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 醉醺醺的来了
    “我今天就替你爸爸好好地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孝女。”

    张汝佳上前说着就抬起手去扇钦慕。

    钦慕毕竟年轻,身体当然比她要灵活,她刚抬手扇过去,钦慕敏捷的立即闪到一边。

    说时迟那时快,张汝佳因为使出去的力没人接所以重心不稳一下子斜趴在了冷硬的地板上。

    “啊!我的腰!”

    那一声属于老年人的叫唤,着实把工作室里的所有工作人员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大家再也坐不住,纷纷站了起来朝着上楼梯的那个地方看去。

    只见刚刚还趾高气昂的贵妇此时趴在地上,一只手伸过头顶应该是刚刚打人没来得及收回所以现在受疼没办法一下子收回来了,另一只手用力的捂着自己腰上,面上表情更是狰狞的要紧。

    “妈,妈!”

    钦明珠一看张汝佳的样子当即觉得又丢人又害怕,却是下意识的跑上前去。

    “妈,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快叫救护车。”

    张汝佳艰难的吐出那几个字。

    “贱人,还不快点给我妈叫救护车。”

    钦明珠跪在地上抚着她妈妈抬眼看着钦慕发疯的命令。

    钦慕低着头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上了楼。

    一楼的人自然也都不愿意多管闲事,他们还没见识过这样的长辈呢,倒是想看看他们不管的话这位长辈会怎样。

    “妈,您哪儿疼啊?”

    钦明珠紧张的问,心里恐慌,快要哭出来了。

    “谁也不准帮忙!”

    钦慕上楼后站在台阶上高高在上的望着楼下吩咐了一声。

    “你放心好了,谁也不会帮忙的!”

    小美配合的说着,说完就忍不住笑出一声。

    钦慕这才往里走去,却是一抬眼就看到简俨站在不远处。

    “师父!”

    钦慕走过去叫了一声,然后跟他往办公室里走。

    “这母女常常来找你的麻烦?”他淡淡的问了一声。

    “也不是经常,只是每回来肯定都得闹出点事罢了。”

    钦慕故作轻松的说着,办公室里跟简俨分别坐在彼此对面。

    “我听着那意思是,你父亲有心向你示好?”

    简俨抬眼看着她轻声问。

    “算是吧,只是您知道,我们父女俩已经无法再像是我八岁以前那样的关系了?我母亲死了那是事实,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跟他说说笑笑当做那些事没发生过。”

    简俨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她还能笑出来便也笑了一下:自己开心就好,不要与自己为难。

    “嗯!”

    简俨想,现在她答应的这么痛快,却不一定懂的不与自己为难的意思。

    但是,以后她会渐渐地什么都懂的,因为她已经在成长,而且这几年她在设计上的造诣是很迅猛的。

    还是家庭上,或许人总要经历很多很多,才会终于在归属上明白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又仿佛看到过去的自己。

    那时候的他,一腔热血,那么执拗的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失去的跟得到的都是成正比的。

    “慕慕!”

    他突然叫了一声,安静的空间里终于有了丝丝的生气。

    “嗯?”

    “我对你最大的期望是,事业成功,家庭幸福。”

    钦慕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么认真,只是忍不住笑了一声:师父,这个期望真的好大。

    事业成功还家庭幸福的人,这世上本就少有。

    “如果只能二选一,那么希望你家庭幸福。”

    钦慕再次疑惑了,她师父今天怎么有点奇怪。

    “以后我的一切将都是你的,你可以努力,但是不要拼命,因为没什么比你的心里满足温暖更重要。”

    钦慕

    以后他的一切都是她的?

    为什么觉得这话有些重?或者是很重?

    “你最近不是在帮那个女明星设计新的礼服嘛,用最短的时间设计出最好的礼服,再做出来,最好可以用最简单的布料。”

    简俨说完后便起身走了,而钦慕却迟迟的回不过神。

    她明白简俨说的设计那件礼服的事情,可是她不明白他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跟她说这种话,有点没边没沿的。

    钦海明听说妻子住院询问了情况便立即给钦慕打了电话,这时候钦慕才去了睡觉的房间,只是接起电话来听到里面是自己不喜欢的声音,下意识的就想挂断。

    “慕慕,不要挂掉,爸爸有事要跟你讲。”

    这话,如果是八岁之前,真的特别暖心。

    他像是要开导她,她小时候很喜欢父亲那么温柔的开导她,他的笑容总是很温暖,他的眼神更是充满了力量又不失温柔。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一直记得那些,难道是因为那些美好的东西太少了吗?

    要放下的手机又放回了耳边,偌大的房间里,她静静地站在桌前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听你阿姨说她去找你做礼服,她说是长辈你不高兴了?”

    他的声音依然很有温度,像是在拿捏着,像是在找恰到好处的力道。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听着。

    “慕慕,我是真的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好好地相处,即便不能,是不是也可以像是亲戚那样走动?我见过欢欢——偶然的时候,我很喜欢那个外孙女,你阿姨也说欢欢跟我长的有些相似。”

    “你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钦慕终于听不下去,为什么突然扯到她女儿身上?

    “爸爸只是很想你,想要弥补你,也想要对你女儿好,也想让你阿姨对你好,还有你妹妹,明珠她性子烈,但是本性不坏。”

    “本性不坏?你忘了那次是谁害我差点在商场的洗手间里被强奸?你忘了是谁多次伤我,诋毁我?”

    钦慕冷笑了一声,对着电话里说完这些后终于不想再听他多说一个字,把电话挂断。

    于是,安静了。

    安静的她听到自己心跳的疼。

    钦海明挂了电话后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又拨了另一个号码:你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很不好,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您到底管不管啊?我亲眼看着钦慕那个小贱人将我妈妈推到的,我妈妈都那么大年纪了她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你说你妈是被慕慕推倒?”钦海明刚刚打电话没仔细听,这会儿也是震惊。

    “您那个好女儿什么脾气您不知道吗?她现在看不上咱们家的任何人,咱们越是对她笑脸相迎,越是对她好,她就越是觉得我们欠她,我妈刚说了两句你爸爸希望咱们一家人好好地之类的话,她就生气了,我叫她姐姐她还泼了我一身水,衣服到现在没干呢,不信您过来看。”

    “我等下还有个会,明珠你现在待在医院好好照顾你妈妈,剩下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钦海明这次挂了电话之后有些烦闷,抬起的眼睛里有些浑浊。

    钦慕的性子是很烈,要说她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他都信,可是他觉得欠了钦慕的,总想着能这么过去就这么过去吧。

    之后因为要开会,所以他决定晚点再去找钦慕好好地谈谈,毕竟打长辈是大不敬。

    钦慕却不知道他的想法,接完他电话不久她就又回到办公室去工作了。

    服装厂已经开始运作,其实她已经无需再亲手制作衣服,可是还是希望帮温如暖亲手把这件制作完成。

    服装厂运作起来之前请了好多有名的师父来,所以其实她还是很放心的,而且马上要准备年底的秀,她也没空再亲自帮别人制作衣服了。

    下午穆熠宸给她发微信:想我没?

    钦慕抬眼看了眼手机不自觉的笑了声,本不打算给他回过去,但是一想到昨天还是放下手里的剪刀给他回了一条:想,想的都要想不起来了。

    穆熠宸刚开完会,坐在会议室里看着手机上的信息不自觉的也笑了笑。

    秦逸坐在他斜对面的椅子里看着他原本紧绷的脸突然变了,一下子便猜测到是钦慕的信息。

    不管什么时候,遇到再怎么糟心的事情,好像那女人无心的一两句话就能叫他开心起来。

    或者这就是别人说的命?

    只有钦慕能降住他。

    “是钦慕吧?”

    穆熠宸抬眼看他的时候他便问了一声。

    “嗯,你怎么还不走?”

    别人都走了,穆熠宸以为他也还会走。

    “这个项目我打算亲自负责,所以留到最后跟你单独商议一下。”

    “你考虑好了?非洲那种地方可不比别的国家。”

    穆熠宸看他认真便也严肃起来。

    “反正我现在在荣城也累,还不如出去走走,非洲虽然艰苦,但是我还能少想点这里的人,说不定还能苦中作乐一番。”

    秦逸嘴角抽动了一下,景晴对他的漠视是真的伤了他的心。

    “那好,今晚叫上江之远那小子还有景峰他们给你践行。”

    穆熠宸想起江之远这小子就不爽,想到口红事件还是因为那小子,自从那天后江之远就躲着他不见他了,这次给秦逸践行江之远一定会在,到时候他飞得让那小子亲自给他老婆道歉不可。

    “晚上带你去吃饭,秦逸要去非洲,一起去给他践行。”

    之后钦慕就收到那条微信,这一次她是真的一点反对的心思都没有,很痛快的答应了这事。

    只是到了晚上六点多,她还不等走,市长大人的车就停在了她的门口。

    她刚背着包出来,如同上次那般,他站在车旁仰头看着她走下台阶,那双眼仿佛在说我对你有的是耐心。

    “您有事?”

    她走上前去,其实已经猜到是因为那母女俩。

    “慕慕,有空去给你阿姨道个歉,就算你不把她当一家人,但是这些年你爸爸的衣食住行都是她在操持,你只要给她最起码的尊重就好,其余的爸爸都不会逼你。”

    钦海明大度的安抚。

    钦慕听着他那话总觉得这事有点蹊跷,会不会是那母女俩添油加醋的乱说了?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仰头的时候看着漫天的繁星:你说想要认回我,可是却并不信任我是吗?

    “信任?爸爸当然信任你。”

    钦海明看着她的样子不知道她的心思,却是思量着回答。

    “如果相信,为什么会对我说这番话?我做错了什么要去给她道歉?”

    钦慕看着他,很认真的看着。

    此时她很平静,因为失望。

    “无论如何你阿姨是来跟你示好,你却推倒了她,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你说你是不是该去给她低个头?嗯?”

    “我推倒了她?是她说的还是你那宝贝女儿说的?”

    钦慕嘲笑了一声问道,手指轻轻地勾着自己的包包带子,然后敏锐的眸光再次看向眼前的男人。

    这星光足以让他们看清彼此脸上的疑惑跟嘲弄。

    “难道你没有推你阿姨?也没有泼明珠?都是明珠撒谎?你敢跟爸爸保证吗?”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不信任我的人下保证?还有,请你以后别再自称为我爸爸,因为我的爸爸,是慈祥的,是温暖的,更是最信任我的人,而你”

    钦慕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又注视着他,微笑着道:钦市长,再见!

    她微微低头,作为市民对市长的一点敬意她还可以给他,但是,他们之间便只剩下这层关系了。

    “慕慕”

    “以后您可以叫我钦小姐或者钦慕,但是慕慕这两个字是我妈妈生前最喜欢的两个字,既然您已经另娶他人并且把她的女儿赶出家去,那么您也没有资格叫了。”

    “慕慕,爸爸是真心要弥补你,你就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爸爸?你就算不喜欢你阿姨跟明珠,只是偶尔的去家里看看你年迈的父亲,也不行吗?他终日因为你而睡不好,他对你死去的母亲忏悔,他对当年把你抛在国外愧疚,慕慕”

    “钦市长,您想太多了。”

    她只好对他多说了一句,父女情尽,她觉得真没必要纠缠。

    “慕慕,你要在荣城,在穆家立足,离不开爸爸的支持,别那么执拗好吗?”

    “她不需要您的打扰。”

    就在父女俩无法沟通的时候,他从黑暗中缓缓的走来。

    钦慕在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就朝着那个地方看去,直到看清了他,不过一秒,她的眼睛就有些模糊了。

    “钦市长,您对慕慕的不打扰就是最大的支持,至于别的,她有我,就够了。”

    穆熠宸走上前去,手臂横在钦慕的背后将她拥住,目光直视着前方的男人回到。

    “穆熠宸!”钦海明喃呐了一声,眉头紧皱。

    “是我,她在荣城,我会护她周全,她要什么我都会帮她得到,至于您,如果可以真诚的站在她身后支持她,在她需要的时候能伸把手那最好,如果不能,那么我们也不怪您,只是请您别再来打扰。”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你以为你跟慕慕有了孩子就可以想让她怎样就怎样?”

    钦海明抬了抬手指了指他,相当不满意这个女婿的傲慢劲。

    “我受她管,我们家她说了算,所以您完全不必担心她在我们家受委屈。”

    穆熠宸很有把握的回应。

    “是吗?你那么确定你的父母也会如你这般自信能对她一直好?还有你,那天在斐然花天酒地以为我不知道?”

    听到斐然两个字钦慕才又有了反应,抬眼看着对面的男人。

    “钦市长,您没有闲到要管市民的家世的地步吧?就算您有空,可是我们也不想被您管呢。”

    钦慕不理解,这个男人这么有空为什么不去看他受伤的妻子,却在这里跟她浪费时间,而且是在他完全不信任她的前提下。

    他们到底有什么好谈?

    “我在斐然喝酒是真,但是我对我自己的女人问心无愧,钦市长如果没别的事情就别再纠缠了,我们还有别的事,先走一步。”

    穆熠宸低眼看着钦慕跟她确认,然后拥着她往车前走去。

    他其实来了很久了,只是在暗处所以才没被发现。

    只是不知道会听到他们父女俩的谈话,钦海明根本不信任钦慕,却还在跟钦慕说什么父女情。

    钦慕上车后他帮她关上车门,转头看到还站在那里的男人,眯起凤眸:钦市长,我敢拿人格担保,慕慕绝不是那种会主动伤害长辈的人,这事情您最好是回去好好问问您的妻子跟女儿,到底谁是谁非以您的眼力该不难查出。

    钦海明侧着身看着那个挺拔的年轻人进了车子里,却是迟迟的没有回到自己的车上。

    “其实不必跟他说那么多,就算这次他搞明白了,以后他照样还会怀疑我,我跟他隔着心,所以无论怎么努力也不可能像是我八岁之前的关系。”

    车子出发走出一段后钦慕很平静的跟他说起这件事,然后转头看着他,突然轻笑了一声,就那么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望着前方那些忽明忽暗的光芒。

    “这个关系,我们是不要白不要的,但是既然你不愿意利用,这个坏人便由我来当。”

    穆熠宸开着车,看了一眼后视镜里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女人说道。

    钦慕这才又抬眼看他,透着好奇。

    穆熠宸笑了笑,却没再多说。

    其实钦慕大概明白他的意思,或者她跟那个人再怎么也没办法没有纠缠,所以只要她自己不用出面,她倒是真的不在乎穆熠宸怎么折腾。

    就凭他这么维护她。

    因为跟钦海明见过面的郁闷心情都因为穆熠宸而没了,钦慕突然觉得两个人这样在车里真好。

    无论他想要做什么她都支持,因为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害她。

    他一直在维护她,帮助她。

    想起服装厂的事情,钦慕的心里又沉甸甸的,唉,真是欠的越来越多了,想着,更是把手伸进他臂弯里,紧紧地抱着他一根手臂。

    刚好路口要等,穆熠宸停下车子垂眸看着她有点不满的坏坏的样子好奇的问了声:在想什么坏事?

    因为他在她耳边问的,那清冽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朵上立即叫她想到别的,下意识的抬起璀璨的眸子望着他,抬手轻轻地碰了下他的脸。

    “等晚点我们再来好好探讨这个问题。”

    “穆熠宸!”

    穆太太真的很憋屈,但是因为已经又上路,只得用力抱着他将心里的所有情绪都这样告知他。

    是开心的!情绪!

    两个人到了am后相拥着往电梯那里走去,景晴跟朋友刚好也过来,电梯门口一扭头就看到他们,立即难掩开心的跟穆熠宸打招呼:熠宸,好巧啊。

    “嗯!”

    穆熠宸淡淡的答应了一声,然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女人。

    钦慕其实觉得这样挺好的,景晴没必要故意在他面前跟自己打招呼,自己也不会跟她寒暄,就像是互相看不见的样子最好。

    只是景晴怎么会看不到她?

    “听说秦逸要去非洲出差大半年,等下我也会过去给他送行。”

    景晴微笑着,很是温柔得体。

    只是穆熠宸也没再看她,更没再说话。

    钦慕就更是把自己当透明了,不发出哪怕是一点声音来,生怕打扰了这微妙的气氛。

    一个人到底要多少张脸恐怕自己也难以数清。

    到了餐厅后景晴跟女朋友先出了电梯,然后他们俩在后面。

    钦慕一直目视着前方,出去的时候穆熠宸故意捏了她的腰上一下,疼的她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抬眼瞅着他,手肘用力的捅了他一下。

    “啊!”

    所以倒是宸哥捂着自己的胸口痛苦的弯了原本挺拔的后背。

    钦慕当即脸上有点挂不住,因为已经出了电梯,大家听到声音都看向他们,景晴更是也好奇的回了头。

    本来相安无事的可以过去,结果宸哥非要弄出点动静来。

    “没事,没事!”

    宸哥故意抬头佯装没事的样子笑了笑,然后揉着自己的胸膛又直起身到她跟前,用力的勾住她的肩膀跟她一起走。

    钦慕恨不得再把他推得远远的,他却不让,两只手抓着她的肩膀让她动都没办法动一下。

    景晴看着他们俩就那么从她面前经过往那边漂亮的红木台阶那里走去,不自觉的张了张嘴。

    “这位宸少真奇怪啊。”她朋友忍不住笑着说了声。

    “是吗?”

    景晴声音淡淡的,表情自然也很寡淡,她朋友看她不开心便知道这事不可多聊便不再说。

    而景晴却一直望着他们俩小打小闹的一路上楼。

    景峰问过她,秦逸要走她要不要去送行,她说不去。

    她知道秦逸对她的心,可是她当真觉得秦逸配不上她。

    但是他来了。

    “先去吃饭吧!”

    她们早就订好了位子,所以服务生看到她们俩便也很快朝着她们走来迎着,两个女人便跟着去了那边。

    坐下后她朋友问:这位钦小姐看上去也不过如此,不过好像挺有脾气的。

    “何止啊,今天还把她继母打的住了院,听说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没有幸免于难。”

    “天啊,这不是真的吧?她怎么敢啊?”

    景晴像是很无奈的笑了声,摇了摇头:这就叫知人知面不知心。

    “这样的女孩宸少怎么会喜欢?他不知道这位钦小姐的所作所为吗?”

    “估计就算是知道也不会相信,他现在已经被蒙蔽了眼睛。”

    景晴说着情不自禁的又往那个方向看去,眼神遥望着快要望眼欲穿。

    “也是,男人通常都会在被女人迷住的时候,心跟大脑都当机。”

    那女人也摇了摇头,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像是很有感触。

    “哼!”

    景晴轻哼着苦笑了一声,为什么她就迷不住他?就不能让他的心或者大脑其中一个当机也好啊。

    她朋友看到她的表情大概猜到她这样的原因,毕竟当初城里传得有声有色景晴才是穆熠宸的未婚妻,更是穆熠宸将来要娶的女人,穆家未来的主母,可是现在,钦慕住在穆家,并且还跟穆熠宸有个孩子,虽然看似没名没分,但是这总比什么都得不到的好吧?

    “其实你也不必太在意,男人会被年轻的女孩新鲜的性子所迷惑,就迟早有一天会被另一个新鲜的女孩再迷惑,在一个女人身上出不了几年他们总会腻的。”

    景晴听她这么说,端起茶来轻抿着,只是不失礼貌的微笑了一下。

    那是穆熠宸啊,他会腻吗?已经二十多年了!

    穆熠宸跟钦慕去包间后七八个男孩子都到了,小好跟另外一个女孩也在,听说是另一个男孩的小女友。

    这些男孩子都喜欢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

    钦慕看着那个女孩还很稚嫩呐,不过通常老牛都喜欢吃嫩草。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下意识的看了自己男人一眼。

    垂眸喝茶遮住自己的情绪,心想,她男人可是嫩的很呢,不该有这种想法啊。

    秦逸看着比他小的兄弟都有女人了不自觉的叹了一声:这次我去非洲,说不定给你们带回一个非洲女友来。

    “哈哈哈,你在那里玩的开心就好,带回来的话我们也可以赏脸看看,哈哈哈。”

    另一个公子哥笑着打趣。

    “小志今年才二十四,竟然都交女朋友了。”

    秦逸看着那个男孩子绝望的摇了摇头。

    “哥,我有女朋友算什么,你看慕慕孩子都好几岁了,而且小好也差点跟景峰哥结婚了啊。”

    那个帅气的男孩子立即说道。

    钦慕跟小好没想到被点名,一个默默喝茶,一个淡淡的说了一声:什么叫我们差点就结婚了啊?我们是已经结婚了!

    “对对对,忘了没办婚礼,但是后来领证了。”

    帅气的男孩子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说道。

    钦慕

    “我看你小子是几天不教训就欠抽了吧?”

    景峰低沉的声音问了句。

    “别,哥,我女朋友在呢,留点面子,留点面子哈。”

    男孩子笑起来很好看,正经的名门大少爷,并且早早的就遇上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想要一生一世。

    “算了,看在你女朋友在的份上。”赫连好说了句。

    “谢谢小好,不愧是好兄弟。”

    “谁是你兄弟?以后叫嫂子。”

    景峰转头看着赫连好,那叫一个一眼万年啊。

    赫连好没想到他突然提什么嫂子,当即红了脸。

    “是,嫂子,嫂子,嘿嘿,没想到你们都成了嫂子,小时候你们俩可都得叫我哥。”

    提起往事呀!

    钦慕已经想不太清楚,只记得有个穿着大裤衩军婚山的男孩子扯着嗓子喊她们一起去上学。

    时光啊,总是最绝情。

    “唉!”

    秦逸又摇了摇头,恨不得立即滚到非洲去,免得看着这些不给面子的人难过,单身狗简直太不好当了。

    而今天江少爷特别的安分,一直坐在那里动也不动,话也不说,只是听着他们说。

    穆熠宸偶尔抬眼看他一眼,他就嘴角扯成一条直线送给穆总一个妥妥的讨好的笑。

    钦慕看着他们俩那一来一去的,猜想是因为口红事件,因为那件事他们差点散了,所以她决定眼观鼻鼻观心,他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她还是少管的好。

    只是当几个男人都放开了喝的时候,突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不是来上菜的,而是温婉的气质影后景晴。

    “听说秦逸要去非洲,我过来送行可以吗?”

    景晴柔声说着,问过之后也不管大家看她那奇怪的眼神便主动走了进去。

    “秦逸,一路顺风!”

    她手里端着红酒杯,走到他身边去微笑着跟他说。

    像个老朋友般,又带着些耐人寻味的客套。

    秦逸微微一笑,略带苦涩,然后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谢了!

    淡淡的一声,跟她轻轻一碰杯之后就将将酒杯举起来,里面的红酒被他一饮而尽。

    那一刻景晴有点尴尬,却又没有表现出不妥帖的表情,只笑着望着他把酒喝完,然后自己却没了喝的**。

    她转眼看向这满满的一桌坐的都是熟悉的人,却又些陌生。

    “景晴姐姐要不要坐下一起玩玩啊?”

    刚刚那个小帅哥开口。

    “不了,我今晚跟朋友过来的,听说你们在这里才过来跟秦逸送个行,你们好好玩。”

    连景峰都没有说什么,直到她离开后。

    等门又重新被闭上,大家条件反射的看景峰跟穆熠宸,景峰抬了抬眼:看我干什么?刚刚轮到谁喝了?

    “两个小嫂子还没跟秦逸哥喝过呢!”

    突然有人吆喝了一声。

    “那我们来敬秦哥一杯!”

    钦慕先站了起来举着杯子,赫连好便也站了起来:“秦逸,祝你一路顺风。”

    “多谢两位美女。”

    秦逸又赶紧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这次不像是刚刚跟景晴喝酒时候的烦闷。

    两个女人那么给他面子,让她们男人都有点不知味,平时都没有那么给他们面子啊。

    “以前我每次去巴黎看你也没见你给我送行过。”

    穆熠宸一只手搭在她椅子后面,等钦慕坐下便在她耳边对她低喃着。

    钦慕下意识的浅笑了一下却是并没说话,一双透彻的眸子就那么低低的望着桌上已经开始凉的菜。

    “宸少,这醋你也吃的话,你就真是个醋坛了。”

    有人开玩笑说。

    “醋坛怎么了?你有的醋吗?”

    穆熠宸抬了抬眉眼,丝毫不觉的这有什么丢人。

    钦慕更是忍着笑,她就知道一向正经的穆总要是不正经起来真的横的要命。

    连吃醋都这么任性。

    “也是,算我没说。”

    那位大少爷点了点头,一想也的确是那么回事。

    后来大家喝的有点醉,就说要在上面的客房里住下,穆熠宸也多喝了几杯:住就住,明天一起去机场送秦逸。

    然后就立即安排了客房,穆熠宸更是以最快的速度把钦慕拖到以前她住过的那间客房里去。

    钦慕觉得穆总大概有怀旧情结。

    “我们干嘛不回家?我就喝了一点,可以开车。”

    “不回!”

    每天都回家,多累。

    他有点醉醺醺的,在门口抵着她的额头,一只手在她的胸前,一只手抱着她的后脑勺,就那么坏坏的盯着她的唇瓣,转瞬就立即扑了上去吻住。

    钦慕刚要说话,被他突然的亲吻堵的一口气上不来,接着却是不得不仰头去迎接他专横的亲吻。

    旖旎的客厅里暗灯的光芒旋转,男人将女人抵在墙上蛮横的轻吻着他喜欢的女人,几乎将她的寸寸肌肤都吻过。

    钦慕低头看着亲吻她的男人,双手轻轻地搭在他肩上抵着,有时候被他吻的什么都忘了,身上软绵绵的,大脑也一团棉花。

    有时候她快要容不下他,可是有时候,她又恨不得一直这么黏在一起。

    时光一点点的流逝,只是两个人的心却在一点点的靠近。

    外面的星光那么璀璨的,像是在跟室内的光相互辉映,美轮美奂。

    这个夜晚注定是静谧又丰富的。

    大床上,一轮弯月的银色光芒照进去,男人较好的身材覆盖着女人的,慢慢的亲咬着女人骨感的锁骨处。

    而另一客房里也不赖,景少爷难得跟他的小妻子住酒店,当然要把握机会。

    赫连好刚刚才经过那事,所以看到他那要吃了她的目光立即就往床边上退。

    两个人都刚洗过澡,躺在床上还能闻到彼此的体香,只是却各怀心思。

    “你干嘛往后倒,待会儿掉下去到地毯上,还要重新去洗。”

    “你别过来啊,我那儿还受着伤呢。”

    赫连好胆战心惊。

    “我记得我那晚很短暂,并且很温柔。”

    “那你不能怨我。”

    “不怨你?是谁在我身子底下哭哭啼啼卖可怜?”

    卖可怜?

    赫连好想自己那天可不是装可怜,毕竟是第一次,真的很害怕,而且他那么大。

    “你给我滚开,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睡没安好心。”

    赫连好气的给他一脚,然后转身就在床边自己憋着。

    景大少爷

    第二天大家早早的去给秦逸送行,穆总因为厂里出事所以去了药厂,钦慕却一个人坐在安静下来的客厅里。

    继女打继母入院,天理不容!

    这标题

    一点点的往下看去,那在高级病房穿着病号服的女人跟陪床的照片被故意模糊。

    这种报道居然也有人敢写,这应该会牵扯到钦海明能不能连任吧?

    虽然新闻没有具体指哪一个名字,但是熟悉她们母女的人不会不认识。

    她就那么坐在沙发里平静的看完了上面的内容,然后将手机关上。

    眼里的波澜不惊,脸上的无可奈何,最后只是把手机放在旁边的包里,起身背着包离开酒店。

    那母女俩昨天去设计旗袍是假,找茬才是真吧?

    温如暖的电话打过来她已经在去工作室的路上。

    下午有个活动要做,但是她临时发现要穿的礼服竟然大了两个码,只得又来了工作室。

    等钦慕帮她把礼服修好后,温如暖抚着已经腰上的布料不自觉的惊叹了一声,转眼看着那边试衣镜子里的自己忍不住笑着说:以后你只负责设计吗?我觉得除了你做的衣服,我不会再喜欢任何人做的了。

    “感谢肯定!”

    钦慕站在办公桌前看着景晴的好身材客套了一声,当慧眼看到她腿上的线头后立即拿起旁边剪线头的小剪刀来走到她身边去弯身帮她利落的一下剪掉那个线头。

    温如暖低头看着,然后不自觉的笑了笑:这么小的线头也看得见?

    “在你穿上后才发现已经是我的失误了!”钦慕回答。

    温如暖转头问她:对了,今天下午突然来的这个采访,我决定对外亲口宣布告知你是我设计师的事情,你看可以吗?

    “可以!”

    钦慕敏锐的眸子望着地上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这太好了,那以后你可就是我的御用设计师了,不能轻易给别的女明星设计衣服了。”

    “你们公司的可以,别的还是要接的。”

    “那当然,你的理想不在我一个人身上我是知道的。”

    钦慕并没有虚伪的答应,只是温如暖也不会勉强她。

    她是一个设计师,却不是一个人的设计师,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

    “今天你有没有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

    温如暖后来坐在沙发里抬眼看着她问道。

    钦慕又站到桌子前面去,轻轻地靠在桌沿低眸看着沙发里的女人微微一笑。

    “昨天那母女俩来找你的时候?”

    “嗯!”

    “这么说你真是钦市长的女儿了?”

    钦慕不自觉的又低了头嘲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嘲笑什么,或者是因为真的无从否认?

    “张总跟我说这事其实我一直不太敢信,从没听你提起过,也没有媒体大肆报道过,只有些小道消息传出来谁也不知道是真假。”

    “不过现在,不管真的假的都是假的了。”

    钦慕没什么兴趣的低声说了句。

    “为什么?”

    “如果你的母亲因为你的父亲出轨而死,你还能再跟他做一对好父女吗?”

    温如暖没再说话,整个办公室里的氛围都沉闷。

    “我跟钦海明便是那样,我的身体里留着他的血,我们之间的关系仅仅靠这些血维持着,我不能叫他把我母亲还给我,他也不能抽走我身上的血。”

    温如暖突然笑了一声,苦涩的。

    “所以你之所以答应张总做我的设计师,是因为我们有着类似的人生经历?”

    “或者吧,其实更大的原因是景晴!”

    钦慕依旧说的很坦然。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也是这一次之后,两个女人算是彻底的了解了彼此的过往,然后分手。

    晚上下班后钦慕也早早的收拾好东西准备回穆家。

    外面的天是蒙蒙的灰色,她从二楼上下来一抬眼就看到走进来的已经有了白发的男子。

    “小姐!”

    是钦海明的司机。

    “您怎么来了?”

    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也礼貌的低了低头。

    “小姐,钦市长说有些东西要给你。”

    司机对她总是很慈爱,打招呼的时候看她的眼神也是那种带着怜惜的,但是最终还是要说道来意。

    “我恐怕没有落在钦家什么东西了吧?”

    钦慕轻声问,眼神也因为听到的有些敏捷。

    “有关于过世的太太的遗物。”

    司机低着头说完看了她一眼,像是要跟她确认些什么。

    钦慕抬眼朝着他看去,司机看到她质疑的眼神再次把头埋到快胸口。

    她母亲的遗物?

    不是早就烧的烧了,扔的扔了吗?

    ------题外话------

    推荐飘雪的完结豪门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