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 来自穆太太小小的报复
    那是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那个穿着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坐在她父亲的膝盖上,笑的那样幸福,旁边是她最亲爱的母亲。

    钦海明静静地看着照片上,一下子就像是回到了那个年代。

    而钦慕被带到钦家的时候却并没有那么顺利的见到在书房的钦海明。

    钦明珠今天下午才带她母亲出院,刚打扮好准备出去跟朋友喝酒的她刚到客厅就看到只身走进来的女人,立即眼珠子瞪了起来,愤怒十足。

    “钦慕,你还有脸来家里?”

    钦明珠瞪着她,把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声音更是尖锐。

    “是你父亲找我过来。”

    钦慕不想做无谓的争执,只抛出寡淡的一声。

    “我爸找你?怎么可能?肯定是你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说,你是不是想要霸占我们家?我告诉你,门都没有,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快点滚出去。”

    钦明珠说着就上前去推她,钦慕伸手抓住她已经袭击到胸口的手:钦明珠,我要是想占这个宅子根本不用等到今天,是不是你爸爸找我来你去问问他便知道。

    “我爸根本就不在家。”

    请明珠看自己的手被抓住,并且她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却是依旧不愿意让钦慕在往里走。

    “既然他不在,那我便告辞。”

    钦慕说完把她往边上一推。

    钦明珠差点被她推倒,看她转身要走立即就扑上去:钦慕,你竟然敢推我,我跟你没完。

    钦慕那一头长发被她从后面用力的撕扯住。

    当即就疼的头皮发麻,钦慕下意识的两只手往后去抓住钦明珠的手:放开。

    “我不放,我要把你的头发都撕下来。”

    于是钦慕那不算长的手用力的抓住她的按在了自己的头上,让她动不了的时候用力的把自己不算太长的指甲陷入钦明珠的手背。

    “啊,小贱人你竟然敢掐我,我打死你!”

    “住手!”

    突然楼上传下来一声厉喝,钦明珠眼珠子一转,下一瞬就立即做出被动的动作:爸快救我,姐姐一进来就打我。

    一直在角落里的阿姨只是听着就忍不住皱了眉,却是没人敢出来说什么。

    两个人再次站好的时候都已经衣衫不整头发蓬松,却又都倔强无比。

    钦海明看着两个女儿的样子也是紧皱着眉头:为什么要打架?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交流的?你们是亲姐妹。

    “我们不是!”

    这一次,两个人竟然是异口同声。

    钦海明不高兴的看着她们那狼狈又倔强的模样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你们谁给我解释解释到底为什么吵架?

    “我问了她一句为什么来家里她就动手打我了,还要让我滚。”

    钦明珠说完狠狠地看了钦慕一眼,像是恨不得要把钦慕的眼睛给剜出来一样。

    “你呢?你怎么说?”

    钦海明又看向一声不吭的大女儿。

    钦慕抬眼看他一眼,那一眼叫钦海明觉得仿佛这个女儿要将自己送入地狱。

    “是你叫我来,却又不信任我,我说什么?”

    钦慕沉声问道,气焰都是冷的。

    钦海明不自觉的又多看她一眼: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信任你?

    “我不想浪费口水,你说有东西要交给我是什么?”

    钦慕根本不想为自己辩解,那些对她来说根本毫无意义,就是钦明珠这种女孩不用她告状,将来自然会被自己所害。

    “爸,你要给她什么?”

    钦明珠听到自己的父亲要送东西给外人也立即又精神起来,紧张的问道。

    “你不是要出去吗?不出去了的话就上楼去照顾你妈,你跟我来!”

    钦海明对钦明珠说了声就又叫着钦慕去书房。

    钦慕跟在后面,进去书房后,那浓重的过去的味道叫钦慕鼻尖一下子发酸起来。

    “刚刚是明珠先动手?”

    钦慕抬了抬眼,却并没有看见他,因为看他的途中他先看到了他暗色办公桌上的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太老旧了,好像都有些褪色了。

    一颗心像是被什么给抓住了,紧紧地抓着。

    钦海明看着她的眼神,便也没再多问,而是也看向那张照片。

    “还记得这张照片吗?在以前的房子里拍的,我还记得当时你刚好放学回家。”

    所以那张照片里还有穆熠宸的一点影子。

    因为他护送她到家的,看她拍照想要一起却又不好意思说,就在边上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拍。

    钦慕突然就记起那天穆熠宸很不高兴来,当再回过神的时候眼睛已经蒙上了一层雾,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提着一口气。

    “您找我来就是为了这张照片?”

    “你不想要吗?”

    “人都死了,我要照片有什么用?”

    她转头问。

    她母亲的照片,她是有的。

    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她也是有的。

    只是后来去了巴黎,那三个人的照片被她剪成了两个人。

    那些都还在巴黎,她没带回来。

    “是啊,人都死了还要照片有什么用?可是我今天无意中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却是感慨万千,慕慕,如果再回到从前”

    “你一样还是会做对不起妈妈的事情,因为你是经不起诱惑的男人。”

    钦慕抬眼直视着他,又冷又直接。

    钦海明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没想到钦慕会这么干脆的跟他说这种话题,并且说的这么狠。

    “或许并不会呢?”

    “没有办法去验证了,我妈妈已经走了,而这世界上没有时光机,这也不是里可以重生回过去。”

    看着他的眼神终究落下,因为失望。

    “所以这就是你后来脾气性子大变的原因?因为回不到过去,所以你就变的这么执拗,变的这么任性,这么极端?不惜将你阿姨打的受伤住院?”

    “你还是坚信钦明珠的话是我打的那个女人住院,那你还找我来做什么?”

    真的很可笑。

    她不会取走那张照片,她要让这个男人自己看着办,他要是舍得扔只能证明她的做法是对的,他要是不舍的那也是他活该要受煎熬。

    “真不是你?”

    钦海明又问了一遍。

    “我们工作室有监视器,但是就算你看完相信了我,那也于事无补,钦市长,我记得我说过我们现在仅剩的关系,请不要再去打扰你的市民。”

    钦慕说完后就转身。

    “慕慕,就算爸爸没有第一时间相信你,那也是因为我们分开多年。”

    “不,那是因为你太相信你的枕边人。”

    钦慕停下步子,听他说完后又回了他一声,这次再走就没停。

    钦海明低头看着桌上的照片突然有些烦闷,他竟然不相信自己从来都是那么温暖的女儿,他下意识的追了出去。

    “钦慕,我爸爸给了你什么?”

    钦明珠已经去把自己收拾好,在客厅等钦慕出来立即堵住去路问道。

    “你应该去问你爸爸,还有,今天网上的新闻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你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以为你在为自己出气?别忘了荣城很快就要再重新选举,你父亲能不能连任或许就在你手里。”

    钦明珠一听这话脸色大变,突然有点吞吞吐吐的:你,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好,但是你跟你妈妈的知名度在这城里可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那张照片再怎么模糊,熟悉的人也会认出来,若是传到上头去,你自己想想清楚吧。”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要提醒,是为了吓唬钦明珠?

    “钦”

    钦明珠在她走后立即要去追。

    “钦明珠!”

    只是她刚走两步就又从楼上传出来一声,她转头看去,然后脸色更为苍白。

    “爸!”

    “你姐姐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她,她我怎么知道?”

    钦明珠眼珠子一转,下一刻就立即否认。

    “你不知道?今天网络新闻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还跟我这儿装傻?”

    钦海明说着便轻扶着保护栏往下走,眼里的神色也狠起来。

    “我,不是您想的那样,不信,不信您问我妈!”

    钦明珠一看钦海明的样子就觉得不妙,立即就把声音放大。

    “我问你妈?你背着我做的那些事情,你今晚最好是一五一十的跟我说出来,要我自己查出来可就不是现在这么好过关了。”

    钦海明说着已经来到她身边,恨铁不成钢的望着眼前怕得要死还想要狡辩的女儿。

    “我,我”

    “你们父女在干什么呢?刚刚怎么那么吵?”

    那个因为摔倒而伤了骨头的人终于舍得从床上下来,站在台阶上狼狈的扶着旁边问道。

    而此时钦慕终于也从他们家走了出来。

    司机在边上等着她:小姐,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

    钦慕轻声拒绝,点点头自己往外走。

    穆熠宸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她刚走了两步抬眼就看到他的车子正朝着她这边转过来,便停住了脚步。

    而钦家的司机也就又开车进了宅子里。

    穆熠宸从车子里出来,看着她头发凌乱着,脸上也有些失魂落魄,衣服更是皱巴巴的,不自觉的皱起眉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谁打你?

    “钦明珠!”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笑,想想自己在国外什么阵仗没见过,竟然还会被那个女孩子撕着头发毫无办法。

    “我去找”

    “不用!”

    钦慕拉住他,此时她也很冷静,甚至都不会再跟他开玩笑,只认真的对他说:钦明珠的性子,想要让她吃亏很容易的,等下次在外面遇到再报仇也不迟。

    穆熠宸低眼看着她,不甘心的又看了钦家一眼。

    上车后钦慕说:我们先去公寓一趟好吗?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这件事他绝不能这么算了,但是明白钦慕的意思他便点点头,立即把车开向公寓的方向。

    公寓里她洗了个澡然后立即拿吹风机把头发吹干,穆熠宸在外面等着她,她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穿上干净整齐的衣服,走过沙发,看到他靠进沙发背便直接走到他腿边坐在他膝盖上:走吧,别让爸妈担心。

    “我该早一点到的。”

    “当时的情景,不适合被你看到。”

    钦慕忍着笑,望着他说道。

    她的眼里那么多宠辱不惊,仿佛那只是一场小打小闹,无伤大雅的。

    “穆太太,我有义务也有责任保护你。”

    “你已经保护的够好了。”

    她说着双手搭在他的肩上:现在我们赶紧回家吧,爸妈跟欢欢还等着我们回去吃饭呢。

    “不回去了!”

    他烦躁的说了一声,他收到她的信息就往钦家赶,但还是晚了一步。

    钦慕看着他好看的峻颜垮下来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好生哄着他:你不想爸妈也不想女儿啊?我们昨天晚上就没回去,今天再不回去欢欢也该伤心了,还以为我们不要她了呢。

    “这么说的话你以前不要她的时候还少?”

    钦慕

    他一生气什么伤人的话也能说出来,钦慕却是被堵的哑口无言。

    是啊,她以前跟简俨出差的时候经常让欢欢跟小美在家,是她不称职。

    “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个好妈妈,带我回家嘛!”

    她只得撒娇起来。

    安静的客厅里两个人互相对望着,然后穆熠宸哪里还有心情回家。

    “晚一点回去,今晚让女儿跟我们一起睡。”

    钦慕

    下一刻穆熠宸直接手伸到她刚穿好的衬衣里,满满的电的眼又看向她,那是商议,又是要霸占的提醒。

    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加快,在他的手伸过去的时候她就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更是很快的软在他怀里。

    客厅的灯还来不及关上,很快他挺直着后背抱着她又往卧室里走去。

    两个人因为没有回去吃饭所以一回去就被嫌弃,钦慕自然不能反驳半句,甚至还很享受此刻被训斥。

    倒是穆熠宸显得有点不耐烦:欢欢睡了?我们去看看她。

    “我这刚说两句你就烦了?是不是才搬回来没几天又想搬出去了?不想跟我们老头老太太在一起住是不是?”冯芳华坐在沙发里不高兴的把端起来的茶杯又放回桌子上,脸上的表情更是严肃的很。

    钦慕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穆熠宸,然后又低着头继续沉默。

    “还有你,不要觉得你不说话就没事了,如果你坚持回来他会在外面过夜吗?荣城就这么大的地方,还需要在酒店过夜?今晚也是,为什么突然又去公寓?家里装不下你们了?”

    冯芳华说起来就滔滔不绝,穆熠宸都不耐烦了,可是钦慕却快要忍不住笑出来。

    冯芳华看着她嘴巴一直在动,一点都不严肃不自觉的把眉头皱的更深:钦慕,我在说你呢,你就不能认真点?

    “是!我不是不认真,只是很喜欢!”

    钦慕终于忍不住笑出来,满眼漂亮的光芒看着端坐在沙发里很有派头的女人。

    冯芳华惊的差点闭不上嘴,被训的人不生气不委屈竟然说很喜欢?

    是不是有病啊?

    “谢谢您,让我有了被当做女儿的感觉。”

    冯芳华

    穆熠宸更是不高兴了:什么女儿?

    钦慕看他一眼,才不管他愿不愿意,只得冯芳华表态:我以后一定坚持早回家,尽量每天都陪您跟爸爸吃饭,我保证。

    被无视的男人内心有点不爽了。

    而冯芳华还准备了好多的话想要教训他们也顿时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好半天下意识的看向一直在忍笑的自己的老公,尴尬的只好把话题扯到他身上:老穆你也这么不认真?

    穆子豪抬了抬手,却始终不抬头,因为他怕他一抬头就被看到笑的变形的脸。

    “都有病,有病!”

    冯芳华当即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才好,一边慢慢的站了起来一边絮叨着,手最后指着钦慕,说完的时候已经退到沙发外面去了,再然后就回房间了。

    “也不早了,我也回房了。”

    穆子豪看老婆大人走便也站了起来。

    “爸爸晚安!”

    钦慕还站着呢,温顺的点头打过招呼。

    “嗯!你们也早睡。”

    穆子豪点点头便离开,只剩下他们俩的时候穆熠宸便大少爷似地坐在沙发里了,倒是钦慕还站在那里,看他坐下不解的问:怎么坐下了?上楼啊。

    “你的药还没喝。”

    药?

    钦慕

    那些中药是真有作用,但是又是真的无比难喝。

    钦慕急急忙忙的跑到女儿房间去看了眼女儿,然后才又不情愿的跟他去了餐厅,阿姨给他们端了药过去便去休息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是不是已经有半个月了?要不然穆总您也尝尝这味?”

    钦慕两只手捧着碗前后稍微动了动,垂眸看着碗里的眼神,心想一看就知道难喝,一闻味道就知道有剧毒。

    抬眼便那么坏坏的笑着对着穆总,想让他也试试。

    穆熠宸下意识的就挑起眉头,往椅子后背缓缓的靠过去,眼神沉稳的的看着她那碗,好久才轻笑了一声:良药苦口,穆太太还是趁热喝了的好。

    钦慕

    “穆总就不想尝尝?您这么爱您的妻子,不想替她分担一点?”

    钦慕两只手肘轻轻地搭在桌沿,看着对面坐着有些冷漠的大少爷非常的不满意,只得哄诱。

    “不能!”

    穆太太彻底失去了再哄他的心思,端着碗默默地喝起来,每一口真的都是

    穆熠宸其实之前有偷偷地尝过一点,那味道的确难喝,但是比起西药的副作用,显然重要更适合调理她的身体,难喝是难喝了点,但是他想,以她这些年在外受的苦,这药里的苦根本就拿不住她。

    也果然,很快就喝完了一碗。

    钦慕又看着在保温杯里的另一碗,穆熠宸很主动的帮她倒上,钦慕生无可恋的看着碗里,眼睁睁的看着穆熠宸帮她倒满也没再多说一个字,端起来就细细的喝。

    喝完药之后钦慕立即自己去厨房弄了一勺蜂蜜放在嘴里,还在吃着就被从后面抱住。

    “良药虽然苦口,但是身体调理好了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哼哼!”

    穆熠宸缠着她腰上,下巴抵着她肩膀上柔声哄着她,钦慕也只好哼笑了一声,他说的毕竟都对。

    “等你养好了身子,以后就不会再手脚冰凉,然后帮我暖被窝。”

    钦慕垂下眸,感觉嘴里的蜂蜜味道有点浓,但是再渐渐地化开中:我现在需要一杯温水。

    “我帮你倒!”

    在她颈上用力的亲了一下,钦慕侧着脸由着他亲够了才被放开。

    之后她喝了杯水,两个人就一起上了楼。

    穆熠宸看着已经被抱到他们房间的小女孩不自觉的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你倒是真说话算数。

    “那是当然!”

    钦慕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答应着。

    在公寓的时候是他说回来就搂着欢欢睡的。

    穆熠宸点点头然后先去浴室洗澡,钦慕就趴在床上傻笑着对女儿。

    “穆太太,过来洗澡。”

    却是刚趴下一会儿就被穆熠宸叫到浴室里去。

    钦慕猜想着他大概是刚放热了水就叫她。

    也没什么可说的,便是去找他一起洗澡了。

    虽然有时候他很不正经,在洗澡的时候经常揩油,但是这次还真是规矩,洗完澡吓唬她不到三十秒就先穿上睡衣去了外面。

    钦慕挽着头发用毛巾包住才出去。

    穆熠宸躺在女儿身边,静静地看着睡的正香的小欢欢。

    “在想什么?”

    钦慕躺到他对面,看着他正望着女儿出神好奇的问了句。

    “在想穆倾心。”

    钦慕想到穆倾心,因为了解太少便也没多问,只是静静地听着。

    “这丫头出去有几年了,有了男人就不打算回来的样子。”

    “这么说你妹妹是早恋了?”

    “谈不上早恋,不过也的确有点早。”

    他本想着这两年在城里给她找个合适的人,谁知道她却自己在外地

    而且因为怕爸妈反对,她至今都不敢回来。

    “那她大概是很爱那个人。”钦慕双手垫在脸下面寻思着说道,思绪一下子飘的很远。

    “何以见得?”

    漆黑的鹰眸看向对面的女人,稳稳地接住她眼里的寂寞。

    “因为如果不是很爱一个人,怎么会愿意这么多年不回家?她肯定很想你们,但是又怕再也见不到那个男人。”

    女人一旦在家庭跟爱情之间两难,尤其是年轻的时候,大概很容易选择男人。

    “那你呢?有没有因为我才留在荣城。”

    他突然执着的问。

    钦慕终于回过神,看着他那幽深的眼神不自觉的深吸一口气,然后笑开:有!

    穆熠宸觉得这个字虽然说的很大,但是真的可能性很小,不过他却并不积极:睡觉吧!

    “嗯,晚安!”

    钦慕依旧笑着,然后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有些话题在他们之间只适合点到为止。

    正如穆熠宸不知道她后来为什么又突然哄他,又跟他好。

    是因为发现自己爱他,还是因为他做得太多了她愧疚而已。

    不过无论怎样,他都很高兴她做出的选择是跟他在一起。

    那天她一整天不接他的电话,不回他的信息,他知道她在工作室也熬到晚上才去找她,其实他知道她肯定是又想多了,犹豫了,他那天真是怕死了,如果她又突然退回到刚刚来荣城的时候,如果她再排斥跟他在一起的感觉

    她一旦冷漠起来到底有多冷漠,他深深地体会过不止一次,所以他真的不想有下次。

    也还好,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哄他开心。

    他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总能得到她的心,听她真心实意的说一声爱他。

    夜越来越深了,越来越静着,他甚至听到房间里空气在悄悄运作的声音,看着身边睡熟着的女儿跟他最爱的女人,这一刻他很满足却迟迟的不愿意睡去。

    这晚钦慕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穆倾心,突然回来了。

    她没看清那张脸,只是看着那个穿着长裙跟毛线外套的身影,脚上是一双蓝色的帆布鞋。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当天空露出了鱼肚白,睡梦中的人们,已经有的醒来。

    街道上已经有在打扫的环卫工人,风轻轻地吹着,他们穿上了厚重的工作服,低着头认真的扫着他们不知道扫了几万遍的路。

    偶尔一辆车经过,路上还没来得及扫的叶子随之被掀了起来,然后又渐渐地落下。

    一切都还是静悄悄的,所以才会一点声音都能如得了在场的人的耳朵,扫地的工人听到叶子被掀起来的时候发出的悦耳的声音终于抬了抬头,然后又垂下继续扫他们的地。

    小区里的窗户,也在一个个的亮起来,都漫不经心的,后来有人家的厨房开始发出动静,洗手间,然后是出门声。

    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公园里,广场上已经有了很多人的影子,乡村音乐霸占着这些地方,大妈们都那么专注的跳着广场舞,又或者打羽毛球的,踢毽子的,反正各种运动都有人在玩。

    am超豪华的后厨里也忙碌起来,厨师都穿着专业的工作服,戴着收拾干净的工作帽开始准备完美的早餐,小吃。

    很快高级客房的便开始有叫餐服务,穿着得体的管家都整装待发,很快,服务开始,跟后厨交接着,推着推车在去给客人送餐的途中。

    一直到将近十点,酒店里的活动才都慢下来,却是很快又得为中午做准备。

    午饭时间到,不管是来应酬的大人物,又或者有着得体工作的白领,任何懂的享受的人都选择了要好的酒店进行用餐。

    穆太太宴请客人便也是在这里。

    并不算很大的包间里,四张椅子只坐两人,还是上次那位贵妇,她拿了设计图后发给那边的师父,通过视频确认细节后才开始跟钦慕吃饭。

    “这次真是麻烦你了,不过你师父这人现在可是越来越滑头了,特别难用。”

    贵妇有点埋怨,但是因为钦慕设计出来的衣服她还算喜欢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

    “师父他是想多给自己徒弟制造机会呢。”钦慕说笑着。

    “那倒是,你师父是真的喜欢你,若不然也不会把自己所悟都交给你。”

    贵妇点点头,很认可钦慕说的话。

    “嗯!”

    倒是钦慕听到这话之后有点心虚。

    “对了,上次去工作室找你麻烦的是景家的二小姐吧?”

    “您还记得这事?”

    “我怎么会不记得,也亏得你那种情况下还能挽回局面,我当时还以为你吃亏吃定了。”

    贵妇想起当时的画面来还觉得紧张,要是自己,也未必能不让人讨着便宜。

    “景小姐在打架这方面应该不是强项。”钦慕不失风度的说起来。

    “她毕竟从小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应该是比较傲慢的,打架骂人这种事她应该是不在行,不过她心里算计却肯定会比你多,我看她是因为宸少才这么恨你吧?你可得小心了。”

    没想到会有人这么提醒自己,钦慕听完后笑着点点头答应,她是会小心的。

    “她虽然打不过你,但是这些在深宅大院里长大的女孩子的心眼,如果不足以上心,十个你恐怕也斗不过。”

    竟然突然说道景晴,还说的这么多,钦慕只得听着,也名记着。

    这顿午饭吃完的时候,钦慕其实是受益匪浅,这位漂亮又得体的贵妇是她师父的朋友,却是被简俨推给她,大概是因为简俨吧,人家才这么用心的提醒她。

    钦慕送别了这位大朋友离开,然后又折回了里面,问旁边的工作人员:中午在我前面进来的那是不是钦明珠?

    “是!”工作人员吓的立即恭恭敬敬的回应了一声。

    “走了吗?”

    “应该没有!”

    工作人员不了解她要得知什么,只是因为知道她经常跟老板一起出入,便知无不言。

    钦慕敏锐的眼神望着里面一两秒,然后稍微靠近工作人员,低头对工作人员说了句悄悄话,那小哥眼神一亮,转而就朝着里面跑去。

    钦慕不自觉的坏笑起来,然后看着有人来觉得自己表情不妥,强迫自己舔了舔嘴唇好不容易忍下笑意去,转身潇洒的往外走去。

    钦慕不知道会不会奏效,但是总觉得自己在钦家吃的亏,总得找个机会找回来,而这个机会貌似挺好的。

    不过半个多小时后,原本在雅间里说说笑笑仿佛女大王般吹鼓的人物突然浑身不自在起来,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抓自己的脖子上,下巴旁边。

    一席七八个人开始都没人注意她不自知的样子,后来才发现不对劲。

    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女孩子看着她不停的抓自己原本如玉的肌肤好奇的朝她脸上看去,看着她抓红的皮肤有些小点点。

    “哎呀,明珠你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点啊?”

    女孩子温热的手碰到她脖子上,紧张起来。

    “嗯?是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好痒啊。”

    钦明珠说着还在继续抓着,并且越来越用力。

    有几个男孩子看到她那细腻的肌肤都有点受不了了,眼神里都透着贪婪,但是之后却又装作没有那种心思,故作担心的问:去医院吧?看你那样子不太对劲。

    “是啊,别是什么食物过敏。”又一个人也提醒到。

    “我真不行了,快点,快点载我去医院吧。”

    她想要抓背后,但是男孩子太多,她只得忍着,然后就被几个人护送着出了酒店。

    那个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浩浩荡荡一群人从里面出来不自觉的伸长着脖子看着,后来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其实钦慕也不知道到底准不准,只是后来才发现,原来她们真的都对同样的水果过敏。

    后来那个小伙告诉了经理这件事,希望经理能告诉给钦慕,经理不知道钦慕的号码但是却知道小美,便告诉了小美,然后才传到钦慕的耳朵里。

    小美在钦慕办公室里好奇的问:所以你跟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关系嘛,就是我小小的报复了钦明珠一下,不过应该够她难受几天。”

    钦慕本来正在跟简俨一起画图,听到小美的问题后才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笑着看了眼小美。

    “呃!能不能透露具体?”小美立即想要知道更多。

    “嗯”这事说来话长,钦慕正在想从哪里说起。

    “没看到她正在画图?”

    简俨便问了一声。

    小美

    知道简俨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们师徒在一起,小美虽然委屈,却只能低着头认错然后离开。

    在小美走后钦慕才又看向自己对面坐着的男人:您是不是对小美太凶了?

    “我对她凶?有吗?”

    简俨完全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

    “您真的没发现小美很喜欢你?”

    “那你呢?就没发现还有除了穆熠宸之外更喜欢你的人?”

    钦慕的眼神涣散,被吓懵。

    “所以,你自己都未尝知道自己的事情,又如何能埋怨我不知道小美喜欢我?”

    钦慕

    “师父,我觉得你最近怪怪的。”

    钦慕想笑,只是笑的有点艰难。

    “画图吧,记得袖口处要加的点缀。”

    “嗯!”

    钦慕便也不敢再多问,只得又继续画图。

    突然间有那样的感觉,简俨这样监督她画图的样子还真是师父在监督徒弟,想起上学的时候被老师监督,后来又被师父监督,再后来还有穆总。

    后来穆熠宸下了班就去找她,小美他们正在收拾包包准备下班,看到他来都客套的跟他到招呼。

    “穆总来接钦钦吗?她正在楼上跟简哥画图呢。”

    有个帅哥说。

    “谢谢!”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还算客套,停了两秒就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小美心想这小子是不是傻啊?竟然告诉他那师徒俩在一起画图,要知道,穆总可是特别特别的在乎那个情敌的。

    穆熠宸轻轻走过去,门开着。

    仅仅是这一点就让他的心里稍微舒服了些,漫步转身,漆黑的眸子渐渐地掀起,看到他亲爱的老婆正低着头在认真的画图,简俨坐在她对面,斜着身子,一只手轻轻地摁在她的图纸不知道是哪一点上。

    “这个地方如果不加这一点会不会更大方一些?”

    “擦掉试试!”

    钦慕也认真的看着肩膀上的设计觉得有点不妥。

    穆熠宸就定定的站在门口,他们俩的声音都很小,又很专注,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了两分钟,他们都没有发现他。

    之后他深呼吸一下然后抬手敲了门。

    棱角分明的轮廓有些冰冷跟沉闷,像是积压着些小火苗。

    那眼神格外的敏捷锐利,看的人不自觉的一笑,然后挺直着后背坐在了椅子里。

    “穆总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钦慕这才抬起头来,一转眼就看到她亲爱的老公来了。

    “打扰你们工作了?”他淡淡的一声,浅笑着走上前去。

    “既然穆总来了,那我也先回去了!对了,谢谢你们夫妻帮我找的房子。”

    简俨说完的时候早已经站起来,很有师父的架势,笑笑便低着头走了出去。

    钦慕看着他走以后还没搞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直到他的身影看不见她才收回目光,却是看向一直在盯着自己的男人,然后下意识的放下了笔,也挺直起已经僵硬的后背:怎么了?

    他的眼神显然不太对劲。

    之后却是轻轻地一笑:没事!

    他能说什么?他老婆完全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钦慕

    没事?

    分明就是有事。

    “最近师父怪怪的,你发现没?”

    钦慕好奇的问他一声,看他的眼神更认真一些。

    穆熠宸却是不自觉的皱起眉,想笑没笑出来。

    “钦慕,你当你老公真的不会吃醋了是不是?”

    穆总眯着眼努力隐忍着愤怒,好不容易才有点笑意,也是带着不怒自威的恐吓。

    “呃!”

    “现在还不能下班?”他问了一声,眉头还是皱着。

    “嗯,再等一会儿。”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手头的图,然后又拿起笔,只是有忍不住抬眼看他:你刚刚说吃醋,吃什么醋?

    “你还是画图吧。”

    穆熠宸双手插进裤兜里,说完后愁的去了窗口。

    钦慕

    这么敷衍她?干嘛不告诉她?

    钦慕来不及去求证,因为她得赶紧把图画完下班回家,答应冯芳华以后要尽量每天晚上陪她吃饭,必须说到做到。

    回去的路上穆熠宸还不怎么高兴,已经不是一次,甚至好多次看到他们师徒俩脑袋都要碰到一起在工作,简俨又突然说在城里常住,穆熠宸心里高兴地起来才怪。

    在钦慕画图的时候穆熠宸拿着手机在窗口发了条信息:晚上出来喝两杯。

    没有标点。

    “可以!”

    回复依旧没有标点。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新妻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偷生一个萌宝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