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 穆总要的补偿(3)医院重逢
    “告诉我好吗?求你!”

    景晴温柔的祈求,眼神里还泛着水光。

    “好的!”

    这位油腻的中年男人对景晴好像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景晴一个小表情就能叫他心猿意马忘了自己是谁。

    ——

    景晴并没有直接去找宸少,而是住在了他旁边的客房,当然当时并没有空房,只是她出了高价给宸少客房旁边的那位客人,这才换了这个房间。

    景晴在房间的各个地方都喷着香水,因为原本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住的房间,她喷香水的时候眉目间都还带着嫌弃,从小到大都养尊处优的她,就算在拍戏的时候,自己的地方都要没人用过的,又何苦是在酒店这种地方。

    穆熠宸晚上出来的时候又碰到她,意识到她可能是知道了他的客房不自觉的又皱起眉,景晴跟他一块往楼下走,他一边挽着衬衣袖子一边问她:在这边住几天?

    “只是无聊出来走走,应该用不了几天,你呢?”

    “我恐怕还要一段时间。”

    他淡淡的一声,或许是身高的优势,很快景晴就跟不上他的步伐。

    “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事,可不可以去什么地方带着我?”

    “我看并不合适!”

    穆熠宸依旧冷漠,到了酒店门口过来一辆黑色的轿车,他立即拉开车门上了车,并没有半分钟的耽误就走了。

    景晴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站在那里望着那辆车子离开的地方,眼里有的是不甘心跟无能。

    “你去把我的行李从酒店搬出来,另外给我找一住处,不要告诉任何人,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

    车子在一处办公大楼前面停下,他坐在后车座里没急着下车,只是一再的重申自己的要求。

    “好的,穆总!”

    穆熠宸下车后司机便调头返回酒店去帮他办了手续,直接给他在工作的附近找了间闲置的别墅。

    自然晚上穆熠宸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被人打扫的一尘不染,并且很符合他的格调。

    他是真的没想到景晴会来,不过她来之后是怎么找到他的客房却是没什么好意外了,那个客户明显是看上了景晴。

    以前的景晴,对一些男人那种眼神根本不屑多看一眼,不过这世上有多少人是不会改变的呢?

    这晚他没去应酬,跟几个同事一起吃完晚饭就回了房子去休息。

    景晴去敲他的客房门,打开门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景晴一怔,随即干巴巴的笑着礼貌的问道:请问宸少在吗?不,是穆总。

    “抱歉,这里只有李少。”

    男人看着她,眉头微皱着,还努力的挤出一个笑容给她。

    景晴看着他那样子就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就是穆熠宸走了。

    “穆熠宸知道吗?”

    “小姐,这是你来搭讪的方式吗?未免太老套了一点。”

    男人依旧笑,本来大家都是年轻人,他想着遇上合适的也可以试试,但是他都已经跟她搭腔了她还那样他就受不了,但是还是忍耐着跟她客气着。

    “这么说,你是刚住进来的客人?”

    男人挑了挑眉,景晴没再多说,垂着的眼睫微微动了几下,然后脸色彻底垮下来,转头就往别处走。

    男人站在门口看着景晴那样子,突然意识到她可能是真的找人,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然后又退回房间里关好门。

    景晴给穆熠宸打电话,但是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穆熠宸洗完澡出来便去拿手机,老实说他以为是他老婆,所以才这么着急,只是当拿起手机后看到是景晴,立即眉头一皱,手机又往床上一扔,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往前面的窗口走去。

    这个房子还不错,外面的景色也很淡雅。

    他更不错,窄腰上围着一块白色的毛巾,结实的胸膛在空旷的房间里一览无余,只可惜此时没人可以欣赏到他那诱人的腹肌。

    一双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的望着外面的夜色,这边的事情还不能处理完,但是巴黎那边情况又让他比较着急。

    至于荣城那边,在温如暖跟赫连好刚帮钦慕推翻了师生恋那一绯闻后,关于景家大小姐跟穆家宸少青梅竹马的故事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一下子关注八卦的人们都被弄的有点懵了,因为要说钦慕看宸少的眼神是含情脉脉的话,那么景小姐看着宸少的眼神更是爱意满满,并且景晴跟穆熠宸的照片看上去更像是郎才女貌,气质相当。

    赫连好在上班呢,看到手机新闻上的内容也震惊的烦闷起来,她怎么会想到后面还有这一出,这样下去,要不要把他们几个的情史都扒出来?

    赫连好更郁闷的是,景峰竟然那么相信他妹妹,然后呢?

    她就知道事情肯定跟景晴有关系,景晴虽然没再城内,但是肯定在城内有内线的,毕竟在城内不少人家都巴结景家,想要帮景晴做事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温如暖也看了八卦,然后问正在帮她搭配衣服的杨倩茜:“你有什么看法?”

    “嗯?”

    杨倩茜没留意她在看什么,猛地被问有点楞。

    “针对景晴跟钦慕还有宸少之间,你有什么看法?”

    “若是争,钦小姐大概争不过景晴吧?毕竟她家市里那么大,不过若是钦小姐跟宸少是真感情,那么又另当别论了。”

    杨倩茜抱着衣服走过去,说着自己的想法。

    “你倒是很现实,你是不知道钦慕的身份吧?”

    温如暖嘲笑了一声问道。

    “身份?知道啊,目前国内最有名的新锐设计师,国际设计师jy的爱徒。”

    杨倩茜眼眸微微上扬,继续说自己知道的话。

    “她是钦市长的长女,钦市长第一任夫人的女儿,这你不知道吧?”

    杨倩茜

    老实说她以为最让她吃惊的事情会是钦慕年纪轻轻就有个三岁的女儿,然后

    “那钦明珠”

    杨倩茜更懵逼了。

    “钦明珠的母亲是小三上位,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也不方便多问。”

    虽然温如暖没有多说,但是那已经让杨倩茜一时之间无法消化了。

    “可是钦慕从来没有说过,也没有看过这方面的报道啊。”

    “这种事哪个敢随便报道?”

    杨倩茜

    温如暖没再多说,因为赶着做活动就拿着杨倩茜帮她搭配的衣服去更衣间换衣服了。

    杨倩茜却是真的被吓的有点懵了,钦明珠找她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杨倩茜只以为那两个人之间有私人恩怨,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杨倩茜甚至幻想过,可是她幻想的是,钦慕才是小三生的孩子,现在在设计上有了造就想要把钦明珠从正室孩子的宝座拉下来,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温如暖给赫连好发微信: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欢欢!我们还有这个制胜法宝!”

    赫连好在办公室里坐不住,站在窗口望着外面想了好一会儿,看了微信后就回过去这一句。

    “这事有点大,要不要跟钦慕商议商议?”

    “不用!”

    赫连好懂温如暖的顾虑,但是她更知道,钦慕绝不会拿自己的女儿来做文章,但是就这么让景晴把她压下去赫连好实在是替她不甘心,于是就擅自做主。

    几天后他们三个人的感情纠葛终于告一段落,穆熠宸在巴黎陪伴钦慕多年的事情被写成了一个小短文发了出去,立即成为全城的爱情楷模,还开始流传有一种爱情叫做穆熠宸跟钦慕,还有人把他们俩的名字解开,组成最钦慕的熠宸,熠宸最钦慕的钦慕,反正各种腻腻歪歪的词儿一下子都冒了出来,满城风雨。

    而当事人还是一个都没回荣城。

    简俨脱离危险后就回了病房,钦慕跟欢欢还有小美几乎天天守着,但是这两天小美累垮了就回了钦慕的公寓休息,钦慕带着孩子在医院陪简俨,——还有溪秘书。

    不过溪秘书这两天做的最多的事情,除了帮钦慕照顾欢欢就是

    “少夫人,我来!”

    钦慕刚要帮简俨整理枕头,溪秘书突然冲过去挡在她的眼前。

    “少夫人,我来!”

    钦慕要扶他下床走动,溪秘书突然冲过去挡在她面前。

    “少夫人我来!”

    钦慕只是帮他那双拖鞋,溪秘书又突然冲出去。

    总之,钦慕只要为了简俨动一动,溪秘书就会突然冲过去,哪怕刚刚还在视频会议,或者是打电话办别的事情,也都会先放下,至此,钦慕甚至怀疑溪秘书来的目的了。

    这倒底是来帮她呢还是帮她呢?

    钦慕站在旁边看着溪秘书帮忙简俨放背后的枕头,简俨也望着她。

    一个陌生人突然这么照顾自己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简先生要是还有什么需要统统可以找我,我们少夫人最近累坏了,尽量不要麻烦她。”

    简俨没说话,只是抬眼看向钦慕。

    “你跟我出来!”

    钦慕淡淡的一声,转身先出了病房。

    溪秘书对他笑笑,然后低声交代:帮我照顾一下小小姐。

    简俨

    欢欢坐在沙发里老老实实地没有动,只是眼睛看着妈妈跟秘书阿姨先后出去,然后又慢悠悠的看向病床上的人,立即笑呵呵的跳下沙发过去陪他。

    简俨无奈的笑了笑。

    病房外走出很远,钦慕才突然转身,望着最近对她很照顾的溪秘书不自觉的叹了一声,然后又无奈的问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是不是穆熠宸叫你来监视我的?

    “监视?少夫人你想多了,老板只是叫我好好照顾你!”

    溪秘书看着钦慕冷了脸知道钦慕已经有所猜测,就只挑着好听的说。

    “照顾我?我看你分明是来照顾简俨的。”

    “呃,我只是替你照顾。”

    溪秘书看钦慕真的翻了脸有点害怕,下意识的说道。

    “替我照顾?我让你替我照顾了吗?你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即便比我大了几岁,但是你照顾一个陌生男人做什么?若不是你老板的旨意,打死我都不信你会这么做。”

    钦慕实在是生气坏了,因为溪秘书照顾简俨,溪秘书心里会舒服吗?简俨心里也不舒服啊,既然都不舒服,为什么还要配合彼此?

    她最讨厌那种假惺惺的感觉,她今天必须捅破这层窗户纸。

    溪秘书一下子沉默了。

    “你回去吧,告诉穆熠宸我不需要他的假好心,说什么来照顾我,监视就是监视,景晴可以做的他也可以做。”

    钦慕说完就要回病房。

    “少夫人,其实老板只是太在乎你!你不要把他跟景小姐放在一起讲好吗?老板他大概会很伤心。”

    溪秘书是个多么称职的秘书?

    钦慕停下脚步,转头去看着她,溪秘书上前两步,还是那么恭恭敬敬的:“我跟了老板有几年了,他是什么人我应该很清楚,他如果心里没有你,也不会叫我来做这些。”

    “你会喜欢你的男朋友不管你走到哪儿做什么事情都跟着你,都阻止你吗?”

    溪秘书望着她没再说话,沉默就是认同。

    “你回去吧,那些话你可以不捎给他,我跟他的问题我应该自己跟他解决。”

    钦慕只是不再像是刚刚那么冲动,说完后抱歉的对她点点头然后才离去。

    溪秘书

    其实溪秘书也想离开啊,在这里她也快要待不下去,虽然简俨长的很好看,虽然简俨脾气也很好,但是她还是不喜欢照顾陌生人。

    于是这时候,溪秘书也只得回国了。

    钦慕回到病房后关了门,欢欢正在跟简俨拿吃的,钦慕怕欢欢拿了不该给的给他便立即走过去。

    果然是很凉的水果,钦慕蹲下去抱着女儿:这个适合妈妈吃,不能给伯伯吃知道吗?

    欢欢笑笑,然后要放到钦慕嘴边的时候突然放到了自己嘴巴,钦慕

    “哈哈哈!”

    欢欢突然就笑起来,钦慕无奈的揉了揉她的头发。

    “溪秘书呢?”

    简俨望着那娘俩问道。

    “她啊,好像是公司有事,穆熠宸叫她回荣城去了。”

    钦慕说完笑了笑,抱着欢欢站起来坐在一旁的椅子里,终于这个座位又是她的。

    “嗯!她应该是挺忙的,对了,我既然是虚惊一场,你也回去吧,最近都累瘦了。”

    “我等你出院再走,现在小美也病倒了,我要是就这么抱着孩子走了也未免太薄情了,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不知道知恩图报呢。”

    简俨只是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那就随你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已经在看着欢欢,欢欢刚想吃手指头,看到他在看自己立即又不吃了,只害羞的躲进妈妈的怀抱里。

    钦慕低了头:欢欢真的很喜欢你!

    “嗯!”

    简俨答应了一声,眼神不自觉的朝着钦慕看去。

    之后钦慕也在沙发里睡着了,欢欢自己在那里玩玩具,简俨睡了会儿就醒了,然后就看到在沙发浅睡的女人。

    这段时间其实她应该是最累的人,虽然溪秘书一直在帮她照顾他,但是他看得出来她的心一直没有放下。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明白溪秘书在的原因却不戳破的原因,因为他也想让她多休息一会儿,可是现在溪秘书被她支走了

    不过现在自己的身体也已经没事了,他想他会尽快好起来,以后他们师徒,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像是现在这样安静的在一起独处,不知道何时,眼神迟迟的落在她的睡容上。

    突然想起那句: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笺费泪行。

    他与她,终究只能是一场师徒!

    他无心去打扰她已有的稳定生活,只愿以后自己还能这么看得开。

    慕慕,师父对你

    终究,连心里也不敢再乱想半分。

    钦慕在回荣城之前回了公寓一趟,让小美住在这里,另外交代她有什么事一定要给她打电话,小美连连点头。

    “我要是留下来,那荣城那边”

    小美担心的问她。

    “暂时杨倩茜代替了你的位置,你好好地留在这里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钦慕想,她能帮小美的或者也只有这些了。

    “那好,如果那边忙不过来,或者杨倩茜不靠谱,你就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会去帮你的。”

    钦慕笑了笑,欢欢睡了后她就跟小美窝在沙发里喝酒聊天,小美说起自己对简俨产生那种感情的起初,钦慕便静静地当一个听众。

    钦慕第二天一早就跟女儿上了回国的飞机,也是在这天上午,穆熠宸从澳洲飞往巴黎。

    只听溪秘书说钦慕什么都发现了,他心里知道钦慕肯定是生气了,否则不会电话也不给他打一个,便决定飞去跟她见面解释,却没想到

    飞了三十多个小时,过去之后却并没有见到想见的人,简俨已经可以走,小美正陪他在病房里走动,就看到他推门进来。

    脸上的倦容让人以为他被暴揍了一顿,之后小美一直坐在旁边听他们俩说话,很多事情她觉得自己不该听的,但是都听了,并且还一直保持沉默。

    她才知道,穆熠宸早就知道简俨爱钦慕爱的很深,而简俨竟然也知道溪秘书会跟过来的原因,两个人虽然脸上表情都很冷漠,但是并没有要动手的打算,只是坐在沙发里都有些累的各持己见!

    钦慕回到荣城后才知道之前她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见大家都怕她责备所以也就没说什么。

    那天晚上温如暖跟赫连好得知她回来就立即把她约在am中餐厅的某个包间里见面,得知简俨没事后两个人也都宽了心,然后才说起荣城的八卦风暴。

    “后来的确是我们俩联手做了些你可能会不满意的事情,但是看着别人说你跟简俨师生恋,说你只是在利用宸少在荣城立足这么难听的绯闻,我们必须得那么做。”

    赫连好作为她的闺蜜,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钦慕看她那么直爽的说出找媒体帮她对抗那些流言蜚语的事情其实心里很感激,只是面上保持冷静而已。

    “而且这件事是我跟小好一起做的,包括后来网上关于你跟宸少的故事也是我们一起弄的,所以你要生气也别只对小好一个人,我也有份!”

    “若不然我们开瓶酒吧?”

    钦慕看她们俩那么紧张忍不住说了声。

    赫连好

    温如暖

    “你们俩干了这么一大场恐怕还没庆祝吧?我们今晚庆祝庆祝?”

    钦慕看她们俩的表情又接着说道,说完后无奈的笑了声:你们俩傻了?

    “你这个女人可真吓人!”

    温如暖捂着自己的胸口说。

    “我们都以为你会生气!”

    赫连好也松了口气,表示道。

    “在荣城有你们俩,我也不是孤军奋战的人了!”

    生气?

    她倒是想生气,却更佩服这俩女人的勇气,更感激这俩女人为她做出的一切。

    “对了,这个故事虽然是我讲的,但是其实是你那个新助理帮忙写的,她的文字功底还不错。”

    赫连好说起来。

    钦慕点了叫酒服务,低着头看着酒水单笑了声:这两天见着我一直欲言又止的,原来是因为这个。

    “还好意思说呢,都回来两天了也不跟我们联系,我们都以为你还在巴黎照顾简俨呢。”

    赫连好说起来。

    “你们以为我这两天过的容易啊?”

    钦慕禁不住叹了一声,想起自己这两天过的,真的是战战兢兢啊。

    她刚回到家的时候冯芳华看她那眼神,就只差指着她的鼻子让她滚了。

    到现在都冷冰冰的,对她爱答不理,说上两句话,两句话全都是讽刺跟嫌弃。

    “怎么了?你婆婆为难你?”

    赫连好想到冯芳华的性情担心的问了声。

    “哼哼,我要是说不是那会显得矫情吧?”

    钦慕抬眼看她们问道。

    “你也够能忍的,不过宸少为你做了那么多,也值得你这么忍让他的家人了。”

    温如暖想了想说了句。

    “是啊!他做的可真不少!”

    钦慕想到在巴黎的事情,气的有点胃疼。

    其实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到了冬天还是最近太累,她这几天一直晕乎乎的,现在一想到穆熠宸又连带着胃疼,酒刚倒上,还没等喝她就撑不住。

    “给我喝点汤!”

    突然捂着自己的胃说了声。

    赫连好一看情况不妙立即帮她盛了碗汤,这才认真注视着她,发现她的眼窝深陷,脸色更是憔悴的厉害。

    “你最近到底怎么过的?怎么看上去这么虚弱?”

    最近怎么过的?焦心的过的。

    “一言难尽,不过好在现在雨过天晴了。”

    她轻轻的一声,想笑,笑意还没达到嘴角,手刚要去捧汤碗,眼前一黑,瞬间就往椅子旁边倒下去。

    “慕慕!”

    “钦慕!”

    一时之间包间里的椅子碰到地面的响声不绝于耳,钦慕昏倒在地上的同时赫连好跟温如暖立即跑了过去叫她。

    ——

    “估计是最近太累了!”

    “你看上去也不太好,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不用!”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视线很模糊,上方挂着的好像是盐水,她听不清周围的声音,隐隐约约觉得可能是赫连好跟穆熠宸。

    穆熠宸?

    他回来了吗?

    之后脑子里又迷糊起来,然后就又睡着了。

    赫连好穿着白大褂跟穆熠宸站在外面聊了会儿,看穆熠宸执意便也没再多说就走了。

    等钦慕再醒过来的时候,模模糊糊的趴在床边的人好像是他,嘴角不自觉的动了下:穆熠宸?

    她的声音清如空气,穆熠宸根本听不到,直到她的手费力的从小腹上掉落在床沿,好不容易勾住了他的衣服布料。

    刚刚浅睡不久的他才猛然抬起头,因为头疼还紧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只是看着她眯着眼看着自己下意识的去抓住她的手。

    “是我!”

    他坐在椅子里握着她的手,脸上表情有些欠佳的。

    钦慕看着他,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却没有力气,所以一双水眸只是那么静静地望着他。

    穆熠宸突然笑了一声,钦慕想要抬起手来都有些困难,他感觉到后稍微低头,然后把手里捧着的那只手放在自己的脸上,钦慕轻轻地捧着他的半边脸,内心里此时什么都没有,除了想念。

    明明十多天而已,却好像过了大半个世纪。

    没有他肩膀靠的时候,她那么顽强,却又那么的孤独。

    他大概是来之前刚刚刮过脸,但是那里还是有些发青,她看的有些心疼。

    不知道他怎么会把自己累成这样。

    穆熠宸看她的眼神里,佯装着他很好。

    仿佛只要一眼就能看透她在担心他,穆熠宸滚烫的唇瓣亲吻自己抱着的手,钦慕轻轻笑了下,带着点怨念的。

    “我只是几天不在就把自己搞成这样,等你养好了,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

    他低沉的嗓音对她说。

    “嗯!等我养好了,我也是要跟你算账的。”

    她的声音依旧有些沙哑,还是很有气无力,但是终是发出了声音来。

    宸哥听到后几秒才反应过来,顿时无奈的笑了声,眼神略带邪魅:穆太太,那你首先得快点好起来。

    “我会的!”

    她说。

    病房里又安静下去,穆熠宸也不再屈就在椅子里,陪她躺在病床上,被窝里的他脱掉厚重的外套,只穿着衬衫将她抱着。

    “今晚我们就在这里屈就一晚。”

    他睡觉前说。

    嘴里分明说着屈就,可是那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屈就,好像还挺喜欢。

    冯芳华得知她生病后心里也一惊,但是听说儿子回来了却直接去了医院有点生气,听说他中途回来过,也是家也没回,见过钦慕就又回澳洲去了,这次也是一样。

    “你那个宝贝儿子啊,父母不亲也就罢了,孩子也不亲,那颗心整天就挂在钦慕身上了。”

    冯芳华等到十一点多还等不来才回了房间,上了床以后穆子豪刚关灯就听到她躺在一边叹息着数落。

    “怎么会不亲,都亲!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嘛!钦慕刚回来两天就病倒了,你儿子别来找咱们俩的茬就偷着笑吧。”

    穆子豪躺下的时候说道,冯芳华一听这话气的冷哼了一声:还真反了他了啊。

    穆子豪笑笑:“睡吧!”

    夜色再深一些,整个城市的家庭窗口渐渐地都暗下去,am酒店门口还是灯火通明,偶尔还有车子开过来,有客人深夜才赶到荣城,入住在此。

    仿佛整个城市都蒙上了一层安静的东西,所有的声音都被压了下去,好像这个城市也终于陷入了沉睡。

    隔天。

    东边悄悄地露出了鱼肚白,车辆又渐渐地从各自的住处走出来,默默地填满了夜间空荡的路口。

    买早餐的摊位前也已经排起了长队,那热腾腾的雾气给这个冬天渗入了一些温度。

    钦慕醒来后一动就感觉自己被困着,再一转头就看到他在自己身边,脸埋在她的肩膀内。

    穆总前几天派他秘书去监视她的事情,好像可以算一算了!

    用过药又饱饱的睡了一晚上之后,好像真的可以算账了。

    一夜无梦,睡饱后就好像身体蓄满了能量。

    等穆熠宸醒来的时候怀里已经空了,不自觉的皱着眉爬了起来,一转头看着窗口站着的消瘦的女人。

    钦慕回头,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他不舒服的神态。

    “穆总早啊!”

    穆熠宸

    她渐渐笑起来,在那还不算太耀眼的光芒里,那笑容渐渐地把那些光给盖过。

    “过来我身边!”

    穆熠宸有点干哑的声音吩咐了一声。

    钦慕站在那里侧着身看着他没动,眼神都让穆总有点敬畏了。

    “先回家换衣服吧!”

    穆总看了眼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衬衣,选择无视她洞察秋毫的眼神。

    钦慕也没再说别的,是该回去换衣服了,不过一想到见冯芳华她竟然还小心脏有点怕怕的。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餐厅里老两口正在跟欢欢吃饭呢,欢欢一晚上没见妈妈,又很久没见爸爸,听到客厅里有人叫他们就立即放下勺子跳下椅子小碎步往外跑。

    “爸比妈咪!”

    一激动还是脱口而出这样的称呼。

    但是这一次穆熠宸也没来的急给她纠正,看她跑过来立即弯下身接住,抱起来就举着转了几个圈。

    “爸比,你去哪里了?”

    他抱着她上楼,欢欢在他怀里带着,有点忧伤的问道。

    “爸爸去出差工作啊。”

    穆熠宸回答,内心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欢欢很想你!”

    小丫头眼睛里突然泛着泪光,说那话的时候只看了穆熠宸一眼就又垂下眼睫不敢再跟他对视,像是快哭了,但是在努力忍着。

    穆熠宸

    钦慕走在他们俩后面,听不太真切欢欢的话,但是总感觉他们父女好像有什么事情她不知道。

    冯芳华跟穆子豪还在餐厅吃饭,突然放下了碗筷:这饭我吃不下去了。

    “一回来就先来跟你问早安,你还想怎样啊?暂时先忍着吧,嗯?”

    穆子豪好心的提醒。

    “那小子一回来就有人给她撑腰了,她还能怕我?不过就是跟我客套客套罢了。”

    “怪不得人家说自顾婆媳关系就是难题,我今天是真信了。”

    听冯芳华那么说后穆子豪无奈的叹了一声。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通情达理了?”

    “哪有?我们穆家主母向来都是最通情达理的,我等下带欢欢去骑马,你去不去?”

    “她那么小!”

    冯芳华一听穆子豪要带孙女去骑马担心的提醒了一声。

    “不是有我护着嘛!”

    穆子豪站起来的时候说。

    “那就一起吧,我也不愿意看着他们夫妻俩。”

    冯芳华也跟着站了起来。

    等那一家三口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穆子豪跟冯芳华坐在沙发里,正要打招呼呢就听到穆子豪说:我今天跟你们老妈带着欢欢去马场,有问题吗?

    “今天就算了吧,今天我带她。”

    穆熠宸还抱着欢欢,欢欢也挂在他身上不愿意下来。

    穆子豪还怕小家伙打扰这小两口的二人世界,听穆熠宸那样说之后笑了声:哼!这感情好,那你可得照顾好我宝贝孙女。

    穆子豪下意识的看了冯芳华一眼,冯芳华虽然冷着脸但是却也没说什么,因为她看出来儿子跟孙女的感情在升温。

    “另外我觉得我们一家三口还是搬到公寓去住的好。”

    “什么?”

    这次,钦慕跟冯芳华一起震惊的看他。

    “以后我们会每周最少回来吃饭一次,但是平时我们就住在城里的公寓,这样我们上班也方便一些。”

    穆熠宸的声音很寡淡,听的人心里也很受伤。

    “穆熠宸你臭小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还是这女人在你耳边胡说八道什么了?”

    冯芳华气的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本来还打算压制性子,听着儿子的话后她再也压制不住。

    钦慕下意识的看向用手指着自己的品牌,也是一头雾水。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我有眼睛看到。”

    穆熠宸冷漠的说。

    “你你们爱走不走,但是我孙女你们俩谁也不准给我带走。”

    “欢欢还小,比起跟爷爷奶奶住她应该更喜欢跟父母一起住,不过您平常愿意什么时候去看她我都不会干涉。”

    “熠宸,一家人有什么话都好说,怎么刚回来连顿饭还没吃就说要搬出去这种话,这不是诚心给你妈跟你媳妇制造矛盾吗?”

    穆子豪沉声提醒。

    “我看就算我不制造,慕慕也是我妈天生的死敌。”

    穆熠宸看了冯芳华一眼,怀里抱着女儿,手去拉住钦慕的手就往外走。

    那夫妻俩还没回过神,只觉得像是一场幻梦。

    钦慕出了门口才甩开了他,穆熠宸抱着女儿回头看她:“要在女儿面前跟我吵架?”

    钦慕

    “先回公寓去,行李我晚点会找人送过去。”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

    钦慕不懂,他一句话也没说,刚刚在楼上换衣服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一下楼就

    “你希望继续住在这里?你住在这里快乐吗?”

    穆熠宸只是很严肃的问她。

    快乐吗?

    快乐从来都不是长久的。

    她跟冯芳华是有矛盾,可是就这样走了,长辈的心里肯定是很难受的。

    “你什么时候可以在做某件事的时候,至少跟我商量一下,也给别人一个准备?”

    钦慕有点生气的问他,若不是才刚刚从医院出来,身上还没什么力气,她绝不是这么有气无力的跟他说话。

    “把孩子给我!”

    她上前,伸手去抱欢欢。

    穆熠宸下意识的抱着欢欢扭身,钦慕更是失望的看着他:你要带就带。

    她转身又回到了房子里,穆熠宸抱着女儿站在车前看着她倔强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声。

    “你妈妈是傻瓜?”

    穆熠宸对女儿低低的说了声。

    “哈哈哈!”

    欢欢笑起来,仿佛并不觉得爸爸这是在骂妈妈。

    钦慕回去后冯芳华正在擦眼泪呢,钦慕走过去在他们俩面前:爸妈,我很抱歉!

    她先是鞠了一躬,然后郑重的道歉。

    冯芳华不说话,只是吸了吸鼻子,侧着脸也不去看她,不管是眼里还是脸上,那倔强的劲,比年轻时候更加执拗。

    “或者我没资格替他跟你们道歉,但是我还是想说这一声,或许我们的确不适合住在一起,但是我保证,只要你们认我,我就永远是穆家的一员”

    “我只问你两件事!”

    冯芳华打断了她的道歉抬眼冷冷的看着她问。

    “好!您问!”

    钦慕此时也很沉稳,只等着冯芳华问她,无论什么问题。

    ------题外话------

    快要双十一了,听说是光棍节,我们搞个活动吧,读者在书评区对宸哥表白,我会选出五个比较肉麻的表白来加精,或者加精顶置,并且这五个人每个奖励521个币!

    现在开始计时,到十一月十一号结束,币奖励十一月十一号晚上公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