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 穆总要的补偿(8)
    107穆总要的补偿(8)

    “是你?我要跟你单独说话。”

    他突然指着钦慕的脸,虽然没什么气场,但是还是自我感觉很良好的样子。

    钦慕忍不住唇瓣抿成一条直线,很浅淡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这公子哥看上去年纪跟她差不多大,但是心理上可能比她小了十多岁,不过她也不反驳,只是稍微抬了抬手示意他坐在旁边。

    同事们立即下班去吃饭了,有个帅哥负责抱着欢欢,只有杨倩茜陪着钦慕在招呼他。  公子哥走过去坐下的时候还扫了扫西裤上,钦慕悄悄地留意着他的小动作,以及他眉目间的烦意,心想他最起码有点小洁癖。

    钦慕下意识的就认真端详着一侧的人,他应该是个十足的公子哥,没什么生意人的冷漠,公子哥开趴需要设计独一无二的礼服很正常吧?

    但是他说送钱就有点夸张了吧。

    “我这里一共八十几位朋友,价格你随便开,但是设计出来必须每一位都有自己的风格,够独特。”

    “下个月几号?”

    钦慕垂了垂眼睫,他说八十多位的礼服,她就算日夜都不睡觉也设计不出来的,除非变动不大,并且还是月底。

    “17号!”

    公子哥看着她淡淡的一声回复,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

    “还没问这位公子贵姓?可是荣城人?”

    “当然是荣城人,不然我来这里办什么趴?”

    钦慕跟杨倩茜都眉头微动,只是后来钦慕又微笑着:那公子贵姓?

    “免贵姓杨,你就说这事你能不能办?痛快点。”

    免贵姓杨?

    钦慕脑海里仔细翻阅着她知道的关于荣城姓杨的人家,却是怎么也想不起这一位来。

    “我办不到!”

    钦慕垂下眸两秒,在抬眼的时候很是认真的回绝。

    这位自称姓杨的公子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办不到?

    “是的!实不相瞒,我最近已经忙的不可开交,如果杨少有时间的话,我倒是可以邀请你参加我腊月二十七晚上的时装秀,别的,我真的爱莫能助。”

    钦慕眼神真切,声音坚定,不容他不信。

    这位姓杨的公子哥突然哈笑了一声:“我还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你不是该接下来吗?想想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哪怕是随便做做应付给我,我又不懂。”

    他摊了摊手,嘴角上扬着看着她,满眼都是对她的震惊。

    “我可以糊弄你,但是我不能糊弄我自己,更不能砸了招牌,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希望还能跟杨少合作。”

    钦慕说着就先站了起来,大家都去吃饭了,她也饿了,虽然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  姓杨的公子哥也只得站了起来:那算我们交个朋友?

    “可以!”

    他敏锐的目光垂下,伸手,钦慕便把手轻轻的放在他手指碰了一下算是握手,然后笑着道:“倩茜,送这位杨少。”

    “是!”

    杨倩茜立即走在前面:杨少请。

    虽然同姓,但是杨倩茜还真不敢跟人家高攀,而且在她看来,这位公子哥也是来者不善呐。

    自然连她都觉得他来者不善,钦慕就更看得出了。

    等他走后钦慕便背着包往外走,刚刚欢欢被同事抱走了,她得赶紧过去,毕竟他们对欢欢没有她了解,她不放心。

    那位杨少上车后还往外面看了一眼,看着钦慕跟杨倩茜从里面出来后又嘲笑了一声,然后挂着蓝牙耳机发动车子离开。

    钦慕跟杨倩茜站在台阶上看着他离开,也是无奈的一笑。

    “说说你的想法?”

    因为是距离不远的餐厅,所以钦慕跟杨倩茜步行,边走边聊。

    “嗯!看样子倒像是个真的公子哥,就是他不报姓名给人感觉挺神秘的,会不会是国外留学刚回来的?”

    杨倩茜猜测着。

    “嗯!还有别的吗?”

    钦慕发现杨倩茜的洞察力还是可以的。

    “别的嘛!暂时还没想到。”

    “生意来的太突然,而且太不符合逻辑,必有内情啊。”

    钦慕说着双手往前伸了伸,有些疲倦的分析着。

    “突然?不符合逻辑?”

    杨倩茜跟她并肩走着,不太了解的问了声。

    “嗯!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公子哥要办趴很正常,但是要给趴上的那么多朋友订礼服就不太正常了,尤其他不仅仅是要订制,还是要设计最新的类型,你觉得这符合常理吗?”

    钦慕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

    走到拐角处的时候杨倩茜忍不住皱着眉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只得问:有钱人不是都这么任性吗?

    “我不怕告诉你,就连穆总的西装都不是每一件都找设计师设计的。”

    杨倩茜

    “所以我说他奇怪,他包揽那么多人的礼服是大方还是另有计划?”

    “所以你是怀疑他是来找麻烦的?”

    “不确定,不过在这种时候,不确定的就直接拒绝。”

    钦慕回应着,还在继续往前走,快到餐厅了。

    杨倩茜却突然停下来想了一会儿,当她想到那两个女人后又立即跑上前去追她: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担心这个人跟钦明珠有关?

    钦慕没说话,只是笑了笑跟她一起往餐厅走去。

    一切都只是猜测,所以不必多想,拒绝就好。

    而钦慕跟杨倩茜去到餐厅的时候却是被吓一跳。

    整个餐厅出了她们工作室的人就是穆家阿姨跟冯芳华,冯芳华黑着脸坐在最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前,看着钦慕从外面进来后,不管钦慕怎么想便冷冷的盯着。

    “你就这样照顾我孙女的吗?把她随便交给什么人,还让这些人给她喝可乐?”  冯芳华生气的质疑,还好因为教养问题没有在外面拍桌子。

    吧台里的两个小妹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幕,被吓的不轻。

    因为刚刚其他的客人都被轰走了,这位抱着小女孩的富太太包了他们店。

    本来就不是很大的地方,只是因为装修很精致,菜肴很美味,才吸引了一些就近工作的人来吃饭的地方,第一次被人豪气的包了,不仅店员,就连一向镇定的老板也很激动。

    杨倩茜进来后就看到冯芳华,然后又看向钦慕,自然那位很容易辨认出是钦慕的婆婆。

    她听说钦慕跟穆总还没结婚,不过因为有孩子的关系钦慕已经搬到穆家去住过了,所以实际上也就是婆婆吧,杨倩茜觉得这个婆婆好像很厉害,她竟然有点怕怕的。

    但是她想,如果现在有人欺负钦慕,她也是不让的。

    “他们都很熟悉了,欢欢都认识他们。”

    钦慕低声说着,竟然有点烦闷。

    “你这是什么态度?跟我撒火吗?熟悉?熟悉就可以给她喝饮料?吃垃圾食品?”  “妈,小孩子偶尔吃一点垃圾食品是没关系的。”

    钦慕受不了冯芳华的态度,她知道冯芳华平时不是这样,她有时候自己也带欢欢吃垃圾食品,可是就在这时候,穆熠宸带她跟欢欢搬出来之后。

    “我不听你说那么多,既然你没能力照顾好我孙女,我带走。”

    冯芳华说着就抱着欢欢站了起来。

    欢欢虽然听不懂她们在吵什么,但是看样子也知道她们在吵架,有点担心的看看奶奶又看妈妈,现在有点想念爸爸。

    “妈,您不能这样子,我知道您宝贝欢欢,但是她也不是被养在温室里的小花,就好像您会带她去上早教课,您希望她多认识一些人,为什么她不能跟我的团队在一起呢?”

    “那能一样吗?”

    冯芳华又问了一声,嗓门依旧很高。

    “不一样吗?道理都是一样的啊!”

    钦慕不理解,不理解冯芳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家店里,不理解冯芳华为什么这么发脾气,其实完全都没有必要不是吗?

    谁也没有拦着当奶奶的去看望孙女啊。

    “人一样吗?小孩子跟成年人一样吗?”

    冯芳华继续问她,站在旁边的阿姨也有些紧张地看了钦慕一眼,祈求的眼神。  钦慕被阿姨那一眼给看的,才好不容易又把暴脾气压住。

    这段时间她真的因为冯芳华,因为穆家,把脾气压了又压,冯芳华跟穆子豪对她的好她全都记在心里,但是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沟通模式,她实在是无能接受。

    就算这些外来的同事汉语再怎么差劲,毕竟在这儿呆了这么久,早就听懂这些简单的话,一个个都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钦慕跟冯芳华。

    “妈,您把欢欢带回家没关系,我晚点叫她爸爸回去接她,但是您真的不能再说像是刚刚说的那种话。”

    “你以为我稀罕多跟你浪费口水?”

    冯芳华冷冷的一声,然后抱着孩子就走。

    “妈妈!”

    欢欢却突然哭起来。

    钦慕刚刚抬手抵着额头犯愁,听到女儿那一声后心碎的立即转了头,眸子里也立即滚烫滚烫的,闪着泪花。

    “妈妈,欢欢要跟妈妈在一起!妈妈”

    钦慕只好转身走过去,冯芳华看着孙女哭也急了:欢欢,奶奶抱你回家去吃好吃的,还有好多玩具。

    “我要妈妈,欢欢要妈妈!”

    欢欢突然就哭的梨花带雨,脸上的泪珠子大个大个的。

    钦慕走上前去,也不管冯芳华高不高兴,直接把欢欢从冯芳华怀里抢了过去。  “妈,既然欢欢想跟我在一起,那么您改天再来带她吧。”

    钦慕忍着眼泪耐着性子跟她说道,抱着欢欢轻轻地拍着欢欢的后背希望欢欢别再哭。

    冯芳华不自禁的也哽咽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孙女好像怕自己她也心里凉飕飕的,那种难受,好像是有把刀子再割自己身上的肉。

    “你记住,以后别在让陌生男人抱她,更别再让她吃垃圾食品。”

    冯芳华临走前还是不忘交代她。

    “好!”

    钦慕下意识的答应着,直到冯芳华走了以后,她看着门动了动,看着冯芳华跟阿姨上车的背影,然后又转头去看女儿。

    “妈妈,欢欢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欢欢委屈的嘟囔,还有眼泪往下流。

    “我们当然会永远在一起啊,妈妈跟欢欢永远都不会分开的。”

    钦慕柔声回应着,安抚着,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吻着她的额头,脸蛋。

    欢欢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只是这顿午饭大家却吃的不怎么开心。

    仿佛,是被误会了?

    尤其是那位刚刚抱过欢欢的男同士,本来就年轻脸皮薄,听到冯芳华那话之后更是自尊心受创,吃饭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筷子却没动几下。

    钦慕也猜到可能是他抱过欢欢,更是头疼起来。

    自从她从巴黎回来后冯芳华就跟变了个人似地,好像看到她就烦。

    听大家说那阵子城里闹的沸沸扬扬的关于她跟简俨还又穆熠宸跟景晴畸形的恋情新闻,但是冯芳华也算是知道内幕的人啊。

    冯芳华原本去过工作室几次,给人就是一种特别高冷的感觉,现在大家恐怕再也没办法把她仅仅只是往高冷的方向想了。

    下午温如暖去找她就发现她情绪不对,但是一向最懂说话这门学问的温如暖也不会随便问她什么,只轻笑着说了声:最近有个男星在追求景晴知道吗?

    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钦慕低着头正在疯狂的画图,听到这一声的时候也只是浅浅一笑,手上的活却是没停。

    温如暖站在她办公室的模特前摸着模特身上的布料:“听说也是个二代,跟她家世背景也都很好,好像是在她父亲的示意下。”

    钦慕这才又有了反应,眼眸微微离开手底下的画纸,抬眼看向温如暖。

    温如暖还是浅笑着,只说:有兴趣了?

    “是不是姓杨?”

    钦慕问了声,眼神里也有了些光。

    “你怎么知道?见过了?”

    温如暖好奇的问道。

    “是,见过了!”

    钦慕不自禁的低笑了一声,这么说来的话,所有的事情就说得通了。

    这个男人是为景晴而来,那副不把别人放眼里的傲慢劲,现在钦慕在想起来,倒是真不一般的公子哥。

    “可是他看上去不过二十三四岁。”

    “二十四,他祖上是荣城,但是后来好些年都没人再回来过,这次回来啊,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温如暖继续说着,钦慕听着听着就低下了头,又看着自己的画纸。

    “这些事我也是听张总说,具体也不是很清楚,对了,我最近想去查下妇产科,有空一起去吗?”

    钦慕又好奇的看向她:“去那里干嘛?”

    她从来没去查过那个,除了生孩子的时候。

    “你说呢?你婆婆就没问你二胎的事情?你就不想给欢欢再添个妹妹或者弟弟?”  温如暖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别有深意,钦慕脸上清冽的气质却更加冷冽了。

    她又低了头,无奈的浅笑了一声:“我又怎么知道自己将来生下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她心里是生气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生男生女,她也不想管自己生男生女,但是想到跟冯芳华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大她就烦心倒是真的。

    温如暖也听出她这话里的问题,不自觉的就问出那句话:“跟你婆婆吵架了?”  “那我不敢!”

    钦慕听后笑了笑回答。

    她哪里敢跟冯芳华吵架?她只希望冯芳华别太跟她计较,她真的很喜欢冯芳华宽慰她懂她的那些个瞬间,本来从巴黎回来后前几天冯芳华对她生气很容易解释,但是后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冯芳华还是没有从心底里把她当自己人,一出点事情就各种找她的问题,甚至要她发誓什么的。

    她都可以忍,但是今天中午之后,她真的是忍无可忍,她不要脸,从法国跑来跟她创业的那些人也有必要那么忍受冯芳华吗?还有就是冯芳华真的有必要,有资格对她的同事,那样的羞辱?

    “可是你现在心情不好跟你婆婆有关系?”

    温如暖问道,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关心,想要替她分担她心里藏着的事情。

    钦慕才又放下了手头的铅笔,有点绝望的笑了一声:“我在想,如果是我自己的妈妈对我说那种话,——或者我早就发飙了。”

    可是还没有这样的机会。

    “看来的确是吵架了,不过你们既然现在搬出来,你就看开点吧,至少她爱你女儿。”

    钦慕还只是笑了笑,想到欢欢在冯芳华怀里哭着叫妈妈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已经知道害怕,恐惧,往后他们这个大家庭的相处

    有些事情,真是越往后越是不敢想。

    哪怕穆熠宸为她搬去公寓,但是她一旦想起难搞的婆媳关系还是有些头疼。

    她觉得自己很难适应,还是自己不够努力。

    她不想迁怒到任何人身上,她想她一定会努力做好的。

    后来欢欢睡午觉醒来,温如暖又陪着她玩了一会儿,看着她怀里抱着的芭比娃娃好奇的问了声:她很喜欢这个芭比?睡觉都抱着。

    钦慕看向那只芭比,习惯性的沉默。

    她能怎么说呢?简单的一句那是孩子的外公送的?所以孩子格外的珍贵?

    可是她不想说,半个字都不想提,关于那个男人。

    听说他最近在外开会,好像到了年底各种事情忙的不可开交。

    钦明珠跟张汝佳倒是好几天没有找她的麻烦,是因为偷拍她设计稿的事情被她发现所以紧张了?

    可是那母女,不出几天就会又折腾,按照惯例是这样。

    想起那天去找赫连好碰巧张汝佳去检查妇科,又想到后来赫连好说故意整张汝佳的事情,不自禁的靠在墙边低笑了声。

    在床边坐着的一大一小都去看她,钦慕发现有眼神在自己脸上才又收起那个有点坏的笑,转而又问:这么说你是真的打算要孩子了?

    “嗯!其实我以前也怀过两次,但是都没要,这次应该不会了。”

    温如暖抱起欢欢在自己腿上,虽然欢欢很快就从她腿上滑下去跑掉。

    钦慕不喜欢深究别人的心事,只点了点头。

    想来这种事情是哪个女人也不愿意的,流产对身体伤害是一回事,一条小生命的到来太突然,但是离开的又那么

    一个女人怀孕了,如果有能力,都想把孩子生下来。

    “这次是他提出的,而且以我的身体状况,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怀上,所以就先要着吧,毕竟,——我其实现在也很想要个孩子了。”

    温如暖突然想,就算有一天自己一无所有,至少还有个孩子。

    哪怕是母女相依为命,但是至少有个依附,就有活着的动力,就有未来。  “得,晚上还得应酬那些大佬,我也不打扰你工作了。”

    温如暖说着背起旁边漂亮的小包包站了起来。

    钦慕一边送她一边继续跟她聊着几句,后来等温如暖走了钦慕还站在工作室门口吹着冷风。

    这天下午她一直想找那位男同士道歉,但是又怕太刻意让他更难受所以就一直没有行动。

    十六点钟的时候穆熠宸忙完赶了过来,看着在一楼自己玩耍的小女儿就走过去一把把她捞了起来,看着她有点幽怨的小眼神担心的看了她一眼:怎么?谁欺负我们家小公主了?

    欢欢没说话,只是看了看大家。

    穆熠宸便也跟着她看了看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是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两三个一组正在讨论着什么,好像都挺忙的,难道是因为女儿被忽略?

    穆熠宸没多想,抱着她上楼去找钦慕,结果他们俩前脚上楼,那些人后面就停下工作瞅着楼上。

    有不满却又不敢发威,毕竟他们只是设计室的工作者,原本以为穆总好说话的人,但是今天接触了他母亲之后,他们决定以后还是小心点跟穆家人相处的好。

    钦慕听到有人跑进来就知道是欢欢,并且还知道肯定穆总来了。

    欢欢每次有穆总保驾护航都会跑的格外欢快。

    “妈咪,爸比来了!”

    欢欢跑过去通知她一声,钦慕忍不住笑起来,眼神里都是宠溺,又朝着门口走来的穆总看了一眼:忙完了?

    “嗯!”

    他答应着,走到她身侧去,看着她正在画着的图,然后又问:今天女儿好像不太开心?

    钦慕抬眼去看他:“怎么这么说?”

    “刚刚在楼下不太开心。”

    “你不会是怀疑我的人欺负我女儿吧?这个我可以保证,绝对不可能。”

    钦慕摇着头认真的回答。

    “那么就是有其他事了?”

    只是穆总洞察秋毫。

    只是才刚过来就敏锐的察觉到女儿不开心这事真的好吗?

    “可能是中午睡醒后还有点不太清醒吧。”

    钦慕便找了个借口,心想着还是不要告诉他冯芳华来的事情,难道是因为这个所以同事们故意跟欢欢疏远?

    如果是那样,那她可得好好地跟那些人说道说道,大人之间的事情迁怒到小孩子身上可不好,尤其是迁怒到她的宝贝女儿就更不行了。

    穆熠宸看着她又认真的画图又看了她会儿,后来就抱着他女儿:“我带欢欢去买菜,晚上想吃什么?”

    “嗯,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

    吃饭的人哪有脾气啊?而且他煮的饭她一点都不需要挑剔,因为他知道她的口味,知道她的一切习惯。

    嗯,他们分明也领证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她感觉他们好像已经生活在一起好些年了。

    想起小时候两个人在巴黎的情景,那些个遥远到已经无法触及的岁月里,两个小孩都被监护人看管着,但是却都偷偷地在彼此的心里种下了一颗不起眼的种子。

    那里种子如今早已经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并且已经茁壮到别人无法干涉。

    他们终于按照心里的想法跟彼此在一起,哪怕有些小小的不如意。

    是的,虽然她不敢拥有,但是她还是妄想过的。

    那时候小小的她,多么渴望他能爱她一辈子。

    那是一个又伟大又不切实际的梦想,到现在她也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能一辈子,但是至少迈出了第一步。

    穆熠宸抱着欢欢出了工作室就把欢欢放到自己脖子上骑着,拉着欢欢的一双手往卖菜的地方走去。

    这条街道很僻静,虽然不宽敞,还铺满了古老的青石,但是走在这里的的时候会感觉很厚重。

    经过中午的那家餐厅,欢欢下意识的对穆熠宸指了指那里面。

    “要去那里?欢欢饿了?”

    穆熠宸抬眼,只是欢欢听着他的话后摇了摇头,然后又什么都不说。

    倒是店里老板正好走出来,因为穆熠宸跟钦慕来过两次所以也认识了,上前跟他打着招呼,还逗乐了欢欢,说起中午发生的事情。

    穆熠宸后来又扛着女儿继续去了买菜的超市,只是那家餐厅老板的话却被他放在了心里。

    果然她还是学不会跟他说出实情。

    他大概知道她是担心他跟冯芳华闹僵,他又何尝想?

    这个世界上最不想跟冯芳华闹僵的就是他,不过早从他选择追随钦慕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时候冯芳华跟穆子豪何尝愿意他去巴黎?也还好那时候穆倾心还在家,老两口才不至于那么放不下他。

    想到穆倾心那丫头,她也该回来了吧?

    买菜的时候看着欢欢在吃店主洗的圣女果他便安心的去选购,顺便给穆倾心打电话。  那头好久才接起来,还懒洋洋的:“哥!”

    “还没起?”

    “闲的整天睡觉,嘿嘿!”

    那头的声音依旧有气无力,却又透着俏皮。

    “今年过年回来过。”

    他淡淡的一声,并不废话。

    “怎么了?家里发生什么事?”

    “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就不回来了?这个家你不准备要了?”

    穆熠宸皱着眉问她。

    “那当然不是啦,只是嘛”

    “二十七你嫂子的时装秀你必须回来,如果二十七上午我看不到你,会立即叫人把你抓回来,明白?”

    那头像是愣住了,他也没再多说,直接挂掉,然后又回头看了眼那丫头,因为是刚刚来的水果很新鲜,所以他的宝贝女儿竟然一颗颗的吃上瘾了,一直站在那里不走,并且吃的下巴上都是汁液。

    那双漆黑又翘长的睫毛更是迷人,一双眼睛,瞳孔又黑又亮,一心只扑在那个简单的盘子里的圣女果上。

    仿佛第一次吃到这样的人间美味。

    所以穆熠宸最后也挑选了一些,并且付钱的时候也没让人找零就抱着孩子拎着东西走了。

    欢欢还没吃够,但是外面太凉,所以穆熠宸帮她擦干净手没让她再吃了。

    晚上回到家一个在煮饭,一个在沙发前面的地毯上坐着,两只手担在茶几上画图,一个在旁边玩玩具看动画片。

    欢欢偶尔的时候会抽一张妈妈的纸撕着玩,她觉得很有意思,等钦慕累的肩膀发酸抬眼的时候

    转眼就看到旁边的小女孩在撕纸,并且还撕成了一条条的。

    哈哈,她是得多无聊?

    “欢欢,你是不是很无聊?”

    钦慕低低的问她,像是很随意的跟女儿聊个天而已。

    欢欢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然后突然捧起桌上的纸条往她脸上扔过去。

    钦慕

    为啥她闺女现在越来越俏皮了?

    哈哈,好吧,她喜欢这样的欢欢,然后把纸条用手从地上扫起来,撕得更碎然后又给女儿扔回去。

    “啊!”

    欢欢高兴的两只手想去抱那些碎纸屑,却只抱住了自己的胸口。

    然后看着那些纸掉到自己的脚上还后退了两步,仿佛是想要跟这些纸亲密接触,又怕把它们踩脏了。

    穆熠宸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地毯上的纸屑,瞬间皱眉。

    钦慕还在认真画图,欢欢已经又悄悄地抽了一张想要继续撕,不小心看到老爸站在不远处,立即又把那张纸又轻轻地放了回去,还用洁白的小牙齿咬着嘴唇,似乎是怕嘴里漏气啊。

    穆熠宸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是笑出声。

    心想都说撕纸真的会有助于大脑发育吗?

    关键是,万一撕了她妈妈的图纸,怎么办?

    显然正在工作的人早就想到这一点,所以把画好的图早早的就放在了另一边。

    后来吃饭的时候钦慕才放下手里的笔,修长的手指一动突然就有点扭住了的感觉。  穆熠宸看着她,放下筷子就去摸她的手,帮她按摩。

    欢欢坐在他们对面看着,看着穆熠宸给钦慕按摩手指。

    钦慕抬眼就看到女儿那双大眼在盯着她的手,然后吩咐了一声:欢欢,吃饭!

    欢欢看她一眼,像是不大稀罕理她,继续盯着她的手,被爸爸的手在揉着呢。

    钦慕被她看的想从穆熠宸的手里把自己的抽出来,只是办不到。

    穆熠宸给她按摩了好一会儿,又搓了一会儿才放开。

    后来这顿饭吃的颇为安静,穆熠宸也没提冯芳华的事情,似乎这件事也就这样翻过去了。

    很多事情都是不了了之,到底对对错错,或者说能忍多久,谁也不知道。

    后来钦慕盘腿在沙发里继续画图,欢欢爬到沙发上去,突然去拉她的衣袖。

    钦慕好奇的低眸看着身边的小女孩拉过她的手,然后抱着她的手轻轻地给她捏着。  那一刻钦慕心里突然的柔软,好像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欢欢一边帮钦慕捏手还一边看着钦慕,还是咬着小嘴唇,那亮晶晶的眼睛似乎再问钦慕有没有觉得很舒服。

    怎么会不舒服呢?钦慕对她笑笑作为答案,欢欢立即也笑开。

    钦慕看着欢欢那双眼睛仿佛在说妈妈,我捏的好还是爸爸捏的好?

    “我们欢欢最棒了,都会给妈妈按摩了是不是?”

    钦慕捏了把她的小脸蛋说着。

    欢欢得意的笑,还算矜持,然后又放开她的手走了,一副已经得到好评终于可以弃置不管的表情。

    钦慕

    只能理解女儿捏了这么会儿就累坏了的事实。

    穆熠宸后来坐到沙发里,欢欢就爬到他的腿上去,让他陪着看了会儿动画片,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穆熠宸一边抱着欢欢一边担忧的看着他老婆,心想这阵子大概得给这个女人进补了,不然她非要累垮不行。

    而且他们也得减少床上运动,否则她体力也吃不消,一想到这里他就想到年后,他得补回来的。

    晚上她迟迟的不舍的放下画板,抱到被窝里打算继续,穆熠宸直接帮她拿开,压在她身上,漆黑的眸子望着她:还记不记得在医院的时候说要给我的补偿?

    “嗯?你在说什么?”

    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钦慕此时躺在他身下的眼神就是这个意思,她一个字也听不懂。

    穆熠宸气的低头咬她:现在想起来了吗?

    “我要是修不好这幅图,任务就会累积到明天,然后一天又一天,过阵子我得忙死的。”  “你现在就已经忙的老公都不认了!”

    穆熠宸伤心地提醒。

    “还不是你昨天让我在家陪了你一天的缘故?”

    “所以今晚就打算这么应付我了?”

    他低沉的嗓音问她,问完就轻轻地去问她的下巴一侧,又去吻她的耳沿。  钦慕被吻的有些发颤:穆熠宸

    “叫老公!”

    “嗯,老公!”

    “说你要补偿我,嗯?”

    他低哑的嗓音继续一边舔着她的耳后,一边怂恿,蛊惑。

    可是可是吧

    “你想怎么?”

    她难受的问他,现在被他撩的,只想快点让他进行。

    他在她耳边低喃,邪魅的眸子望着某处,眼内火焰骤升。

    第二天上午去工作室后钦慕先去了趟办公室,本想放下东西就下楼去开会,却没想到在办公桌上收到一张白色的请帖。

    那是一张很精致的请帖,注明地点是am。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偷生一个萌宝宝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婚后霸占娇妻豪门闪婚之专业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