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 穆总要的补偿(6)求饶了
    “圣诞快乐!”

    景晴柔声祝福!脸上的笑意更是温柔体贴。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的表情真的好臭,不自觉的也低笑了一下。

    穆熠宸稍微垂眸就看到钦慕的表情,若有所思的笑着看向景晴:圣诞快乐!

    “你们公司在开趴吗?”

    “是!”

    “上次去你们公司的时候答应几位朋友要帮他们带签名照,我今晚刚好带了,可以带我进去给他们吗?”

    景晴的声音依旧那么柔和。

    欢欢用力的搂着爸爸的脖子,眼神有点恶意的看着那个‘漂亮阿姨’。

    “可以!”

    他说。

    “那我先过去!”

    钦慕稍微抬了抬眼。

    “嗯!欢欢先交给我,等下去跟你会合。”

    他叮嘱着。

    钦慕心想,你开心就好。

    却是不自觉的咬了咬牙根。

    景晴看钦慕走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跟着穆熠宸又进去。

    进去后景晴站在他身边,望着里面那么多人的热闹的场景不自觉的心里有些感慨,也有些温暖,之前的种种不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跟这么多人面前出现过了。

    哪怕他怀里现在抱着另一个小女孩,但是她看他的时候眼里还是忍不住多了包容。

    当有人好奇的朝着门口看来,溪秘书也立即发现了,眼眸微动,转瞬立即上前:老板!景小姐。

    景晴也好脾气的跟溪秘书点了点头。

    溪秘书最后看向穆熠宸怀里的小女孩。

    “景小姐说答应我们公司几个员工给他们签名照,今天刚好带来了,你带景小姐去处理一下这事,就当做是给大家的圣诞福利了。”

    穆熠宸吩咐了一声。

    景晴诧异的又看向他:熠宸,你不陪我去吗?

    “我还有更重要的人得陪。”

    溪秘书垂下了眸子,静默了几秒后伸手:景小姐请吧?

    景晴只得跟着溪秘书往前走,却走了两步又不甘心的回头:熠宸!

    “去吧!”

    他淡淡的一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欢欢回头搂着他望着门板,不愿意看景晴那温柔难过的样子。

    “景小姐请稍等一下!”

    前面有支撑着的话筒,溪秘书让景晴在旁边等着,然后就走上前去,轻轻地拍了拍话筒,然后开始说话。

    景晴在旁边看着,不等溪秘书说完便转身,穆熠宸已经不在那里。

    她的心那一刻狠狠地颤了颤,是委屈,是羞辱,她痛恨的咬着牙却说不出半个字,只是想要离开。

    “景小姐,老板安排的福利,请配合一下好吗?作为我们老板的朋友!”

    溪秘书很是得体的跟她请求。

    景晴不得不又停住了步子,然后走上前去站着。

    是啊,她跟穆熠宸说了那些话,她得做到,毕竟,她不能让人以为她小气了啊,所以她又走上前去,认真的笑着望着台下的众人。

    那些年轻的男女看到她,还有个中痴狂的。

    倒是那几位年长的领导,虽然在这里坐着,却是对明星什么的早已经不敢兴趣,倒是景晴景家大小姐的这个身份叫他们很是感兴趣,再就是景晴跟穆熠宸还有钦慕的三角关系,这才是他们关注的。

    老实说,作为集团的高层,他们更希望他们的老板跟一个门户相当的女人结婚,这对集团的发展才会更有益处,但是他们老板是谁啊?他们老板需要靠女人吗?

    钦慕回去后杨倩茜立即把原来的位子让给她先坐,自己做到边上去了。

    钦慕坐下之后端起桌上一杯没人碰过的酒:我来晚了,我先自罚一杯!

    众人起哄,她轻笑了一声,然后端着酒杯到唇边,那杯酒,一饮而尽。

    之后他们正聊着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

    “穆总!”

    杨倩茜看到穆熠宸后立即站了起来,慌张中带着惊喜。

    不过惊喜的不只是杨倩茜一人,他们同事全都很惊喜。

    “我可以一起吗?”

    他抱着孩子走来进来,放下孩子后绅士的问了一声。

    那声音,柔柔的,叫女人的耳朵听了要怀孕。

    钦慕看着一个个花痴的嘴脸无奈的轻叹,欢欢已经自己跑到她身边,自己把自己塞在她怀里,钦慕轻笑一声,早有人给女儿倒了果汁放在旁边,所以她就给欢欢喝果汁。

    欢欢开心的喝着果汁,看着爸爸坐在妈妈身边后更是用力的吸了一大口。

    钦慕也不去看他,只是眼尖的发现他要拿的杯子是旁人的,立即把自己的推了过去:用这支!

    穆熠宸刚要碰那只杯子的手又收回,转眼,璀璨的星眸若有所思的望着她,钦慕拿着酒瓶给他把杯子又倒满。

    “谢谢!”

    他淡淡的一声,先端起杯子来,要喝的时候又看向周围坐着的众人:我先敬大家一杯吧,第一次跟你们喝酒工作室的朋友一起喝酒,也感谢你们这些年来对钦慕的照顾。

    他这话一出,无论是男同士还是女同事都很开心的端起了酒杯,不太懂法语的杨倩茜也跟着端起了酒杯。

    倒是钦慕没动。

    不过她好像也不需要动。

    穆熠宸也很豪气,随便就是一杯下肚,立即又男同士以为他是个好说话的,又给他倒了满满的一大杯。

    杨倩茜坐在她另一边,低声问:这样喝下去会不会喝醉啊?

    钦慕想,是啊,会不会喝醉啊?

    穆总喝醉后可是很闹腾的。

    但是转念一想,这是在am,喝醉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没事!”

    所以淡淡的说了一声,决定今晚不再管他。

    欢欢看着爸爸那么能喝都有些担忧了,抬了抬眼看自己的妈妈,钦慕只轻声问她:要不要再帮你倒杯果汁?

    欢欢立即被转移了思路,用力的点头,仿佛没什么比果汁更有吸引力。

    杨倩茜立即又帮忙倒了一杯果汁给她,又给钦慕拿了一支酒杯。

    十几个人围在一章长方形的桌子周边,桌上摆满了各种吃的跟喝的。

    “钦小姐,我也要敬你一杯,谢谢你不计前嫌收留我。”

    杨倩茜后来站了起来对她举着酒杯,很是真诚的说道。

    钦慕不自觉的浅笑了一声:我只是正好缺个助手。

    虽然话是那么说,但是具体到底因为什么,杨倩茜心里明白。

    “反正这一杯我一定要跟你喝。”

    杨倩茜说着自己先举杯喝了。

    穆熠宸稍微抬眼扫了杨倩茜一眼,然后抬手搂着他老婆的肩膀:这么可爱的女孩敬酒不喝是不是显得小气?

    穆熠宸在她耳边说的这话,所以别人都听不到。

    只是钦慕眼角余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笑着挑了挑眉:好,我喝!

    杨倩茜开心的看着她干了一大杯,然后立即又帮她倒上。

    钦慕看着酒杯这么快又被倒满,心里有点压力。

    “现在我还要敬在座的诸位一杯,其实一杯是不够的,我喝三杯,大家只要喝一杯就够了,谢谢你们收留我,无论收留的初衷是什么,但是现在你们对我好我都是感受得到的。”

    杨倩茜说着又是一大杯,把大家看的都有点愣住了。

    接着又是一杯,又是一杯,三杯过后她有点脸红,却傻笑着:好了,我喝完了,该你们了!

    她那么爽快,自然没人矫情,只是喝酒太快太猛的代价就是,醉的时候就会一塌糊涂。

    所以导致,后来大家还在聊天,杨倩茜就醉倒在桌子上趴着了。

    钦慕扭头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一声。

    大家说起在小时候圣诞节的时候各种故事,钦慕不自觉的就把酒杯又窝在手里。

    欢欢后来睡着了被工作人员抱到楼上去休息,他们俩就一直在那里坐着。

    穆熠宸下意识的看着旁边的女人,发现她的眼神里若有所失的样子,不自觉的垂了垂眸,也捏着酒杯抿了口酒。

    大家还在继续,后来钦慕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桌上的东西了,只得拿起酒杯来喝了一大口酒来维持镇静。

    这个圣诞节他们都没在自己的国家过,所以她要陪到底。

    其实圣诞节这个节日她从小没怎么孤独,穆熠宸一直陪着她。

    她只是有点怀念,怀念那个家庭的温暖。

    虽然只有短短几年。

    那年她母亲还特意买了颗圣诞树,后来直到要过年那棵树还在家里的角落里摆着,她还想着过年的时候多挂点灯跟饰品还有食物什么的,但是还什么都没等做,她母亲就死了。

    那种心酸无法言喻,唯有自己静静地感受着。

    后来不知道是谁又喝醉了。

    这晚大家能走的就回公寓了,实在是走不了的就留在了楼上的客房。

    钦慕本来已经拿出自己的卡给同事,结果穆熠宸直接一个电话把客房部的主管叫了下来安排。

    她把卡又装回口袋里,只是看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耳沿也有点红。

    他喝多了之后好像就会这样,所以,看似淡定的穆总,其实也已经喝多了?

    终于包间里的人都走光了,穆熠宸这才扶着门口看了她一眼,那漆黑的眼神里,说不上是柔情蜜意还是意乱情迷。

    钦慕的心一动,随即问道:看来我们也得住这里了?

    他轻轻一笑,想去搂她的时候却不小心没站稳。

    钦慕跟他只有一步距离,下意识的立即抱住了他的腰:小心!

    “穆太太,你老公也喝醉了!”

    钦慕

    他的声音很低,却很蛊惑她的一颗小心脏。

    之后她搂着他走出了包间,他太重,她也喝了不少酒所以根本没什么力气。

    俩人刚走了没几步就齐刷刷的倒在了地毯上。

    钦慕疼的快要动不了,穆熠宸却很淡定的躺在地上,看着趴在自己胸疼的女人。

    她像是被他别到了那样,倒下的时候他瞬间的灵活就转了身搂着她。

    钦慕还是吃痛的皱着眉,手肘疼的厉害。

    他却侧脸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穆太太。

    钦慕不想理他,只是想要爬起来,然后被他硬是又扣在了怀里。

    “穆太太,你得给你男人道个歉。”

    他低声说着,嘴里都是酒味。

    只是道歉吗?

    她不愿意!

    “穆总,钦小姐!”

    刚好过来要问他们还有没有什么吩咐的主管看到这一幕,然后立即拿着腰上的对讲机找了两个人过来。

    钦慕认识这个女人,听到声音后没抬眼,只是一边用力爬起来一边说了声:把他送到楼上客房去。

    “好的!”

    钦慕想起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这个女人没少照顾她,看她来了也就放了心,只是对地上挺尸一样的穆总,突然生气的抬脚就踹了踹他的腿。

    自从主管过来之后他就松开了她在装死了,所以她就让他装到底。

    “啊!”

    谁知道她刚踹了一脚他就蹭的坐了起来抱着自己的腿喊疼。

    钦慕

    主管

    两个女人都被吓坏,尤其是主管,又紧张又尴尬。

    后来楼上的服务生上来帮忙把穆总给服了上去,钦慕发现自己的包忘了拿出来,等回去拿的时候才突然发现,桌上摆满了各种已经空了的酒瓶,所以他们今晚到底喝了多少?

    把他扔在床上后工作人员就都离开了,钦慕去道谢,关门后回去,看着他躺在床上头疼的样子立即叹了一声:有本事继续喝啊?

    他咧了咧嘴笑,却没说出话来。

    钦慕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还听得到。

    但是想到女儿还在隔壁房间睡觉,便先把他放着去看女儿了。

    那丫头在他们俩回来之前一直被照顾的很好,现在也是,睡的很香。

    欢欢早早的就被他们俩搞的很独立了,不过钦慕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但是想到穆熠宸还自己在那个房间里躺着,喝那么多家肯定会很难受,要是就那么丢着他,她还真是狠不下那个心。

    所以最后又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帮他脱了鞋,坐在床尾抱着他的脚帮他擦脚,然后又转眼去看他。

    昏暗的灯光里,她看到他脸上的倦意,看到他皱着的眉头。

    想起小美在电话里说的,她刚走他就飞去了巴黎,然后又从巴黎飞回了国内,他那几天大概也没有睡好吧?

    他大概也很担心她。

    只是他担心别人的方式总是与众不同。

    等帮他擦干净脚后她又去帮他脱衣服,却是外套刚刚帮他脱下来就已经累的身上除了一层虚汗。

    自己大概也喝多了。

    然后又帮他脱裤子,谁知道手刚抓住他的腰带就被他给扣住手腕,她吓一跳,觉得自己的手腕要断掉,却没想到下面更刺激的事情发生了。

    他一下子就把她翻过去躺在床上,把她压在了身子底下。

    钦慕

    “穆熠宸!”

    被压死之前提醒他。

    “蠢女人!”

    他闷声叫她,眼睛都没睁开一下。

    钦慕突然就动不了,看着身上的他又睡着,只是那么静静地躺着。

    也不再觉得他特别重,哪怕床都被压的陷下去一块,她还是觉得这样就很好。

    房间里安静的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就一只这么安静的,该多好?

    一只手费力的抬起来,下意识的去抚摸他的头发,轻轻地抚着,又去摸他的额头。

    心想,你睡着的时候真好!

    突然脑海里就幻想自己在他睡着后暴揍他一顿的情景,心想那一定很爽。

    但是却没有付诸行动。

    只是费力的将他的身子从自己的身上翻下来,然后给他盖上被子。

    他还躺在那里睡着,她心想今晚不能就这么跟他睡着,不然他明天早上起来得翻天,但是后来看着他睡的那么死就这么走她又不甘心,于是就又翻身骑到他身上去,捧着他的脸用力的亲他的嘴巴一下。

    “穆熠宸!”

    轻轻地拍他的脸两下,然后才又翻身下床,去女儿的房间。

    之后,偌大的客房里都是静悄悄的,夜色也越陷越深。

    整个酒店里都比白天要安静了不知道多少倍,工作人员也开始悄悄地换班。

    酒店外那颗大圣诞树上挂着闪闪发光的灯,还在寂静的闪烁着。

    这个城市像是会因为各大门店内外的圣诞树而多了层童话色彩。

    后来钦慕抱着欢欢睡的更熟了,另一个房间的男人却是在睡梦中觉得头疼不已,抬手用力的捏着自己的眉心。

    下意识的就去摸自己的另一边,像是习惯了半夜里找那具身体。

    但是没有。

    那时候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哪怕头疼欲裂。

    他满眼震惊的爬了起来,然后在整个房间里都没有发现她的影子,只知道这是在酒店,在他们熟悉的客房,但是她呢?

    丢他一个人在这里走了?

    还是昨晚喝多了所以根本没人管?还在包间里?

    他一下子想不起,只是浑浑噩噩的坐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扶着床沿,低着头仔细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当抬了抬手腕看着表上显示着凌晨四点的时候,他才又撑着站了起来。

    好不容易站起来,想要走去找她却是觉得费力,等他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裤子口袋,然后

    低头就看到自己身上竟然只穿着一条内裤。

    穆总突然就醒了过来,整个人精神的不得了。

    头疼?

    头疼是什么鬼?

    他只是想知道是哪个该死的给他脱的衣服。

    等他找到手机并且套上睡袍后一边出了卧室一边给钦慕打电话,才发现手机铃声就在客厅里,然后立即关掉了手机去了另一个房间。

    果然她跟女儿在床上睡着,而且都睡的很熟了。

    那他的衣服肯定是她脱的,穆熠宸突然就松了口气,刚刚他差点被自己的想法吓死。

    颓废的靠在门口看着里面躺着睡着的娘俩,好久他都没有往里走,却也没有离开。

    他真不敢想,如果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那他这辈子是不是还有颜面再见她,是否还有脸再像是以前那样跟她争吵,跟她翻脸,那么坦然的,理所当然的跟她为了一切大事小事跟她发脾气。

    “钦慕,你这个小妖精!”

    他情不自禁的嘟囔了一声,嘲讽的笑了一声,邪魅的眼神望着床上的那个女人。

    钦慕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床上很挤,等她浑浑噩噩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背后暖烘烘的,身上压着一只手压的她快要喘不动气。

    下意识的抬手去想要让这个压着她的东西滚开,只是却没推动。

    直到她的手往后去推,发现是一睹会跳动的暖墙后她立即转了身。

    就发现是他!

    穆熠宸紧紧地抱着她,在她身上蹭了蹭也不愿意睁开眼,似乎想要再多睡一会儿。

    钦慕立即回了头,一双长睫扇动着,努力思考着。

    确认这是在女儿的房间,确认自己不是投怀送抱,然后才松了口气。

    “头有点疼,有药吗?”

    他低哑的声音问她,手还抱着她。

    钦慕屏着呼吸,直到听清楚他说的话,确定他还没有完全清醒。

    “我去找!”

    一双眼睛又大又闪,悄悄地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然后坐了起来。

    钦慕清醒的轻轻的呼吸了一下,被子还盖着两个人身上,她刚想拿开被子下床,人却突然被再次搂住,被硬生生的又押回了去躺着。

    “昨晚趁我喝醉对我做了多少坏事?”

    他突然骑到她身上,两只手纠缠着她的一双柔荑,眼睛直直的盯着她问道。

    钦慕被吓的心跳一阵混乱:“没啊,我什么都没做啊,只是把你带上来。”

    昧着良心撒谎的感觉是什么?

    刺激!

    钦慕此时一点都不觉的有愧,只想要蒙混过关而已。

    “只是把我带上来?”

    穆熠宸眉头微皱,眯着的凤眸里却洞察秋毫。

    钦慕不自觉的心肝又颤了下:哈哈,穆总你是不是要跟我玩什么心理游戏?我认输!

    她竟然笑了,这几天以来头一次见她这么没心没肺的笑,虽然是被他吓的。

    穆熠宸稍微垂眸,看着她那温软的唇瓣,突然就去咬她。

    钦慕感觉唇瓣发疼立即闭了眼,想要跟他斗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得别扭的姿势里,让他尽兴好了。

    老实说他本来打算昨晚多喝两杯不负责任来着,谁知道她工作室的同事真以为他给他们面子,因为心里有事所以也就没防备,然后一不小心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了。

    就不想把她抱回房间去,只想挨着她睡,还有他们亲爱的女儿。

    他真不敢想,如果不是有了欢欢,她是不是还会这么乖乖的跟他在一起。

    如果不是欢欢,她可能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她,她大概也不会回国,哪怕钦海明真的要把她母亲的墓从钦家墓地移出来。

    如果不是欢欢,她的性情也不会大变,他也不能抓住她的小辫子。

    嗯!

    是因为欢欢,才让他拥有了她。

    穆熠宸压着她吻的越来越霸道情缠,钦慕却已经要喘不过气来,他是打算把她憋死?

    腿想踢他也被他挤开,后来他去亲她的别处,钦慕抬头就随便咬住他的一块肉,后来才发现是耳朵。

    “穆熠宸你放开我!”

    她说。

    “你让我挂彩了还想我放开你?你以为我的便宜好占吗?”

    穆熠宸眯着眼对她笑了笑,双手霸道的要去扯她的衣服。

    “爸比?”

    突然在旁边睡着的小女孩睁开了眼,柔柔的一声叫唤。

    两个大人瞬间清醒过来,穆熠宸立即从钦慕身上翻了下来,然后傻笑着看着他女儿:早啊宝贝!

    “爸比早!”

    欢欢爬了起来坐着,有点想不通的看着她亲爱的爸比。

    那双纯真的眼睛仿佛在问为什么爸爸会在妈妈身上?还那么凶?

    而且,妈妈为什么好像很生气?可是为什么脸蛋又那么红彤彤的呢?

    欢欢想不通的望着他们,看的他们俩有点犯尴尬。

    “我去找下手机!”

    穆熠宸被女儿看的发憷,尽管女儿什么都没问,所以下床后扯着睡袍就逃了。

    钦慕还躺在那里,倒是很坦然。

    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女儿的后背,一双眼睛弯如月,不由的笑出声来,心想丫头你可醒的真是时候啊。

    楼上有他们俩的衣服,但是没有欢欢的,所以他们俩都换了新的衣服,只有欢欢没有换,不过欢欢现在还不挑剔,钦慕给她加了条丝巾在衣服上,她就立即把自己当成小仙女那般的开心。

    早上am的中餐厅里有点热闹,因为工作室好几个同事都睡在这里,看到穆总跟钦慕抱着孩子一起从外面过来顿时有点不太敢往下吞咽已经到了嘴里的食物。

    不知道昨晚出了多少丑,也不知道昨晚给穆总灌了多少酒,说了多少不该说的话。

    倒是穆总很客套,过来后还客套的打招呼:各位早!

    大家都笑着跟他点头,之后却是没人敢再看他。

    他们一家三口单独坐在一张桌子前吃饭,欢欢时不时的往不远处那桌看去,眼神里仿佛在说:都是熟悉的人,为什么不做在一起呢?

    早就忘记早上看到爸爸妈妈在床上叠在一起的她哪里知道她老子到底有多吓人。

    “少爷,少奶奶,太太让我来接小小姐去上早教课。”

    穿着朴素却很得体的穆家用人在他们吃过早饭准备去上班的时候从酒店外面的一辆车里站出来,走到他们面前对他们说道。

    钦慕跟穆熠宸下意识的往旁边那辆车子里看了一眼,因为关着窗所以也看不到里面,但是他们心里都感觉到,冯芳华就在里面。

    这几天夫妻俩跟那老两口的关系

    实在是差强人意,穆熠宸因为还想着钦慕的事情,所以就把欢欢给了阿姨:照顾好她,下午六点我回老宅去接。

    “是!”

    阿姨答应着,抱着欢欢走了。

    “妈咪爸比再见!”

    小家伙刚刚在张奶奶下车的时候看到自己亲奶奶了,所以很高兴的跟钦慕还有穆熠宸再见,然后去找她的亲奶奶。

    也果然,车门打开,冯芳华开心的把欢欢接了进去,一同坐在后面,阿姨绕到前面副驾驶去坐着。

    冯芳华今天穿的是钦慕给她坐的旗袍,搭了条刺绣的披肩,尽管她坐在车子里,但是远远地一眼就能看出那绝非寻常人家的太太。

    两个人注视着那辆车离开,钦慕想开自己的车去工作室,却没想到穆熠宸的车被开了过来。

    “上车!”

    穆熠宸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叫她。

    钦慕抬眼看他一眼:不用了吧?我自己的车子也在。

    “你的车子已经被你同事开走了,上来!”

    他淡淡的一声吩咐,见她不动直接把她拽了上去。

    钦慕无奈,只要敢忤逆他,他就敢粗鲁。

    于是后来她都乖乖的坐在里面没再吭声。

    只是后来发现不是去工作室的路她才又转眼看他:要去哪儿?

    “回家!”

    “我还要工作!”

    钦慕说,有点生气了。

    “你确定要去工作室?”

    穆熠宸便开车边回头看了她一眼,就那一眼,钦慕反应过来后脸色煞白。

    “穆熠宸你”

    “什么?”

    钦慕气的扭头看着窗外,那话她说不出口。

    穆熠宸却在她扭头生气后不自觉的浅笑了一下。

    车子去了他们公寓的方向。

    这几天穆总都没有吃饱,所以这青天白日的,是想开荤了?

    不会是想一整天都把她困在家里,困在床上吧?

    钦慕越想越紧张,到了停车场有点愤怒的把门给推开,听见他那边也开了车门,她的眼眸稍微一动,转瞬就想跑。

    却是刚跑到车尾那里就被穆熠宸给横摇拦住。

    将她紧紧地搂住在自己的怀里,手上使劲的捏了她单薄的小腹一把:你想往哪里逃?

    “穆熠宸你放开我!”

    她不敢大叫,这大白一天的,要是被邻居看到她还见不见人了?

    “你最好老实点,我可不介意在这里扒光你。”

    “你有种就真的在这里扒光我?”

    钦慕生气的扭头瞅着他跟他犟。

    “这可是你说的!”

    穆总突然求证了一声,漆黑的眸子紧逼她的眼底深处,钦慕瞬间就想反悔。

    人却被带着转了个身,然后后背就被抵在了车前,腰使劲往后下,她感觉她要躺在车头上了。

    而这边还有好几辆车在静静地躺着,钦慕吓的大气不敢抽一口,只是害怕的看着他越来越低的脸,努力的呼吸着:你

    “不是你叫我在这里扒光你的吗?”

    他低声问,想要去吻她。

    钦慕抬手就想抽他,却是被他敏捷的察觉到,立即握住了她的手腕,钦慕的手张开着却是无法再动,气的面红耳赤。

    穆熠宸一只手抓着她的手,一只手拦着她的腰,敏锐的眸子睨着她:还想动手打老公?

    “你赶紧放开我!”

    她嘘声跟他提醒,眼睛忍不住看向一侧,她隐约听到有人说话。

    “我要把你扛上去,从这里!”

    钦慕

    她越是想在这种时候跟他保持距离,他就越是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暧昧不清。

    正好有一对年轻的夫妻相互拥着从车里出来往这边走,穆熠宸却正好将钦慕给扛在了肩膀上。

    钦慕被颠的仰头,看到那对正走着的夫妻震惊的停下步子望着她,便立即丢人的低头把自己的脸埋在他的后背上。

    心想穆熠宸,回家我在跟你算账。

    “天啊!”

    那位美女挽着自己丈夫的手臂,有点受不了前面那一对的架势。

    “恐怕是那女人闹离家出走被丈夫给抓回来了,以后你要是敢离家出走我也那么把你抓回来。”

    那位美女的老公色迷迷的望着自己的老婆低声说道。

    “讨厌啊你!”

    美女抬眼看着自己的老公,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羞答答的继续搂着他的手臂往前走。

    钦慕听到了全部,只想自己下辈子一定要做男人,让穆总做女人去吧,看她把他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尽笑话。

    直到进了电梯,钦慕还在害怕,心想特么的那两个人要是想跟他们一起乘电梯上去怎么办?

    好在穆熠宸并没有给别人这个机会。

    电梯门被他关上之后,就听到外面那夫妻俩骂了句什么。

    然后她被抵在电梯壁上,一双漆黑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她半垂着的眸子。

    “刚刚那两个人说什么?你是离家出走的女人?”

    钦慕

    突然想到离家出走是个多么敏感的话题,他是不是被那话给刺激到了?

    钦慕立即抬起眼来看着他带着点狠劲的眼神:“他们胡乱猜的,我不是一直跟你在一起吗?”

    “你要是敢有那个想法,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钦慕

    他的手抬起她的下巴逼着她昂起头看清楚他的脸,那狂虐的眼神以及音调都叫钦慕紧张又愤怒。

    “穆熠宸,你”

    “我什么?”

    “不准在发疯!”

    她快要被他折磨死了,吞吞吐吐的,想了好久还是把这话给说出来。

    “发疯?在你眼里我只是在发脾气吗?”

    “难道不是?”

    他的手攥成拳头用力的敲打了一下她耳边的梯壁,钦慕吓的一侧脸。

    “我为什么发脾气?还不是因为担心你?”

    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出来。

    钦慕吃惊的看着他,简直难以置信,他是担心她才发脾气?

    那也该有个度吧?

    “你给我,嗯!”

    她刚要推开他,他突然用力逼着她的胸口,捏着她的下巴逼她张着嘴没办法说话,只能任由他的唇瓣把她的堵住。

    钦慕支支吾吾半晌,电梯开了之后他立即把她提了起来,抱着她的屁股上。

    那种感觉很奇怪,最起码让她很紧张,下意识的就攀住了他结实的腰上,钦慕担心的搂着他:穆熠宸你混蛋。

    “多骂几声,待会儿我干起来会更有感觉。”

    听听,听听,这叫说了些什么话?

    合着在他那里,无论此时她说什么,都是待会儿他做那是的催化剂啊。

    “穆熠宸,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钦慕突然委屈巴巴的,柔弱的声音祈求他!

    ------题外话------

    推荐飘雪超好看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