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7 时候到了
    “我们走!”

    穆熠宸冷眼扫了下那个说话不动脑子还自以为是的女人,转身便搂着钦慕往外走。

    此时钦海明也不再多留他们,原本盼着他们夫妻在大年初二来这一趟其实就想过或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他还是抱着侥幸,直到刚刚那一刻,他才知道侥幸这俩字,真的很不易有。

    张汝佳扶着他在沙发里坐下,担忧的问钦海明:他们到底有什么证据证明那就是明珠的同学做的?我问过明珠了,她跟我保证她没有。

    “你就那么相信你的女儿?”

    钦海明有些烦闷的问了她一句,眉头紧皱。

    “我不相信自己的女儿?难道要相信别人的女儿?”

    张汝佳执拗的问了一声,手放开他的手臂,别开脸不再看他。

    “这件事十有**跟明珠有关系,小佳,如果我这次再护短,钦慕不动手,穆熠宸也不会放过明珠。”

    钦海明垂下眸,放下抚着胸口的手到膝盖,沉吟了一声对张汝佳苦口婆心的说道。

    张汝佳静静地听着,之后不得不又转头看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做事总要讲求证据的吧?他们说是我们女儿做的就是我们女儿做的?别人我不知道,但是我自己的女儿我还是知道的,她那胆子,哪敢天不亮就跑出去?还是去墓地。

    “只怕穆熠宸已经握有部分证据,而且这件事如果真是明珠做的,那她做的的确过分,如果我不严惩她,以后她肯定还会再继续犯,更严重的错误。”

    钦海明心里其实不是不懂,说完后转眼看着张汝佳:你若是信任我,这件事你就交给我,你只要记得,明珠是我们的女儿,我自然不会害她,我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

    张汝佳看着他,迟疑的没有答应他。

    钦海明便一直看着她,他知道张汝佳护女儿护的要紧,可是现在再这么盲目的护着就是害了钦明珠。

    “你给明珠打电话,叫她回家。”

    钦海明有些疲倦的吩咐了一声。

    “老公,你查了吗?你确定是明珠做的?”

    “那晚她回又去反,如果不是去做这事还能是什么?就因为我让你给慕慕准备了间客房,就因为慕慕来吃了顿晚饭,就因为我骂了她几句,女儿什么脾气你知道,难道我不知道?”

    那天上午钦慕问过他之后,其实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钦明珠那晚走前的样子,他不该在那晚跟钦明珠争吵,或许就不会有后来钦慕妈妈墓碑被砸的事情,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杯具。

    “可是她亲口跟我保证过的,她说她没有。”

    “小佳!”

    钦海明又叫了她一声。

    张汝佳不再狡辩,因为她心里明明也感觉到些什么,何况事已至此,恐怕已经不是承认或者不承认的问题。

    穆熠宸在半路上接了个电话,然后直接载着钦慕朝着墓地的方向走去。

    钦慕看着那方向疑惑的回头看他:现在去墓地吗?

    “嗯!前几天订的碑已经送过去了!”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她原本还以为这事情需要自己去做。

    可是

    穆熠宸转头看了她一眼,看她眼里的水雾抬手压了下她的脑袋,然后又认真开车,寡淡的一声:不用太感动!

    钦慕瞅了他一眼,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抱着他的手臂靠在他肩膀:钦海明大概心里有数,只是想护着钦明珠而已。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穆熠宸问。

    钦慕靠在他肩膀享受了下,望着外面的有些强烈的光线:“既然钦海明要护犊,那我偏要钦明珠付出代价。”

    心里有那么一根执拗的线拉扯着所有的软弱,最后成了最大的愤怒。

    “嗯!回来一年了,是该有所呈现了。”

    “我打算对全城暴露身份了,你觉得呢?”

    “你是说穆太太这件事?我乐意之极。”

    钦慕

    穆熠宸看她突然惶恐不自觉的笑了声,摇摇头:让温如暖帮你!

    钦慕听到这句话后明白他的意思,立即点点头:好!

    他们俩一起帮忙把墓碑又重新竖好,后来其余人走了后钦慕站在前面看着墓碑上的遗像不自觉的浅笑了一下。

    “从哪儿找到这张照片?”

    “一部被遗弃的手机上。”

    钦慕转眼看他,穆熠宸叹了一声:还记得那年你砸碎的那部手机?

    “你不是说扔掉了吗?”

    “其实我只是悄悄地收藏起来。”

    钦慕

    “骗子!”

    忍不住数落他,其实心里暖暖的。

    “我还要继续行骗下去,直到你甘愿在大庭广众之下叫我一声老公。”

    钦慕看着他望着蓝天时候眼里与桀骜相反的那种神情,不自觉的靠近他,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回去吧!

    那轻轻地一声,却好像叫到他心坎里去。

    穆熠宸低头看着她,然后伸手霸道的搂住她的肩膀对着墓碑上的遗像说:岳母大人,我一定会照顾好慕慕,并且常常让她来看您。

    钦慕想,为什么听着你是我妈妈的亲儿子呢?我好像是个小媳妇啊。

    却是没说出来,只是任由他拽拽的拥着她离开了墓地。

    她本想,或许钦海明会立即找人重新做一个碑竖上,或者修补那一碎断的,却没想到他只是叫人把碎断的扔掉,然后呢

    钦慕的心里无比的疼痛,她打算找到那块碎了的墓碑然后埋在她妈妈墓地的某个地方。

    其实也不知道对不对,只是不舍的扔,太多的过往,跟一块墓碑。

    或者自己太执着,钦慕想。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抓住毁坏墓碑的人,然后给予最大程度的教训。

    她再也不能忍了,再也不能装作无所谓,人家都欺负到这份上了,要是她再不反抗,那还叫人吗?

    后来两个人回了家,家里的客厅沙发里,穆倾心正在抱着老爷子的手给他看手相呢,还一边看一边说:爷爷,您的手相说您今年有桃花啊。

    老爷子老脸涨得通红:这丫头,可不准骗你爷爷。

    “真的,您看您这条感情线多么干净啊,可是您看这里,也就是说您今年桃花很旺。”

    “那爷爷这桃花是在城里还是在乡下,你张大妈她们倒是真的很喜欢我,可是我一直犹豫不决呢,你看看她们哪个比较适合我。”

    老爷子来了兴趣,跟孙女瞎掰起来。

    穆倾心咧着嘴半天,心想她哪里见过那几位大妈啊,而且她本来就是乱说的好么?

    “爷爷,不然您一起要了吧,可以组一个强大的后宫团。”

    穆熠宸走过去坐下的时候顺便提到。

    “我觉得哥哥这主意不错哎!”

    穆倾心刚好不知道该如何夸赞那几位大妈,一听哥哥的话立即找到台阶附和道。

    “哼!慕慕,你说他们兄妹俩是不是一个鼻孔出气?”

    “是!”

    钦慕坏坏的笑了声回应。

    老爷子满意的一拍腿:“你们可别以为我是一个人!”

    穆倾心跟穆熠宸一起看向刚刚坐下的钦慕,钦慕忍笑看着他们。

    “爷爷,这女人还真不是跟您站一队。”

    穆熠宸瞅着钦慕跟老爷子说道。

    “我就是跟爷爷一队啊!”

    钦慕说着干脆坐到爷爷另一边去搂着爷爷的手臂。

    穆熠宸伤心的眯起眼。

    穆倾心则是夸张的把手放到嘴巴上,努力瞪着眼。

    “叛徒!”

    穆倾心孩子气的说她。

    “你们兄妹俩欺负一个老人家我怎么看得过去?像是我这么有爱心的人当然要替爷爷打抱不平啦。”

    钦慕俏皮的昂着下巴跟他们兄妹俩耍嘴皮子,当真是丹唇外朗,明眸皓齿,肌肤透粉,叫某人看了欢喜不已。

    只是当钦慕看到穆熠宸那要吃了她的眼神的时候立即就收敛的垂了眸,脸上有点红,只得抵着爷爷的肩膀把自己的脸埋起来。

    “你给我过来!”

    谁知道穆总看到她把脸埋进老爷子的肩膀竟然恒生醋意,立即气恼的命令她。

    钦慕

    穆倾心无奈的摇头:“爷爷,您还是跟您孙女玩吧,您孙媳妇啊,您是没那个福气了,瞧您孙子这酸溜溜的样儿?”

    穆倾心说着转头看向那边单个沙发里坐着的男人。

    老爷子一抬眼,看着孙子那眼神,再仔细琢磨孙女的话,竟然没搞懂。

    “过来听到没?”

    穆总再次吩咐一声。

    “听到了听到了!”

    钦慕不敢反驳,只得乖乖的到他身边去。

    却是刚站好就被他抬手抓着她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就跌坐在他的腿上,被他抱个满怀。

    钦慕吓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穆熠宸漆黑的目光直直的盯着怀里的女人,恨不得立即咬一口先尝尝鲜儿!

    “哎呦呦,要恩爱去你们房间里搞去,当着我跟爷爷面前就不能稍微收收啊!我们家阿宴要是在,哼,我才不会这样!”

    穆倾心说着说着,更是憋屈起来。

    想那个男人,毫无理由的,但是他说初六之前不要跟他联系。

    每天除了提心吊胆便是跟老爷子打发时间了,给老爷子看看手相让自己不至于总想着那边。

    穆熠宸听着妹妹那话便也想起江宴来,即便安慰了两句:他不会有事,你尽管放心等他来接你便是。

    “真的?”

    “我保证他会活着来见你,十八之前。”

    穆倾心想起那天江宴找穆熠宸单独谈事情来着,如今听穆熠宸这么说她便猜测是江宴找穆熠宸背后帮忙了,便也激动起来,却是一激动就要哭出来。

    “哥,人家真的好担心他!”

    这话一说完,然后就真的担心的哭了起来。

    钦慕立即从穆熠宸怀里挣开到她身边去:你哥说的话你还不信吗?怀着孕的时候最忌讳流眼泪了,快把眼泪擦干,别再哭了,嗯?

    “嗯!”

    穆倾心用力点头,在钦慕帮她抽纸擦眼泪的时候自己也又倾身去抽了两片用力擦起来,然后又做了几个深呼吸才稍微好点。

    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看你们一个个儿女情长的,人只要活着,别的有什么大不了的?

    “爷爷说得对,只要阿宴来接我,哪怕是缺胳膊少腿的我也忍了。”

    “说什么鬼话?要是他残了,他还想见你?”

    穆熠宸冷哼一声,心想:门都没有!

    不用说冯芳华不会同意,他当哥的更不会同意。

    “他想见就见,你要是跟妈妈反对,我就偷偷跑去找他,反正”

    “反正你早就为了他不要这个家了?”

    穆熠宸瞅着她问了声,穆倾心自知理亏便又闭了嘴。

    “行了行了,你也别光说她,女大不中留这话也不是第一天了,她迟早都要嫁人。”

    老爷子看孙女委屈,孙子又太霸道,便替孙女说话。

    “就是!”

    谁知穆倾心立即点头,还狡辩。

    穆熠宸死死地瞅着她,要是小时候他该揍她一顿了。

    可是现在

    嗯,其实小时候也没舍得真打过,最多就是骂骂。

    何况他在国外又呆了那么多年,其实心里对她也有愧,所以这会儿便没再继续说什么。

    正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穆熠宸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杨柏的手机号码穆熠宸便看了钦慕一眼:有消息了!

    钦慕便也情不自禁的严肃起来。

    爷爷跟穆倾心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看穆熠宸接电话的时候也都保持安静。

    “知道了,找到她那位同学,我要亲自过去问他。”

    “好!”

    杨柏在警局的监控室里站着,工作人员还在工作,他想了想又吩咐几句便开门出去让人去找钦明珠的同学。

    “监控一直追查那辆车,有钦明珠上车的监控。”

    “真的?”

    钦慕听到穆熠宸的话之后有些激动。

    “嗯!我已经让杨柏联系钦明珠的同学。”

    “我也要过去。”

    穆熠宸本打算自己过去,看钦慕那么激动的站起来便点点头:那一起。

    “发生——什么事?”

    一头雾水的穆倾心好奇的问了声,有些紧绷的嗓子。

    “这事回头再说,我们先出去趟,你好好陪爷爷。”

    穆熠宸交代。

    “你们有要紧事便去忙你们的,我们爷俩在家挺好。”

    老爷子赶紧催促了一声,怕耽误他们的事情。

    穆熠宸便带着钦慕出了门。

    这个下午,他们一起赶到了警局,跟杨柏一起见了钦明珠的那位同学。

    那小子一见到警察亮出工作牌的时候其实就怂了,但是想到一些事情又不得不闭着嘴。

    穆熠宸跟杨柏站在外面那个房间里,看着询问室里,钦慕已经走进去。

    那男孩子看到钦慕的时候也是一惊,之后却放松了许多。

    “你怎么在这里?”

    他问了声。

    “真是久违了,上次在am想要调戏我的可不就是你?”

    钦慕看着他后笑了声,不自觉的舔了舔发干的唇瓣,突然觉得这个冬天真特么的干,不过还好家里有加湿器。

    那男孩却因为看到钦慕锐利的眼神而有些心慌起来。

    突然想起她是钦明珠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想起来她还是穆家宸少最得宠的女人,不自觉的喉咙也开始发干。

    “那件事我再次郑重的跟你道歉。”

    男孩子低了眼,不敢在跟钦慕那锐利的目光对视。

    “抬起头来!”

    钦慕没答应,只是冷眼看着他,逼他抬眼看着她。

    两个人隔着一张桌子,钦慕双手放在自己的西裤口袋里,眯着眼居高临下的睨着他:告诉我,钦明珠跟你说了什么,给你什么好处,才导致你去帮她做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男孩子一怔,按理说他们都是同年生人,虽然大家不怎么熟,但是名号也都听说过,可是平时吊儿郎当天不怕地不怕的公子哥,也有怕的时候。

    “你这口气,好像事情就是我们做的一样,可是跟我们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天我们只是在玩游戏而已。”

    “哦?”

    钦慕轻笑一声,走到他前面去,依着一侧的桌子沿,晓有幸致的睨着他等他的下文。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