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 穆总要的补偿(13)
    “哎呀!”

    景晴根本没留意小小的欢欢,只是一心想着跟穆倾心套近乎,谁知道欢欢突然撞上来。

    知道今晚穆熠宸也会在,她还特意的穿了条漂亮的裙子陪她白色的大衣,因为大衣没扣子是开着的,所以欢欢一撞上她,蛋糕正中她的小腹下布料,景晴脸色立即大变,却是看着欢欢吓的连连后退忍着脾气没有发出来。

    穆倾心更是挺着肚子上前:欢欢,怎么这么不小心撞了漂亮阿姨?

    欢欢委屈的看了她亲爱的姑姑一眼,然后一扭头就跑去找冯芳华。

    冯芳华自然不说话,倒是坐在单个沙发里的钦慕好奇的看了眼景晴的囧样。

    “没事,没事的!”

    景晴笑着说。

    “那边有纸巾,先擦擦将就着穿吧,小孩子家的撞烂了心爱的蛋糕也很伤心,你肯定也不会介意弄脏裙子的哦?”

    穆倾心一边跟她说着一边拉着她往沙发那里去。

    冯芳华不知道自己女儿唱的哪一出,还以为她真的跟景晴感情好呢。

    “我帮你擦!”

    坐下后穆倾心就拿着块纸巾要给景晴擦裙子,景晴立即抓住她的手:不用的,我自己来就好,没想到你变化这么大?

    景晴看着她挺着的肚子感慨道,好像没有看到钦慕一样。

    “是吧!嘿嘿!”

    穆倾心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肚子,那里不仅是江宴的宝贝,也是她的。

    “伯母!”

    景晴隔着穆倾心跟冯芳华打招呼。

    “嗯!”

    冯芳华也懒的跟她说太多,便嗯了一声,然后就拉着自己小孙女的手:奶奶在跟你去厨房拿一块新的蛋糕好不好?

    欢欢用力的点点头,走之前还朝着景晴哼了声。

    景晴

    穆倾心看着那小丫头的样子心里不自觉的笑了声,心想这丫头还挺鬼精的嘛,这点也很随姑姑呢。

    “景晴姐姐你最近瘦了好多哦,是不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抢了我哥?”

    穆倾心突然问了声。

    此时沙发里就她们三个,一听到这话后景晴下意识的就看钦慕,钦慕下意识的看穆倾心,而穆倾心也看着景晴。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景晴柔声说道,还想在穆倾心面前保持好形象。

    “什么过去的事情啊,你难道现在不爱我哥了?这个女人从小就霸占着我哥,现在还敢跟我哥生孩子,你说她是不是太无法无天?”

    钦慕

    头一次见这样的小姑子,她一时也不好多说什么,总觉得好戏还在后头,钦慕继续保持沉默。

    “你就这么不待见她啊?好歹她现在也是你嫂子。”

    “她跟我一年的啊,我干嘛叫她嫂子?我就叫她钦慕,哼!她抢走我哥的事情我记一辈子。”

    景晴听到这话,简直受宠若惊,脸都有点表情不自然了。

    “喂,钦慕你自己说你是不是很过分?你是不是还准备霸占我哥一辈子呢?”

    穆倾心冲着钦慕叫嚣了一声。

    景晴看好戏似地看向钦慕,价值不菲的连衣裙被蛋糕弄脏擦不干净也来不及再管,心情也一下子大好,有种发飘了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是尽可能多霸占几辈子。”

    钦慕便无大有所谓的跟穆倾心说道。

    在钦慕心里,穆倾心绝对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何况穆倾心那会儿还跟她挤眼呢。

    “哈哈哈,那我婚礼的婚纱可要你亲手给我设计,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像是某些人那样忘恩负义的,你让我在婚礼上出彩了我绝对会帮你跟我哥好好几辈子,但是如果你让我出丑,那我可不饶你的。”

    穆倾心越说越跑题,但是

    钦慕突然发现这题跑的很好,下意识的悄悄抬眼看景晴,景晴的脸上表情已经有些凝重了,还有点发绿。

    钦慕还发现,穆倾心虽然不在荣城,却对荣城的一切都很了解。

    或者在穆熠宸不断的关心自己的妹妹私生活的时候,当妹妹的也一直在关注哥哥的私生活?

    “景晴姐姐肯定对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很痛恨吧?我听说国外很多这样的情况,大明星用了还不出名的设计师设计的衣服,出了彩也不愿意提设计师的名字,也不知道是怕别人抢走她的设计师呢,还是不愿意让那设计师出名,反正就是自私自利的很,我记得景晴姐姐以前最瞧不起那些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欺负比她差点的人的人了。”

    穆倾心的口才很不错嘛,而且超级能绕啊。

    钦慕在心里给她悄悄竖大拇指。

    “在国外有个名媛不是被男人抛弃了嘛,那个男人娶了青梅当老婆,那个名媛立即就各种下三滥的手段欺负那个男人的青梅,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很可耻?”

    穆倾心还拉着景晴的手,也看着景晴的脸再说话,像是说电影一样的说。

    景晴尴尬的笑了声,心里猜测着,然后低声问:你从哪儿听来这些乱七八糟的,兴许那位名媛才是受害人呢?

    “可是男人爱谁不爱谁,从眼神就能看出来啊,等下我哥哥出来,我肯定就能从他眼神中看出,他的真爱是你,这个女人啊,简直就是强盗,抢我哥哥的强盗。”

    钦慕

    这样的小姑子也真是少见,不过钦慕觉得穆倾心刚刚那几句说的简直不要太过瘾。

    景晴又因为穆倾心的身份不敢对穆倾心怎样,不过钦慕觉得应该再狠一点,再直白一点。

    景晴听到穆倾心说钦慕抢走穆熠宸,是强盗这种话才会稍微的舒缓表情,但是穆倾心总能再下一秒又说别的,叫她紧张不已。

    景晴突然有点后悔今天这一场,总觉得穆倾心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想起穆倾心以前跟在她身后追着她一口一个景晴姐姐的叫着,再看现在,她突然苦笑了一声:倾心,几个月了?

    倾心听到这话立即又捂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哈,是不是觉得很惊奇,我竟然也会生小孩呢,哈哈,景晴姐姐你改天也赶紧找个男人生一个,我告诉你,怀孕的感觉好微妙的。

    “只怕我没这福气了!”

    景晴心想着穆熠宸对她的态度,心又凉了半截。

    “怎么会呢?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啊,以你的姿色什么男人勾不到?至于我哥嘛,就留给这个坏女人好了,他们俩都很坏,坏成一对!”

    穆倾心还朝着钦慕冷哼了一声,不过那话说出来,却是有人激动有人失落啊。

    “我突然有点不舒服,你会在这边多住几天吧,我改天单独约你好不好?”

    “好啊!只是你的裙子,要不然让钦慕再赔你一条吧?反正欢欢是我们家的人,她是生欢欢的人也不是外人,你别客气,尽管使唤她,她赔偿你就等于欢欢赔了,毕竟欢欢现在还没这个能力,嘿嘿。”

    “不必!”

    景晴说了声,不等冯芳华再出来便已经急急地离去。

    那两个男人下楼的时候便看着景晴匆忙离去的背影,江宴低声道:“这个女人不会就是传说中你那位未婚妻吧?”

    “我看你是不想我妹妹跟你走了吧?”

    穆熠宸最讨厌别人把景晴跟他放在一起,尤其是还说什么未婚妻的鬼话。

    “开玩笑,大舅哥千万别当真。”

    江宴立即鬼畜的一笑。

    穆熠宸往楼下走去,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那女人这么晚过来干什么?

    “哥,你们俩在楼上干什么呢?这么晚才下来。”

    穆倾心有点伤心哥哥没看到她不带任何脏字的修理了景晴那个阴险的女人。

    “是啊,可是错过一出好戏。”

    钦慕很是配合的提醒。

    穆熠宸笑着走到她的沙发旁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他的傻妹妹问:你怎么修理她了?

    “哼!我不告诉你,不过钦慕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不准忘了!”

    穆倾心说着还伸出手指头。

    穆熠宸冷着脸吩咐:把手指头放下!

    钦慕没在意,只是好奇的问:你说的就是帮你设计婚纱的事情?

    “对啊!”

    “这个算什么要求,就算你不把我当大嫂,但是你既然认欢欢是你侄女我就有义务啊。”

    钦慕说道。

    “免费啊!”

    穆倾心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样子,激动坏了。

    江宴站在她对面无奈的摇头,问道:她以前在家也这样吗?

    “可不是!”

    穆熠宸无奈的回了声。

    钦慕也忍不住笑起来,心想这小姑子她收定了,当嫂子的必须要贿赂小姑子。

    “江宴,看我是不是又给你省了一大笔?我是不是比你身边那些妖艳贱货会持家?”

    穆倾心抬眼看着对面站着的男人问道,嚣张的劲,活像是个二世祖。

    “咳咳!”

    江宴吓的连连咳嗽,生怕他大舅哥发现什么要揍他。

    “媳妇,饭可以乱吃,话别乱说,大舅哥跟嫂子都在呢。”

    江宴咳嗽着假装柔弱的提醒道,一点也不像是在那个城市的时候的冷冽无情。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这一对,觉得他们生活的方式好像不一样,但是却很有趣,江宴乍一眼给人一副很随意的感觉,但是再仔细看就会发现他很无情,但是此时在这个家里,他却是一副讨好媳妇的大男孩模样,很是有趣。

    至于穆熠宸,似乎对这种事见怪不怪,只道了句:怎么?你有什么事怕我们知道?

    吓的江宴立即咧嘴笑着:怎么会?我对倾心怎样你还不知道吗?

    那意思是大舅哥你整天找人监视我,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您的法眼啊,怎么还这幅要替妹报仇的架势?

    “哥,你别那么凶巴巴的,阿宴第一次到家里来。”

    穆倾心一看她老公那么怕她哥,立即替他说起话来。

    江宴

    钦慕

    穆熠宸气的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叫什么妹妹?

    吃里扒外。

    不过很快穆熠宸就看向自己身边的女人,钦慕被他看的一阵不自在,似是了解了他的心思,只是轻咳了一声:那什么,我去厨房看看帮帮忙。

    “你给我坐着吧,你会煮饭吗?帮忙?”

    穆总直接将要站起来的女人又摁到沙发里。

    他们俩很奇怪,每次都能揣摩到彼此的心思但是又不戳破,然后穆熠宸会下意识的就心软的让着钦慕。

    钦慕觉得这样挺好的,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钦慕想,如果自己有个哥哥这么说穆总

    嗯!她是不会管的,说一说又不会掉块肉去。

    不过公众场合她不会提醒老哥,私底下一定会提醒的,毕竟穆总这么高逼格的男人这么屈尊降贵的娶她照顾她已经很人性了。

    可惜,自己没这个命!

    突然想起小时候,那时候景峰好像有说要当她大哥的,可是

    毕竟人家有自己的亲妹妹,所以后来再见面,他们的感情有点微妙。

    其实她从来不奢望有人爱她,毕竟习惯了孤独。

    这辈子有了穆熠宸,有了穆欢,或许以后他们还会再有个小宝宝,她已经很知足了。

    还有这些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亲,但是至少现在看上去很和乐融融的亲戚。

    嗯!钦慕眼眸里含着些暖意,她看着穆倾心对江宴撒娇,看着江宴把穆倾心当女王般供着,走到哪儿都搀扶着,莫名的就觉得这画面很美。

    或者她不是个称职的大嫂,不过她应该是个称职的设计师。

    不经意的就开始注意他们的细节,就感受他们的感受,眼眸渐渐地越来越有温度,越来越感情丰富。

    钦慕就那么情不自禁的一直看着他们,直到穆熠宸看的久了不高兴的捏了下她的腰上她才回过神。

    穆熠宸皱着眉睨着她:看什么?

    “灵感!”

    钦慕只两个字。

    穆熠宸

    了解到她是在寻找设计灵感他才不那么生气了,还以为那江少比他有吸引力呢。

    钦慕其实从小到大真正接触的男性还是少,虽然她曾被很多男孩子表白,后来也有简俨一直照顾她,但是也是只有简俨,再就是他这个竹马了。

    所以,当她在事业上做得越来越大,当她越来越独当一面,越来越深刻的接触一些男性,穆熠宸又情不自禁的望着她,钦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对他那么无害的笑。

    晚饭的时候桌子前总算是坐满了人,穆子豪说:明天老爷子回来,你们都搬回来住吧,就这几天,过完年你们再回公寓去。

    “好!”

    穆子豪看着钦慕,钦慕也知道是对她说,所以抬抬眼柔声答应下来。

    冯芳华没说话,只是隔着欢欢对穆倾心说:多吃点,现在正是该补身子的时候。

    “我会多吃的,不过妈,大夫说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补了,孩子已经不吸收了。”

    冯芳华

    穆倾心感觉好像有点冷场,然后抬眼看了看冯芳华又立即看向钦慕:等钦慕要二胎了你让她可劲吃,她那么瘦孩子会营养不良的。

    钦慕不知道怎么会无端的就被提起,不过也只得尴尬的一笑置之。

    冯芳华本来伤心女儿不领情,不过听到女儿那话之后倒是想起钦慕的事情来,钦慕停了中药也有段时间了。

    “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穆熠宸知道媳妇不爱在长辈面前多说话,便替她顶了回去。

    “我这可是向着你媳妇呢!”

    穆倾心立即表决心。

    “我用得起你向着她?”

    穆熠宸一想到从小到大每回兄妹俩通电话穆倾心都要抱怨好几遍钦慕抢了她哥这事就觉得头疼。

    “哈!那会儿景晴来,可是我在替你媳妇说话呢?她一共说了不到三句话,眼睁睁看着景晴想要跟我套近乎,哼!”

    穆倾心觉得钦慕实在是太能忍了,要是她,喜欢她老公的女人去她老公家,她立即就轰人滚蛋。

    可是钦慕呢?

    好像跟她无关的人来了一样,明明心里不开心却半个字也不说。

    穆倾心听江宴说,平时越是不爱说话的人,越是不爱表达的人,其实心越狠,因为江宴就是那种人,但是她还真没从钦慕身上看出江宴那种高冷的姿态来。

    “不过这个女人你们还是留心点好。”

    江宴听到这儿也免不了认真的说上一句。

    冯芳华看了江宴一眼,然后又看向钦慕,对这个儿媳妇还有这位女婿,都不是很满意。

    冯芳华突然就有些吃不下饭去,总觉得这儿子女儿找的另一半没一个让她满意的,太不省心了。

    晚上钦慕跟穆熠宸也留在了这里睡觉,穆熠宸跟江宴谈事情,穆倾心就跑到他们房间敲门:我可以进来?

    钦慕在床上抱着平板画图,听到动静抬了抬眼:请进!

    穆倾心得到允许就跑到她屋子里去,把门一关就上了床。

    钦慕看到她上了床也没说什么,但是那眼神却是在说话的。

    不知道穆熠宸看到他妹妹上了他的床会不会气的想把他妹妹丢出去。

    “哎呀,你们床上可真暖和!”

    穆倾心跟她并肩坐着,抱着被子忍不住感慨了一声。

    钦慕微微一笑,正要低头把平板放下,穆倾心凑过头去:在画图?

    “嗯!喜欢吗?”

    钦慕在画婚纱,听穆倾心问便也问了穆倾心一声。

    穆倾心惊喜的望着她:“给我画的?”

    “是啊!不过我现在只能随便画画,到时候还要改的,你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跟我提出来,我会尽可能的按照你的意愿。”

    “漂亮,漂亮就行,我要比全天下女人都要漂亮的婚纱。”

    穆倾心说起来。

    钦慕

    这真的是件很难办的事情不是吗?

    “嗯!你本来就比别人漂亮的多。”

    钦慕只好诚恳的做出评价,虽然脸上的表情有点欠欠的。

    “真的吗?你不是为了哄我跟你一起对付景晴才夸我漂亮的吧?”

    穆倾心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的,很鬼精,很俏皮的样子。

    “当然不是!而且景晴也没什么好对付的。”

    “啊?”

    钦慕轻轻一笑:其实

    “你怎么在这儿?”

    钦慕正要跟穆倾心解释原因,穆熠宸却突然推门进来,要关门的时候一抬眼看着床上多出来的女人,眉头紧皱着冷冷的问了声。

    “我媳妇在你屋?媳妇,睡觉了!”

    江宴刚要回房间,听到穆熠宸的声音立即倒了回去,趴在他们门口认真的叫了声。

    “我们明天再说!”

    穆倾心还要听下文,但是老公大人叫她她便得立即回去了。

    钦慕看着她走的那么急,想去扶她都来不及,想要说明天还有别的事情也没办法,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穆倾心离开,看着穆熠宸进来。

    “你怎么让她上了床?”

    “这么晚你不会让我给你换床单吧?”

    钦慕知道他的性子,没有洁癖,却比任何人都洁癖的厉害,但是她实在是不想起来换床单。

    “我换!”

    穆熠宸说。

    钦慕突然就来了兴致,手一伸,等他抱。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睨了她一眼,然后宠溺的上前,将她抱起来放到沙发里去。

    后来钦慕坐在沙发里抱着被子等他换好床单。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男人换床单竟然也那么好看。

    仿佛他只要认真做一件事,就能把那件事做好。

    仿佛,他无论做什么,都有条不紊。

    仿佛,他是她一直仰望的那座山,她现在终于在山巅,被他高高的举着。

    钦慕情不自禁的将被子抱了个满怀,情不自禁的就那么一直痴痴地望着他。

    “工作室快要放假了?”

    后来被子跟床单都放过,上了床后穆熠宸低声问她。

    “嗯!明天就放假,他们都已经买好了回巴黎的机票。”

    钦慕说,又抱过了平板打开,拿着笔继续准备画图。

    穆熠宸正要躺下,看到她又要画图立即又坐好,把她怀里的平板拿过,直接放到自己那边的床头柜上:不许画了!

    “为什么?我正好有灵感。”

    钦慕执拗的问他,委屈巴巴的看着他。

    “过完年在画也来得及,何况你才刚办完秀,也该休息休息。”

    “可是!”

    “就算你不想休息,我还不高兴你累伤了我的手呢。”

    穆熠宸一本正经,说着执起她的手轻轻地亲了下,看着她的眼神格外的幽深。

    钦慕

    突然就被他的眼神所打扰,本来还想跟他争执几句,此时也软下心来,再然后就被他给压倒了,自己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峻颜在她眼前不断放大。

    “现在,专心跟我,嗯?”

    他轻轻捏着她的下巴低声提醒道,霸道的眼神望着她一瞬,然后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昂起首来望着他好与他的唇齿相撞。

    嗯!

    钦慕突然屏住了呼吸,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个夜色特别深,也特别的冷。

    第二天江宴开车离开,夫妻俩站在车旁依依不舍的。

    穆子豪跟冯芳华在自己房间的窗口看着外面,也都很无奈。

    穆熠宸抱着钦慕站在他们房间的窗口,看着穆倾心被江宴拉着手安慰着的情景,穆倾心要哭了,委屈巴巴的低着头一个劲的在江宴怀里撒娇,江宴轻轻地搂着她,脸上的表情也很郑重。

    “你快点来接我。”

    “嗯,事情一忙完我立即过来,好好照顾好自己,还有我们儿子。”

    他低声说着,捧着穆倾心的脸叮嘱。

    穆倾心听到儿子的时候脸竟然红了下,贴着他的怀里靠着:“你一定要好好地,什么都不重要,我们穆家什么都不缺,可是我只缺你。”

    她虽然撒娇,虽然被宠坏,但是却一直知道自己心里想要的是什么,打从第一次跟江宴无意间撞上,然后她就好像再也无法从江宴的视线逃开了,她也不想逃,她愿意让他围堵,让他跟着,让他绑架,让他用他的能力范围内保护她。

    在一起的时候江宴就告诉她他是个很危险的男人,因为自己家有个危险的大哥,所以她并不在意这些,她相信她大哥会爱一个女人几十年,一直那么专一的爱着,这个男人也一定可以一直一直的爱着她。

    他果然没有让她失望,自从追上她,自从开始交往,他无时无刻都在爱着她护着她,宠着她,只是他的家庭太特殊,所以他一直不把她公诸于世,在外,他还是个孑然一身的男人,什么牵挂都没有,又狠又绝,半点感情没有。

    但是他早已有了一个叫穆倾心的女孩,他们两个是命中注定吧?

    穆倾心紧紧地抱着他,她是相信爱情的,相信天长地久的爱情,她的爸爸,她的哥哥,全都是很长情的男人,她相信自己的运气也不会太差。

    “我知道!为你我也不会有事,你就在家好好地呆着等我来接你回家。”

    “嗯!”

    再怎么难舍难分,他还是得松开穆倾心的手。

    穆倾心开始还能忍,但是当他上了车开着车子离去后,她却忍不住跟着他车子后面跑了两步,眼泪更是突然稀里哗啦的全都跑出来,在她的脸上示威。

    钦慕下楼后拿着披肩帮她搭在肩上,看着她捂着嘴不停的颤抖,钦慕轻轻地抱住她的肩膀:别哭了,他很快会回来。

    穆倾心听到钦慕的声音忍不住转头去看她,眼泪无法止住,她只是松开了自己的嘴,却是无法停止颤抖,哭的下巴上都是眼泪,然后抱住钦慕:你不懂,他这次回去是去拼命的。

    穆倾心说着更是呜呜的哭起来,越想心越害怕。

    钦慕昨晚听穆熠宸讲了些关于江宴的事情,却也只能抱着穆倾心,用力的来回抚着穆倾心的后背。

    “别哭!你要相信你穆倾心选的男人,一定是最好的那个。”

    钦慕轻轻地捧起她的脸,帮她擦着眼泪柔声提醒她。

    穆倾心却是更忍不住哭了起来,看着钦慕眼神里的肯定不自觉的支吾了一声:你干嘛对我说这些?你是我最讨厌的女人。

    “你却是我唯一的妹妹。”

    钦慕低声说着,无奈的笑了一声。

    穆倾心听到那话之后一边吸着鼻子一边用力的擦着眼泪。

    “没错,我穆倾心选的男人不会差的,他一定会打败那群老家伙,一定会拿到他想要拿到的一切。”

    穆倾心转头望着家门口外,他的车子早就走了,但是她却突然又坚强起来。

    “是他追的我,但是我也早就看上了他。”

    穆倾心被钦慕搂着往回走的时候对钦慕说。

    穆倾心还是很骄傲,还是很倔强,但是却又很真实。

    钦慕信她说的这话,穆倾心可能会先爱上江宴,但是绝对不会主动去追他,同为女孩子,总算还是有些共同之处。

    “我是去旅行的,那边刚好有位同学,一起吃饭的时候就撞上他,吵了几句,然后就”

    后来穆倾心拉着她在沙发里坐着,很心动的讲起她跟江宴的过往。

    “你懂的吧?他的酒杯弄脏了我的裙子,我就去逼他给我洗了裙子,然后就,嘿嘿!还是本小姐的魅力够大对吧?不然他怎么会倒过来追我呢?后来!”

    钦慕突然想起有人说的,好像感情也是可以耍手段的,只要手段在爱你的那个人身上,不给别人造成伤害。

    “不过这个小家伙还是来的出其不意,虽然后来我们还是决定留下他。”

    穆倾心摸着自己的皮球肚子,不像是刚刚那么俏皮还有点小坏,多了些温润。

    钦慕一直静静地听着,后来轻轻地抬手去摸了摸穆倾心的肚子,想起自己怀着欢欢的时候,也感受到穆倾心肚子里在动的小家伙,突然就温柔的笑了。

    “他在跟你打招呼呢,他可能在跟你说:喂,女人,别乱摸我。”

    穆倾心描述的有模有样的,还学着蜡笔小新说话,钦慕忍不住下了出来。

    冯芳华在厨房那边皱着眉看着客厅里,心想女儿不是最讨厌钦慕吗?

    两个女人还都穿着睡衣,后来厨房快要准备好午饭俩人才去换衣服。

    穆倾心还有好些事情想要问她都被穆熠宸拦下,吃完饭后穆熠宸要跟钦慕离开,穆倾心说:“带我一起嘛,让我自己跟妈在家怪吓人的。”

    穆倾心是真的怕她妈妈突然教训,或者突然哭,她太受不了那么煽情的画面,而爷爷要下午才回来,上午她可不想单独跟冯芳华在。

    “我们都有正事要办,你乖乖在家养胎,等爷爷回来。”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就解决了她这个小麻烦。

    钦慕出去后才问他:你干嘛一直对她那么凶?

    “就这样还跟别人跑了,你没见她多依赖那个男人?”

    穆熠宸说起这个话题虽然嘴上说的很凉薄,但是心里其实很不是滋味,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小妹。

    “我就吻着今天外面怎么这么酸啊?”

    钦慕没看他,只是故意吸了一口起,然后皱着眉一副难以形容的样子。

    穆熠宸立即锁住她的脖子把她搂到怀里:你是欠削了吧?

    “嘿嘿!穆总饶命,宸哥饶命,小女子错了。”

    钦慕赶紧认错。

    两个人各自开车离开,一个去公司,一个去工作室。

    钦慕早就买好荣城的特产让工作室的同事寄回家去,今天又给在微信群里发了几万块红包让大家抢。

    之后一家人在自己的座位坐着,小美跟杨倩茜在她一旁站着,钦慕站在最里面对大家微笑着行注目礼。

    很久,她看着这一年陪着自己走过来的伙伴,禁不住有点煽情。

    “感谢的话好像有很多,但是到了嘴边又有些讲不清楚,从年初到年末,我们在荣城开工作室,开服装厂,经历的一切一切都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你们,一直站在我身侧,我感激,感谢,并且请求各位过完年能继续回来跟我合作,我们不是老板与职员的关系,我们是一个大家庭,我们是配合最默契的伙伴,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虽然是中国的新年,但是这是一个很隆重且很有意义的节日,希望大家都快乐的度过,还有大家的家人们。”

    钦慕有些激动,但是还能从从容容的把该说的话说出来,他们终于可以放个假,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阵子,钦慕觉得这又何尝不是最值得他们庆贺的事情,这一年他们真是太忙太忙了。

    上午开完会,大家便散了。

    工作室里只剩下三个人,杨倩茜也要回老家,带着钦慕送的满满的礼物。

    杨倩茜走之前跟钦慕站在门口,想了又想还是对钦慕说:景晴前天找过我,她想通过我来打垮你。

    钦慕不由自主的多看她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她没想到杨倩茜还能跟她说这些,然后微笑着说:一路顺风!

    杨倩茜点点头离开,走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是忐忑的。

    钦慕对她,有些东西她心里能感觉到。

    “哎呀,我也得回巴黎了,不过你不是孤独的一个人在这里,我就安心了。”

    小美在杨倩茜走后才站到门口去,装作一身轻松的跟钦慕说。

    “见了师父告诉他,我这边一切都好!”

    钦慕抬手轻轻地扶她的肩膀,低声说道。

    “嗯!”

    小美慢慢的点着头,眼眸深处隐藏不住的伤感。

    “其实我觉得比起师父,你或许更适合那些活力十足的青年。”

    钦慕看她那么悲伤忍不住对她说了声。

    “唉!人生中的第一场暗恋,告白没有说出口就被拒绝,钦钦,你说是不是没人比我更惨了。”

    “这世上太多人爱而不得,你绝对不是最惨的一个,但是——‘千万不要黑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