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 穆总要的补偿(1)
    当简俨吧气氛调节成聚会的样子,当大家都忍不住笑出来的时候,钦慕一直站在边上没说话,听着大家寒暄的时候,传到耳朵里于外的声音,下意识的转头朝着门口看去。

    那敲门声不算太重,但是像是敲在她心上了。

    水盈盈的眸子看着门被缓缓地推开,边上站着西装革履,身材挺拔的男人,只是他的脸上难掩倦意。

    钦慕在那一刻心狠狠地动了动。

    大家许久听不到钦慕说话,朝她看去的时候发现她的眼神对着外面,便也看过去,却看到了满眼温柔的穆总,瞬间理解了钦慕那略带忧伤,又掩饰不住思念的眼神。

    之后同事们都被小美送走,病房里只剩下钦慕跟穆熠宸还有简俨。

    钦慕稍稍哽咽,忍不住一直那么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的人,穆熠宸被她看的有点受不住,歪着身子凑到她耳边:别看了,不然简俨的病要加重了!

    钦慕这才回过神,立即收起那思念泛滥成灾的眼神垂着眼,穆熠宸轻轻地一笑,然后转眼看着床上也在看着他老婆的男人。

    嗯!简俨的眼神一言难尽!

    仿佛是在愁他徒弟无药可救的爱上别的男人。

    “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不该瞒着,你知道她有多担心你吗?”

    也难得穆熠宸会说出这话来,实在是因为钦慕真的是担心坏了。

    “我要是知道我的身体这么不争气,我就在巴黎不过来了。”

    简俨无奈的说了声,垂着头叹了一下。

    “那幸好你过来了!”

    钦慕抬眼责备的眼神看着他,她猜测简俨要是不过来,也绝不会去医院乖乖的接受治疗。

    简俨听到她伶俐的声音低笑了一声,他徒弟还是了解他的。

    穆熠宸抬手搂住钦慕的肩膀:“好了,天色不早了,你陪陪我?”

    钦慕听着这话又转头看他,这才想起他说要去那么久却这么两天就回来,是因为简俨出事他才突然回来的?

    “你们俩赶紧找个地方,别在这里耽误我休息了。”

    简俨说,自己摁了让床倒下的按钮。

    穆熠宸还是又多交代了两句,然后才带着钦慕出去。

    有赫连好在,俩人成功找到一间没有人的病房,钦慕一进去就被他摁着在门后狂吻了一顿。

    钦慕气喘吁吁的被他抵着额头,好一会儿才又被他温柔的亲吻。

    好像已经好几年不曾见过,总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靠近彼此的内心。

    穆熠宸的手捧着她的后脑勺,看着她被吻的有些娇羞不自觉的又轻吻她的眼睫:想我没有?

    “才走了两天。”

    钦慕低喃,却一下子不敢抬眼看他。

    “两天?我感觉已经过了两年。”

    穆熠宸轻笑,一双漆黑的眸子更是直直的望着她,在这个安静的地方,情不自禁的一下又一下的亲吻她的唇瓣。

    钦慕被亲的一下下的抬头,心仿佛也被亲吻了,吻的快要不知道方向。

    “晚上回家吧?不能在这里陪他。”

    他低声说着,灼灼的眸光望着她,一双手轻轻地从她的腰上往下走。

    “那我要是留下来呢?”

    “那我就陪你留下来,大不了把澳洲几个亿的单子丢了,也要看紧我老婆。”

    他们的声音都压的很低,穆熠宸甚至手上还在帮她解衣裳,钦慕抬了抬眼睫,却是看着他突然蹲在了她身边。

    她垂着眸子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男人:“穆熠宸,你到底信不信我?”

    “信!我不信他!”

    他突然抬了抬眼,钦慕在他又垂眸的时候立即抓住了他的手:“简俨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我知道,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不是个明智的决定。”

    穆熠宸在这方面是绝对不会让她的,钦慕无奈的心里轻叹了一声。

    他不愿意去别人睡过的病床上,他们俩就在门口做了。

    之后他不得不离开,钦慕站在医院门口送他,看他的车子离去后不自觉的难受。

    其实心里有些刺刺的,他到底信任不信任她或者只有他心里最清楚。

    但是他这么远回来看她一眼就走,钦慕的内心很快就不再挣扎,因为这份爱已经足够了。

    她还是不敢要太多,转头又进医院里,赫连好在值班,看她眼圈泛红不自觉的问了声:怎么着?不舍的啊?

    “就你知道的多!”

    钦慕稍微抬眸,低声说着对她笑了笑。

    “哎呦喂,你们俩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这么黏糊,你知道你这会让我妒忌的吗?”

    赫连好从椅子里坐起来,站在她身边搂住她的肩膀。

    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她们俩靠在办公桌前,不知道怎么的就都低了头。

    爱情,是温柔,又沉重的。

    接受它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要享受一个温暖的胸膛,就要抵得住那个温暖的胸膛带来的压迫。

    钦慕后来无奈的叹了一声:“我得回去了,欢欢还等我一起吃完饭。”

    “嗯!你师父那边你放心吧,我今晚值班,会过去陪他的。”

    赫连好冲她眨眼。

    钦慕无奈的摇头:你不怕景峰知道了吃醋啊?

    “他没那么小气!”

    赫连好说了一声,看着钦慕走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在她眼里景峰其实是一个很分得清的男人。

    钦慕一个人开车在回去的路上,市里的一些观景树还是绿绿的,钦慕经过那片绿绿的道路的时候有种不知道身在何时的感觉,直到开到凄凉的地方。

    好像走过了两个季节,略带伤感的眸子里其实更多的是从容,脑海里想的再多,但是信念是不会被轻易改变的。

    车子慢慢的开进了穆家豪宅,欢欢听到车子回来的声音就从客厅里往外跑。

    钦慕停好车子下车往回走,没几步就看到欢欢从里面跑出来,嘴里还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咪

    那是再小一些的时候养成习惯,好像很难改掉,但是钦慕觉得欢欢这声妈咪叫的她特别温暖。

    曾经她们娘俩一起在国外生活,那是流浪吗?

    还是现在是流浪?

    不!现在怎么可能是流浪?欢欢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都在这里,还有她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

    一片树叶从天上慢慢的飘下来,娘俩情不自禁的都抬了头,美伦的眼睛望着已经经过霜打的树叶慢慢的落在地面。

    然后两个人随着树叶一起又垂了眸,看着地上。

    欢欢松开妈妈走过去拿起那片树叶,漂亮的小手拿着树叶转头看妈妈。

    钦慕不知道欢欢在想什么,但是看着欢欢像是有些伤心的样子便起身走上前去,将她抱了起来:“回屋吧!”

    “嗯!妈妈!它死了吗?”

    欢欢的声音还不太连贯,话也很直白,听在钦慕心里有些别样的滋味。

    “没有啊,明年它就会又变成绿色,像是夏天那样。”

    “哦!”

    欢欢答应着,眼睛却一直盯着手里的树叶。

    钦慕看着欢欢的样子,总觉得欢欢并不信她说的,好像还有点矛盾。

    “妈,我回来了!”

    “嗯!”

    冯芳华正在喝茶,看着她抱着欢欢进来答应了一声。

    “这丫头现在是见不得车响,一准得跑出去看看。”

    冯芳华一边跟自己孙女眼神互动一边对钦慕说。

    钦慕微笑着,走过去把欢欢放在沙发里,自己也坐在旁边。

    想起小时候的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听到车响就往外跑,那肯定是她亲爱的爸爸下班了,她记得有时候她爸爸去上班她还会跟着车子后面跑,哭的超级可怜。

    一转眼,物是人非!

    “你师父怎么样了?”

    冯芳华端起茶的时候又问了一声。

    “明天去巴黎,约的医生已经回去。”

    “哦!那就好,他是个才子,上天一定会怜悯他,不会有事的。”

    冯芳华安慰道。

    钦慕点点头。

    “周六有个慈善晚宴,你跟我一起去吧,带上欢欢,就我们三个女人一起去。”

    冯芳华看她懂事就又跟她说道。

    “慈善晚宴?”

    “是啊!以往都是你爸爸陪我去,但是现在不是有你了嘛,他本来也不愿意参加这种活动,女人居多,所以你陪我去最合适。”

    “可是周六我应该在巴黎。”

    “巴黎?”

    “是!”

    冯芳华一听忍不住皱了眉:去出差?

    “不,我师父那几天需要人照顾,我正打算跟你说这件事,他明天走了后我后天也要跟欢欢赶过去。”

    钦慕知道冯芳华可能会不高兴,但是事已至此。

    “他虽然是你师父,但是毕竟不是你父亲啊,你确定你要去照顾他?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很不方便,而且传出去也不好听。”

    冯芳华提醒她。

    “妈,很多事情都无法很周全,而我唯一知道的是,是他栽培了我这些年,是他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帮助了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希望您跟爸爸能理解我。”

    钦慕耐着性子柔声解释。

    “不行不行,你不知道你最近很出名吗?尤其你师父的年纪又不是特别大,他要是七老八十了还好,他才四十出头,又比别的男人优秀那么多,别人知道你去贴身照顾他会怎么评价?现在的媒体什么都敢乱报道,你不能过去。”

    冯芳华连连摇头,说话的时候脸色也变的严肃起来。

    “妈,我了解您的想法,您觉得我现在是穆家的媳妇,应该清清静静的是不是?我跟您保证,我不会贴身照顾他,但是我必须守在那里,我是他唯一的亲人,欢欢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如果我们娘俩都不在,那他得多悲伤?”

    钦慕知道冯芳华的性子,吃软不吃硬,便好声好气的继续跟她解释。

    冯芳华却看着钦慕红了眼眶而连连摇头:要去你自己去,反正我孙女不能去。

    “如果您实在不能答应,那么我只能违背您这一次。”

    钦慕说着就要抱着欢欢上楼,却是立即被叫住。

    “钦慕!”

    钦慕转头,冯芳华冷眼看着她:“违背我这一次?你违背我还少吗?你既然执意要跟熠宸在一起就该事事都多为他想想,外面都在传你跟你师父不干净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欢欢听着奶奶在跟妈妈说话的样子,认为她们是在打架,不自觉的往钦慕怀里钻了钻。

    钦慕垂眸,抬手轻轻地抚着女儿的头发,然后才又抬眼:这件事我们等欢欢睡了再说。

    “我看根本就没有再说的必要,简俨突然来城里常住是因为什么我也没有追问不是?你们天天在工作室相对着我可有说什么?我认为我做的也可以了,他在荣城病倒,你一大早去照顾他,还从家里给他带早饭,我可有说过一句不好听的?你可以出钱,你可以找关系,你也可以一早去给他送早饭,钦慕,你真的没发现你对这个男人的用心,比对熠宸还多吗?”

    冯芳华说了一通后疑惑的问了她一声。

    钦慕抬眼看着冯芳华疑惑的眼神不自觉的轻轻一笑,她可以低到尘埃里,一句话也不反驳,但是没人能阻止她的这一个决定。

    “我先去换个衣服。”

    钦慕轻轻地亲了女儿一下:要跟妈妈上楼去换衣服吗?

    “嗯!”

    欢欢点头,钦慕便把欢欢抱了起来一起上楼。

    冯芳华还是端坐在那里,看着她上楼后气的头疼:“简直不分轻重。”

    就娘三个在家吃饭,吃完饭钦慕例行喝药,冯芳华看着她乖乖喝药才心里好受了些。

    等欢欢睡了,冯芳华才又找她在一楼客厅里谈话。

    “钦慕,我觉得我对你真的是足够容忍了,只要你能让熠宸开心,我几乎什么都可以忍,但是这件事,就算熠宸答应我也不会同意,何况,熠宸答应了吗?”

    “他会答应的!”

    钦慕低声说。

    冯芳华却笑了声:你可以打个电话问问他再回答我。

    “他现在正在回澳洲的飞机上,没办法接电话。”

    “什么?”

    钦慕刚回答完她,冯芳华就吃惊的看着她,气的站起来就回卧室去了。

    钦慕想,冯芳华应该是因为穆熠宸太关心她才生气,所以她现在也没办法抚平冯芳华心里的伤。

    始终,一家人都会有摩擦。

    她想,大概是自己太多年没有过一家人的生活,才会这么没办法适应吧。

    一家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摩擦,争吵,但是过去了就过去了,想起冯芳华对她的好,钦慕才释怀,不自觉的轻笑了一下,然后起身上楼。

    一头长发在上了床之前被拢起来,看着里面躺着的宝贝女儿,她整颗心都从冷到热,很快被捂的暖烘烘的。

    好像,蹉跎了半生,最后最温暖的还是眼前,怀里的这一位!

    不过谁又知道以后呢?

    就像是穆倾心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她的女儿会不会也在成年后讨厌她,甚至不愿意回家?

    钦慕一想到将来要分开,就情不自禁的凑到欢欢的肩膀前轻轻地抵着,不舍的。

    静谧的夜里,城里已经是万家灯火的盛况,而某个房子里的母女两个,却只是静静地依偎在一起睡着。

    她想穆熠宸肯定是不会阻止她的,所以渐渐地睡着了。

    然后就做了个噩梦,梦里穆熠宸得知她要去巴黎陪简俨手术所以就飞了回来,抓着要走的她回了房间,直接把她摔到床上,狠狠地威胁她不准她踏出房门,她挣扎,穆熠宸竟然把脖子上的领带直接绑住了她的手,告诉她:我不会让你出这个门口,你趁早死了这个要去陪他的心。

    睡梦中忍不住浑身发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自己手脚冰凉。

    上午小美陪着简俨在机场,钦慕送行,把行李给小美后又交代:今天见完客户后我就立即带欢欢飞过去,医院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你们直接去住院就行。

    “如果穆家不同意就算了!我没关系!”

    简俨的脸色还是很憔悴,外面阴沉沉的,钦慕看着他的脸色都暗淡无光的那种。

    不自觉的就多看了他几眼,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笑了笑:“怎么会不同意呢?我婆婆还说让我今天就陪你走呢,要不是这个客户早就讲好了今天要见面我真的今天就可以跟你走。”

    她笑着跟简俨说道。

    小美也不多说,她知道钦慕是为了避嫌才不选择一起走。

    何况景晴还不知道找多少人跟着钦慕呢,要是钦慕现在就跟简俨走了,那谁也不知道景晴会不会把跟踪的东西给媒体什么的。

    “那我们先走了,你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

    简俨听到广播后只得跟她告辞。

    钦慕点点头,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俩到了检票口。

    老实说钦慕一点也不想往回走,只是在小美跟简俨走的时候抬手笑着跟他们挥别。

    当她努力又微笑着的时候,当他们走了之后,她的笑容,再也没办法维持。

    她转头朝着外面走去,明明在笑,却感觉脸上有些凉意,抬手摸了下才发现是眼泪,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指肚上,又忍不住笑了一声。

    她知道自己大概是没人管习惯了,突然有人管适应不了,然后开车回了工作室。

    一进去工作室就看到杨倩茜在忙着给大家泡咖啡,大家都在低头忙着工作,只有她一个人在跑来跑去。

    钦慕突然想起小美,然后又低着头往里走。

    “钦小姐上午好!”

    杨倩茜捧着一杯咖啡正要给同事送的时候看到她跟她打招呼,钦慕下意识的笑了笑:你好!

    杨倩茜眼里闪过些许精明,给同事送完咖啡便立即端了杯玫瑰花瓣泡的水上了楼。

    “听说您现在不喝咖啡,我看小厨房有玫瑰花就给你泡了几朵。”

    杨倩茜走过去把水杯轻轻地放在她桌上,钦慕看着水杯才又抬眼看她:你这两天抽空画两张图给我。

    杨倩茜一愣,随即用力的点头:好!

    “等下别忘了去找温如暖的助理。”

    钦慕又提醒了一声。

    “嗯,我已经跟她助理联系过了,等下我直接去摄影棚。”

    钦慕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杨倩茜又看着她,看钦慕已经要工作不自觉的摇了摇自己的下嘴唇。

    钦慕感觉她一直不走才又抬头,看她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钦小姐,我可以在这里睡觉吗?”

    钦慕看着她,放下刚刚打开的文件:怎么说?

    “我来荣城的时候住的公寓是钦明珠帮我找的,现在我没用了她就把房子收回去了,昨天晚上我回去之后就发现行李什么的全被扔在楼下了。”

    杨倩茜说着又用力低了低头。

    钦慕垂了眸,她没想到钦明珠会那么绝,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好吃惊的,那女人本就不不是什么慈善的人。

    只是她又是什么慈善的人吗?

    “你要是不嫌弃,就先去跟同事们挤挤吧,他们都住在一个公寓了,每个人有一间房间。”

    钦慕想了想说道,因为这里暂时也没有空余的房间,有一间是她留出来用的,穆熠宸有时候还会过来用,她不愿意给别人。

    “真的吗?谢谢钦小姐!”

    “那是他们一起租的房子,而且他们容不容得下你也不好说,你先去跟他们商议上衣吧再来谢我不迟。”

    钦慕又打开文件认真看起来,因为要见客户,很多事情她必须认真再看一遍确认无误。

    “是!”

    杨倩茜知道钦慕不会这么尽力的帮她,也知道,一个陌生人能这么帮自己已经够不错了,便点点头出去了。

    钦慕在她出去后才又转头看向门口,然后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

    所以,跟谁做生意也千万别跟钦明珠,那丫头若说是傻呢,在某些方面又特别能算计。

    杨倩茜跟同事们说了请求后根本没人理她,她看着那一张张抵触的脸只好咬了咬唇瓣又说:是钦小姐让我跟你们商量一下,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众人都不说话,只是互相对视,仿佛只要眼神就能明白伙伴间的心意。

    “我们没有多余的房间,小美虽然现在去了巴黎,但是很快也会回来,你要是去了只能睡沙发,而且,你要赶紧找房子。”

    有个中文不太好的小伙子做出了决定。

    杨倩茜一听这话就激动的不行:谢谢,谢谢你们,我一定会尽快找到房子的,并且这几天的房租我也会给你们。

    荣城的消费实在是太高,她本来就一直贫困潦倒,本以为有了翻身的机会,没想到却是梦一场,然手里的钱却也花光了,此时,她只想有个能让她睡觉的地方,昨晚在一家很普通的宾馆睡了一晚,先不说噪音卫生什么的,就单单是那里三百多块钱的住宿费都叫她觉得吃惊。

    几个人没再说话,看她怪可怜便打算收留她几天。

    至于门口角落里放着的行李箱其实他们也早就看到了,只是如果不是钦慕开口,其实开始他们都不想收留她,毕竟她是一个抄袭者。

    解决了住宿的问题杨倩茜赶紧的往温如暖拍戏的地方跑去,温如暖的助理看到她的时候先是不高兴,后来才又不得不忍下来冰冷的说了声:那跟我来吧!

    杨倩茜知道自己在这些人太陌生,知道大明星的助理也都很有架子,便只是跟着去做事。

    温如暖看着她的时候更是好奇: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是学时装设计的,不过刚刚毕业。”

    温如暖又多看了她一眼,因为报纸上也没有曝光杨倩茜的照片所以她也没多想,只是钦慕介绍过来的人,她才点了点头:那你去帮我搭配吧!

    “好!”

    杨倩茜看温如暖认了命便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旁边,她刚刚进来就留意到这里挂着两排时装了。

    温如暖也在等待着,担心她没有小美的好眼光,但是又在想,钦慕选过来的人应该差不了。

    “你跟钦慕有什么渊源吗?”

    温如暖总觉得一个普通女孩不可能一毕业就得到钦慕的赏识。

    杨倩茜选了两套衣服后听到这一声,抱着衣服转头看她,在她眼里温如暖是高冷的,虽然温如暖的脸给人一种很邻家女孩的感觉,但是她的眼里,很无情。

    杨倩茜还是帮她选了衣服,只是她去试衣间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给钦慕打了电话:你竟然让一个抄袭你作品的人在你工作室工作,你疯了?

    钦慕正要去见客户,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笑了一声:“我这里暂时缺人手,我客户过来了,你先让她今天帮你,如果不合适你再找我,其他的我们有空见了面我再细细跟你聊。”

    “我觉得你特别不理智!”

    温如暖挂掉电话之前又说了一声。

    钦慕知道,她的确是不如一些人理智,但是应该也还没那么糟糕了。

    最起码她一直很知道自己要什么,在伙伴们眼里又冷静克制,嗯,他们还觉得她特别理智。

    钦慕不自觉的浅笑了一下: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她能坦诚跟你说她的过往不也证明她还不算太坏吗?

    “可是你就不怕这是养虎为患?”

    “首先我很高兴你能这么为我着想,如暖,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朋友,相信我好吗?”

    她轻声问,在感觉到温如暖对她不是那种普通的利用关系后认真的问。

    “好!那我先不打扰你了,有空再说。”

    温如暖无奈的挂掉电话,她的确不想外面那个女孩,但是她相信钦慕,即便那很冒险。

    钦慕带客户一起去了工厂,参观完后又一起去吃了饭,晚上回到家刚放下车子就接到小美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回了巴黎并且入住医院。

    “你先受累好好照顾他,我明天下午四点多的飞机。”

    钦慕关上车门一边往里走一边对她说。

    “钦钦,其实你清楚,我并不觉得受累。”

    钦慕轻快的脚步在那一刻突然停下,因为她听到小美的声音在颤抖,听到小美好像并不想让她赶过去。

    不,那一定是幻觉,小美怎么可能不想她去呢,毕竟一个人守着总不如两个人一起守着的好,何况简俨是她师父,她是必须要在那么惊险的时刻赶过去的,否则没事还好,不然她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冯芳华跟穆子豪正在喝茶,听着脚步声冯芳华便给穆子豪使了个颜色,眼神也在望着低着头走进来的女人。

    “爸妈,我回来了!”

    钦慕抬眼就看到沙发里两位长辈在喝茶,一个低眉顺目,一个眼神敏锐。

    钦慕知道冯芳华是因为她要去巴黎的事情,但是她总归是要去的,所以就主动走到沙发那里坐下:“爸妈,我还是要跟你们说一声,我已经买了去巴黎的机票,我跟欢欢两个人的。”

    “你”

    “去就去吧,师徒一场,若是没个意外还好,若是有个意外,我们今晚拦住你,若是那边真出个什么意外你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吗,也没办法原谅自己,去吧,带着欢欢。”

    冯芳华刚要怼她,却是穆子豪一抬头,从容的说出来这样的话。

    冯芳华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老公,刚刚钦慕回来前两个人说的好好的,可是一眨眼他竟然就变卦了。

    客厅里的灯光还算温暖,穆子豪眼眉稍动,看向自己老婆的同时手也放在她相握的双手,那安抚看似简单,但是当时一肚子火的冯芳华的确是发不出火来了,只是气的转了头看着别处。

    钦慕终于发现,穆子豪对冯芳华来说,那分量,绝对比儿子女儿更重,就凭此时冯芳华为了穆子豪这么忍气吞声。

    “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我跟你妈妈等着晚点看节目呢。”

    “哦!好!谢谢爸,谢谢妈!”

    钦慕站了起来,却不忘道谢,当然也不能光是对穆子豪道谢,一定不能落下冯芳华。

    “这事我不同意啊!”

    冯芳华不再像是刚刚那么厉色,但是却表明了态度。

    “家里我做回主,你去休息吧!”

    钦慕吓的站了几秒,等反应过来立即大步离开。

    生怕冯芳华再叫住她,所以后面她上台阶后都小碎步跑起来了。

    冯芳华看她上楼后才转头看着穆子豪,把手从他手心里抽出来,非常郑重其事的表情。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她说到底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去伺候一个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而且那男人还跟她那么亲密,这传出去,无论传到哪个人的耳朵里都不会认为那是单纯的师徒关系啊,何况简俨又是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

    冯芳华的声音并不高,却是苦口婆心。

    偌大的客厅里其实都很安静,只有他们俩低声交谈的动静。

    “可是说到底他们就是试图,别人不理解,我们做家人的还不能理解她?”

    穆子豪的声音更为低沉,眼神里也满满的都是对妻子的忍让跟宽厚。

    “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妥。”

    冯芳华着急到胃疼。

    “如果我们做家人的都不能理解她,支持她,那她就真的孤独了,她好不容易在家里找到一点存在感,你因为这事一搅合”

    穆子豪没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摆出来了。

    “我现在严重怀疑她就是小时候没人教,长大了才这么不分轻重,她妈妈要是在,可能让她在跟熠宸结婚后还跑去伺候别的男人吗?”

    冯芳华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她妈妈若是在,她会一个人孤零零的被扔到国外去?”

    穆子豪继续说。

    “她孤零零?我才是孤零零好吗?我儿子不是后脚就跟过去了吗?”

    “芳华!”

    穆子豪只好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让她冷静。

    “我知道我说的不好听,我没有那么多的好听的话,从年轻时候我就性子嚣张你也不是不知道,反正钦慕去巴黎这事我不同意。”

    冯芳华虽然被他抱着肩膀没动,但是态度却是很明确,眼神跟气场更是全都在抗议。

    “这件事我们就算拦着也拦不住,只要儿子不说什么,我们俩又何必多管闲事呢?这几天欢欢不在家,正好我带你去爬山去,嗯?”

    冯芳华听了心里一动,但是这时候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去爬山什么的。

    “我得给穆熠宸那小子打个电话,我就不信那小子不吃醋。”

    以冯芳华对穆熠宸的了解,那小子应该已经掉进醋缸里了才是。

    穆子豪还是想要阻止,但是看着她已经把电话拨过去也只得无奈的停下,就让她打过去碰南墙好了。

    他们都是相信爱情的人,虽然上了年纪。

    但是他们也都明白孤男寡女可能会发生的种种意外,甚至一些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是的,这一刻冯芳华想得多了,但是她没办法停下这种思考。

    冯芳华跟穆熠宸打电话的时候穆熠宸打电话的时候钦慕刚好去抱欢欢回她跟穆熠宸房间的途中,钦慕听到两句,但是却没有停下脚步,她怕欢欢会被吵醒,也不想让一些话扰乱了自己。

    这一趟巴黎之行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是必定。

    她很了解冯芳华的心思,冯芳华的心全都在这个家上面,她不希望家里的任何人有丑闻,更不喜欢家里的任何人影响穆家的名誉。

    钦慕最近也曾反省,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是对还是错,她怕会给穆家引来争议,但是她现在跟欢欢还有穆熠宸已经是一个整体,她不可能再像是曾经那样轻易地说走就走。

    而且当她已经想通了一大家人生活在一起就会面临的各种问题时,她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所以现在她可以很从容的面对这些事情,尤其是在穆子豪能明事理的帮她说情的情况下。

    等到后来她洗完澡躺下,刚给欢欢盖了盖被子就听到手机响,立即转头去看,就发现旁边手机上显示着穆总发过来的视频通话请求,怕吵到欢欢睡觉所以赶紧的接了起来,却是没对着自己的脸,放在腿上后抬手用力捏了两把自己的脸蛋,觉得表情自在了一些才把手机放到自己脸前。

    上次他回来过匆匆离去前两个人其实是不欢而散,但是现在她只想好好看看他。

    嗯!

    也果然是看的一清二楚,他应该是用投放的方式跟她聊天,他躺在床上,穿着酒店给他准备的暗色睡衣,看样子应该是特意准备的那种比较高档的。

    她还看到他的脚丫子在动,他的胸膛起伏的很慢,像是在沉吟?

    钦慕看到他的脸,看到他那双暗的能把她吸进去的眼睛,然后下意识的就想要躲闪。

    “明天去巴黎?”

    他却开门见山,幽暗的鹰眸就那么桀骜的望着镜头里的钦慕。

    “嗯!”

    他的声音有些冷冽,凉薄,眼神也透着敏捷,钦慕听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只低低的答应了一声。

    刚刚竟然禁不住把他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还想到了他那结实的胸膛上的手感,钦慕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走神到这种地步,回过神后有些小懊恼,别开脸去看了看女儿才稳定了情绪。

    “我大概是拦不住你,把睡衣脱下来给我看看,算作补偿,可以吧?”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