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 反转
    三个女孩从两个男人身旁跑过,嘴里喊着两个名字:小好,你跟慕慕等等我们嘛!

    赫连好跟钦慕一转头就看到她们冲过来,平时根本不联系的人突然的热络,还都挽着她们的手。

    赫连好下意识的皱眉,但是性子使然她并没有做什么不恰当的举动,只是抬眼看向钦慕。

    钦慕却是从来不喜欢跟陌生人加装亲近,下意识的就甩开拉着她的那个女孩的手。

    那个挽她手的女孩立即惊恐的望着她,转瞬却是皱起眉来责备:喂,钦慕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这么多年不回来,咱们三个今天刚回城听说你在就来找你,你怎么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怪不得别人说国外回来的女孩格外的不懂人情世故,‘只知道往男人身上贴。’

    最后那句话很小的声音,但是此时几个女孩站的距离都不算远,自然都听得到,钦慕更是眉头微皱。

    “抱歉,我不习惯跟陌生人这么亲近。”

    声音冰冷透底,是真的抱歉也是真的想要跟她们距离远一点,所以她想走。

    “喂,我们可是好心,怎么说小时候也是一块玩过的。”

    另一个女孩看她要走就拦住她。

    景峰跟穆熠宸隔着一段距离,感觉不好就要立即去看,却是景晴突然跑上来:熠宸,我有些话对你说,还有你,哥!

    穆熠宸冷漠的看她一眼又看向景峰,然后转身就去找钦慕。

    “熠宸,你真的不想知道吗?这几天上午钦慕都会去简俨的公寓,午饭后才出来。”

    穆熠宸下意识的就又转头,冷冽的目光向她射去。

    “景晴,你又想做什么?”

    景峰皱起眉来,看自己妹妹这架势他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哥,我只是想让熠宸知道他自己到底跟什么样的女人在一起而已。”

    景晴很认真,又很较真,说完又执着的看向穆熠宸。

    “那些待会儿再说。”

    穆熠宸冷淡的一声,转身便朝着那边走去。

    “你真以为自己配得上宸少?你别忘了你什么身份!”

    “就是,你妈妈早就死了,你连个家都没有。”

    “你要是聪明就趁早离开他,也少的我们看着你心烦。”

    “喂!你们三个说什么呢?”

    赫连好再也顾不得什么发小的面子,上前阻止。

    女孩子立即火了:赫连好你别以为有景峰护着你我就不敢动你了好吗?想当年若不是你,我跟景峰早就订婚了。

    “哈,你跟景峰订婚?你给景峰提鞋都不配。”

    赫连好忍不住笑了一声说道。

    “你才不配!”

    女孩子一听生气了,甩着包就往赫连好脸上砸,钦慕一看那架势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推开旁边的两个女孩就去拉赫连好,转头的时候那个女孩的包包却砸在了她的脸上,因为包包上镶着些亮晶晶的碎片,钦慕的脸上立即出现一道红痕,血汁慢慢的从破了的肌肤溢出来。

    却是因着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而让她的眼神看上去更加的骇人,几个女孩一看她脸上受了伤才有些畏缩,那个砸她的女孩更是吓的吞口水,吞吞吐吐道:你,你我跟赫连好说话你上前干嘛?

    山上的风很凉,受伤的那一条被风一吹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我不知道你们想要的结果是什么,但是要爬山就好好爬,要想再捣乱别怪我不客气。”

    钦慕冷声说着,长发遮不住脸上的伤,更遮不住脸上的杀气。

    赫连好被拉到一旁没有受伤,却看着钦慕的脸上溢出血来吓坏:慕慕你的脸

    “我没事!”钦慕低声跟她交谈一声,然后又朝着刚刚挥着包包打人的女孩看去。

    这并不是她们今天的计划,但是此时她们却不敢在行动。

    “让我看看!”

    穆熠宸走过去就看到她半边脸通红,立即走上前去,低着头一只手握着她的下巴让她的受伤的侧脸显露出来,只是半秒,冷冽的眼神朝着旁边三个女人扫过去。

    “是谁打的?”

    穆熠宸冷声问道。

    “是,是,是小菲!”

    有个胆子小的立即把刘菲给供了出来。

    刘菲立即转头愤怒的看了那女孩一眼,然后回头对穆熠宸解释:宸少,我本来是跟赫连好争执,谁知道她突然会上前,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

    “你为什么要跟小好争执?”

    两个男人先后质问,景峰上前去抓住赫连好的手把她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然后也冷眼看着刘菲。

    “我,我”

    “她骂慕慕骂得很难听,所以我就说了两句,还不是你,当年不是要跟人家订婚的吗?我说了一句她不配人家就要打我呗。”

    赫连好突然甩开景峰的手,狠狠的瞪他一眼后就走向钦慕。

    钦慕看到她跟景峰吵起来其实觉得不值,这还不是让别人开心?再看那三个女孩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算计,不自觉的生气,轻轻推开穆熠宸的手上前去。

    “刚刚你骂的那些话我不需要你道歉,但是你刚刚让我的脸受伤,这个仇我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你想干什么?”

    刘菲紧张的望着她,其实刘菲还大她两岁,但是此时却一点稳重的样子也没有,尽是些小心思。

    “女孩子看自己的脸向来看的比命还要重,我当然只是小小的还敬你!”

    “你不能”

    刘菲刚刚朝着她要吼出那句话,钦慕抬手就一巴掌扇了过去。

    “钦慕你做什么?她又不是故意的!”

    景晴立即走过去挡在了刘菲面前,就如刚刚她挡在赫连好前面。

    刘菲却是捂着自己刚刚没来得及捂住的另外被打了的脸委屈的哭起来。

    旁边两个女孩更是不敢多说,那几个男人也不靠近管闲事。

    “是不是故意你心里应该最清楚吧?”

    钦慕冷眼看着她,钦慕心里很肯定,今天这一场绝对是景晴早就安排好了,说不定她们后面还安排了一场大戏。

    “你不要血口喷人,大家好不容易一起出来玩玩非要搅合的都不得安宁吗?”

    景晴看着她,又看了看周围都是一起长大的人,转头看着她把责任全都推到钦慕身上。

    钦慕轻轻笑了声:“景小姐真不愧是演技派,可是你别忘了这一场游玩本没你们,你们是强行加入,至于原因,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景晴望着她的眼神再怎么克制,此时却是也快要掩藏不住怒意。

    “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说了,熠宸你带钦慕先下山去处理一下伤口吧,晚了恐怕不好。”

    景峰看事情在深究下去可能会不好就阻止了钦慕再说下去,转眼看着穆熠宸提了一声。

    穆熠宸去抓住钦慕的手,低声安抚:我们先去处理伤口,这些人对你做的,我们会加倍奉还。

    穆熠宸对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却又让旁边那些听了的女人腿根一软,这是打算马上要报复她们吗?

    “我们走!”

    穆熠宸本想牵着她走,但是转念却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钦慕略有波澜的眼神看着他,虽然不多问一个字,但是心内却有疑惑。

    “一群白痴,知不知道你们今天在做些什么?”

    景峰在穆熠宸抱着钦慕离开后冷声问了句。

    “景峰哥,我们都是为了小晴打抱不平。”

    “所以呢?你们以为穆熠宸会看在一个院里长大的情分就不跟你们计较?”

    三个女孩往后看去,那个高大如山的男人抱着那个腿脚利索的女人下山的背影,突然心里有些慌张起来。

    “还有你,回家去好好闭门思过,以后不让你参与的活动不要再强行加入,否则也别怪你哥翻脸。”

    景峰转眼看着妹妹教训道。

    景晴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也往山下走。

    还未到达山顶,但是已经无法进行。

    赫连好看着景晴走后还心里愤怒,她怎么也想不到景晴会做出这种事。

    而其他人均是不敢在这几位大少跟大小姐面前多说什么。

    就在穆熠宸抱着钦慕到山脚下的时候,钦慕才刚被放下站稳脚跟景晴就追了过去:我道歉!

    两个人都疑惑的望着她,道歉?

    “我不该带她们三个来打扰你们,但是你们也不用这么无情吧?有误会就解开,熠宸你为了她威胁她们真的好吗?”

    “威胁?谁说我是威胁?”

    穆熠宸打开车门把钦慕送进去,然后冷眼看着对面的女孩问道。

    景晴顿时说不上话来,张着嘴好几次想要说都被卡住。

    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后景晴还不知道该说什么,大脑在那一段时间里都是空白的。

    穆熠宸要为了她得罪全世界?

    他是疯了吗?

    景晴转念一想,立即上了车。

    冯芳华本来正跟阿姨在陪欢欢上早教课,在接了景晴的电话后只得先放下了手头的事,交代阿姨照顾好欢欢然后在附近的咖啡厅等着景晴。

    景晴回到市里便直接到了咖啡厅,将今天的事情按照她自己的方式描述了一遍。

    “阿姨您说,钦慕都已经扇回去一巴掌了,狠话也撩了,她跟那些人怎样我们可以不管,但是熠宸呢?大家都是一个院长大的,若是熠宸执意要把事情闹大,得罪了刘家张家跟陈家,那”

    “怎么会这么严重?”冯芳华听后皱着眉问了句。

    “我算是看明白了,熠宸是真的被钦慕给迷惑了,他要为了钦慕得罪全世界,他现在是在荣城独大,但是将来呢?等他把人都得罪光了,还怎么有未来?”

    景晴认为自己好心的跟冯芳华提示,冯芳华看着她对穆熠宸很上心的样子倒是很满意,只是别的就

    “这事我回去后会好好地跟他谈谈,小晴,难为你还站在熠宸这边。”冯芳华客套道。

    “阿姨,我早就说过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放弃他,今天这事也怪我,本来我想自己跟去,但是担心太尴尬所以就叫了她们三个,谁知道会弄成这样。”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别往自己身上揽责任了。”冯芳华低声说着,之后慢慢的端起咖啡来轻抿。

    景晴为自己此时的举动所折服,她很高兴冯芳华能明白她是为穆熠宸好,这世上只有她对穆熠宸是真心好,全心全意为他着想。

    钦慕跟穆熠宸回去后就先去处理伤口了,因为伤在了脸上担心处理不当落下疤痕,穆熠宸还是带着她去了医院。

    钦慕被贴了个创可贴后出来还忍不住笑,她真是要丢死人了,医护人员看到她的伤口都忍不住吃惊,想要问她为什么来医院一看穆总那黑脸才没敢问。

    “是不是我留下疤你就不要我了?”钦慕出门口的时候问他,扭头仰望着他。

    “我只是知道你有多爱臭美。”

    他也笑了一声,然后搂住她的肩膀。

    钦慕想起来其实还有点后怕,在那种地方打架真的不是个明智的选择,要是一有不慎,若是掉下去之类的,那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了。

    “以后看枫叶我们走的远点。”

    钦慕上车前孩子气的说。

    “主意不错!”

    最讨厌被人打扰的穆总很认同老婆大人的观点。

    只是上车后他的脑海里一闪即过的景晴说过的某些话,不自觉的又朝着他老婆看了一眼。

    钦慕也是无意间一眼,看到他看她那犀利的眼神,好像要用那双眼把她的心的每个小小的角落都窥视到。

    “干嘛那么看我?”吓的她问。

    “没事!”

    他收回视线,想了想,摇摇头发动车子离开。

    钦慕

    他说有事肯定有事,说没事也肯定有事,尤其是这回。

    钦慕突然想起来那会儿他跟景晴在一块,那女人是不是又给她穿小鞋了?

    但是仔细一想,最近自己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啊,连心都没动摇过。

    中午两个人直接回了家,大好的周末不能虚度,穆总亲自掌勺给她煮饭,钦慕本想坐在沙发里看会儿电视吃点零食,结果穆总把她拽到厨房去:在这里等着。

    钦慕

    厨房外的阿姨们看着也不自觉的笑了声,钦慕往外一看她们就特从容的溜了,钦慕无奈一笑,脸上一疼她才又装着正经:干嘛要我在这儿等着,你要做多久啊?

    “我做多久你都得看着。”

    他转眼看着她,声音又低又沉。

    钦慕不自觉的好奇打量他,今天他怎么突然这么奇怪。

    “你不是一向最疼我,不怕我站久了脚疼?”

    虽然山没爬完,但是毕竟也爬过了,在那里冻得跟狗一样,回来后换了衣服他就煮饭,他还能靠得住,她的身上还真有点凉滋滋的。

    “脚疼?你每天去简俨公寓的时候没觉得脚疼?”

    他问了一声,幽深的眼神再次看向她。

    钦慕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看简俨?

    “师父他老人家生病了,我作为他唯一的徒弟,你说我该不该去看他?”

    钦慕才明白他这突然的变化,所以就上前去跟他掰扯。

    “他生病?什么病?”

    “说是感冒,可是连续发烧了好几天,而且很憔悴。”

    “是吗?”

    穆熠宸突然认真起来,想起自己前几天见他的时候,他虽然比之前那次来国内消瘦了一些,但是也还好啊,很正常,突然病倒了?

    “是啊,若不然我干嘛每天过去?”

    钦慕回答他,然后又忍着笑看他,可怜巴巴的:那请问宸哥,小女子现在可以去沙发里看电视了吗?我看到桌上有零食呢。

    “那是给欢欢的!”

    钦慕

    “少吃点!”

    穆熠宸低声说,钦慕点点头立即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却又飞奔回去,抱着他的脸狠狠地亲了一下才离开。

    穆熠宸

    宸哥觉得自己所有的威严到了她这儿都被一扫而空。

    这女人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以为这就完了?

    等有空再收拾她。

    之后看厨房里没了人才拿出手机,给赵淮打电话:都回去了?

    “嗯,你们走后那三位大小姐就走了,不过景峰跟赫连好还是上了山。”

    “好,你今天跟溪秘书联系一下,把我们只要是经过这三家竞标的地全部抛出。”

    “真的要这么做?”赵淮表示担忧。

    “若不然,必然还会有第二次。”

    穆熠宸想到的是他女人的未来,不能再被这些人羞辱。

    “明白了!”

    赵淮想自己刚刚肯定是太妇人之仁,那些人早就因为要跪舔景家放弃他们了。

    后来两个人在家吃午饭穆熠宸才又问起她:你最近一直过去照顾他?

    “也谈不上照顾,就是送早饭,顺便聊聊天。”

    “聊天?”

    钦慕无可厚非的点点头。

    “聊什么?”

    “聊发展啊,说起来他最近其实有些挺奇怪的,那天还突然跟我说以后他的这些财富将来都是我的,还有那天来找我的女人其实是他的初恋,虽然现在嫁了个高官,人家借口做衣服其实是想见他一面,却被他给直接推到我这儿了。”

    “你怀疑什么?”

    穆熠宸眉头微皱,看了眼盘子里的菜问了声,帮她夹菜。

    “我没怀疑什么,你说他总不是得了什么重病吧?还是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其实他好的很吧?”

    穆熠宸

    钦慕像个小孩似地那么一再的跟他求证,仿佛非要听到一个自己想听的答案。

    “先吃饭!”

    穆熠宸低声提醒了一声,把菜放到她碗里。

    “这当然都是我胡思乱想的了,电视剧里的情节而已,那么他到底是怎么了呢?”钦慕还是忍不住问他,又好像问自己。

    只是突然的想起这些日子来简俨的不对劲,一下子就好像钻进那件事里。

    “穆太太,请你尊重一下你的丈夫?最起码让我安安静静吃完这顿饭?或者至少别再让我听到你关心别的男人?”

    穆总深表无奈,又只能耐着性子跟她说。

    “哈,他是我师父呀,不仅我要尊重他,关心他,连你也一样,知道吗?”

    “凭什么?”

    “凭你是他徒弟的老公啊。”

    穆熠宸只因为这一句,原本打算敷衍她的话全都没了,本来轻浮的眼神也变的认真,就那么突然直直的盯着她。

    好像他是她老公这件事她已经深刻到骨子里了,近来好像听她提过几次了。

    不自觉的想笑,但是一想到不能被她发现她自己把他放到心里这事就只得继续装着正经严肃:快点吃饭。

    “行,听您的。”

    您?

    穆熠宸摇了摇头,看她无可救药也不想去抢救她了。

    一起堕入魔道吧!

    穆熠宸突然就有那样的想法,仿佛只要在一起,就算入魔也是快乐的事情。

    这一生最怕的就是成就了一切,却还是孤身一人。

    如果没有人真心惦记着,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这顿饭吃完后两个人就一起收拾了,然后站在窗口说了会儿话,回到房间去午睡。

    下午冯芳华带着欢欢回家才看到钦慕脸上的伤,不自觉的皱起眉:这个刘菲也真是的,都多大了还动手,手上也没轻没重的。

    “其实只是不小心划破点皮,并没有什么大碍。”

    “谁说的,你皮肤本来就脆弱,留下疤我这辈子都不饶她。”

    穆总独坐在一旁的沙发里,声音又沉又冷,眼神又阴又深。

    钦慕转头望着他,突然就没话好说。

    倒是冯芳华看着他那冷漠的劲叹了一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着?刘家虽然没什么大权力了,但是你现在搞得房地产声音不是很多都要走他们那条线?

    “荣城就这么大,我能有多少生意从他们手里走,如今我已经在开发外地的项目,荣城这块小地方还真无所谓。”

    “这话有种你跟你爸说!”

    “就是爷爷他老人家来了我也这样的话。”

    穆总执拗起来,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

    “钦慕你说说他,整天这么给人添堵,就不能好好地说话做事?”

    冯芳华立即转移了阵线。

    “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所以这件事您就别管了。”穆熠宸不想钦慕为难,而且他也早就想跟城里面这几家断了,他们都跪舔景家,但是景家早晚得跪求他回来开发市场,因为他穆熠宸名字这三个字,也不是外面白叫的。

    “你,钦慕又没事,你何必把事情闹大?是,咱们家事业现在被你做的风风火火的,可是荣城毕竟是你的根啊。”

    “我的根没那么大。”

    冯芳华

    钦慕

    钦慕今天算是见识了,她真没想到这男人竟然可以这么

    这可是他妈妈啊,他到底在说啥?

    “爸爸!”

    欢欢突然从旁边走到穆熠宸身边去。

    穆熠宸抬眼看着她,刚坐好了要把她揽到怀里就听到她奶声奶气的问了一声:爸爸,根是什么啊?

    根

    穆总顿时手上一软没抱起来。

    钦慕心想,我忍!

    冯芳华更是一时坐不住:我去厨房看看燕窝好了没。

    “我也去!”

    钦慕第一次这么追随着冯芳华的脚步,然后娘俩就听到穆总在一本正经的跟女儿讲根的故事。

    倒是讲的很好,只是他刚刚是那个意思吗?

    他分明伸了伸腿。

    不过都不重要了,等钦慕端着水果过去,放下后坐在旁边叫着欢欢:到妈妈这里来。

    “妈妈,爸爸说这里就是我的根。”

    “他说是就是啦!”

    “嗯!我想吃苹果,妈妈,我特别喜欢吃苹果。”

    看着钦慕端过来的果盘,欢欢缓缓的搓着手,望眼欲穿,但是奈何手上刚刚玩过玩具所以不敢自己拿。

    “那先吃一口,妈妈带你去洗手后再回来吃。”

    “嗯!”

    钦慕拿着水果签为她吃了一口,然后娘俩就一起去了洗手间。

    “爸爸不要偷吃哦!”

    欢欢走到半路上突然回头,望着穆总的后脑勺叮嘱了一声。

    穆总

    只好抬了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

    却是在看到女儿跟老婆都进了洗手间后看着桌上的水果故意快速的倾身去拿了一块放到自己的嘴里。

    冯芳华刚好走过来,看他那动作不自觉的笑了一声:都多大了?

    “您不是说不管多大在您这儿都是孩子嘛?”

    冯芳华坐下后看她儿子,有时候真被这小子气的胃疼,心想你到底长大没?

    后来钦慕跟欢欢回来,一起吃水果。

    “爸爸今晚回来吗?”

    钦慕吃东西的时候问了声。

    “说是不回来吃晚饭,晚些回来。”

    冯芳华说。

    穆子豪早已经交出权力给儿子,但是却隔三差五还是找他父亲去应酬,对此穆熠宸也是有些无奈。

    总有些人不愿意卖给小的面子。

    冯芳华后来还是跟钦慕说起那三家的事情,希望她能劝穆熠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钦慕晚上便说给穆熠宸听,穆熠宸却真的只是听了听。

    隔天那三家就找到景家老爷子那儿去了,景家老爷子根本不屑一顾:哼!他小子算是翅膀真硬了,估计现在根本看不上你们这些老东西。

    “那怎么办?他要是离开荣城,这对我们城市的发展可并不是好事。”

    “是啊,而且现在他又有钦海明做岳父,如果我们一味的给他脸色看,以后对我们会不会不利啊?”

    “能有什么不利?不是还有我吗?”

    景家老爷子抬眼看着坐在他家沙发里的三个小辈,紧皱着眉头。

    他们三个不敢再多说,景家老爷子却是在他们走了后就叫了景贤宗回来,景贤宗听完后便去了穆熠宸办公室。

    这也是景贤宗在知道穆熠宸结婚后第一次跟他正式的交谈。

    穆熠宸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就跟他客套的点了点头人,然后礼让他先入座才自己坐下,之后景贤宗就说明了来意。

    “伯父,您也知道我并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我跟景峰的关系您也知道,亲如兄弟,但是我也没办法,我是商人,商人就是利益最大。”

    景贤宗这个年纪的人,沉稳又内敛,因为常年从事一些工作整个人也很有气场,但是看着穆熠宸那独特的个性,还是不得不叹了一声,轻轻地靠到沙发后背,眼神从容的望着顽固的穆总。

    “熠宸啊,我知道小晴做一些事情做的让你不太开心,你结婚的事情她已经接受了,只是心里还承受不了而已,再给她一些时间,好吗?”

    景贤宗说完了客套话这才跟他认真提起这所有事的原因。

    穆熠宸也很坦荡,景贤宗人还不算太坏,也不长给人使绊子,但是毕竟他是景家人。

    “我明白您的意思,我承认最近景晴给我带来的烦恼真的有点多,但是荣城就这么大,房地产这块市场,前有刘敬元后有很多企业也在做,我犯不着为了这点东西把这些个商人都得罪光了吧?”

    “你这样做,钦市长没有表达意见?”

    景贤宗心想,钦海明不可能让穆熠宸这么溜走才对,毕竟他作为一市之长,总要对这个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万一穆熠宸将重心转移出荣市,那么对他们这些所谓的市领导,都是相当大的打击,不慎可能还会因为无能留住财富保不住乌纱帽。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

    穆熠宸浅笑着回答。

    景贤宗看出他并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也知道他心里是在为那个女人抱不平,不得不点点头:如果我让小晴出国呢?

    穆熠宸抬眼看他,这个反转来的太快,他竟然一下子还不太能适应。

    “您恐怕做不了她的主。”

    “那就等我做了主再来找你。”

    “伯父,我要的不是景晴离开荣城,只要她改掉那个跟踪我妻子的毛病,只要她不再破坏我的家庭。”

    穆熠宸在景贤宗站起来后也站了起来,这一次是真的很认真的跟景贤宗聊了句实话。

    景贤宗望着他,听完后点点头。

    晚上的景家便显得有些不太平,景晴听到父亲说让她出国更是不可思议的笑了声:爸,您说什么呢?

    “你最近做的事情还少吗?”

    “那怎么着?什么都不做?任由别人欺负?”

    老爷子一听儿子那话就不高兴了。

    景贤宗立即就头疼起来,这老头太疼自己的孙女。

    因为是一家人吃饭开会,所以景峰跟赫连好也在,赫连好听着他们一家人说话都觉得太和善,虽然表面上以和为贵,但是心里镇渴望他们打起来。

    老爷子太宠着孙女不假,但是景贤宗又何尝不是太惯着自己爹,虽说孝顺是好,可是有些长辈的坏脾气都是被宠出来的也是真的。

    景晴听到老爷子替她说话才不再吭声,却又刚要吃饭就听到景贤宗说:你要是不走也可以,就找个人订婚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眼都亮了。

    景晴更是吓坏的望着他:您说什么?

    “我说让你订婚,别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穆熠宸身上,人家已经结婚,孩子都有了,你还想怎样?”

    景贤宗问道,眉头紧皱着,一是怕老爷子再反驳他,二是真的希望这事情快点解决。

    “我还想怎样?他本来就是我的。”

    “穆熠宸十三岁就跟钦慕出国,他怎么会是你的呢?”

    赫连好实在是听不下去景晴那么自以为是,忍不住问出一声。

    景晴听到对面的女人说话更是冷笑一声:他十二岁跟她一起出国怎么了?他回国后一直都跟我在一起,若不是她突然回来。

    “欢欢都三岁了,你认为他心里要是爱你的话会跟钦慕生欢欢?他每隔一阵子都要去巴黎看钦慕是为什么?他跟你逢场作戏不过是因为你哥哥求他帮你在娱乐圈站稳脚跟,他的任务完成了,你为什么不撒手?”

    景晴听着那些话,虽然已经听过,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发抖,就那么倔强的恨恨的望着对面的赫连好,她这一番大实话叫景晴实在是无法接受。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偷偷去跟我哥哥领证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

    “照你这么说我根本没有资格坐在景家的饭桌上吃这顿饭,开这个会,那么我告辞。”

    赫连好听完之后直接把筷子轻轻放下站了起来,对旁边的公婆点了点头便转身要走。

    景峰看她走了后无奈的叹了一声:你们非要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些?还有,以后小晴的事情能不能单独跟我说?

    景峰头疼的放下筷子也起身离开。

    突然偌大的餐厅里就剩下四个人,景晴委屈的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也甩了筷子往外跑,老爷子更是直接把端着的碗给摔了:这饭都不用吃了。

    景贤宗跟妻子看到老爷子也离席都没再说一句话。

    但是他们都得以大局为重,如今这局势,老爷子可以任性,女儿可以任性,但是他们还真的是不能目中无人了。

    穆熠宸突然放手荣市所有的房产生意,这对荣市将是怎样的打击?

    “景大哥,您手机响。”

    阿姨突然走进来,手里拿着他的手机。

    景贤宗看着阿姨小心翼翼的便猜测到是谁的电话,然后立即起身接过电话接起:喂,钦市长。

    景贤宗的妻子无奈的起身,想着女儿跟丈夫的前途便决定亲自去找女儿谈一谈。

    而景晴此时正在老爷子那里柔弱的掉着眼泪听老爷子安慰呢。

    穆家今天刚刚订的百合,含苞待放的被插在花瓶里,客厅的各个地方都有一捧,在天冷了后家里看着这些格外的温暖。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便在一起看电视,欢欢安静的趴在钦慕腿上听着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妈妈偶尔聊天,还会突然出其不意的问一些问题,有时候把大家逗的都忍俊不已。

    钦慕更是宠溺的望着她,直到听到冯芳华问欢欢:宝贝啊,你告诉你妈妈,你想不想要个弟弟啊?

    “欢欢想要妹妹。”

    钦慕刚还没消化冯芳华的话,却又被女儿的话吓到,也才知道,原来这小女孩想要再有个妹妹。

    “不是跟奶奶说好是弟弟的吗?怎么又成了妹妹呢?”

    “欢欢喜欢妹妹。”

    欢欢趴在妈妈身上,乖乖的,又特别的倔强。

    冯芳华无奈的看她一眼,抬了抬手叹了一声。

    穆熠宸看着女儿又忍不住看向钦慕,他倒是没想到冯芳华会突然说起这事,但是此时看着钦慕跟女儿,他倒是真的很想再给家里增加一位成员。

    穆子豪说:弟弟妹妹都好,反正你爸妈还年轻,以后可以让他们多给你生几个弟弟妹妹玩是不是?

    “是!”

    欢欢答应,然后抬眼看妈妈。

    钦慕突然就觉得女儿这眼神别有深意,却只是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

    生孩子那种事,也不是想要就能要的吧?

    虽然上次怀欢欢的时候真的出乎意料的一发就中。

    但是有几次他们俩都不够注意,但是也没在怀上了,生那么多的话,她怕自己能力有限。

    穆熠宸却只是晓有幸致的盯着自己的老婆,直到欢欢从钦慕怀里爬起来去拿了旁边的芭比娃娃叫了一声:外公怎么还不来?

    “嗯?”

    钦慕好奇的看了女儿一眼,不理解的问了一声。

    “外公送给欢欢的芭比!”

    欢欢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妈妈,摇了摇手里的芭比公主。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天生的王者,威严霸道。

    她是危机豪门里骄傲的明珠,也是被折断翅膀的执拗小鸟。

    商业联姻,互惠互利,两个人商定的互不干涉,她以为这一路他们定然是能各自过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