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 穆总要的补偿(14)
    钦慕最怕的莫过于身边本来相爱的人突然黑化,成为敌人!

    小美跟她那么久,她当然是最不希望小美改变。

    后来两人聊了会儿,小美便也走了,然后钦慕独自站在工作室门口静静地看着空荡荡的地方,想起她跟小美第一次来看这个地方的时候。

    她开车去了景峰跟赫连好的公寓,两个人坐在沙发里聊天,赫连好整个人无精打采的。

    “我今年打算在我爸妈那里过年。”

    赫连好坐在她旁边低着头说道。

    钦慕猜测着是因为景家的气氛让她觉得不舒服,只点了点头:那景峰呢?

    “他随意吧!没有意外的话当然是在他自己家里过。”

    赫连好依旧低着眼,好像是很落寞,伤感。

    钦慕坐在她身边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突然发现自己这阵子对赫连好的关心太少太少了。

    “你说我们俩到底为什么要结婚?我明明知道不会幸福的。”

    “小好,你这么想会不会对景峰不公平?”

    钦慕低声问她。

    “是啊,是对他不公平,可是公平这两个字看似很简单,要真正做到得多难啊。”

    赫连好抬眼看着她,眼里的伤感立即显现了出来。

    “要不要听听我跟穆熠宸的事情?”

    钦慕突然转移了话题。

    赫连好好奇的看着她,钦慕也垂了眸,轻轻地苦笑了一下。

    “本来我也跟你那么想,两个不被祝福的人,如何能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呢?可是他对我的关心超过了我的预期,他说他要跟我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跟别人,我后来也觉得很累,他母亲对我有多大的成见你应该很清楚,还有景家,景晴想方设法的折腾我,但是看着他对我那么好,我突然想,如果我就这么走了,最得意的人是谁?最失望的人又是谁?我为什么要让最在乎我的人伤心,让那些不在乎我的人快乐呢?”

    赫连好下意识的看着她,钦慕说完后也抬眼看着她,手轻轻地握着赫连好的。

    “你知道我从来都不相信爱情,我爸妈曾经那么相爱,可是后来张汝佳领着钦明珠来到我家,我就家破人亡了,从那时候我心里就对感情排斥,就对男人排斥,可是他那么多年一直在我身边,小好,我认为无论如何,我们该珍惜这样的男人,更不应该选择自暴自弃。”

    赫连好缓缓的将额头抵在钦慕的肩膀上,头发遮住了她的脸,她轻轻地沉吟着,感受着自己有些颤抖的呼吸。

    “可是我最近好累!”

    “那是因为身体太差,好好吃饭,让身体尽快好起来,充满电又是精神奕奕的好大夫啊。”

    钦慕轻笑着安慰她。

    赫连好也笑了一声,却是抵着她的肩膀一段时间都没有抬起脸来。

    她知道钦慕说的很有道理,这段时间很多人来看她,有同事,有父母,可是每个人跟她怨声载道,让她觉得她跟景峰好像真的不可能了。

    尤其是当别人说不被家里长辈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之类的鬼话的时候,她想到景家老爷子跟景晴便觉得她跟景峰大概真的像是别人说的那种情况吧。

    还好钦慕来看她,才让她不至于再那么往悲观里想下去。

    连钦慕都能坚持,她怎么能这么柔弱呢?

    赫连好突然像是想通了一样,过后舒缓了心情对她说:中午留在这里吃午饭,我亲自给你下厨做。

    “我们点外卖吧,从酒店点。”

    钦慕想,赫连好现在不适合煮饭,但是普通外卖的话景峰可能会想要揍她,所以还是从酒店点营养的午饭好了。

    “那”

    “我拜托am的餐厅经理。”

    赫连好其实就是想说这话,没想到钦慕为了让她吃的开心终于肯求人了。

    钦慕陪赫连好一起吃完午饭又聊了几句便走了,一来是赫连好的身体不适合一直坐在那里,二来是她得回家陪穆倾心聊天。

    本来她挺怕跟穆倾心重逢的,毕竟那丫头对她意见太大,但是通过景晴的事情,她发现那丫头挺有意思的。

    钦慕跟穆倾心是一年生人,钦慕还依稀记得小时候穆倾心每次见她时候的样子,因为穆熠宸要护着她们俩,有时候走在她一侧了穆倾心就会对她冷哼,然后故意绕过去另一边拉着穆熠宸然后叫她走在前面。

    钦慕经过一条街的时候看着有家店再买热腾腾的玉米,她便停了车,本想着买两个她跟穆倾心吃,但是后来一想家里那么多人,所以就掏出了自己钱包里的百元大钞。

    后来整个穆家一楼全都是玉米的味道。

    用人门在里面藏着吃,钦慕跟穆倾心就在沙发里忙着啃。

    “唉,妈妈中午被叫出去陪她孙女吃午饭了,我本来还以为她最在乎我。”

    穆倾心一边吃着玉米一边摇头,那样子活脱脱的失望啊。

    钦慕没说话,只是忍不住笑了下。

    “说老实话,你有没有发现,你一不小心就把我们全家人给拴住了?”

    穆倾心突然抬眼看着她,手里还捏着玉米。

    “你别吓唬我,我自认为没有这个能力。”

    钦慕连连摇头,别人不说,就说冯芳华,她怎么拴住?

    “我妈是对你有意见,但是你生了欢欢啊,现在欢欢是全家人最重要的小宝贝,你看,欢欢一个电话说想要跟奶奶一起吃午饭,我妈妈就屁颠屁颠的去陪了,连我这个亲闺女她都忍心不管了,我跟我妈可是好几年不见了呢。”

    穆倾心说着又叹了一声,用力啃了口玉米,在大冬天吃玉米的感觉格外的好。

    钦慕听穆倾心那么一说倒是觉得挺有道理,好似是那样的。

    两个人正聊着呢,钦慕的手机响起来,钦慕一看那手机号码便不想理。

    因为手机就在茶几上放着,穆倾心好奇的探头看了下,上面没有显示人名,所以穆倾心好奇的问了句:怎么没有名字?

    “不需要名字!”

    钦慕轻笑着回应,只是后来还是把玉米放下,然后拿起手机接通:“喂!”

    “明天就过年了,今天下午该去给你妈上坟吧。”

    钦慕听着没说话,她打算四五点钟以后再去。

    “嗯!”

    “我刚刚去过你妈妈的墓地了,慕慕啊,你能不能晚上过来家里一趟?”

    “我恐怕没空。”

    钦慕听着那头有些恳求的声音,也没好意思冷着脸直接拒绝,只淡淡的一声。

    穆倾心一直在竖着耳朵听,也在观察钦慕的表情,突然就想起了钦慕的父亲。

    哈,那个男人啊!

    穆倾心觉得那是全世界最烂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一夜情还不知道做措施,过了那么多年,人家抱着孩子来了,然后正室死了,他竟然还好意思再婚。

    从这方面来分析,穆倾心觉得钦慕是那一场悲哀的婚姻里最无辜最可怜的人,小小年纪就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死了,然后看着另一个女人住进自己的家里,然后就被人家轰走了。

    穆倾心还记得钦慕走了以后那母女俩入住钦家后,后来钦明珠也跟她在一个学校上学,哈哈,她只想说从来没见过那么不要脸的。

    钦海明跟张汝佳是低调领证然后就住在一起,只是那也是张汝佳嫁给那男人做的最低调的事情,此后很多年里,在这荣城,张汝佳看似低调,架子却始终是摆在那里的,那个人去求她办事她痛快过?都得看她会儿脸色。

    钦慕挂了电话后穆倾心低声问了句:你父亲?

    钦慕这才回过神,眼神有些没聚焦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他竟然还有脸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还要接啊?他当年做出那种事来,要是我,这辈子都不会想见他,电话也不接,任何消息都不给。”

    穆倾心越说越来劲,管家从外面走来,听到那些话都有些担心,面上的表情也不自觉的扭曲了起来,只是作为一个下人管家并不多说什么,就是经过而已。

    钦慕听着穆倾心的话笑了笑却没回应。

    钦慕心里想着,其实她原本也是这样考虑的。

    只是

    如果事事都这么简单就好了。

    她回到这个城市,这个城市的人,已经不是她要不要见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如果她只是简简单单的生活或许也还好,但是现在她想要站的高,她就必须要放弃一些东西。

    “你是不知道你走了之后发生的事情,钦明珠那丫头代替你的位子,在学校那简直就是个孩子王,趾高气昂的,今天指示这个做这个,明天让那个去给她弄什么乱七八糟的,真不知道你爸爸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爸爸

    钦慕听到穆倾心说那些话的时候,感觉好像回到了十多年前。

    但是

    “他早就不是我父亲,从我母亲死的那一刻开始。”

    钦慕低声说着,很平静。

    穆倾心有点意外的看向她,突然又垂了垂眸,觉得自己好像口气不太对,毕竟钦慕被抛弃在国外那么多年。

    “哎呀,你也不要太当回事了,虽然上天夺走了你母亲,可是又把我哥哥派到你身边啊,论起来我哥哥怎么也陪你时间比较长一些。”

    穆倾心说,朝着她挑了挑眉,希望她振作点。

    钦慕无可奈何的笑了声: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穆倾心。

    “嗯?我什么?”

    “很有趣!”

    钦慕忍不住笑着说。

    穆倾心咧着嘴,眼珠子也使劲瞪着,似乎在考虑这是贬义还是褒义。

    “很有趣是什么鬼?你要是不喜欢我,——反正我也不喜欢你。”

    穆倾心又憋了她一眼,然后有点傲傲的,但是声音不似是刚刚那么不考虑钦慕感受。

    “宝宝今天又踢你了吗?”

    钦慕突然靠近她,抬手轻轻地摸了下她圆滚滚的大肚子。

    “哈哈,每天踢我好几遍。”

    穆倾心立即也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骄傲的说道。

    晚一些冯芳华跟穆子豪带着欢欢回来,穆熠宸也赶了回来,钦慕跟穆熠宸抱着欢欢去了墓地。

    只是当两个人抱着孩子到墓地的时候看着墓碑前乱七八糟的白色菊花,那包装纸还是崭新的,菊花也很新,应该是今天的。

    钦慕突然停住步子,想起钦海明电话里说的他来看过她母亲。

    今天下午大家几乎都出来上坟,所以

    钦明珠!

    钦明珠跟着钦海明来了,并且还做出这种天打雷劈的事情。

    钦慕站在那里好几秒,悄悄地咬着牙跟,冷着脸沉静的看着那凌乱的地方。

    穆熠宸也是皱了皱眉,放下欢欢后转眼看向钦慕。

    她的鼻尖被冻的通红,但是大概比不上她心上的寒意。

    欢欢去把那些被折断的乱七八糟的菊花都扔到了边上去,然后又扭头看着她妈妈,把她妈妈手臂下面夹着的菊花拿走,放到了她外婆的墓碑前。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不由自主的笑了一声。

    这一年,欢欢才三岁啊。

    钦慕并没有给钦家的长辈上坟,只是看了看她母亲便带着老公跟孩子回了城。

    她悄悄地把事情记在了心里,只是却还没有做出实质性的报复。

    一切都能过年后。

    晚饭前老爷子回来,沙发里最重要的位子便一下子成了他的,小辈们都坐在旁边,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多,但是看上去还算硬朗,跟景家那位老爷子不相上下,不过比起景家那位整天唐装加身的老爷子,穆家这位更接地气一些,普通的休闲夹克套在身上,那么慈爱的望着他对面一直在舔着棒棒糖又不忘盯着他的小女孩。

    “这是咱们穆家的第一个小宝贝了!”

    老爷子问道。

    钦慕看向欢欢,心想,是的!

    “可不是,您看看这丫头眉眼间,是不是跟他们兄妹俩很像?”

    冯芳华在公公面前也不敢太造次了,整个人都变的温顺了很多。

    “嗯!不过我看更像妈妈。”

    老爷子说。

    钦慕简直受宠若惊,在穆家从来没人说欢欢跟她长得像呢。

    冯芳华听到那话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不过也不敢反驳,只是双手相握,低了头。

    穆子豪不说话,只是嗓子稍微有点动静。

    穆熠宸也没说话,穆倾心更不说话,使劲憋着笑,心想总算有人能让您老人家住嘴了。

    “慕慕今年多大了?我记得好像跟倾心差不多大来着。”

    老爷子问了声。

    “我跟倾心是同年的,我生日比她大一点。”

    钦慕记不清穆倾心的具体生日,但是有穆熠宸在,她记得差不多。

    “那还是个小孩子,熠宸,你可得好好对慕慕,不能让人家女孩子跟着你受委屈啊。”

    老爷子又看向钦慕旁边坐着一直没说话的孙子叮嘱道,穆熠宸抬了抬眼,嘴角立即扯成一条直线:当然!

    不过小孩子

    这句话穆熠宸想反驳来着,还没来得及。

    “爸,什么叫跟着熠宸受委屈啊,熠宸可从来不舍的给她一丁点委屈受。”

    冯芳华立即替儿子说话,她心想她那个傻儿子为这个女孩子付出的就心酸。

    “所以您才那么给她委屈受?”

    什么叫神补刀?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就将他老母给伤的体无完肤。

    “怎么回事?你连个小孩子也不放过?”

    老爷子一扭头,都没看清儿媳妇的脸,只是稍微侧了侧,倾斜轻轻靠在沙发后背不轻不重的问了句。

    “我”

    “不是的,妈妈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我回国后都是妈妈在照顾我。”

    钦慕看着冯芳华一眼,知道冯芳华敬怕着老爷子便拦住了冯芳华回应道。

    老爷子这才又看向斜对面的女孩,脸上带着少许赞许,压抑着强大的气场稍微点头。

    “嗯!你婆婆就是性子烈,绝对是个好婆婆。”

    老爷子又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冯芳华本来再委屈也只得忍下了。

    “嗯!我知道!”

    钦慕柔声说。

    穆熠宸转头看着自己的傻老婆,搭在沙发扶手的手抬起来轻轻地撩着她的发,幽暗的眼也看着她的头发:傻吧!

    钦慕

    “哈哈哈!你们好能装啊。”

    穆倾心噗的一声笑出来,控制不好的问道。

    众人

    没见过这么破坏气氛的。

    “咳!”

    老爷子扯了扯嗓子,毕竟刚回来,还想装着老诚点,尤其是家里多了新人,谁知道孙女这么能搞事情。

    “爷爷,您好几年没给我压岁钱了,今年一定要包的大点呀。”

    穆倾心受不了大家这么死板,便立即坐到他跟前去,搂着他的手臂就靠着他的肩膀开始撒娇。

    “你还好意思要红包,好几年没给你爷爷拜年。”

    冯芳华一听女儿的话就忍不住埋怨道。

    “哎,什么话?孩子开心不就好了嘛!爷爷今年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老爷子搂着孙女说道,心里想着也好几年没给孙女红包了,这次必须得好好地表示表示。

    “还是爷爷最亲倾心了。”

    穆倾心立即搂着爷爷在爷爷脸上亲了一大口。

    钦慕忍不住就那么看直了眼,眼神里的艳羡,只能悄悄地掩盖住。

    后来她垂了眸,才发现他还在摸她的头发。

    穆熠宸将她搂到怀里,轻轻地亲吻她的额头。

    钦慕下意识的要挣开,穆熠宸却一只手用力的扣着她的脑袋让她离不开他的胸膛。

    家里这么多人全都在。

    欢欢不知道是不是听了红包两个字,慢悠悠的,也试探着走到老爷子那边去了,然后一扭头就看到爸爸亲妈妈,拿着棒棒糖就立即捂眼。

    “哥,注意影响啊。”

    穆倾心看着孩子那样子立即提醒到。

    “你注意影响了吗?”

    穆熠宸不给面子的问了声,好不容易才被钦慕推开,却也坐在她身边不离开,倒是钦慕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冯芳华看着又是一阵胃疼。

    钦慕尴尬的低了头,想要道歉又无从说起。

    可是在长辈面前这么暧昧真的不好啊,钦慕觉得自己好尴尬,但是又不好在长辈面前臭骂他。

    估计骂了也不管用。

    “我怎么不注意影响了?我又没跟人搂搂抱抱”

    穆倾心刚说完,转而想到爷爷,然后缓缓的坐正,拉了下自己的衣角垂着眸不再顶嘴。

    穆子豪突然想起什么来,看着自己儿子儿媳妇:对了,按照咱们这边的习俗,你们俩该在年前去钦市长家送点礼品,你们是打算亲自过去趟还是打算派人送过去?

    “爸爸,这就太恶心了吧?还送什么礼啊?都被赶出来这么多年了。”

    穆倾心听了穆子豪的话就觉得太官方,而且也太假惺惺了,钦慕心里怎么可能想去送礼?

    “你小孩子家家的别乱打岔。”

    冯芳华提醒她一声。

    “拜托,我只是比那丫头小俩月而已,而且我们都是当妈妈的人了,为什么叫我小孩子家家?”

    穆倾心最讨厌别人说她小,分明她都有男人,都当妈妈了。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冯芳华此时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闺女在家日日烦,虽然不在家的时候真的挂心的要命。

    “行了行了,好好地过个年,谁也别闹脾气,不过就过年给娘家送礼这事,你们小两口该去一趟。”

    老爷子想了想,沉声说道。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抬眼看着老爷子。

    “前些年那件事无论如何都过去了,丫头你既然回来了,既然要翻身,你就得能忍得下这口气。”

    ——

    所以那天她跟穆熠宸站在了钦家客厅里。

    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有,钦明珠穿的漂漂亮亮的从楼上下来,哼着歌挎着包正要出去跟朋友吃饭,然后就看到钦慕跟穆熠宸在沙发那里站着。

    “你们俩都坐。”

    钦海明也从楼下下来,走过去坐下的时候顺便跟他们俩说。

    钦慕站在那里并不愿意去那边坐下,穆熠宸看她一眼,只低声说:好!

    钦慕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他,想到来意后便跟着他过去坐下。

    钦明珠嘴巴大张着,似是被钦慕的举动给震惊到,想要喊钦慕,转念一想却又走过去坐下,低声叫了句:姐夫!

    穆熠宸抬眼看她,然后微微一笑:“乖!”

    钦明珠

    钦慕

    倒是钦海明,很淡定的坐在那里:“抽烟么?”

    穆熠宸看了眼钦慕,才又说:最近戒了。

    “哦?”

    钦海明抬眼去看穆熠宸,好奇的望着他。

    “我们正在要孩子。”

    穆熠宸交叠着大长腿坐在沙发里,一只手握住钦慕的手说道。

    钦慕

    钦海明只高兴地笑了出来:哈哈,这是好事啊!你们俩的确也该再要个孩子。

    钦慕不知道钦海明怎么会这么开心,只是看着钦明珠那有些发白的脸色的时候觉得还挺爽的。

    “你们不是刚有一个孩子吗?怎么又要生?”

    钦明珠嘟囔了一声。

    “你姐要生孩子你该送上祝福才是。”

    钦海明立即说道。

    阿姨端了茶来,钦海明便指使:“帮你姐姐姐夫倒茶?”

    “什么?”

    钦明珠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整天就知道出去吃吃吃,同样都是我的女儿,你怎么就不能向你姐姐学的让我省心一些?”

    钦海明看她那不着调的样子叹了一声。

    钦明珠更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她爸爸竟然让她跟那个女人学习?

    “爸!”

    钦明珠不高兴的叫了一声,想撒娇又爱着穆熠宸在所以忍住。

    “先帮你姐姐姐夫倒茶后再说。”

    穆熠宸突然低声提醒了一句。

    钦明珠只得委屈巴巴的蹲到茶几旁边帮他们倒茶。

    钦海明看着钦明珠倒茶的样子都觉得这个女儿太不妥帖,却也不多说。

    “你妈呢?怎么还不下来?”

    钦海明问了一声。

    “妈说她马上就下来。”

    钦明珠倒完茶又坐回去,委屈巴巴的跟他回话。

    “来了来了,呦呵,今天咱们家可是来了贵客啊。”

    张汝佳穿着一身昂贵的旗袍从楼上下来,首先入眼的就是钦慕坐在她家沙发里,心里一口凉气升上来,只是话刚说完就看到穆熠宸在她身边坐着,立即又笑呵呵的走下去。

    “宸少也来了呢!今天我们家可真是喜从天降呢。”

    张汝佳说着走过去,坐在钦海明身边后更是端庄起来。

    “老爷子派我们过来看看钦市长,慕慕回来这段时间也多谢钦市长照料。”

    “你爷爷回来了!该我去登门拜访才是,回去告诉他老人家等过两天,我一准过去给他拜年。”

    钦海明一听穆家老爷子也回来了立即更客套了一些。

    “我一定会转达。”

    穆熠宸说道。

    “妈,宸少说要跟她——要跟姐姐生小孩。”

    钦明珠有些着急,但是刚要叫小妖精又看到她父亲跟穆熠宸的脸,立即两只手扭着自己的裙子对斜对面的张汝佳小声嘀咕。

    张汝佳听后心肝一颤,然后假装笑着:怎么着?这年纪轻轻的就想要儿女双全了?不想多玩几年吗?现在年轻人可都想多玩几年的,而且你们俩平时都有抽烟喝酒的习惯吧?要小孩之前可是要好好戒一戒这些坏毛病才行,否则会影响胎儿的发育。

    “熠宸早就戒烟了,我听说慕慕也早就停了中药,这要孩子的事情还是要趁年轻,玩什么时候不能?”

    钦海明持不同意见。

    “您说得对,而且慕慕自小离家,其实最渴望的也不过是有个温暖的家庭,孩子是我们最亲的人。”

    钦慕下意识的又看了穆熠宸一眼,她想他这话大概是说给钦海明听的,所以也不插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那你们就要,反正只要慕慕高兴就好,我们这边呢反正也是希望慕慕开心,生活幸福,只要她好了,我们家才能好。”

    张汝佳突然大方的改了口,并且笑的那么大度。

    钦明珠吓的不敢认,心想你是我妈妈吗?

    “汝佳说得对,只要慕慕过的好,我便心满意足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家里找我,不管能不能办好的,我全都会拼进全力去帮你们办,——另外,你们俩既然打算要第二个孩子了,婚礼的事情是不是也得提上日程了?总不能一直这么藏着慕慕的身份吧?”

    “是——”

    “我早说过不是他要藏着我,是我不让他公开。”

    钦慕终于开了口,只冷漠的一声提醒。

    这个话题她跟钦海明不是第一次提到,她也不是第一次解释。

    所以她讨厌钦海明以父亲的身份来要求穆熠宸对她做什么,在她心里,她认为他还是没资格。

    “你瞧你这话说的,你爸爸还不是担心你吃亏?哪有跟长辈这么顶嘴的?”

    张汝佳一听她那话,再看她的脸,立即不高兴的指责她,眼神也连带着责备。

    “我在跟我父亲说话的时候麻烦你闭嘴。”

    钦慕冷声对她说道。

    张汝佳更是气岔了气:“你,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海明你都亲耳听到了吧?平日里我怎么说她你都不信,你刚刚都听到了吧?她哪里把我当成长辈过?”

    “行了,慕慕也没说什么,倒是你,不要整天把一些小事情扩大。”

    钦海明低着眼有些生气的跟她嘱咐道。

    “我”

    “他们俩难得回来吃顿饭,你去厨房看看,让他们准备几个慕慕喜欢吃的菜,她喜欢吃什么前阵子我都跟你交代过了。”

    钦海明突然又跟她交代到。

    钦明珠也呆了,为什么有种自己要下台的感觉。

    而在钦海明的脑海里,现在只有三个字,我父亲。

    钦慕三个字轻松的搞定了钦海明,而且那母女俩全都没发现这三个字才是重点。

    穆熠宸突然沉默了,他老婆能开口说这话,他就知道,他老婆不会再任由人家欺负她了。

    “你不是要出去吃饭吗?不去了?”

    钦海明看着对面坐着忐忑不安的小女儿阴着脸问了一声。

    “我,我”

    钦明珠结结巴巴的,转眼紧张的看她妈妈。

    “既然家里来客人了那就不要出去了,跟我去厨房看看。”

    张汝佳说着就站了起来,垂着的手对女儿做了个首饰。

    钦明珠立即跟着张汝佳跑去厨房,然后委屈的眼泪都要掉出来:“妈,那个小贱人是不是来抢我的位子的?妈,她为什么还不走?她真的要留在我们家吃饭?她现在坐的地方以前都是我坐的。”

    钦明珠拉着张汝佳的手躲在角落里,看一眼外面后在里面气的跺脚,因为钦海明在所以并不敢高声说话的掌上明珠此时感觉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她恨不得立即拿棍子赶钦慕出去。

    “忍着点,现在好戏还没上演呢,等他们俩要个一年半载的孩子要不上,哼!”

    张汝佳冷哼了一声,恶毒的眼神望着外面沙发里在谈笑的三个人。

    “可是万一她怀上了呢?”

    钦明珠担心的问,声音很低很低。

    “不会有万一!”

    张汝佳恨恨的说着。

    “太太!”

    只是当娘俩正在互相不甘心的发恨的时候,一个阿姨从她们后面走过来,吓的娘俩均是一怔,张汝佳更是捂着自己的胸口,嘘声骂道:你有病啊?叫什么叫?

    “太太,我就是想问问,要不要加餐。”

    阿姨低着头,不愿意抬眼看她,只为了工钱才低着头听她吩咐。

    “加什么加?给那个小贱人吃还不如喂狗。”

    张汝佳继续嘘声下狠话。

    “是!”

    阿姨以为她是认真的,便转头走了。

    “回来!”

    张汝佳心里是想着让钦慕滚,但是表面上却是不敢的,尤其是钦海明在家里的时候,她就算是要装,也要装的大大方方的。

    毕竟她答应过钦海明不会再跟钦慕作对,张汝佳做了两个深呼吸,然后才扭头进了厨房。

    钦明珠还在墙根偷偷地看着外面,只听着不是很真切的几个字眼。

    “明年我们会考虑结婚的事情。”

    穆熠宸对钦海明说。

    钦海明赞许的点头。

    钦慕没说话,只是在他们聊天的时候无聊的去了洗手间洗手。

    嗯!冰凉的水能让她变的越加理智。

    她得在这里吃了这顿饭,她得让那娘俩害怕。

    如果不是因为昨天下午在墓地看到钦海明送给她母亲的花被踩烂,今天她不会有这个举动。

    不是因为穆家老爷子跟她公公叫她来她才来,其实她内心就是想来让这母女俩不得安宁的,既然人家不把她当人看,这个年,她过不好,这母女俩谁也别想过好。

    只是她没想到,原本只有她一个人的洗手间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钦慕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钦明珠咬着牙,颤抖着肩膀看着她,那样子,像是要用眼睛把她给杀了,或者把她当成什么烂东西给生吞了。

    “死丫头,你为什么要来我家?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刚开始钦明珠的声音还算忍得住,后面那有什么目的突然高了上去。

    钦慕看着镜子里那心高气傲的女孩不自觉的垂下眸子把手指一根根的用力洗干净,然后一边从容的擦着手一边淡淡的问了声:昨天我妈墓碑前的花是谁踩烂的?

    “什么?”

    钦明珠又开始瞪眼。

    钦慕又抬眼看着镜子里脸已经有些发白的女孩:怎么?这就怕了?

    钦慕笑了下,眼睛望着镜子里女孩的眼睛,敏捷冷冽。

    “你别血口喷人,你不就是想挑拨我跟我爸爸的关系吗?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你要是敢破坏我的家庭,我一定会报复你的。”

    钦慕转身,逼近她。

    “已经毁了我家庭的你跟你妈,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