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 穆总要的补偿(15)
    “已经毁了我家庭的你跟你妈,我也会报复的。”

    钦慕站到她跟前,很是轻声的,提醒她一声。

    钦明珠看着钦慕近在咫尺毫无瑕疵的脸蛋,洞察秋毫,敏锐无疑的眼神,也不禁吓了一跳,但是这毕竟是在她的家里,转念钦明珠就抬手想要推她:我不是被吓大的!

    钦慕往边上一闪,但是自己的衣服还是被钦明珠抓住一边便也抬手将钦明珠的手握着,将钦明珠手里抓的布料一一解开后把她用力往旁边一推。

    “啊!”

    洗手间里突然传出来一声尖叫,不算很大,不过最庆幸的是那里没有人。

    钦慕走出来的时候却是一身轻松,微微笑着回到客厅里。

    “刚刚明珠在洗手间摔倒了好像!”

    钦慕回去坐下的时候低声说了句。

    “她时常毛手毛脚!”

    钦海明浅笑着说了句,垂着眸正在喝茶。

    钦慕抬眼看着他一眼后便也低下眼没再说什么。

    倒是穆熠宸,挑着二郎腿抽着烟,眯着眼看着他媳妇浅笑了一下。

    钦海明也抽了口烟,看着钦慕跟穆熠宸在一块坐着的时候唇角也稍微动了动,眼底深处有些温度轻轻地流过。

    请明珠从里面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一边按摩着自己的屁股一边低声道:“贱人!贱人!贱人!”

    因为她只是小声嘀咕所以没人听清楚,只是她的表情里充满了怨恨却是清楚让人看到的。

    “怎么回事你这是?”

    钦海明抬眼看到小女儿那副样子出来略显担忧,微微蹙眉问。

    “没事,就是不小心被狗给推了一下。”

    钦明珠转眼望着钦慕心有不甘的问了声。

    “你们家还养了狗?”

    钦慕好奇的问。

    “别听她瞎说。”

    钦海明说了句。

    客厅里总是充斥着一种说不上来的尴尬,但是钦海明又不愿意就此结束这场晚饭。

    “小姐,外面有两位男孩子自称是你同学来接你去聚餐的。”

    钦明珠一听那话才想起来自己刚刚一直在想钦慕,都忘记给朋友打电话说不去聚餐的事情了。

    “好!”

    钦明珠刚坐下又站起来,要走前低头看着钦海明,还算是有规矩:爸爸,我去跟他们说一声今晚我不去跟他们聚餐了。

    “你坐下!”

    钦海明放下了端在手里的茶杯,眉头皱了起来。

    钦明珠突然心里一紧,但是同学在外面等着呢,她只得又小声说:就一两句话,要不我去拿手机给他们打个电话。

    “老李,你去跟他们说,以后明珠不会跟他们聚餐了,让他们散了。”

    钦海明低低的一声吩咐门口的用人。

    “是!”

    “回来!爸,您这是干什么啊?我们都是很多年的好朋友。”

    钦明珠一听那话立即着急了。

    “好朋友?天天在一起吃吃喝喝的那不叫好朋友,过完年你就去上班,这些人以后都不要再来往了。”

    钦海明很清楚那些公子哥整天陪着他女儿玩耍的原因,而且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跟一些男孩子混始终是不安全,这事他早就想阻止。

    “我不要去工作,我更不要跟他们不再来往。”

    钦明珠说着委屈巴巴的就往外跑去,刚刚那一瘸一拐的从洗手间出来的仿佛不是她。

    “她好像常常跟那几个人一起去am吃饭聚会什么的,你有空找那边的工作人员帮忙看着,我就怕她太单纯被人骗。”

    钦海明又生气钦明珠的转头就跑,又担忧,只得对穆熠宸说了声。

    穆熠宸轻轻一笑:“她有她的交友自由,您其实大可不必这么约束她。”

    “我不约束她?我就是太不约束她才会让她变成如今的不学无术,我甚至想过叫她在外面自力更生,可惜她母亲不舍的。”

    钦海明说着又叹了一声。

    “让她自己在外面的确不妥,以明珠的性子肯定会立即投奔您口中她这些吃吃喝喝的酒肉朋友,大家知道她是您的女儿也不会不管她,倒不如让她白天去上班,晚上规规矩矩在家陪您。”

    钦慕抬了抬下巴,微笑着,还算是恭敬的对钦海明说。

    “嗯!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

    钦海明看着她,眼眸里明媚的笑意展露出来。

    钦慕没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倒是里面的女人走出来:哎呀,慕慕果然有姐姐的样子,怪不得你爸爸那么放不下你呢。

    张汝佳说笑着走过去,然后低声对钦海明说道:既然明珠出去了,那我们先吃饭吧。

    “嗯!”

    吃完饭钦慕跟穆熠宸一起回家,穆熠宸坐在副驾驶对正在开车的钦慕说:“不知道还以为你在替钦明珠讲情!”

    “我替她讲情”

    钦慕眼神里很清凉,笑着回应。

    穆熠宸不自觉的一直看着她,漆黑的眼眸里复杂的情绪稍微显露。

    他知道,钦慕变了!

    只是之后他却又有些无奈的看向车窗外。

    夜色那么美丽,人的心却是凉的。

    演戏嘛!

    钦慕觉得自己早就是个高手,只是一直不愿意入戏的她现在才入了戏。

    钦明珠在洗手间指着钦慕的鼻子说她别想进入钦家,她何尝想要进入钦家,只是如果达成某个目的,她倒是有兴趣去试试的。

    毕竟,既然那些人连一个死人都看不下去。

    她的心里,因为那些残花而被激起了愤怒,虽然面上跟往日一样淡淡的没什么起伏。

    两个人一回去穆熠宸就被老爷子叫去了书房,钦慕就被穆倾心拉到了房间里,小声问她:你真在钦家吃了晚饭?

    钦慕看她那么好奇便也不瞒着她:嗯!

    “我的天,我妈跟爷爷那是希望你有娘家有后盾,你是为什么?”

    穆倾心眨着一双长睫问她,像是完全想不通钦慕的举动。

    “我也是为了有娘家做后盾。”

    “可是你妈已经死了啊!——”

    穆倾心一说完之后就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因为自己的失言而紧张的脸色发白。

    钦慕的心里也好像被锥子狠狠地刺了一下,并且很久才被拔出来,那刺痛,刻骨铭心。

    “她是死了,可是我还活着,而且既然钦海明愿意给,我为什么不能要?”

    穆倾心有点不懂钦慕了,她往后退了退,眼睫不自觉的又眨了眨,在她的记忆里,其实钦慕是个很纯洁,很傻的女孩,钦慕应该是个天真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女孩,而不是眼前这个会算计的女孩。

    “那,你会把钦明珠赶出钦家吗?就像是当初她跟她母亲把你赶出钦家。”

    穆倾心又好奇的问。

    “我不会,但是有人会。”

    钦慕突然轻笑了一下,然后往前走了一步,抬手抓住穆倾心又放到胸口的手轻轻地握着:倾心,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但是现在我在荣城,这就是我必须要面对的。

    钦慕心里明白,穆倾心恨她,却又爱她。

    穆倾心突然说不出话来,只是一言难尽的看着钦慕。

    钦慕微微一笑:我得去看看欢欢,明天在聊?

    “嗯!”

    穆倾心点头低低的答应了一声,钦慕走后她转身站在门口,一直到钦慕走进欢欢的房间关了门她才转了身,却靠在门口迟迟的没有进屋子里。

    穆倾心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小白,虽然很会怼人,但是好像还是太白了。

    怪不得江宴不敢让她一起留在那座城市里,总是为她提心吊胆。

    她情不自禁的又转眼看向远处的那个门口,心想,如果自己变得精明起来,会不会江宴就不会这么担心她了?

    穆倾心从爷爷那里出来便要回房,在二楼看到傻站在那里的妹妹便住下问了声:怎么了?

    “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穆熠宸眉心微蹙,耐人寻味的眼神看她。

    “我是不是太小白了?如果我变的跟钦慕一样精明,江宴是不是就会让我陪他一起面对危险?”

    穆倾心伤心的问他,眼神固执又悲伤。

    “没有男人愿意自己的女人跟着自己冒险,哪怕她再精明。”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握住她的肩膀,柔声跟她讲道。

    “真的?”

    穆倾心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她知道,她老哥是有可信度的。

    “嗯!早点休息吧,别乱想,嗯?”

    “好!哥晚安。”

    “晚安!”

    穆熠宸安慰的摸了摸她的脸蛋,然后回房去。

    穆倾心这才关了门回到床边去坐下,被老哥一安慰她竟然觉得好了很多。

    有能力的男人都会想要保护自己的女人,穆倾心突然想,自己应该信任江宴,他太担心她,只是因为太爱她,太在乎她。

    穆倾心之后躺在床上,给江宴发了信息后睡觉。

    明晚是大年夜了,她不敢多想,便闭上了眼睛。

    钦慕从女儿房间回去后看着穆熠宸已经在床上,便问他:“跟爷爷谈完了?”

    “嗯!过来这里!”

    他放下手机,看着她上前后抬手轻轻地摸着她单薄的后背,看着她的眼神也意味深长。

    “干嘛那么看着我?”

    钦慕被他摸的后背有点控得慌,他的眼神也叫她感觉有点不自在。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

    他低声说。

    钦慕

    他突然笑了声,搂住她的脑袋顺势压在自己的胸膛,钦慕只好躺在他身边搂着他。

    房间里安静的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慕慕,你喜欢吗?现在的生活?”

    他突然问了一声。

    钦慕的心尖狠狠一颤。

    却是没有回答,只是抬眼去看他:“怎么突然这么问?”

    “会好的。”

    他本想回答,但是最后却只搂着她说了那三个字。

    钦慕一下子就觉得不对劲,眼睛也有些发疼起来。

    她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后来他们俩相互搂着却没有人再说话,只是轻抚着彼此的后背,像是在用这种无言的方式安慰着彼此。

    一直过了十二点钦慕才睡着。

    现在的生活,喜欢吗?

    生活,是喜欢或者不喜欢就能改变的吗?

    她不知道穆熠宸突然问这话的原因,她只是不想他太为她考虑了,总觉得他在悄悄地为她打算。

    第二天上午钦慕正在陪穆倾心跟冯芳华聊天,就接到电话:“慕慕,你快来墓地!”

    去给长辈上坟的赫连好经过钦家墓地的时候只是想进去看看钦慕的母亲,没想到就看到那一场。

    墓碑已经被从地理挖出来,倒在那里碎成了倾斜的两半。

    钦慕一路狂飙,平时一个小时到的路程她硬是半个小时就赶了过去,但是

    她分明穿着一双帆布鞋,却突然脚跟不稳差点倒下。

    赫连好在旁边扶住她,也担忧的看着她母亲的墓地。

    钦慕只是突然觉得头疼的厉害,低着头好久才喘上那口气来。

    “这附近根本没有监控,所以,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没有人性,竟然会来做这种事。”

    赫连好生气的问道。

    钦慕站好后轻轻地推开赫连好的手,眼神里是绝望后的冷漠。

    “我知道是谁!”

    钦慕的声音很低,然后就一直注视着那倒在地上的墓碑,连同她母亲的遗像都碎了。

    眼睛模糊的她一直看不清,等看清后心里也已经凉透了。

    赫连好吃惊的看着她:“慕慕”

    “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处理。”

    赫连好看她意志坚决,便点点头又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钦慕看着她母亲碎了的墓碑,只是拿出手机给钦海明打了一通电话:“我只问你,我妈的墓碑可还能在钦家墓地?——好!你过来一趟!”

    钦慕寡淡的说完之后便挂了电话。

    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那个男人的到来。

    她想,她母亲是为他而死,那么让他再给她母亲修个墓碑应该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她要他给她母亲一个交代,她要他亲自查清楚真想。

    既然他要维持好父亲的人设,那么他就不能不付出。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下了狠心后,当墓地里一个人都没有,当她感受着冷风袭来,竟然忍不住泪流满脸。

    她以为她不会哭的,可是想起她母亲的死,想起自己被送出国,想起她回国后那母女的胡搅蛮缠跟设计陷害,钦慕真的很痛恨,痛恨到快要忍不住杀人。

    却只能用力的咬着牙跟,因为她不能那么冲动,否则敌人还不等打败,自己就会先入狱。

    天气阴沉沉的,大年三十这晚注定要下雪的,或者拖到下午就会下了。

    钦海明到墓地的时候也为之震惊,许久不能平静。

    “你会查出来是谁做的这一切吗?”

    钦慕转头望着他,眼里没有任何温度,她最多只能做到现在这样忍着不对他指责痛骂。

    “会!”

    钦海明答应了一声,却是又忍不住低头去看那碎了的墓碑。

    这墓碑得做的多随意,才会这么轻易地断掉?

    又或者那人得多痛恨,才把她母亲的墓碑给砸断?

    “你还要帮我妈妈修好墓碑。”

    钦慕又看着他,在哭出来之前,双手紧握着,对他提醒。

    她在发抖,钦海明看得出。

    “我会!慕慕”

    “别的什么都不用说,我等你的结果。”

    钦慕摇了摇头,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她却是一点也不信的,她只当他是装的,然后转身就走。

    只是刚走了几步她又转头,冷冽的眸子望着还看着自己的男人:昨晚钦明珠可有回家?

    “”

    钦海明刚要回答钦明珠回去过,后来一想却也是一怔。

    钦慕只是看着他的表情就已经猜到了七八,只忍下一口气,用力的才吐出那几个字:如果是她做的,如果你包庇她,那么我会亲自跟她做一个了断,两个女儿之间你只能选一个,十多年前你已经抛弃过我一次,我不介意你再抛弃我一次。

    眼泪在转身的时候飘了出来不知道飘向哪里。

    钦海明后来一个人在那里,蹲下在碎了的墓碑前,摘下手上戴着的皮手套,抬手去轻轻地把上面的尘土扫开。

    那张黑白的照片,那个女人的脸,在他面前又如此清晰的呈现。

    只是因为断开了,所以当想起钦慕妈妈曾经的样子的时候他的心里恨恨的一震,仿佛心里被压了一座山。

    他没想到会有人来砸她的墓碑。

    他突然想到钦慕问他的话,眉头又不经意的皱起来。

    他不信,不信自己的小女儿有那个胆量,他说过,不经过他同意的时候谁也不能动这块墓碑一分一毫。

    钦慕要他给一个交代,其实比起给钦慕一个交代,他竟然更想给这个女人一个交代。

    十多年了,他一直欠她一个交代。

    当然,他也欠钦慕一个交代,但是他觉得他欠钦慕的还有空还,他欠眼前这个女人的,好像太久太久了,久到该兑现了。

    钦慕回去后什么都没说,也没机会说。

    因为家里正坐着景家的老爷子,还有景晴。

    老爷子大概是来找老友叙旧,景晴自然也有很多来的理由。

    只是那祖孙俩看到她的时候太不高兴。

    钦慕却是坚定地走上前去:景老!

    景家老爷子没理她,倒是穆家老爷子对钦慕说:回来了!

    “是的,爷爷!”

    钦慕点点头。

    穆倾心看她的眼眶泛红,显然是哭过了,便起了身:钦慕,你送我上楼去吧,我有点累了!

    钦慕看她一眼,心领神会。

    景晴静静地看着她们姑嫂上楼,不懂穆倾心怎么会突然跟钦慕关系那么好,眼里不自觉的有些犯疑。

    “这丫头怀孕后格外娇气,伯父喝茶。”

    穆子豪说了两句让了让,让这个话题赶快过去。

    “怀孕那娇气是应该,何况倾心也有那资本,倒是那个钦家丫头,怎么大过年的哭丧着个脸好像很不开心?”

    景家老爷子慢悠悠的,扫着自己的唐装问道。

    景晴轻轻地压了压景家老爷子的手:爷爷,您当着穆爷爷的身边还说这种话啊?

    “哼!你穆爷爷回来了你不是该跟他诉苦吗?怎么还怕我多说话?以前你不是总说你穆家爷爷比我这个亲爷爷还要疼你?这会儿怎么生分了呢?”

    景家老爷子说道。

    “诉苦?谁敢给景丫头苦受?是熠宸那小子?说说是怎么回事,爷爷替你找他小子算账。”

    穆家老爷子嗓音稍高的问道,像是真的很关心景晴的样子。

    “别听我爷爷乱说,熠宸怎么会让我受苦呢?”

    景晴柔声回应,然后又推了推自己爷爷的手。

    “听听景丫头这话说的,老景啊,你是不是因为熠宸那小子跟钦家那丫头好了所以不高兴想要替孙女讨个说法?这可是你不大度啊,孩子们都不当回事了,我们当长辈的还那么介意做什么?再说感情的事情,一切都看缘分嘛!”

    穆家老爷子拍着腿缓缓的说道。

    冯芳华谁都不服,就服自己的公公。

    或许景家老爷子那儿,也只有自己公公才能压得住。

    “缘分?你是说咱们两家这缘分还比不上你们跟钦家的缘分?”

    景家老爷子坐在沙发里那一副老首长的姿态,可是一点都不少。

    “这叫什么话?我们穆家跟钦家有什么缘分?就那丫头母亲活着的时候跟芳华有些来往,后来那丫头的母亲死了,这关系基本也断了,怎么能跟咱们两家比?——只是孩子的事情,我们真没必要那么较真。”

    穆家老爷子还是以理服人的架势,话说出来都是理由。

    景晴却是听出来,这穆家所有的人都已经接受钦慕,就连刚回来的老爷子也是。

    “哼!老穆啊,可不是我说你,你未免太看得上那丫头,是不是在乡下待久了所以目光也跟着变了?而且那丫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哼,咱们小晴可是个干干净净的好姑娘,专心致志的等了你孙子那么多年,到现在都连个男朋友也没谈过。”

    “爷爷!”

    景晴一听那话更是羞燥了,连忙又叫了他一声。

    “还不让爷爷说啊?让你去相个亲你都不好好给我相,还跟人串通一气在我面前作秀,嗯?还是你想告诉爷爷你不喜欢穆熠宸那小子了?”

    穆倾心拉着钦慕在楼上偷听,听到这里的时候穆倾心惊的下巴差点脱臼,刚要叫出来就被钦慕从后面捂住了嘴。

    穆倾心猜到钦慕在荣城这一年也不容易,两个人去了穆倾心房间,穆倾心把她摁在床沿坐着,自己掐着腰站在旁边瞅着她:“你为什么不让我下楼去跟他理论,他那么诋毁你,还那么太高自己的孙女,简直是倚老卖老。”

    “对你来说或许还会吃惊,我却是早就习惯了。”

    钦慕轻轻地说起来。

    “习惯?习惯了被欺负?”

    穆倾心从来不让别人在嘴上占她便宜。

    “不是被欺负,而是隐忍而已。”

    钦慕低声说着,然后从床沿站了起来:倾心,你尽管看着,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那些看不上我的人,那些欺辱我的人,总有一天都会为之付出代价。

    “我能信你吗?”

    “你说呢?”

    钦慕轻轻一笑。

    穆倾心才不甘心的低了头答应:那好吧,但是你也别太忍了,忍多了对身体不好。

    “今天家里这么多长辈,我若是不忍着那就是不懂礼数了,景晴也没在我这里讨到什么便宜,就是景家老爷子砸坏了我的工作室,但是你哥也已经替我报仇了。”

    “天啊,为什么我感觉自己错过了好多?”

    “是的!你错过了很多很多。”

    钦慕微微一笑,很艰难的才有了些笑意。

    穆倾心忍不住眼珠子一直转悠,然后又看着她问:快跟我说说,这段时间到底发生

    “倾心,我想回房间待会儿,那些事情过后我再讲给你听好吗?”

    她必须打住穆倾心,因为她怕自己快要忍不住了,对一个孕妇发脾气可不好,何况人家还是关心她的孕妇。

    穆倾心这才又留意到她通红的眼眶,但是想要问什么最终还是放开了她:好吧!

    钦慕回了房间,关上门后却虚弱的抵在门口。

    她眼前挥之不去的不是景家给她的委屈,而是她母亲的墓碑被毁坏的场景。

    她想到她跑去墓地后看到的一切,然后整个身体好像有什么支撑着她的东西被一点点的抽离。

    穆熠宸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景家老爷子跟景晴也走了,冯芳华陪着欢欢在玩具房玩,穆倾心在睡午觉还没起,老爷子跟他父亲在下棋。

    “怎么这么安静?”

    穆熠宸走过去看着他们的棋盘问了声。

    “你上楼去看看你媳妇,她上午出去一趟回来后一直没出屋。”

    穆熠宸听到那话后黑眸微动,手背轻轻地敲了一下沙发后背,然后迈着长腿往楼上走去。

    她趴在床上好像是在睡觉,穆熠宸关了门后道床边坐下,倾斜着身子在她跟前,手轻轻地去把她脸前的头发都拨开,然后才看到她红彤彤的眼眶。

    强悍的心也会颤抖,尤其是在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头发还是湿的之后。

    “发生什么事?”

    穆熠宸一天都在外面应酬,根本不知她今天发生的事情。

    钦慕没说话,只是趴在床上又把自己埋在床单里。

    穆熠宸生气的皱起眉,把她的身子给抱了起来。

    钦慕孩子气的两只手臂用力遮住自己的眼睛想要挣扎。

    穆熠宸索性压着她在床上,硬是掰开她的两只手臂看清她此时哭花了脸的模样。

    “到底怎么回事?”

    “不要看我!”

    他震惊的问她,然后就听到她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可是他如何不看?

    “告诉我,今天上午出去做什么?”

    钦慕说不出来,这种习惯好像再过很多年都不能改变。

    她习惯性的又把事情埋藏在心里,除了钦海明她没跟任何人提起。

    之所以跟钦海明提起是因为她要钦海明付出。

    至于别人,对那件事她始终不愿意提起,也不觉的自己该提起。

    “妈又说什么不中听的了?”

    他只好自己乱猜。

    她用力摇头,既然没办法遮住脸,又不愿意让他看到此时自己的样子,只好抓住他胸口的衬衣布料,把自己埋在他胸膛里。

    “告诉我是什么事?你这样我很担心。”

    他把她从怀里推开,抓着她的两只手分别放在她肩膀两侧,着急的又补充道。

    钦慕根本睁不开眼,眼睛酸痛的厉害,最后没办法了,只得侧脸过去,咬住他的手臂。

    穆熠宸不得不放开她,因为他担心她会把自己的牙齿弄坏。

    钦慕立即在床上翻了个身又趴在那里把自己的脸藏起来。

    “年夜饭不想下去吃了?还是打算这幅肿的像是鱼眼的眼给长辈看?”

    钦慕听到那话后本来湿漉漉的眼睛立即就干了的样子,然后从另一边跳下床去就低着头往洗手间跑。

    穆熠宸

    钦慕去用凉水洗脸,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是累的睡着了,睡醒的时候就脸湿漉漉的,在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哭起来了。

    她最讨厌自己乱哭,可是

    墓碑的碎裂,好像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吧。

    等她敷着眼膜出来,他还坐在床沿,两只手抵着床边,幽暗的眼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

    “我现在情绪不好,等下在跟你说。”

    她只一句话,然后就坐到那边沙发里去,随意的躺在上面,然后拿着杂志说是看,其实只是在遮住自己此时的脸。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穆熠宸知道她的性子,不过这次她的确是比以往都要固执,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次发生的事情应该比较大。

    “今天上午去了哪里?”

    “墓地!”

    穆熠宸只问了一句,她如实奉告。

    穆熠宸点了点头,然后便要出门。

    “别去!”

    钦慕听到脚步声立即从沙发里坐了起来,转眼看着要出门的男人叫了一声。

    穆熠宸停住步子,却是没有转身,只低沉的嗓音问了声:你若是说不出口我就去查。

    钦慕想告诉他,并且好几次话都到了嗓子眼,可是嗓子好像被一个东西给堵住了,那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绝望的又躺了回去。

    穆熠宸转头看她一眼,知道她是还说不出来便打开门出去。

    楼下的父子俩还在下棋,看到穆熠宸又下楼老爷子还问了句:你媳妇没事吧?

    “我出去一趟。”

    穆熠宸没有回答,只是交代了一声便出了门。

    快五点,他在墓地抽了根烟,然后等着杨柏去找他。

    “限你们三天之内把人抓出来。”

    他还抽着烟,转眼看了眼墓地上躺着的墓碑冷冷的吩咐了一声。

    杨柏也是他的好兄弟,警局某个队的队长。

    杨柏看后点点头:这是钦慕的妈妈的墓碑?

    杨柏有一点点印象,但是记不清楚了。

    “这件事不需要讲给别人知道,包括你的家人。”

    “我懂!”

    杨柏点点头,虽然肤色很黑,身材偏瘦,但是看上去很结实的那种。

    “回去吧,今晚好好过年。”

    穆熠宸又抽了口烟,眼里像是有股邪火迟迟的无法退去。

    杨柏看了看他,点点头,却说:你先回,我在这附近转转再回去。

    穆熠宸便没再多说,抽完那根烟就立即回了城。

    而杨柏勘察了一下现场。

    等他再回去的时候钦慕已经在帮忙包饺子,但是吧

    先不说她现在的心情,只看她包的饺子

    真的是一言难尽。

    穆熠宸回去后听说她在厨房帮忙怕她心里难受还要忍耐就想去叫她上楼,谁知道就看到她在那里认认真真的包饺子,哦,她那个不应该叫饺子的。

    “你这包的是饺子吗?你快去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连倾心都比你包的好。”

    冯芳华一边嫌弃她一边吃惊自己闺女的手艺,因为穆倾心以前并不会干这活,也可以说穆倾心根本从来不下厨。

    “嘿嘿,阿宴喜欢吃饺子!”

    谁知道穆倾心一边包一边羞答答的回答了她母亲。

    冯芳华抬眼看着她,又吃惊又生气:哈,还真是给别人家养的,你们兄妹俩啊都一个样子,从来不见你们在家里照顾父母,却把别的人照顾的很好呢。

    钦慕只听着,并不说话。

    倒是穆倾心舔着脸说:妈,我这不是也在给你包饺子吃吗?等下你把我包的多吃几个好不好?

    冯芳华

    钦慕看着穆倾心让冯芳华无可奈何的样子此时心里竟然半分情绪也没有。

    直到被冯芳华轰出去,她也没有什么感觉,直到看到他站在门边低低的望着她。

    “跟我上楼。”

    穆熠宸低声交代了一句,走在了前面。

    钦慕没说话,跟上。

    外面客厅里爷俩正在陪着欢欢玩呢,还帮欢欢剥瓜子吃,看到他们俩从厨房出来就上楼后爷俩互相对视一眼,老爷子问:怎么神神秘秘的?平时他们俩也这样?

    “估计是发生什么事,钦慕那丫头有个坏毛病,只报喜不报忧,恐怕是被熠宸查出来了。”

    穆子豪说道,往孙女手里放了个瓜子。

    “我看这丫头这性子也是挺能忍的,这一年在荣城恐怕没少受委屈吧?”

    老爷子自己抓了把花生吃起来。

    “可不是,一个女孩子回来创业,结果这么多人看她不顺眼,今天下午景家那情形您也看到了。”

    “哼!我今年不走了,我倒是要看看景家还打算干啥。”

    老爷子吃了个花生,受不了别人恃强凌弱。

    钦慕跟穆熠宸回到房间之后穆熠宸就关了门,还不等走进去就被他堵住。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他的手抓着门把手,好似把她圈在了怀里,让她只能贴着门板站着。

    钦慕抬起眼,倔强的目光闯进他深黑的眼里。

    ------题外话------

    今天飘雪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在限免,亲爱的们喜欢的赶紧去看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