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 计中计
    钦慕后来又坐在办公桌后面认真的画图了,至于钦明珠,她才不信那是真的来找她去钦家吃饭。

    ——

    “慕慕啊,我跟你爸爸想要请你回来吃顿便饭,你看你有时间吗?”

    不过下午倒是真的接到张汝佳的电话。

    “你打错了!”

    那时候钦慕刚从工厂到工作室,听完后下意识的就挂了电话,挂断的途中其实就已经感觉到是张汝佳。

    竟然还叫她慕慕?

    那是她亲妈叫的好吗?

    本来心情还不错,听完那个电话立即把手机一扔,走到沙发那里坐下。

    漂亮的脸蛋上呈现出严肃又萌呆的状态,她是真的想不通啊。

    张汝佳又搞什么鬼?

    然张汝佳此时坐在钦海明身边呢,在钦家客厅里,两个人坐在一起,张汝佳放下电话后对他说:我说吧,只要我打电话过去她一准得回绝,不如你亲自打过去?

    张汝佳此时好太太的形象非常丰满,钦海明听了后忍不住皱眉,刚刚钦慕那干脆的一声回绝他也听到了,张汝佳没面子是小,如果他打过去

    “算了,既然她不愿意就改天再说吧。”

    钦海明像是突然想通,说了一声后就起身。

    “那你现在要去哪儿?”

    张汝佳看他站起来担心的问。

    “等下跟老陈他们还有点事情谈,今晚可能会在外面吃。”

    他交代了两句便走了,张汝佳还坐在那里,在他走后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想想也是无奈的笑了出来。

    她怎么会想到有一天她得低三下气的跟钦慕打电话说那种话,她恨不得钦慕当年死在巴黎。

    只可惜钦慕没死在外面,回来后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现在钦海明着急要认她,张汝佳想,如果他们父女真的相认了,那么她跟自己的女儿又该往何处去?钦慕一定不会让她们母女继续留在这里,当年她怎么用计让钦慕走的,恐怕钦慕也得怎么把她们母女轰走吧?

    那双有经历的眼睛里瞬间冰冷无情,她自然不能让那一天发生。

    晚上简行没有回家又去她工作室去接她,钦慕快乐的从工作室跑出来,他站在车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特别深邃的黑眸望着她跑到自己跟前。

    “今天这么开心?”

    “穆总日理万机还来接我下班,我当然开心了。”

    钦慕兴奋的像个孩子,穆熠宸认真睨着她的眼里好几秒才侧身帮她把门打开。

    钦慕钻进车子里,等他坐进去后跟他说:今天张汝佳给我打电话了。

    “嗯?”

    “叫我去钦家吃晚饭,不过被我无情的挂掉了。”

    她系安全带的时候说。

    “大概是因为你父亲,不过这应该不是结果。”

    简行发动车子后论了一句。

    “嗯!当年她不惜自己把钦明珠打的浑身是伤,等钦市长回家后告状说我打她女儿,想想,大概我今年回来已经成了她的一块心病,如今她为了讨好钦市长不惜低三下气的跟我打电话,唉,等着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钦慕靠进椅背里,早已经对当年的事情看开,想着当年的事情不自觉的轻笑了声,料到她们之间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毕竟她刚回来的时候钦海明还跟她存着芥蒂,现在钦海明抽风还让张汝佳帮她准备了一间房间,张汝佳心里不炸毛才怪。

    “还能笑的出来?”

    穆熠宸看她一眼,也笑了笑,眼里却有些沉。

    钦慕回来后变了很多,或者是他把她拉回来这个漩涡里,让她变的坚韧了许多,也疲倦了很多。

    其实他只是想要她在身边罢了,后来发生的那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外,但是既然他们已经结婚,往后的每一步他都会好好地陪她走,并且谁要是再敢动她一根手指头

    当他棱角分明的轮廓透着冷酷,眼神更是冷鸷狠厉。

    天气变凉了,钦慕从后视镜里看到车后的那些个漂亮的落叶,不自觉的看的失了神。

    上次去看枫叶都没能尽兴,这次在回家的路上反而是看的很过瘾。

    这个秋天似乎很快就过完了,那天还穿着单薄的风衣,没过几天就换成了厚重的大衣,甚至早上出门的时候有人已经掏出了去年的羽绒服。

    这天是赫连好陪她一起去的那家私立医院复查,钦慕喝完那几幅中药后大夫说已经调理的差不多,让她在喝几服药巩固一下就好,钦慕也松口气,又去药房开了两个礼拜的中药。

    出来后赫连好还忍不住叹息:其实我们医院也有不错的中医,虽说这位老师比较有名气,其实中医只要会把脉都差不多。

    “那下次再吃中药的话去你们医院行了吧?不过我是再也不想有下一次了。”

    钦慕说着忍不住苦笑出来。

    可能做医生的会有这样的思想,在自己工作的医院才是最好的,不管到底是不是。

    钦慕搂着她的手臂跟她一起走,好心情的跟她唠叨着。

    “慕慕,我一直想问你,你现在是稳定下来了吧?在荣市,跟穆熠宸。”

    赫连好看她那么好脾气不自觉的吃惊,这跟刚回来的时候参加景家老爷子生日趴的冷漠女孩可是完全不一样。

    “稳定,算是吧,至少目前是的。”

    钦慕想了想,很快就给出了答复。

    最近她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跟穆熠宸的关系,已经确定穆熠宸对她是真的,而且她也想开了,无论将来是离是合,她都不会埋怨,会欣然接受将来发生的一切。

    因为她已经很满足。

    十多年在外漂泊的岁月,加上回来后他最先给她的安稳住处,现在给她的安逸家庭,她觉得哪怕重新再活一次,大概也不会有第二个对她这么好的男人了。

    “看来穆熠宸的付出总算得到回报了,他也是不容易啊。”

    赫连好跟她慢慢走出医院,想起那些穆熠宸脸上连个笑容都没有的时候,她以前也不知道爱一个人到底能固执到什么样子,直到穆熠宸从巴黎回来后,那几年他一边在这边学习,一边工作,还一边不停的飞去钦慕身边,赫连好有天突然看明白了,原来爱情真的能叫一个原本冷酷的男人有第二重人格。

    “没想到我们小好还这么有怜悯之心,不知道景检知道了会不会吃醋啊?”

    钦慕轻轻地碰她的肩膀,赫连好又忍不住笑:他才不跟穆熠宸似地整个一个醋坛子呢。

    “哦?”

    钦慕做出古怪的表情,赫连好这话她可是半个字都不信。

    “哎呀,怎么又说起他来,还是说说你吧,最近景晴还找你麻烦吗?”赫连好问她。

    “听说前段时间在相亲呢,这段时间好像去拍戏了,那次在穆家吃饭她说虽然不甘心但是放下了。”

    赫连好没说话,只是听着钦慕的话,相信钦慕也是不信的。

    “我会留心她,也会留心张汝佳跟钦明珠,你就放心吧。”

    钦慕知道她担心自己,终于不再那么笑嘻嘻的跟她打趣。

    “我就算不放心,也帮不上忙不是?只盼着这些人早点收敛,别整天闲的把心思都用在你身上,大家各过各的不是很好么?”

    赫连好摊了摊手,之后两个人上了车开往赫连好跟景峰的公寓。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想的那么简单啊!唉!”

    赫连好开车,钦慕坐在副驾驶,双手抬起来垫在脑后,无奈的叹息着看着窗外。

    赫连好觉得钦慕好像变得很洒脱,哪怕前路坎坷,布满荆刺,她好像也并不畏惧。

    两个人大中午在家吃火锅,赫连好说:前几天我婆婆来找我,你知道为什么事情吗?

    钦慕刚要涮菜,听到那话好奇的看她:“该不会是催你生孩子吧?”

    赫连好两眼发直:“你怎么知道的?”

    钦慕没回答,只是把菜放在锅里,无奈的笑了笑。

    赫连好立即明白,同为结了婚的女人,婚礼都没有生孩子对长辈来说重要啊。

    “唉!你说咱们姐俩这叫什么命?”

    赫连好也摇头,实在是想不通,长辈们这么急着抱孙子,还是怕她们生不出孩子来。

    “如果到时候我生个女儿出来,你猜景家会不会直接不承认我这个儿媳妇了?”

    景晴后来问了声。

    “应该不至于吧,再说无论生男孩还是女孩,你会因为景家不喜欢就跟景峰分开吗?”

    钦慕答了一声,猜测着。

    “当然不会,要是他想跟我离婚,我就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用手术刀把他给切了。”

    钦慕忍不住笑,这不像是赫连好的性子会说出来的话,但是像是赫连好这样温软的性子说出这话来,钦慕觉得很帅。

    “其实我内心是很激动的,他带我去领证,虽然是你们家穆总给他出的主意。”

    赫连好说。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很激动,虽然还是把穆总给数落了一顿。”

    钦慕说。

    “他们俩再合计着算计我们俩,我们俩就合计着算计他们俩。”

    “靠谱!”

    钦慕端起果汁,两个人轻轻地碰了一下杯子,这个中午过的还不错,只是晚上拎着药回家的时候还是觉得嘴里发苦。

    冯芳华听说她的身体调理好比她自己还激动:看来我这孙子有指望了。

    钦慕忍着笑:吃完药还要过段时间才能要呢。

    “过完年你们俩总该把这事提上日程了吧?”

    冯芳华瞅着她,那眼神里可是不允许她不答应。

    钦慕点点头,现在谈起二胎来,她其实还是挺期待的。

    冯芳华看她那么乖更是心里激动了,拉着她在沙发里坐下:下午去超市给你买的水果,你不是喜欢吃橘子吗?不过橘子性凉你少吃点。

    “谢谢妈!”

    钦慕看着冯芳华,简直受宠若惊。

    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她此时的眼神。

    冯芳华就盼着抱孙子了,现在有了孙女,再有个孙子,她觉得她跟穆子豪这辈子也算圆满了,当然也希望身边这个女孩子能对她儿子多上点心,想着钦慕饭都不会煮,冯芳华还是有点着急,当老公的连口媳妇的饭也吃不上,也真的是挺心酸的吧?

    可是她那傻儿子却不觉的,就黏糊着他眼前这个女孩,冯芳华想着无奈的叹了一声,如果一切都是命,那他们也只有接受了。

    钦慕现在哪里知道冯芳华心里想了这么多,只是刚要吃水果就听到欢欢从外面跑进来,嘴里甜腻腻的喊着:妈咪,奶奶

    手里刚拿起来的橘子放下,欢欢一下子扑到她怀里,钦慕被她撞的胸口有点疼,却嘴角蔓延着幸福。

    “妈咪,欢欢好想你哦。”

    欢欢张开着手臂抱着她,软糯的声音跟她倾诉。

    “欢欢只想妈妈呀,那奶奶呢?”

    冯芳华有点吃醋,歪着身子看着儿媳妇怀里的宝贝孙女问道。

    “欢欢也很想奶奶!”

    说着就抬手去摸冯芳华的脸,冯芳华也忍不住抬手去摸她。

    穆子豪走过来坐在沙发里的时候随口解释着回来晚的原因:“上早教课正好碰到老李跟他孙子,就多聊了会儿,没想到出来天就黑了。”

    “他没拉你去喝酒我就谢天谢地了。”

    冯芳华想起来那位老朋友特别爱喝酒,尤其是爱跟穆子豪喝,两家也是一起走过来的,这两位男士,也是从年轻的时候喝到现在这年纪。

    晚饭的时候简行才回来,抱着女儿亲了好一会儿才去吃饭,饭后直接把钦慕拉回房间里去了,钦慕不解的看着他有些忧虑的眼神问:“怎么了?”

    她的眼神里也挂满了疑惑,简行叹了一声,摁着她在墙边认真望着她,低沉的声音说道:明天我得去趟澳洲。

    钦慕一听,立即想到他已经好久没出差了,这次又跟她这么郑重的说明,肯定是有下属解决不了的事情,立即点点头:好!

    “好?”

    穆熠宸看她那么懂事,看她眼里迷雾解开,不自觉的浅笑了一声。

    “对啊,好!”钦慕点点头,看他像是不满意她这话。

    “穆太太,你老公要去澳洲出差半个月,你问都不问原因就答应呐?”

    穆熠宸认真的望着她,生气的用额头去碰她的额头,钦慕疼的抬手去摸自己的额头却被他的挡住,值得抬眼用力看他:那你别去了!

    她突然娇弱的一声。

    穆熠宸实在是不理解,看她像是真的不想让他去。

    他一松开她,钦慕就立即上前主动搂着他的腰,紧紧地搂着。

    “我不想你去出差,还是那么长时间,晚上现在这么冷,你不在谁帮我暖被窝?”

    她撒起娇来,竟然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穆熠宸本以为她会随口敷衍她,可是看她现在抱怨,他立即把她抱了起来,手把她的腿扶到自己的腰上,往床边走去。

    钦慕的额头也抵着他的,两只手更是紧紧地缠着他的脖子。

    “好,不去了!”

    他低沉的嗓音回答,在床边抱着她霸道的吻。

    钦慕也抱着他,知道这时候的话不能当真,但是心里却很渴望。

    大床上他压着她,一只手已经在她的上衣内,漆黑的眸子望着已经有些意乱情迷的女人:慕慕,叫老公。

    “我喜欢叫你穆熠宸!”

    她搂着他低哑的声音回复。

    所有人都爱叫他什么穆总啊宸少啊,或者很多女人都偷偷地叫他老公,但是穆熠宸这个名字,很少有女人直呼。

    “现在叫老公。”

    他低低的哄着,唇瓣轻轻地在她的唇上磨蹭。

    “老公!”

    钦慕双手搂紧了他,将他的试探转为亲吻,下意识的主动去吻他。

    “等我回来?”

    穆熠宸抵着她的额头,霸道的声音里透着不容拒绝。

    “嗯!等你回来!”

    她怎么会不等?也只有等。

    自从她来到荣城后他几乎不出差,她突然想起以前,忍不住低笑着问他:以前去巴黎出差其实都是找我吧?

    “不是你还有谁?”

    穆熠宸也无奈的笑了一声,这一生他还能为谁那么费尽心思?

    骗她说去出差,故意装作冷酷的,好像不愿意多看她一眼,让她以为他只是可怜她一个人在那里才去看她一眼,实际上呢?

    他就是为了她,他做的一切,甚至日后的强大,全都是在为她。

    他希望有天她回来,他不至于处处受别人的限制,他不至于不能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他捧着她的脸,宠溺的问了一遍又一遍,只是一个月,但是他心里实在是放不下,哪怕她如今早就能从容不迫,可是他就是怕,他怕她被欺负,怕她被伤害,哪怕她会佯装无所谓。

    “我不在的日子,已经交代赵淮跟秦逸帮你,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们,再有就是,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嗯?”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注视着她认真叮嘱着。

    “嗯!”

    钦慕答应着,看着他那么不放心,真想变成一个小东西让他装在口袋里带走。

    “别答应的这么好,到时候又什么都不跟我说,要是让我再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我可真的要恼了。”

    “放心,绝不会!”

    钦慕也捧住他的脸,他爱惜她,她便加倍的爱惜他。

    卧室里渐渐地安静下去,欢欢还在奶奶的怀里等爸爸妈妈,没想到等到睡着也没等到。

    后来冯芳华去送欢欢睡觉,禁不住好奇的走去他们卧室门口,但是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她也不擅长做听墙角的事情,就赶紧的走了。

    其实真替自己的孙女委屈,不就是要出个差嘛,那么难舍难分的,好像要分开好几年那样。

    后来冯芳华回到自己的房间还跟穆子豪说:你这宝贝儿子啊,算是毁在那丫头身上了,出个差搞的跟生离死别似地,长辈还在呢,还有欢欢,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就顾着个女人。

    穆子豪换了睡衣,上了床掀开被子盖住腿,抬眼看着唠叨的女人:我说穆夫人,这醋你就不能少吃点?

    “谁说我吃醋了?”

    被说中心事的女人表示抗拒。

    “你不是吃醋,你不是吃醋。”穆子豪连连点头。

    “哼!我要是吃醋吃的过来吗?他从小为那丫头抛下我多少年?过年都不愿意回来陪我过,你想想那些年我是怎么求着他回来过年的?”

    “这不是都回来了嘛?现在不仅大的回来了,还送个小的给你,看到欢欢你不开心?”

    穆子豪知道她只是发牢骚,便也挑着让她心软的说。

    “那倒是,我孙女当然我稀罕了,不过钦慕那丫头啊,可真是我这辈子的冤家。”

    冯芳华松开盘着一天的长发,嘟囔着朝着浴室走去。

    “说不定你们上辈子是亲母女呢!”

    穆子豪想着人家说前世的冤家今世的亲人,心想或者钦慕跟冯芳华也是类似那种关系吧。冯芳华走到浴室门口听到这一句后不自觉的回头看他一眼,其实是在想钦慕,后来无奈的笑了声推开门进了浴室。

    ——

    早上钦慕睁开眼他就不在了,听到门响的时候她就醒了,只是他不忍心看着她道别,她便没叫住他。

    只是在他离开后忍不住往他那边挪了挪,抱着他的枕头蹭了好一会儿。

    两个人好久没有分开过这么久,一想到未来一个月他都不在家,不能跟他一起吃饭,不能跟他一起睡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渐渐地,好像真的分不开了。

    吻着枕头上属于他的味道,钦慕用力的抱了抱枕头,柔若无骨的长臂搂在外面,漂亮无疑。

    天还没彻底亮呢,钦慕就又抱着他的枕头睡了一觉,早起,在冯芳华的要求下陪女儿去上早教课,然后去工作室。

    小美听说她陪欢欢去上早教课忍不住抱怨:那你也不带过来给我们看看,这都多久没见了啊?

    钦慕无奈的笑了一声,心想现在自己都不能说抱就抱,哪里还管的了别人的感受啊,不过转念一想还是好声安抚:过两天我带她来见你,我说到做到。

    “真的?你可不许骗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不能带就不能带,知道现在你做不了她的主。”

    小美很激动,但是转念又激动不起来了。

    “我说带过来就带过来,她奶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就是怕我带她吃外卖而已。”

    钦慕想起来以前因为这事挨训不自觉的又笑了声,看小美已经相信她,还快忍不住激动的笑出来她才转身上了楼。

    只是当看着桌上的几张图纸,透彻的杏眸里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就确定,然后将图纸拿起来在手里,用力的将三张图一起撕碎。

    简俨过去的时候刚好看到那一幕:“怎么了?”

    “这些图应该不能用了!”

    “画了那么久,是不是有什么事?”

    钦慕无奈的摇了摇头:“您到时候看吧,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

    简俨没说话,看到她把碎了的纸扔到垃圾桶倒是想起一件事来,便也没再多问。

    “最近天凉了,你不去买点厚衣服吗?”看他还是衬衫西裤的穿着,她突然有些担心他的状况。

    “我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弱不禁风了?再说工作室又不是没开空调。”

    钦慕一想也是,但是还是有点担忧。

    “我让小美陪你去买衣服好不好?或者干脆让她自己去给你买?”

    “你要是有心就自己去给你师父买两套衣服,你要是没空何必再去指使别人。”

    “要不然我让厂里直接给您做两套羽绒服吧。”

    “你随便!”

    简俨不太高兴的说了一声,然后又去点烟。

    钦慕发现他最近抽烟抽的有点多。

    “师父”

    “以前怎么一直叫我简俨?”

    钦慕刚要阻止他抽烟,听到他这一声问后她愣了半晌,有点尴尬的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唇瓣。

    “我说老实话,我怕穆熠宸不高兴。”

    钦慕眼眸闪烁,虽然有点尴尬,但是还是实话实说。

    也或者在这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其实已经在做一些很明智的决定,或者,其实是大脑里已经有简俨对她的那种感觉意识,所以在无大意识的提醒。

    简俨没说话,只是抬眼望着她,钦慕被看的更不自在了,低着头继续说:“他特别爱乱吃醋,不是因为你一个人。”

    简俨用力抽了口烟,敏捷的眸子垂下,看着手头的烟卷,她怕穆熠宸吃醋,她什么时候因为怕别人不高兴就改变过自己的生活。

    最后无奈的笑了声:“你继续工作吧,我出去抽完这根烟。”

    钦慕看他走,转头叫住他:师父,你要是不喜欢别人做的,我亲自给你做,羽绒服我也会。

    “随便!”

    他停下了步子,却是没回头,只淡淡的一声,挺直着后背又走了出去。

    钦慕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单薄,心里其实也跟针扎一样,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强行带他去医院的时候,隔壁突然传出来砰地一声。

    钦慕漆黑的杏眸一滞,随即拔腿就朝着隔壁跑去。

    “简俨!”

    他倒在地上,原来挺拔伟岸的身材如今缩成一团,脸色更是苍白如纸。

    她也立即白了脸,紧张的跑上前去蹲在他面前,想要帮他又不知道从何着手,下意识的就跪在了他旁边,把他的脑袋抱了起来:“简俨?简俨?你醒醒啊?”

    她轻轻地拍着他的脸,但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钦慕紧张的又叫了他几声。

    没错,她的确更喜欢叫他简俨。

    看到他倒在地上的样子,她什么都忘了,又不敢抱他太紧,转头对着门外大吼:来人,快来人

    小美他们听到声音立即就往楼上跑,当看到钦慕抱着昏倒的简俨的时候小美站在门口泪汪汪的,吓的紧捂着嘴巴,而另一个男同事赶紧的跑了过去。

    “去医院!”

    钦慕的眼里已经含着泪水,有点极端的一声吩咐,那位男同士背起简俨,两个人一同往外跑去,小美回过神来后也立即转头跟上去。

    小美跟钦慕还有男同士戴维一起在手术室外面等着,这时候他们才知道简俨的胃出了大毛病,钦慕更是想起这些日子来简俨的改变,还有他说什么以后他的一切都是她的。

    钦慕终于明白他说那些话的原因,可是他检查出结果来之前,大夫无论问简俨的任何状况,她竟然都是回答不上来的。

    作为他唯一的徒弟,可能还是他现在最亲的人,钦慕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不称职。

    整天嘴里喊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她可曾像是对父亲那样对过他?

    她没有,除了配合工作,她什么都没有给过他。

    想想在巴黎那几年他是如何费尽心思教自己做一个设计师的,又是怎么把她一步步捧到今天的?

    如果没有简俨这个名字,她哪里有那么多好的机会,又怎么会有资格做那么多大牌的设计师。

    这些全都来源于,她是jy的爱徒。

    当大夫说他的病情恶化已经往胃癌发展,她颓废的站在墙根,低着头,她想起她初次见他的情景。

    突然就觉得,自己带给他那么多的麻烦,而他

    她但愿他还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消息,否则就连他在知道自己有可能会走的时候还坚持守在她身边,她真的觉得自己太失职。

    整条走廊里都特别的安静,除了有护士突然在窗口叫了一声:病人家属麻烦过来一下。

    小美跟钦慕同时抬头,然后一起跑了过去,小美却在看到协议书的时候,哭丧着脸往后退了两步。

    钦慕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过分用力,看着那份协议书她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双手下意识的在自己的裤缝用力捏了两下,双眸如一泓清泉,清澈却又沉稳。

    “你是他什么人?妻子?”

    大夫戴着口罩,但是看人的一双眼却是有些狠的。

    钦慕下意识的也抬了抬眼看窗口里面的人,然后又平静的说了一声:“女儿!”

    医生的眼睛在她脸上无法依靠,看钦慕签了字之后才又进去。

    而钦慕却一直站在那里,这是她第一次在医院里等着一个消息,关于生死。

    小美听着钦慕说女儿的时候也下意识的看了钦慕一眼,因为大夫猜测是妻子,小美有那么一刻是很担心的,担心钦慕会点头,直到钦慕说是女儿,她也终于安了心。

    之后看着钦慕一直站在那里,小美才又走上前去:钦钦,他会不会有事?

    “不会!”

    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嗓子眼里才好不容易冒出这两个字来。

    他当然不会有事,他还什么都没有跟她交代一句,他当然不能就这么有事。

    可是转念想到这阵子简俨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做过的那些叮嘱,不知道多久没有哭过,哪怕是生父多次辱没她也没有要掉眼泪,可是这一刻,那弯弯的睫毛竟然就那么被眼泪给打湿了,沉甸甸的,很快眼泪就从睫毛上漏下来,把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肌肤打的更加不堪。

    这才发现,这些年,长辈里唯独简俨对她最亲,她也最亲这个男人。

    他们怎么可能仅仅是师徒关系呢?

    只是做了保守的治疗,简俨被推回高级病房,钦慕站在门外听着大夫叮嘱了好一会儿,等大夫离去她才转头看着里面的男人,还有站在他床边一直低着头的女孩,她看到小美的肩膀在颤抖,她想小美肯定吓坏了。

    倒是她,此刻平静了不少。

    却是在看到里面那一幕后往后靠在冰冷的墙壁没有急着推门进去。

    小美想要单独跟他在一起,她这个做徒弟的也该给师父找个伴吧?

    只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国内的医疗条件跟巴黎根本没法比,简俨为什么会突然来荣城她已经清楚,那么她现在该做的就是把简俨送回巴黎去疗养,接受治疗。

    直到后来小美哭红着眼睛从里面出来,钦慕才再次进去。

    床已经被摇起来,他躺在那里一双冲血的眼眸看着她,仿佛一眼就能看透她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她不说话,沉静的不行,脸上却写着倔强两个字。

    “死不了,别担心。”他柔声安抚。

    钦慕眼睛都不抬,长睫下的眼眸里却是执拗不已。

    他说死不了,可是那会儿他突然在办公室里倒下,她就是以为他要死了。

    “你倒是说句话啊?平时不是挺能跟我顶嘴的吗?”

    简俨虽然虚弱,但是看着钦慕那么固执还是有些担心,她习惯把事情压在心底太久了,此时她该是对他有很多不满要发泄才对。

    “慕慕!”

    “现在这世上还有三个人叫我慕慕最让我温暖,第一个是穆熠宸,第二个是赫连好,第三个是你,你们三个对我来说比任何人都要珍贵,可是这么珍贵的你竟然”

    钦慕说不下去,只是用力的咬着牙,眼神里带着愤怒看着病床上的男人。

    “原来我是你最珍贵的人之一,你该早告诉我。”

    简俨笑了一声说道。

    钦慕看他还笑得出来更是生气:“等养的差不多就回巴黎去接受治疗,你答应我!”

    简俨看着她那倔强的模样又笑了一声:“我之所以会到荣城来,就是想在最后再帮你一把,作为你的师父,你的‘父亲’。”

    他说道父亲两个字的时候特别用力的看着她,没有责备,只有宠溺。

    钦慕知道他最讨厌她把他讲的年龄太大,明明他也很年轻,想到这里她才又垂了眸:“你活着,能帮我的年月还多着呢,再说了,现在虽然在恶化,只要及时治疗不要让癌细胞扩散”

    “慕慕,我父亲就是胃癌死在手术台上的,当时大夫也说是良性,也说有一大半的把握,结果呢?他出来的时候成了一具死尸。”

    “所以呢?你就不接受治疗?本来明明是可以治好的病,非要拖死?”

    钦慕还是动气了,本不想这么快跟他吵。

    听他说父亲的事情她也很心痛,她也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可是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

    简俨没再说话,看着她眼泪都快掉下来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知道所有的手术都带有风险,就像是我当年生欢欢的时候不是也有人说可能生命会有危险吗?可是简俨——,我们必须接受治疗,你不会有问题的。”

    她蹲在他病床前,用力的握住他的手,只是几个小时而已,她的眼眶已经深陷,通红。

    简俨就那么看着她,这个女孩从认识到相知,也不过那么几年,可是此时她在他的病床前,却叫他从来未有过的踏实。

    可以说活了四十年,这是他第一次有归属感,好像自己终于不是一个人。

    她的手很软,很暖,她尽管不爱他,却是他最爱的人。

    他感觉着握着自己手的手心里都是湿汗。

    ——

    钦慕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在这个寂静的病房里。

    等她反应过来后还是迟迟的不愿意接起电话,直到简俨催促她:先把电话接了,万一是急事呢?

    钦慕不甘心的低头从背包里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号码漆黑的杏眸一颤,接起后有气无力的问候:韩老师你好!

    “钦慕,果然不出你所料,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题外话------

    推荐飘雪自己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小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婆家千阻万挠,为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不了就以牙还牙。

    每晚床上的默契配合,一切都在掌控。

    ——

    然,某天会议室里夫妻俩突然谈不拢大打出手,分道扬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