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 穆总要的补偿(11)
    穆熠宸也抬了抬眼,却只是望着她手里还冒着热气的奶茶杯。

    下一秒——

    “我不需要,给你们钦小姐吧,另外既然你这么有空,不妨每人都泡一杯来。”

    穆总垂下眸子,冷漠的提醒。

    众人

    钦慕敏锐的眸子悄然垂下,心里虽然起了疑心却只是又回头去工作。

    “这”

    杨倩茜有点为难的看着手里的奶茶又转头看向钦慕,眼里的神情一下子有些失望,又有些艰难。

    “我也不需要,你自己喝吧!”

    钦慕淡淡的一声回答,已经又埋头工作。

    杨倩茜

    手里的奶茶一时之间好像成了烫手的山芋,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再看大家看她的眼神,她更是立即委屈的眼泪都要掉出来。

    杨倩茜想着自己不过就是去替穆熠宸泡了杯奶茶,为什么大家突然又对她这么冷漠的眼神?

    人家一个大老板来这里陪他们加班,他们不是该表示表示吗?

    但是现在大家俨然一副她犯了罪的架势,她想起自己初到这里被排挤的时候,心里一阵慌乱。

    后来穆熠宸找了张闲置的沙发,把上面放着的衣服往旁边随便放了放就靠在了里面,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钦慕在工作的正脸,他不自禁的笑了声,拿出手机来对准她。

    等大家累的都要瘫痪,钦慕抬眼看到坐在沙发里浅睡的穆熠宸心里一动,随即想要直起腰来却突然听到自己的后背跟一些关节咯吱咯吱的响起来,僵硬的脖子都好半天才抬起来,还得一只手用力的捏着。

    低头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时间显示下半夜三点了,她不得不喊停:不早了,大家都去睡吧,明天中午早点吃饭,然后过来集合。

    大家一看手头的活都忙得差不多,还得为明天打起精神,便放下手头的活走了。

    钦慕去穆熠宸身边坐下,沙发里还堆放着一些布料跟被丢弃的衣服,她稍微转头,穆熠宸正好靠在她的肩膀上。

    钦慕一下子不敢乱动,却是僵硬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不自禁的浅笑了一声,钦慕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眼眸突然闪过敏锐,想起杨倩茜来,后来没顾得上她,当再一抬头,看到杨倩茜正在打扫卫生她才又有了恻隐之心。

    “倩茜,你也回去吧!”

    钦慕虚弱的声音对她说道。

    “那你们呢?”

    杨倩茜正在扫地,听到那话后侧脸看过去那一男一女,男的靠在女的肩膀上睡着,女的有些倦容却还很得体不迫。

    “我们等下也回了。”

    钦慕柔声说着,对她笑了笑。

    “那好吧,你们回去路上也慢着点。”

    杨倩茜说着便把扫把拿到一旁去轻轻地放下,然后拿了门口挂着的外套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的回头,那时候钦慕已经侧着脸再专注的看着穆熠宸,手指轻轻地点在他的鼻子上。

    杨倩茜发现自己的心在动,那种动,像是有根刺扎在自己的心里才迫使的。

    夜深暗无边,钦慕本想把他叫起来一起开车回去,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跟他一起倒在了那张不算很大的沙发里。

    后来整个房子里都安静了下来,两个人躺在里面,其中一个却很久无法入眠。

    钦慕心里明白,杨倩茜是留不得了,这个女人看上了她老公,那种像是小女孩崇拜大男人的眼神,看似没什么紧要,实际上她要是再留着杨倩茜便是给自己留了后患。

    若说景晴是她的情敌,那杨倩茜若是今后再在她身边,那就是她最大的隐患。

    而她向来是疑人不用,既然已经给过机会又出现问题,好人也不能在继续做下去。

    再晚一点钦慕突然觉得有点凉,便用力的往他怀里钻了钻,微微睁开有看着天空泛着暗光才发现她在外面,并且还被穆熠宸抱着。

    被那一阵阵无情的冷风吹的她难受,情不自禁的吸了吸鼻子。

    “不睡了?”

    她因为疲倦而低哑了的声音问他,手搂着他的脖子,脸紧贴他的胸膛。

    “睡,回工作室睡。”

    穆熠宸抱着她回了工作室,去了二楼的房间后穆熠宸先把她放下,然后去打开空调调到合适的温度,两个人躺在那张睡过好多次的床上又再次进入了梦乡。

    再冷的被窝里大概只要两个人在就会被温暖,所以之后连穆熠宸都睡的很香。

    而早上八点多的时候容城am里早就是最热闹的早饭时候,不止是酒店住宿的客人在吃早饭,城里也有很多爱吃他们早餐的人物来。

    景晴听说来了几位熟人便叫了钦明珠一起出来吃早饭,并且约了那几位熟人。

    早上女孩子的早餐也都很精致,无时无刻不在减肥的她们比其他人显然都讲究的多。

    景晴负责介绍am最有特色的早餐,几位外地来的名媛,时尚圈的达人,还有位不错的女演员都被她说的口水直流。

    景晴一来自然就要了全餐厅最好的位置陪几位外地来的美女吃早饭。

    早餐一上桌女演员便夹着那漂亮精致的小早点吃了一口,入口即化的感觉让那位女演员情不自禁的把那一整个都吃进去,眼里的神情可谓也是丰富多彩。

    “怎么样?没骗你吧?”

    景晴笑着问道。

    “嗯,你们快尝尝,真的很好吃!”

    那个先尝的女演员说了一声。

    另一个是名门里的大小姐,但是看着那早点有糖分便有些犹豫,直到听到那个女演员说好吃,还有那表情,她才不得不拿起筷子来尝了尝,等她细细的咬了一丁点到嘴里,之后又忍不住多咬了一口,然后看向其余人,眼神里也像是百转千回后。

    加上景晴跟钦明珠刚好六个人,凑的超好的一桌,这一早餐也是吃的特别的好。

    早餐过后景晴请客吃早茶,楼上找了个雅间一坐就可以一上午,等大家都先被工作人员带过去后景晴跟钦明珠在外面低低的交谈了几句,然后才又一起进去。

    “其实我挺好奇的,你们几个都是时尚圈的达人,什么样的时装秀没见过,怎么会来看一场刚来国内发展不到一年的的设计师的秀呢?”

    景晴坐下的时候顺便问道,那样子像是只是聊闲话随意的一提。

    “她可不是一位简单的设计师,听说她给国外很多大明星,包括皇室都设计过礼服呢。”

    那位在国内也算是有些名气的女演员说道。

    “而且我记得曾经有篇报道讲过,这位钦小姐还曾给景小姐也设计过礼服,那次你好像还在国外的红毯上抢尽了风头。”

    那位名媛也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她觉得景晴对钦慕好像有些敌意,感觉不知道准不准,她便反问了一声。

    景晴听到这位名媛的话不由的假笑了一下:“王小姐倒是知道的很多,我们荣城的八卦也传到你们a市去的吗?”

    “我只是无聊的在网上随意扫过几眼。”

    这位名媛只浅浅的笑着回复,她跟景晴虽然算是认识,也是长辈们的关系,但是她私下里本也觉得景晴很假,不是很喜欢。

    那位女演员跟两位时尚界地位颇高的女人也都好奇的看着这一场,突然有些被闹糊涂了。

    “景晴姐姐那件礼服是钦慕做的,不过谁说景晴姐姐发光发彩就一定是钦慕的功劳呢?景晴姐姐如果没有姿色跟智慧如何会蝉联两届金马奖影后?而且在钦慕来荣城之前景晴姐姐早就是影后了,所以功劳自然还是因为我们景晴姐姐本身够靓丽,有特点。”

    钦明珠突然说了声,完全忘记之前景晴把抄袭的事情全都赖在她身上的事情。

    景晴听着她这样说的时候自然不开口,矜持的坐在旁边像是一个局外人,只是等钦明珠说完后她才微笑着说:“我这位妹妹啊,从小跟着我屁股后面长大的,就爱奉承我,你们可别听她的话。”

    “我这怎么是奉承?在荣城谁敢惹你景晴?就说是到了外地,到了外国,知道景家的谁敢动你一根汗毛?爷爷非扒了他的皮不可,再说你的容貌跟气质,那就是我们几个加起来也是比不上的啊,其他云云更不能比了就。”

    景晴被钦明珠几句话拍的特别舒服,不自禁的多看她几眼。

    另外几个也都是美人中的美人,又都是在时尚圈有些身份的人,听了这话自然是没人真的心里服气的,却因为那句爷爷扒了他的皮不可所以没反驳的。

    “不过话说回来,人家既然能办的起这场秀,肯定就不会是个普通人,景晴那次的事情撇开,就说她帮那么多明星做过的礼服,那些在演唱会上用过的礼服,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另一位时尚圈有些名望的女士拿着勺子搅拌着碗里的甜汤从容的说起来,眼眸只静静地看着碗里的汤。

    “这话也就是你们这些局外人信,你们忘了她有个多厉害的师父了?你们忘记前阵子微博上的新闻了?恐怕是她师父为了讨好她开心‘替她做的吧’。”

    后面几个字钦明珠说的声音格外大。

    “这位设计师的确跟她师父的关系非比寻常,她师父前阵子来荣城住了很久,一直都在她工作室陪着她,两人经常出双入对,在办公室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景晴怕他们不信,便压着嗓子娓娓道来。

    几个女人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位时尚达人还是时尚杂志的主编,听到这话之后不自觉的垂了眸,嘴巴也微微动了下,似是很不赞同这样的话。

    “听说钦慕是钦市长的大女儿,说起来你们应该是姐妹吧?”

    突然那位穿着白色大衣一直没说话的主编开了口问了句,更是一针见血。

    钦明珠突然就愣住了,完全忘记或许会有人知道这一茬,现在只恨自己刚刚只想着拆钦慕的台,竟然没想好要怎么应对这种刁钻的问题。

    当大家都朝着钦明珠看去,景晴垂着的眼睫微微动了动,然后又抬眼看着她们笑着说:什么姐妹啊,钦慕早就被赶出钦家了,只有钦明珠才是钦家的女儿。

    几个人都不太敢相信,不过她们的确有查到过钦慕的过去史,钦慕的确八岁就到了国外,今年才刚刚回来。

    至于钦慕跟jy的事情她们不清楚,不过倒是很清楚钦慕跟穆熠宸有个三岁的女儿了。

    “听说宸少跟钦慕小姐有个三岁的女儿,并且钦小姐一回来就跟宸少同居,宸少这么聪明的人,总不会要一个品行不好的女孩子吧?”那位姓王的名媛又问了一声。

    “你还真别说,宸少他暂时被那狐狸精迷住了眼睛,还真就有可能一时糊涂认不清好坏。”

    钦明珠说道。

    景晴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沉吟了一声,大家都朝着她看去。

    几位美女都是眼力劲鼎好的人,这时候怎么会还猜不到是怎么回事。

    至于景晴,更是觉得大事不妙,本来觉得大家都相熟,她又有爷爷撑腰所以她是信心满满的前来,可是来了之后这一杯茶还没喝完,她就发现这几个女人完全不站她这队,她想,她是时候亲自开口来说点什么了。

    钦慕上午十点半到了am,因为好几位国内外有名的时尚杂志编辑都过来,还有一些以前打过交道的人,也包括京都的女王杂志主编,跟景晴在喝茶的那位,所以特别过来提前拜访一下。

    却是没想到,一问那位主编,工作人员说正在跟景晴喝茶,钦慕心里边有点不好的感觉了,景晴这时候来请这些人喝茶,无非就只有一个可能,诋毁她钦慕形象。

    还有可能毁了她今晚的秀,所以她怎么能让景晴得逞呢?

    酒店的高管在楼下找到她,立即过去听她差遣。

    “钦小姐!老板已经打过电话,今天我都听您差遣。”

    钦慕下意识的多看了这位高管一眼,礼貌的点头道谢,两个人一起往楼上走去,高管低声问:好久没见小美助理了。

    “她现在在巴黎,一段时间内应该还不会回来。”

    钦慕笑着回复,其实她也有点想小美了,不过还是要以师父的身体为重。

    “原来是这样!”

    高管点点头,跟她并排站在电梯里。

    “今天早上大家都吃过早饭了吗?”

    “有几位跟景小姐一起吃的,其余的都是在房间里,三五成群的多,也有的是一个人。”

    高管回复着。

    钦慕听后点点头,在听到景晴来请吃早饭的时候敏锐的眸光稍微一抬,又拜托道:“麻烦您找工作人员帮我给现在还在客房的贵宾送上午茶过去,顺便帮我准备一份精致的小礼物放在她们的客房里。”

    “好的,今天晚上要派用的车都是按照穆总的要求,全是最高级别的待遇,这个您也可以尽管放心。”

    高管答应着,又跟她说起车的事情。

    “嗯!辛苦你们了!”

    钦慕点了点头,微笑着诚恳的道谢。

    之后钦慕还是去了几位比较有影响力又熟悉的贵宾房间里拜访,有三位三十多岁的美女都聚集在其中一个的房间里聊天,她派人送茶过去正好她们也有了事情做,硬拉着她坐在沙发里一起喝了杯茶聊了会儿。

    等她好不容易拜别了这几位,一出门刚好遇到从茶餐厅回来的王小姐跟京都来的女王杂志的主编,三个人一见面也是一滞,随后笑着打招呼。

    “王小姐,张主编,感谢两位大驾光临。”

    钦慕走上前去,微笑着跟她们客套。

    “钦小姐怎么回来这里?”

    “正好这会儿有点空便来拜访几位远道而来的旧友,听闻张主编跟王小姐被景小姐请了去喝茶所以才没打扰。”

    钦慕柔声说着,眼神里的坦诚跟疏远是成比例的。

    “如果钦小姐现在还有空,不妨我们到房间里聊一聊可好?”

    这位张主编提议,她对钦慕还是有些了解的,她前两年还采访过jy,所以对钦慕很有印象,所以在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钦慕也点点头:“好的!”

    “王小姐有空可以一起。”

    “好啊!”

    王小姐是个喜静的人,但是难得能跟时尚圈的张主编一起,还能跟钦慕一起探讨她再喜欢不过,于是就从容的答应起来。

    三个人去了张主编的客房,张主编坐下的时候说:景晴这个女孩子是心思越来越难以让人琢磨了,以前高冷的要命,想要采访她还需过五关斩六将,现在她却突然来找我们聊天吃早茶。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王小姐也问道。

    钦慕听了张主编的话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王小姐说完之后她忍不住嘲笑了一下,只轻声说:应该是吧!

    大概现在荣城很多达官贵人家都知道景家大小姐跟钦市长的大千金有过节,因为宸少。

    “因为宸少?”

    张主编问。

    王小姐便没说话,只静静地观察着钦慕。

    钦慕眼眸微动,又平静的说:“应该是的,听说我回来之前他们的关系挺好。”

    “汗!景晴也是多想,若是宸少真对她有好感,又怎么会这么多年却连结婚的事情都不提一句,就算是他们要订婚这种事情都是从景家传出来的,而不是从穆家,她真当大家全都被她蒙混啊?”

    张主编早就受够了景晴的大牌,他们杂志有一期想要邀请景晴做封面女王,谁知道再怎么低三下气的邀请都没能请到。

    “其实我也很好奇,早就听说宸少年少时跟钦小姐去国外读书,后来还有了女儿,尤其是前阵子你还住进穆家,为什么你们却没有结婚呢?”

    王小姐也好奇的问了句,如墨的水眸看着钦慕。

    钦慕下意识的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坐在两位洞察力十足的女士面前叫她有点小紧张,尤其是张主编还是杂志主编,有些话她也不敢乱说,下意识的看向张主编:“不知道我们今天在这里说的话,张主编能不能不报道出去?”

    张主编下意识的挺了挺后背,望着钦慕敏锐的眼眸又看向旁边坐着的王小姐,然后大方的一拍手:“好,今天咱们这就当是姐妹间的聊天,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相信你们都已经把我的过往查的一清二楚,知道的我家庭,知道我母亲的死因,我对婚姻没有安全感,所以,一戒定终生这话不知道有没有信服力?”

    钦慕微笑着说完,把自己的手抬起来给两位美女看。

    那枚素戒就那么静静地套在她的手指上,因为日子有些长了,所以像是长在手上那般好看,低调又默契。

    王小姐跟张主编互相看了一眼。

    钦慕其实没说什么,但是她们却决定不再多问。

    “也快到午饭时间了,我也是沾穆总的光,午饭应该会不错,希望两位喜欢,等忙过今晚,两位若是还留在荣城,我愿意作为向导带两位好好地逛逛。”

    “那我们要是想要跟宸少吃个饭呢?”

    张主编突然笑着提出要求。

    “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钦慕看着她们是认真的渴望,便也没推辞。

    虽然心里想着要麻烦穆熠宸有些过意不去,不过夫妻之间大概不要计较那么多的好,毕竟她既然已经麻烦他那么多,也不差一顿饭了。

    “那我们可就说定了,明天中午怎样?”

    “好!”

    张主编没想到钦慕答应的这么痛快,虽然不知道钦慕能不能请的动穆熠宸来跟她们吃饭,但是就凭钦慕这份虔诚她也愿意相信。

    王小姐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跟张主编送钦慕出门。

    之后王小姐才说:你真要跟宸少吃饭?

    “我好不容易来一趟,这荣城的风云人物要是不见上一见,那真是太可惜了,而且我看宸少对钦慕的宠溺,这顿饭,十拿九稳。”

    “宠溺?这你又是从何看出来的?”

    “你没发现吗?从我们踏入荣城这片土地什么都没操心过,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秀可没这待遇吧?从机场过来有专人借机,豪车代步,昨天的晚饭,今天的早饭,早茶,以及那些小礼物,虽然这位宸少一直没露面,但是如果他不宠溺这位钦小姐,如何会做到这么面面俱到?我看这酒店就算钦慕跟他要了,他也会立即签字改上钦慕的名字。”

    “张主编可真是观察细密啊。”

    王小姐笑着说道,张主编轻轻一笑:茶点还没吃完,咱们继续?

    “好啊,今日认识张主编也是缘分,走吧!”

    难得遇到情投意合的人,白天也不想出去逛街,自然是聊个天昏地暗为止。

    钦慕开着她的小车车回到工作室那边,到那个看上去很一般却足以容纳几百人的大房子里去,看着里面大家还在忙碌便也立即脱下穿了一上午的蓝色大衣,挽起白色的毛衣袖子加入进去。

    “我回来了!”

    钦慕才刚走进去,正要去接过同事的针线,却是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门口小美大张开着双臂,一副给大家惊喜的模样,看大家都愣愣的看着她,她就抖了抖手指,渐渐地脸上的笑意都被吓的要没了。

    “你怎么回来了?”

    钦慕紧张的问道。

    “jy让我回来助你一臂之力,并且让我不用回去了!”

    小美说起这事来有点伤心,脸上的表情更是垮下来。

    男同士却突然吹起口哨还鼓掌,大家突然都高兴地叫嚣起来,小美

    “你们这群死没良心的。”

    她用流利的法语,说着就狂奔进去。

    先一个个的抱了一下,最后走到钦慕的身边:“听说你打算把我换掉?是不是真的?”

    小美说着可怜巴巴的鼓起腮帮子。

    “唉!”

    钦慕无奈的摇头,然后跟小美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也是在这时候,泡好咖啡端着过来的杨倩茜看到小美,突然就滞住在那里。

    大家都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立即投入工作中。

    “你先帮我去把阿梅的服装检查一遍,她待会儿就过来了,争取别让她到了以后再出问题。”

    “好的!”

    小美立即投入工作中,经过杨倩茜身边的时候又转头看着杨倩茜,看着她手里的咖啡情不自禁的推回她手边:“谢谢了!”

    杨倩茜看着小美拿着咖啡去了后面,心里更是一阵阵的好像被针扎一样。

    钦慕只是无意间抬了抬眼,看到那一幕后也只是又埋头工作。

    钦慕心里明白,如果就这么让杨倩茜走掉是不妥的,那么,如何来善后呢?

    这些事情现在都来不及细想,因为很快就有辆车子从外地赶来,而且直接到了他们的工作室门口。

    穆熠宸当时正站在工作室的一楼窗口抽烟,看着外面那辆价格不菲的豪车里出来的三个女人,眉头不自觉的稍微眯了眯。

    “是这里吧?”其中一位身材纤细的穿着黑色大衣的美女说道。

    “就是这里了!”

    另一位从驾驶座出来,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大衣先朝着里面走去。

    剩下那位也走了出来,背着包跟另一位先后跟着前面的女人往里走去。

    穆熠宸稍微侧身,看着走进来的女人微微一笑:傅总!

    “穆总,好久不见!”

    傅缓上前,穆熠宸站在沙发后面没动,这位叫傅缓的女人走近他后跟他轻轻握手。

    “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袁欣,这位是婓云。”

    “应该就是王太太跟顾太太吧?”

    穆总客套的跟她们依次握手。

    婓云见到偶像情不自禁的露出自己小女人的娇羞模样,就连那一身黑色的大衣也包裹不出一点成熟感来。

    倒是袁欣非常淡定,微笑着算是打过招呼。

    “其余贵宾都已经入住am,秀是晚上七点半,三位要不要先去喝个茶等。”

    “我其实带了点东西过来,我想钦小姐或许会同意使用我们公司的首饰在模特身上?”

    穆熠宸锐利的眸光稍微一抬,然后浅笑着:我给她打个电话。

    “麻烦!”

    傅缓微微点头,之后大家都坐在沙发里休息,穆熠宸去给钦慕打了电话。

    钦慕听后自然是立即回来,原本他们因为是展现时装所以对饰品并没有太高的要求,但是如果有好的作品,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因为也不是第一次见面,钦慕立即跟她们握过手,婓云这次代替刘颖来给傅缓做助理,然后把包里早就准备好的首饰照片拿了给她看。

    四个女人坐在沙发里聊正事,穆熠宸便站在钦慕身后静静地看着。

    傅缓连同荣市的珠宝这块都霸占了,这女人的野心叫穆熠宸折服,毕竟傅缓的老公已经是他少有佩服的几个男人之一,傅缓又是个女强人,实在是叫他觉得这样野心太大的夫妻俩太可怕。

    “东西都在车里放着,只要你同意,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加入你们的工作中。”

    “好的,如果这些珠宝首饰在用的过程中损坏或者出现别的情况我会照价赔偿。”

    钦慕想,这件事她们必要先讲清楚。

    “这是你们工作室的酬劳了。”

    傅缓微笑着说道。

    那强大的气场叫钦慕不自觉的失笑,心想,这些大佬们真的这么不拿东西当钱啊?

    因为怕夺了时装的咖位所以这次的首饰以精致为主,但是没一件的价格也不会太低,钦慕心里虽然感慨万千,但是还是点点头,毕竟要是再说太多就真的自己太矫情了。

    这晚,不管是荣城的时尚人士还是外地的,甚至国外的一些朋友跟熟人也都来参加这场秀。

    场下的椅子都已经摆放整齐,并且贴上这些时尚人士的名号,到时候大家按照自己的排位入座便好。

    傅缓跟袁欣还有婓云一直都在里面帮忙,作为主设计师,钦慕跟小美也在,看着她们三个那么默契,小美有点伤心的感觉,不自觉的问了句:你们这么好的默契肯定是好姐妹吧?

    “这话也对,不过重点是我们俩以前都是她的助手。”

    婓云笑了声,想起来自己这身份转换的,也佩服自己呢。

    小美一怔,下意识的看向钦慕,像是在自责自己跟钦慕的默契不够。

    “当时还不是你自己非要赖在我公司里?还好意思说是我助手,自己一个月上几天班是我不知道还是欣姐不知道?”

    傅缓不给面子的问了声。

    小美悄悄地在钦慕耳边说: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她们那么默契,但是等我们到了她们那个年纪一定可以那么默契。

    钦慕

    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忍不住去看小美,小美挑着下巴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钦慕差点笑出来,最后却只是无奈的又低头工作。

    模特一个个的都已经排队在后台,再有一个小时秀就要开始了。

    “钦小姐,穆总的父亲跟母亲过来了,还有小欢欢。”

    杨倩茜突然跑进来说。

    钦慕转头看去,然后把针线给了小美:“我得去打个招呼。”

    小美知道钦慕的顾虑,便点点头接过她的活,然后钦慕跟傅缓她们点点头打过招呼后出去。

    穆子豪跟冯芳华抱着欢欢提前入场,钦慕走出来后看着两边以及正前方的那些座位,然后立即对场内的管理人低声说了句话,那个人点了点头她才又大步走了出去。

    “爸妈,你们来了!”

    “妈咪!”

    钦慕刚打着招呼,欢欢见到她立即从爷爷的怀里要找妈咪。

    钦慕接过欢欢,然后又礼貌的对他们俩笑着说:现在还有点早,熠宸在工作室那边,你们要过去吗?

    “我看已经有车停在外面了,我们就不去了,我们坐哪儿?”

    “穆先生,穆太太,两位的位子安排在最前面可好?”

    刚刚钦慕交代过的那位管理人走了过来问他们意见,冯芳华一听那意思便问了句:这是要随我挑?

    “当然,随您先挑选。”

    钦慕立即笑着附和。

    “那我坐左边吧,老穆,你说呢?”

    “你高兴就好。”

    穆子豪立即说了句,冯芳华的眼睛望着左边最好的位子然后走过去,看着位子上贴着的是两位时尚圈大魔头的名字便没坐下。

    工作人员却立即随手一撕:“您请入座!”

    “就让这俩人坐我旁边吧。”

    工作人员够爽快,冯芳华心情也好,而且那两位大魔头她都很想跟他们合影,所以就装作高冷的吩咐了一声。

    工作人员看了眼钦慕,钦慕微笑着,他便又让人搬了两把椅子来贴上那两个名字,把后面的椅子往后稍微挪。

    真的如冯芳华说的那样,幸好他们夫妻早来了一步才面糟了换位子的尴尬,那些人在十分钟后开始陆续到场。

    招待的事情不归钦慕管,小美作为助理后来就去招待了。

    钦慕一直在后台忙碌,景晴跟钦明珠后来也进来了,两个人一进门就看到里面那些穿的体面都已经入座在等待的人们,钦明珠小声在她耳边说:“怎么这么多人?”

    “人多也未必不好,这不是才开始吗?”

    景晴低声说了句,然后站在那里望着里面,突然发现了杨倩茜的身影,不自觉的嘲笑了一声:她后来一直跟着钦慕?

    “可不是嘛,现在简直就是钦慕的狗腿,对了,听说她还帮你们公司的温如暖搭配衣服呢。”

    “哼!你有她手机么?”

    景晴小声问。

    “有!”

    “给她发信息说我要见她!”

    景晴说着的时候一垂眸就看到欢欢追着一个气球跑过来,有人从她身边经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