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 真爱
    钦慕这才知道钦海明经常来看她女儿,这晚她没有发脾气,只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罢了!

    后来她去哄欢欢睡觉,穆熠宸在楼下聊了两句便上了楼去找她。

    他坐在床沿,她们母女旁边,修长的双手交握,眼眸微垂:这件事其实我一直知道,没告诉你就是怕你听了不高兴。

    钦慕静静地听着,并不打算说什么,但是之后一想,转身,如水的眼神望着他:他要看就看好了,左右欢欢也没损失。

    穆熠宸怎么会想到她会说这种话,还以为她会气呼呼的骂他,委屈的像是上次他骗她去寿宴那样哭喊着抱怨。

    他甚至想到她可能会一动气就离开。

    但是她却只是这么从容的说了句。

    “回房间睡觉吧。”

    钦慕坐了起来,看了眼睡着的女儿对他说。

    “今晚为夫一定好好表现。”

    他伸手把她从床上直接捞了起来抱在怀里,抵着她温热的额头低喃。

    钦慕不自觉的瞪他一眼:罚你今晚规规矩矩搂着我睡觉。

    宸哥,心,瞬间稀碎。

    ——

    钦慕最近已经开始为了年底那场秀忙碌起来,微博热搜事件也已经反转,那天上午在办公室看着网页上大肆的报道她的作品以及从业经历等等,才发现,原来自己进入这行也这么久了。

    小美在她耳边说:可是事情还在发酵,正反两面都有说的,接下来我们还要继续顶置吗?

    “不需要了,已经斗到现在,还分不清真假的那就没什么好值得我们留了。”

    钦慕看着网页最后一眼,然后把电脑合上,转眼看着小美。

    小美听后点点头:那也好,最近我找图片找的都要近视了。

    “你本来不是就近视吗?”

    “我只是散光重一点好不好?”

    小美反驳,钦慕无奈的笑了笑:好,好。

    “你师父打电话说下午过来,看来是病情好转了。”

    钦慕听到这里才叹了一口气,也是真的放松了一些,最近简俨病的叫她心慌是真,还有就是,穆总知道她去看她师父的事情是谁说的?

    竟然忘记问他。

    “钦钦?钦钦?”

    就在钦慕走神的时候,小美叫了她几声。

    钦慕抬眼看着看着她,还有点迷糊。

    “那没事我先出去了?”

    小美抬手指着门口跟她说了声。

    “哦,好!”

    钦慕这才回过神来,拿起旁边的手机想要给他发信息,但是又一想,这种事果然还是适合当面说,于是就把手机又放下。

    赫连好过会儿就去找她,讲起在景家的事情就生气,又无奈:你说我这又是何必?我算是想明白了,以后凡是景家的家庭会议我都不参加了,免得给自己添堵。

    钦慕放下手里的笔,摸着自己被笔磨的有点发硬的手指关节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当然是开心最为重要,景峰怎么说?

    “景峰没说什么,不过我听他追我之前也对老宅的人说以后这种事就跟他自己说,大概是也不愿意我在听这些。”

    钦慕点点头,心里不自觉的给景少爷加分。

    只要景峰分得清,就不会在景家吃亏,想想她们姐妹俩也真是

    “我就是替你生气,你说怎么会有人这么极端,明明不是自己的东西,还非要得到的呢?”

    “穆熠宸才不是东西。”

    钦慕听了后忍不住一本正经的跟赫连好澄清,说完后觉得不妥差点笑出来。

    “是是是,你们家穆熠宸不是东西,是宝贝行了吧?不过是你一个人的宝贝。”

    赫连好受不了她那么腻歪穆熠宸,觉得肉麻又不得不修正。

    “才不是,一家人都把他当宝贝。”

    “你要照这么说,那把他当宝贝的人在全世界,那真是多了去了,上有贵族绅士,下有娱乐圈让人舔屏不止的国民男神,但是你们家宸少还真就是把他们比下去了。”

    “景峰要是多上上娱乐头条,估计也不会差。”

    “那我宁愿他永远都不要上。”

    赫连好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愿意自己的男人那么多女人惦记啊。

    钦慕也只得苦笑一声,其实没觉得别人可怕,要说这景晴,仔细想想还真是挺可怕的。

    但是怕有什么用呢?

    本来想着来一场光明的决斗,谁知道才一开始就不在正道上。

    听说她最近也换了设计师,衣品更是上升了不少,至于温如暖,还是走从容简单的路线。

    观众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明星?

    妖艳妩媚的?

    还是端庄淑女?

    亦或者平凡的邻家女孩?

    或者是各有所爱,但是总有一位要成为佼佼者,温如暖要有她自己的风格,并且要让人百看不厌。

    景晴若是有一天会在京尚混不下去,钦慕想自己最多是辅助作用,关键还是张总想要助自己的女人上位吧。

    穆熠宸说张总请他中午一起吃饭,问她去不去,钦慕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自己不适合,到了中午吃饭点就跟赫连好还有小美一起在外面的火锅店吃鸳鸯火锅。

    小美被辣的眼泪直流但是还一直涮那个辣的让人受不了的锅,钦慕跟赫连好淡定的唰原味。

    “要不别吃了,不然下午肚子难受怎么办?”作为一个医生,条件反射的提醒她看到的要受伤的人。

    “没事,我上次吃的还要辣的多,偶尔吃一次很过瘾的,不信你们俩也试试。”

    钦慕不敢,所以不理,闷头吃自己的。

    赫连好摇摇头:我是不行了,最近胃本来就不好,那你吃完去药店买点药带回去。

    “好!”小美答应着的时候深深地看了赫连好一眼,那眼神还略带点小暧昧,吓的赫连好浑身一抖。

    “唉,要是我们家小美去演艺圈混,说不定还能红一阵。”钦慕看小美脸上那么多戏份忍不住感慨。

    “我才不要去,那么乱!万一哪个导演看上我怎么办?我是从还是不从?我有选择困难症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美立即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很恐惧的样子。

    赫连好也忍不住笑了一声:我总算知道你们俩为什么这么合拍了。

    “为什么?”

    钦慕抬眼好奇的问,锅子里冒着热气把三个人中间隔开。

    “互补啊,一个太正经,一个太不正经。”

    赫连好说着放在锅里点面煮着,因为下午还要上班她便说:我吃完这些就得先走了,下午恐怕会很忙。

    “嗯,那你快吃吧,有空我们再聊。”钦慕说着帮她倒了杯水端到面前。

    “赫连小姐你会跟景检办婚礼吗?”

    小美好奇的问。

    “或者吧,不过那应该是很遥远的事情。”

    赫连好一边搅拌着锅里的面一边说着,说完又忍不住叹了一声。

    “等到时候赫连小姐跟我们家钦钦一起办婚礼,我给你们俩当伴娘,哈哈哈,一定可以要很丰厚的红包。”

    小美真的是想的超美。

    “那你到底是要去替哪位新娘挡门呢?”

    钦慕忍不住问了一声,一双杏眸明亮又深沉。

    “呃”

    小美一想也是啊!

    “还有你以后也别叫我什么赫连小姐了,听着见外,你既然叫慕慕钦钦,就可以叫我赫连或者小好吧,身边的人都叫我小好,我们科室的病人还叫我好大夫呢。”

    那两个刚要吃东西的女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下午钦慕跟小美回到工作室就看到了简俨,两个人知道他要来,特地给他从咖啡厅带了杯咖啡,简俨看着桌上的咖啡不自己的浅笑了一声:难为你们俩出去吃饭还想着我。

    “主要是小美想着你。”

    钦慕抱着水杯在他对面坐着悻悻地说。

    “是,你什么时候在乎过我啊?”

    只整日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挂嘴边上。

    钦慕看着简俨看她的眼神好像就是在说那话,有点羞愧的低了头。

    小美看简俨看钦慕的眼神便无奈的只好转头去工作了,什么时候人家会真的看到她的付出呢?

    钦慕看小美走了以后想起小美对她说的一些话,想起穆熠宸因为简俨一些反常的举动,再抬眼看简俨的时候竟然会有些心虚。

    简俨看着她有些躲闪的目光便低声问:今天上午画图了吗?去看看。

    “好!”

    钦慕捧着水杯上楼,他跟在后面,那杯咖啡放在那里没有人碰。

    简俨跟她在一个办公室里画图,两个人偶尔交流,但是钦慕看简俨时常皱眉,下意识的去问他:还不舒服吗?

    “没了!”

    简俨抬了抬眼,然后又垂眸,只是想画图最后却还是把画纸推到了一旁:我先回办公室差点资料,你有事过去找我吧。

    钦慕下意识的点点头,眼睛却没从他身上移开,直到他站起来走了,钦慕许久也还望着门口不能回过神。

    穆熠宸跟张总喝完酒不久就去找她,不过都没去她办公室看她就直接去她以前睡觉的房间休息去了。

    钦慕去倒水的时候看着那扇门半开着,走过去轻轻地推了下,看到他在床上躺着,不自觉的就走上前去:什么时候来的?

    没人应,睡着了?

    钦慕握着空荡荡的水杯走到床沿:穆熠宸?

    穆熠宸还是没吭声,钦慕想他大概是累了,然后把水杯放下,手瞒着他去够里面的被子给他盖,谁知道才刚一抓住被子人就被抱住,接着不知道怎么就被压在了床上。

    “哪里来的妖女趁我睡着就爬上我的床?”

    钦慕瞪了他一眼:你说我是哪里来的?再不放开妖女要发招了。

    “尽管放马过来!”

    “马没有,妖术倒是有一点点。”

    钦慕突然坏坏的笑起来,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睨着她,更是看不下去她那妩媚的模样直接低头把自己性感的唇瓣压在她的唇上,接着将她的一点点唇肉咬住不让她再得意。

    “疼!”

    她忍不住皱着眉哼哼了一声,他立即松开,转而却是更加缠绵的吻着她,钦慕被吻的快要喘不动了。

    穆总那高超的吻技不知道是哪里学来,也或者真如他所说是自己弄来。

    而就在他们亲吻的正起劲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个轻轻地咳嗽声。

    那声音像是故意发出来,两个人这才想起不是在家。

    钦慕想起自己进来的时候没有关门,立即两只手开始推他。

    穆熠宸被迫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在旁边冷着脸很是不爽的表情,也不看外面一眼。

    钦慕立即坐了起来,一边整理的被他弄皱的衣衫一边问了声:什么事?

    “有你的电话。”

    小美在外面低低的提醒了一声。

    钦慕看都来不及再多看一眼就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小美嘿嘿坏笑着把她手机交给她,嘀咕着:我刚刚去给你送水听到你手机在响。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心想我到底说什么了你这幅怕怕的小模样。

    在后来钦慕去拿杯子,顺便跟他说:你今天下午都要在这里?

    “嗯,等你下班。”

    “切,喝的满身酒气来等我下班?”

    “喝成这样还记得来找你,说明什么?”

    穆总看着她捧着杯子站在门口,开口问她。

    钦慕抬眼看着门框上,想了想:说明是真爱。

    “哼!”

    穆熠宸翻个身没再理她,钦慕

    真爱就是哼?

    够横!

    之后钦慕在办公室里专心画图,穆熠宸睡了会儿起来就去了简俨办公室,简俨看到他就笑了一声,却没放下要点的烟:穆总也来一根?

    穆熠宸双手插兜很公子哥的架势走了进去,果真坐在他旁边的沙发里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挂在了嘴边。

    简俨看着他那股子邪劲不自觉的叹了一声:这个时间穆总也不忙?

    “手底下那么多人我还要忙的黑白颠倒的话,要他们有什么用?”

    他自己点了烟,之后抽了一口才回答。

    简俨知道穆熠宸的性子,大丈夫自然能屈能伸,脾气大可过天,小可卑微到地里。

    “这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简俨说着也狠狠地抽了口,靠在沙发里漫不经心的望着茶几上的烟盒。

    穆熠宸抬眼看着他:听钦慕说你最近身体不好?应该还没到需要有人陪床的地步吧?

    “哼!慕慕跟你说?”简俨笑的十分的真诚。

    “当然。”

    简俨心里听到这个当然其实真的很不是滋味,但同时又不得不承认,他也只有吃醋的份。

    “我跟你说过了,不要担心我会跟你抢,我抢不过,也不会抢。”

    “那你留在这里是为什么?”

    穆熠宸直接问,冷漠邪魅的眼神望着斜对面的男人。

    “等她今年的秀办完我就回巴黎了,以后还会不会再来都是未知。”

    简俨说完后苦笑了一声,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怪不得她说你最近有些奇怪。”

    “慕慕?”

    “嗯,她最近脑子里总在幻想你得了什么绝症。”

    简俨的眼神一闪即过的怔愣,随即却是笑了两声:真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要是有事就说,没事就不要故弄玄虚,她把你当她亲爸敬爱着。”

    穆总说道亲爸那俩字的时候还抬了抬眼看他,简俨知道他是故意也不跟他计较:心里有我我就知足。

    “哼!”

    穆熠宸哼笑了一声,讨厌简俨那么淡定。

    晚上下班后两个人一同回家,车子里钦慕好奇的问他:你跟师父他老人家聊什么呢?听小美说你们神神秘秘一个多小时。

    “男人的话题你适合听吗?”

    穆熠宸转眼看她,然后又看向前面的路。

    “那我有什么不能听的?我连男人身上的那什么不是都看过了吗?”

    钦慕说着又往他身上瞟了几眼,穆总难得的正经不起来,忍俊不已。

    钦慕又缠着他问了几句,没有问出答案只得作罢,却没成想回到家会看到欢欢外公在。

    是的,欢欢叫外公,拉着他要跟他一起吃饭。

    “你就留下来吧,吃了饭再走。”

    冯芳华看孙女抱着他的大腿不让他走便也又留他。

    “还是不了,等会儿慕慕该回来了。”

    他们今天早下班了半个小时而已,钦慕跟穆熠宸一进门就听到那话,钦慕心里其实很挣扎,可是脑海里一大半理智压制住了冲动。

    穆熠宸搂住她的肩膀,像是要给她些什么力量,钦慕下意识的看向他,然后跟他一起走入客厅。

    “少爷少奶奶回来了。”

    管家正在看着里面,感觉有人从自己眼前走过才回过神立即问了一声。

    客厅里瞬间安静下来,那三个长者跟一个小女孩也都齐刷刷的朝着他们看过来。

    “爸爸妈妈,是外公!”

    欢欢立即撒开钦海明朝着他们俩跑过去,并且给他们介绍起来。

    钦慕低了低眼微笑着看着女儿那激动的模样把女儿抱了起来:外公呀,欢欢很喜欢外公?

    “嗯!”

    欢欢看着妈妈温柔的眼神立即点头。

    冯芳华一看便知道钦慕是心软了,立即笑呵呵的招呼着:您就留下吧。

    钦海明还是又看了钦慕一眼,确定钦慕不会生气才点点头:那我今晚就客随主便了。

    “咱两家还说什么客套话?”

    穆子豪又请他坐下,厨房还在准备晚饭,自然是很丰盛的,而外面穆熠宸也陪着喝起茶来,钦慕带着欢欢在洗手间洗手,看着欢欢自己搓香皂不自觉的感叹女儿真是长大了,又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

    那时候自己也曾踩着小板凳站在洗手台前洗手,还故意在钦海明下班回家的时候,因为他每次回来看到她踩着小板凳都会担惊受怕的去抱她。

    岁月如梭,一眨眼她已经为人母,也再没有体会过做女儿的感觉。

    如今他就在她公婆家里,是亲是敌此时也变的不再重要,她可以不再为自己被送出国委屈,她也能放下她母亲的死?

    钦慕不知道,只是这晚,她必须平静的面对。

    晚饭时间一家人围在桌前也是比平日更加热闹,穆子豪跟冯芳华自然是把钦市长当亲家好好地招待着,钦慕作为小辈也一直不说话,只是为女儿吃饭的活终于又落到了她身上,她便安静的帮欢欢夹菜,挑鱼刺。

    穆熠宸看她自己都不怎么吃便帮她夹,钦慕仿若没有看见,只是专心的喂欢欢吃饭。

    “我先敬你一杯,他们俩结婚这么久也一直没有正式的在一起吃过饭,是我们男方的失职,我这一杯先给你陪个罪!”

    穆子豪端着白酒杯子跟钦海明客套着。

    钦海明也端起杯子却是轻笑了一声:这跟你们没有关系,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要说这第一杯应该是我敬你们,谢你们能这么带我女儿。

    “既然大家都不是外人,咱们就共同干了这杯吧。”

    冯芳华也端起了酒杯。

    穆熠宸转头看向钦慕:慕慕最近在喝中药不能喝酒,我代她。

    “我以水代酒吧!”

    钦慕听完后端起自己的水杯,还算从容不迫。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很疑惑,钦海明更是没想到,自从钦慕回来他多次想跟钦慕吃饭都被拒,这次钦慕竟然说要以水代酒跟他喝酒,他的内心怎么可能没感觉。

    穆熠宸却说浅笑了一下,跟钦慕站了起来端着酒杯伸出手臂去客套的主动碰杯。

    之后长辈们在聊天,钦慕柔声说:我先陪欢欢去洗澡吧。

    “哦,好,那你去吧!”

    冯芳华没再拦她,钦慕这才抱着欢欢离开。

    穆熠宸看她离去后也是松了一口气,这顿饭能这么平安的吃下去也是不易,她肯定是做了很多的心理抗争才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吧。

    “这孩子真的跟我想象中不一样。”

    钦海明在她走后嘀咕了一声。

    “您怎么想她?还是您那位夫人说她是怎样您就认为是怎样?”

    穆熠宸在钦慕走了以后也才会这么直接的问话。

    钦海明望着他,有那么一瞬间有点脑海里一片空白。

    “熠宸,不准乱说。”

    冯芳华立即阻止。

    “乱说?我老婆自己在国外呆了这么多年,回来后钦市长作为父亲可有真心的想要补偿她过?先不说开始您想要把我岳母的墓从钦家墓地移出来的事,就说前几天您夫人跟女儿去她工作室闹事,我老婆的性子不管是随了您还是随了我岳母,她是那种会先动手打人的人吗?您却听了您夫人跟女儿的挑唆就去找她要道歉,寒心的不只是她——。”

    穆熠宸说到后面便不再继续,他知道钦海明懂他的意思,这番话说的很沉,很重,又很不讲情面,甚至此时他严肃的仿佛才是这桌上的主人。

    “熠宸,不要再说了!”

    万年暖男穆子豪也终于忍不住在儿子说完这一段后喊停。

    穆熠宸自然是不再说那种话只是端起酒杯来:作为小辈我没资格讲这些话,但是作为我老婆的丈夫我必须得替她把一些话说出来,若有得罪,这杯酒我算是赔罪。

    穆熠宸说着就端起了酒杯,没有半点含糊。

    这一刻,餐厅里很是寂静。

    那三位年龄大的长辈都看着他喝完了那杯酒却是许久都沉默。

    “我承认我是对慕慕信任不够,她离开太多年,回来后性情又变的这么冷漠,当然,她之所以变成这样也都是因为我,但是——很多事——我又何尝不是一言难尽?”

    穆子豪跟冯芳华自然不能多说什么,这时候也是静静地听着的份。

    “其实大家分开这么多年,是会有些磨合,但是我们毕竟是一家人,你也别想太多了。”

    “是啊,日子还得过下去,何况你没时间管家里的事情我们也都了解。”

    穆子豪跟冯芳华过会儿才又替他开脱道。

    “熠宸刚刚说的很好,以后我会用眼睛去看,用心去分辨,我这样说你可满意?”

    钦海明看着斜对面坐着的女婿,他对这个女婿其实不是很满意,穆熠宸心比天高,虽然平时在外惜字如金,但是他心里藏着很多事钦海明是清楚的,今天穆熠宸肯跟他讲这么多,他自然也不会不表态。

    “我期待着。”

    穆熠宸扯了扯嘴角。

    “那,你要离开荣城去外地发展的那些谣言是不是也可以从市里消失了?”

    钦海明这话一出,穆子豪跟冯芳华都忍不住好奇的朝着儿子看过去,谁也没想到穆熠宸会搞这么一出,还真把一些人给吓住了。

    “这话本来也不是我说,虽然名下的确有些项目在外,但是要离开荣市这种话我没说过。”

    穆熠宸倾斜身子在椅子里,这话说出来真的是跟真的一样。

    那棱角分明的轮廓没有半分感情,虽然说话有点滑头,又不会让你感觉他在敷衍你。

    钦海明听后点点头:有你这话我也就放心了。

    钦海明浅笑了一声,跟他喝酒。

    穆熠宸也不多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钦慕一直在楼上陪欢欢,洗完澡后又陪她看童话书,平时这些事情都是冯芳华做,她根本就没什么机会,今晚终于如愿以偿。

    “妈妈,外公还在吗?”

    “嗯!”

    温馨的房间里,那张专属于小公主的床上,母女俩躺在床上聊着天,欢欢其实已经快要入睡,但是又挂心着楼下。

    “外公会跟我们住在一起吗?”

    “欢欢想让外公跟我们住在一起?”

    “嗯!”

    “外公有自己的家,不能跟我们住在一起呢,不过外公会常常来看欢欢,对不对?”

    “对,还会给欢欢带好多礼物。”

    钦慕轻轻地摸着女儿的头发,小孩子永远那么单纯,只要那个人对她好,给她买礼物,她就会万分的喜欢那个人。

    可是这个世界上到底多少人对多少人是真心?

    她真的不确定钦海明对她是真心,正如她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一直隐忍着。

    后来穆熠宸也先回了楼上,钦慕还在女儿房间里,他走过去轻轻蹲在床边看着她,因为欢欢已经睡着她就在看手机,放下手机侧目看他:干嘛这么看我?

    “穆太太,你总能让我吃惊!”

    他注视着她,漆黑的眼神里,满满的深情。

    “或许以后有更让你吃惊的事情呢。”

    钦慕笑着提醒。

    穆熠宸也笑了一声,然后握住她纤细的手,这一次才发现她的手指间好像有些粗糙,那是因为常年握笔的原因。

    他低头看着她的手,轻轻地吻着她的手指。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边看着他的动作,他珍爱她的时候,其实她的内心也在寻找,寻找他让她动心的根源。

    她对他,还能再像是曾经那样说放手就放手吗?

    后来他们俩回房休息,穆子豪跟冯芳华又喝了会儿茶,冯芳华说:你儿媳妇今天转性啊,上次话都没说就转身走了。

    “她也知道其中的关系,既然选择了留在荣城。”穆子豪点点头说道。

    “哼,我才不信那丫头会是个圆滑的人。”

    冯芳华说完这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叹了一声,其实她心里有个想法,钦慕可能是为了穆家,但是钦慕不提她便也默默地接着罢了。

    “不管怎样,慕慕能做出让步已经很不易,你就少说她两句。”

    穆子豪又低声跟媳妇说,生怕说的高了声媳妇不满意。

    “知道啦,啰嗦!”

    冯芳华瞪他一眼。

    而钦海明在回家的路上也像是顺了口气,看着远处问前面的司机:老王啊,慕慕妈走了多少年了?

    “小姐七岁那年,算起来十六年多了。”

    开车的司机看了眼后视镜里,回答的时候眼内也有些波澜。

    车内很静,钦海明轻笑的声音也传到前面去。

    钦海明仰着头看着外面的夜景:十六年,好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那声音,又低,又让人心疼。

    “是啊,一眨眼慕慕小姐都当妈妈了。”

    司机回答。

    “嗯!她虽然外表看起来变的很冷漠,其实内心还跟小时候一样,就说今天晚上,她只因为欢欢那小丫头一句喜欢我就让我留在穆家吃晚饭了,还跟我喝酒。”

    钦海明说起这事来突然笑起来,仿佛这是这些年最甜的一件事。

    “是的,每次跟慕慕小姐见面,她总是很亲切,又好像怕太亲切,其实我看得出,她啊,还是小时候那么懂事,只是发生太多事,再回来心里才存了些芥蒂。”

    司机看了眼后视镜里,想起曾经那个美丽的小女孩。

    “也怪我,怎么会想到答应小佳把她妈妈的墓从家里的墓地移出来呢?我怎么能做那种事?”

    钦海明后来更像是喃喃自语。

    “您也别太自责了,你们父女分开这么多年难免感情会淡,但是看现在,你们应该是不会再分开了。”

    “绝不会再分开了!”

    钦海明摇了摇头,车子安全的到了家里。

    钦海明一进去家里就看到张汝佳在沙发里等他,不自觉的就想到在外流落多年的女儿,然后叹着气往前走。

    “海明今晚在哪个酒店应酬啊?怎么这晚才回?”

    “没有去酒店,是穆家,吃了个便饭,多聊了两句。”

    钦海明还是一身整齐的西装,缓步到沙发里坐下。

    张汝佳刚站起来迎着他坐下后才又坐在他身边。

    “是吗?是去看钦慕吗?”

    “去看欢欢,不过她跟穆熠宸晚上也在家,就一起了,怎么?你不高兴?”

    他转头看她一眼问道。

    “没有,怎么会不高兴呢,我不是也盼着咱们一家人能开开心心的嘛,她是你女儿,我自然也把她当亲生女儿带才是。”

    张汝佳说着去帮他脱外套。

    钦海明点点头,身上的西装外套脱掉,白色的衬衣包裹着有些疲惫的肩膀。

    客厅里的灯光是暖光,打在沙发那里看上去暖暖的,又有些发暗,钦海明低声说:小佳,只要你不为难她,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我们夫妻还可以像是从前那样好,嗯?

    “瞧你说的,我又不是什么刻薄的后妈。”

    张汝佳嘟囔着,帮他把外套挂起来后给他倒了水才又去找他。

    “也提醒着点明珠,她从小在家锦衣玉食的,不该再跟慕慕闹情绪了。”

    “嗯!”

    “还有就是,你给慕慕准备出一间房来。”

    钦海明眼眸低垂,对旁边的女人说。

    “准备一间房?她要回来住?”

    “那是不能,但是以后要是偶尔回娘家住,总不能没有她的房间?把二楼最好的房间给她准备出来,买张大床,还有欢欢,她要回来肯定得带着女儿。”

    钦海明想的很好,甚至一想到以后这样的日子心里就有些激动的。

    张汝佳却看他说话很平静,但是她的心里却很是难受。

    “好,都听你的!”但是面上还是答应着。

    “嗯!我想啊,他们该办场婚礼,到时候从家里接新娘,我们亲自送她去。”

    “好,明珠什么待遇,她什么待遇,不偏不向,你看怎么样?”

    张汝佳笑着问他。

    “嗯!你能这样做,那我就安心的工作了。”

    “你尽管放宽心,从今往后只要她不为难我,我绝不说她半个不字。”

    钦明珠也没睡,本来想下楼来找点饮料喝,听到那夫妻俩的谈话后万分委屈的,眼泪都含在眼眶里压着。

    只是她却没有站出去,直到第二天上午她才去问张汝佳,张汝佳无奈的叹了一声:当时我若是不答应你父亲,你父亲能饶的了我吗?

    “那你也不能答应给她腾出一间房间来啊,还我什么待遇她就什么待遇,她有什么资格?这些年照顾爸的是你,她妈妈早就死了,什么都没做过,凭什么还要跟我享有一样的待遇?”

    钦明珠气愤的坐在他们的床沿,张汝佳站在墙角那边照了照镜子确定自己身上的衣服没有褶皱然后转头漫不经心的对钦明珠说:“嘴上说的是什么,就要做的是什么吗?”

    钦明珠不解的抬头看她。

    “但是我们得先哄住你爸爸啊,你爸爸现在就想跟他大女儿重归于好,你要是挡着,我们这个家都得散。”

    张汝佳说的不缓不慢,像是心里很有把握能把这件事做好。

    “这么严重?您一向把爸爸伺候的那么好,他不是说离不开你吗?”

    “他嘴上是说离不开,可是现在他有穆熠宸那个女婿了,他还在乎我个女人吗?”

    “那我们怎么办?”

    钦明珠一下子担心起来,她可不愿意对钦慕低三下气,更不愿意分一间房给钦慕。

    “哄着她呗。”

    “那”

    钦明珠刚要问下去,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低头拿起来一看写着景晴姐姐,立即就嘟囔了一声:她找我干嘛?

    “谁?”

    “景晴!”

    “你先接!”

    张汝佳猜测着是没好事,但是觉得这个人还有利用价值,便让女儿接了电话。

    那天上午钦慕去工作室后便召集所有人在一楼开会,大家都分别坐在自己的座位里,钦慕站在小美办公桌旁,简俨站在楼上没下来。

    钦慕刚说了没几句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大家都好奇的朝着外面看去,就看到那个穿着粉色大衣的女人从外面进来,然后喜滋滋的抓着包包朝着钦慕跑去:姐,我来看你。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