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 穆总要的补偿(9)
    钦慕想不通那位杨少为什么会给她送请帖,但是她还是跟温如暖一起站在了am最豪华的宴会厅里。

    说来这里两个人也算是常客,但是却还是有一种陌生感。

    尤其是钦慕,看着里面纷纷扰扰,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个格格不入的人。

    尽管低调却不失贵重的礼服穿在身上,她依旧不想迈开步子走进去。

    “准备好了吗?”

    倒是温如暖,早就见惯了各种陌生的嘴脸,习惯在这些嘴脸面前扮演着某个角色,突然回头看着一旁的钦慕柔声问了一下。

    钦慕回头,跟她对视,只是浅浅的一笑,然后跟温如暖一起提着长裙走进人群。

    分明不是主角,但是却能走出主角的气场来。

    分明无疑夺人眼球,甚至不怎么施粉黛,却已经成为全场的焦点。

    那位杨少跟钦明珠还有景晴站在一块,看到钦慕跟温如暖来的时候不自觉的笑了声,眼里玩味十足:还真是倾国倾城啊!

    温如暖的一举一动都跟景晴一样经过训练的,甚至每个眼神都知道用在哪里最合适,在这里游刃有余,薄唇浅勾,内双的眼稍微一弯,又因为不长这样出现在普通人的聚会上,所以叫今晚这些公子哥都大开眼界。

    至于钦慕

    杨少还记得前几天在钦慕工作室见钦慕的时候,她还是一身舒适的浅色衣服套在身上,一头长发不修篇幅的拢在一旁,这会见面,她仿佛耀眼的女王,眼里没有任何人,又好像装着天下。

    眼神好像很难从这个女人身上移开。

    钦慕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微微示意,走过去之后放下手里的布料,只微微点头:杨少!

    “感谢两位大美女给这个面子!”

    杨少说着从过来的服务生里拿过一只杯子寄给温如暖,又拿一只给了钦慕,跟那天见的那个二十三四岁的男孩子完全判若两人。

    钦慕接过酒杯的时候多看了他一眼,然后往他旁边看去,景晴站在他左边,自然是架子十足,那强有力的气场肯定压的很多人都透不过气来,包括在场的温如暖。

    但是钦慕却只是微微一笑:景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景晴没想到她会这么打招呼,原本就因为她不怎么好看的脸此时更加不好看了。

    “景小姐?听说你们小时候住在一个院里的,而且不是好姐妹吗?”

    杨少低眉看着钦慕,又看向景晴。

    钦明珠站在另一边,屏着呼吸静静地等着看好戏,脸上的表情很保守。

    倒是温如暖,不自觉的抬了抬眉看向那个挑事的男人。

    “你大概还不了解你眼前这位钦小姐,她可不喜欢跟任何人做姐妹的。”

    景晴轻声解释着,笑起来也是很轻蔑。

    看着钦慕的眼神,更像是有着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却又稍微隐藏了些。

    钦慕微微一笑,没再多说。

    “是吗?我倒是觉得钦小姐挺好相处的。”

    杨少一直谁也不得罪的口气,但是又几句话把景晴气的脸色发白。

    “既然杨少那么喜欢钦小姐,那么不如追来试试啊?相信以杨少的度量肯定也不会在意她未婚生女这种小事吧?”

    景晴突然笑了一声,话说出来也多了讽刺。

    周围有几个人好奇的竖着耳朵听着,周围原先聊的很热闹的都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他们这边。

    偌大的宴会厅里,此时像是陷入尴尬。

    “我记得那天去你工作室的时候好像看到个小女孩,哦,对了,听说那是你跟宸少的宝贝女儿?好像穆家长辈也很喜欢那个女孩。”

    “是!”

    杨少很客套的继续跟她聊着,并没有被景晴的话左右。

    钦慕看他那态度,便也坦然回答。

    温如暖看着眼前几个人的表情,总觉得有些讲不通,但是此时也不适合去跟钦慕分析这个,就一直礼貌的站在那里。

    景晴转身直接瞅着杨少几秒,然后气的绕开他就往外走去。

    杨少微微侧头,看着景晴走后无奈的皱着眉笑:这女人真麻烦,不过我老子一定让我追她,你们说我这么年轻怎么追她一个快三十岁的老女人?

    不仅是钦慕跟温如暖,钦明珠的表情更是夸张的吓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不过我觉得我们几个可以做朋友,我们都一般大吧?”

    杨少突然又孩子气起来。

    钦慕

    温如暖也觉得这男人真的太特么双重人格了。

    钦明珠在他旁边站着,所以他一伸手就搂住她的肩膀,把钦明珠吓的抬手在胸口,缩着肩膀望着他,脸色发白。

    看来这位大少爷还是对荣城的事情知道的少了一些。

    不过他既然知道的很少,为什么一回来就去她那里找她定做礼服呢?

    她转眼看向周围的人群,那些人也有的再看她,还有的再窃窃私语,钦慕知道自己在荣城的名声早就在大家心里各有定论所以也懒得管,只是看着这些所谓的小姐们少爷们,她竟然根本不认识几个。

    哦,她认识钦明珠跟景晴。

    早就知道城里年轻一辈也是分门派的,但是她还是第一次有这么深的感觉。

    听说这位杨少的家里有在京都当官的,为什么要来跟景家攀这门亲戚?

    “我先去看看景小姐到底去干什么去了?要是我爸爸知道我让她生气估计得收拾我,哦,忘了告诉你们,我爸爸是她爷爷的学生。”

    杨少说着笑笑就去找景晴了,留下钦慕跟温如暖两个傻子一样互相对望着。

    钦慕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景峰?

    毕竟景峰的在那条路上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有老爷子给他铺路,现在检察官这个职位只是刚刚起步而已,以后景家的男主人是景峰的,而那些个关系链也会都到景峰手里,——原来人家的父亲是景家老爷子的学生啊。

    钦慕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早点跟穆熠宸打探一下,说不定穆熠宸知道的会更多,她也不至于现在傻子一样。

    “傻眼了吧?哼!”

    钦明珠不太待见钦慕的样子瞅了钦慕一眼,然后骄傲的去找别的姐妹聊天。

    “钦明珠也是个奇葩啊,她还得这么蹦跶多久啊?”

    温如暖皱着眉问了声,看着钦明珠那一副小祖宗的模样总觉得这孩子需要被教训教训。

    “最近她父亲在京都,她更有的折腾了,等着吧。”

    钦慕轻笑了一声回答,觉得钦明珠早晚得出事。

    “温小姐!”

    很快温如暖身边就被围了很多人,找她签名的,合影的。

    钦慕便想走,却是被一个女孩子给拉住了手。

    “钦慕,不认识了?我们幼儿园的时候可是在一个学校的,那时候穆熠宸放学早就总去幼儿园看着你,现在你还被他管着吧?”

    钦慕嘴角抽搐了一下,幼儿园

    幼儿园的事情她真的记不清了。

    “肖艳你说的什么话,什么叫钦慕被宸少管着,分明就是钦慕管着宸少好吗?你看宸少自从她回来之后可曾在跟什么女人来往过?”

    另一个打趣。

    大家都互相挽着手臂,跟好闺蜜一样。

    “就是啊,不过真不是我们说你啊钦慕,你回来之前宸少多么潇洒的公子哥啊,比这位杨少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一回来他连个女人都不敢碰了。”甲女挤兑。

    “是啊是啊,以前他跟景晴好的时候,景晴都没那么管过他。”乙女也说。

    钦慕

    温如暖本来正在跟影迷合影,听到这话之后也下意识的看钦慕,不过钦慕的表情虽然精彩倒是也没生气的样子。

    “哎呀,瞧我们真不会说话。”

    “抱歉,我去个洗手间!”

    钦慕不想跟她们唠嗑,看了眼应付自如的温如暖,温如暖跟她眼神交流后她便转身去了洗手间。

    然后在路上就听到那段话。

    “听说景晴以前跟宸少在一起的时候还去医院打过胎。”

    “到底是谁怀了宸少的孩子?现在怎么是这个钦慕弄着个孩子来找宸少呢?原本的正室不是景晴吗?难道景家就这么让自己的女儿便宜宸少睡了?”

    钦慕站在拐角处,听着那边抽着烟喝着酒在聊天的几个女人说话。

    真的只是无意间,但是那话,特别的刺耳。

    宸少跟景晴睡过?

    怎么可能?

    “别说了,那个女人在偷听。”

    突然那聊天的女人朝着她这边看了眼,然后说道。

    钦慕不自觉的觉得好笑,却只是走了过去。

    “偷听?怕偷听就小点声,怕偷听就找个没人的角落,在这里不就是说给大家听的吗?”

    钦慕冷笑着问了声。

    “你,别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要不要我把那边的话筒拿过来让你向全场的人说明我我怎么血口喷人?”

    钦慕凌厉的眼神盯着她,现在真的是什么女孩都敢在她面前造次了啊?

    她虽然平时不惹人,但是绝不好欺负好吗?

    三个女孩一听她那话,立马就惹不起的样子:我们走吧,懒得理她。

    “就是,一个荡妇得意什么,我们走。”

    荡妇?

    哈!

    钦慕看着走在边上的那个女人,然后双手抱住自己的手臂,之后稍微伸脚。

    “啊!”

    三个女孩一起倒下是什么画面?

    钦慕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惨叫的三个女孩,被她绊倒的那个下意识去抓身边的女孩,那女孩本来就穿的裹胸白色小礼服,被她抓着后面背上唯一可以抓的地方,趴下的时候,那个女孩直接胸都露了出来。

    一下子场面混乱起来,大家齐刷刷的朝这边看过来,等她们三个昂起头想要呼救,再看大家吃惊的眼神,尤其是中间那个看到自己搂着的胸立即就抬手捂住,然后大叫了一声:啊

    钦慕笑了声,然后转身去洗手间。

    杨少不在,倒是景晴自己靠在洗手间里面的台子前抽着烟,那样子,倒是有点被迫堕入凡尘的仙女的气质。

    烟雾缭绕,景晴看着她低声问了一句:抽一根?

    钦慕走过去,景晴眼神犀利的看着她,然后从包里掏出金属烟盒,打开在钦慕面前。

    钦慕便拿了一根,虽然不太懂牌子,但是看上去就很名贵。

    “原来你会抽烟!”

    过了没几秒,看着抽烟很自如的钦慕,景晴皱着眉问了声。

    “哼!以前偷偷学过!”

    她笑着说,一只手抵着另一只手的手肘,那只手夹着烟在肩膀旁边,性感的手指轻轻地挥了挥吹出来的烟雾。

    那姿势仿佛很娴熟。

    景晴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却是下一刻就又把烟放在嘴里抽了一口,手上有点颤抖。

    钦慕看她一眼,也不说话。

    她们之间,已经不需要言语都知道彼此心里在想什么。

    钦慕知道自己办不了景晴,景晴也知道有穆熠宸在,她就办不了钦慕。

    “听说你们又从穆家搬出来了?”

    景晴过后又问了句。

    “嗯!这里面有你的不少功劳吧?谢谢你让我们一家三口有搬出去的机会。”

    “什么意思?”

    钦慕武打有所谓的说完,听到景晴问什么意思的时候才又轻轻一笑,只是半垂着的眸子里敏捷无疑。

    “我们两个之间,还需要装傻充愣吗?如果不是你,谁敢爆穆熠宸的女人?又有谁敢曝光景家大小姐?”

    钦慕转眼看她,眼神敏锐的叫景晴快要压抑不住怒气,还好手里有烟,烦透了快要发飙前景晴就抽烟。

    “老实说,其实这种事做的越多,穆熠宸会越烦。”

    钦慕抽了几口之后就觉得有点不舒服,瞅了眼那还冒着烟火的烟蒂,一边走到垃圾桶那里去把烟蒂碾灭一边对景晴漫不经心的提醒。

    “你这算是提醒?还是跟我炫耀你跟他的关系?”

    “我需要炫耀吗?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我的。”

    “你我说过他是谁的,现在下定论未必太早。”

    景晴的脸色再也控制不好,手也抖的更厉害。

    钦慕又回过头去,却只是双手环抱着臂膀,垂着眸子看到自己刚刚绊倒那个说她荡妇的女人的脚,笑着轻声说:景晴,我觉得到此为止是你最明智的决定,到此收手他还是你的朋友,亦或者你所谓的青梅竹马。

    “我若不呢?”

    景晴有些被激坏了。

    “若是不,那穆熠宸翻脸起来,恐怕十个景峰也挽回不了,彻底失去这个朋友亦或者再也没办法相见,权利在你自己的手里。”

    钦慕有些严肃,但是很从容,沉稳。

    “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

    景晴听到那些话之后更是气的喘气都有点发抖,她从来不容人质疑她的,可是现在

    “我没资格教育你,我只是在提醒你,这是第一次,也会是最后一次。”

    钦慕说着又抬眸望着景晴,看到景晴气的快要发狂她便转身走了。

    而景晴,在她转身出了洗手间的门口之后抱着自己的手放下抵着洗手台沿,长颈努力的伸直。

    后来经理上来找她:钦小姐,总裁在楼下等你。

    钦慕正跟温如暖还有一个还算温婉的女孩聊天,听到这话之后两个女人立即对她说:快去吧!反正这儿也没什么好玩的。

    嗯,那位杨少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钦慕看那样子知道也不用跟主人家告辞,就跟经理下了楼。

    却是在楼下见到了杨少,正跟穆熠宸在同一包间里喝酒呢。

    并且,还是穆总坐最重要的位子,杨少这位衣锦还乡的大少爷竟然还是在下面坐着。

    钦慕进去后尴尬的笑了笑,下意识的问了句:什么情况?

    “妈咪!”

    在沙发那里站着玩的欢欢听到妈咪的声音立即就回过头,确认是妈妈后就去找她。

    钦慕低头看着欢欢过来立即抱起来,走过去刚要坐下的时候杨少还给她拉了把椅子。

    钦慕有点心肝胆颤,却只得笑笑从容的说了声:谢谢!

    “嫂子客气!”

    杨少笑说,在她抱着欢欢坐下后才又回到自己的位子。

    钦慕看着他们俩:你们俩早就认识?

    “宸少是我学长,以前我还跟他打过篮球呢。”

    钦慕

    “我也是刚知道他回来,正巧你说在这里参加一个趴,我就打电话叫他过来一起喝一杯,没想到你参加的那位杨少的趴就是他。”

    钦慕

    “呵呵!”

    “小嫂子,多有得罪,请一定不要放在心上。”

    杨明客套的跟她道歉,这次倒是比较像个正常人。

    钦慕也只得笑了笑。

    “那天是景晴叫我去你工作室的,她答应我只要我替她办了那件事,就不为难我跟她约会,她说你一定会抓住赚钱的任何机会,怎么会知道你竟然拒绝的那么直接,所以我就只得办了今天这场趴,其实就是给父母看的,看我跟景晴关系暧昧的照片而已。”

    “都说女大三抱金砖,你可以试试啊。”

    钦慕玩笑道。

    “小嫂子你可别跟我开这玩笑,先不说她为人,就她那心,也早已有所属啊。”

    杨明说着下意识的看了眼穆熠宸,尴尬的扯着嘴角笑了笑。

    钦慕也抬眼看穆熠宸,突然想起那几个女孩说景晴为他打胎。

    特么的,这种谣言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终止?

    又或者永远都不会停止?

    晚上回家后钦慕哄欢欢睡了回到房间:这个杨明是不是家里很厉害?

    “嗯!他爷爷跟外公都是上头大有作为的人,虽然现在退休了,但是人脉也都还在。”

    钦慕听了后忍不住点了点头,到他那边去在床边坐下,随意的往他怀里一趟。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抚着她的头发,也望着那处的灯光。

    “这位大少爷啊,是多重人格,在我面前是一种人格,在聚会上又是另一种,在你面前,还是另外的样子。”

    钦慕说着抬眼看向穆熠宸。

    “你以为你只是一重人格?”

    穆熠宸问她。

    “难道不是?那最多双重。”

    “傻瓜,每个人都有很多面。”

    穆熠宸那么说着,好像是位老师在讲给自己的学生听,钦慕情不自禁的听的入迷了,迷上了给她讲课的老师。

    情不自禁的就那么一直看着他。

    “那你呢?”

    钦慕突然想,你穆总恐怕才是那个人格最多的人吧。

    “我?你还不知道?”

    穆熠宸稍微侧身,温暖的眼神看着怀里的女人。

    “我恐怕知道的还不够。”

    钦慕想起那些女人说的话,忍不住酸起来。

    “嗯?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哼!”

    钦慕听他说完就不愿意搭理他了,转头去背对着他。

    “也不怕叫下去!”

    穆熠宸也侧身搂着她,抱着她咬她的耳朵。

    “啊!”

    钦慕下意识的往下一挣扎,正好她躺在床沿,所以就不小心失去重心掉到低下去了。

    穆熠宸立即抬头去看地上。

    钦慕扶着自己的老腰,拧着眉头大吼:穆熠宸你混蛋?

    穆熠宸突然坏坏的笑开,然后把手放到地上去。

    他的手指上戴着戒指,他好像很喜欢这枚戒指,自从戴上就没在摘下来过。

    钦慕就那么看着,不多久眼睛就变的晶莹了。

    “你干嘛整天戴着戒指?不觉的难受吗?”

    钦慕后来压在他胸膛上问他,灯光柔了。

    “你又不想戴了?”

    他问。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够珍惜,你没看过那个电视剧吗?那个男人的老婆帮他买的戒指,他洗澡干活的时候都会摘下来,怕被磨损了。”

    “戒指不怕磨损,而且被磨损的戒指更有价值。”

    在他来说,摘下戒指来才是对这段婚姻的不重视。

    其实钦慕本来也只是想要逗逗他让他紧张,却没想到被他说的她自己紧张起来。

    “你现在说话都带有教育意义了,好困!”

    钦慕突然从他身上滚下去,却没想到还是没有成为独立的一个人,他立即粘着她随着她一起翻了身,在她身上压着,抵着她低声道:这就困了?正事还没办。

    “嗯!就让我休息一晚!”

    穆熠宸发现钦慕都没发现这两个晚上他都是速战速决有点伤心,不过看她最近真的很累,只能忍着今晚不要她。

    只是没想到她睡着的那么快。

    穆熠宸后来起床打了个电话,远在非洲的秦特助说过年前一定赶回来,让他拍个领导能力强一些的过去,他是不打算再回去了,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穆熠宸放下手机后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看着微信里有景晴发来的信息,是她醉倒在趴上的照片。

    当意识到她可能会出事,他几乎立即就打电话给了景峰:你去am接你妹妹,她喝醉了。

    挂断后又立即给酒店打电话:景晴在楼上喝醉了,立即派人过去照顾她,记住,景峰不到你们别撤。

    工作人员立即就到了那个超大的宴会厅,只是里面人物复杂,有不少已经喝多了,但是他们好几个人在找,就是没找到景晴的人影。

    主管立即给穆熠宸回电话,一边吩咐大家继续找。

    “总裁,景小姐不在宴会厅了!”

    “查监控,封锁地下停车场跟酒店正门口。”

    穆熠宸看那张照片应该还在他们酒店里,但是她到底到哪儿去了?

    监控里不到五分钟就找到景晴的人影,她正在洗手间里抽那种特别的烟。

    景峰去到酒店后看到洗手间里在抽烟抽到忘记自己是谁的女人立即把她的烟夺走,一只手抚着她一只手捏着烟仔细看了一眼,立即把烟拿到洗手盆那里弄碎了冲掉,然后抱着景晴就往外走。

    工作人员都吓坏了,景峰转头对他们说了一声:今晚的事情一个字也不准说出去。

    大家都知道景家少爷跟他们老板的关系,自然没人会说出去。

    只是刚刚景晴坐在地上,靠着墙边抽烟抽的好像连自家是谁都不知道的样子实在是叫人担忧。

    那莫非抽的不是普通的烟?

    现在已经只剩下猜测,而且景峰跟穆熠宸也不让走漏风声,作为工作人员,拿工资吃饭的他们也就没再多想,各自回各自的地方去了。

    而那个宴会厅里此时还是喧嚣不已。

    景峰直接把景晴带回了公寓,赫连好半夜醒来看到沙发里躺着的女人不自觉的皱了眉:她怎么了?

    “喝多了!”

    他只淡淡的一声。

    赫连好走过去看着景晴的确是醉醺醺的样子不自觉的心里叹了一声。

    “麻烦把客房的空调打开好吗?今晚让她先住这里。”

    “好!”

    这赫连好能说什么,妹妹住哥哥家一次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何况现在喝成这样,扔出去估计也找不到景家的大门了。

    还有就是这样回去的话,景家老爷子还不知道又要怎么折腾,说不定又会把景晴喝醉的事情怨到穆熠宸或者钦慕身上。

    之后景峰很晚都没睡着,倒是赫连好很快就睡下了。

    后来天没亮赫连好就听到外头有争吵声,她被吵的睡不着,自己床上的男人也不见了,再仔细一听,原来是那兄妹俩再吵。

    “你为什么会染上那种关系我可以不管,但是从今往后你要是再给我碰一下”

    “你要怎样?你能拿我怎样?”

    那兄妹俩互相怒视着彼此,谁对谁都不服气。

    赫连好本来还想去拉架,但是从门缝里看到那情形后就没敢进去。

    只觉得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让那兄妹俩这么吵。

    “我能拿你怎样?我最多就是告诉爸妈,告诉爷爷,让他们知道,他们最爱的景家大小姐竟然是个瘾君子。”

    景峰恨的咬牙切齿,他怎么会想到他的亲妹妹竟然会染上那种东西。

    外面的赫连好听完更是吓的脸色苍白,惊的抬手捂住嘴,半点声音不敢发出来。

    “我是抽那个,当我压力大没处发泄的时候我能怎么办?你们要的是好孙女,好女儿,好妹妹,而这几个我统统都不是,我只是一个爱上了穆熠宸的女人,我只是一个在特殊环境里长大的女人,我只想要得到我的爱,为什么你们都不把他给我?”

    景晴大吼着,歇斯底里,豆大的眼泪就那么飘了出来,她愤怒,她发疯,因为她唯一的秘密也被发现了。

    她昨晚喝多了,钦慕跟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就受不了了,正好有抽的朋友在,那就一起啦。

    不知道后来那个朋友怎么走了,她反正醒来的时候就在她哥哥的公寓里。

    “哥,你把熠宸还给我好不好?他最听你的了,你让他回到我身边好不好?就像是曾经那样,哪怕是逢场作戏,好不好?”

    景晴突然激动的上前去抓住景峰的睡衣袖子,悲痛万分的祈求景峰。

    景峰却是无奈的叹息,他知道他妹妹陷得很深,但是到这时候他才知道过去他酿成了多大的货。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给她希望,也许现在她就不至于痛苦的抽那种东西。

    “哥,我求你!”

    “小晴,他不爱你,从来不爱!”

    景峰抓住她的手腕,在她悲痛万分快要绝望的时候轻轻把她手腕上缠着的那个镯子给往后推了推,那道伤疤还在那里很明显。

    他无奈的轻叹,眼眸就那么静静地望着那个疤。

    当年,就是为了这个疤,他让穆熠宸帮忙照顾景晴,以帮景晴在娱乐圈打通人脉为借口,他本以为或许还有希望,穆熠宸会发现景晴的好,也会忘记在巴黎的钦慕。

    但是他没想到,他简直太天真了,穆熠宸对钦慕的感情早已经深不可测,而对景晴的帮助,穆熠宸从来都只当是在报恩。

    景峰突然笑了一声:小晴,或许是我的错,但是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为什么?哥,为什么?”

    “穆熠宸跟钦慕已经结婚了,欢欢也马上三岁,他们还在计划要第二个孩子。”

    “那我呢?我算什么?”

    景晴问他,突然失魂落魄的笑了笑,松开了景峰的手臂退回床边去坐着,伤心欲绝的问他。

    “杨明不好的话,我们再找别人?属于你的缘分终归是跑不了的。”

    “我这辈子,只认穆熠宸,生死都只认他。”

    景晴虽然这阵子答应家里相亲什么乱七八糟的,但是那都是哄长辈们开心罢了,她心里从未想过跟除了穆熠宸以外的任何人好。

    “告诉我,抽这种东西多久了?”

    景峰后来低声问她。

    景晴已经平静,听到那话之后只是垂着眸看着自己细瘦的手上:“几个月。”

    或者是从知道钦慕跟穆熠宸已经结婚的事情开始的,她看着钦慕回来的时候还能勉强保持冷静,甚至知道钦慕跟穆熠宸有孩子的时候她都承受住了,但是当知道他们俩已经领证的时候,她整个人就颓废了。

    她虽然在撑着,虽然不停的跟自己说这不是结果,但是心里却又有个声音在说失败。

    景峰突然笑了一声,她不用细讲,他已经清楚。

    “我去找他!”

    景峰突然转了身。

    只是当他出门的时候却看到站在门外堵着他的女人。

    “你要去找谁?”

    赫连好问他,目光有些冷漠。

    “这件事你别管。”

    景峰意识到赫连好可能是听到了,但是他依然不想赫连好掺和进这件事。

    “所有的问题都在你妹妹这里,不在穆熠宸跟钦慕那里,你去找他们有什么用?难道因为你妹妹一个人,所有的人都要违背自己的良心活着吗?”

    景峰抬眼看她:这件事你真的别管。

    “我偏要管!”

    赫连好执拗的说,张开着双臂拦着他不让他出去。

    景峰正头疼呢,只觉得身边一道风经过,再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

    “赫连好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哥?”

    景晴怒气冲冲的出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赫连好的脸上。

    赫连好被打的嘴角流血,下意识的抬手捂着自己被打肿的半边脸,只觉得这个世界可真荒唐。

    景峰看到赫连好脸上的伤本就又心疼又生气,景晴回头来又告状:哥,你根本就不该跟这个女人结婚,她啊!

    景峰也是一巴掌落在了景晴娇嫩的脸蛋上,当即景晴就被打的眼花缭乱,没站稳跌在了地上。

    赫连好也被景峰的一巴掌吓了一跳,不过她可不觉的景晴可怜,只是突然小腹有些疼痛。

    景峰在她倒下之前接住了她,她昏昏沉沉的说了一声:可能低血糖。

    她的脸色煞白,突然气息也有点不稳,景峰只是顺手想要去把她抱起来,手摸到她大腿根的时候觉得湿漉漉的,当再抬起手来,脸色比赫连好还要白。

    赫连好突然就晕了过去,景峰充满杀气的眼神朝着地上那个狼狈的女人看了一眼,是失望过后的痛恨,然后立即抱起赫连好就往外跑去。

    景晴看到地下的第几血也被吓到了,手上还捂着自己的脸,却是紧张的要死。

    景峰疯了似地开着车送赫连好去医院,赫连好靠在他怀里昏死着,白色的皮椅也变了颜色。

    他们俩刚打算要孩子其实,或者该说是他在要,赫连好还在犹豫。

    但是现在看来,赫连好是怀孕了。

    只是

    他不敢往下想,只是一个又一个的红灯被他闯了过去,造成的车祸,追尾他都没办法管,只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当他到了医院门口不管能不能停车就直接停在最接近门口的位置,下车后立即跑到另一边去打开车门把她从里面抱出来。

    本来早上的她就穿着浅色的睡衣,此时她的屁股上,腿上,早就被染红。

    “快!快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