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 宸哥的坏招
    她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躺下,一只手在她的胸口,唇瓣也压在了她柔软的唇瓣。

    要骂他的话终于没有说出来,全都被他那气势汹汹的亲吻给逼的咽会肚子里。

    后来冯芳华给她发了个信息,钦慕趁着穆总睡着便悄悄地下了楼,冯芳华穿着睡衣,披着外衫坐在沙发里喝着水等她,顺便还帮她准备了一杯。

    此时整个家里真的都安静的有些不真实,如果一个人在的话这么晚大概还有点可怕。

    “妈,您这么晚还不睡?”

    她坐在冯芳华对面,一双眼睛敏捷的看着冯芳华的面部表情又立即垂下,双手端着冯芳华帮她倒的温水。

    “我心里有事睡不着,既然住在一起我也方便跟你把事情掰扯清楚了,免得你以为我不疼你这个儿媳妇。”

    钦慕没敢说虚伪的话,只点点头听着。

    “吃饭的时候我那么说不是觉得你不是我亲女儿所以就可以任人欺负,我只是觉得有些人既然不好得罪,那就忍一时风平浪静,当然,她要打你是不对的。”

    “您能相信我说的话我已经很感激,至于今天我跟景晴发生的事情,就算再发生一次我也还是会像是今天这样处理,妈,我明白您想大事化小,可是我跟景晴之间已经化不了了,温如暖在红毯上抢了她的风头,之后她在活动上的那几天都没讨着好所以才会一回来就怒气冲冲的找我算账,因为她知道温如暖的礼服是我准备的。”

    钦慕也觉得这事她跟冯芳华之间不能有嫌隙,说明白最好。

    “所以说你们俩的战争已经开始了。”

    “或者该说,早就开始了。”

    “那既然这样,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谢谢妈!”

    “哎,那丫头也是固执,你们俩结婚有孩子的事情她都知道了,可是竟然还不肯放手,她大概是恨毒了你。”

    “我不恨她,恨会让人失去理智。”

    钦慕直面回应,跟冯芳华对视的时候却笑的很委婉。

    “罢了,你去睡觉吧,这事情我明白了。”

    冯芳华想了想,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水杯。

    “嗯,那妈也早睡。”

    钦慕赶紧放下了水杯先站了起来。

    “刚刚我们说的事你可以跟你老公说说,免得他又以为我识人不清,不懂是非。”

    “其实穆熠宸睡前还跟我说让我千万别放在心上,您心里是怕我吃亏。”

    钦慕微笑着跟她说,冯芳华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钦慕点点头上楼去,冯芳华忍不住笑了一声,那小子真的那么说?

    “整天穆熠宸穆熠宸的叫着,还比你大好几岁呢。”冯芳华过后嘟囔了一声,无奈的叹了一声也起身走了。

    有次赫连好还问她为什么不叫穆熠宸老公啊,或者宝贝啊,心肝啊什么的,反正就是特别亲昵的称呼,她的回答是:肉麻。

    后来钦慕回去后上了床钻到他怀里,感觉着他怀里暖烘烘的她瞬间有种想要脱光光的感觉,两个人肌肤相互贴着,更暖。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出来的时候,整个院子都被照的暖暖的。

    被窝里的男女情不自禁的去寻着彼此的身子,用最合适的姿势贴在一起。

    只是,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把自己扒光的?

    那一刻她睁开黑溜溜的大眼睛,一颗心都悬在半空。

    她不是害怕他把她怎么,她是不想他以为她昨晚偷偷地饿狼扑食了。

    她可不是狼啊。

    “嗯,好滑,好香。”

    他低着头,轻吻着她柔顺的头发,双手搂着她的肩膀一路往下抚着。

    钦慕瞬间往他身上又贴了帖,挺直着后背,腰上空荡荡的。

    但是这姿势

    总之这个早上,真是一场别开盛宴。

    上班前钦慕还是把冯芳华跟她说的话跟穆熠宸说了一遍,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一声:冯女士是越老越胆小了,不过好在还没糊涂。

    他那一本正经的评价,漆黑的眼眸垂着认真的望着她。

    服装厂开业的时候简俨赶了过来,听说了她最近发生的事情忍不住低笑着问了句:还受得住?

    “虽然有阻力,但是一切都在向着想要去的方向发展,能受得住!”

    工作室的几个同事一起站在门口有模有样的等着剪裁,钦慕跟简俨也很快走过去,然后一辆高级车子停在了崭新的服装厂门口。

    穆总穿着笔挺的西装,挺拔的站在了她的眼前。

    那一刻钦慕的眼神,精神跟温暖叠加在一起,只是因为大家现在都在关注穆总所以没有留意到她眼里的精彩神情,倒是穆总,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她。

    那一刻,两个人是心意相通的。

    在一片掌声中,鞭炮声中,他们服装厂就这么开业大吉了。

    穆熠宸剪掉手里的红绸之后转头看着钦慕,钦慕也仰头看着他,情不自禁的笑的那么阳光。

    两个人的眼神仿佛在向对方控诉一些情绪。

    比如穆总的眼神是在说恭喜你距离自己的愿望又近了一步。

    而钦慕眼里烁烁的光芒却在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你。

    人生,难得圆满。

    他们,在彼此磨合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彼此圆满?

    或许现在尚还年轻,很多东西无法及时的抓住,但是最好的年岁里跟身边的人一起度过,哪怕疼痛占了大多数,这一生也足够了。

    她不知道什么叫青梅竹马,她只知道这些年他都在她身边,都在护着她,宠着她,占着她,这些年他给她的是很多人加起来也不可能给一个人的关心。

    有那么一刻,她真想说出那句话:穆熠宸,谢谢你,谢谢你让我变得这么有韧性!

    谢谢你带给我的一切。

    剪彩完毕之后大家一起在后面的食堂吃饭,里面的中央空调运作起来,职工们这两天加班加点赶出来的统一的漂亮的工作服一起围在里面吃饭。

    钦慕他们就坐在旁边一个比较长的桌子前,穆熠宸看着自己盘子里的午餐皱了皱眉,然后看向旁边女人的餐盘里,无奈的轻叹一声后还是拿起了筷子。

    简俨跟几个同事坐在他们对面,看着穆熠宸的样子简俨笑了声:穆总难道没再食堂吃过饭?

    穆家的药厂不止一个,他也经常去住下,但是还真的是没有用过这种餐盘吃饭。

    “我想以后或许该多尝试一些东西。”

    穆熠宸挑了挑眉说了一声,然后开始吃饭。

    钦慕望着他:不习惯也不要紧,回城后再吃顿好的。

    “你陪我?”

    “我陪你!”

    两个人就那么互相对视着,笑的那么耀眼。

    周围坐着的单身狗们表示收到了一万点暴击。

    简俨也只是浅浅一笑,似是早就料到会有今天。

    坐在钦慕身边的小美筷子都要拿不住,别扭的嘀咕了一声:钦钦,考虑一下在座的这么多单身狗的感受好吗?

    “我是在激励你们呢!加油!”

    钦慕转头百分百诚意的微笑着对小美说了句,还不忘挑了挑弯弯的眉毛。

    小美简直欲死。

    “师父也加油!大家都加油!”

    “他们加油就好了,我这个年纪就随遇而安了!”

    简俨吃饭前浅笑着说了一声,然后吃饭。

    “师父要是有个女人在身边也许就不会觉得自己老了。”

    小美突然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有道理!”

    钦慕嬉笑着赞同了一声。

    简俨抬眼看她一眼,无奈的轻叹了一声。

    吃完饭往城里走,钦慕跟小美开着她的小车,穆熠宸载着简俨。

    钦慕跟小美其实都有点担心,小美一直在往前面的车子里遥望:姐啊,会不会打起来啊?

    “应该不会吧?”

    钦慕心里也玄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只知道穆熠宸很讨厌简俨。

    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刚来荣城的时候能在am作秀,而且后来简俨还跟穆熠宸串通了算计她,他们俩的关系不是很深的那种吗?

    所以应该不会打起来?

    而前面那辆汽车里的两个人也的确没有打起来,甚至之前一直都没有交流。

    简俨一如既往的深沉,独自坐在后座里翻看着车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的财经杂志。

    穆熠宸这会儿应该算是全球最高级的司机了。

    或许是因为还年轻,后来还是朝着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就是那一眼,让他觉得简俨仿佛是大海里的定海神针,坐在那里气定神宁,明明他把简俨的心思看的透透的,却无法叫简俨因此而有任何不安跟闪失。

    “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

    穆熠宸还是问了一声。

    “常住!”

    简俨稍微抬了抬眼,把杂志放在一旁后皱着眉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穆熠宸

    “帮我在小美他们公寓附近找一套房子吧。”

    简俨又说了一句请求。

    穆熠宸下意识的多看他一眼,正好红绿灯处,车子停下,穆熠宸回了头。

    “好蹭车!”

    简俨淡淡的一声,眉头轻巧着,说完后不自觉的浅笑了一声。

    “我现在帮你找房子,不会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想起两个人的过往,其实穆熠宸一直把简俨当一个大朋友,找房子是小事,送房子都无碍,只是,他不确定该不该让简俨常住在这里。

    “不一定。”

    简俨轻笑着回应。

    穆熠宸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穆熠宸又问。

    “没有,就是想多跟徒弟待一阵子。”

    简俨的眼睛一直望着外面,未曾在看过穆熠宸。

    “那找房子的事情您还是另请别人吧。”

    “那我就找慕慕,恐怕她会让我直接住在工作室,到时候谁才是真的近水楼台你考虑清楚这笔账。”

    车子重新出发,简俨这话像是要挟,又像是交底。

    “我真后悔当年去找你。”

    穆熠宸叹息着回了一句。

    简俨还是浅笑着,脸上说不出的忧伤。

    回到工作室以后简俨先进了里面,穆熠宸站在车旁看着他女人的车缓缓的听过来,走过去帮她开了车门。

    钦慕站出来以后看着他表情有点沉闷不自觉的问:聊的不愉快?

    “的确不算很愉快!”

    他淡淡的一声,眼神却一直望着她。

    小美都不好意思下车了,所以悄悄地出来,轻轻关车门,然后猫着腰往里面跑。

    生怕打扰了人家小两口亲热。

    而小美一进去就看到简俨站在窗口那里望着外面呢,心里说不上什么五味杂陈,只是走过去也好奇的瞧着,她还有点尴尬,不知道简俨为什么看的那么投入,好像还有点忘我。

    穆熠宸压着钦慕在车旁,低着眼不知道在跟她交流什么。

    在简俨看来,他们在最年轻的时候都守在彼此身旁,在最好的年纪拥有着彼此,他们还那么年轻,还带着些孩子气,可是,却已经离不开彼此。

    他又想起初遇钦慕的时候,穆熠宸是去找过他,抛出了很诱人的条件,可是他对钦慕

    每次钦慕笑着追着他的时候,他一回头就看进她那笑的刺眼的光芒,他心里就像是被针扎一样。

    那时候他心里想,这个女孩心里多么悲伤才能假笑的这么真实,这么灿烂?

    他真的很烦,很烦自己知道的太多了。

    如今,她被曾经稚气的少年逼在那里,他们明明已经相识二十多年却还依旧那么新鲜,她害羞的耳根都红了,虽看那个少年的眼神里带着敏锐跟嫌弃。

    “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还是我男人吗?”

    她抬手掐了他的手臂一下。

    穆熠宸孩子气的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抱着被掐的手臂还不忘瞪着她:我不管,亲我一下。

    钦慕

    下意识的看向窗口,看到那两个人在她更是尴尬的满脸涨红:你爱怎样怎样,我进去了。

    将他往外一推,然后背着包就往里跑。

    穆熠宸还捂着自己被掐的地方,失落的像个孩子般看着她奔跑到里面。

    却是一扭头看窗口的时候突然嘿嘿的坏笑。

    简俨也忍不住瞅了外面男人一眼,都已经快三十了还那么孩子气。

    难道他这个师父看徒弟秀恩爱看的还少?还会在乎多这点?

    钦慕进去后看到站在窗口的两个人站住在会客区旁边:小美,你看什么呢?

    小美

    “师父看什么我就看什么。”

    小美把问题全都推到师父头上去。

    “师父能看,你不能看。”

    钦慕尴尬的强硬。

    “为什么?”

    “因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是什么?”

    “我”

    简俨从那里离开,走向沙发那里去坐在单个的沙发里,也不想多看钦慕一眼。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她真把他当父亲了?

    这么多年,她每回对他贪婪的傻笑,都是没把他当外人,却是当父亲呢。

    不自觉的笑着,因为背对着,所以钦慕看不到他的情绪。

    “慕慕啊,你父亲今年多大年纪?”

    他低了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钦慕一愣,下意识的看小美,谁知道小美立即就低着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往别处跑了。

    “忘了!五十多?”

    钦慕想起钦海明,她记不清那个人的年纪。

    “那师父呢?”

    “四十”

    钦慕说完后才发现问题所在,原来师父是嫌弃她把他说老了啊,还以为他要跟她掰扯钦海明,吓一跳。

    钦慕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的沙发里,把包放在旁边:我不是说您老,我只是说我尊重您。

    “你尊重钦市长?”

    钦慕又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简俨这次回来后发什么疯。

    “那”

    “如果师父叫够了就叫简俨。”

    “简俨?我不敢。”

    “你还叫少了?”

    钦慕

    简俨敏捷的目光看向她的脸上,还有她水汪汪的大眼睛。

    是啊,她的确叫的不少,后来不知道怎么的

    她的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下意识的看向外面,穆熠宸已经走了,但是她却突然明白过来,原来是因为他。

    是他吃醋吃的厉害,后来她下意识的就改了称呼。

    哈!

    真是不知不觉的改变!

    钦慕发现之后自己都震惊,因为仔细想想,这阵子自己的改变何止这一点。

    每天夜里两个人在床上搂着,她早就变的不是刚开始那个坚毅的钦慕了。

    以前她觉得穆熠宸白天跟晚上不太一样,现在她觉得自己白天跟晚上好像是个双面人。

    又想起今天自己看他时候傻笑着的样子,想起大家说的那些他们天生一对之类的话,不自觉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那会儿一直在傻笑,笑的腮帮子都应该疼了吧?

    但是,竟然只感觉到手上温热的体温。

    那些药喝了真的管用了?这两天她竟然没有再手脚冰凉。

    穆熠宸去到办公室后就见了景峰,景峰忙完公务去找的他,自己在他办公室喝了会儿茶,看他回来坐在自己面前也没放下茶杯。

    “大忙人也有空来我这儿喝茶?”

    穆熠宸刚刚在简俨那里胜了一筹,心里正得意,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傲娇。

    “今天钦慕的服装厂正式开工?”

    “嗯!”

    景峰点了点头,然后才倾身去放下茶杯,双手合十在腿上,敏捷的双眸盯着对面有些孩子气的男人。

    真是一遇上爱情,整个人都如沐春风了。

    看着穆熠宸的眉目间他竟然有些妒忌了。

    “听说小晴去跟钦慕打架,景晴好像还输了。”景峰道出来意。

    穆熠宸抬眼看着他,嘲笑了一下:怎么着?来替你妹妹讨公道的?

    “说讨公道有点夸张,只是觉得作为哥哥有必要来跟你这个差点成了妹夫的男人说两句。”

    景峰直言。

    两个同样顶尖的男人,此时同样犀利的目光盯着彼此。

    穆熠宸轻叹了一声,然后笑着说:那你就说吧,我听着。

    好心情的宸哥不跟任何人计较什么。

    “小晴去找钦慕闹事是不对,但是钦慕那一巴掌真真的打的太狠。”

    “要说狠,你妹妹找人造谣让服装厂附近的居民去闹事恐怕更狠吧?还有你爷爷,不是也不止一次的亲自去找过我老婆威胁?”

    景峰看着他,不自觉的抬了抬下巴,合适的双手互相纠缠着,摩擦着,眼神越来越犀利。

    “钦慕还跟你说了什么?”

    “她什么都不说,如果不是昨天你妹妹跟钦慕打架没赢就跑到我家去找我妈哭诉,恐怕她们打架的事情她都不会说,——对了,说到这里我也要问问你,你妹妹用茶水烫伤了我女人那水嫩的肌肤,你又打算怎么替她跟我女人道歉?”

    景峰突然不说话,只是直直的盯着穆熠宸。

    现在穆熠宸是有点犯浑的架势,以至于景峰想要揍他。

    但是想到这其中的种种,景峰又只是无奈的笑了一声:要不你打我一顿,给钦慕出出气?

    穆熠宸看着景峰的样子也无奈的笑,却是说:我看可以!

    为钦慕的事情,他其实真的憋了一肚子气。

    “来吧!”

    景峰往沙发里一靠,两只手扶在沙发背上,一副任他打的架势。

    “你心里有杆秤,知道对错就好,景峰,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我不想因为景晴就这么没了。”

    穆熠宸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后面去翻看着上午溪秘书送过来的文件低头说着。

    景峰转头看他,穆熠宸也抬了抬眼看他,因为站着,所以有些居高临下的高冷感。

    “景晴的事情,你要管也无可厚非,要是我妹妹出事我也得管,但是景峰,既然你可以保护你妹妹,我也必须护着我的女人,你懂吗?”

    “哼,你这话很耳熟。”

    “是吗?”

    景峰想起钦慕在赫连好家楼道里跟他说的话,他们夫妻倒真的是很合适,都那么分得清。

    “小晴陷得太深,无论如何,你都要手下留情。”

    “其实她本不需要这样的生活,在这荣城,绝对没有哪一个名门淑媛能比得过她,可是她要是这么自毁下去可就不一定了。”

    景峰不说话,其中的厉害他都知道。

    “还有你跟赫连好的婚事,你别忘了那也是因为她才没有如期举行。”

    景峰怎么会忘?

    他也生气,当时真恨不得拍死她,可就那么一个宝贝妹妹,他能怎样?

    婚期延迟,赫连好去上班,并且在他公寓住了没几天就搬走了,竟然跟他说什么时机未到。

    除非赫连好主动去讨好景晴,但是赫连好怎么可能那么做?

    他也不能逼着赫连好去那么做,赫连好本就不是个会附和讨好的人,所以最后赫连好按照自己的性子继续生活,景晴也继续做自己,两家的长辈也大事化小,最为难的不过是他,两头不讨好。

    赫连家对他景家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他去登门道歉,赫连好的父亲虽然表面上不跟他计较,但是心里却是记着景家的霸道无情。

    “你大概现在很苦恼跟赫连好稳定不下来?”

    “刚去医院没两天就有男人送她花儿。”

    “领个证对你来说很难?”

    穆熠宸提了一句。

    景峰下意识的又转头看他,穆熠宸挑了挑眉没再说话。

    “你当初是逼着钦慕跟你领证的?”

    穆熠宸还是没说话,只是那表情已经很明示。

    景峰几乎立即就起了身:明白了!

    不管怎样,必须要先把赫连好装到自己口袋里,之后婚礼无论怎么拖至少她人是跑不了了。

    “景峰,欠我一个人情!”

    景峰打开门要往外走,穆总突然邪恶的要了一个人情。

    这个人情,景峰给他。

    穆熠宸不自觉的开心,然后坐下正式开始办公。

    他们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立场,但是幸运的是,他们的心里都分得清对错。

    景峰去找赫连好的时候赫连好正在做一个很小的妇科手术,他站在手术室外面等着,进出的女人都没工夫看他,只是他忍不住抬眼打量从那个小手术实里出来的女人,一个个萎靡不振的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有的出来有男人扶着,有的出来就没人陪,也有的像是小两口再闹别扭,男的要去扶着女的,女的就不让抚,胳膊肘一下子就推开,自己捂着肚子走。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她总算从里面出来,还穿着那身白大褂,眼睛里有些没有焦点:你怎么过来了?

    “带你去个地方。”

    他说。

    “可是我在上班,不能离开!”

    “我已经跟你们领导打过招呼。”

    赫连好眨了眨眼,然后嘟囔了一声:那我去换衣服。

    景峰就在外面站着,心里却想着她穿白大褂的时候可真正经,正经的他想把她摁在墙上。

    不过他还不能对她用强。

    他心里不是不知道,穆熠宸用在钦慕身上的招数,不是全都适合用在小好身上,但是他现在真的是着急了,所以,非常时期他只能采取点非常手段。

    嗯,如果以后她找他算账,就全都推到穆熠宸身上去,反正那家伙还问他要了个人情,人情不能这么白白的给。

    大检察官真的不是个随意让人占好处的人。

    赫连好到了晚上就打电话给钦慕:你晚上到我公寓来一趟。

    钦慕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穆总问要不要接的时候跟穆总说了一声晚上好那里一趟。

    后来去了才知道小好被景峰硬拉着去把结婚证给领了,顿时也

    “他说这件事是穆熠宸教他的。”

    “呃”

    身为穆太太,钦慕感觉真的很尴尬,但是真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好姐妹了。

    “我们情同姐妹,为什么你老公要这么算计我?”

    赫连好生气的问她。

    两个人隔着一个茶几,赫连好第一次跟她那么生气的说话。

    “可是,你为什么要签字,你只要不签字不就行了?”

    钦慕想给自己老公找回点面子。

    “我签字?我根本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签的所有字都是景大检察官亲自动手。”

    钦慕

    他不比穆熠宸温柔啊。

    “我从头到尾只是走了个过程,陪他去拍了张照片,别的什么都没用我,你懂我现在的感受吗?我这是被绑架着去跟他领了这个证。”

    赫连好很少这样发脾气。

    “那,证呢?”

    “证?证被景峰揣走了,说家里以后重要的东西都要放在他那里。”

    赫连好说完之后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简直快疯了。

    钦慕

    没想到检察官竟然做事这么妥当,就这么霸道的把一个女人跟自己放在了一张证件上,是不是知法犯法啊?

    “慕慕,我现在要怎么办?他说晚点要来帮我搬行李。”

    钦慕现在相信了,肯定是穆熠宸教的,跟穆熠宸一个来头。

    “你很爱他吧?景峰。”

    钦慕低声问。

    赫连好抬眼看她,先是想要反驳,最后有些萎靡不振的又低了头。

    是承认!

    “那就搬过去呗,总比自己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好吧。”

    “你说这话一点都不像是你。”

    赫连好忍不住抱怨。

    “那我应该怎么说?”

    “你不是应该替我骂他吗?然后让我坚持跟他斗争到底,绝不能这么轻易便宜了他。”

    “可是想想我在一开始回来的时候,不就跟穆熠宸在一起了吗?我为什么要让两个相爱的人分开着?”

    赫连好听到这段话下意识的抬眼看她。

    “有什么问题吗?”

    钦慕好奇的问了句。

    “慕慕,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承认你自己很爱他。”

    钦慕

    为什么他们在说景峰的事情,突然又扯到她跟穆熠宸身上?

    “我之所以跟他住在一起是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自己住,他也不会让我如愿,你跟景峰怎么一样,你们从小到大在一起,你们最了解彼此想要什么跟喜欢什么,你们因为景晴而没有按时结婚已经是让别人痛快自己难受了,别的事情上,难道还要那么较真?”

    赫连好就那么看着钦慕滔滔不绝的说话,赫连好觉得钦慕真的变了。

    她回来的时候还那么冷酷,可是现在,却好像

    多了些血性。

    其实这改变赫连好觉得挺好的。

    所以她突然就笑了一下,那笑容或许是因为有着有些别的情愫,叫对面的女人看了莫名的紧张起来。

    “罢了,反正我现在常常加班,搬过去两个人也不能天天见上。”

    钦慕低头不说话,心里想着,天天见不上吗?你做梦呢我的小好。

    两个人煮了份意大利面吃,钦慕看着小好家的盘子都觉得真心漂亮,小好煮饭也很好,一份意大利面都能被她弄出花来,想起冯芳华嫌弃自己不会煮饭时候的眼神,莫名的有点想笑。

    为什么她能把一件衣服做的那么美,却是不能把一份饭炒出来?

    蛋炒饭都能经常被她炒糊了。

    后来她回到家正逢一家人在吃燕窝,刚坐下阿姨就给她盛了一碗过去,冯芳华端着碗问她:你们俩怎么回事?都不回来吃晚饭。

    钦慕才注意到穆熠宸也不在,不过她很快就想到穆熠宸是去干什么了,肯定是跟景峰喝酒去了,说不定今晚几个男人还会好好地喝上几杯,毕竟这么大的喜事,景峰平日里再怎么稳重,这时候也铁定会飘忽。

    唉,男人啊!

    只是这事她又不知道当不当说,所以就只是笑笑:小好不太开心找我去聊了会儿。

    钦慕只低调的说了一点。

    “小好怎么不开心了?哦,是不是因为没能跟景峰结婚的事情?”

    “呃,工作上的事。”

    钦慕突然发现自己撒起谎来竟然这么溜。

    “哦,不过小好这个女孩子虽然有点孤僻,但是感觉还不错,至少不像是小晴那样,看上去挺温柔懂事的,但是做出来的事情还真叫我吓一跳。”

    冯芳华说起景晴来就不自觉的垮下脸,那丫头今天还给她打电话要她出去喝茶,她用陪欢欢推脱了。

    对于景晴,钦慕也不好在冯芳华面前多说什么,毕竟背后说人是非这事,她总怕冯芳华会反感。

    “欢欢睡觉前还问我你们怎么都不在,我说你们去跟朋友聚会回来就去看她,她才睡下了。”

    “嗯,我喝完这碗就去陪她。”

    “你的中药还没喝呢,再过几分钟喝了再上去。”

    钦慕

    冯芳华正说着,阿姨却出来说:少奶奶的中药熬好了,等下就可以喝。

    钦慕

    逃不掉的,总归是要喝的,她认命。

    想着等下这燕窝里的甜就要被那苦药给压下去,又想到这是穆总的一份好心,她决定喝完药不刷牙,也不喝水,等他回来让他尝尝,嘿嘿。

    “你跟小好关系还不错?”

    冯芳华又问她。

    “嗯,是她对我好,我倒是没帮上她什么忙。”

    钦慕柔声说着。

    “朋友相处长了总会互相用到的,你能跟她好好相处也是好事,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情分,后来也没见她怎么交朋友,可能就是等你回来吧。”

    冯芳华想着这些年赫连好的交友范围说起来。

    “嗯!”

    钦慕应着。

    “她没说跟景峰结婚的事情?那时候不是婚纱都准备好了吗?”

    婚纱是准备好了,可是

    “他们会好的,一定会好的。”

    钦慕柔声说着,也是真心的祝福。

    景峰一定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赫连好的眼光不会错,虽然她现在嘴上不乐意跟景峰在一起,但是那感情早就在心里扎根了,大概比她跟穆熠宸的还要深。

    从小到大一直都那么好,两个人确定了感情以为会一路顺畅,结果跑出个小姑子来捣乱,或许这就是大家说的,没有人的感情会一帆风顺的?

    后来喝了中药她就上楼去悄悄地进了女儿的房间,谁知道后来陪着陪着竟然就在女儿床上睡着了,澡也没洗,衣服也没换。

    穆熠宸回去后就看到他们的大床上没人,皱着眉想着,难道在赫连好那里还没有回来?

    景峰说赫连好很不情愿啊,她们还庆祝什么?

    拿着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她拨手机,却是一出门就听到女儿房间里有她的手机铃声,转身朝着女儿房间里走去。

    轻轻地推开门,果然是在女儿的房间,立即关了手机,把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便走进去。

    她放在旁边的桌子上的手机终于不再响了,她也缓缓地醒来。

    但是怀里的小女儿还是睡的很香。

    钦慕稍稍转身,朦胧的眼里就出现他的影子,虽然很模糊。

    “你回来了!”

    连同声音也是沙哑的。

    “嗯,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等你等的。”

    的确是等他等的,本想他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他回来肯定也会来看女儿,然后就会带她回房间,谁知道他回来的这么晚。

    而且一开口她就闻到他嘴里的酒味,好像还不是一种酒。

    这些男人一旦玩开了,还真是不一般的爱玩。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手伸到女儿那边帮女儿又掖了掖杯子,看着女儿睡的香才又低着眼看着那个睡的脸蛋泛红的女人:现在回房?

    “嗯,抱我!”

    宸哥立即就把她从女儿的被窝里抱了出来,钦慕放下手去帮女儿把被子掖好,然后两个人悄悄地离开。

    房间里又暗下去,房间外也不怎么明亮,但是两个房间隔着不远,进去他们自己的房间,窗口落地灯温暖的灯光便照亮了房间里。

    他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低头看着她的衣服还是中午的那件:先去洗个澡?

    “嗯!”

    她想拒绝,但是转念想到去了工厂,还下了车间,要是不洗个澡恐怕是脏的不行了。

    “明天让阿姨帮忙把欢欢的被褥换了,我的头发是不是很脏?”

    她说着已经开始自己脱衣服,虽然醒了,但是还是睡眼蓬松的,嗓子也有点暗哑。

    “我看看!”

    他弯着身子,两只手捧着她颈上跟下巴那里,然后低头就去吻她的嘴唇。

    钦慕被他唇瓣上的凉意给震的有些清醒了,他却皱了眉。

    “怎么这么苦?”

    钦慕突然就笑了起来,眼神也渐渐地明亮起来。

    “喝了中药没有漱口!”

    “故意的?”

    穆总皱着眉说。

    “嗯!”

    钦慕笑的越来越坏,眼睛都笑弯了。

    “等着!”

    他坏坏的眼神注视着她,下一刻就要起身自己脱衣服。

    “我帮你脱!”

    钦慕说了一声,两只手拽着他的西装外套。

    穆熠宸给她一个赞许的眼神,钦慕两只手摸着他的西装布料,却是突然皱起眉,因为她的手上感觉有点粘粘的。

    穆熠宸发现她的表情突然有些抑郁,不自觉的也低头看着自己的外套。

    温暖的灯光里,等她转头看清楚了自己手上的红色,轻轻地碾了碾以后忍不住皱着眉嘀咕了一声:怎么会有口红?

    ------题外话------

    推荐飘雪自己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