的肌肤,不自觉的轻吻。

    “真讨厌!”

    她执拗的说了一声,像个小女孩讨厌自己的裙子沾上了泥巴。

    “那讨厌我吗?”

    他低声问,手早就在她上衣里变的暖烘烘的。

    钦慕躺在他的腿上,透过外面的一点点光看着他那漆黑的眸子,他棱角分明的轮廓,那俊美绝伦的无关。

    怎么可能讨厌?

    有哪个女人能抗拒的了这样的男人?

    明明没有用美颜相机,却已经是盛世美颜。

    钦慕情不自禁的抬手捧住他的脸,眼神里带着执迷:不讨厌。

    那句话很轻,却又听的穆熠宸心里一暖。

    像是好多个夜里那样,她情不自禁的沉沦,沉沦在他温柔的眼神,炙热的身体。

    再大的雨幕也挡不住两个人的亲热,又或者说在这样的日子里更为迷乱,更为沦陷,忘我。

    甚至都来不及考虑未来若是散了该如何。

    ——

    景晴回城已经三日之后,却是回城第一件事就找到钦慕的工作室,不理会客区的沙发里坐着的还有客人,走上前去弯下腰端起桌上的茶水就朝着钦慕的脸上用力泼了过去。

    钦慕白色的衬衫瞬间势头,在顾客震惊的目光中站了起来冷眼看着景晴:你发什么疯?

    “发疯?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发疯。”

    景晴说着就又上前一步,抬起手就朝着钦慕的脸再次挥过去。

    坐在钦慕对面的女顾客吓的站了起来,小美跟同事也都站在各自的岗位上看着这一幕。

    钦慕瞬间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反手却是狠狠地甩在景晴脸上一巴掌。

    “景晴,就算不懂的尊重别人,最起码也顾一下景家的名誉地位。”

    那一巴掌打的尤为的响亮,之后钦慕把她往后一推,然后冷冷的一声喝道。

    景晴被推出一米去,捂着自己的脸震惊的望着钦慕:你信不信我今天就让你这工作室开不成了。

    “红毯上被别人抢了风头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跑我这儿撒野?你当法律是为你们家设的?”

    “钦慕,我会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我发誓。”

    景晴看到旁边站着的还算从容的贵夫人眼神一滞,随即转头冷眼看着钦慕说了句狠毒的话便走掉。

    在她走后那位贵夫人才弯身拿起桌上的纸巾给钦慕:你还好吧?快先去换身衣服。

    “刚刚失礼了!”

    钦慕点点头然后立即转身去换衣服。

    小美立即上前去打扫被泼湿了的沙发。

    等她解开衬衣扣子从镜子里看到肌肤被烫红不自觉的抬手去轻轻地碰了一下,正好在胸部一下。

    手感的温热触碰到被烫红的地方,转瞬就离开。

    刚刚她竟然都没觉得被烫了,根本就是怒火中烧。

    她没想到景晴一回来就来找她,更没想到景晴会做这么冲动的事。

    她更没有想到景晴一转身就去了穆家,在冯芳华的怀里哭的震天动地,冯芳华问她怎么回事她又不说,后来才干了眼泪柔弱的一声:阿姨,抱歉一来就在您怀里哭,实在是在我心里您比我母亲还让我觉得亲。

    “阿姨还能不知道你吗?跟阿姨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漂亮的小脸到底是谁打的?在这荣城谁有这样的胆子打你?”

    “阿姨,您就不要问了,我就是从国外给您带了点护肤品回来,没想到一看到您就忍不住想要诉苦,我不该这样的。”

    景晴低着头,一边擦眼泪一边善解人意的说着,声音又轻又大意。

    “刚刚还说我比你亲妈还让你觉得亲,怎么一眨眼就不跟我说心里话了呢?”

    冯芳华看她那样子有点揪心,又不好像是对钦慕那样发火直言,只得耐着性子再问她。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算了,阿姨,护肤品您用着好久跟我说,我下次去在帮您带回来一些,我先走了。”

    景晴说完就起身离去,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叫冯芳华更是一时间糊涂了。

    阿姨在景晴走后烦躁的叹了一声:我看这景小姐就是诚心来添堵的。

    “可不是嘛,这话要不然就说,要不然就不说,她这样还真是勾的我的心里痒痒的。”

    冯芳华嘟囔着,眼里心里也都是烦躁。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冯芳华就忍不住唠叨起来:今天景晴来过了,在我怀里哭了大半个小时,说想跟我诉苦又一个字的苦也没诉就走了。

    穆子豪转头看了她一眼,虽然好奇但是也不觉的有什么好问,便又安静的吃饭。

    倒是钦慕夹菜的动作稍微一顿,后来却也只是把菜夹到自己碗里没说出来白天跟景晴见面的事情。

    “看样子好像是跟人打架了,半边脸都肿了。”

    冯芳华继续嘟囔。

    “哦?在荣城谁敢跟她打架?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穆子豪随口一句。

    钦慕意识到事情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以后要是发生不好的事情可能会让长辈措手不及便抬眼看着他们,从容安逸的说了一声:是我。

    一直在吃饭没说话的男人终于停下了筷子转眼看着自己女人。

    钦慕很安然,也转眼看他一眼,然后又看着那老两口解释道:今天她去找我了,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

    “然后你就跟她动了手?你不知道他们家什么地位啊?”

    冯芳华吓呆。

    “她有没有伤了你?”

    却是旁边的男人不理长辈的话,直接拉起她的手,推着她的衬衣袖子看她里面的肌肤。

    “我没事,只是她要打我的时候被我反手打了一巴掌。”

    钦慕说道最后其实也有点底气不足,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身后还有穆家,怕再给穆家惹了麻烦。

    “我不是说过嘛,就算是不能和平相处,你能别跟她争执就别跟她争执,年轻的时候吃点亏未尝不是夫妻,你怎么还动手打了她呢?”

    冯芳华一口气说了n多大道理,钦慕想要辩解,但是又觉得跟长辈顶嘴太厉害会让长辈生气,就低着头没再说话。

    “如果她不打景晴,就要被打,忍无可忍是无需再忍这句话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跟我们讲过,何况现在是在社会上?软弱只会让别人骑到头上来,我不觉得慕慕做的有什么不对。”

    穆熠宸彻底的动了怒,转眼跟自己的母后大人叫板起来。

    钦慕情不自禁的看着他,他的声音很沉稳,却又给足了她安全感。

    “可是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而且你就那么急着跟景家翻脸为敌?”

    冯芳华问。

    “在生意场上我从来不缺敌人,在私人圈子里我也从来不怕少一个朋友,——跟我来!”

    他跟冯芳华掰扯完便拉钦慕的手站起来,钦慕乌溜溜的大眼仰视着他,被他冷冷的一眼给制服站了起来跟他离开。

    冯芳华跟穆子豪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俩出去,后来冯芳华气的胃里发凉:他到底懂不懂我是在为他好?

    “算了算了!”

    穆子豪安抚道。

    而钦慕被穆熠宸拖到房间里就被抵在门上,然后衬衣被他用力的从中间纽扣处一拽。

    几粒纽扣立即掉了下来,她美妙的肌肤立即隐隐的现在他眼前。

    “你干嘛?”

    钦慕紧张的问他,想要挣扎开,怕他看到那块被烫红了的地方。

    “别动!”

    那俊美的五官此时冷漠之极,隐约看到那烫伤的地方。

    其实她也觉得真是巧了,那位客人喝了咖啡会心悸,所以她就找小美泡了一壶茶,那茶叶刚倒上没一分钟,那么烫。

    她知道他又要给她检查,每次她出一点小状况他都要给她全身检查,她想起第一次他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开始没注意,后来发现她背上有一块大伤,后来他便再也没有那么掉以轻心过了。

    “这里是怎么回事?”

    穆熠宸冷冰冰的声音,手往那里放过去。

    “不要用力戳它!”

    他的手刚碰到那里,她就下意识的弯腰,他的头顶正好顶着她的胸口,所以她根本没办法挡住。

    “被烫了一下!”

    那话脱口而出,说完她就立即后悔了,后来却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

    她的脸色不太好看,还是没瞒住。

    她特别不想穆熠宸知道这事!

    “她突然发什么疯?”他问了一声,眼神又冷又狠,连着声音也变的冷硬。

    就那么垂着眸看着他,感觉着他在轻轻地往那里吹气,放在他头发上的手也变的温柔下来,轻轻地穿过他的头发里。

    “得上点药。”他突然说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去找药膏。

    钦慕靠在门板上,双手自然的下垂着,像是疲倦过后的淡然。

    看着他焦虑的身影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或许你能问出答案,我问不出。

    她对景晴真的是无能为力,如果她是景晴,她要做的是面不改色,然后想办法在最快的时间里扳回一局,到那时候不比打脸更爽吗?

    “我会问的!”

    他说着,打开下面的抽屉找到了医药箱,里面有很多药。

    钦慕看着他冷硬的侧脸不自觉的心里一抽,转而就朝着他走去。

    穆熠宸并未发觉她的到来,站起来的时候被钦慕从后面抱住。

    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愤怒的气息,感觉着她的手在自己的胸膛,那气息在悄悄地变的温柔。

    她的丝质衬衣还敞开着,她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不要去问。

    他没动,只是低着眼看着她抱着他的那双手。

    那一声,柔弱到全无力气,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我宁愿你跟她没有任何交集。”

    她的脸贴着他宽阔的后背,话越来越悲伤,也透彻起来。

    曾经她推他去别的女人身边,每次上,床总是用爽一炮的心情。

    可是现在,这一刻

    在她知道他回国之后,她最怕的其实就是听到他跟景晴在一起的消息,以前她不敢说,但是现在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她来不及用理智阻止自己说出这话来,说完后也已经眼泪婆娑。

    “我跟景晴总有一天会分出胜负,但是你,不要主动去找她。”

    脑海里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她还能支配自己的大脑,跟他柔声说出这番话。

    他抬手,轻轻地握住她在他胸口抚着的手:慕慕!

    没敢再说太多,只是紧紧地抱着他。

    其实被烫伤也没什么,她又没有吃亏。

    只要不给穆家惹上麻烦,她自己吃一点亏真的没什么,何况冯芳华也说景晴的脸都肿了,所以吃亏的应该是景晴。

    她没办法松开他,就那么一直用力的搂着,直到自己的内心得到一些平静。

    这话迟到了好些年。

    这些年,她最怕的就是他的放手。

    后来他回了国,她自己在巴黎,每一次他去看她,她都是激动万分的,却又格外的小心翼翼,因为她不知道他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来,她不知道他是否还像是当年吻她时候的那个男孩那样喜欢她,她怕极了他回了国遇到别的漂亮女孩,然后把她给忘了。

    她从来不敢主动抱他,就是因为这个。

    至于爱,到现在她也不敢求,不敢想。

    穆熠宸低着头看着她纤长的手指,自己的手指轻轻地缠过去与她的紧紧地相握。

    反而是到了这一刻,以前想要在她以后终于知道他的好的时候狠狠地甩在她脸上的一些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以前他多么盼望这样的一天,然后想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也有今天,可是现在他看着她紧紧抱着他的手,他感受着她手上的温度,看着他们的对戒,满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分外珍惜他们走到今天这步。

    不管她爱不爱他,她肯定是心里有他的。

    穆熠宸握着她的手拆开那个拥抱,转身,抱着她的手臂弓着后背抵着她的额头:先给你上药,嗯?

    钦慕没再说话,乖乖的点了点头,他弯腰将她抱起,钦慕下意识的垂眸,之后却又一双栩栩如生的睫毛掀了起来,就那么楚楚动人的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她像是翅膀受伤的小鸟被他抱到床上轻轻放好。

    也是这一刻,钦慕内心里柔软的渴望,这一刻最好可以定格。

    他给她上药的时候,钦慕突然想到今天那个情况,当时还好她穿了厚一点的睡衣,不热可能胸都烫肿了。

    虽然自己的胸也不算小,但是被烫肿的话

    不过没想到,到了最后还是被他发现了。

    本以为晚上回来,睡觉就关灯了,做什么都看不见就这么过去了。

    却没想到景晴从她工作室离开就来了穆家,还在她婆婆面前哭了一通

    纸始终包不住火,她也没办法隐瞒。

    不过这样也好。

    “妈说的那些话你不反驳不要紧,但是别听她的,嗯?”

    “嗯!”

    她虚弱的答应着,被他摸的有点嗓子痒痒。

    漆黑的鹰眸抬起来,看着她那粉扑扑的脸蛋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你笑我?”钦慕立即娇嗔的埋怨了一声。

    “我怎么敢笑穆太太?”

    他话是说的很诚恳,可是他笑的更开心了。

    “穆熠宸你”

    ------题外话------

    推荐飘雪自己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