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 想抱孙子
    穆熠宸在吃过晚饭后才出门,钦慕也不知道什么事,冯芳华看他走后好奇的问钦慕:怎么这么晚又出去?

    “我也大概是跟景峰约喝酒吧。”

    钦慕想着,直接说不知道或者不合适,便猜测着。

    “他跟景峰关系还不错?”

    冯芳华一听钦慕说景峰就立即又找到了话题,钦慕收回看外面的眼神然后点点头,抬眼就看到冯芳华脸上的焦虑。

    “他跟景峰不会因为景家老爷子就改变的。”

    钦慕下意识的安抚了一声。

    “那样最好不过,只要他们俩关系过得去,景家再怎么跟熠宸对着干也不能怎么,以后景家还不是得景峰做主。”

    钦慕想不到那么深远,知道冯芳华是在为以后谋划也只得点了点头,想要笑却有些困难。

    冯芳华看着钦慕怀里要睡着的小孙女:你们俩这阵子一直避孕?

    突然转出来的话题,吓的钦慕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格外的闪亮。

    “你别怪我说话难听啊,你们俩虽然没有婚礼,但是毕竟领了证了,欢欢也三岁了,你就不想给她添个弟弟?”

    冯芳华端坐在沙发里,看着自己可爱的孙女又看向抱着孙女在怀里的女人。

    钦慕显然没有想过给欢欢添弟弟,但是再生个孩子这事她是想过的,男孩女孩她没在意想。

    穆熠宸也从来不说想要男孩或者女孩,只说想要再生个孩子跟他。

    “你现在还年轻,这时候要宝宝是对你自己身体也恢复最快的时候,别等着过了二十七八再生,生完后身体难恢复不说,以后也难再保持身材。”

    钦慕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只是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今天白天我还问欢欢想不想再要个弟弟,欢欢也想要呢,不信明天早上你问问她。”冯芳华说着就笑了起来,仿佛真的一样。

    “呃,好!”钦慕只得弱弱的答应着。

    “你最近在调理身子,调理好了就要吧,嗯?趁着我跟你公公还能给你们照顾。”

    钦慕半晌后笑着点点头,垂下眸隐去眼里的犹豫。

    “我跟你爸爸现在最想听到的好消息就是你怀孕,再给我们俩添个孙子,我对你也就真的无欲无求了,随你怎么折腾好了。”

    冯芳华继续说道,端起茶来轻轻地捧着。

    钦慕不自觉的哼笑了一声,她明白冯芳华的意思了。

    也就是说只要她再生个男孩,无论因为她穆熠宸怎么得罪景家,怎么得罪别人冯芳华也不管了。

    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儿,其实并不把冯芳华的话放在心上,却是突然想,或者真的该给女儿要个弟弟或者妹妹?

    像是自己从小在外面,连个牵挂都没有,如果有个弟弟妹妹或者哥哥姐姐,或许就不会那么孤独?

    而欢欢这么可爱,怎么可以让她感觉孤独呢?

    那种没有人爱,也没人疼爱的感觉,她觉得还是不要叫她女儿也体验到,所以,嗯,是得再要个孩子。

    今晚之后,她非常确定了自己想要第二个孩子的信念。

    不过却没急着告诉穆熠宸,只是后来不再喝咖啡什么的。

    就在她跟冯芳华正在谈论着二胎的时候钦家却是其乐融融的。

    “妈,你看我身上,大夫说我过敏,难受死我了都。”

    “我看看!怎么会这样啊?以前也没过敏过啊,我也不是过敏体质。”

    虽然已经开了药,但是她身上的疙瘩却一时半会儿不能全下去,而且还是痒痒的,钦明珠回到家看到父母都在沙发里坐着喝茶立即就走上前去坐在张汝佳面前开始撒娇。

    钦海明却是不自觉的抬了抬眼,想起以前来:我过敏。

    娘俩都好奇的朝着他看过去,钦海明浅浅一笑:我吃猕猴桃过敏,这个毛病钦慕也有。

    “什么?”

    钦明珠好奇地问,心想,怪不得家里从来不吃这种水果。

    “没想到我们父女三个都有这个毛病,看来是遗传。”

    钦海明说着这话的时候有一点小骄傲,但是脸上的得意的表情很淡。

    “什么?猕猴桃过敏?你吃猕猴桃了?”

    “没有啊,今天虽然点了果盘,但是我一向不喜欢吃那么酸的东西所以没点啊。”

    钦明珠疑惑着,想起今天中午的饭,根本就没有猕猴桃啊。

    “应该就是这个水果让你过敏,大夫没说?”

    “大夫只说应该是某类东西过敏,但是没说具体。”

    她在医院挂了一下午的吊瓶,出来后还有点迷糊,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就过敏。

    她的皮肤虽然很敏感,但是一向保护的还不错。

    “过两天应该就好了,不行明天再去医院打打针。”

    因为父女俩前日还争执差点打起来,所以今天钦明珠听到父亲的话乖乖的点了点头没敢多废话。

    张汝佳看着钦海明关心女儿更是开心了,忍不住叹了一声:唉,咱们家最近真是不吉利,明天我去寺庙里烧烧香吧,或许会好些。

    “烧什么香?你们母女少出去给我惹点事就好。”

    钦海明一直不信那些,只是想起她们娘俩与钦慕为难他就觉得头疼,他只是想对钦慕好一点,因为心内实在是愧疚。

    “说的我们好像是惹祸精一样,你没听说过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句话?”张汝佳低声埋怨道。

    “一个巴掌拍不响?”

    钦海明笑笑,抬手轻轻地在张汝佳手背上拍了下:响不响?

    张汝佳哎呦一声,然后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你这是干嘛呀?

    “我就是告诉你,一个巴掌不是拍不响,你们以后少去找钦慕吧,见了面也客客气气的,别总是横鼻子竖眼的,左右她也没从咱们家讨到什么好处。”

    钦海明说。

    “妈,你听爸爸的话,向着他大女儿呢。”

    钦明珠抓着张汝佳的手臂低声抱怨道。

    “我向着她?我要是真向着她,你对她做的这些事我哪一件不是大事化小?”

    钦明珠想起自己挨的那些巴掌,对这些话不可置信。

    钦海明无奈的叹了一声:我平时没空,你也不好好教育她,整天就知道在外面吃喝玩乐,这么大了也不准备让她去找份工作?

    “她大什么呀,不过是有点不懂事。”张汝佳说着又看向自己的女儿,细声说道:你爸爸要是向着她,早就没你的好日子过,以后可不许再诬赖你爸爸,知道吗?

    “哦!”

    钦明珠答应着,心里窃喜的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她就知道钦海明还是向着她的。

    “不早了,你既然过敏了不舒服,去泡个澡好好休息一下,我跟你妈妈喝会儿茶也该去睡了。”

    “嗯,爸妈晚安。”

    钦明珠开心的站了起来,在他们一人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高兴地上了楼。

    钦海明看女儿开心的走了之后也笑了笑,始终觉得她还是个孩子。

    “一眨眼明珠也这么大了是不是?”张汝佳柔声跟他说道。

    “嗯!”

    只是突然想起她们母女来家里的时候,想起钦慕那时候,不自觉的又内疚起来。

    “不管以前怎样,老公,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过好不好?”

    张汝佳的手放在他的手上握着,满眼的真诚。

    钦海明抬眼看着她:我只一条,好好带钦慕,我亏欠了她的,我不希望你们为敌,能做到吗?

    “为了你,就算是再大的委屈我也认了,就好比这次她把我推倒,我不是也没找她要说法吗?”张汝佳低声说道。

    “你是没要,你女儿不是替你教训过了吗?”

    钦海明想起这事来还有点头疼。

    “那是女儿孝顺,女儿要是不管我你才真该操心了。”张汝佳把他的手往边上一推又说道。

    “也是!”钦海明嘲笑了一声,觉得也是那么个理。

    “我们去休息吧,也别喝茶了!”张汝佳说,钦明珠点点头,两个人一起上楼去。

    ——

    穆家。

    钦慕等到快十一点半,两个眼皮打架她才搂着女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但是第二天早上没有睁开眼就感觉睡在自己的床上。

    清晨的男人多了些朝气跟温柔,还穿着舒服的睡衣睡裤,有力的手臂支撑着脑后侧躺着。

    虽然回来就很晚了,但是醒的却很早,就侧躺在女人身边直直的盯着女人醒来。

    钦慕早上习惯性的去摸他,想要在他怀里再赖一会儿,穆熠宸任由她在他怀里钻来钻去,直到被抓到痒处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钦慕才知道他醒了,眯着眼抬起头看他:你醒了?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连声音都还没睡醒,说完就又低了头,抱着他在他胸膛找了个比较温暖的地方,磨蹭着又贴过去。

    他的心跳,她突然想起孔武有力四个字,是真的很有力。

    “十二点回来,穆太太还不打算醒来?”

    “醒了,再眯一会儿。”

    钦慕没睡醒的嗓音说了声,继续抱着他不愿意起床。

    “那么,我们来谈谈你年底办秀的地点问题?”

    他垂着眸看着怀里的女人,声音很轻又很不容置疑。

    钦慕下意识的就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意识到他可能知道了什么后,长长地睫毛呼扇了两下又抬起头来:你想说什么?

    “为什么不在am办?”

    他漆黑的眼睛直视着她,视线直接射到她的眼底深处。

    “你昨晚——,跟简俨见面?”

    这件事目前只有简俨知道。

    “是!”

    他不予否认,非常坦然的承认。

    钦慕却是心跳不自主的快了两下,之后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又想起那件事:你不觉的工作室那里很好?

    “工作室的方向再好好的过am的名气?”

    穆熠宸低沉的声音问她,非常认真。

    仿佛这是在谈生意,而不是争执一块地而已。

    钦慕渐渐地放开他,望着他那执着的眼神也有着自己的固执,只得无奈的一笑:我总不能以后每次办秀都在am,其实我是想有自己的地方,让前来的贵宾都知道我们工作室。

    “前两年,至少在前两年,先在am!”

    穆熠宸认真的跟她说。

    “原因呢?”钦慕好奇的问。

    两个人躺在床上互相对着,隔着一点点距离,一上一下,各自坚持着自己的道理。

    “原因就是你现在的名气还不够,如果我不帮你造势,这场秀来的什么人物可想而知,虽然你有简俨。”

    最后几个字硬生生的袭击了钦慕的心一下子。

    只是他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她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是因为怕跟他再也扯不清关系,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关系又好了。

    而且他们还要生第二个孩子,所以

    “好吧,答应你!”

    钦慕很严肃的样子,却是在说完后又投进他的怀抱里。

    “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

    穆熠宸一只手搂着她,怀疑的问她,鹰眸半眯。

    “反正我们都这样了,我还怕再多用你吗?”她嘟囔着,然后把他抱的更紧了些。

    穆熠宸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手摸着她的脑袋:你终于开窍了你!

    钦慕不管他,只是想把他抱的紧紧地,却是下一刻就被翻身压住:嗯,早上真是难以控制。

    “少来!”

    钦慕的耳朵一热,妩媚的眼神看着他一眼又垂下。

    穆熠宸笑笑,把她的唇瓣全都吻住,久久的,才舍得松开又变着法的亲她。

    钦慕下意识的又眯着眼看着他,那么隐忍着笑意却好像还是掉进蜜罐里的状态。

    “穆熠宸!”

    “嗯?”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她搂住他结实的腰上,问完后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半片唇瓣。

    “嗯?只要是你生的。”

    穆总其实刚开始有点懵,但是转而一想不自觉的也笑起来。

    “可是你已经有个女儿了,不是更想要个儿子吗?”

    “只要像你,我都爱。”

    他柔声说着,一点点的吻着她的眼睫,吻着她的唇瓣,手轻轻地抚着她柔软温暖的肌肤。

    “嗯!”

    她低声应了一声,然后又忍不住主动去亲他。

    她相信他说的话,正如他爱欢欢,只是因为那是他们的孩子。

    知道他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后她其实松了一口气,谁能保证自己生二胎就是儿子呢?

    至于冯芳华他们,她只能说她会尽力。

    早饭的时候他抱着欢欢,后头跟着钦慕,一下楼就听到家里的用人问候声,穆总心情还算不错的回问了一声,搞的大家都有点不习惯的抬眼看他,又窃喜的垂下眸子。

    钦慕看着这个家里的人们都这么可爱也不自觉的浑身都充满了力气,刚刚被穆总所累的,那些乏力全部都消失。

    冯芳华跟穆子豪刚刚在餐厅里坐好,看到他们一起来也都很开心,穆子豪笑着道:让我孙女到我这边来。

    “爷爷早安,奶奶早安!”

    欢欢懂事的问候着,在穆熠宸把她放下后便走过去,在爷爷奶奶身边踮着脚脸上分别亲了口。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心想这小丫头可真会暖人心啊,怪不得冯芳华跟穆子豪那么喜欢她。

    “奶奶的乖孙女也早安,今天怎么这么能睡啊?”

    “因为欢欢做梦了,梦到了苏灰亚小公主。”

    欢欢想起自己的梦。

    “哦?苏灰亚是谁呀?”穆子豪好奇的问了一声,没记得有个那样的公主名字啊。

    “苏菲亚嘛!”

    冯芳华便替孙女解释道,这几天看这个动画片看的,过会儿就非要看看。

    “瞧我!”穆子豪尴尬的说。

    这天钦慕去工作室之后发现她师父不在便站在下楼的台阶口问了声楼下的人:师父说几点到?

    “我们老板生病了,现在应该在家躺着。”

    有个帅哥刚进来,听到她问话便回了一声,钦慕顿时心里一动:小美呢?

    “我在呢,在!”

    在家没来得及化妆所以到了工作室就去洗手间补妆的小美从里头跑了出来看着楼上。

    “你陪我去一趟师父那里。”

    “好!”

    小美心里求之不得,但是一想到要去见简俨,下意识的就又往洗手间里跑去,她得确定自己的妆容是否自然,因为她知道简俨喜欢自然的女孩。

    钦慕开车,小美坐在旁边忐忑的好像是待嫁的新娘,一路上那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就没有停下慌乱。

    “你没去过他公寓?”

    听说他们的公寓都挨着。

    “去过。”

    “那今天干嘛这么紧张?”

    “我没见过生病的师父呢,不对,是老板。”

    钦慕笑了声,手下人有的喜欢叫他老板,有的叫他简哥,嗯,更甚的还有叫他简叔的,只有小美,叫法不定。

    到了他公寓之后摁了好久门铃才有人来开门,简俨穿着白色的长体恤,下身也是舒适的睡裤,看到眼前的人的时候不自觉的心跳加速了两下,一双漆黑的眼就那么定定的望着眼前的人。

    “给您带了早餐。”

    小美看他眼里根本没有自己就抬了抬自己手里的外卖袋,然后先进了屋。

    钦慕却是被简俨那一眼吓的心跳慢了半拍,之后有些虚弱的问他:怎么了?

    “哦,没事!”简俨低了低头,一只手捏着眉心处。

    钦慕走进去,看着他一转身虚弱的要倒下立即上前扶住他的手臂。

    “昨天还好好地?今天怎么这么虚弱?”

    钦慕嘀咕着,然后抱着他的一只手臂想要把他往里带,简俨低眸看着她扶着他的手,不自觉的就看的忘了别的。

    因为等不到他回应,他又不往前走,钦慕只好再抬眼看他,就看到他失魂落魄的眼神望着她的手:不会是病傻了吧?师父?简俨?

    “是有点恍惚,扶我去沙发那里。”

    “嗯!”

    小美站在里面看着他们俩一同走过来不自觉的心里难受起来,想起自己精心化的妆,想起这一路的忐忑,她恨不得留下来照顾他,可是结果呢?

    他一开门她就站在前面,他却只看她身侧的人。

    小美看着钦慕扶着他往前走不自觉的低了眼。

    “小美,你来扶师父?”

    “哦,好!”

    钦慕怎么会不明白她的心思,立即把地方给小美腾出来,看着小美美滋滋的搂着简俨的手臂,钦慕先走了过去帮他把早饭准备好。

    “昨天晚上你不是跟穆熠宸去喝酒了吗?是不是喝太多了?”

    钦慕本来还想问问他别的事情,但是现在也没心情了,只关心他的病。

    “或者吧。”

    他淡淡的一声。

    钦慕听他的声音那么虚弱忍不住抬眼看他:吃完饭让小美陪你去趟医院吧。

    “小美今天没事做?”

    他低声问,看着早饭也没什么胃口。

    “可以没有,不过你要是想让我有,那我就有。”

    小美扶他坐下后就站在旁边,知道他可能嫌弃她,说话也有点倔强跟悲伤。

    钦慕忍不住低笑了一声:你今天没事,我知道。

    小美感激的看着她,笑的差点颤抖。

    简俨没说话,知道钦慕想要撮合他跟小美,但是这种事

    “我这里不需要人陪,对了,你的图画的怎么样了?”

    他问了声,端起粥喝了点。

    “昨天画完才下班的,本来今天想让你把关,但是你却病倒了。”

    钦慕在他对面坐下,下意识的帮他把小咸菜跟小笼包推的距离他近一些。

    “嗯,我今天就不过去了,你们俩也早点回去忙吧。”

    “你一个人能行吗?不用去医院看看?”钦慕担心的问他。

    简俨定睛看着她几秒才又开口:突然降温着凉了吧,睡一觉就好。

    钦慕听到那话便没再执拗,倒是小美坐在旁边一直很幽怨的看着他:您一点也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我怎么不珍惜了?我若是不珍惜今天会在家休息?”

    简俨给自己辩解,声音里透着疲倦,却又透着耐心。

    小美没再说话,再口才上她一向是输给这师徒俩,除非人家不跟她辩论,所以她识相的只静静坐着。

    后来两个人从他家里出来小美还闷闷不乐,钦慕拉开车门上车前看着她:要不然你再回去,就说我吩咐的让你留下来照顾他。

    “还是算了吧,除了你他谁都不要。”

    小美哼笑了一声,她知道自己没有机会。

    钦慕无奈,路上开导了小美几句,谁知道快到工作室的时候小美突然问她:钦钦,你是不是真的感觉不到?

    钦慕好奇的看着她。

    “你感觉不到师父看你的眼神不一样?也看不到他从来不对你以外的人仁慈?”

    钦慕

    “那些八卦新闻虽然是八卦新闻,但是那到底是捕风捉影还是真有其事,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车子在路边缓缓的停下,钦慕转眼去很认真的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喜欢你,——不,或者该说他爱你。”

    “谁?师父?怎么可能?他看我那眼神充其量叫做父爱,懂吗?”

    父爱

    小美失望的看着她,发现钦慕的脑子里真的只装着穆熠宸那一个‘正常’男人。

    简俨这几年都没有再交往女朋友,又不是老的动不了了,为什么?

    小美没再说别的,只无趣的哦了一声。

    后来车子又缓缓地上路,钦慕却在想,昨晚他们俩到底聊什么了?一个精神超好,一个精神超差,这明显就是干了一仗的架势啊。

    只是两个人一回到工作室就被同事告知,他们设计师再次上了热搜新闻,原因说设计的服装抄袭别人。

    “我去打个电话。”

    钦慕跟同事们站在一楼中间看完那条热搜后便说了一声,然后只身上楼去。

    “这倒底又是哪一个想要毁了我们啊?”小美忍不住暴躁的问了一句。

    而钦慕上了楼之后直接打电话给穆总,穆熠宸正在开会的,但是看到桌上的电话显示着老婆两个字还是立即接了起来。

    “这个时间打电话,约我共进晚餐?”

    会议桌周围的人全都自动噤声,穆总从来没有过的温柔有趣的声音惊的大家全都脸色发暗。

    “帮我个忙,今天有人买了微博热搜说我们工作室的设计师抄袭,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所以我想摆脱你找这家媒体的管理人问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知道了,马上给你办。”

    穆熠宸听着的时候就已经皱起眉,之后放下手机立即对在一旁做笔记的秘书吩咐了一声:立刻给xk的高总打个电话问一下夫人的事。

    溪秘书还没明白过来,但是听到几个关键词后立即点点头把手头的工作放下站起来去给那边的人打电话。

    穆熠宸回过神,往前面看了一眼就发现大家正低着头不知道都在想什么,但是好像跟他有关,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伸了伸手在桌上,霸道的眼神垂下望着手上的笔:继续。

    众人

    钦慕又给律师打了电话,这种事若是没人在乎还好,但是已经上了热搜,她就必须追究法律责任。

    却是不久就听到楼下有法文的吵闹声,钦慕拿着手机走了出去,就看到大家在互相猜测,又或者是说想避嫌?

    “大家保持安静好吗?”

    钦慕只得耐着性子在楼上安抚的口吻跟他们说。

    当所有人都停止争吵看向楼上,钦慕只得无助的笑了笑,摊了摊手,一双杏眸里也有些疲倦:我们在一起共事三年多,彼此之间的这点信任还没有吗?我根本没有怀疑过任何人,我也希望你们不要怀疑我们其中的任何人好吗?我们从巴黎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起内讧的,这件事我会查个水落石出,在此之前大家只要认真的做好手头的工作,好吗?

    她的法语说的从未有过这么委婉跟用情。

    也是这番话后大家才又静下心来,各自无奈的不是摇头就是叹息的回到工作岗位上去,小美也放松了一些,刚刚她怎么吆喝都没有用,没想到钦慕几句话就给摆平了。

    很快穆熠宸就把电话又打在她手机上:我现在无法给你准确到哪一个人,这个微博号也是个小号,但是今天好几个人打到网站去投诉你们工作室。

    投诉工作室?

    打电话去网站投诉?

    这明显就是闹事!

    如果她不作出声明,那么对他们工作室的声誉肯定有极大地影响。

    只是别人可以用小号诬陷他们,为什么他们工作室不可以开个号?如今既然已经在热搜榜第二,那么他们干脆就开个号,也算是接风宣传了。

    钦慕想着一拍桌子然后又去门口叫小美,小美蹭蹭蹭的跑上去:啥事?

    “开个号,把这几年我们工作室给一些明星或者有影响力的人物设计的服装图片都找出来,记得不需要非得正面照,但是一定要给人惊艳的感觉。”

    “好嘞,我马上去,——哦,那名字叫什么?”

    “就叫jy工作室,备注国内。”

    “好的!”

    小美其实很佩服钦慕,不过其实她倒是希望钦慕能另立门户,那时候说不定简俨的态度会改变。

    下午穆熠宸忙完就去了工作室找她,她在画图穆熠宸便躺在沙发里看手机,钦慕偶尔抬眼看着他那好身材在那躺着就想趴上去,可是转念又只得认真画图。

    “小好中午打电话说东山的枫叶红了,问我们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看,她跟景峰要去。”

    “你要喜欢的话也可以!”

    钦慕想起这事来又放下手头的工作望着他问了声,穆熠宸听后觉得怎样都行。

    钦慕抬眼看着他:那我们周六一起去看吧?

    “嗯!你定,我听你安排!”

    他说听她安排的时候眼神朝着她看过去,又深又暗。

    钦慕不自觉的轻轻扯了扯嗓子,低头继续画图。

    晚上钦慕给赫连好发信息回复,赫连好正跟景峰在景家吃饭,景峰看她开心问了声:谁的信息?

    “慕慕啊,我约她周末跟我们一起去爬山。”

    赫连好笑着跟他说,完全无视景家不高兴的人。

    “嗯!”

    景峰知道家里人不喜欢听到钦慕的名字便也没再多说,倒是一直坐在边上吃饭的景晴听到这话之后问了一声:熠宸会去吗?如果你们都去,那他肯定去吧?

    赫连好没回答她,听她问只当耳旁风,低头吃饭。

    景家老爷子拍了拍筷子,一家人便立即都停下了,赫连好虽然奇怪,但是看大家都放下了筷子便也只得放下。

    “小好,小晴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

    “爷爷,我们小辈之间的事情您就别操心了。”

    赫连好虽然不高兴,但是还是耐着性子跟老爷子说道。

    “我操什么心?我就是看你们姑嫂关系好像不太和谐有点着急,你作为嫂子要多让让小姑子知道吗?”

    赫连好心想,也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子暴露了他们俩领证的事情,现在婚礼还没办她就得受着景家老爷子管。

    “知道了!”赫连好低声回了句。

    景晴看赫连好在老爷子面前吃不开也就开心了,虽然面上不怎么表露,但是却笑着跟老爷子说:爷爷,吃饭吧,待会儿凉了对您胃不好。

    “嗯!”

    老爷子这才又拿起筷子,旁人也才敢在他后面拿起来在他用餐后继续用餐。

    从景家出来后赫连好就对景峰说:我不管啊,反正你妹妹不能跟着去。

    “她怎么会跟着去?”

    景峰一边开车一边回了声,但是他怎么能想到周末这天景晴真的就去了呢,而且还穿的特别少女感的运动装。

    “哥,熠宸!”

    等他们四个到了山脚下,才刚刚停好车就听到有人叫他们,一转头就看到戴着墨镜围着一条特别红的遮住脸的女子。

    嗯,如果不是因为穿了运动装,真像是从红毯秀上刚出来的大明星。

    “不介意多几个人吧?”

    景晴说着然后转头招呼车里头,三个女孩子便从她车子里一起下来。

    “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姐妹,好久没有一起爬山了,正好今个有空。”

    “嗨!”

    一群女孩出来后开开心心的打招呼上前。

    那四个人互相对视,过会儿后都无言的笑了笑。

    很快江之远也带着几个男孩子开车过来,这次倒是景晴吓了一跳。

    原来是赫连好早知道情况可能会有变告诉了钦慕,钦慕就跟穆熠宸提了一句,谁知道穆熠宸就搞了这么一出。

    “走吧,后面的照顾好你们的姐妹们。”

    宸哥走之前搂着钦慕的肩膀,吩咐了一声后面下车的人先跟钦慕往前走了,景峰也跟赫连好随后跟上,景晴刚要上前就被赵淮给拦住:景小姐小心脚底下。

    景晴脸一冷:赵淮,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

    “我哪敢拦着景小姐,这不是我们宸哥的意思嘛,他要跟钦小姐一起赏枫叶说是不准外人打扰,这不是看到你跟几位发小来立即叫我们保护你们了嘛!”

    赵淮笑着解释道,他自然是把自己放得够低,把她供着更高,又把阻拦她的事都推到了宸哥身上。

    “哼!”

    景晴看他一眼,心里想,她就不信男人还能赖的过女人,便领着三个女孩走在后面。

    这片山上的枫叶当真是红了,因为夜里刚下过霜,所以掉在地上的枫叶被踩在脚底下给人一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赫连好后来跟钦慕走在前面,踩到越来越多的枫叶后有些不忍心的叹了一声,低着头看着脚底:你看它们是不是很可怜?

    “明年又会发出新的支叶来!”

    钦慕微笑着提醒她。

    “也是!”

    两个女人都穿着长款的浅色大衣走在前面,偶尔回头看一眼身后距离不过几米的男人,再往后,就是景晴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倒是真有点出来玩的样子。

    偶尔树叶上的水雾掉在脑袋上,钦慕抬抬头,那片枫叶美的动人,她抬手把它掐了下来,决定回去放在书里做标本。

    后面的几个女孩挨得近,有个女孩走在景晴身边小声嘟囔:我们的计划还能实行吗?现在都进不了身。

    “先别急,等会儿到了山顶再看情况。”

    景晴看着走在前头的四个人,越发的憋闷。

    “也只有这样了,没想到宸少竟然这么不给你面子,以前还常常陪你参加活动什么的,我们还都说,一准得被你拿下,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陈咬金来。”

    景晴听着那些话,想到他们已经结婚的事实,更是恨的心里发疼。

    她一定要让他们尽快离婚,因为她发现等穆熠宸玩腻了可能要等到过了最好的年纪,她不能这么一直干等着什么都不做。

    上次给刘敬元跟钦慕下药,本来想以穆熠宸的性子肯定会跟钦慕分道扬镳,谁知道他们非但没有分手,还很快就

    穆熠宸对钦慕的信任,远远地超过了她的想象,又爬了一会儿,她低声对身边的两个女孩说:按照计划行事。

    “好!”

    三个女孩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要行动了便又看了看边上走着的几个男孩子,然后突然跑了起来:喂,我们姐妹们说悄悄话,你们男人不许跟上来。

    有个领头说道。

    赵淮江之远他们一看几个女孩跑了立即就想去追,景晴转头冷眼看着他们:我看你们谁敢跟上去?

    “景小姐,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嘛!”

    “是啊景晴,人家小两口出来看枫叶,咱们何必去打扰人家?”

    有个真跟她一块长大的公子哥说道。

    “谁说她们是去打扰那两对?她们不过是想先看看前面的风景而已。”

    景晴说着又冷眼瞅了赵淮一眼,这里面就属赵淮最替穆熠宸办事,她自然要盯紧了他。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那场突如其来的婚礼盛宴惊呆了全城的富豪名媛,其实只是各取所需。

    你喜欢在上面还是下面?

    新婚夜俨如王者般的男子霸道的逼着身下的女人乖乖就范。

    敏锐鹰眸望着身下女人颈上的红痕,性感的指腹轻轻地抚过后低头狠咬下去。

    ——

    男人跟女人的关系难道就仅仅是财色?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傲世王者,威严独裁。

    她是家道中落,三个弟妹都是他的钱攻读的优质大学,但是她要一辈子受他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