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 袒护
    “姐,爸爸跟我说了,以后要我们姐妹俩和睦相处,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跟景晴混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妹!亲小妹!”

    钦明珠说着就把手挎着钦慕的臂弯里,那洋洋自得的样子,看上去又真又纯。

    钦慕今天穿着浅灰色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件深色的羊绒马甲,低眸看着自己细瘦的臂弯里多出的手不自觉的一阵难受。

    “你抽什么风?”

    钦慕低低的一声,眉头微微皱着。

    “抽风?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妹妹?我们俩身体里可是都留着爸爸的血,爸爸让妈妈在家给你准备了一间房等你回去住,还说如果我不跟你好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你不管怎么也得配合我演这出戏给爸爸看吧?我被赶出来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啊。”

    钦明珠这番话说的真的是,很像是真的。

    钦慕就那么低低的望着她,听着她说完话忍不住哼笑一声:“其实好处还是有的!”

    钦慕的声音不高,但是话一说出来就让在场的人都很吃惊,钦明珠就更别说了,一双大眼睛都要瞪出来。

    “爸爸把我赶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钦明珠皱着眉嘟囔道。

    “解恨啊!”

    钦慕不轻不重的一声,钦明珠差点吐血,委屈的眼泪就要掉出来。

    “我天,这不当演员真是太可惜了!”

    小美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胸脯,冷笑着夸赞钦明珠。

    本来在开会的同事们也都好奇的看着钦明珠在钦慕面前演戏。

    “我可不是演戏啊,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是真的来跟她求和的。”

    钦明珠一听那话,立即替自己辩驳。

    小美

    “我们正在开会,如果你没别的事情就走吧。”

    钦慕觉得这丫头要闹可能会闹个一天一夜都不嫌累,而他们还有正事要讲,所以就开口轰人。

    “我不走,我要等你,既然你们开会,那我去楼上等你好了,你的办公室在哪里?哦,你不用说,我自己去找!”

    钦明珠说着终于肯松开她,说了一通就自己往楼上跑了,还跑跑跳跳的,完全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是真是假啊?”

    小美突然就不确定自己的想法了,看钦明珠那傻乎乎的纯真的样子她傻傻的看向大家,又看向钦慕。

    大家也都不理解,甚至有两个妹子都没听懂钦明珠说了些什么,但是看表情猜了个一二。

    简俨站在二楼看着钦明珠上楼,钦明珠也看了他一眼,直接从他身后绕了过去。

    简俨下意识的转头看钦明珠,钦慕的房间写了名字所以当然好认,只是他还是忍不住跟了过去。

    钦慕在楼下也无奈的叹了一声,总觉得不可思议。

    那丫头会因为钦海明几句话就来跟她求和?

    “我们继续开会吧!”

    钦慕看向大家。

    “可是她在楼上!”

    小美提醒一声。

    钦慕笑了笑,小美抬眼看着楼上简俨好像跟着钦明珠进了办公室才松了口气,多少有名气的设计师的稿子被盗都是这种戏码,小美看多了也听多了,所以如果简俨不在她还真不敢叫钦明珠在楼上呆着。

    钦明珠在办公桌前看了下四周,然后低眼看着桌上的图稿,正要翻阅的时候一转眼就看到了简俨站在门口,心肝一颤,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姓简,你是钦明珠?”

    简俨浅浅的笑着,非常无害儒雅。

    “是啊!你看上去还不错呢,不过你能不能别站在那里。”

    钦明珠小声提醒,也笑的很人畜无害。

    简俨低了低头,笑着往里走去。

    钦明珠看着他进来诧异的望着他:这是我姐姐的办公室。

    “我知道!”

    简俨从容的说道,然后在她沙发里自若的坐下,抬眼从容的看着站在办公桌那里的女孩。

    “那你还进来?”

    钦明珠有点生气,眉宇间的不悦已经显露。

    “她叫我一声师父!”

    他淡笑着回了声,钦明珠

    师父?

    简俨?

    钦明珠瞬间想起景晴跟她说的那个人,眼内的神情一下子也丰富起来。

    简俨依旧微笑着,钦明珠却想了会儿,然后又冲着他嘿嘿了两声,带着一点敬畏,带着一点紧张,还有愁恼。

    “钦小姐如果有事等钦慕,可以坐下等。”

    “不,不用了!”

    钦明珠笑了声,有些发虚的又看他一眼,有点不自然的低了低头,想了半晌突然说:哈,听说您跟钦慕关系很好,是不是真的?

    “不好,我怎么做她师父?”

    简俨始终游刃有余的,坐在那里望着那个在跟他表演的女孩,实际上他怎么可能看不透这个女孩心里在想什么,几乎她每一个小表情他都能看的明明白白。

    “是哦,钦慕长的还可以,一定很多男人喜欢她吧?”

    “你也长得不错,追你的男人也不少吧?”

    钦明珠一怔,随即又笑了声:有是有的,不过我还小,爸妈不打算让我这么早谈男朋友。

    “是吗?没看出来钦家家教这么严。”

    简俨说话总是很从容,又让钦明珠感觉出其不意,半晌没明白过来他话的意思,只觉得刺耳。

    “钦小姐要是没事,坐下陪我这个老人家聊聊天?”

    简俨说着看了眼旁边的沙发。

    钦明珠还站在那里,下意识的看了眼沙发,又看了眼钦慕的桌子,然后笑着说:我还是等改天再来吧。

    “那不送!”

    钦明珠眼内闪烁的光火在这一刻彻底被一盆凉水浇灭,她还从来没遇到这样跟人聊天的男人,好像很好说话,但是说出来的话总叫听了的人觉得话里还有话。

    后来钦慕刚要宣布散会就听到钦明珠踩着高跟鞋从楼上下来,不自觉的转头看去。

    钦明珠抬眼看到钦慕敏锐的目光望着自己,不自觉的低低嘲笑了一下:我改天再来找你。

    突然转换了交流方式的女孩叫人还真是有点意外,钦慕就那么质疑的眼神看着钦明珠闷闷不乐的出了门,小美在她身边嘀咕了一声:“真不知道她又在憋什么坏招?”

    小美说完又抬眼看向楼上,眼神里也带着疑惑。

    “散会吧!”

    钦慕对大家说完抬手轻轻地拍着小美的肩膀叫她回神,小美看了她一眼:我去帮你烧点热水?

    “好,辛苦你了!”

    小美幽怨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离开。

    钦慕转头看向大家已经都在工作,透过窗子看着钦明珠在外面看着自己,那眼神

    好像是仇恨!

    钦慕想,该不会真的是钦海明跟她吃了顿饭回去就跟张汝佳跟钦明珠说给她准备房间吧?

    笑话,他真以为他们能和好到像是十几年前那样?

    这样一想,至于钦明珠的表现倒是一点也不叫她意外了。

    钦慕回到楼上后简俨还坐在那里,刚刚点了根烟,看到她来,抬了抬手,烟卷冒着烟,他似笑非笑的说:“已经点了,让我抽完。”

    钦慕笑了一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尽情的抽!”

    “也让穆熠宸尽情的抽吗?”

    他笑着问了一声,依旧那么云淡风轻的。

    “呃,他在我面前很克制。”

    钦慕刚开始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毕竟穆总很爱跟她用那个抽字,但是后来一想是师父,就立即正经起来。

    “怪不得师父不如他。”

    他又低低的笑了一下,然后又用力的抽了一口烟。

    钦慕听着这话不自觉的有点伤感,师父跟男人,本来就是两种概念。

    再抬眼看简俨的时候钦慕就发现他真的比前阵子瘦了好多,好像饭也不是吃的很好。

    “师父,你回来后好像就一直在瘦,胃不舒服?”

    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眼神里有点凝重。

    简俨抬了抬眼看着她,有些沉默的,之后却又是浅浅一笑:是有点,——不过不严重,别担心。

    钦慕听后心里一紧,后来他说不严重她才稍微放心点。

    “要是很难受就赶紧去医院检查,这种事开不得玩笑的。”

    “你以为师父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吗?”

    他似是认真的看着她问。

    钦慕想,人都不该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但是这一刻她心里却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以前简俨也胃病住院过,她越想越是心里忐忑。

    “别瞎想了,好好准备年底的秀。”

    简俨说着,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了起来,交代完就离开。

    钦慕双手相握,手肘搁置在膝盖上,倾着身往前,在他走的时候忍不住转头去看着他。

    说不上来,总之心里的感觉很不好。

    小美上楼来给她送喝的,进去她办公室后看着她好像在苦想什么,好奇的问了句:在想什么?给你加了几朵玫瑰在里面。

    “没事,给师父的?”钦慕闻到咖啡味低声问了句,那是简俨最喜欢的咖啡。

    “是啊!”

    小美点点头,她找了好久才在荣城找到这个牌子,就想煮给简俨喝。

    “先别给他喝了,给他泡一点百合吧。”

    钦慕轻声说着,然后抬眼看向小美,她知道小美会疑惑,所以又说:师父最近胃不太好,喝咖啡的话

    “那我马上去给他换!”

    小美一听那话转身就走。

    钦慕

    她怎么会不明白,小美对简俨的感情,可能已经深到骨子里去。

    可是简俨那样子,钦慕又有点犯愁,想要给他们单独创造机会吧,又怕适得其反,可是不做点什么吧,又觉得小美可怜。

    或许爱一个人就是

    愿意这么卑微的为那个人做所有事吗?

    那么曾经穆熠宸一直在她身边,是真的那时候就爱她?

    钦慕就那么疑惑的一直望着门口,记忆像是一下子被拉回到几年前去。

    以穆熠宸那冷漠的性子,若是对她没有情怎么可能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看她?说是出差,其实就是去看她吧?

    钦慕越想越是觉得,他们的感情大概要追溯到很多年前去,后来甚至有些画面记不清了,但是却很扎心的那种感觉。

    那么她对穆熠宸呢?

    当他一直在付出,她是不是也该付出的多一点?

    直到晚上下班穆总打电话给她说晚上有个应酬要请假,钦慕站在办公室前的窗口看着外面:那你少喝点酒。

    “嗯!晚饭后等我?”

    穆熠宸也在办公室的窗口站着,听到她叮嘱他少喝酒后心里一动,随即就低沉的询问她的意见。

    钦慕下意识的动了动唇角:如果你回来太晚,我太困的话你就不能怪我了。

    “乖一点。”

    他低低的一声安抚,又聊了好一会儿才跟她挂掉电话。

    钦慕挂掉电话后也忍不住叹了一声,不自觉的笑了一下。

    只是当回到家后看到景家老爷子跟景晴在做客,她这一路的好心情都突然的消失。

    只是因为是长辈,所以还是走上前去,不卑不亢的站在他面前:景老!

    冯芳华跟穆子豪看到她回来就有点担心,但是听她这一声恭恭敬敬的景老两个人都安了心。

    倒是景晴看着她站在那里后客套的跟她笑着说:连熠宸都叫爷爷的,你就别叫什么景老了,快过来坐。

    景晴拍了拍自己身边闲着的位子,微笑着跟钦慕说道。

    钦慕轻轻一笑,然后看向自己的女儿,坐下的时候对欢欢说:到妈咪这里来一下。

    欢欢立即从冯芳华怀里跑到她怀里去,钦慕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妈妈车里好像有苏菲阿姨从巴黎给你寄过来的巧克力,让张奶奶跟你去拿好不好?

    “好!”

    欢欢一听是苏菲阿姨寄过来的巧克力,立即两眼冒花,在妈妈脸上用力的亲了一下然后就去找张阿姨:张奶奶,张奶奶

    张阿姨早就听到,所以走了过去拉着欢欢的手,两个人很快乐的去拿巧克力。

    景晴在旁看着不自觉的笑着低了头: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好福气,不仅给他生了孩子,还跟他结了婚。

    钦慕听到她话里淡淡的忧伤,也只是低声回答:或许是命运吧。

    景晴转头看她,像是对她那句话不服气。

    “哼!是命运还是装可怜,这个恐怕也只有你这个当事人心里最清楚。”

    景家老爷子说话声音并不高,但是他的确是没考虑过要给钦慕留点面子或者什么,只是说着那话的时候,非常犀利的眼神看着钦慕。

    那一刻,钦慕觉得她在老爷子眼里并不是什么小辈,很不堪,大概不堪到像是什么很浪荡的,名声很差的那种专门勾引男人的女人。

    “景老这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装可怜可以让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又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长辈根本不把自己当长辈,那么做小辈的又何必把自己当小辈?

    既然他用看鸡的眼神看她,她又何必用虚伪的眼神容忍他,所以此时,钦慕的眼神里竟然也是刀光剑影。

    “哼!你倒是很会做人,只是这样做未免太叫人瞧不起。”

    景老笑了声,看她的眼神里依然是那么嫌恶跟讽刺。

    “如果我好好做人,您就会用看待晚辈,或者看待一个正常人的眼神看我吗?”

    钦慕反问,眼神也依旧敏锐。

    景晴静静地听着,下意识的就不太喜欢钦慕这种跟她爷爷说话的方式。

    倒是冯芳华跟穆子豪想不到那么多,只是怕他们会打起来而已。

    老爷子挺直了后背,长长地呻吟了一声,伸长着脖子望着斜对面的女孩,明明小小年纪却气场不俗,不自觉的冷笑了一声:你要跟我斗,还嫩了点。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您斗,您活了这把年岁,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其实我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子能攀比的?只是希望景老您能放我一条生路,毕竟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碍您的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景晴转头看着她,突然质问起来。

    钦慕看她一眼,并未多说。

    倒是景家老爷子笑了笑,眉头挑的老高,回她:“钦慕,你嘴皮子很厉害,不过你跟小晴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现在在笑的是我!”

    钦慕从容的说出这话,同时看向身边的景晴。

    景晴顿时觉得被羞辱,不高兴的看着她。

    “钦慕,你别欺人太甚!”

    景晴突然站了起来,像是忍下了万千委屈。

    “我只是在跟景老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并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钦慕抬眼看着她,从容又气场满满。

    “小晴,坐下!”

    景家老爷子低低的一声。

    景晴这才不得不再坐下,却是眼内带着倔强的泪水。

    “还有长辈在呢?我们景家的家教什么时候这么不得体了?”

    老爷子训斥了一声,景晴只好抬眼看着穆子豪跟冯芳华道歉:伯父伯母,我很抱歉!

    “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抱歉的?老爷子您也别为难孩子了,我们吃饭去吧。”

    冯芳华作为小辈也只能好声好气的跟老爷子说话。

    “哼,吃饭,恐怕有人容不下我们爷俩吃这顿饭吧?”

    景家老爷子冷淡的声音问道,眼神还是看着钦慕。

    他有意为难钦慕,钦慕在一进门的时候就料到了,所以笑笑:一顿饭而已,来者就是客,何况我做小辈的也得听长辈的安排才行。

    钦慕轻易地把话题转移,冯芳华跟穆子豪心里很安稳,因为钦慕的表现很得体,并没有因为被讽刺就卑微不堪,也没有因为被怼就垮下脸来。

    “太太,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阿姨很快就出来说。

    “那老爷子您就请上座吧。”

    穆子豪更是客套的,很给面子的让老爷子先请。

    “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要喝酒的话,还得你爸爸回来,我跟他喝酒还可以,跟你啊,你还差了点。”

    “是是是,改天他回来,一定让你们喝个痛快。”

    穆子豪说着,一直都从容的笑着哄着。

    所有人站起来先让老爷子先走,景晴看着自己爷爷被这么对待心里才好受了一些,她不能在穆熠宸的父母面前做出不得体的事情,想了想便也跟上去。

    钦慕走在最后面,看着女儿已经吃了一些巧克力跟阿姨在餐厅玩,不自觉的就对女儿笑了笑,欢欢也冲她笑的那么开心。

    “小小姐刚刚已经被我喂饱了,你们吃,我去陪她洗澡吧。”

    阿姨问道。

    “去吧!”

    钦慕低低的一声,看到女儿离开后才最后入座。

    其实她想陪欢欢上楼的,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否则就会落人口实,就会更让人有借口讽刺她。

    想想做人挺难的,还总要因为某些人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

    不过也无所谓,人生无风无浪也未必就好。

    她希望自己经历这些后会更加淡定从容,沉着冷静。

    “听说小晴昨天去相亲了,对象可喜欢?”

    冯芳华在饭桌上提了一句。

    景晴听到那话后浅浅一笑,轻轻放下筷子,端秀的回答一声:还可以,不过理想不一样,所以

    “哼,这丫头眼力见高着呢,不过总能再找到合适的。”

    老爷子说着这话的时候慈爱的眼神望着自己孙女,像是对孙女充满信心。

    “那当然,咱们家小晴又美丽又聪明,谁娶了她那真是祖上冒青烟了。”

    冯芳华也客套着夸赞着。

    景晴低了头,拿起筷子的时候有些忧伤的模样。

    钦慕坐在她对面,所以把她的表情都尽收眼底,心想,如果景晴能放下穆熠宸从新开始的话,未来应该也是很美妙的,只是景晴不甘心放下吧?所以未来那么遥远的,伸手摸不到的地方,谁又知道未来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呢?

    “是啊,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们穆家是没这个福分了!”

    老爷子笑着说。

    “怎么能说没福分,这不是当不成儿媳妇还能当女儿嘛,我跟芳华看着小晴长大的,我们可是一直把她当自己家孩子的,这点您不能不承认。”

    穆子豪端着酒杯,说话间给老爷子敬酒。

    “算你小子会说话,我也算是没白来这一趟。”

    景老爷子犀利的眼神看了穆子豪一眼,跟穆子豪喝了一杯。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个透明人,却没觉得自己是外人了,总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了,只是不被这两位客人待见而已。

    景晴也会偶尔抬眼看钦慕,看着钦慕那从容淡定的样子,仿佛这里的人,这里的事情都与钦慕无关,景晴心里不自觉的生气,脸上却也只得表现的得体。

    景晴就不信,论演戏,钦慕真能比得过她这个拿过影后桂冠的专业演员。

    之后钦慕要去洗手,景晴也去,两个人在洗手间里一起洗着手,除了水声竟然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别的声音。

    钦慕知道她有话要说,所以自己一直保持沉默。

    景晴一直不吭声所以钦慕洗完手就去擦干。

    景晴这才动了动嘴角:我为以前做过的跟你道歉,虽然我心有不甘,但是从今往后还是朋友。

    景晴轻声说着,说的话跟脸上的表情配合的很默契。

    钦慕宠辱不惊的眸光望着她,等她说完后浅笑了一声:好啊!

    景晴的眼神里瞬间闪现意外,钦慕从容的笑着: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跟穆熠宸永远都是兄妹的关系,至于这声嫂子你愿不愿意叫我都无所谓,叫我钦慕我也很喜欢。

    景晴

    钦慕点点头先出去,当然是摆出穆家少奶奶的姿态来,又不让人觉得唐突。

    可是现在景晴却被她的话惊的半晌动不了,什么兄妹?什么嫂子?

    钦慕之所以会那么说当然是因为冯芳华跟穆子豪说把景晴当女儿带,如果不是因为穆家,钦慕又何必听她说这些虚伪的言语?

    晚上穆熠宸回家的时候钦慕果然还没睡,只是搂着欢欢在两个人的床上,穆熠宸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觉得她有心事。

    钦慕听到开门声转眼看过去,笑着问:“喝了几杯?”

    “啊,这个嘛,我觉得你可以感受一下。”

    他说着,然后走到女儿旁边坐下,隔着女儿去吻她。

    那红酒味有些让喉咙不适,他刚从外面回来,脸跟手还是凉的,唇瓣也是。

    但是钦慕情不自禁的感受着他嘴里的味道,很快就温暖了。

    她温暖的手捧着他的棱角分明的轮廓:快去洗漱!

    “嗯!”

    他答应着,然后低头爱怜的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才离去。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心里暖暖的。

    没什么能击垮她的,只要他们一家三口都相亲相爱的。

    突然想起那会儿阿姨帮她端了一碗中药,在景家老爷子跟景晴还没有走之前给了她。

    景家老爷子问是什么药,冯芳华笑着乖乖回答了一声:调理身子的中药,他们小两口正准备要二胎,这丫头身子有些虚,就调理一下。

    当时景家老爷子跟景晴的脸啊

    钦慕现在想想还觉得精彩。

    之后那爷孙俩走了,冯芳华对她说:这话我是故意说的,你可明白什么意思?

    钦慕再也忍不住孩子气的笑了出来,冯芳华虽然还在用眼神瞅着她,但是钦慕知道那是一个母亲瞅自己家孩子的眼神,那怪她不懂事的眼神里其实是袒护。

    钦慕想等下告诉穆熠宸这事,穆熠宸知道肯定也得佩服他老妈当时的定力。

    关键是冯芳华当时的样子,好像是个温顺的儿媳妇对景家老爷子说那话,又温顺,又得体,又叫人

    后来穆熠宸出来看着女儿还在床上也没急着把女儿抱走,只是很温柔的看着被窝里的小女孩,他当父亲当的太快,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接受无能,直到后来习惯了欢欢叫他爸比,他才渐渐地觉得不对劲,再然后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很坦然。

    “欢欢要是知道她出生的时候爸爸不在身边,不知道会不会很伤心。”

    “此后的很多年你一直在她身边,她哪里还来得及不开心?大概还会觉得很有趣。”

    钦慕回答他,他抬眼看着钦慕,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仿佛眼神里已经说明了一切。

    所有的事情,好与不好,开不开心,其实都看你想不想得开。

    何况,她觉得,只要他们的感情一直不错,甚至哪怕是他们的感情将来出了错,可是只要他们都想得开,儿女自然会也想得开。

    “今晚家里来客人了,你猜是谁?”

    钦慕望着他问了声,很轻柔。

    穆熠宸听到这话抬眼看她,看她那么从容他想了很多,如果是不开心的人她大概不能这么宽心:总不是赫连好来找你了吧?她可不怎么到穆家来。

    “不是!”

    钦慕笑着说道,她就知道他猜不到。

    “钦市长?他不是刚刚来过吗?而且他来你这么开心?”

    钦慕又笑,只是摇头。

    穆总想不到了,微微皱眉看着自己媳妇那么傻笑着,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你还不自己说出来?想要我用家法吗?”

    “别,穆总您的家法我可不敢随便领教。”

    钦慕笑着说,翻身躺好,还是忍不住笑。

    “我先把小宝贝抱回房间去,回来再收拾你。”

    钦慕侧头去看他抱欢欢,爷俩都穿着睡衣,一个粉粉的,一个是浅灰色,这两个颜色撞到一起竟然格外温暖,他真的像是托着无上至宝那般的把欢欢抱走了。

    钦慕又侧身,躺在床上等他回来。

    这时候的她,觉得很幸福。

    甚至踏实,安逸!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这世界,简直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

    穆总回来后就跳上床,有点坏坏的直接把她搂到了怀里,紧紧地抱着她,低眉看着她在怀里紧张的傻笑的模样用力亲了一下:快说,究竟是谁?

    他有时候像个大孩子,做事又冲动又不着调,却叫她很激动。

    钦慕低着头在他怀里:你先放开我。

    “放开你?休想!”

    穆总说着抱的更紧了,完全霸道总裁上身。

    钦慕不自觉的就笑的更开心了:是景晴跟她爷爷。

    因为笑的太开心,又被他抱的有点变形,所以声音也有点不稳当,只是当她感觉着他的胸膛温暖的时候,穆熠宸突然放开她:嗯?他们俩来?

    “是啊!”

    钦慕抬眼,意识到他的紧张后立即抬手捧住他完美到让人惊叹的脸:没有任何问题,只是简简单单吃了个饭就离开。

    钦慕说的时候眼神里满满的诚实,穆熠宸却突然静下来,抱着她也不再那么紧:他们怎么突然来了?

    “我不知道,下班回来他们就在,爸妈留他们吃饭,开心的是之后的事情。”

    她想到那里又笑起来。

    “他们来能有什么好开心的?”

    他那么正经的眼神看着她,心情一下子变的不好。

    “妈妈让阿姨在他们走之前端了中药给我喝,还跟他们爷孙俩说是给我调理身子要二胎的,当时那爷孙俩听完之后脸都彻底垮了,我想起来就觉得好解气。”

    “傻子!”

    看她那么没心没肺的笑,他忍不住抵着她的额头,低低的一声说她,然后心疼的去亲她的额头,又低头去吻她的唇瓣。

    钦慕被这突然温柔的亲吻给搞的有点酥酥麻麻的。

    偌大的房间里突然安静下去,只听到微弱的呼吸声。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抱着她亲吻着,手在她肌肤一寸寸的安慰着,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感受,只为给她最好的体验。

    钦慕觉得这样的穆总,未免太叫人心疼,所以双手抱住他的肩膀,在他意料之外反扑了他。

    “不许那么温柔。”

    钦慕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对他说,眼神里的暧昧有增无减,然后去捧着他的脸再次吻上她。

    不许?

    他要怎么做还要她来管了?

    穆总突然一笑,然后又将她翻过去,强压着,吃人的眼神望着她:那你受得住吗?

    “你试试我受不受得住!”

    钦慕执着的,妩媚的眼神望着他,不过两秒,她就后悔自己说的话。

    亲吻突然变的霸道又强硬,钦慕觉得自己的嘴巴要肿了,之后的事情更是都在自己的意料之外,好像他那次那么狠的时候还是在巴黎的时候。

    他当时也是被气坏了。

    可是今晚她气他了吗?

    她这么配合!

    这一晚,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那个温暖的房间里旖旎不断。

    第二天钦慕去上班,大家正在看昨天下午京尚的电影节活动,影后跟新锐演员的气场pk。

    一个妩媚动人,一个温婉清纯,都是国色天香。

    景晴身上自带着一种强大的气场,这是温如暖现在所没有的,钦慕觉得这可能是因为景晴从小生长的环境造就她的这一气场。

    但是温如暖温婉纯净,自带一种宠辱不惊的从容更容易让人接受。

    再看两个人的着装,景晴穿的是红色的到膝盖的v领礼服,果露着美丽的肌肤让人垂涎欲滴,而温如暖的礼服是抹胸的蓝色礼服,比她平日里的穿着更为正式一些,却又不显得高调。

    小美在嘀咕:听说京尚这两位最出名的女演员的微博下评论都爆满了,差点搞的那个微博后台垮掉呢。

    “说说看。”

    钦慕靠在一张办公桌后面,双手环胸望着上空挂着的电视机里。

    “双方的粉丝纷纷觉得自己家的最好,然后就在他们家的艺人微博下面夸赞,又去对方的微博下面谩骂掐架,反正闹的很厉害,有人说温如暖要抢景晴的位子是不要脸,靠爬老板的床上位什么的,反正越是难听的话越是多,也有温如暖的粉丝在景晴那边说景晴年纪大了,已经要过气了之类的话。”

    小美将自己昨晚在微博看到的重点说了说。

    钦慕低头想了会儿去,轻笑了一声:“虽然说女演员过了三十岁就会过气这话不靠谱,但是想想景晴看到这种评论后的样子还是蛮爽的。”

    “老实说我觉得景晴自带着一种京尚一姐的气场,她要是不那么算计别人的话,我倒是觉得这个演员还不错,但是一想起她对我们工作室做的那些事我就”

    小美说着说着开始摇头。

    “不管她了,这几天降温厉害,大家上班下班都记得多加件衣服,要买棉衣的我给放半天假。”

    外面还是阴沉沉的,昨晚一场雨后又冷又潮湿,钦慕今早来的时候就觉得冷,知道他们刚过来还没感受过荣市的冷,可能还没买棉衣就提了一声,然后上楼去工作。

    而那些突然被放假的人们,开心的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互相击掌叫好,相伴着去商场买衣服。

    后来钦慕在简俨办公室里谈事情,后来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女孩站在她办公室里面,在她办工作后面,仔细一看竟然是钦明珠,不自觉的皱眉: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我想让人跟你打招呼的,但是一楼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我就自己上来了。”

    钦明珠笑着走到她面前。

    钦慕低头看着她手里的包,下一刻敏锐的目光朝她看去。

    “我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要不要去家里吃个饭,我妈说要准备午饭招待你呢。”

    钦明珠依旧笑着,钦慕眉头微皱,只淡淡的一声:我没空!

    “我知道你没空,所以我就不打扰你了,改天我再来找你。”

    钦明珠笑笑,说完就转身走。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