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 穆总要的补偿(5)保证喝光
    穆熠宸敏捷的眸光锁住女人脸上假装平静地样子,然后又抬眼朝着对面的女人看去。

    “不着急!保证让她全喝光。”

    赫连好被他看的发憷,不过毕竟也是名门里的大小姐,又从小就认识,很是淡定笑着的跟他保证。

    钦慕抬眼看着对面的赫连好,没说话,眼神却很敏锐。

    “谢谢!”

    穆熠宸听到赫连好的保证便直起了身,然后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跟他的客人介绍: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是我们穆家的准少奶奶。

    钦慕

    赫连好

    除了溪秘书以外,那位客户跟身边的美女也都愣了一下字。

    “不过她还不太乐意加入我们穆家的大家庭,我还在努力!”

    钦慕垂了眸,任由他那么云淡风轻的扯淡,哪怕感觉到他客户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不过穆总要说的话谁拦得住?尴尬什么的从来好像就跟他没关系。

    “我们走吧!”

    穆熠宸没再看钦慕,说完就大步走在了前面,那般的潇洒,冷漠。

    钦慕不自觉的在他走后眼神飘到他的背影,却是从容的没有任何不该有的表情。

    赫连好却是不自觉的用力沉吟了一声,仿佛刚刚有座山压在她身上。

    “你们俩又怎么了?”

    赫连好看出他们俩不对劲就问了句。

    “没事!”

    钦慕说,端起茶杯轻抿了口茶。

    “没事才怪,刚刚他过来你都没说句话,你甚至都不看他。”

    赫连好在刚刚那一刻特别的洞察秋毫,明明周围不少人,但是她就是觉得特别的安静,又像是死寂,她下意识的就去观察钦慕跟穆熠宸的表情,然后就发现他们俩在冷战应该是。

    不过穆熠宸还知道关心钦慕。

    不久后上菜,真的加了汤,并且经理还亲自来帮她们上菜。

    钦慕下意识的眨了下眼睛,然后抬眼对着经理道谢:谢谢!

    “钦小姐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经理稍微弓着腰回应。

    赫连好本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但是她看到钦慕的眼神里略带的犹豫,不自觉的就一只盯着她。

    “还真是有件事要麻烦您!”

    钦慕委婉的浅笑着跟他说道:“圣诞节我们工作室想在这里一起庆祝,不知道可不可以预约一个十多人的包间?”

    赫连好怎么也没想到钦慕会开口求人,还是这种小事。

    “那当然可以,我马上就去安排。”

    “谢谢!”

    钦慕不好意思再看人家,只是又道谢。

    经理跟她点点头便去安排这事了,钦慕才稍微舒了一口气。

    赫连好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紧张什么?这整个酒店都是你的。”

    “这是穆熠宸的,可不是我的,——以前都是小美做这种事,但是现在她在巴黎照顾简俨,才落在我身上,果然她比我更适合这样的工作。”

    “只是你没有把自己融入进来而已。”

    赫连好拿起筷子跟勺子,准备盛鱼汤。

    钦慕现在也有了心情吃饭,看着那鱼汤,也主动帮自己盛了一碗。

    “穆熠宸还担心你不吃他点的菜,看来担心是多余了。”

    赫连好看她那架势说道。

    “他本来就是担心多余,我能让自己吃不好吗?”

    钦慕一边喝汤一边说。

    “那可说不定,听说你以前经常吃外卖,快餐什么的,垃圾食品之类。”

    赫连好刚说完钦慕就吃不下去了,好奇的看着她问:“谁跟你说的?”

    “景峰啊,应该是穆熠宸跟他说的。”

    赫连好不以为然。

    钦慕

    他们俩关系倒是很好。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安安稳稳的吃饭。

    楼上的角落里,有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墙边,手指间夹着烟抽着,眯着眼看着下面正在吃饭的女人。

    她倒是脾气很大,但是又能镇静自若。

    经理不久就走到他跟前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句话,他微微挑眉,夹着烟又狠狠地抽了一口,凤眸半眯却也挡住眼内的威严。

    怪不得一句嘴都没顶,原来是有事。

    经理离开后,穆熠宸浅薄的唇瓣轻轻一扯,眼神里越发的威慑感十足,抽完那根烟转头回到包间里。

    下午她在办公室里削铅笔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指肚给削破了。

    新鲜的血液立即从指肚上一点点的流出来,越来越大的一株血挂在指肚上,她稍微用力一捏,那株血立即从指读两边分散滴在桌面的画纸上,钦慕

    她画了好久的图。

    杨倩茜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握着自己的手指皱着眉不知道在想什么,椅子回门口。

    “钦小姐!”

    杨倩茜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却站在门口没进去。

    因为她感觉办公室里的空气像是被冻住了,寸步难行。

    钦慕抬起眼来,脸上有些苍白。

    “有创可贴吗?”

    钦慕轻声问了句。

    “有的!我马上去拿!”

    杨倩茜听完后才明白她一直握着手指的原因,立即转头就又跑到一楼去。

    不多久拿了创可贴帮她清洗了一下伤口后贴住。

    “谢谢!”

    钦慕看着自己手指上带着卡通图案的创可贴,虽然心里有些失落,面上却是微笑着,礼貌地道谢。

    好像跟穆总一冷战,整个人都开始心不在焉。

    也不知道要冷战到什么时候。

    但是,冷战,怎么能输?

    所以又强自打起精神。

    晚上回到家他已经跟欢欢在了,钦慕关上门后一边把包包挂在旁边,又拖着外套往里走:你去接的欢欢?

    “嗯!”

    他淡淡的说了一声,正坐在沙发里抱着欢欢帮欢欢戴了一个粉色的蝴蝶结在头上。

    钦慕走上前去,先是被自己主动跟他说话给吓了一跳,然后被他给欢欢戴在头上的发夹吓了一跳。

    他去给欢欢买发夹?

    “今天中午那位客户的女朋友送的。”

    他虽然没抬头,但是却意识到她的心思。

    钦慕

    不知道他怎么连头都没抬一下就懂她在想什么,至于那一对男女朋友嘛,看上去更是一点也不搭,不过现在有多少已婚男人跟女朋友是搭的?

    她觉得自己的思想很不纯正,把这个世界想的太肮脏,不过她没办法昧着良心说那看上去真的很合适的一对。

    倒是眼前的男人,只是抬了抬眼,看着她被创可贴包裹住的手指立即抬手捏住:怎么弄的?

    “削画笔的时候不小心。”

    她轻轻一声,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假装无动于衷。

    他轻轻把她手放开,眉头却一直皱着。

    似乎是在怪她太不小心?

    钦慕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也怕自己想多了,便到沙发里坐下,对女儿拍了拍手。

    欢欢立即从穆熠宸的大长腿上滑下去,绕过茶几跑到她怀里。

    其实钦慕很想问他,他去接孩子冯芳华有没有不高兴,但是转念一想,怎么可能高兴呢?

    可是他还是把欢欢接回来了!

    他是怎么想的?

    三个人这样单独过,他开心吗?

    “我去煮饭!”

    他没多呆,还是那么冷漠。

    钦慕低头看着手心里放着的女儿的小手,听着他走了才敢抬抬眼,之后就跟欢欢一起玩起来了。

    吃完饭他在收桌子,钦慕把欢欢从椅子上抱下来,欢欢跑到客厅去玩,钦慕便跟他一起收拾。

    “我洗碗吧,你去陪欢欢!”

    又是他煮的饭,她都不好意思这么白吃白喝了。

    “你去帮女儿放洗澡水,注意受伤的手别碰到水,等下我帮她洗。”

    他漆黑的眸子望着她,那眼神像是对她一言难尽,然后吩咐了一声便转眼示意她出去。

    钦慕去给欢欢放洗澡水,欢欢迫不及待的就跑进浴缸里去玩了,浴缸里满满的她的玩具,她一边玩着还忍不住拿着小玩具逗钦慕开心,钦慕便跟她闹完。

    等穆熠宸收拾好后去楼上,钦慕早就下手帮欢欢洗澡了。

    穆熠宸皱着眉走上前去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不是不让你碰水吗?

    “只是一个小伤口!”

    钦慕仰着头,被他揪着衣服领子揪的难受,只得跟他解释。

    “这个世界上每天有多少人都是因为一个小伤口细菌感染而死亡你知道吗?”

    他阴沉的嗓音提问,钦慕觉得他大惊小怪,但是想要顶嘴又所有的话都咔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早上还在她身上硬的要死,转眼就冷的无情。

    后来还是他负责哄欢欢睡觉,她被赶去洗澡,只是等她洗完澡后出来,看到卧室的床上躺着直挺的穆总。

    钦慕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总之就是不愿意上那张床。

    “我去看看欢欢睡熟了没有。”

    她拿着毛巾抓了把自己的头发,然后低着头就要往外走。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往外走的卑微背影,那一刻他心里有块冰,很大的一块冰,像是被人强行塞进去的,又冰又闷。

    钦慕去了女儿房间,看着床上躺着已经熟睡的小女儿,不自觉的靠在门板后,有些没力气的叹了一声,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毛巾,又看到手指上的戒圈。

    为什么突然就没有那种结了婚的感觉,好像是一对男女长期厮混在一起,没有一点安全感。

    为什么会又没了安全感?

    她突然发现,自己是这么没有安全感的人,竟然这么轻易地,就产生了隔阂吗?

    她不信!

    如果是以前,她在女儿房间睡着了他会来抱她回去的,可是今晚

    她一直在等,但是没等到。

    他好像不要她了。

    钦慕的内心立即像是被人给强行挖走了一样,疼的无法形容,却叫喊不出声音来,只是在默默地等待着,聆听着。

    仿佛不管是死亡亦或者是深渊,都无所谓了。

    再到后来她竟然听到门被轻轻地推开了,那一刻她的心差点紧张的跳出来,想要睁开眼看看,却又死死地闭住了眼睛。

    她像个患得患失的孩子,紧张的等待着那个男人的临幸。

    她用力的闭着眼,感受着他到她身边,将她本来就漆黑的世界给笼罩,然后人被抱了起来。

    她听到了一切,关于他的呼吸,以及他强有力的心跳。

    穆熠宸!穆熠宸!

    她的心里只有这三个字,却不知道是该抓牢,还是该放手。

    或者就这么人有一切朝着自己不知道的方向发展下去。

    她对爱情,终究是没有把握。

    房间里静悄悄的,回了卧室后他将门关上,然后轻轻地把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他半蹲在床边看着她闭着眼,只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我知道你没睡!”

    钦慕

    所有的幻境在这一刻都被他一句话打碎。

    “圣诞节我们公司组织联谊会,他们要求老板也要参加。”

    钦慕

    他蹲在那里低声说着,像是没什么脾气,但是你要是敢反驳一句的话,他脾气又大的要死的样子。

    钦慕静静地听着,亏他一直叫自己已婚男人,还说她是穆家的准少年,就这样还要去参加什么联谊会?

    钦慕心里很不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别扭的,就是不肯说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高兴,不如我给你哥机会如何?如果你能在联谊会挑出比我更合适你的男人,那么我会让你选。”

    “穆熠宸你混蛋!”

    她蹭的就坐了起来。

    他的声音很低沉,不像是开玩笑,倒像是要分道扬镳。

    如果是以前钦慕会谢谢他,但是现在,她只是拽起旁边他的枕头直接朝着他脑袋上砸了过去。

    “我要选男人还需要参加你的联谊会?我是没男人追了吗?”

    她冷声说着,狠狠地瞪着他,说完就下床要走。

    却是两只漂亮的薄脚丫刚落地就被又抱着撸到了床上去。

    “不是装睡吗?有本事别醒啊。”

    他死死地压着她,冷冷的一声叫她彻底愣住。

    刚刚他是用了计策,只是要逼她醒来?

    钦慕只恨自己当时太蠢,怎么会中了他的圈套呢?

    “你放开我,别在我身上。”

    钦慕气的推他,想要让他离开,却被他把修长的手指放在了她的唇间。

    “别太大声,会把女儿吵醒。”

    他低声提醒,那双漆黑的眸子又沉又深,钦慕根本看不清,更是因着他的动作而有些发慌。

    “你”

    她气的快要哭,他却低头就去堵住她的嘴,本来想粗鲁的啃咬,却是在覆盖住她温暖的唇瓣的时候改变了注意。

    又或者该说是情不自禁的,就变的温柔,又不失情缠。

    他生气她不把在家里受的委屈告诉他,她却生气他没跟他商议就搬了出来,穆熠宸真是恨死她这固执的性子,又不想就这样原谅她,免得以后她总改不掉这个一个人消化掉所有痛苦的毛病。

    其实一个人想要承受所有的痛苦,不是不可以,只是他真的担心她会憋出毛病来。

    就说她这没有安全感,患得患失的样子,不就是因为长期压抑?

    “叫老公!”

    他低哑的嗓音带着蛊惑,搅合的她的心里一阵动荡。

    她固执的紧闭着嘴巴不愿意搭理他,仅存的一点理智让她去反抗。

    漆黑的房间里他咬着她一点点唇肉:乖!叫老公!

    “嗯,嗯嗯嗯,滚!”

    她被他吻的话都说不出来,含糊不清的嗯嗯了一会儿好不容易得空说出那一个字。

    穆熠宸却突然笑了。

    “叫我滚?我会抱着你一起滚来滚去!”

    他邪笑了一声,唇齿在她的颈上轻轻流连了一会儿,突然咬住了她娇柔的肌肤。

    钦慕疼的咬住自己的嘴巴,只恨自己没有他的力气大,无论怎么挣扎,好像越是动就是越给他空挡把她的骨头都给拆散了架。

    她看不清他的脸,羞愧的紧闭着双眼,一双手更是紧紧地攥着床上的被褥。

    只可惜还没过几分钟人就被翻了个身,再过两分钟

    这一晚不知道被翻动了几次,上午因为女儿所以才没能尽兴,晚上穆总当然要尽兴了。

    后来他腿还在床上,上半身去捞地上那会儿被她扔的枕头,钦慕在他刚回床上的时候就爬到他身上去,尖锐的牙齿咬住他那结实的肩膀上。

    只是他稍微扬了扬头,之后就一动不动,更没有发出任何动静。

    任由她用力过猛的啃咬,任由她一点点的用这种方式宣泄着心里的愤怒。

    后来两个人在床上躺着,盖着一条被子却保持着距离,同样的呼吸,甚至同样的思想,只是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人说话。

    钦慕觉得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刚要翻身,就听到旁边冷冷的一声:睡觉!

    钦慕

    睡觉就睡觉!

    第二天早上还是穆熠宸早起去煮饭,钦慕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女儿在身边,嗯,还在睡懒觉呢,但是他已经不在了。

    应该去煮饭了吧?

    把欢欢抱过来之后。

    “你爸爸那个混蛋啊!”

    钦慕的拇指轻轻地摸着女儿的额头,想着穆熠宸昨晚的力道,想骂他几句都觉得没力气了,最后无奈的浅笑了一声。

    “妈咪,爸比怎么了?”

    谁知道她刚闭上眼要再睡会儿,女儿突然醒了,那双纯净的大眼睛一睁开,像是对这个新世界充满了好奇。

    “没事,他好着呢!”

    钦慕低声回应,女儿那软糯的声音叫她心里所有的坑坑洼洼都暂时被填平。

    早饭的时候欢欢在卖力的吃爸爸煮的早饭,钦慕看着女儿吃,再低头看自己的碗里,却是食之无味。

    “不喜欢?想吃什么明天换。”

    他敏锐的眸光看着她厌食的状态问了声。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看他,然后微微挑眉:没有,很好!

    穆熠宸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去喝粥,只是她分明就是吃的不开心。

    是因为心情吧?

    否则泡面她都能吃的兴高采烈。

    “今天我带欢欢去办公室。”

    “好!”

    她抬了抬眼,一双眸子望着眼前五官精致却没有半点温度的男人,然后吃完饭便先走了。

    中午赫连好请钦慕去职工食堂吃工作餐,钦慕看着周围几乎全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人不自觉的笑了一声:我怎么感觉到了这里我成了一个异类?

    “不,你成了一名病人。”

    “这就更吓人了!”

    钦慕一听赫连好那话吓的小心肝一颤。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你是医生家属啊。”

    赫连好抬手轻轻地拍了下她的肩膀,坏笑着。

    钦慕

    再也没见过这么搞的闺蜜好吗?

    钦慕转头看着她那坏坏的样子,这几天来第一次感觉终于生活又有了点意义。

    “你跟穆熠宸就这么搬出来了?那穆家那边呢?长辈一定很不高兴吧?”

    赫连好小声问她。

    “不高兴是肯定的,这两天我也没见欢欢奶奶,说实话我还真有点不敢见她。”

    钦慕想起来那天早上走的时候冯芳华问她话的时候的样子,现在还有点害怕。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景家那位老头你都敢得罪,你却怕穆家那两位长辈?”

    赫连好小声问她。

    “那怎么一样?”

    钦慕苦笑,委婉的反问。

    赫连好便也挑了挑眉头,是不一样。

    “你跟穆熠宸的关系呢?好点没?”

    赫连好想了想又问道。

    “那要看怎么说?晚上还是会在一张床上睡觉,早上还是会一起吃饭,但是表情总是冷冰冰的。”

    她说着那话的时候不自觉的拿筷子的手摸了下自己的脸庞。

    “哈!你们俩就固执吧,你敢说你对他没有意见?”

    赫连好好奇的继续问。

    “有啊,我对他意见大着呢!”

    或者是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太好,钦慕对赫连好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并且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表情也做的特别足,真的是特别有意见。

    “那你有没有跟他讲出来?”

    “讲出来?”

    “是啊,你有意见又不讲出来,他怎么改正?”

    赫连好低声问。

    钦慕下意识的垂了垂眸,眼睫微动。

    “讲出来他就能改正吗?”

    钦慕的声音突然放低,然后拿起勺子吃饭。

    突然觉得他们医院的饭都比穆总做的好吃呢,穆总的饭是越来越难吃了。

    吃完饭她跟赫连好一起去办公室,结果却碰到张汝佳来查妇科,两个人都是一怔,张汝佳也是半天张着嘴没说出话来。

    “小好你怎么在这里上班?”

    张汝佳尴尬的笑着问道。

    赫连好跟钦慕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努力的忍着笑:阿姨您来哪里不舒服吗?

    “啊?没有啊,我就是来做个例行检查!”

    张汝佳那笑容特别的别扭,眼神更是有些躲闪。

    钦慕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旁边,之后觉得自己再待下去可能会尴尬,便说:那我先去上班了,有空再聊!

    “好!”

    赫连好点点头,钦慕低着头绕开张汝佳离开。

    钦慕走后张汝佳才走过去办公桌那里坐下,赫连好还站着收拾桌子呢,看她坐下后才坐下:您哪里不舒服?

    “真是例行检查,不过你还跟这个丫头走的这么近啊?还是这丫头有什么传染病?”

    张汝佳小声打听着。

    “阿姨,我只是请她在我们医院的餐厅吃了顿饭而已,而且我跟慕慕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赫连好只好耐着性子跟她解释。

    张汝佳无奈的叹了一声:唉!罢了,你们的事情我也懒得管,何况你叔叔也不让我多管闲事,你给我开单子吧!

    张汝佳想了想,突然改了口气。

    赫连好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认真的开了例行检查的单子。

    “给!”

    赫连好开好后给她,张汝佳拿在手里看着那些字,虽然都不怎么认识,但是感觉特别多的检查:怎么这么多项?

    “年纪大了的人总要多检查几项才好,而且我都是按照常规检查的项目来给您开的,放心吧,我还能害您吗?”

    赫连好突然堆着笑跟她说道。

    里面房间里出来一个小护士:女士请先跟我到里面来。

    张汝佳只得先去了办公室里面的小房间做检查,赫连好在旁边看着小护士在看单子,在小护士耳边低声交代了一声,小护士忍不住笑着看了赫连好一眼,赫连好挑挑眉,小声说:晚饭我请了。

    小护士立即高兴的去干活,而张汝佳此时早已经躺在检查的那张小床上了,正在紧张的等待着。

    后来赫连好出了门坐回自己的椅子里,然后就听着里面两个人的交谈。

    “哎呦呦,怎么这么凉?疼疼疼!”

    “阿姨您忍着点啊,又不是小女生了,怎么还这么娇贵?”

    小护士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轻。

    “这次怎么这么疼?以前很少这样的。”

    张汝佳摸着自己的小腹,眉头紧皱。

    “那肯定是您有妇科了呗,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查了?”

    “也就大半年!”

    张汝佳认真的回忆着,再也没了闲心喊疼。

    “是吧?那么久了,那您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小腹某个地方疼啊,或者下面痒啊之类的?”

    “没啊!”

    “您好好想想,不然不可能会疼。”

    小护士依旧认真。

    “你这么一说,好像前几天是有点难受来着,不过不是很严重。”

    张汝佳的声音里还带着疑惑。

    “是吧!那就是看似不严重而已,其实早就很严重了,有种妇科病是不易发觉的,但是等到你很难受再检查可能就晚了。”

    张汝佳吓的半死,一张脸刚进来的时候还挺滋润的,此时惨白。

    “您忍着点,马上就好了!”

    护士抬了抬眼看着上面躺着的人,眼神敏捷。

    “嗯!”

    张汝佳有些心烦,年纪大了最讨厌的就是妇科。

    只是当她一项项查下来才是最烦的,后来的各种检查,还有阴内检查还都是男医生在做,从b超实里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有点虚脱了,坐在旁边等结果的时候赶紧的给钦明珠打电话:你到医院来一趟,妈有点不舒服。

    “妈,我正在跟同学逛街呢!”

    钦明珠不耐烦的说了声。

    “让你来你就来,是逛街重要还是你妈重要?”

    张汝佳气的发火不给钦明珠再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只是她刚捂着肚子要休息会儿的时候突然有个大肚子妇女跟粗糙的男人走过来在她面前。

    “喂!大婶,这个位置我老婆早就占了。”

    张汝佳听别人叫自己大婶,刚要反驳,但是一抬头看着那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只得委屈巴巴的从边上站起来,周围的位子都坐满了人,她只能站在一旁,走廊里的人还在越来越多,她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预约个空闲的时候了。

    本来以为中午人肯定会很少,但是这里竟然是这样的。

    钦慕正在办公室画图,赫连好打电话跟她说了好一会儿,还找她邀功呢。

    “圣诞节我们一起玩怎么样?光我跟景峰也没意思。”

    赫连好提议。

    “我们工作室在am一起聚餐,要不你也来?”

    “好啊!”

    赫连好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那你最好是叫上景峰。”

    钦慕想,景峰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也果然,到了圣诞节那天景峰把赫连好给强行留在家里过二人世界。

    钦慕找经理预定的房间还不错,只是她要照顾欢欢所以就晚了几分钟上去,等经理亲自把她带到楼上的时候,当她满心以为她参加的是她们工作室的会餐,看到的却是里面陌生的人头。

    欢欢在她怀里天真的眨了眨眼:妈妈,我们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那声音有点嫩嫩的,慢慢的,又有点疑惑。

    “或者吧!”

    钦慕回答着,正想跟女儿走,然后一转眼看到溪秘书从里面出来:少夫人!

    钦慕终于确定就是她,溪秘书走上前,把她怀里的宝贝给抱到自己的怀里:老板马上就过来,让我先陪你跟小小姐在里面等他。

    钦慕转头看经理,经理只是那么微微笑着,然后点点头告辞。

    钦慕

    “少夫人请吧!”

    溪秘书客套道。

    因为欢欢认识溪秘书了,所以被抱着的时候也没反抗,欢欢觉得溪秘书听软糯的,都不忍心欺负。

    钦慕只得上前去,溪秘书在她坐下之前突然介绍:这是我们老板娘,你们都认识吧?不准欺负哦!不然老板不会饶了你么!

    那桌做的都是领导,听了那句话之后忍不住笑着数落溪秘书:小溪啊,你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啊。

    “那我先带着小小姐去跟别的地方打个招呼。”

    溪秘书依旧抱着欢欢,像是很喜欢欢欢的样子,带着欢欢去跟别的同事打招呼,并且还做了介绍。

    其实他们公司的人哪里还有不认识欢欢的,尤其是这段时间穆熠宸经常带着她去办公大楼。

    这是一个超大的宴席厅,那些古板的桌椅早就被撤掉,现在都是舒服的沙发跟漂亮时尚的桌子,周围的灯光都很暗,又透着某种所谓轻松地光。

    钦慕跟大家点头问候过才坐下,然后就接受一些比她年长的人的询问,关于她跟穆熠宸之间的种种。

    穆熠宸到的时候先去溪秘书那里抱过欢欢,然后才回了那桌,坐下在钦慕身边问:来很久了?

    钦慕只是恼怒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意识到这里人太多不适合僵着脸就用力挤出点微笑:不久,一会儿而已。

    “早就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来?”

    “就在外面,几个电话耽误了。”

    他淡淡的一声解释,然后拿起旁边的酒杯来自己喝了一口,钦慕一低头看着他放下的酒杯是她的,她只轻抿了一小口就没再动了。

    因为不想再喝中药,所以她其实最近还是挺注意身体的。

    “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让我们吃喜糖啊?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是想再生一个凑足一对花童?”

    其中一位辈分比较大的领导靠在椅子里很有长辈风格的问了声。

    “您还真猜对了,还就是这么想的。”

    穆熠宸笑着很轻松的回了声。

    钦慕不说话,倒是因为突然摸到手上的戒指而被吓了一跳。

    心里没由来的一紧,一回头看到他怀里的女儿,低声说道:欢欢到妈妈身边来吧!

    “去吧!”

    欢欢抬眼看着穆熠宸,穆熠宸说让她去她才又去钦慕身边。

    再往后面看,周围很多年轻的男男女女都在一起聊天喝酒,三五成群的站在某个喜欢的地方。

    边上的几把沙发里也都已经人满为患。

    果然是一场联谊会啊。

    她还看到酒店的年轻高层也在内,说来,还不到一年的光景,她好像已经认识他公司的不少高层了。

    “我们工作室在楼下的包间过节,我得带欢欢过去了!”

    她转头柔声跟他说道。

    穆熠宸刚又拿杯子喝了口酒,听到这话之后点点头:好!

    他都没看她,只是又放下酒杯,在她背后放着的手臂也没收回。

    钦慕得到允许后就跟周围的人点了点头:那先不打扰诸位了!

    钦慕站起来前又打过招呼,然后抱着欢欢要起身。

    “我来!”

    穆熠宸却突然把她怀里的小女孩又抱走。

    钦慕不理解的看着他,穆熠宸依旧没看她,只淡淡的说了一声:走吧!

    “你,可以吗?”

    钦慕想发火,却只得忍耐。

    “这里有这几位就足够了,我也没资格在参加什么联谊会,走吧!”

    钦慕便没再说什么,长睫垂下,先转了身走在了前面。

    但是她总感觉怪怪的。

    今晚她这是又中了穆总的圈套吗?

    他们刚一出门就听到里面的音乐换了,更为激情一些,钦慕抬眼看向穆熠宸,心想您一位大老板,不会真的要去参加我们这些小虾米的聚会吧?

    “熠宸!”

    却是还什么都没等说就听到身后有熟悉的声音。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偷生一个萌宝宝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