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 穆总要的补偿(10)
    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要下雪。

    ——

    “你到我公寓来一趟,景峰不在,我有点不舒服。”

    钦慕收到赫连好的微信就丢下穆熠宸离开家,下着大雪她开车到了景峰跟赫连好所住的小区,公寓楼下几个人正在对着楼上指指点点,她闻着烧焦的味道吓的立即往上跑,公寓里着了大火,她惊吓的往里跑着并且大叫:“小好,赫连好?”

    她看到沙发上躺着一个穿着女装的人,她认定那就是赫连好,于是立即跑了过去。

    只是沙发里躺着目光如炬的女人,不是赫连好。

    景晴突然抓住了她的脖子,然后一把刀子狠狠地插入她的胸口:钦慕,你去死吧!

    她突然从睡梦中醒来,坐在床上,一双杏眸空洞的望着前方。

    等她好不容易回过神,等她终于记起这是在她们的公寓里,钦慕才气息不再那么紊乱,但是景晴拿着刀子插入自己胸口的那一幕却迟迟的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一场梦,费尽全身的力气!

    她又虚弱的躺在床上,想起梦到赫连好的房子着火就想给赫连好打电话问问,只是当她去摸手机的时候听到欢欢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妈妈,起床啦,爸爸叫你去吃饭。”

    欢欢跑进来,用力的抓着床单想要爬上去。

    傅缓放弃了打电话的念头,只是侧过身去轻轻地摸了摸床沿上还在努力伸腿往上爬的女孩的头发。

    后来她洗漱好跟欢欢一起下了楼,穆熠宸已经准备好早饭,看着她眼里无神不自觉的上前去,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问:怎么看上去有些疲倦?

    “可能是做了一晚上梦的原因吧,整晚上在梦里都在画图。”

    穆熠宸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宠溺的搂着她的后脑勺压着她到自己眼前,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

    钦慕静静地接受他这种方式的安抚,吃过早饭后穆熠宸带着欢欢去了公办楼,钦慕去工作室继续开会,画图,做衣服。

    杨倩茜到她办公室去给她送咖啡,顺便问她:“雷诺设计师让我问你前两年你设计的几款畅销时装可不可以拿到t台上去展示。”

    “可以!”

    钦慕手里握着笔画图的动作停下,稍稍抬了抬眸,考虑几秒后作答,然后又抬眼看着杨倩茜:你觉得我们需不需要请位明星来助阵?

    “如果有的话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杨倩茜开心的说。

    钦慕点了点头,正要继续画图的时候旁边的手机响起来,是景峰的号码,她迟疑的接了起来:“喂?”

    “慕慕,我流产了!”

    赫连好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那么的悲痛欲绝。

    楼下正在忙碌的同事看着她行色匆匆的跑了出去,然后就开着车走了。

    杨倩茜也不解,她只是接了个电话,然后一声没说就走了。

    等她到了医院,去到病房看到早已经哭的眼眶通红的女人,立即就心疼的跑了过去。

    赫连好看着她的时候刚刚止住的眼泪也又流了出来,却是什么都没说,钦慕刚过去,她就痛苦的抱住了她,却只是把脸深深地埋在钦慕的身上。

    赫连好不太会那么大哭大叫的,但是她的痛苦却很难隐藏,尤其是此刻。

    景峰还站在边上,看着赫连好抱着钦慕难过的身体颤抖他才知道赫连好现在有多排斥他。

    赫连好甚至都不想他靠近,却抱着钦慕渐渐地小声抽泣起来。

    病房里明明有三个人,却依旧显得特别的冷寂,那哭声虽然不大,却像是钝刀子一样戳在大家的心里。

    钦慕知道这种时候什么话都是多余的,只是手轻抚着赫连好的后背让她不至于那么僵硬。

    景峰有点受不了的点了根烟,烟味很快就被两个女人闻到,钦慕才抬眼去看他,想要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她甚至都没来得及跟赫连好庆祝赫连好怀孕的事情,怎么就突然流产了呢?

    景峰也看了她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他的沉默,让钦慕不自觉的联想到景晴。

    早上那个梦,到底是因为自己跟景晴,还是因为赫连好跟景晴?

    钦慕不清楚,后来赫连好累的睡着了,钦慕才走出去,他就靠在墙根站着,有些颓废的抽着烟。

    仿佛只是几个小时间,就让他憔悴苍老了不少。

    “你能给我个解释?”

    “说来话长!”

    钦慕找他要解释的时候他说道。

    “是说来话长,还是不敢说?”

    钦慕怀疑景晴,所以并不跟他客气。

    景峰听到自己妹妹的名字又看向她,然后有点烦闷的抽了口烟:这件事你别管。

    “如果今天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你,我才懒得管,可是那是我在荣城最亲的姐妹,你让我别管?”

    “她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

    景峰一生气,冷声提了一句。

    钦慕

    走廊里突然安静起来,两个人就那么站在彼此的一侧,钦慕觉得自己的身子突然很冷,心里也凉透了。

    “为什么你不怪你妹妹太自私太任性?为什么你明明知道一切却还说是因为我?就因为她们俩一个讨厌我,一个喜欢我?”

    走廊里后来又响起了绝望的询问声。

    钦慕失望的看着他,她知道他心里不是不明白,但是他的心恐怕早就被亲情给蒙蔽了。

    “刚刚说的话我全都收回。”

    景峰抽着烟淡淡的说了声。

    “不必!”

    钦慕倔强又敏捷的眼神看他一眼,转头又回了病房里。

    钦慕根本就不在意景峰说什么,闺蜜的男人,可以说是朋友,也可以当做不熟,这种关系最不值得生气。

    只是她希望景峰是个明事理的人,不是一时,而是一时。

    都说难得糊涂,她想,有些事情最好一辈子都别糊涂。

    后来她一直在陪着赫连好,在她病房里画图。

    赫连好醒来后看到她在低着头画图有些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你工作了?最近你这么忙。

    “跟我说客套话?”

    钦慕责备的眼神看她,把画笔跟纸都放在了一旁。

    “刚刚景峰去帮你买了些红糖,我给你泡了一杯在保温杯里,你现在起来喝一点。”

    钦慕说着,站起来扶她坐起来。

    “其实流产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我也不至于像是林黛玉那么虚弱。”

    赫连好的声音还是很没力气,那会儿打了麻醉针所以她才一直犯困。

    “那你现在怎么躺在床上,面无血色?”

    钦慕扶她起来坐之后去帮她打开保温杯倒了一杯红糖水。

    在这个冬天,在这个时候,喝上一杯热腾腾的红糖水应该再好不过了。

    景峰还是很细心的,他后来又给景晴打电话但是景晴没接他便回了公寓去看。

    “今天早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会突然流产?”

    钦慕站在边上看着她喝水的时候问了声。

    赫连好垂着的眼睫微微一颤,嘴边蔓延着苦涩的笑意。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怀孕,作为一个妇产科大夫,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怀孕。

    她忍不住想笑,但是想到景晴,她却彻底笑不出来了。

    “景晴好像抽那种东西,景峰发现后早上跟她吵了起来,后来我听到了,所以就”

    赫连好把事情的经过跟钦慕说了一遍,钦慕有些腿软的又坐在椅子里。

    “她真是没救了!”

    钦慕低喃了一声。

    “她何止是没救,她的性子变了很多,以前还会表面上装装,现在”

    赫连好说不下去,只是咬着牙根。

    她想起自己刚刚失去的那个小豆芽,她甚至以后都不想再去面对景家人。

    至于景峰

    或者他们一开始就不该在一起,或许她就不该跟他去领证,即便是领证也不该跟他在一起。

    “对不起!”

    钦慕看着赫连好突然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说出这三个字。

    “对不起?”

    赫连好疑惑的问。

    “嗯!虽然有些话不好听,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不是我在你们中间,或者你跟景晴也不会到今天这么难看的地步。”

    钦慕这时候其实很自责,她虽然对景峰说那些话,但是她心里知道,这事跟她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以她的性子,我永远都不可能跟她是一条心的,只要我不跟她站在一起,那么我们早晚都要决裂,只能说,现在促使我们俩这么快决裂的人是你而已,然而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另一个人推动今天的事情。”

    赫连好握住她的手说道,她突然低了头,因为她摸到钦慕的手指关节一侧是硬的。

    “你最近是不是一直在画图?”

    赫连好忧心的问。

    钦慕情不自禁的去拥抱她,自己流产了还有功夫关心她。

    “小好,早点养好身子,然后我们一起怀孕好不好?”

    钦慕发自肺腑的说道。

    赫连好无奈的笑了一声:“嗯!”

    流产的事情是给赫连好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但是还不至于让她悲痛到发狂。

    她突然觉得,或者这个孩子根本来的不是时候。

    即便她曾难过到颤抖,但是此时她却早已经冷静下来。

    其实赫连好现在不着急再怀孕了,她只是不想钦慕太担心。

    钦慕跟景峰一起陪她出院,赫连好也没再问景晴的事情,只是回去后刚被景峰放在床上就对钦慕说:早点回去吧,你也还有事情要忙,我已经没事了。

    “好,那有事随时联系我。”

    钦慕看了眼刚刚站稳的景峰对赫连好低声说道。

    “嗯!”

    赫连好微笑着答应,钦慕便转了头,只是走到卧室门口又突然回头看着病床上还是失魂落魄的女人:好好,你记得,你在我心里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第一时间跟我联系,否则我会很伤心。

    “知道啦!”

    赫连好被她突然那么正式给吓到,之后了解她的用意才又点点头答应着。

    钦慕这次没再回头,只是出去后被冷风一吹,感觉自己心里像是被扎了根刺。

    而且是很粗的刺。

    第二天早上的微博话题是景晴抽烟。

    景晴正在家跟老爷子还有父母大人吃早饭,一直在看手机,越看手越抖的厉害,后来老爷子跟景贤宗还有她母亲都疑惑的看着她,只见她突然将手机拍在了桌子上:该死!

    老爷子被这一声惊的仰了头,景晴站了起来,二话没说就走了。

    “拦住她!”

    景贤宗立即吩咐了一边站着的两位阿姨。

    “小姐!”

    两位阿姨向来都怕景晴,但是这个家里谁是大家长她们还是清楚的,只能照话去办。

    “我上楼也不行吗?我去打个电话也不行吗?”

    景晴转身看着饭桌前那三位长辈,激动的快要哭出来,声音有些颤抖。

    “你的手机没带!”

    景贤宗看了眼饭桌上她那里放着的手机。

    景晴立即转身回过去拿了手机然后才又不甘心的上楼去。

    老爷子不自觉的皱着眉: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网上又有什么不干净的新闻?去找找看看。

    老爷子一发话,阿姨立即就去找手机看新闻了。

    最后在微博里发现了那个敏感话题。

    老爷子一听更是脸色苍白:“岂有此理!”

    “这事情除了我们自己家人应该也没别人知道了吧?”

    景晴的母亲问道。

    “怎么会?还有给她那脏东西的人。”

    景贤宗立即说了一声,目光如炬。

    景家老爷子更是气的直拍桌子:把这个人给我扒出来,我绝饶不了她。

    景贤宗跟景晴的母亲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有些忧心老爷子的手段,也担心女儿的事情被暴露。

    毕竟这关系着景晴未来的事业发展,而且她还没结婚,要是这事被证实是真的,以后谁家还愿意娶他们女儿?

    景晴上了楼后就给经纪人打电话,经纪人那边电话早就接到手软了,一大早都是些八卦娱乐杂志来问他景晴抽的烟是不是有问题,他一个个的解释着,解释的嘴皮子都干了,现在景晴又来兴师问罪,他简直想骂娘又只能忍着,谁让景晴家世他得罪不起呢。

    早上钦慕跟穆熠宸窝在沙发里刷微博,准确的说是钦慕在刷微博。

    穆熠宸无意间看了一眼,眼眸一滞,随即又垂下望着自己手上的戒指,长睫遮住了眼内所有的神情,无法猜测他的在想什么。

    钦慕也没说话,她就在他怀里看的,她想他是明白的。

    欢欢站在茶几旁喝酸奶,看着爸爸妈妈窝在沙发里不理她有点小伤心,赶紧抱着酸奶走到他们中间去,一扭身子就挤了进去。

    穆熠宸跟钦慕所有的小心思都被这个突然挤进来的小女孩给推开了。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顶,欢欢就用脑袋使劲的顶他的手掌心。

    钦慕稍稍挪动给女儿足够的空间,静静地看着他们父女闹。

    后来她去了工作室,赫连好给她打电话:慕慕,你告诉我今早微博上景晴的热门话题是不是跟你有关?

    “是!”

    钦慕坐下后一只手接着电话一只手去拿旁边放着的一沓画纸。

    “景峰怀疑是你干的,我怕他找你麻烦,你有个心理准备,先挂了。”

    赫连好还在床上没有下地,靠在床头跟钦慕聊着电话听到脚步声立即小声叮嘱了一句就挂断了。

    钦慕没时间多做解释,不过她也不喜欢多做解释。

    钦海明一回来便把她约到了一家私家菜馆去见面,一个并不是很大,却像是有些年了的馆子。

    两个人在一个雅致的包间里坐着,钦海明还是西装革履,面上还算可亲和蔼。

    钦慕一向的对着他笑不出来,只是钦海明让她点菜的时候她就点了菜,让她喝茶的时候她也没客气。

    包间里一直有种让人马上就要尴尬的寂静。

    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在这里多余。

    “一阵子不见瘦了很多,听说你最近在忙着准备一场秀?”

    钦海明望着对面坐着的女孩缓声问道。

    “嗯!”

    钦慕低声回答,喝进嘴里的茶,尝着淡淡的没什么味道。

    整个房间的装修都很复古,像是古代时候的样子,就连旁边那暗红色的高级隔断,都很老沉。

    钦慕偶尔观察包间里的装潢,偶尔低头看着手里的茶杯,有一根茶叶棒在杯子上面飘着,她突然想起来,以前妈妈说茶水上面站着一根茶叶棒就是家里要来客人的意思。

    嗯!她跟穆熠宸的家里要来什么客人吗?

    钦慕情不自禁的去走神,因为如果不这样,更尴尬。

    钦海明看她的茶杯里少了一半就又抬手去拿着紫砂壶帮她倒满,然后低声问她:我这次去上面开会还听他们说起来你。

    “我?你们这样的人说我做什么?”

    “他们的家眷大多是时尚圈子的人士,听说你是简俨的徒弟他们都觉得你很棒。”

    钦海明低声说着。

    钦慕嘴角微微动了下,只是想笑的时候,苦涩却先蔓延到了嘴边。

    他们

    又是怎么知道她的呢?

    不是全世界都忘记他还有她这个女儿了吗?

    怎么在那里又有人知道她了?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去看他,眼神里带着些埋怨跟猜疑。

    钦海明却只是笑着望着她,听到敲门声就说了一声:请进。

    钦慕便也从他脸上移开了眼神,对进来送菜的大叔礼貌的点了点头:谢谢。

    大叔并不说话,放下菜后只是也跟她笑笑然后又对钦海明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尝尝他们家的手艺怎么样。”

    钦海明低声说了句。

    钦慕有点饿便也拿起了筷子。

    她有时候觉得筷子跟她画图用的笔差不多硬,但是有时候又觉得硬多了。

    比如现在,竟然觉得硌得握笔的肌肤疼。

    “虽然工作要努力,但是也别忘了照顾自己的身体,嗯?”

    钦海明继续关心道。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看他一眼,却是没再顶嘴。

    她突然想到钦明珠说他让张汝佳在家里给她准备了房间,他既然还有想让她去那里的幻想,她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她打算以后都不再跟他对着干。

    正如冯芳华说的,他应该会是穆熠宸以外,在荣城最能给她支持的人。

    钦海明见她今天格外安静,还带着点乖巧心里也舒服很多,他让司机去接她的时候最担心的不是她拒绝,而是她来了之后跟他针锋相对。

    “最近跟穆熠宸那小子感情怎么样?景家那丫头没再缠着他吧?”

    钦海明又问道。

    “嗯!”

    钦慕答应了一声,想起了微博话题的事。

    钦海明留意到她眼眸点的锋芒,不自觉的咪了眯眼:慕慕?

    钦慕抬眼看他,有点没搞明白他干嘛突然叫她。

    “吃菜!”

    过会儿那位大叔又来上了一菜一汤,钦市长并不会点一大桌子菜随便挥霍,在这方面他看上去还是很节俭的。

    她又何尝不知道钦海明身上并不是一无是处,否则他又如何当的上这一市之长。

    可是幼年造成的伤害太大,现在他在外人眼中依然是外表光鲜的男人,是体贴的老公,疼爱女儿的父亲,更是高高在上的领导者,因为他是在妻子死后才又续弦。

    钦慕后来几度吃不下去,后来硬是把饭塞进嘴里用力的咀嚼,咽下去。

    她告诉自己,已经是个幸运的人!

    吃完饭她安静的又上了他的车,跟他一同坐在后面,两个人一个坐一边,司机认真的开着车,车厢内鸦雀无声。

    后来到了她工作室,好像里面三个人全都舒了一口气。

    钦慕赶紧打开了车门:再见!

    钦慕下车前低声说了句,然后才下车走人。

    钦海明看着她挺直着后背往里走去的倔强背影却是不自觉的笑了一下,那笑容里还带着赞许。

    “有没有发现这丫头变了些?”

    “始终是亲人,怎么可能一直那么冷冰冰的呢?尤其是大小姐骨子里又随了夫人的温婉得体。”

    司机说着。

    “嗯!在求上进方面,慕慕也的确比明珠要出席的多,姐妹俩差不多大,但是一个却还在家游手好闲,一个却已经开展自己的事业。”

    钦海明点着头,不自觉的评价。

    “二小姐就是被您跟太太给宠坏了,不,二小姐其实还是小了些。”

    司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即改正。

    “唉!你跟我,还需要这么小心翼翼?我不在这段日子,这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偶然间好像听说二小姐到大小姐的工作室,牵扯了什么偷拍设计稿的事情,不过小姐跟太太说话一向不让我们靠近,所以也听不真切。”

    司机慢悠悠的说着,钦海明却是被这话给吓了一跳。

    “明珠当真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来?”

    “我也没听清楚,您还是当我没说吧。”

    司机有点害怕,毕竟他还要混饭吃,也怕张汝佳再找他麻烦。

    钦海明皱着眉叹了一声。

    腊月二十七是钦慕的秀,二十六的时候她接到冯芳华的电话让她去家里一趟,钦慕看大家都在忙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就小声问:妈,可不可以过了明晚?

    “你现在就给我立即过来,不,你直接到机场好了。”

    钦慕

    天已经快黑了,她又开车去了机场。

    停好车后她便立即到了接机处,看着冯芳华紧张的站在那里,不停的搓着手仰望着里面。

    钦慕下意识的往里看了看,这时候机场的人还是不少,但是不知道冯芳华等的是哪一个。

    “妈!”

    钦慕过去后胆战心惊的叫了一声。

    冯芳华扭头看着她紧张的模样没当回事,皱着眉问了声:怎么现在才来?

    “路上有点堵车。”

    这正是下班最拥堵的时候,她已经尽量避开拥堵的路段用最快的速度过来。

    但是也不知道这接的是哪号大人物,还要冯芳华亲自来接机。

    “倾心那丫头说好六点到,怎么六点半还没到?”

    冯芳华一边张望着一边说道。

    “穆倾心?”

    钦慕听到那名字下意识的问了一声,本来就忙的晕头转向的她突然有点晕。

    冯芳华没理她,只是又掏出手机来给穆倾心打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妈!”

    “你下飞机了?在哪儿呢?我跟你嫂子在接机口等你呢?”

    “妈,对不起,我临时有点事情,只能等明天晚上回去了。”

    “什么?”

    钦慕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只是看着冯芳华突然跌落的表情猜测着,穆倾心突然变卦了。

    “妈,明天我带人回去给你看,他今晚回来,说让我在家等他,妈?妈?妈?”

    冯芳华气的把手机塞到包里,生气的往外走。

    钦慕只好拔腿跟上,什么都没弄明白。

    “有本事就再也别回来!”

    一向骄傲的冯女士在到停车场的时候突然掉了眼泪。

    钦慕

    “你去忙你的吧,我回去了。”

    冯芳华说。

    钦慕

    站在门口看着冯芳华上了穆家的车子后她还有点发楞,想了想一边往停车场走一边给穆熠宸打电话:是不是你妹妹说要回来又不回了?妈好像哭了。

    “你在哪儿?”

    “机场!不过我马上回工作室了,你带欢欢去老宅吧。”

    钦慕一边走一边说。

    “我知道了!”

    穆熠宸带着欢欢都要到公寓了,又打拐往穆家宅子去了。

    工作室附近的一个空置的大房子被钦慕租下已经重新装潢,并且搭上t台。

    模特们早已经就位,简俨还帮忙请了巴黎著名的男歌星跟女模来助阵,但是简俨没有亲自过来了。

    小美说他最近也很忙,钦慕本想简俨的身子好了就让他过来,但是想了想就没再多说。

    好在杨倩茜还算激灵,顶替小美的工作也做的很顺利,其余人都是老伙伴自然所有的事情都看似忙的有点混乱,实际上却是井然有序。

    t台后面搭起来的临时更衣室,设计师都带着助理在帮着模特改服装,钦慕一回去后就立即也加入了这场忙碌中。

    从去年过来跟简俨办秀到现在,真的整整一年了。

    仿佛没人有时间去感怀,只是努力的投入工作里。

    穆熠宸带着欢欢回到穆家的时候刚好冯芳华回去坐了没两年分钟,果然是眼眶通红。

    穆熠宸在路上已经给穆倾心打过电话,无非就是那个男人想出差回来立即见她,他能明白那男人的心思,因为他也是个男人,但是看到自己的母亲为了那边难受的红了眼眶他又生气妹妹没有自己的主见。

    “少爷回来了!”

    “嗯!”

    老两口听到门口的声音都朝着门口看去。

    “爷爷,奶奶!”

    小欢欢好像已经忘记那天奶奶跟妈妈吵架的事情,现在又开开心心的一进屋就迈着小短腿跑去找他们。

    冯芳华听到孙女的声音立即低了头,侧着脸赶紧把眼泪擦干,然后又笑起来。

    “奶奶不哭!”

    欢欢本来是投进爷爷的怀抱,但是看到奶奶眼泪婆娑后立即又到她怀里,抬起小手帮冯芳华擦眼泪。

    “对不起,那天吓着我们欢欢了。”

    冯芳华看着眼前的可人儿立即抬手摸着她的小脸蛋,然后又抱在自己的腿上,难受的亲了亲欢欢。

    欢欢早已经忘记那天的事情,只是不停的擦冯芳华的眼睛下面。

    穆熠宸站着看了两眼,然后在旁边的单个沙发里坐下。

    “倾心恐怕是等着明天带她男朋友一起来见你们,就晚一天而已。”

    穆熠宸对冯芳华说。

    “她不回来才好!”

    冯芳华执拗的嘟囔了一声,骄傲的昂了昂下巴。

    “她真不回来您又要骂她没心没肺不是?”

    穆熠宸说。

    冯芳华被他一句话堵的难受,抱着孙女看着他说:你突然过来干什么?

    “还不是我老婆吓的命令,让我回来安慰您。”

    穆熠宸无奈的回应,那样子好像在说您以为没有领导下命令我会主动回来?

    “她说什么你就听什么啊?”

    冯芳华又瞪了他一眼。

    “妈,我们能心平气和的说话吗?别吓着欢欢好吗?”

    穆熠宸说着又低眼看冯芳华怀里的小女孩。

    冯芳华一听这话果然立即沉默了。

    穆子豪在旁边坐着一直没说话,直到冯芳华突然委屈巴巴的闭了嘴。

    “不是让你来哄你妈妈开心的?你这是让她开心呢还是生气呢?”

    穆子豪对他提出质疑。

    穆熠宸

    之后穆熠宸陪着冯芳华跟穆子豪一起吃了晚饭,虽然吃的不多。

    后来欢欢被冯芳华哄着去睡觉,穆熠宸便跟穆子豪聊了两句就起身离开了。

    冯芳华再下楼的时候看到儿子已经不在家里不由的心里一空。

    穆子豪低声说着:去陪老婆加班呢!

    冯芳华冷哼了一声:这小子是典型的娶了媳妇忘了娘。

    穆子豪帮她倒了杯花茶:“他媳妇让他孝顺你,不是一样吗?”

    “怎么一样?差远了!”

    冯芳华埋怨着,心里却不是不明白这个理。

    想起这几天钦慕忙的要死还被她拉到机场去白跑了一趟,其实她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

    但是更多的时候她都让那些事情随着时间的前移而选择忘记了。

    “明天儿媳妇的秀,咱们俩一起带着欢欢过去看。”

    “你确定?”

    冯芳华不太确定的看着穆子豪。

    “怎么?你可别告诉我你不喜欢。”

    穆子豪瞅着她,眼里却全是宠溺。

    “你是不是又想看那些漂亮姑娘了?才故意说陪我去看?”

    冯芳华瞅着他反问了一句。

    穆子豪愣了两秒突然笑出来:“孙女都那么大了,你还吃这份醋啊?”

    “我要吃一辈子呢。”

    冯芳华嘟囔。

    穆子豪搂住她的肩膀:“傻瓜,这辈子我有过别人吗?”

    冯芳华瞅着他没再说话,之后低了眉,想着穆熠宸说的那番话,想着钦慕对她逆来顺受的情景,想着明天晚上的秀。

    穆子豪轻轻地搂着她,不希望她总是跟钦慕斤斤计较,倒是希望她能对女儿那样对钦慕,多给钦慕一些宽容,因为穆子豪心里明白,他们儿子认定了那个人,他们既然要接受,就该彻底的接受,否则一辈子这么长,真的太难熬。

    工作室那边因为一直在忙所以根本就没人发现穆总已经到了。

    钦慕坚持要在她工作室这里举办这场秀,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便由着她。

    虽然场地不一样,但是一下子好像回到一年前,她工作起来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好像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严肃认真。

    后来还是跑来跑去的杨倩茜先看到了他,他依靠着门口抽着烟,并没有往里。

    杨倩茜往里看了看,钦慕还在忙,便过去替她招呼:穆总!

    穆熠宸稍微侧脸,月光搭在他的长睫,他却没看里面的人。

    “我们钦小姐正在里面工作,您要不要进去坐坐?”

    杨倩茜看着他的眼神里有些紧张跟小女孩式的崇拜。

    穆熠宸没跟她说话,只是把烟扔在地上碾灭,然后双手插兜走了进去。

    杨倩茜转头看着他往里面走,心内有些凉意,但是却没埋怨,只是转身跟着他后面。

    “钦小姐,穆总来了。”

    穆熠宸走过去之后就在旁边的一张简单的椅子里坐着,并没打算打扰她,直到杨倩茜过去替他传达了一声。

    那声音里,好像带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快乐跟激动。

    钦慕正捏着模特身上一块布料,两唇之间抿着一根很细的针,听到声音后下意识的转头看自己背后,只是一瞬间的怔愣,心是暖的,但是很快便一只手拿下嘴里的针淡淡的问了一声:不是让你去老宅了吗?

    “嗯!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穆熠宸说了声,对她浅浅的一笑。

    杨倩茜在旁边看着,一时尴尬,想了想就低着头又跑开了。

    穆熠宸一直看着钦慕,钦慕当然能看懂他看她的眼神,便也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又继续去工作。

    外面银色的弯月高高的挂着,照的夜空都亮了,好像在预示着明天将是个不错的好天气。

    现在已经陆续有外地的时尚达人都到了am入住,钦慕这场秀可以说是蓄意待发,势在必得。

    外面静悄悄的,工作室那边开着灯,厨房里有个娇小的身影在忙碌着她认为最重要的事情。

    穆熠宸后来忍不住点了根烟,有几个会抽烟的闻着烟味都看他,穆熠宸知道他们大概也想抽,就把自己的烟给分了。

    “这里全是易燃物,你们都小心点。”

    钦慕也不好多说什么,累了抽烟抗压这事都是简俨带的头。

    简俨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烦闷了就会点上一根,所以简俨带出来的人也都这德行。

    有个巴黎来的女同事,特别无拘无束的,衣服领子都被她撕扯的有点大了,抽着烟让模特转圈给她看的时候特别像个大姐大。

    “穆总,喝杯奶茶暖暖身子吧。”

    又过了几分钟突然有个有点发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钦慕好奇的转了头,杨倩茜捧着一杯奶茶在穆熠宸一旁站着,举着奶茶杯等他接。

    周围听到这话的人也都不解的看过去,杨倩茜却只是温柔的微笑着,很无害,很善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