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 穆总要的补偿(2)突袭
    他大概是刚刚洗过澡,钦慕看着视频里那个头发还没干透的男人,干净的无关透着一种清冽,还有点年轻气盛,气血方刚的味道,不自觉的笑了一声,笑自己肯定是出现幻觉了。

    竟然感觉他浑身都充斥着禁欲的气息。

    她分明只是开了一盏昏黄的落地灯,但是他幽暗的眼神却真真的锁住在了她颀长的颈上,心里仿佛在呐喊要撕碎她的衣服。

    可惜的是看似隔着很近,这一道屏幕却无论如何他也穿不透。

    钦慕今晚穿着舒服的套装睡衣,因为真丝的料子特别舒服,她的锁骨露在外面还有种勾魂的既视感,她捧着手机不自觉的笑了声,然后把手机屏幕转过去对着自己的女儿:看到了?你确定接下来还要跟我探讨脱衣服的话题?

    宸哥很受伤,突然坐了起来,屏幕她看到他低着头好几秒就没有别的动作,突然的一瞬间,他从床上站了起来:那从现在开始你别动,来看为夫表演怎么样?

    钦慕还不等说话,眼睛已经情不自禁的瞪大,因为视频里某人正在表演脱睡衣秀啊。

    “告诉你,去照顾他可以,但是贴身照顾之类的活,留给那边的护工去做,毕竟他们也拿了钱,嗯?”

    他一边脱一边说,眼神还特别的敏锐,仿佛是怕她记不清楚他说的话,所以严肃起来。

    钦慕不说话,只是装作平静的看着他。

    “不用为夫在给你多交代那些细节你不能照顾了吧?毕竟你也是个聪明人。”

    他现在看她的眼神啊,很看不上的样子,很不爽的样子。

    钦慕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着道:“您还是多交代几句吧,最好交代的齐全一点,不然我怕我不小心就多做了点什么您不高兴的事!”

    “你钦慕我告诉你,你不要把本少逼急了,否则本少追到巴黎去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你信不信?”

    他还生气呢?都唠叨这么久了,钦慕懒得理他。

    那会儿他突然站起来,她都看不到他脸了,他又躺下之后,虽然手一直在小腹上乱来,但是她总算看到他的脸,看够了就把视频果断挂了。

    视频那头自称本少的男人简直欲火焚身,简直想要穿过屏幕去把她拽过来到床上。

    只可惜他做不到。

    然后懊恼的一拳头砸在床上。

    他就不信刚刚她没感觉,脑海里幻想着她也正在自己来,瞬间就舒畅了很多,也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点登上去。

    之后他泻了火又心平气和的跟她发微信:“医院的护工都很专业,你可以尽管放心,明白?”

    “不明白!”

    钦慕直接给他发了三个字过去,然后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转身去搂着女儿睡觉。

    她才不要继续看他发过来说这事。

    她难道傻吗?

    男女有别她会不知道请护工?

    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以后老了住院

    她突然想到,自己没有这个福分了,那位父亲大人有他的掌上明珠呢,用不到她。

    第二天早上她洗漱后跟欢欢下楼家里就没有冯芳华跟穆子豪在了,管家告诉她他们去爬山了,过几天才回来。

    钦慕点头道谢后抱着欢欢去了工作室,上午还有几件事要安排,工作室的人再次见到欢欢也都很开心,她便专心去处理工作了。

    下午母女俩自己开车去了机场,停好车子后直接到了vip候机室,看着女儿还很开心她不自觉的也笑了一声。

    钦慕知道穆子豪跟冯芳华为什么一早就不再家里了,穆子豪是想避免冯芳华再跟她争执,而冯芳华大概是在用那种方式跟她表示抗议。

    其实她也怕,怕她们婆媳关系处不好,再次陷入危机。

    但是她更怕啊,怕她师父需要她的时候她不在,怕自己将来会悔恨着过完后半生。

    其实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不过是她师父要手术,她这个做徒弟的要去照顾两天。

    如果是结婚以前,她根本不需要有任何顾虑,更不需要考虑这么多。

    但是后来她跟穆熠宸确定了关系

    冯芳华跟穆子豪其实就在机场附近的咖啡厅里,那会儿钦慕开车到机场的时候两个人都看到她的车子了。

    冯芳华不自觉的又胃里凉滋滋的,穆子豪看她像是很难消化就拿着手机去了洗手间,不久冯芳华的电话就响了。

    一低头看到是小混蛋三个字,心里一激动,立即接了起来。

    她儿子可不常常主动给她打电话。

    不过她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洗手间那边,心想老公去洗手间那么久还不回来,接起来电话的时候听到里面传出来她宝贝儿子的声音。

    “冯女士,我看到一头羊不错,买下来送给您跟欢欢玩好不好?”

    澳洲不缺羊?

    “哄我你都不会是吧?你爸爸给你打的电话吧?是不是他叫你哄我的?”

    冯芳华一猜就是那么回事,嘴巴上依旧很犀利。

    “什么都瞒不住冯女士您啊,我就跟我爸说我干不好这事,他还偏偏不信。”

    “哼!我反正懒得管你的事情了,到时候钦慕要是真的跟她师父好了,你爱怎样怎样,把我孙女给我抱回来我就谢谢你。”

    冯芳华说完挂掉电话,那小子竟然要给她买一头羊?

    国内有的是羊好吗?

    只会哄那个女人,却不会哄自己的老妈,冯芳华越想越生气。

    穆子豪在她打完电话后才从洗手间出来,也没坐下,只说:走吧,老伙计们也都过来了,我们也得上飞机了。

    冯芳华瞅了他一眼: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回家!

    爬山什么的,以前她还有兴趣,现在她只想在家吹空调,喝着燕窝看着电视,顺便跟家里的用人们聊聊天八卦八卦什么的,都比跑出几千里去爬个山让她觉得温暖。

    穆子豪一听她这话,低头看着她,冯芳华拿起自己漂亮的包包就昂首挺胸往外走,穆子豪

    那老婆大人都不去了,他还去?

    只得在拿着手机跟伙伴们打电话通知说他们夫妻退出这次出行了。

    冯芳华回去的路上说:“等她回来把我孙女饿瘦了一点,你看我饶不饶的了她。”

    钦慕跟欢欢坐的是头等舱,欢欢像是第一次坐飞机的小女孩,开始眼睛一直望着外面,后来起飞了,她的表情突然变的夸张起来。

    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看那激动的小样好像是没有坐过飞机,那双纯净的大眼睛里满是童趣,小嘴也是一动一动的,好像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妈咪,飞机动了!”

    欢欢突然扭头看着她说了一声。

    “那我们要坐好了!”

    钦慕交代了一声,让欢欢靠进座位里。

    欢欢靠在里面又仰头看着窗外,她们越飞越高,她也心情越来越特别。

    而钦慕却在想着,不知道再回来的时候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

    到了巴黎后是半夜,钦慕没打扰这边的同事朋友,直接让人把行李送到出租车上,跟欢欢打车回了公寓。

    下车后谢过帮忙把行李搬到门口的司机,司机走后她开门一只手抱着欢欢一只手拉着行李进去,把门关好后把欢欢放到卧室的床上,先开了空调。

    因为怕欢欢着凉也没敢给她把衣服全换了,跪在床上帮躺下的小姑娘先脱了外套,盖上被子后又去调整空调的风。

    太久不回来厨房里的柜子中只还有方便面了,虽然坐飞机很累,但是依旧睡不着的她给自己泡了包方便面,正要下口吃呢,然后手机就响了。

    拿起桌上放着的手机一看是穆总,整个人又心里暖了不少:这么晚还没睡?

    “到巴黎了?”

    那边问了声,声音有些倦意。

    “嗯,已经回公寓,欢欢睡了!”

    她下意识的提到女儿,手拿着筷子在搅拌方便面。

    “你呢?这么晚别去医院了,明天一早再去。”

    钦慕知道他担心她,不自觉的叹了一声:我知道,你早点休息吧,我吃口面也要睡了。

    “没在飞机上吃?”

    穆熠宸听说她在吃饭心里一阵焦虑。

    “吃过了,只是现在又有点饿。”

    她怎么能告诉他,她根本吃不下。

    “那等下早点休息,先挂了!”

    “好!”

    穆熠宸没再打扰她,钦慕放下手机后也赶紧的吃方便面了。

    第二天一早却是就抱着欢欢出了门,娘俩一起到餐厅去吃了点早饭,主要是给欢欢吃,欢欢看着店里在吃早餐的人们,吃起饭来也格外的给力。

    钦慕却觉得,这里的人们都这么的随性,生活的这么安逸。

    要是在国内,大多数人的早餐都是那么匆忙又焦虑,哪怕是在餐厅里,也是急急地吃完然后赶紧走。

    娘俩都穿着深色的大衣,到了医院后便见到了小美跟简俨,简俨还是住的高级病房,但是他依旧又憔悴了不少。

    直到欢欢走到他床边去对着他笑,他抬手摸了摸欢欢:有没有想伯伯啊?

    欢欢用力的点头:很想!

    简俨很开心,要是往常他早就抱起欢欢来了,可是现在,他恐怕抱不起来,不自觉的有点失落。

    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的人。

    简俨抬眼看着钦慕,看着她有些发暗的眼眶:昨晚没睡好?

    “回来的时候就有点晚了,不过能撑得住。”

    钦慕心想,跟您的状况比起来,我简直太正常了。

    “现在医院也没什么事,有小美跟李森在,你带欢欢回去休息吧。”

    “下午就要动手术了,我怎么回去休息?”

    钦慕低声问了句,然后又说:帮我照顾下欢欢,我去找医生问几句。

    小美昨天也问了很多,但是听不太懂,所以钦慕说要去找医生她立即连连点头,并且上前拉着欢欢的手: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

    其实小美也很想欢欢了,欢欢看到自己亲爱的阿姨也很开心,钦慕就出了门,正好医生到办公室,听到有人敲门一转头看到是个中国女人,下意识的问了声:有什么可以帮助你?

    他用的是英文,但是钦慕知道他是个法国人,应该是怕她听不懂法语。

    那是漫长的一天,从等待手术到上了手术台。

    钦慕跟欢欢还有小美在手术室外呆着,都是凝重的,一向乐观的欢欢看着妈妈跟阿姨都紧张她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紧张起来,还有两位男同士站在她们对面也是一直低着头闷着不吭声。

    溪秘书赶到的时候钦慕很诧异,溪秘书直接去了楼上手术室那层,电梯开以后就看到不远处座位里抱着孩子的女人,立即大步上前去。

    “夫人,我们总裁让我来陪您。”

    钦慕抱着欢欢望着眼前穿着一身很休闲的保暖衣的女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虽然他嘴上一直说不爽的话,但是他却一直在做关心她的事情。

    那个时候她已经无法再说谢谢,因为等待让她已经沉默了太久。

    直到简俨进入icu后大家也没人敢喘口气,大夫说手术很成功,但是还是被送入了icu。

    钦慕把欢欢交给溪秘书:你陪欢欢去我公寓吧,如果你不急着回国的话,麻烦你帮我照顾她。

    “好的,没问题。”

    溪秘书透过病房外的那层玻幕看着里面躺着奄奄一息的男人朝着钦慕点了点头,拉着欢欢的手离开了医院。

    小美还站在一旁流眼泪,担心的问:钦钦,他会不会醒过来?

    “手术既然成功了那就一定会醒过来,只是他现在身体太虚弱而已,给他点时间。”

    钦慕低声安慰她,看小美满脸都是眼泪抬起手来替她擦着:别哭了,都把眼睛哭肿了。

    “我害怕!”

    小美突然就到她怀里把她抱着:钦钦,我好怕会失去他,以前我总是怪他看不见我,可是现在,我只希望远远地能够看着他就满足了,只要他醒过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钦慕抬起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看着她哭的那么难受自己心里也不知不觉难受起来。

    钦慕无意间看到还站在那里的两位男同士,轻轻地拍了拍小美的肩膀,待小美从她肩膀上离开后她便走过去跟他们道谢,让他们先帮忙照顾工作室那边,大家都是一起共事过的人所以都不需要太客套,那两位男同士交代简俨有任何情况一定要电话通知,在钦慕答应后便离去。

    后来两个女人便一直在等,溪秘书也给穆熠宸汇报了简俨跟钦慕的情况。

    大夫经过的时候告诉她们,让她们回家去等,病人在这里会得到最好的照护,但是两个人却没一个动摇。

    “钦钦,你要不要回去?”

    那晚不知道是几点,两个女孩坐在地上,看着玻幕里的男人,突然有一个转头看着身边的人问道。

    钦慕差点睡着,听到那一声后才面前又睁着眼笑了笑:不用。

    “可是欢欢”

    “有溪秘书在!”

    钦慕已经没力气,说着又看向对面的玻幕里。

    他们隔着这么近的距离,可是他却独自在鬼门关打转。

    此时这一大块地方都安静的厉害,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穆熠宸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的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还不自知,所以溪秘书大半夜的又跑到医院去,直到看着钦慕跟小美还在那里,才悄悄地拍了张照片又离开。

    穆熠宸看到照片的时候一阵揪心,她一直都那么傻,别人对她好点,她就拿命对人家好的那种,可是她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自己也是真,他都怕她身体会熬不住。

    而就在他们正为了不能有彼此陪伴而焦虑的时候,国内却也早已经刮起了一阵风,八卦娱乐,各种周刊都在纷纷报道近年来最神秘最火热的时装设计师jy在国内突发心脏病飞回巴黎动手术,爱徒钦慕丢下手头紧要工作,一刻不停的守在病床前,这不禁让人想起了一场胜美绝伦的师生恋。

    而此时,景晴还不再城内!

    冯芳华看完报道后就把报纸狠狠地甩在了面前的茶几上:简直一派胡言,我说什么来着?

    阿姨在旁边站着也不敢多说,一连两天,这样的新闻多了去了,今天还贴出了钦慕抱着欢欢守在手术室门口的照片中去,冯芳华大发雷霆。

    “你帮我联系ch这家媒体,我要跟他们领导说话。”

    冯芳华立即拨了一个熟人的电话,之后便一直在沙发后面站着,手握着手机等待着,气焰依旧无法压制,直到那边来电话之前她还在跟阿姨大声斥责:不管这样的新闻是从哪儿听来的,但是媒体明知道钦慕现在住在我们穆家还敢这么乱发新闻,只这一件我就得告他们。

    不多久她的手机响起来,看着那个陌生号码立即接了起来冷声说道:喂,我是冯芳华!

    这个大名,很多年她不曾这么趾高气昂的念出来。

    而那边显然没她这样的气势跟胆识,说话声音,语气都很客套。

    当冯芳华在为了这几天的娱乐八卦新闻而上火的时候,钦明珠跟张汝佳却是开心的,张汝佳看完电视上的娱乐新闻后把电视关掉,然后端着茶轻抿了一口才对自己女儿不缓不慢的说:我就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吧?

    “妈,这下钦慕可在穆家待不下去了吧?对了,你说这事会是谁透露给媒体的啊?”

    钦明珠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坐在张汝佳旁边,眼珠子里一转转的全是小算盘。

    “哼!除了景家,媒体还敢替谁家这么得罪穆家?”

    钦明珠一听立即想起前些日子景晴跟她说的话,当下手掌一拍:我想起来了,景晴好像一直在派人跟着钦慕,哈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

    “就让她们俩互相撕咬,你现在就是坐收渔翁之利的好时候,知道吗?”

    张汝佳眼睛更为尖锐,看着女儿那偷乐的小模样,并不让女儿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来。

    “嗯嗯!”

    钦明珠用力点头,保证乖乖收利。

    “还有你爸爸面前,不要表现出任何的愉悦,尽量替钦慕抱不平。”

    “您这就为难我了吧?我最多能保持沉默,让我替她说话?”

    钦明珠一下子坐直身子,特别不愿意配合这事。

    “你傻啊,你不这样做,怎么让你爸爸相信你是真心把钦慕当姐姐?又怎么能让你爸爸相信钦慕其实喜欢的是她师父。”

    钦明珠一脸懵逼,傻傻的看着她母亲。

    “这是一场大戏,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过不了多久,不用说是挽回你父亲的心了,就连宸少,说不定都是你的!”

    张汝佳对女儿挑了挑眉,钦明珠听到后面立即脸红心跳:“妈,你别胡说。”

    “你不喜欢啊?”

    钦明珠不说话,她怎么能不喜欢。

    “你尽管先扮演好妹妹的角色,等穆熠宸一回来你就去找他,记得要叫姐夫。”

    张汝佳继续给钦明珠使眼色,钦明珠一边记着一边用力点头。

    而此时景峰的公寓里也是颇为压抑,两个人在沙发里看着新闻呢,因为娱乐报道里在报道钦慕跟简俨那场美轮美奂的师生恋而叫赫连好无法接受的直接把电视掐了,转头对景峰问:这事到底跟你妹妹有没有关系?

    “她正在外地拍戏,能有什么关系?”

    景峰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又觉得不太可能,毕竟隔着那么远。

    而且穆熠宸早叫他提醒景晴把安插在钦慕身边的人给撤了,他已经很郑重其事的警告过景晴,他不信景晴那么傻,明明喜欢穆熠宸,怎么可能一直跟他作对?

    “拍戏?拍戏能耽误她做坏事?”

    赫连好笑了声,她是真的觉得好笑,即便心里明白哥哥对妹妹的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宠爱,但是她实在是接受不了景峰自欺欺人。

    “小晴她是喜欢穆熠宸,但是她还不至于无聊到造谣生事。”

    “哼,我看未必吧?她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还少吗?”

    赫连好气的双手环胸,想要给钦慕打电话又怕打扰她,但是不打吧,心里又总觉得不得劲,她必须得为钦慕平反才行,不能让她白白的被陷害。

    “小好,最起码给我点时间让我弄清楚事情真相,然后再下定论好吗?”

    景峰无奈的叹了一声,他知道赫连好很讨厌他妹妹,他也知道他妹妹的确有问题,但是现在景晴在外地拍戏,城内的事情她如何知道?

    “好!你事事都要讲证据是吧?那你最好快点找到证据证明你妹妹的清白,而我,要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赫连好说着便起身,拿着门口的包包登上高跟鞋就往外跑。

    景峰往外看了一眼,他没想到她真就那么走了。

    她对钦慕的感情好像比对他还要深,而他也只好把电话打到穆熠宸那里去,穆熠宸听了之后只淡淡的一声:我不在乎!

    一声我不在乎便把电话挂断了,然后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景峰还握着手机,好一阵子他都回不过神来,这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事他真的是感受过太多次了。

    景峰不懂,为什么他们都没有怀疑钦家那母女俩,还有钦慕难道就没在荣城得罪别的什么人?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怀疑景晴?

    至于赫连好,天都快黑了又把温如暖约了出来,相比赫连好穿着休闲舒适,赫连好就显得规整有范很多,两个人不同的工作性质,不同的性情身世,但是却都因为一个目的而坐在一起。

    看似格格不入,却一拍即合。

    两个人在一家西餐厅里坐着,先点了餐后赫连好才将自己所想全都如数讲给了温如暖听。

    温如暖听了她的话之后立即点点头:我认同你的做法,我找张总来联络可靠的媒体,既然媒体可以写师生恋,为什么不能写青梅竹马?

    “是!我也是这样想,但是我在跟媒体的关系这块实在是空白,所以只好来找你。”

    赫连好听温如暖这么痛快也很吃惊,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欣赏。

    “你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

    温如暖很认真负责的跟赫连好做了保证,赫连好听后心里才放松了一些,还不忘交代:这件事最好是先别让慕慕知道了,她最近大概已经没力气再思考别的。

    “我懂!”

    温如暖点点头答应着。

    “有些人很奇怪,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就不懂恩情友情这种东西是何物,以为男人跟女人就真的不能做朋友吗?还是满脑子都是那种肮脏的想法?”

    温如暖之后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想起这些造谣生事的就头疼。

    她自己也是多少次被人陷害误会,有次张总也是发火了,俩人恼了好久才和好,只是当这种事情在钦慕身上发生的时候她才突然意识到,不是她的交流有问题,而是有些人的思想实在是太不干净。

    “是啊!而且通常这种人都自视清高!”

    赫连好一想起景晴跟钦明珠来就起的牙痒痒,但是她的性子不是那种会去大声讨伐的性子,说理?

    真理有时候比不上歪理。

    她后来真的明白父母为什么总说权势权势,她以前最讨厌父母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可是现在,她真的明白,只有你有权有势,你才有资格去跟恶势力抗争,你越是弱小,就越是容易被人碾压在脚底下。

    也终于明白钦慕那时候说她需要依靠穆熠宸,原来钦慕比她更早明白权势的重要性。

    像是景晴无论做什么,背后都有人给她撑着,所以她才会那么肆无忌惮,那么从容不迫吧?

    赫连好一想起那个小姑子来几乎就头疼,景晴在朋友们面前永远都是那么识大体懂道理的样子,但是在家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娇娇女?

    “没想到我会跟影后的嫂子在同一站线,这算不算是个奇迹?”

    用餐的时候温如暖笑着跟她聊起来。

    “你知道我跟景峰领证的事情?”

    赫连好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后来一想,立即抬眼吃惊的看着她,这事温如暖是怎么知道的?

    温如暖

    温如暖并不知道他们俩登记的事情,只是荣城人人都知道景家大少跟赫连家的大小姐青梅竹马私定终身啊。

    赫连好看着温如暖眼里的质疑也呆了,心想自己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第二天荣城关于这场师生恋的八卦新闻已经差不多没了,换上的是荣城第一少跟jy爱徒青梅竹马的美好传说,并且网上还开始附上了很多两个人从小到大一起的合影,虽然荣城第一少在照片里都没笑过,但是他们的眼神,以及他们在彼此身边时候的动作,哪怕是并没有勾肩搭背的照片也全都逃不过如侦探办会找茬的市民以及粉丝的法眼,全都是他们相爱的证据。

    一夜之间,反转!

    景晴在机场准备回城,脸色立变,下意识的停住脚突然转头身看着边的助理:查一下最快去澳洲的飞机,订机票。

    “我们要去澳洲?”

    助理正跟着她后面一边走一边用手机替她回复粉丝留言,听到这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太忙落下了什么行程。

    “不是我们,是我自己,另外你回去后帮我找一下王伟这个人,把我跟宸少从小到大的一些照片发到网上,你知道我的邮箱密码吧?照片都在里面。”

    助理盲目的点头,她已经呆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老板要干啥。

    景晴眼睛上还挂着衣服黑色的大墨镜,头上围着一条漂亮的浅色毛巾,看到有路人要认出自己立即就转头往vip休息室走去。

    她助理早已经习惯她的各种状况,哪怕是不看到她的眼睛也能知道她的眼神,反应过来后看了看周围,然后立即背着那个沉甸甸的大包一边跟在她身后跑一边继续查手机找最近的飞行航班。

    在景晴看来,有些事情在三个人都不在城里的时候做是最好不过。

    外面的天气还是阴沉沉的,仿佛冬天提早来了。

    没过几个小时她就上了去澳洲的飞机,并且是秘密出行!

    澳洲的天是蓝的,特别蓝,不像是荣城那样喧嚣的城市,这里比较安逸,人也比较人情。

    当然,这样的中午,既美丽,又让人憧憬。

    直到不合适的人出现。

    那天穆熠宸正在酒店旁边一家简单却又很有名的西餐厅跟客户吃饭谈事,视线里就突然出现了迷人的影后。

    她是先入了他客户的眼,之后穆熠宸发现自己说话没有人回应才抬了抬眼,然后一转头,敏捷的眸子立即捕捉到了景晴。

    景晴手里拽着最新款的香奈儿手包袋子,像是散步般的从餐厅的窗口走过,只是无意间一个回眸,甚至鼻梁上还挂着一幅时下最流行的墨镜,不知道扰乱了窗内多少男人的春心。

    而就在那一刻,穆熠宸却不自觉的垂下了眸,在他看来事情可远远没有表面上看来的那么简单。

    “哇喔!看她多么漂亮,多想一位明星啊。”

    穆熠宸对面那个看直了眼的中年合作商感叹道。

    “她的确是一位中国明星。”

    穆熠宸低着头淡淡的说了一声。

    在那位客户正傻眼的时候,再抬头,景晴已经走进餐厅,并且到他们这里来,就站在穆熠宸身后跟他对视着。

    客户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眼里的花痴样不减反增。

    “嗨!”

    景晴摘下墨镜,很有礼貌的跟穆熠宸的客户打招呼,笑起来那么温柔妩媚的样子直叫那客户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而穆熠宸只是轻松切了一块牛肉放到自己的嘴里用力的咀嚼。

    “嗨!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中国美女。”

    穆熠宸听到那话后立即就皱了眉,觉得这个长期居住的澳洲人未免太井底之蛙了些。

    “谢谢!”

    景晴抬手跟他相握,他看似只是轻轻地捏着景晴的手指头,却是让景晴抽不出来,景晴脸上的笑容稍微僵硬,低头看向一侧正在吃东西的男人:熠宸,你不介绍下吗?

    穆熠宸却不说话,只是把盘子里的牛肉迅速吃完后又把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完,然后拿着帕子擦着嘴跟手站了起来。

    “我看根本没有这个必要,我有事先走一步!”

    穆熠宸冷眼看了客户,然后把帕子往桌上轻轻一扔,转身拿着放在椅子后面的西装外套就往外走。

    “熠宸!”

    景晴着急的叫他,手却依旧被这个男人握着。

    “熠宸?你认识他?”

    “他是我的未婚夫!”

    景晴着急坏了,总也逃不开就张嘴说穆熠宸是她的未婚夫,客户一听这话手不自觉的就松开了,景晴一看终于获得自由,立即转头就朝着外面追去。

    “熠宸,熠宸”

    景晴穿着高跟鞋追上去,因为这里距离他住的酒店不远所以他步行来回,却是没想到在这里被她逮到。

    穆熠宸听着她喊自己都听得烦了,在她追上拉住他手臂的时候他更是懊恼的皱着眉:松开!

    景晴看着他的表情再看自己手上,只好松开他。

    “在国外碰到的好朋友,总不至于这么见死不救吧?”

    “见死不救?”

    穆熠宸疑惑的问了声。

    “刚刚那是你客户吧?他对我那么不礼貌的眼神,你为什么不救我?”

    “不是你自己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穆熠宸冷眼看着她,停了会儿后又继续往前走。

    景晴只好继续跟着他,一边走一边跟他说:我是自己走过去的,那是因为我看到你跟他在一起我才会跟他打招呼,我只是在这里遇到你,又遇到你的客户,不想失礼。

    “你想太多了!”

    穆熠宸不再看她,只是快速往前走。

    “熠宸,我们在这里遇到,难道你就一点都不高兴?哪怕是跟我随便聊两句?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

    景晴觉得现在真的是糟糕透了,她突然停了下来,他还在继续往前走。

    她努力呼吸着,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时候不敢的咬着下嘴唇,他不喜欢太唠叨的女人,所以刚刚她话多了,现在她停了,可是他会回头看她一眼吗?

    如果是钦慕,他会舍得就这么走掉?

    如果是钦慕被别的男人握着手他会不会就这么走掉?

    他是从来就这么绝情?

    是对她一个人?

    其实她不知道,他对钦慕也绝情,但是那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绝情。

    他会恨钦慕恨到骨子里,他会歇斯底里的叫钦慕滚,但是那终究是跟对别的女人不一样的绝情。

    当她发现眼泪掉下来的时候下巴已经在发抖,刚刚那位在餐厅的客户也追了上来,穿着西装挺着啤酒肚,大喘着气到她跟前,看着她在哭心疼的无以复加,眼神立即又柔又软:我美丽的小姐,是跟穆总吵架了吗?

    “你知道他住哪个房间吗?”

    她抬眼,泪汪汪的望着她最讨厌的油腻的中年男人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